鴛鴦

来源:www.uuuwell.com

   

鴛鴦:鴛指雄鳥,鴦指雌鳥,故鴛鴦屬合成詞。屬雁形目,鴨科。英文名為Mandarin Duck(即「中國官鴨」)。春季經過山東、河北、甘肅等地到內蒙古東北部及東北北部和中部繁殖;越冬在長江中、下游及東南沿海一帶。越冬數量較大的集群為上海市崇明島東側及南側的幾個沙洲,其群量可達萬隻以上。部分鴛鴦也在貴州及雲南等處繁殖。該鳥為中國著名的觀賞鳥類。是經常出現在中國古代文學作品和神話傳說中的鳥類。又,《紅樓夢》中人物。

解釋

  鴛鴦:yuānyang

基本解釋

鴛鴦(游禽)

  (1) [mandarin duck]:亞洲一種亮斑冠鴨(Aix galericulata),它與西半球的林鴨關係較近,常被人工飼養。比鴨小,雄的羽毛美麗,頭有紫黑色羽冠,翼的上部黃褐色;雌的全體蒼褐色;棲息于池沼之上,雌雄常在一起。   自名為鴛鴦。——《玉台新詠·古詩為焦仲卿妻作》   (2) [an affectionate couple]∶比喻恩愛夫妻

詳細解釋

  1. 鳥名。似野鴨,體形較小。嘴扁,頸長,趾間有蹼,善游泳,翼長,能飛。雄的羽色絢麗,頭後有銅赤、紫、綠等色羽冠;嘴紅色,腳黃色。雌的體稍小,羽毛蒼褐色,嘴灰黑色。棲息于內陸湖泊和溪流邊。在我國內蒙古和東北北部繁殖,越冬時在長江以南直到華南一帶。為我國著名特產珍禽之一。舊傳雌雄偶居不離,古稱「匹鳥」。   《詩·小雅·鴛鴦》:「鴛鴦於飛,畢之羅之。」毛傳:「鴛鴦,匹鳥也。」晉崔豹《古今注·鳥獸》:「鴛鴦,水鳥,鳧類也。雌雄未嘗相離,人得其一,則一思而死,故曰疋鳥。」清唐孫華《漁父詞》之三:「湖上鴛鴦亦竝頭,鰥鰥魚目夜長愁。」   2. 指飾物上的鴛鴦圖案。   南朝梁簡文帝《和徐錄事見內人作卧具》:「衣裁合歡襵,文作鴛鴦連。」后蜀顧夐《甘州子》詞:「禁樓刁斗喜初長,羅薦綉鴛鴦。山枕上,私語口脂香。」曹禺《王昭君》第三幕:「單于,您來看,這是一床合歡被。上面綉著雙鴛鴦,裡面放著『長相思』。」   3. 比喻夫妻。   漢司馬相如《琴歌》之一:「室邇人遐獨我腸,何緣交頸為鴛鴦。」唐溫庭筠《南歌子》詞:「不如從嫁與,作鴛鴦。」《醒世恆言·喬太守亂點鴛鴦譜》:「鴛鴦錯配本前緣,全賴風流太守賢。」鮑昌《庚子風雲》第二部第九章:「話說回來,要是咱們遠遠飛出去,做一對野地鴛鴦,以後也不好回來見我的娘親了。」   4. 喻志同道合的兄弟。   三國魏曹植《釋思賦》:「況同生之義絕,重背親而為疏。樂鴛鴦之同池,羡比翼之共林。」三國魏嵇康《贈兄秀才入軍》詩:「鴛鴦於飛,肅肅其羽。朝游高原,夕宿蘭渚。邕邕和鳴,顧眄儔侶。俛仰慷慨,優遊容與。」   5. 比喻成雙配對的事物。參見「鴛鴦劍」。   6. 比喻賢者。   漢王逸《九思·怨上》:「鴛鴦兮噰噰,狐狸兮徾徾。」《文選·曹植<贈王粲>詩》:「樹木發青華,清池激長流。中有孤鴛鴦,哀鳴求匹儔。」李善注:「鴛鴦,喻粲也。」   7. 比喻艷妓。   清王韜《淞隱漫錄·三十六鴛鴦譜下》:「露草忘塵事,風花暢艷懷。鴛鴦三十六,死便逐情埋。」   8. 漢武帝時宮殿名。   《三輔黃圖·未央宮》:「武帝時,後宮八區,有昭陽、飛翔、增成、合歡、蘭林、坡香、鳳皇、鴛鴦等殿。」南朝陳徐陵《<玉台新詠>序》:「陪游馺娑,騁纖腰於結風,長樂、鴛鴦,奏新聲於度曲。」   9. 水名。在河北省境內。   《文選·左思<魏都賦>》:「生生之所常厚,洵美之所不渝,其中則有鴛鴦、交谷,虎澗、龍山。」李善注:「鴛鴦水在南和縣西。」   10. 戰陣名。   明吳易《少保戚公繼光》詩:「變化開精心,什伍為『鴛鴦』。」原注:「少保所結陣名。」參見「鴛鴦陣」。   11. 指鴛鴦瓦。   唐杜甫《秋日荊南送石首薛明府辭滿告別奉寄薛尚書頌德敘懷斐然之作三十韻》:「殿瓦鴛鴦坼,宮簾翡翠虛。」仇兆鰲注引《鄴中記》:「鄴城銅雀台,皆鴛鴦瓦。」   12. 指形制像鴛鴦的香爐。   唐李白《清平樂令·翰林應制》詞之二:「玉帳鴛鴦噴沉麝,時落銀燈香灺。」王琦注:「鴛鴦,爇香器也。」

比喻意義

  中國古代,最早是把鴛鴦比作兄弟的。南朝梁蕭統編著的《文選》中有「昔為鴛和鴦,今為參與商」,「骨肉緣枝葉」等詩句,這是一首兄弟之間贈

鴛鴦

別的詩。晉人鄭豐有《答陸士龍詩》四首,第一首《鴛鴦》的序文說:「鴛鴦,美賢也,有賢者二人,XX東嶽。」這裡的鴛鴦是比喻陸機、陸遠兄弟的。以鴛鴦比作夫妻,最早出自唐代詩人盧照鄰《長安古意》詩,詩中有「願做鴛鴦不羡仙」一句,讚美了美好的愛情,以後一些文人競相仿效。崔豹的《古今注》中說:「鴛鴦、水鳥、鳧類,雌雄未嘗相離,人得其一,則一者相思死,故謂之匹鳥。」李時珍《本草綱目》中也說它「終日並游,有宛在水中央之意也。或曰:雄鳴曰鴛,雌鳴曰鴦。」也有人認為「鴛鴦」二字實為「陰陽」二字諧音轉化而來,取此鳥「止則相偶,飛則相雙」的習性。自古以來,在「鴛侶」、「鴛盟」、「鴛衾」、「鴛鴦枕」、「鴛鴦劍」等詞語中,都含有男女情愛的意思,「鴛鴦戲水」更是我國民間常見的年畫題材。基於人們對鴛鴦的這種認識,我國歷代還流傳著不少以它為題材的,歌頌純真愛情的美麗傳說和神話故事。晉干寶《搜神記》卷十一《韓妻》中就有這樣的記載:古時宋國有個大夫名韓 ,其妻美,宋康王奪之。怨,王囚之。遂自殺。妻乃陰腐其衣。王與之登台,自投台下,左右攬之,衣不中手而死。遺書于帶曰:願以屍還韓氏,而合葬。王怒,令埋之二冢相對,經宿,忽有梓木生二冢之上,根交於下,枝連其上,有鳥如鴛鴦,雌雄各一,恆棲其樹,朝暮悲鳴,音聲感人。《樂府詩集》中《孔雀東南飛》也有描寫「其日牛馬嘶,新婦入青廬。奄奄黃昏后,寂寂人定初。我命絕今日,魂去屍長留!攬裙脫絲履,舉身赴清池。府吏聞此事,心知長別離。徘徊庭樹下,自掛東南枝。兩家求合葬,合葬華山傍。東西植松柏,左右種梧桐。枝枝相覆蓋,葉葉相交通。中有XX鳥,自名為鴛鴦。仰頭相向鳴,夜夜達五更。行人駐足聽,寡婦起彷徨。多謝後世人,戒之慎勿忘。」   鴛鴦經常成雙入對,在水面上相親相愛,悠閑自得,風韻迷人。它們時而躍入水中,引頸擊水,追逐嘻戲,時而又爬上岸來,抖落身上的水珠,用桔紅色的嘴精心地梳理著華麗的羽毛。此情此景,勾起多少文人墨客的翩蹁聯想,唐朝李白有:「七十紫鴛鴦,雙雙戲亭幽」,杜甫有「合昏尚知時,鴛鴦不獨宿」,孟郊有「梧桐相持老,鴛鴦會雙死」,杜牧有「盡日無雲看微雨,鴛鴦相對浴紅衣」,蘇庠有「屬玉XX水滿塘,菰蒲深處浴鴛鴦」,以及「得成比目何辭死,只羡鴛鴦不羡仙」,「鳥語花香三月春,鴛鴦交頸雙XX」等等。崔珏還因一首《和友人鴛鴦之詩》:「翠鬣紅毛舞夕暉,水禽情似此禽稀。暫分煙島猶回首,只渡寒塘亦並飛。映霧盡迷珠殿瓦,逐梭齊上玉人機。採蓮無限藍橈女,笑指中流羡爾歸。」而名聲大振,被稱為崔鴛鴦。   鴛鴦在人們的心目中是永恆愛情的象徵,是一夫一妻、相親相愛、白頭偕老的表率,甚至認為鴛鴦一旦結為配偶,便陪伴終生,即使一方不幸死亡,另一方也不再尋覓新的配偶,而是孤獨凄涼地度過餘生。   所以人們常將鴛鴦的圖案綉在各種各樣的物品上送給自己喜歡的人,也此表達自己的愛意。   鴛鴦是一種美麗的禽鳥,中國傳統文化又賦予它很多美好的寓意,因此是文藝家們經常表現的對象,畫家吳玉陽就以此創作了繪畫作品。

國畫《富貴鴛鴦》 吳玉陽作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