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體

来源:www.uuuwell.com

   

通常是數字的名稱,或者是某個物體的計量單位。或稱個人,一般指一個人或是一個群體中的特定主體個體的哲學意義:個體指處在一定社會關係中,在社會地位、能力、作用上有區別的有生命的個人。在中國的主流文化中,一般都忽視個體的力量和作用。個人的利益與集體的利益並不是對立的。個體能量的最大發揮,往往才是集體能量的最大發揮。現代文化顛覆了以喪失個體為代價的傳統文化價值觀,明確了「人」的價值,它充分肯定每一個個體的價值和潛能,肯定個人的努力,把人看成是一種獨立的存在

釋義

  通常是數字的名稱,或者是某個物體的計量單位。或稱個人,

個體

一般指一個人或是一個群體中的特定主體。在生物學中,每一隻動物、一顆植物、甚至一個能以單細胞生存的生命形式都可稱為單一個體。一個細菌、一顆植物、一個動物等指的是一個生物個體,生物在個體水平上具有一系列特徵,如能夠進行新陳代謝,實現自我更新,在新陳代謝的基礎上,表現出生長發育衰老、死亡等等。

生物學意義的個體

  若幹個器官和系統協同完成複雜生命活動的單個生物,單細胞生物是指一個細胞構成的個體。   一個細菌、一顆植物、一個動物等都指的是一個生物個體,生物在個體水平上具有一系列特徵,如能夠進行新陳代謝,實現自我更新,在新陳代謝的基礎上,表現出生長、發育、衰老、死亡等等。   組成總體的每一個考察對象稱為個體。

哲學意義的個體

個體

  從哲學視角看,個體就是能夠獨立設定對象的單個人。指處在一定社會關係中,在社會地位、能力、作用上有區別的有生命的個人。

群體

  群體則指一定數量的個人通過一定的社會關係而結合起來的集合體。小至二人以上組成的家庭,大至民族、階級,都是群體。

個體與群體

  個體與群體處於不可分割的相互依存、相互聯繫中。每個人都以個體而存在,同時又以群體中的成員而存在。群體是由個體組成的,沒有個體,就沒有群體;而個體又不能脫離群體而存在,它要受到群體的制約。   任何個體都存在於社會之中,存在於人與人的相互關係之中,因此個體之間必然以各種社會關係為紐帶,組成各種不同的群體。不同的原始群、氏族、部落,不同的民族,不同的階級、階層黨派政治團體,不同的機構、部門、單位的人們,不同的身份職業以至不同的年齡性別,等等,都可以構成不同的群體。每一個體可以成為多種群體的成員。同一群體中的個體之間,總是具有若干共同點,如進行某種共同的活動,或有某種共同的利益和要求,或受著某種共同的組織形式的約束。一般地說,群體具有一定的組織結構,有一定的行為規範,有一定的分工協作和一定的依賴關係。不同的群體,其性質、特點、範圍、作用以及對其個體的影響,均不相同。如階級群體不同於民族群體;階級群體,指的是與特定的生產關係相聯繫的、在經濟上處於不同地位的社會集團;而民族群體,則是人們在歷史上形成的有共同語言、共同地域、共同經濟生活以及表現在共同文化上的共同心理素質穩定的共同體。群體由個體所構成,但群體並不是個體的簡單堆積或機械相加,群體所產生的集體力量遠遠大於個體力量的機械的總和。   個體與群體的關係,是矛盾的對立統一的關係。兩者相互聯繫、相互依存,同時又存在著某種程度的對立。如個體利益與群體利益是一致的,同時又可能存在著不一致的以至對立的方面。個體與群體的聯繫和差異,還表現在個體意識群體意識的關係上。   個體意識,是單個人的觀點思想情感興趣等意識的總和,是個人對社會生活、社會關係和個人所處的社會地位以及個人的特殊環境的反映。   群體意識,則是一定的集體對他們所處的社會物質生活條件的反映。個體意識與群體意識的關係,是個別與一般的關係,兩者相互依存、相互聯繫。一方面,群體意識存在於個體意識之中,並往往通過個體意識表現出來;另一方面,個體意識又總是和群體意識相聯繫而存在。個體意識不是孤立的,它必然受到社會的影響,受到群體意識的制約,尤其是受到階級意識的制約。

個體的價值

  人是一種獨立的存在   在《百家講壇》中聲名鵲起的學者易中天在《閑話中國人》一書中,曾這樣闡發中國文化的要旨:中國文化的思想內核是群體意識。

個體的形式表現(劉田依繪畫)

所謂群體意識,簡單地說,就是認為每個人都是群體的一部分,群體的利益就是個人的利益,群體的價值就是個人的價值,個人的意志必須服從於群體的公共意志,個人的人格只能依附於群體的共同人格。即便像穿衣吃飯這樣極具個體色彩的小事,也不完全是個人的事。舉個例子,同樣是聚餐,西方人點菜是個人點個人喜歡的菜,然後各吃各的,注重的是個人的口味;中國人則喜歡「同吃一鍋飯」,點菜時會盡量選擇大家都愛吃的菜,不能只顧自己的口味。在中國人的意識里,既然是一起吃飯,豈能只顧自己不念及他人呢?   個體的形式表現(劉田依繪畫)   這個事例雖小,卻折XX出了中國人的文化性格。   在中國幾千年的農業社會中,「我」是始終沒有建立起來的,因此也沒有致力於「我」的塑造和對「我」 的潛力的開發。「我」其實就是個體,一個人只有具備了自我意識之後,才能努力提高自身的質。沒有自我意識,看不到自我價值和自身潛能,眼睛不注視自己,不正視自身的力量,一切聽憑群體和環境的擺布,環境叫他向東,他就向東,環境叫他向西,他就向西,像風中蘆葦,不能左右自我的命運。   個體的最終喪失,只能使一個人更加依賴於群體,依賴於環境。如果群體或環境沒有發出指令,他就會無所適從。有的人上小學和中學時,在學校和家庭嚴格的監督和指導下,尚能刻苦學習,一旦邁入大學校門,在相對寬鬆自由的氛圍里,竟不知道該幹些什麼,整日鬆鬆垮垮,荒廢時日,對提高自身的質沒有目標,也沒有主動意識,對如何實現自我的價值沒有清醒的認識。   劉再復在《傳統與中國人》中反思中國傳統文化時說,「任何一個人,在他降生到大地之後,就是一個具有獨立人格價值的存在。而我國宗法文化觀念中,也講『人』,但它並不把人視為一種具有獨立人格的存在,反之,它把人看成是整個封建宗法文化觀念系統中的一個固定點,人只是依附、固定的存在。」封建統治階級為了穩定社會,鞏固已有的權力地位,從而建立了一整套完整的文化觀念系統,將老百姓緊緊地鉗固在這個系統當中。最能體現這種文化觀念系統的就是「三綱五常」: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所有的人都可以在這個系統當中找到自己的位置。為了使每個人都能安分守己地固守自己的位置,沒有非分之想,統治階級就千方百計地遏制個性的自由發展,抹殺人的個體價值,不讓人們最大限度地發揮生命的潛能。   這種文化價值觀是符合當時的中國社會現實的。在農業社會,農民是社會角色的主導,因為當時生產力低下,生產條件很有限,生產操作必須依賴於群體的合力。而農業勞動是憑經驗操作的,春耕,夏收,澆灌等等,不需要創造潛能,而且要改變一種操作,也不是個人的力量能勝任的,人的主觀能動性的發揮是很有限的。所以很難突出「我」來,在主導角色身上沒有「我」,整個社會意識自然就不會有「我」的存在。   魯迅曾經用一句話點破了中國傳統文化:「沒有爭到過『人』的價格。」   到了現代社會,這種文化體系被逐漸打破。   現代文化顛覆了這種以喪失個體為代價的傳統文化價值觀,明確了「人」的價值,它充分肯定每一個個體的價值和潛能,肯定個人的努力,把人看成是一種獨立的存在。   我們所倡導的現代化是靠人來建設的,靠人的思想變革來推動的。這個「人」是由每一個個體組成的,如果沒有個體的價值和潛能的實現,就沒有現代化的最終實現。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