孫臏

来源:www.uuuwell.com

   

孫臏(?----前316年),其本名孫伯靈(山東孫氏族譜可查),是中國戰國時期軍事家,漢族,山東鄄城人。生於戰國時期的齊國阿鄄之間(今山東省的陽谷縣阿城鎮,鄄城縣北一帶)。傳為著名軍事理論孫武後人,著述有《孫臏兵法》,指揮著名戰役有「馬陵之戰」等。其故居已經修繕一新。

生平簡介

  孫臏是孫武後代,曾與龐涓為同窗師從鬼穀子學習兵法

孫臏

。后龐涓為魏惠王將軍,因嫉賢妒能,恐孫臏取代他的位置,騙孫臏到魏使用奸計,孫臏被處以髕刑。齊欣賞其兵法韜略后被齊國使者偷偷救回齊國,被田忌善而客待。后通過田忌賽馬被引薦與齊威王任為軍師。馬陵之戰,身居輜車,計殺龐涓,打敗魏軍。著作有《孫臏兵法》,部分失傳。1972年山東省臨沂銀雀山漢墓中挖掘出土有《孫臏兵法》殘簡,現藏於臨沂金雀山漢墓竹簡博物館,其書有一萬一千余字。

軍事思想

  縱觀《孫臏兵法》十六篇,在繼承孫、吳軍事思想的基礎上,又有了新的發展

影視中的孫臏

首先,孫臏在《威王問》中闡述了戰爭是政治鬥爭工具的戰爭觀。   他明確地說,戰爭不是什麼別的,而是先王傳布"道",即政治的工具。先王不是不想要"責仁義,式禮樂,垂衣裳,以禁爭奪",為社會創造和平的生活環境,但是,依靠空口說教辦不到,所以才"舉兵繩之",用戰爭的手段禁止爭奪。然而,戰爭作為政治鬥爭的工具,並不是可以經常使用的。戰勝固然可以"存亡國,繼絕世",而一旦戰敗,則會"削地而危社稷"。所以,對待戰爭"不可不察",要慎之又慎。喜好戰爭的國家一定滅亡,貪圖勝利的人一定受辱。孫臏的這種戰爭觀顯然比《司馬法》所說的"以戰止戰"的思想更加深刻。   戰爭作為布"道"的手段,進行戰爭一定要合於"義","戰而無義,天下無能固且強者"。經濟是戰爭的基礎,只要有充足的物質準備,小城照樣能鞏固堅守。在《強兵》篇,孫臏又進一步提出,要想強兵,當務之急在於"富國",明確揭示了戰爭對於經濟的依賴關係,在理論上發展了孫武所提出的"因糧于敵,取用於國"的論題。   其次,發展了孫武"任勢"的軍事理論,明確提出了"因勢而利導之"的作戰原則。《呂氏春秋·不二篇》說:"孫臏貴勢",這指明了孫臏兵法的特點。勢是戰爭態勢,是敵我雙方軍事實力(包括兵力、武器裝備、軍事物資等)的布局。孫武早在十三篇中就提出了"任勢",即駕馭戰爭態勢的思想。孫臏則在"任勢"的基礎上,提出創造和爭取有利作戰態勢的各種原則。他在《威王問》中說:"勢者,所以令士必斗也",而士的斗都應當在創造優勢的條件下進行。如齊威王問:敵我兩軍實力相當,兩軍將領相望,陣勢都很堅固,誰也不敢先動,應該怎麼辦?孫臏回答:先派少量部隊,由賤而勇敢的將吏率領去試探攻擊,接戰後只許敗,不許勝,把主力部隊隱蔽地布好陣勢,待敵軍分兵追擊我小部隊時,我軍從側翼攻擊敵軍主力,就可獲得大勝。在應付"敵眾我寡,敵強我弱"的戰爭態勢時,孫臏提出要"讓威"。即避開敵人鋒芒,隱蔽好後續部隊,以便使我軍能隨時轉移。主力部隊將持長兵器的戰士排在前面,持短兵器的戰士排在後面,選派弩機手援救危急。等待敵人攻擊能力下降,再行反擊。這也是充分利用敵我雙方的條件,造成有利於我的態勢,以扭轉敵眾我寡的不利形勢。   戰爭是瞬息萬變的,所以要及時抓住有利戰機。孫臏把弓弩比喻為"勢",也正在於說明戰爭就是要爭取發XX弩矢的那一最有利的瞬間。   孫臏還注意利用各種地形創造有利的態勢。他在《官一》篇說:在山險中作戰,要放開谷口,把敵人引出山谷來交戰。在雜草叢生的地方作戰,要虛設旌旗,誘敵深入,進行消滅。"易(地形平坦)則多其車,險(地勢險阻)則多其騎,厄(山陵狹谷地帶)則多其弩。"自己要搶佔有利地勢,攻擊處於不利地勢上的敵人,這叫做"居生擊死" 總之,孫臏主張把握有利戰機,利用一切可能的條件,創造有利於我、不利於敵的態勢,以爭取戰爭的勝利。   其三,孫臏指出了人在戰爭中的重要作用。他在《月戰》篇中說:"間于天地之間,莫貴於人",這是人文思想的重要表現。中國的人文思想導源於春秋,戰國時形成了一股強大的思潮,在人不被當作人看待的專制時代,孫臏能指出人在戰爭中的重要作用,無疑是進步的。從人文主義的論題出發,孫臏與孟子一樣,也提出決定戰爭勝負的三要素是天時、地利、人和。他說:"天時、地利、人和三者不得,雖勝有殃。"所謂"人和",就是得眾、得人心。"得眾者,勝","不得眾者,不勝"。孫臏的這種以人為貴的軍事思想,顯然也是由繼承《司馬法》的"仁本"思想而來的,但提法又超越了《司馬法》,是戰國時代人文思想在軍事學理論方面的重要表現。   其四,孫臏在軍事學上的另一重要貢獻,是豐富和發展了春秋以來的陣法。春秋時,由於盛行以車兵為主的方陣作戰,陣法大多以"三陣"、"五陣"為主。戰國時,由於形成以步兵為主,車、騎兵為羽翼的多兵種協同作戰,又出現了大規模的野戰和圍城戰,所以軍陣的陣法更加複雜化了。孫臏在《官一》篇中,指出了十幾種陣法,如:索陣,用來進剿敵人;囚逆陣,用來疲憊敵人;危□陣,嚴兵以臨敵;雲陣,以弓弩與敵對XX;羸陣,圍困敵人;闔燧陣,用來消滅敵軍前鋒;皮傅陣,用來強攻救援;錯行陣,聲張軍威;刲陣,攻擊高陵之敵;雁行陣,適合擺在蜿蜒曲折而多荊棘的路上;錐行之陣,適於火燒敵人的輜重糧草及接應的戰車,等。這就大大豐富和發展了春秋以來的軍陣陣法。   孫臏還概括出一套使用八陣作戰的理論,"用陣三分,每陣有鋒,每鋒有后,皆待令而動。斗一守二,以一侵敵,以二收"。這就是說,用八陣作戰,可以把兵力分為主力、先鋒、後續部隊三支。作戰時只以三分之一的兵力接敵,而以其它三分之二作為機動兵力蓄勁待敵。如果敵人弱而亂,就用精銳的部隊擊潰它;如果敵人強而嚴整,就用老弱士卒去引誘它,待它兵力分散以後,再行進攻。孫臏對於運用八陣作戰的說明,是經典式的說明,這可以使我們從中了解古代軍陣作戰的奧秘。   這是他多年統兵作戰的實踐經驗的總結。   其五,孫臏在一系列戰略戰術上也提出了不少有價值的指導原則。   如:他提倡堅持積極進攻的戰略原則,在《威王問》中說:"必攻不守,兵之急者也",主張打擊敵人沒有設防或防守薄弱的要害之處。   這個說法顯然繼承了孫武"攻而必取者,攻其所不守也"的思想。但孫臏並沒有簡單地吸收,而是把它從一般策略原則升華為戰略原則,使它變成整軍經武的急務。   孫臏還發揮了孫武"攻其所必救"的軍事原則,把這一原則與"批亢虛"、"示之疑"、"示之不知事"等巧妙結合起來,取得了桂陵之戰的勝利。   對於孫武"我專而敵分"、以寡敵眾的戰術原則,孫臏也有創造性的發展。他提出對強敵要避開鋒芒,而引誘迷惑敵人,使敵人分散兵力,然後"我卒並而擊之"。   孫臏在軍隊建設上提出選拔將帥的原則是"知道者",即上知天之道,下知地之理;在國內得民之心,在國外知敵之情,上陣知八陣之經;見勝利敢於戰爭,不見勝利敢於進諫。他還提出了一套軍事教育法則,即五教法:處國之教,行行之教,處軍之教,處陣之教,利戰之教。並主張在軍中選拔一批勇武的戰士做選卒,以他們為衝鋒陷陣的主力。他認為,具有一支訓練有素的軍隊,國家才會"戰勝而強兵,故天下服矣"。(《見威王》)   當然,《孫臏兵法》作為二千多年前的歷史文化遺產,自然會有局限和不足。例如:它雜有陰陽五行的神秘成分,認為日月星辰可以影響戰爭的勝負。有時對於戰爭中的地形等物質條件看得過於片面和絕對。   但這些缺點和不足並不影響它的價值。它是戰國時期戰爭實踐的理論總結,繼承了前輩軍事家的優秀成果,又對這些成果進行了發揮創造,在我國的軍事思想史上佔有重要地位。

吳起列傳

原文

  孫武既死,後百餘歲有孫臏。臏生阿鄄之間,臏亦孫武之後世子孫也。孫臏嘗與龐涓俱學

孫臏書院

兵法。龐涓既事魏,得為惠王將軍,而自以為能不及孫臏,乃陰使召孫臏。臏至,龐涓恐其賢於己,疾之,則以法刑斷其兩足而黥之,欲隱勿見。   齊使者如梁,孫臏以刑徒陰見,說齊使。齊使以為奇,竊載與之齊。齊將田忌善而客待之。忌數與齊諸公子馳逐重XX。孫子見其馬足不甚相遠,馬有上、中、下、輩。於是孫子謂田忌曰:「君弟重XX,臣能令君勝。」田忌信然之,與王及諸公子逐XX千金。及臨質,孫子曰:「今以君之下駟與彼上駟,取君上駟與彼中駟,取君中駟與彼下駟。」既馳三輩畢,而田忌一不勝而再勝,卒得王千金。於是忌進孫子於威王。威王問兵法,遂以為師。 其後魏伐趙,趙急,請救於齊。齊威王欲將孫臏,臏辭謝曰:「刑餘之人不可。」於是乃以田忌為將,而孫子為師,居輜車中,坐為計謀。田忌欲引兵之趙,孫子曰:「夫解雜亂紛糾者不控卷,救斗者不搏撠,批亢搗虛,形格勢禁,則自為解耳。今梁趙相攻,輕兵銳卒必竭於外,老弱罷於內。君不若引兵疾走大樑,據其街路,沖其方虛,彼必釋趙而自救。是我一舉解趙之圍而收弊於魏也。」田忌從之,魏果去邯鄲,與齊戰於桂陵,大破梁軍。   後十三歲,魏與趙攻韓,韓告急於齊。齊使田忌將而往,直走大樑。魏將龐涓聞之,去韓而歸,齊軍既已過而西矣。孫子謂田忌曰:「彼三晉之兵素悍勇而輕齊,齊號為怯,善戰者因其勢而利導之。兵法,百里而趣利者蹶上將,五十里而趣利者軍半至。使齊軍入魏地為十萬灶,明日為五萬灶,又明日為三萬灶。」龐涓行三日,大喜,曰:「我固知齊軍怯,入吾地三日,士卒亡者過半矣。」乃棄其步軍,與其輕銳倍日並行逐之。孫子度其行,暮當至馬陵。馬陵道陝,而旁多阻隘,可伏兵,乃斫大樹白而書之曰「龐涓死於此樹之下」。於是令齊軍善XX者萬弩,夾道而伏,期曰「暮見火舉而俱發」。龐涓果夜至斫木下,見白書,乃鑽火燭之。讀其書未畢,齊軍萬弩俱發,魏軍大亂相失。龐涓自知智窮兵敗,乃自剄,曰:「遂成豎子之名!」齊因乘勝盡破其軍,虜魏太子申以歸。孫臏以此名顯天下,世傳其兵法。

譯文

  孫武已死,過了一百多年又出了個孫臏。孫臏出生在阿、鄄一帶,他也是孫武的後代子孫。孫臏曾經和龐涓一道 學習兵法。龐涓雖然已經為魏國服務,擔任了魏惠王的將軍,但是認為自己的才能比不上孫臏,於是暗地裡派人請孫臏來。孫臏到了魏國,龐涓害怕他比自己有才 干,很妒忌他,就捏造罪名,根據法律用刑挖去了他兩足膝蓋骨並在他臉上刺上字,想使孫臏這輩子再也不能在人前露面。有一次,齊國的使者到魏國都城大樑來, 孫臏以一個受過刑的罪犯的身份暗中會見了齊使,向他遊說。齊使認為孫臏的才能奇異,就偷偷地載著孫臏回到了齊國。齊國將軍田忌認為孫臏很有才能,象對待客 人一樣對待他。   田忌多次和齊國諸公子賽馬,下很大的賭注。孫臏看到田忌的馬的足力和對手相差不很大。比賽的馬分有上、 中、下三個等級,因此孫臏對田忌說:「您只管下大賭注,我能夠使您獲勝。」田忌相信孫臏的話對,就跟齊王和諸公子下千金的賭注比賽勝負。當到臨比賽的時 候,孫臏對田忌說:「現在用您的下等馬去和對方的上等馬比賽,拿您的上等馬去和對方的中等馬比賽,再拿您的中等馬和對方的下等馬比賽。」三個等級的馬都已 比賽完畢,田忌負了一場卻勝了兩場,終於贏得了齊王的千金賭注。於是田忌推薦孫臏給齊威王。威王向孫臏請教兵法,把孫臏當作老師。   後來,魏國攻打趙國。趙國危急,向齊國請求救援。齊威王想任命孫臏為將,孫臏婉言推辭說:「一個受過刑的 人不能為將。」於是任命田忌為大將,任命孫臏做軍師,讓他在有帷幕的車上坐著出謀策劃。田忌想要帶領軍隊到趙國去解圍,孫臏說:「解亂絲不能整團地抓住了 去硬拉,勸解打架的人不能在雙方相持很緊的地力去搏擊,只要擊中要害,衝擊對方空虛之處,形勢就會禁止相鬥,危急的局面也就因此自行解除了。現在魏國和趙 國打仗,魏國輕裝精銳的士兵必定全部集中在國外,老弱疲敝的士兵留在國內。您不如率領部隊迅速奔赴魏國都城大樑,佔領它的要道,攻擊它正當空虛之處,他們 一定會放棄圍趙而回兵解救自己。這樣我們一舉既可解除趙國被圍的局面,又可收到使魏國疲憊的效果。」田忌聽從了孫臏這一建議。魏國的軍隊果然丟下趙國的都 城邯鄲,撤兵回國,和齊軍在桂陵交戰,魏軍被打得大敗。   十三年之後,魏國和趙國聯合攻打韓國,韓國向齊國告急。齊國派田忌帶兵去援救韓國,直奔大樑。魏國大將龐 涓聽到這一消息,立即撤兵離開韓國回魏國。這時齊軍已經越過了魏國國境而向西進了。孫臏對田忌說:「那魏國的軍隊向來強悍勇猛,輕視齊國,齊軍被稱為是膽 小的軍隊善於用兵的人就可根據這一情勢,把戰爭朝著有利的方向加以引導。《孫子兵法》說:每天行軍百里去爭利,一定會使大將受挫折;每天行軍五十里去爭 利,軍隊只有一半能到達。現在命令齊軍在XX魏地的第一天造十萬灶,第二天減為五萬灶,第三天減為三萬灶。」龐涓在齊軍後面追了三天,非常高興地說:「我 本來就知道齊軍怯弱,XX我國境內才三天,士兵逃亡的就超過半數了。」就丟下他的步兵,率領輕兵銳卒,日夜兼程追趕齊軍。孫臏估計魏軍的行程,晚上應趕到 馬陵。馬陵道路狹窄,而且兩邊的地形險要,可以埋伏軍隊。就砍下大樹的外皮露出白木質並且在上面寫著:「龐涓死在這裸樹下!」接著命令齊軍一萬名擅長XX箭 的弓弩手,在馬陵道兩邊埋伏,事先和那些弩手約好說:「晚上見到燃起火把就一齊XX箭。」龐涓果然夜晚到了被砍的大樹下,見到樹榦白木上有字,就取火把來照 看。他還沒有把上面的字讀完,齊軍就萬箭齊發,魏軍非常混亂,彼此失去了聯繫,龐涓自知智謀窮盡,軍隊已敗,便用劍自刎。臨死前說:「這樣—來倒成就了這 小子的名聲!」齊軍就乘勝追擊,徹底打敗了魏國的軍隊,俘虜魏太子申帶回了齊國。孫臏因為這一仗在天下出了名,世代相傳他的兵法。

最早的孫吳

  也許有人以為「孫吳」這兩個字連用代表了孫武和吳起,是春秋戰國時代兩個大軍事家。在先秦

孫臏頭像

[1]文獻中,確曾出現過「孫吳」這樣的提法,也出現過吳起的名字,其事跡也曾被津津樂道,不過,孫武這名字卻從沒有在這類文獻中出現的。而所謂孫子指的是孫臏。   例如,在《韓非子。難言》中寫道:「孫子臏腳于魏,吳起抆泣于岸門,痛西河之為秦。」顯然,這裡的孫子說的是孫臏,所講吳起的事見《呂氏春秋。長見》,其中「抆泣」是拭淚。   在《呂氏春秋。不二》中列舉了春秋戰國時十大著名學派的人物及其學派特點:「老聃貴柔,孔子貴仁,墨翟貴兼,關尹貴清,……孫臏貴勢,……此十人者,皆天下之豪士也。」可見在戰國時期,孫武在兵家中並沒有很高的位置,其最高人物是孫臏。至於吳起,生存年代早於孫臏,但在兵家,或軍事家的地位上看,孫臏最高,影響最大。呂氏春秋中只提孫臏,不提吳起。這也可能是為什麼二人並列是說「孫吳」,而不說「吳孫」的原因。   還有,在《戰國策》提到孫子的名字多次,例如在卷八中提到「孫子謂田忌曰……」熟悉孫臏故事的人,都知這個孫子一定指的是和田忌合作的孫臏。在卷十三中講到:「士無反北之心,是孫臏、吳起之兵也。」也是孫臏、吳起並稱。   由此可見,在先秦文獻中提到的孫子應是指孫臏,而非孫武。「孫吳」並稱中的「孫」應是指孫臏。說「孫吳」中的吳指的是吳起。   目前學術界有種觀點,所謂孫武,可能是指伍子胥,而孫子兵法則可能是戰國後期偽書或者孫臏所作,由於《孫臏兵法》的出土,《孫子兵法》與《孫臏兵法》為同一部作品的觀點已經被排除,但是仍然在邏輯上無法將孫臏從《孫子兵法》可能作者中徹底排除。   不過由於,即使是孫臏時代,《孫子兵法》中所描述的10萬級戰爭仍然少見,所以目前的觀點是,孫臏作為《孫子兵法》的作者可能性不高,但是仍然比伍子胥更有可能是《孫子兵法》的作者。

後人評價

  (唐)周曇:曾嫌勝己害賢人,鑽火明知速自焚。斷足爾能行不足,逢君誰肯不酬君。(《孫臏》)   韋辛夷:化友為敵,欺人人欺,妒嫉是這場戰爭(馬陵之戰)極具戲劇化的內涵所在。

經典語錄

  故民見人而未見死,蹈白刃而不旋踵。   使民雖不利,進死而不旋踵,孟賁之所難也,而責之民,是使水逆流也。   發而為正,其未發者奇也。奇發而不報,則勝矣。有餘奇者,過勝者也。   足以靜為動奇,佚為勞奇,飽為飢奇,治為亂奇,眾為寡奇。   同不足以相勝也,故以異為奇。   形以應形,正也;無形而制形,奇也。奇正無窮,分也。分之以奇數,制之以五行,斗之以形名。   見勝如見日月。其錯勝也,如以水勝火。   形者,皆以共勝勝者也。以一形之勝勝萬形,不可。所以制形壹也,所以勝不可壹也。   故善戰者,見敵之所長,則知其所短;見敵之所不足,則知其所有餘。   形勝,以楚越之竹書之而不足。   形勝之變,與天地相敝而不窮。   形莫不可以勝,而莫知其所以勝之形。   故聖人以萬物之勝勝萬物,故其勝不屈。戰者,以形相勝者也。   有名之徒,莫不可勝。   故有形之徒,莫不可名。   有所有餘,有所不足,形勢是也。   有生有死,萬物是也。有能有不能,萬生是也。   代興代廢,四時是也。有勝有不勝,五行是也。   故戰勢,勝者益之,敗者代之,勞者息之,飢者食之。   賞高罰下,而民不聽其令者,其令,民之所不能行也。   賞未行,罰未用,而民聽令者,其令,民之所能行也。   故戰勢,大陣□斷,小陣□解。后不得乘前,前不得然後。進者有道出,退者有道入。   故一節痛,百節不用,同體也。前敗而後不用,同形也。   分定則有形矣,形定則有名[矣]   天地之理,至則反,盈則敗,陰陽是也。   「知道,勝。不知道,不勝」。   「知天」「知地」「內得其民之心,外知其敵之情」   戰勝而強立,故天下服矣。[2]

演義與傳說

  孫臏,戰國中期齊國人。少時孤苦,年長后從師于鬼穀子,顯示了驚人的軍事才能,不料,他卻因此遭人暗算。   孫臏在從師鬼穀子學習兵法時,有一個師弟叫龐涓。龐涓的天資學業雖較好,但實際能力和孫臏差得很多,而且他為人奸猾,善弄小權術,又不被輕易察覺。他與孫臏同學兵法時,很是嫉妒孫臏的才能,可在嘴上從未流露過,一再表示將來有了出頭之日,一定要舉薦師弟,同享富貴。心地善良的孫臏,與龐涓兄弟相稱,如同親兄弟一樣。   轉眼過去了幾年,孫臏、龐涓兩人,經過鬼穀子的精心調教,兵法、韜略大有長進。這時,傳來了魏惠王招賢納士的消息。本是魏國人的龐涓,覺得機會來了,決定下山應招。臨別時,他向孫臏保證,此行一旦順利,馬上引薦師弟下山,扶同做一番事業。孫臏自然深表謝意,囑咐他多加保重,兩人灑淚告別。

鬼穀子為孫臏占卜

  孫臏是齊國人,四歲喪母,九歲喪父,從小跟隨叔父孫喬。孫喬是齊康公的大臣,齊康公被

孫臏像

田太公驅逐后,孫喬等舊臣也被驅除,孫臏在逃難中與叔父家離散。他長大后,與龐涓、蘇秦、張儀等從師于鬼穀子,孫臏、龐涓學習兵法,蘇秦、張儀學習遊學(也叫縱橫學)。龐涓貪圖名利,學業未完,就去了魏國做官,走之前,答應成名后一定舉薦孫臏。   戰國著名思想家墨子與鬼穀子是好朋友,他從魏國來到鬼谷,見孫臏才華出眾,就向魏惠王推薦了孫臏。鬼穀子見孫臏仁義、賢德,悟性高,便以夜間驅鼠為由,單獨把孫武的《兵法十三篇》傳授給了孫臏,孫臏一目十行,只用三天,就把《十三篇》背頌得滾瓜亂熟,又把書還給了師傅。這時,龐涓已是魏國上將軍,擔心自己的本領遠不如孫臏,就遲遲未向魏王推薦。經墨子一說,魏惠王一問,龐涓只得寫信請孫臏出山。   鬼穀子見孫臏去意已定,為預測一下孫臏的前程與命運,便讓孫臏去摘一朵花來。當時已是九月時節,百花凋落,孫臏只順手把花瓶中的黃菊花拿給師傅,鬼穀子說「 此花已被殘折,不為完好,但它耐寒,經得起霜打風吹,而沒有大礙。你把菊花重放回瓶里,說明你最終還要服務於你的母國齊,花為瓶花,是被人惜愛的,你雖有一時的磨難,但你必定功成名就」。孫臏原名叫孫伯靈,后遭酷刑被剜去膝蓋骨,於是人們習慣性叫他孫臏,真名反而沒幾人知道了。孫臏與師父等淚別而去,蘇秦、張儀後來也告別鬼穀子,陸續下山去發展自己的事業去了,鬼穀子不久,就關閉師門,雲遊四方去了。   果然,龐涓嫉恨孫臏的才幹,設計加害於他,幾乎致孫臏于死地。孫臏設法逃回齊國,運用其非凡的才智,以使龐涓死於萬箭中。

與龐涓鬥智

  龐涓到魏國后又是送禮,又是托人說情,很快見到了魏惠王。龐涓畢竟也有些本領,很

孫臏墓

快得到了魏惠王的賞識,被封為將軍。隨後,龐涓指揮軍隊同衛國和宋國開戰,打了幾個勝仗后,龐涓成了魏國上下皆知的人物,從此更得魏惠王的寵信。   春風得意中的龐涓高興了好一陣子,又突然沉寂下來。原來他有了心病:論天下的用兵之法,除了孫臏之外沒人能趕上自己了。一想到孫臏,他心裡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按照當初的諾言辦吧,就得把孫臏推薦給魏惠王,孫臏的聲名威望很快就會超過自己;不去履行當初的諾言吧,孫臏一旦去了別的國家,施展起來才能自己同樣不是對手。龐涓寢食不安,日夜思謀著對策。   一天,正在山上攻讀兵書的孫臏,接到龐涓差人秘密送來的一封信。信上龐涓先敘述了他在魏國受到的禮待重用。然後又說,他向魏惠王極力推薦了師弟的蓋世才能,終於把惠王說動,請師弟來魏國就任將軍之職。孫臏看了來信,想到自己就要有大顯身手的機會了,深覺自己的師弟挺講義氣,立即隨同來人趕往魏國的都城大樑。   孫臏來后,龐涓大擺筵席,盛情款待。幾天過去了,就是沒有魏惠王的消息,龐涓也不提此事。孫臏自然不便多問,只好耐心等待。   這天,孫臏閑得難受,找到一本書讀起來。忽然,屋外傳來一陣吵嚷聲,他還沒有弄清是怎麼回事,就已被闖進屋子的兵士捆綁起來,推推搡搡帶到一個地方。那裡的一個當官模樣的人,立即宣布孫臏犯有私通齊國之罪,奉魏惠王之命對其施以臏足、黥臉之刑。孫臏被這突如其來的事情驚呆了,隨即省悟過來,高聲為自己辯白。然而,一切都晚了,那些如狼似虎的兵士七手八腳扒去孫臏的衣褲,剜掉了孫臏的膝蓋骨,並在他的臉上刺上犯罪的標誌。孫臏倒卧在血泊之中。   原來,這龐涓把孫臏騙來之後,即在魏惠王面前巧言誣陷,使孫臏遭此傷身之禍。龐涓以為,受刑后的孫臏成了一個殘疾人,他縱有天大的本事,也難以和自己較量了。   孫臏的傷口漸漸愈合,但他再也站不起來了,而且,還有人時時刻刻監視著他。他知道龐涓在陷害他,他恨得咬牙切齒,可老這樣也不行,總得想個脫身之法才是。不久,孫臏瘋了,他一會兒哭,一會兒笑,叫鬧個不停。送飯的人拿來吃的,他竟連碗帶飯扔出好遠。龐涓聽說了這些,並不相信孫臏會瘋,便叫人把他扔到豬圈去,又偷偷派人觀察。孫臏披頭散髮地倒在豬圈裡,弄得滿身是豬糞,甚至把糞塞到嘴裡大嚼起來。龐涓認為孫臏是真瘋了,從此看管逐漸鬆懈下來。   孫臏裝瘋產生了作用,他暗中加緊了尋找逃離虎口的機會。一天,他聽說齊國有個使臣來到大樑,便找了個間隙,偷偷前去拜訪。齊國的使臣聽了孫臏的敘述,從談吐中認定他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人才,十分欽佩,遂答應幫他逃走。這樣,孫臏便藏身於齊國使臣的車子里,秘密地回到了齊國。 這個時候,正值齊、魏爭霸,交戰不斷的年代。早在公元前386年,代表新興地主階級的田氏貴族在齊國取得政權后,就進行了一系列的社會改革,選拔文武人才,堅守邊境,反抗外來的威脅。孫臏回國后,很快見到齊國的大將田忌。田忌十分賞識孫臏的才幹,便將他留在府中,以接待上賓的禮節加以款待。   田忌喜歡賽馬,但卻時常輸掉。有一次,他又與齊威王賽馬,馬分上、中、下三等,對等競賽,三場全輸,田忌好不喪氣。這時恰巧孫臏在場,便給田忌出主意說:「待到下一輪比賽時,你用上馬對威王的中馬,用中馬對威王的下馬,用下馬對威王的上馬,必贏無疑。」田忌依計行事,造成兩個局部的優勢和一個局部的劣勢,以一負二勝贏得齊王千金。一向取勝的齊威王這次輸了,大感驚訝,忙問田忌是何原因?田忌把孫臏找來,借機推薦給齊威王。   齊威王見是一個雙腿受刑的殘疾人,開始並未介意,當孫臏陳述自己對戰爭問題的看法時,齊威王便有意問道:「依你的見解,不用武力能不能使天下歸服呢?」孫臏果斷地回答說:「這不可能,只有打勝了,天下才會歸服。」然後,他列舉黃帝打蚩尤,堯帝伐共工,舜帝征三苗,以及武王伐紂等事實,說明哪一個朝代都是靠武力解決問題,用戰爭實現國家的統一。這一番深刻獨到的分析,使齊威王大受震動。再詢問兵法,孫臏更是滔滔不絕,對答如流。齊威王感到孫臏其人確實不簡單,從此以「先生」相稱,把他作為老師看待。   公元前354年,魏將軍龐涓發兵8萬,以突襲的辦法將趙國的都城邯鄲包圍。趙國抵擋不住,意派使者向齊國求救。齊威王欲派孫臏為大將,率兵援趙。孫臏辭謝說:「我是受過刑的殘疾人,帶兵為將多有不便,還是請田大夫為將,我從旁出出主意吧!」齊威王想想也好,就拜田忌為大將,孫臏為軍師,發兵8萬,前往救趙。大軍既出,田忌欲直奔邯鄲,速解趙國之圍。孫臏不贊成這種硬碰XX戰法,提出應趁魏國國內兵力空虛之機,發兵直取魏都大樑,迫使魏軍奔趙回救。這一戰略思想,將避免齊軍長途奔襲的疲勞,而致魏軍于奔波被動之中,立即為田忌採納,率領齊軍殺往大樑。   魏軍好不容易將邯鄲攻陷,卻傳來齊軍壓境,魏都城大樑告急的消息。龐涓顧不得休整部隊,除留少數兵力防守邯鄲外,忙率大軍馳援大樑。沒料到,行至桂陵陷入齊軍包圍。魏軍長期勞頓奔波,士卒疲憊不堪,哪還頂得住以逸待勞的齊軍?結果被打得落花流水,大敗而逃,連主將龐涓也被活捉。到頭來,魏國只好同齊國議和,乖乖地歸還了邯鄲。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圍魏救趙」之戰。其實,也是孫臏對龐涓的重重一擊。但孫臏並沒有殺龐涓,只是訓導他一番,又將他放了。   桂陵之戰10多年後,即公元前342年,龐涓又帶領10萬大軍、1000輛兵車,分3路進攻韓國。小小的韓國抵擋不住龐涓的進攻,一時形勢危急,遂接連派出使臣,向齊國求救。齊威王召集群臣商討對策,有主張坐山觀虎斗的,有主張發兵救援的,相互爭執不下。孫臏一直沒有說話。齊威王見狀便說:「先生是不是認為這兩種意見都不對啊?」孫臏點頭說:「是的。我以為,魏國以強凌弱,如果韓被攻陷,肯定對齊國不利,因此我不贊成見死不救的主張。但是,魏國現在銳氣正盛。如果我們匆忙出兵,豈不是要代替韓軍承受最初的打擊?」齊威王說:「那麼,依先生的意見怎麼辦好?」孫臏說:「我看可以先答應韓國的請求。他們知道我們能出兵救它,必然全力抗擊入侵的魏軍;而魏軍經過激烈拼殺,人力物力也會大大消耗。到那個時候我們再發兵前去,攻擊疲憊不堪的魏軍,拯救危難之中的韓國,就可以用力少而見功多,取勝易而受益大,不知陛下以為如何?」齊威王十分讚賞孫臏的諫儀,當即採納。一年後,當魏韓兩軍交戰更為激烈,雙方實力已大大削弱的時候,齊威王才決定派兵出戰,仍以田忌為主將,孫臏為軍師。於是,孫臏與龐涓又一次相逢在戰場,開始了一場大規模的生死較量。   戰役之初,按照孫臏的計策,齊軍長驅直入把攻擊的矛頭指向魏國的都城大樑。時過不久,孫臏

《孫臏兵法》木犢

得知龐涓回師都城的稟報,便對田忌說:「魏軍一向自恃驍勇,現急於同我軍決戰。我們要抓住這個心理,誘使他們上當。」田忌說:「軍師的意思是……」孫臏介面道:「我們可以裝出膽小怯戰的樣子,用迫兵減灶的辦法誘敵深入。」隨後,孫臏如此這般地對田忌敘說一遍。當龐涓日夜兼程趕回魏國本土,傳令抓住齊軍主力,與其決一雌雄。不料,齊軍不肯交戰,稍一接觸即向東退去。龐涓揮師緊緊追趕不放。頭一天,見齊軍營地有10萬人的飯灶;第二天,還剩5萬人的灶;到第三天,只剩3萬人的灶了。龐涓見狀高興,得意地說道:「我早知道齊國的士兵都是膽小鬼,如今不到三天就逃跑了大半!」於是,傳下將令:留下步兵和笨重物資,集中騎兵輕裝前進,追殲齊軍。   孫臏得知龐涓輕騎追擊的探報,高興地對眾人說:「龐涓的末日到了!」這時,齊軍正好來到一個叫馬陵道的地方。馬陵道處於兩座高山之間,樹多林密,山勢險要,中間只有一條狹窄的小路可走,是一個伏擊殲敵的好戰場。孫臏傳令:就地伐樹,將小路堵塞;另挑選路旁的一棵大樹,颳去一段樹皮, 在樹榦上面寫道:「龐涓死於此樹之下!」幾個大字。隨後,命令1萬弓箭手埋伏在兩邊密林中,吩咐他們夜裡只要看見樹達出現火光,就一齊放箭。說話間已到傍晚,龐涓率領的魏軍騎兵果真來到馬陵道。聽說前面的道路被樹木塔塞,龐涓忙上前察看。朦朧間他見路旁有一大樹,白茬上隱約有字,遂命人點起火把。當龐涓看清樹上的那一行字時,大吃一驚,知道中了孫臏的計謀。他急令魏軍後退,但已晚了。埋伏在山林中的齊軍,萬箭齊發,猝不及防的魏軍死傷無數,亂成一團。龐涓身負重傷,知道敗局已定,拔出佩劍自殺了。齊軍乘勝追殺,將魏軍的後續部隊一氣打垮,連魏太子都給俘虜了。馬陵大捷后,孫臏名聲大噪。   但時任齊國國相的鄒忌,曾多次諷諫齊威王。鄒忌身高八尺,相貌堂堂,卻心胸狹窄,私心極重。齊對魏兩次大戰之前,他都堅決反對出兵。待田忌、孫臏凱旋之時,他心中的醋意可想而知。   隨著孫臏、田忌威望的提高,鄒忌擔心自己的相位不穩,因此欲除掉田忌、孫臏而後快。   可能因為孫臏是個殘疾人,同鄒忌爭奪相位的可能性不大,所以鄒忌將目標首先對準了風頭甚勁的田忌。   馬陵之戰結束不久,鄒忌便找來親信謀划如何除掉田忌。其親信公孫閱出了個主意:「公何不令人操十金卜於市,曰:『我田忌之人也,吾三戰而三勝,聲威天下,欲為大事,亦吉乎不吉乎?』卜者出,因令人捕為之卜者,驗其辭于王之所。」   鄒忌聞計大喜,便派人到市中找賣卜者算卦,揚言是田忌派他去算的,要算算田忌如果要謀反,是吉還是凶。鄒忌則隨後派人將此人抓獲,送到齊威王那裡。   齊威王這時年紀大了,有點老糊塗了。他本來就對田忌手握重兵心有疑懼,聽了鄒忌的話,遂相信田忌有謀反的意圖。而這時田忌正率兵在外,於是齊威王遣使召田忌回臨淄,準備等田忌回到臨淄后再審問此事。   孫臏此時也在田忌軍中。他對齊國的政局及鄒忌、田忌之間的矛盾洞若觀火,及見齊威王無緣無故忽然派人來召田忌回臨淄,感覺齊威王一定是聽信了鄒忌的諂言,認為田忌如果回到臨淄,將凶多吉少。   田忌在孫臏最艱難的時候曾助其一臂之力,而且長期以來,二人合作得非常好,孫臏實在不忍田忌自投羅網,乃提醒田忌說,齊王一定聽信了鄒忌的諂言,千萬不要自己貿然回臨淄。情急之下,他建議田忌率軍回臨淄驅逐鄒忌,說:「若是,則齊君可正,成侯鄒忌可走。不然,將軍不得入于齊矣。」   孫臏此言,實是要田忌舉兵「清君側」。與其成為鄒忌案板上的肉,不如孤注一擲,與鄒忌一決高低,這樣,倒還可能死中求生、反敗為勝。   田忌對孫臏早已佩服得五體投地,對他言聽計從。他依孫臏之言,率兵攻打臨淄。但鄒忌也不是等閑之輩,早已作好了守城準備,田忌攻城不勝,眼見各地勤王之兵大集,只好棄軍逃亡到了楚國。   而孫臏於田忌攻臨淄之時就已不知去向. 傳說他找了一處清靜的地方,招收幾個學生,總結、研究早年所學兵法知識和自己的作戰經驗,撰成《孫臏兵法》89篇,另附作戰圖4   孫臏的老師 孫臏之師乃戰國時代曠世之奇才鬼穀子也。鬼穀子名王禪,又名王詡,戰國時代衛國人,長於持身養性和縱橫術、精通兵法、武術、奇門八卦,著有《鬼穀子》兵書十四篇傳世,世稱王禪老祖。常入雲夢山採藥修道,因隱居清溪之鬼谷,故自稱鬼谷先生。   孫臏、龐涓顯赫一時的人物,俱拜在鬼穀子門下,世稱鬼穀子先生。相傳他曾隨太上老君學習道學。而他自己亦著有不少關於行軍兵法、道術、占卜、相人相宅。甚至為一個國事相其形氣而知其興亡盛衰。隨他學藝的弟子蘇秦、張儀就隨他學縱橫之術,結果蘇秦為六國大封相,而張儀更用遠交近攻的方法,使秦國能統一天下。至於孫臏的兵法,後世皆稱孫臏兵法。   鬼穀子先師常年隱居雲夢山並在此教徒授藝。傳說中他的徒弟有:孫臏、龐涓、蘇秦、張儀、毛遂、徐福、甘茂、司馬錯、樂毅、范雎、蔡澤、鄒忌、酈食其、蒯通、黃石、李牧、尉繚、李斯等,商鞅在李悝死後也曾師從鬼穀子。   鬼穀子先師從衣、食、住、行、醫等、了家理財、治國方案、外政外交、兵書戰策、兵器發明、天文地理、神奇推算、養生教子等等可以說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   鬼穀子先師據傳說是為個人而笑天下之人。也可以說是個難駕馭之人。他的書籍流傳甚少,多為抄譯。冶銅煉鐵、鎢鐵鑄劍、過目不忘、貧富均化、他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利用空氣動力的人,熱氣球等!   鬼穀子先師,有如此超人的本領,道家說他是上天一位神祇。法力高強,因當時世局混亂。所以上天派他下凡,傳授兵法道法,奇辯之學,以創造奇才。鬼穀子先師,為諸子百家中的縱橫家的始祖,亦為道家的諸位先師之一。後世流傳有不少鬼穀子兵法、道法、奇門遁甲等學,博大精深,非深研,不能窺其奇奧。   鬼穀子先師,因為道術精通,流於後世亦包括易占之學。後世以易占,星相來為生者,發覺供奉鬼穀子先師的話,給人算命看相,準確程度可以大大提高,故此後代以星相為業者,皆以鬼穀子先師為本業的守護神,誠心供奉。

孫臏之墓

  雲蒙山位於肥城市孫伯鎮東塢村,海拔340米。孫臏墓位於修真觀的西側,三面環山,南面敞

孫臏之墓概況(14張)開,明堂廣大,南側深矮,群山似封,若閉中間,水土深厚,後面有崖可依。如今墳墓雖被野草淹沒,石碑也不知去向,但孫臏墓的位置不能不讓人稱奇,實為一塊風水寶地。前來祭拜者絡繹不絕。   孫臏墓四周划林地600平方米,圍以1米高青磚花牆,內植翠柏,並有鄄城縣人民政府所立「縣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石碑一棟。   據傳戰國時期,汶陽田為齊魯必爭之地,時局動蕩,戰事不斷,民不聊生。窮苦出身、彪悍勇猛的袁達、柳木兄弟二人趁機揭竿而起,在齊魯邊界蝎子城占山為王。孫臏向齊威王建議,欲勸其投降,收其為徒。但見此山九蝎擺尾黑風口,二虎把門守山關,地勢險要,不宜強攻。孫臏決定圍而不攻,並將前面東虎山、西虎山改叫東塢山、西塢山;正南的東廣山改叫雞山,取雞降蝎子之意。待到冬天,城內缺糧少草,士氣低落時,孫臏在雞鳴山指揮大軍,一鼓作氣,攻下城池,活捉了袁達、柳木兩位英雄好漢,收為弟子,教授兵法。從此孫臏在蝎子城隱居下來,直到病逝。袁、柳二人將其厚葬,建起孫臏陵墓,后演變為孫伯陵,墓地附近的村莊改叫孫伯,以紀念孫臏這位流傳千古的軍事家。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雲蒙山山形地貌奇特,常給人「山窮水復、柳暗花明」之感,加之植被茂盛,花鮮草艷,珍稀植物繁多,數不勝數,又與九山、護魯山、岱陽觀相連,置身其中,吐故納新,盪氣迴腸,頓有沁人心脾、神清氣爽之感。雲蒙山山體植被茂盛,樹密林豐,古書上描寫到「來到雲蒙,定睛觀看,但見那叢崖怪石、肖壁奇峰、滿山前瑤草瓊芝,四下里禽飛鶴舞,澗畔密結薜籮,沿堤叢生花竹,雖然坐在逍遙地,半是蓬萊小洞天。」年已耄耋的首都師範大學教授、國學大師、學界泰斗、著名書法家歐陽中石欣然題詞:「北方植物王國雲蒙山」。 相傳鬼谷因母生前酷愛檀樹,名字又叫王瑞檀,所以凡上山弟子要栽一棵青檀作為紀念,如今青檀樹已成為雲蒙山一寶,鬼谷所栽的千年青檀更是枝繁葉茂。孫龐檀相傳是孫臏和龐涓兩人死後,玉皇大帝怕他們的靈魂再相爭鬥,便點化他們為兩棵同根的青檀樹,這就是雲蒙山上的孫龐檀。孫龐檀是雲蒙山白雲庵西側的兩棵古青檀樹,龐涓化作的青檀,自知己錯,低頭無語,羞於對人,稱無頭檀。孫臏檀,雖歪腳扭腰為殘疾之身,卻浩然正氣,一派君子形象。兩棵檀樹一脈相連,葉鎖枝纏。清朝有一獨善居士,留下謁詩,讓人深思,謁孫臏檀曰:「尋師陌路入一門,爭功骨肉自相拼。歷盡人間紛爭事,化作檀樹警後人。」看龐涓檀有感:「求學同窗手足情,貪心一動起紛爭。縱使地府重言好,人間千古留罵名。」今有好事者題曰:「兩檀本是一根生,應念雲蒙同窗情。孫龐故事代代傳,驚醒世人莫踐行。」此外還有蘇秦檀、張儀檀、龍鳳檀、子孫檀等等數以百計,在北方實屬罕見。

孫臏 壯志不泯

  孫臏戰國時期的齊國,在遠離齊都臨淄的一個偏僻山村裡,晚年的孫臏深居簡出,潛心於

孫臏畫像

軍事理論的研究和著述。時值深秋時節,這一天,孫臏從堆滿簡牘的几案上抬起頭,望著窗外瑟瑟的秋風中紛紛飄落的枯葉,目光不由地轉到了那雙殘廢的雙腿上,昔日那些艱難坎坷、令人難以忘懷的歲月,仿佛又一幕幕浮現在他的眼前。 孫臏,齊國阿地(今山東陽谷縣東北)人。他的真實名字今已不可知,因為他曾遭受過臏刑(被去掉膝蓋骨),所以後人就稱他為孫臏。據《史記·孫子吳起列傳》說,孫臏是孫子的後代,孫子死後一百多年而有孫臏。   孫臏在青年時期,曾和魏人龐涓一起拜鬼穀子為師,學習兵法。這鬼穀子是位德行高深的隱士,有通天徹地之才。他精通數學,日星象緯,占往察來,言無不驗;又廣記多聞,明理審勢,出詞吐辯,莫口難當;還精通出世學,修真養性,服食導引祛病延年;尤其精通兵學,六韜、三略,變化無窮,布陣列兵,鬼神莫測。據說,他的弟子眾多,戰國時代著名兵家尉繚和縱橫家蘇秦、張儀等,都出於他的門下。孫臏為人淳樸厚道,謙虛謹慎,加上學習勤奮刻苦,頗得鬼穀子的器重。一天,鬼穀子對眾弟子說:「我夜間討厭聽到老鼠的聲音,你們輪流值宿,替我驅鼠。」這天夜裡,輪到孫臏值宿,鬼穀子將孫臏叫到跟前,從枕下取出一卷文書,對他說:「這是你的祖先孫子留下的《孫子兵法》13篇。當年你的祖先曾將它獻給吳王闔閭,闔閭用其策,大破楚軍。后闔閭惜此書,不欲廣傳於人,乃置於鐵櫃,藏於姑蘇台屋楹之內。自越兵焚台,此書不傳。吾向與汝祖有交,求得此書,親為註解;行兵秘密,盡在其中,未嘗輕授一人。今見子心術忠厚,特以付子。」並告誡道:「得此書者,善用之為天下利,不善用之為天下害。」於是,孫臏攜歸卧室,晝夜研習。3日之後即能背誦無誤,對答如流。鬼穀子逐篇盤問,孫臏對答如流,一字不遺,並都有獨到的見解和深刻的發揮。鬼穀子很是驚訝,高興地對孫臏說:「你能如此用心,你的祖先孫武先生後繼有人了。」 誰知,此事後被龐涓所知,龐涓對孫臏頓生嫉恨之心。此人本來就生性奸詐,嫉賢妒能,怎能容忍孫臏超過自己。然而,他非常善於偽裝自己,曾與孫臏結為兄弟。一天,弟子們下山汲水,聽到路人傳說魏國厚幣招賢,訪求將相,龐涓心動,欲往魏應聘。鬼穀子見貌察情,早知其意?便放龐涓下山去了。下山前與孫臏相約,此行倘有進身之階,必當舉薦孫臏,同立功業,如若失言,當死於萬箭之下。孫臏感佩莫名,揮淚與其告別。   時值戰國中期,秦齊楚燕韓趙魏七雄爭立,都想依靠武力一統天下。當時戰國七雄裡頭要數魏國最強。魏惠王聽說有個自稱鬼穀子的弟子前來應聘,便欣然接見了他。龐涓拜見魏惠王,指畫敷陳,傾倒平生所學,惟恐不盡。魏惠王問道:「我們的東邊有齊國,西邊有秦國,南邊有楚國,北邊有韓國、趙國、燕國。周邊都是大國,我們怎麼能在列國之中站穩腳跟呢?」龐涓大誇海口:「大王要是讓我做將軍的話,我敢說,就是把他們滅了都不難,還用得著怕他們嗎?」要是辦不到,我情願受罰。」魏惠王很高興,便拜龐涓為大將,另兼軍師之職。他的兒子龐英、侄兒龐蔥、龐茅都當上了將軍。這一批「龐家將」整日操練兵馬,雄心勃勃。不久,便率軍進攻較弱的衛、宋等國,屢屢獲勝,還擊退了前來進犯的齊國。一時間,龐涓名聲大噪,魏惠王也更加信任龐涓了。   龐涓在魏國受到重用后,並沒有實現邀請孫臏下山的諾言。後來魏惠王聽說孫臏很有才能,就讓龐涓寫信邀請,龐涓只得照辦。   孫臏接到龐涓的信后,感念龐涓的舉薦之恩,立即打點行裝奔赴魏國。龐涓見到孫臏后,假意歡迎,並盛情款待。然而不久,龐涓便偽造書信,設計陷害孫臏。在魏惠王面前詆毀孫臏,說其私通齊國。惠王一氣之下,要處死孫臏。龐涓為了騙取孫臏所學的兵法,又假惺惺地以同學的面孔向魏王求情,把死刑變成了臏刑。挖去了孫臏的雙膝蓋骨,又用針刺面,然後以墨塗之。孫臏變成了一個廢人,天天依靠著龐涓過日子,老覺得對不起人家。   孫臏為了報答龐涓的恩情,他答應把《孫子兵法》13篇背誦下來寫在竹筒上。 孫臏每天都忍痛拚命抄寫。在一旁侍奉他的童僕實在看不下去,便把實情告訴了孫臏。直到此時,孫臏才恍然大悟,看清了龐涓的真面目,真是追悔莫及。如今被龐涓控制著,膝蓋已去,兩腿無力行走,好不凄慘。但孫臏是個意志非凡的人,並沒有因此消沉下去,他把仇恨深深地埋在了心裡。他一方面與龐涓巧妙周旋,—方面在努力尋找時機,儘早擺脫龐涓的監視,心想有朝一日馳騁縱橫,報仇血恥。他開始裝瘋,把剛寫成的幾篇兵書一片一片地燒毀,一會大哭,一會兒大笑,一會兒又做出各種傻相:不是唾沫橫流,就是張目亂叫不絕。來人驚恐萬狀,急忙將此事告知龐涓。龐涓親自察看,只見孫臏痰涎滿面,時而伏地哈哈大笑,時而又嚎啕大哭起來。龐涓生性狡黠,恐其佯狂,遂命左右將他拖人豬圈中,孫臏披髮露面,倒身卧于糞穢之中。龐涓仍半信半疑,但看管則較從前大為鬆懈了。孫臏整日狂言誕語,或哭或笑,白日混跡於市井之間,晚間仍歸豬圈之內。數日後,龐涓始信其瘋。   後來,齊威王派辯土淳于髡到魏國去拜訪魏惠王。孫臏乘人不備,秘見齊使,以刑徒的身份,慷慨陳詞,打動了齊使。於是,淳于髡偷偷將孫臏帶離魏國,回到了齊國臨淄。

孫臏 初試鋒芒

  齊使把孫臏帶到齊國后,把他推薦給將軍田忌。田忌很欣賞孫臏的才能,也很同情孫

孫臏

臏的不幸遭遇,招他為賓客,以上禮待之,言聽計從。當時,在齊國的王室貴族之中,流行一種賽馬遊戲。田忌與齊威王賽馬時勝少負多。孫臏在場觀察了多次,發現雙方出場的馬大致可分為上、中、下三種水準,每一種水準的馬力相仿,於是對田忌說:「下次賽馬,我可以使將軍獲勝,賭注不妨下得大一些」。田忌非常高興,和齊威王賽馬「逐XX千金」。比賽當天,孫臏給田忌出了個主意,讓田忌用上等馬對齊威王的中等馬;用中等馬對齊威王的下等馬;最後再用下等馬對齊威王的上等馬。田忌恍然大悟,依計而行,結果,田忌兩勝一負,贏得了千金的賭注。這就是「田忌賽馬」故事的來歷。這個小故事揭示軍事上一條很重要的規律,就是在戰爭中要從全局著眼,善於統籌,為了總體的勝利,可以犧牲局部利益。正確地運用這一規律,就可以從全局上看處於劣勢的—方,採取出奇致勝的戰術,做出某種讓步,而最終取得全面的勝利,達到的以弱勝強的預期目的。正因為「田忌賽馬」這個小故事里蘊含著真理的內核,所以一直傳為佳話,流傳深遠。另外,孫臏在「田忌賽馬」中所採用的方法,也被視為「策對論」的最早運用。   其實,對孫臏來說,幫助田忌在賽馬中獲勝不過是略施小計,田忌卻由此對孫臏更加折服,並把他正式推薦給齊威王。齊威王和他交談兵書戰策,孫臏盡吐平生所學,兩人談得十分投機,齊威王認為孫臏是個難得的軍事天才,真有相見恨晚之感,於是立即拜孫臏為軍師。這樣,通過這次賽馬談兵,孫臏一鳴驚人,由—個「刑餘之人」一躍而成為統帥齊國大軍的首領,在戰國群雄角逐這個動蕩的大舞台上,開始嶄露頭角,大顯身手。

孫臏故里

  《史記·孫子吳起列偉》中,司馬遷只是說:「臏生阿、鄄之間。」阿邑古城在今山東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