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唐

来源:www.uuuwell.com

   

後唐五代之一,李存勖(即後唐庄宗)所建,都洛陽,歷三姓四帝,共十四年。盛時疆域約為今河南、山東、山西三省,河北、陝西的大部及甘肅、安徽、寧夏、湖北、江蘇的一部分,並佔有四川十年,是五代十國時疆域最大的國家。891年,唐朝李克用為晉王;923年,晉王李存勖稱帝,國號「唐」,史稱後唐;同年底滅後梁。後唐實現了對中國北方的統一,對中原王朝最終統一全國具有歷史推動意義。

立國

  後唐,要追溯到唐朝末年李克用的時代,沙陀族出身的李克用受封河東節度使,駐守太原,受封晉王,由於朱全忠曾有意暗殺李克用,而李克用突圍而出才脫身,所以與朱全忠誓不兩立。朱全忠篡唐建立後梁後,李克用仍用唐天祐年號,故晉成為後梁北方最大的威脅。   李克用死後,兒子李存勖繼承晉王爵位,梁貞明元年(915年),

後唐

梁在河北鎮守的鄴王楊師厚死,河北陷入了空前的大混亂,李存勖乘機進迫河北,晉與後梁在河北爭峙。李存勖在923年於魏州(今河北大名縣)稱帝,建國號,史稱後唐,都汴梁(今河南開封),改元同光。同年唐軍直迫汴京滅了後梁,定都洛陽。李存勖是為後唐庄宗。   五代之一。李存勖(即後唐庄宗李存勖)所建。京都洛陽。盛時疆域約為今河南、山東、山西三省,河北、陝西的大部及甘肅、安徽、寧夏、湖北、江蘇的一部分,並短期佔有四川,是五代十國時期疆域最大的國家。歷四帝(三姓),前後約十四年。   後唐是中國五代十國時期的一個政權和朝代,它取代了後梁,而其後不久又為後晉所取代。後唐的前身是唐末五代十國初期的晉國,唐大順二年(891年)河東節度使李克用被冊立為晉王,建立晉國,都太原。907年,朱溫篡唐建立後梁,晉國至此全面獨立,成為北方最大的割據政權。908年,李克用去世,子李存勖即位。923年,晉王李存勖在魏州稱帝,改國號唐,史稱後唐,同年底,滅後梁,遷都洛陽。936年,石敬瑭稱帝,建立後晉,並以燕雲十六州為代價,借助契丹兵攻入洛陽,後唐滅亡。後唐的建立至其亡國曆時十三年(公元923年至936年),一說為公元891年至936年。史家為了區別由李淵所建立的唐朝,而加上后的字眼。

後唐歷史

  李存勖本沙陀人,李克用長子。沙陀部出自西突厥,

後唐疆域(鼎盛時期)

唐末居代北神武川(今山西應縣﹑朔縣間,桑乾河上游)。唐中和元年(881),僖宗召克用鎮壓黃巢起義軍,三年,拜河東節度使,治太原。干寧二年(895),進爵晉王。唐末,克用與宣武節度使(今河南開封)朱溫爭霸,長期進行激烈戰爭。   後梁開平元年(907年),梁王朱溫篡唐稱帝,國號梁,史稱後梁。晉王李克用仍使用唐「天佑」年號,晉實際上已成為全面獨立的王國,並以復興唐朝為政治號召,長期與後梁爭戰不休。後梁開平二年(908)李克用死,子李存勖繼晉王位。干化元年(911)晉國在柏鄉(今屬河北)決戰中,大敗後梁兵,接著攻佔幽(今北京)﹑魏(今河北大名北)等州,取得河北。   龍德三年(923)四月,李存勖稱帝于魏州,是為庄宗,改元同光,國號唐,史稱後唐。同年十月,滅後梁,十二月,遷都洛陽。割據鳳翔的岐王李茂貞與吳越﹑楚﹑閩﹑南平都稱臣於後唐。同光三年(925)庄宗令郭崇韜等攻滅前蜀(不久,孟知祥又占蜀地,史稱后蜀),進一步統一北方,並擴展到長江上游,此時是後唐的鼎盛時期。南方諸國中,僅南漢﹑吳(南吳)與後唐抗衡。

李存勖

  存勖驕淫亂政,任用孔謙重斂急征,百姓怨憤﹔重用伶官﹑宦官,誅殺功臣,搶掠魏州軍營婦女入宮,激起魏州兵變。四年三月,克用養子蕃漢總管李嗣源(沙陀人,原名邈佶烈)藉兵變力量,奪取汴州(今河南開封)。四月,存勖在洛陽被亂兵殺死,李嗣源入洛陽稱帝,改名李亶,是為明宗,改元天成。   嗣源即位后,改革弊政,殺宦官,誅孔謙,廢苛法,均田稅,政局小安。但他也猜忌大臣,又年老多病。長興四年(933)十一月,明宗病,子從榮疑明宗已死,領兵入宮,事敗被殺。   明宗(867~933)死,子從厚(914~934)繼位,是為閔帝。   應順元年 (934)四月,河東節度使李從珂(本姓王,嗣源養子)起兵殺從厚,自立為帝,是為末帝。清泰三年閏十一月二十六日(937年1月11日)嗣源女婿石敬瑭(即後晉高祖石敬瑭)勾結契丹攻入洛陽,從珂(885~937)自殺。後唐亡。

孝感改革

  後唐庄宗李存勖之所以要把孝昌縣的縣名換掉,是因為其祖父

五代十國前期及晉國形勢圖

的名字叫李國昌,孝昌縣的「昌」字犯了其祖父的名諱,為避名諱,孝昌縣換名是勢所必然,那麼,面臨再一次更改縣名時的孝親因素,李存勖也不會不考慮此地孝子眾多這一因素的。   「孝感」二字,最先是與孟宗直接發生著聯繫的。與孟宗出生稍後問世的《三國志·吳志·孫皓傳》裴松之注引《楚國先賢傳》一書雲:「(孟)宗母嗜筍,冬節將至,時筍尚未生。宗入竹林哀嘆,而筍為之出,得以供母,皆以為至孝之所致感。」早在晉代成書的《楚國先賢傳》中,就為孟宗哭竹的故事點明了孟宗「至孝之所致感」的孝行所在。反觀董永呢?雖然最早記載董永事跡的載體當數竣工於公元200年左右的武氏祠石刻畫像,其次是曹植約作于公元222年的《靈芝篇》一詩,其後有晉代干寶的神怪小說《搜神記》和宋代李昉的《太平廣記》,無論是從武梁祠石刻畫像還是到《太平廣記》,(曾傳西漢劉向作《孝子圖》里提到董永事,但無可考證)記載董永故事時均未提到過「孝感」二字。至於元代成書的《二十孝圖說》中,固然有對董永的贊詩:「孝感動蒼穹」,但同時也有對虞舜的「孝感動天心」的贊詩和對孟宗「孝感天地」的贊語,比較起來,對孟宗的贊語比對董永的贊詩更顯得直白和明確,如果說董永的孝行是「感天」,那麼孟宗的孝行則是「動地」(動地而竹筍生)二者各有所重,不可偏頗。這才組成了孝感孝子感天動地的完美孝行。況且,李存勖是公元924年即位的,《二十孝圖說》一書是元代才問世的,不像《楚國先賢傳》那樣是李存勖在世之前,幾乎與孟宗時間相隔不長問世的。所以,李存勖在改孝昌為孝感時,不能不考慮本地孝子孟宗的因素,此其一。

董永賣身葬父

  其二,孝昌縣治自唐開元(721——741)年間移至澴水上游,故址在今孝昌縣王店鎮的黃城村附近,此地距孟宗的出生地直線距離約17公里,地緣較近確實便於李存勖更改縣名時「就地取材」。   另外,從李存勖及其屬下的官僚們的重門伐不重平民的稟性來看,他更改縣名時對本地名人中有著顯赫地位的孟宗不會不另眼相看。因為,李存勖即位時,對高官朱門是優待有加。即位之初,他即封「豆盧革為門下侍郎,盧程為中書侍郎,並同平章事。」而「豆盧革、盧程皆輕淺無他能。」但「上(指李存勖)以其衣冠之緒,霸府無僚,故用之。」由此可見一斑。至於董永,也許他在李存勖眼中只是個流寓孝感的平民,不是土生土長的人物,而且,董永孝親事跡的前半部分「鹿車載父」是發生在山東省博興董永的老家,與孝感無涉,而且其社會地位十分低下,顯然是不及孟宗位極人臣之顯赫的。李存勖更改縣名時不會不考慮到這一現實情況的。

帝系表

  後唐帝系表   
廟號謚號姓名在位時期年號備註
懿祖昭烈皇帝朱邪執宜唐朝蔚州刺史
獻祖文皇帝朱邪赤心
(李國昌)
唐朝振武、代北節度使
太祖武皇帝李克用891-908年晉王天佑907-923年唐朝河東節度使、晉王
1庄宗光聖神閔
孝皇帝
李存勖923-926年皇帝同光923-926年908-923年晉王
惠祖孝恭皇帝李聿
毅祖孝質皇帝李教
烈祖孝靖皇帝李琰
德祖孝成皇帝李霓
2明宗聖德和武
欽孝皇帝
李嗣源923-933年天成926-930年
長興930-933年
3思宗閔帝(昭成閔孝皇帝)李從厚933-934年應順933-934年
4哀宗末帝或廢帝、潞王李從珂934-936年清泰934-936年

藩王表

  邕王李存美、薛王李存禮、申王李存渥、睦王李存乂、永王李存霸、通王李存確、雅王李存紀、魏王李繼岌、秦王李從榮、宋王李從厚、許王李從益、潞王李從珂、洋王李從璋、兗王李從溫、涇王李從敏、雍王李重美、秦王李茂貞、朔方王李仁福、吳越(武肅)王錢鏐、吳越(文穆)王錢元瓘、蜀王孟知祥、閩王王審知、閩王王延翰、閩王王延鈞、楚(武穆)王馬殷、楚(衡陽)王馬希聲、楚(文昭)王馬希范、南平(武信)王高季興、南平(文獻)王高從誨、高麗王王建

經典戰役

  後唐長興元年(930年)九月至次年二月,明宗李嗣源遣軍攻討劍南東川節度使董璋與劍南西川節度使孟知祥反叛的作戰。 天成四年(929年)五月,明宗為加強對劍南東、西兩川的統治,遣客省使李仁矩招諭兩川納貢遭拒后,恐日久生變難制,遂于東川閬(治今四川閬中)、果(治今四川南充北)二州置保寧軍,命李仁矩為節度使鎮守;另以武信節度使夏魯奇戍守遂州(治方義,今四川遂寧),並不斷增兵,以遏制兩川。董璋、孟知祥見狀,深為驚懼,暫棄舊仇,聯兵反叛。   次年正月,董璋先於劍門(今四川劍閣東北)築七寨,后又于劍門北置永定關,布列烽火,集聚民兵扼守,以阻後唐軍入川。繼而,孟知祥約董璋同時起兵,先

後唐皇陵

  取遂、閬二州,然後合兵據守劍門,為共御京師軍前來解除內顧之憂。九月,董璋率數萬兵攻克閬州,殺李仁矩。孟知祥以都指揮使李仁罕為行營都部署,漢州刺史趙廷隱為副使,簡州刺史張業為先鋒指揮使,率兵3萬往攻遂州。夏魯奇據城固守,遣馬軍指揮使康文通率軍出城迎戰,激戰中,康文通聞知閬州已陷,亦率所部降,夏魯奇自殺。明宗得悉閬、遂已陷,命天雄節度使石敬瑭為東川行營都招討使,右武衛上將軍王思同為西都留守兼行營馬步都虞候率軍入川往討。   時孟知祥以故蜀鎮江節度使張武為峽路行營招收討伐使,左飛棹指揮使袁彥超為副,率水師趨夔州(治今四川奉節),以阻後唐軍西進;東川董璋部亦攻佔合(治今四川合川)、巴(治今四川巴中)、蓬(治今四川儀隴南)、果(治今四川南充)等州。   十一月初十,正當董璋分兵進軍黔(治今四川彭水)、涪(治今四川涪陵)二州之際,石敬瑭率軍入散關(今陝西寶雞西南大散嶺上)。十三日,王思同等率前鋒軍出人頭山(今四川廣元西南),迂迴至劍門南,奇襲劍門關,殺東川兵3000餘人,俘都指揮使齊彥溫。繼破劍州(治今四川劍閣),因大軍未至,遂焚廬舍、搶資糧,退保劍門。孟知祥聞劍門失守,即遣牙內都指揮使李肇率兵5000倍道疾行,先據劍州,又遣使至遂州,命趙廷隱率萬人跟進,以加強劍州兵力;同時命故蜀永平節度使李筠率兵4000趨龍州(治今四川平武東南),扼守要害,防止後唐軍從鄧艾故道入蜀。董璋亦從閬州率兵進屯木馬寨(今四川劍閣東南)。時屯駐耒蘇村(今四川劍門東南)的西川牙內指揮使龐福誠、昭信指揮使謝鰉,聞劍門失守,即率兵干余間道奔赴劍州,傍晚方至,遇後唐軍萬餘從北山而下。龐、謝兵分兩路,龐福誠率兵數百迂迴唐軍營后鼓噪襲擊,謝鰉率餘眾正面進攻,後唐軍措手不及,又不明虛實,驚恐而逃,退保劍門,十餘日不敢出戰,董璋乘機部署趙廷隱與李肇分別列陣于牙城後山及河橋(一說石橋)待擊。   十二月初三,石敬瑭率大軍抵劍門,即引兵再攻劍州。及至,令步兵攻牙城後山,被趙廷隱擊退;又命騎兵衝擊河橋,遭李肇部強弩阻擊,難以近前。日暮,石敬瑭被迫撤軍,又遭伏擊,敗退劍門。至二年二月,石敬瑭征討兩川被阻於劍門險峽,難以進軍,遂以糧運不繼,燒營北歸,後唐攻兩川以失敗告終。

宦官叛亂

  本來唐朝的宦官在朱溫當政時被誅殺乾淨,宦官干政已經成為歷史,而且整個五代中的梁、晉、漢、周都沒有宦官惹亂,唯獨在後唐李存勖在位的這幾年,宦官勢力開始有所恢復。這些人和劉皇后勾結在一起,漸漸形成一個反動的政治集團,對朝政施加影響,雖然影響沒有唐朝的那樣惡劣,但至少對李存勖來說,這是他走向滅頂之災的開始。 河南令羅貫正直敢言,郭崇韜很欣賞他,支持他清除豪門積弊的工作,效果很不錯。但羅貫卻得罪了後宮集團、大官僚集團和宦官集團,這些人非常痛恨羅貫,在李存勖面前抵毀誹謗。李存勖的母親曹太后死後安葬坤陵,但通往坤陵的路橋因為各種原因坍塌,太監們便說乘機陷害羅貫,果然李存勖大怒,把羅貫抓來,打的死去活來。郭崇韜非常心疼,上來勸阻,說「陛下和一個縣令鬥氣,傳出來對陛下名聲不利。」李存勖哪裡肯聽,乾脆把郭崇韜關在宮外,讓宦官把羅貫活活打死,暴屍街頭,以示炯戒。羅貫一死,天下呼冤,並開始李存勖是否有能力中興唐朝產生了極大的懷疑。   不僅如此,李存勖還幹了一件失盡軍心的蠢事。李

宦官當道

  存勖寵信的戲子周匝曾經被梁軍俘虜,周匝為了報答在梁期間受到「同行」陳俊和儲德源的照顧,借自己的三分薄面請求李存勖封他們做刺史,以示報恩。李存勖想都沒想就答應了,旁邊的郭崇韜一聽就急了,忙上前勸阻:「不可!河東將士們從陛下百戰滅梁復興我唐,現在將士們還沒有得到封賞,如果封了這幾個戲子,會讓將士們寒心的,惹會生出亂子來。」李存勖並不是一個糊塗的人,他也知道其中利害,但他拒絕郭崇韜的理由居然是「我已經答應周匝了,我不能失信於人。」任憑郭崇韜苦勸,李存勖依然封陳俊和儲德源為刺史。消息一出,舉軍嘩然,將士們都憤怒異常,準備找「李天下」討個「說法」,被郭崇韜好言相勸方才無事。但李存勖在軍中的威望已經降至冰點,雖然他現在還能耍耍皇帝的威風,但這主要是因為能威脅到李存勖地位的那個人暫時還沒有站在前台上。這個人是誰?成德軍節度使李嗣源!民心不可侮,軍心同樣不可侮,對於一個階級社會的統治者來說,軍心遠比民心重要,畢竟「槍桿子里出政權」的概率要遠遠大於「民心裡出政權」的概率,何況古代也沒有民主選舉。軍事是政治的延續,但沒有軍隊,政治一天也運轉不起來。李存勖如果不是喪失軍心,他也不會失敗的如此迅速,現在的李存勖不僅是個政治白痴,也變成了軍事白痴,雖然不久后他還能耀武揚威一把,出兵消滅前蜀。前蜀自王建割據稱帝以來,四川沒有經歷過什麼大的戰事,比較穩定,王建死後,小兒子王衍繼位。   這個前蜀皇帝吃喝玩樂是把好手,但毫無才能,如果不是他老娘徐氏得寵,他也做不了皇帝。王衍當皇帝七年來,蜀中政治腐敗到了極點,老百姓被統治者多如牛毛的苛捐雜稅逼的生不如死。李存勖也許是戲唱的太多,覺著乏味,想換個遊戲。曾經來洛陽朝見的荊南節度使高季興也勸過李存勖伐蜀,說「蜀地富民饒,獲之可建大利。」郭崇韜也是這個意思,李存勖下決心出兵。李存勖任命長子魏王李繼岌為統帥,郭崇韜為副。李繼岌乳臭未乾,懂什麼軍事?大主意還得由郭崇韜拿。郭崇韜行前,又奏請李存勖,說北都(太原)留守孟知祥很有才能,可以在滅蜀後任西川節度使,李存勖也答應了。郭崇韜和孟知祥的關係不錯,想借此扶朋友一把,可他哪裡想得到,他的這一念之間卻讓原本默默無聞的孟知祥「名垂青史」,成了后蜀高祖皇帝。唐同光三年(公元925年)九月十八日(即是個好日子也是個壞日子),唐軍大舉攻蜀。雖然這時後唐的政治建設和軍事建設嚴重滯后,但唐軍的戰鬥力還是冠絕天下的,蜀中二十多年沒有重大戰事,蜀軍主要是防禦性質的,而且王衍昏庸無道,在這樣的皇帝統治下,一群獅子也會變成一堆綿羊。唐軍勢如破竹,直進西川,連得鳳州(今陝西鳳縣)、興州(今陝西略陽)、成州(今甘肅成縣)。王衍聽說唐軍來攻,忽起雄心,他要「御駕親征」,率軍來到利州(今四川廣元)。   蜀軍和唐軍在三泉(今陝西寧強西北)大戰,結果毫不意外,蜀軍慘敗,王衍連夜逃回成都。唐軍風行雷厲,蜀中的一些實權派開始要考慮自己前程了,蜀東川節度使宋光葆、武定軍節度使王承肇、興元節度使王宗威、武信軍節度使王宗壽決定向唐軍投降,四節度所轄的十八州土地盡數入唐,前蜀只控製成都附近一帶。李存勖不失時機的寫信給王衍,勸他投降,否則大軍殺到雞犬不留。王衍還沒考慮好,唐軍已經殺到綿州(今四川綿陽),王衍無計可施,只好「泥首銜璧」出降唐軍,前蜀滅亡。唐軍暫時沒有撤軍,軍政大權還由郭崇韜掌握,這時李存勖並派太監向延嗣督軍還朝。郭崇韜這時又犯了和梁朝王彥章同一個錯誤,他雖然痛恨誤君小人,但不應該把這種情緒表露出來,讓人抓住把柄。郭崇韜最痛恨宦官干政,對向延嗣冷眼相加,向延嗣懷恨在心,回到洛陽后,在李存勖和劉後面前大說郭崇韜的壞話。李存勖早就對郭崇韜不滿(少不了劉氏的枕頭風),便密令魏王李繼岌俟機殺掉了郭崇韜。李存勖一不做二不休,順勢滅了郭崇韜的九族,一時間朝野紛紛議論,皆不自安,郭崇韜這樣的重臣說死就死,下一個難保不是自己。   同光四年(公元926年)的春天,李存勖對李嗣源的疑心越來越重,他的幾個兒子沒一個能斗得過李嗣源,萬一自己不幸早死,天下肯定要被李嗣源奪去。李存勖卻不知道如何除去李嗣源,可這時,突然從魏州傳來一聲晴天霹靂:魏博軍發生兵變!這次兵變的原因很荒唐,居然是因一則謠言引起,民間傳說魏王李繼岌被皇帝殺死,而劉皇後為了給魏王報仇,又把皇帝李存勖給殺了。加上駐守貝州的魏軍沒有及時瓜代回家,軍心動蕩。這時魏博軍節度使楊仁晸手下有個叫皇甫暉的看到局勢混亂,便想混水摸魚,糾合同黨劫持了節度使楊仁晸,說「我們魏軍為皇帝奪天下立下汗馬功勞,可現在皇帝不但不賞,反而要加害我們。何況現在皇帝已死,洛陽大亂,大人何必與我們一起討逆,謀取好一場大富貴?」楊仁晸不從,被皇甫暉一刀砍死,亂兵強行擁立指揮使趙在禮,在魏州做亂。李存勖得到消息后,大為震怒,先是派出幾路人馬平叛,但都被打了回來,李存勖無奈之下,只好派出他的政敵李嗣源前往魏州平亂

末帝

  後唐末帝李從珂(885年—936年),鎮州(今河北正定)人,五代時期後唐皇帝,史稱後唐末帝或後唐廢帝,本姓王,小字二十三,因此又被叫做阿三。 李從珂十余歲時,其母魏氏被當時仍是將領的後唐明宗李嗣源所擄,李從珂不久就被李嗣源改名並收為養子。長大後身形雄偉健壯,又驍勇善戰,常隨李嗣源南征北

李從珂

  討,頗得其喜愛。李嗣源即帝位后,李從珂曾任河中節度使之職,然因與權臣樞密使安重誨之前有過節,在長興元年(930年),被安重誨設計解除軍權,回京師洛陽居住。次年(931年),安重誨失勢,李從珂再受重用,被任命為左衛大將軍、西京(長安)留守。長興三年(932年),被改命為鳳翔節度使。長興四年(933年),封潞王。   後唐應順元年(934年),閔帝李從厚聽信大臣的建議,調動各重要節度使之職,準備削弱藩鎮的實力,李從珂恐懼,遂反。李從厚命大軍討伐,眼看鳳翔(今陝西鳳翔)即將陷落,未料討伐軍將兵驕橫,貪圖賞賜,李從珂抓住這點誘使討伐軍叛變,反敗為勝,不久以摧枯拉朽之勢攻入京師洛陽,即帝位,改元清泰,並派人將逃亡的李從厚殺害。   李嗣源之婿石敬瑭時任重鎮河東節度使之職,李從珂與他二人當初在李嗣源手下皆以勇力過人著稱,彼此存有競爭之心。因此李從珂即位后,對石敬瑭愈發猜忌,而石敬瑭亦有謀反之意。   清泰三年(936年),石敬瑭以調鎮他處試探,而李從珂果真將石敬瑭改任天平節度使,石敬瑭因此叛變,同時向契丹乞援。李從珂命各鎮聯合討伐,不料因聯軍各懷鬼胎,大敗於團柏谷,石敬瑭與契丹大軍得以順利南下進逼京師洛陽,李從珂無計可施,于閏十一月二十六日(陽曆為937年1月11日)自焚。死後無謚號及廟號,史家稱之為末帝或廢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