鷓鴣

来源:www.uuuwell.com

   

鷓鴣是鳥類的一種,在我國主要分佈于南部各省,一般為中華鷓鴣,屬省級保護動物。體形似雞而比雞小,羽毛大多黑白相雜,尤以背上和胸、腹等部的眼狀白斑更為顯著。成年的鷓鴣全長約30厘米,體重約300克左右,多生活在丘陵、山地的草叢或灌木叢中。雄性鷓鴣好斗,叫聲特殊,有人擬其音為「行不得也哥哥」。鷓鴣以穀物、豆類昆蟲為食。3至6月間繁殖,在草叢或灌木叢中做巢,每窩產卵3至6個,多時七八個,卵呈梨形,白色或乳白色。鷓鴣肉味在雉雞之上,是野味上品。此外,也可作斗禽。另有相關名稱詞牌名和樂器。

簡介

鷓鴣啼

  鷓鴣   讀音:zhègū   物種分類:鳥類→雞形目→雉科→鷓鴣屬    拉 丁 名:Francolinus pintadeanus   是否藥用動物否   是否經濟動物:是   Iucn2003:LC.IUCN 2003:Not listed.   遷 徙:留鳥。   生 境:主要棲息于低山丘陵地帶的灌叢、草地、岩石荒坡等無林荒山地區,有時也出現在農地附近的小塊叢林和竹林中。   食 性:食性。主要以蚱蜢、蝗蟲蟋蟀、螞蟻等昆蟲為食,也吃各種草本植物、灌木的嫩芽、葉、漿果、果實和種子。也常到農田撿食散落的穀粒和農作物。   習 性:喜歡單獨或成對在乾燥的褐露岩坡上活動,清晨和黃昏常下到山谷間覓食,晚上則在草叢或灌叢中過夜,無固定棲息地,每晚都變換棲居位置。飛行快速,常做直線飛行,受驚后多飛往高處。鷓鴣好

鷓鴣背部

斗,雄鷓鴣性好斗,性成熟后的雄鷓鴣,在繁殖季節,常因爭奪母鷓鴣和地盤而發生激烈的啄斗。一般一山只有一隻雄鷓鴣。   物種保護:在我國範圍內活動的鷓鴣只有一種,即中華鷓鴣,屬省級保護動物。這種鳥類在上背、下體及兩翼有醒目的白點,背和尾有白色橫斑,在丘陵、農田等地活動較多。但近年來隨著自然環境的破壞,加上大量狩獵以供出口,使得大部分地區的種群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越來越少,應該控制獵取的數量,對數量下降過快的地區加強保護工作。張網捕鳥、販賣野生鳥類是違法行為,市民朋友如有見到,可向相關部門舉報。目前有大量人工飼養的石雞當鷓鴣出售。   形態描述

形態描述

  雄鳥:中等體型(30厘米),不會誤認的黑色鶉類。枕、上背、下體及兩翼有醒目的白點,背和尾具白色橫斑。頭黑帶栗色眉紋,一寬闊的白色條帶由眼下至耳羽,頦及喉白色。   雌鳥:似雄鳥,但下體皮黃色帶黑斑,上體多棕褐色。上背黑,滿布橢圓形白斑,羽端綴以栗色;下背至中央尾羽也黑,雜以波狀狹,外側尾羽端部純黑;肩部栗色;覆羽暗褐,均有白點;飛羽暗褐,具白色橫斑,最內側飛羽與肩羽同。胸、上腹與上脅均黑色而密綴顯著的眼狀白斑,至下脅則轉為自羽而雜以黑斑;下腹棕白。尾下覆羽棕色。腳短,橙黃色以至紅褐色。雌鳥體色與雄

中華鷓鴣 Francolinus pintadeanus

鳥相似,但黑色較鈍而沾褐色;白斑與紋均帶棕色;下體變為棕白,雜以黑褐橫斑。常棲於山地灌叢和草叢中。主食穀粒、豆類及其他植物的種子,嗜食蚱蜢、螞蟻及其他昆蟲。叫聲響亮。在繁殖季節,1只雄鳥站在山岩上高鳴,若干雄鳥從不同方向的山頂上響應,此起彼伏,聲音響徹山丘。3~4月繁殖。在草叢或灌叢中以乾草、落葉等築巢,內鋪殘羽。每窩產卵3~5枚;卵梨形,乳黃以至黃褐色,大小為37×30毫米。   虹膜-紅褐色;嘴-近黑;腳-黃色。   《古今注》:鷓鴣,出南方,鳴常自呼,常向日而飛,畏霜露,早晚稀出,有時夜飛,夜飛則以樹葉覆其背上。   《唐本草》:鷓鴣鳥,生江南,形似母雞。   《嶺表錄異》:鷓鴣,吳楚之野悉有,嶺南偏多,此鳥肉自而肥,遠勝雞、雉。臆前有白圓點,背上間紫赤毛,其大如野雞,多對啼。

雌性鷓鴣

叫聲

  獨特的洪亮而刺耳的鳴叫,聲如 'do-be-quick-papa' 或 'come to the peak ha-ha'。晨昏時數鳥可同時鳴叫。叫聲特殊,有人擬其音為「行不得也哥哥」。

分佈狀況

  全球鷓鴣品種約30多種,均分佈于熱帶、亞熱帶,以非洲品種分佈最多,中國僅分佈一種,即中華鷓鴣   國內分佈:國內分佈于南方各地海南、廣東、廣西、江西、香港、浙江、福建、雲南、安徽、貴州,偶見於山東煙台。   國外分佈:國外分佈于非洲、印度、緬甸、泰國和中南半島。引種至菲律賓。

栗喉鷓鴣 Francolinus schlegelii

俗名

  赤姑 花雞 懷南 越雉鷓鴣 鷓鴣鳥 中國鷓鴣

生活習性

  1.鷓鴣為南方留鳥,喜溫暖,怕寒冷,不怕炎熱,喜光照,喜乾燥,怕潮濕,厭陰暗。   2.鷓鴣不喜歡群居,一山不容二鴣,兩雄相遇必斗。膽小,易受驚。遇到響聲或異物的出現,立即飛逃,一般直線飛行,有較強的飛翔能力,飛翔快,但持續時間短。   3.鷓鴣在地面作窩,一般在灌木叢中啄個小坑,以雜草和樹葉鋪在上面即成。母鷓鴣非常戀窩,孵蛋時人走到跟前不飛。   4.鷓鴣為雜食性鳥類。常以雜草、籽實、水果、樹葉、昆蟲為食。   5.鷓鴣好斗。性成熟后的雄鷓鴣,不容許其它雄鷓鴣XX自己的地盤範圍,常因爭奪地盤而發生激烈的啄斗,直到失敗者飛逃為止。   6.鷓鴣好唱,尤其是繁殖季節,各山頭此起彼伏,反覆啼叫,啼聲極似「行不得也哥哥」。   7.鷓鴣繁殖率很低,目前沒有大規模養殖,只有少部分養殖,當做媒鳥。目前全世界沒有成功馴化鷓鴣的案例。鷓鴣一年繁殖兩次,一般一次產蛋五隻,小鷓鴣剛孵化就能跟著母鷓鴣覓食,還有的小鷓鴣未完全出殼就頂著蛋殼走。   目前沒有大量的鷓鴣苗賣的,少量的買賣在花鳥店可見。

品種介紹

納塔爾鷓鴣 Francolinus natalensis

  當前鷓鴣在世界的品種與分佈大致如下:   中華鷓鴣Francolinus pintadeanus (分佈在中國的唯一一種鷓鴣)   黑鷓鴣Francolinus francolinus   花彩鷓鴣Francolinus pictus   灰鷓鴣Francolinus pondicerianus   沼澤鷓鴣Francolinus gularis   栗頂鷓鴣Francolinus coqui   白喉鷓鴣Francolinus albogularis   栗喉鷓鴣Francolinus schlegerlii   林鷓鴣Francolinus lathami

雙距鷓鴣 Francolinus bicalcaratus

  鳳頭鷓鴣Francolinus sephaena   環頸鷓鴣Francolinus streptophorus   芬氏鷓鴣Francolinus finschi   紅翅鷓鴣Francolinus levaillantii   灰翅鷓鴣Francolinus africanus   高地鷓鴣Francolinus psilolaemus   謝氏鷓鴣Francolinus shelleyi   橙翅斑鷓鴣Francolinus levalliantoides   鱗斑鷓鴣Francolinus squamatus   褐頂鷓鴣Francolinus ahantensis   灰紋鷓鴣Francolinus griseostriatus   納氏鷓鴣Francolinus nahani   哈氏鷓鴣Francolinus hartlaubi   雙距鷓鴣Francolinus bicalcaratus   黃嘴鷓鴣Francolinus icterorhynchus   紅眶鷓鴣Francolinus clappertoni   海氏鷓鴣Francolinus harwoodi   紅嘴鷓鴣Francolinus adspersus   南非鷓鴣Francolinus capensis   納塔爾鷓鴣Francolinus natalensis   希氏鷓鴣Francolinus hildebrandti   黃頸鷓鴣Francolinus leucoscepus   彩鷓鴣Francolinus rufopictus   紅喉鷓鴣Francolinus afer   斯氏鷓鴣Francolinus swainsonii   肯亞鷓鴣Francolinus jacksoni   艷鷓鴣Francolinus nobilis   喀麥隆鷓鴣Francolinus camerunensis   斯維鷓鴣Francolinus swierstrai   栗枕鷓鴣Francolinus castaneicollis   棕頂鷓鴣Francolinus erckelii   淡腹鷓鴣Francolinus ochropectus

繁殖情況

  鷓鴣野外繁殖率很低,野生鷓鴣一年繁殖兩次,一般一次產蛋五隻,小鷓鴣剛出殼四個小時就可以跟著母鷓鴣覓食。   鷓鴣的人工繁殖還沒成功。目前沒有大規模養殖,只有少部分養殖,當做媒鳥。全世界沒有成功馴化鷓鴣的案例。目前沒有大量的鷓鴣苗賣的,少量的買賣在花鳥店可見,都是野外捉回來的小鷓鴣或野外撿鷓鴣蛋回來孵化的。

斯溫氏鷓鴣-成鳥和幼鳥

鷓鴣與石雞的區別

  石雞原為野鳥,在20世紀30年代,美國伊利諾州,內華達州和加利福尼亞州等地首先飼養石雞成功,並巳培育出很多品系。Chukar石雞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一種,由蒙古、中國再經印度北部及伊朗擴展到土耳其。石雞被引入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當時是為充分提供獵鳥人士的需要,直到近幾年來,進行馴化家養才被重視,並逐步發展成為一種特禽養殖業。   目前生產上飼養的石雞與古人馴養的野生鷓鴣是有區別的。現在作為商品肉用飼養的石雞--所謂的美國鷓鴣,其實不是鷓鴣,而是石雞(又名嘎嘎雞,紅腿雞,朵拉雞)。鷓鴣區別于石雞的明顯特點是鷓鴣的喙是黑色或褐色,而石雞的喙是紅色.石雞在動物分類中屬鳥綱,雞形目,雉科,石雞屬。鷓鴣在動物分類中屬鳥綱,雞形目,雉科,鷓鴣屬。鷓鴣分佈于舊大陸的熱帶和亞熱帶地區,中國僅分佈一種。石雞(Alectoris graeca 或 Alectoris chukar)分佈于歐洲南部、非洲西北部、亞洲中部,在我國有7個亞種,分佈在新疆、青海、甘肅,經華北到東北的西南部,野生石雞較野生鷓鴣易於馴化。   所謂美國鷓鴣是美國從印度野生石雞經過長期馴化育成的品種,且以肉蛋兼用型品種Chukar最為著名。石雞與鷓鴣在動物分類中同是雉科,但卻是兩種截然不同的鳥。.之所以稱這種馴化的石雞為美國鷓鴣,其原因之一可能是在前些年,台灣有一些養殖場主從美國引入時,將''Chukar"誤譯為"鷓鴣";其原因之二可能認為鷓鴣比石雞的名稱更易吸引人。目前,真正的我國產石雞的價格卻是美國石雞的3-5倍,中華鷓鴣價格更好,但少有人工養殖。個別養殖戶為了暴利把容易養殖的美國石雞當鷓鴣出售。

食療作用

簡介

  明代醫聖李時珍《本草綱目》中有「鷓鴣補五臟、益心力」、「一鴣頂九雞」之說,足見其營養滋補保健功效的神奇。中國唐朝名醫孫思邈的弟子孟冼在他所著的《食療本草》中就指出鷓鴣"能補五臟,益心力"。清朝飲食專著《隨息居飲食譜》中也說其"能開胃,益心神"。《唐本草》:主嶺南野葛、菌毒、生金毒,及溫瘴久,欲死不可瘥者,合毛熬,酒漬服之;生搗取汁服最良。   《醫林纂要》:補中消痰。   《食療本草》:能補五臟,益心力,聰明。   《隨息居飲食譜》:利五臟,開胃,益心神。   鷓鴣對於臨   考前精神緊張而致的心神不安失眠多夢以致健忘癥狀的學生,是很有療效的。常服可促使注意力集中、心情平穩。   鷓鴣有多種食用方法,一般可將鷓鴣用鹽製成咸鷓鴣然後風乾保存,需食用時將其與粳米一起煮成鷓鴣粥,香糯可口非常好吃。若是鮮鷓鴣還可將杞子大棗桂圓肉與糯米一起填入鷓鴣腹內,再將鷓鴣納入雞腹內做套禽菜上鍋蒸熟即成。也可把鷓

謝利氏鷓鴣 Francolinus shelleyi

鴣肉切塊或切絲與其他蔬菜配炒成各種菜餚食用。民間還有種食法就是將鷓鴣與玉竹一起燉湯服用。鷓鴣味甘、性溫、無毒,入脾、胃、心經;能利五臟,開胃,益心神,補中消痰。一般人群均可食用。特別適合哺乳期間的婦女,小孩和成年男性;民間把鷓鴣作為健脾消疳積的良藥,治療小兒厭食消瘦發育不良效果顯著。婦女在哺乳期間食用鷓鴣,對促進嬰兒的體格和智力發育具有明顯的效果。

注意事項

  1.鷓鴣屬省級保護動物,張網捕鳥、販賣、食用野生鳥類是違法行為,人工鷓鴣養殖還不成熟,真鷓鴣很少有賣。   2.市場上出售的鷓鴣一般都是假的,以石雞冒充,所以沒有鷓鴣的食療效果。   3.真鷓鴣每次食用量以1-2只為宜,食時要注意鷓鴣不宜於竹筍一起同食以免影響藥效。古人認為鷓鴣喜食半夏烏頭的嫩苗,性燥,所以在烹制時要多放點生薑甘草以防止食後生熱瘡

艷鷓鴣 Francolinus nobilis

《食療本草》:不可與竹筍同食,令人小腹脹。   《隨息居飲食譜》:鷓鴣性屬火,多食發腦痛喉癰

養殖技術

  鷓鴣繁殖率很低,目前沒有大規模養殖,南方有零星養殖,作為媒鳥和觀賞鳥。鷓鴣是省級保護鳥類,市場出售的鷓鴣很少,市面看到的所謂的鷓鴣絕大部分是用石雞假冒的。

相關詩句

  鷓鴣天   (宋)晏幾道   彩袖殷勤捧玉鍾   當年拚卻醉顏紅   舞低楊柳樓心月   歌盡桃花扇底風   從別後,憶相逢   幾回魂夢與君同   今宵剩把銀鴻照

  猶恐相逢是夢中   【簡析】   又是精美玉杯,又是佳人彩袖下的纖手捧來,這份殷勤,公子便是不勝酒力,也無以推卻了。為了佳人的良意柔情,今宵一準拚他個醉顏酡紅!佳人自然也有以相報,只見他翩翩起舞于楊柳樓頭,只聞她的清歌起于桃花扇底、飄渺于晚風之中。公子的杯中始終不空,她也直舞到月下樓頭、直歌至風兒消歇!若不是佳人這番多情,風流的公子又怎來得這般佳句。月兒不是自落,倒似是在低窺她的舞姿;風兒不是自散,倒似是在屏息靜聽她的嬌音。不過畢竟是家道中落後感傷的晏小山,如此佳人悅公子,公子憐佳人的旖旎情事,他總愛放在漫長的別後去追憶,在一盞孤悄的銀燈下,在相對如夢寐的驚疑惝恍之中……   鷓鴣   (唐)鄭谷   暖戲煙蕪錦翼齊,品流應得近山雞。   雨昏青草湖邊過,花落黃陵廟裡啼。   遊子乍聞征袖濕,佳人才唱翠眉低。   相呼相應湘江闊,苦竹叢深日向西。   【譯文】   鷓鴣在溫暖的煙色荒地上面嬉戲,只見它們五彩斑斕的羽毛那麼整齊;   看它們的行動舉止類別與平日活潑的山雞相象。   天空陰沉雨水淋漓的時候,從巴丘湖,洞庭湖東南湖邊的青草地上經過;   黃陵廟花瓣飄落,只聽鷓鴣的啼叫聲音。   身在異鄉的客人剛一聽到鳴叫,就不由自主抬起手臂,聽任淚水沾濕衣袖;   美麗的女子剛一聽到鳴叫,開口唱和一曲充滿相思情意的《山鷓鴣》,青黑色的眉毛黯然低垂。   寬闊的湘江上鷓鴣叫聲此起彼伏,同是不幸境遇的人們的情懷水XX融;   茂密的竹林叢中深處鷓鴣尋找溫暖的巢穴,夕陽就要落山,帶來悲涼的苦意。   【簡析】   鷓鴣,產於我國南部,形似雌雉,體大如鳩。其鳴為「鉤輈格磔」,俗以為極似「行不得也哥哥」,故古人常借其聲以抒寫逐客流人之情。鄭谷詠鷓鴣不重形似,而著力表現其神韻,正是緊緊抓住這一點來構思落墨的。   開篇寫鷓鴣的習性、羽色和形貌。鷓鴣「性畏霜露,早晚希出」(崔豹《古今注》)。「暖戲煙蕪錦翼齊」,開首著一「暖」字,便把鷓鴣的習性表現出來了。「錦翼」兩字,又點染出鷓鴣斑斕醒目的羽色。在詩人的心目中,鷓鴣的高雅風致甚至可以和美麗的山雞同列。在這裡,詩人並沒有對鷓鴣的形象作工雕細鏤的描繪,而是通過寫其嬉戲活動和與山雞的比較作了畫龍點睛式的勾勒,從而啟迪人們豐富的聯想。   首聯詠其形,以下各聯詠其聲。然而詩人並不簡單地摹其聲,而是著意表現由聲而產生的哀怨凄切的情韻。青草湖,即巴丘湖,在洞庭湖東南;黃陵廟,在湘陰縣北洞庭湖畔。傳說帝舜南巡,死於蒼梧。二妃從征,溺於湘江,後人遂立祠于水側,是為黃陵廟。這一帶,歷史上又是屈原流落之地,因而遷客流人到此最易觸發羈旅愁懷。這樣的特殊環境,已足以使人產生幽思遐想,而詩人又蒙上了一層濃重傷感的氣氛:瀟瀟暮雨、落紅片片。荒江、野廟更著以雨昏、花落,便形成了一種凄迷幽遠的意境,渲染出一種令人魂消腸斷的氛圍。此時此刻,畏霜露、怕風寒的鷓鴣自是不能嬉戲自如,而只能愁苦悲鳴了。然而「雨昏青草湖邊過,花落黃陵廟裡啼」,反覆吟詠,似又象遊子征人涉足凄迷荒僻之地,聆聽鷓鴣的聲聲哀鳴而黯然傷神。鷓鴣之聲和征人之情,完全交融在一起了。這二句之妙,在於寫出了鷓鴣的神韻。作者未擬其聲,未繪其形,而讀者似已聞其聲,已睹其形,並深深感受到它的神情風韻了。對此,沈德潛讚嘆地說:「詠物詩刻露不如神韻,三四語勝於『鉤輈格磔』也。詩家稱鄭鷓鴣以此」(《唐詩別裁》),正道出這兩句詩的奧秘。   五、六兩句,看來是從鷓鴣轉而寫人,其實句句不離鷓鴣之聲,承接相當巧妙。「遊子乍聞征袖濕」,是承上句「啼」字而來,「佳人才唱翠眉低」,又是因鷓鴣聲而發。佳人唱的,無疑是《山鷓鴣》詞,這是仿鷓鴣之聲而作的凄苦之調。閨中少婦面對落花、暮雨,思念遠行不歸的丈夫,情思難遣,唱一曲《山鷓鴣》吧,可是才輕抒歌喉,便難以自持了。詩人選擇遊子聞聲而淚下,佳人才唱而蹙眉兩個細節,又用「乍」、「才」兩個虛詞加以強調,有力地烘托出鷓鴣啼聲之哀怨。在詩人筆下,鷓鴣的啼鳴竟成了高樓少婦相思曲、天涯遊子斷腸歌了。在這裡,人之哀情和鳥之哀啼,虛實相生,各臻其妙;而又互為補充,相得益彰。   最後一聯:「相呼相應湘江闊,苦竹叢深日向西。」詩人筆墨更為渾成。「行不得也哥哥」聲聲在浩瀚的江面上迴響,是群群鷓鴣在低回飛鳴呢,抑或是佳人遊子一「唱」一「聞」在呼應?這是頗富想象的。「湘江闊」、「日向西」,使鷓鴣之聲越發凄唳,景象也越發幽冷。那些怕冷的鷓鴣忙於在苦竹叢中尋找暖窩,然而在江邊踽踽獨行的遊子,何時才能返回故鄉呢?終篇宕出遠神,言雖盡而意無窮,透出詩人那沉重的羈旅鄉思之愁。清代金聖嘆以為末句「深得比興之遺」(《聖嘆選批唐才子詩》),這是很有見地的。詩人緊緊把握住人和鷓鴣在感情上的聯繫,詠鷓鴣而重在傳神韻,使人和鷓鴣融為一體,構思精妙縝密,難怪世人譽之為「警絕」了。   湘江曲   (唐)張籍   湘水無潮秋水闊,湘中月落行人發。   送人發,送人歸,白蘋茫茫鷓鴣飛。   【簡析】   張籍的樂府詩,白居易曾有過「尤工樂府詩,舉代少其倫」的評價。他宦遊湖南時寫的《湘江曲》,更是語淺情深、看似平常然而奇崛的一首。   這首詩,寓新語于古風,寫來淺白輕靈而富於情韻。詩的首句先點染秋日湘江的景色。秋日湘江,無風無浪,放眼望去,更顯得江面開闊。七個字中出現兩個「水」字,這是詩詞中常見的「同字」手法。前一個「湘水」,點明送行的地點,后一個「秋水」,點明時令正是使離人多感的秋天,筆意輕捷而饒變化。聯繫全詩送別的情境理解,秋江的無潮正反襯出詩人心潮難平;秋江的開闊正反照出詩人心情的愁苦鬱結。次句「湘中月落行人發」,具體交代送行的時間,是玉兔已沉、晨光熹微的黎明時分。第一句著重寫空間,第二句著重寫時間,而且,次句開始的「湘中」和首句開始的「湘水」,「湘」字重複,不僅加濃了地方色彩的渲染,也加強了音韻的迴環往複之美。流利自然,是樂府詩的特色之一,而在句式上用了長短句,是獲得流利自然的藝術效果的一個重要因素。這首詩的後半首就是這樣。「送人發,送人歸」,以「頂針」格的修辭手法緊承第二句,前後連用三個「人」字,兩個「送」字,兩個「發」字,加強了詩的珠走泉流迴旋復沓的旋律,再加上「發」與「歸」的漸行漸遠的進層描寫,就對送別的意緒作了反覆其言的充分渲染。如果說,前面兩個七字句彈奏的還是平和舒緩的曲調,那麼,「送人發,送人歸」,則為變奏之聲,急管繁弦,就「凄凄不似向前聲」了。最後一句是寫斯人已去的情景。「白蘋茫茫」是江上所見,回應開篇對秋江的描寫,詩人佇立江邊遙望征帆遠去的情態,見於言外:「鷓鴣飛」是寫江邊所聞,和茫茫的白蘋動靜互映,那鷓鴣的「行不得也,哥哥」的啼鳴,仿佛更深微地傳達了詩人內心的離愁和悵惘。這種以景結情的落句,更給人以無窮的回味。   「絕妙江南曲,凄涼怨女詩。古風無敵手,新語是人知。」(姚合《贈張籍》)張籍這首詩,特別是他的那些優秀的樂府詩章,淺語皆有致,淡語皆有味,達到了語淺情深、平中見奇的藝術境界,因而為人們所傳唱。   菩薩蠻·書江西造口壁   辛棄疾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間多少行人淚。   西北望長安,可憐無數山。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   江晚正愁余,山深聞鷓鴣。   註釋     ⑴造口:即皂口,鎮名。在今江西省萬安縣西南60里處。   ⑵郁孤台:古台名,在今江西贛州市西南的賀蘭山上,因「隆阜郁然,孤起平地數丈」而得名   ⑶清江:贛江與袁江合流處舊稱清江。   ⑷長安:今陝西省西安市。為漢唐故都。此處代指京師。   ⑸可憐:可惜。   ⑹愁余:使我感到憂愁。   ⑺鷓鴣(zhè gū):鳥名,傳說它的叫聲像「行不得也哥哥」,啼聲凄苦。

譯詩

  郁孤台下這贛江清澈的流水,   水中有多少逃難行人的眼淚。   我從西北舉頭眺望故都長安,   但是可惜只見到無數的青山。   可青山怎能把滔滔江水擋住,   浩浩江水終於還是向東流去。   江邊日暮晚上我正滿懷愁緒,   聽到深山傳來鷓鴣凄慘啼聲。   賞析   辛棄疾此首《菩薩蠻》,用極高明之比興藝術,寫極深沉之愛國情思,無愧為詞中瑰寶。   詞題「書江西造口壁」,起寫郁孤台與清江。造口一名皂口 ,在江西萬安縣西南六十里(《萬安縣誌 》)。詞中的郁孤台在贛州城西北角(《嘉靖贛州府志圖 》),因「隆阜郁然,孤起平地數丈」得名。「唐李勉為虔州(即贛州)剌史時,登臨北望,慨然曰:『余雖不及子牟 ,而心在魏闕一也。』改郁孤為望闕。」(《方輿勝覽》)清江即贛江。章、貢二水抱贛州城而流 ,至郁孤台下匯為贛江北流,經造口、萬安、太和、吉州(治廬陵,今吉安)、隆興府(即洪州,今南昌市 ),入鄱陽湖注入長江。公元1175-1176年(淳熙二、三年)間,詞人提點江西刑獄,駐節贛州,書此詞于造口壁,當在此時。   南宋羅大經《鶴林玉露·辛幼安詞》條雲:「其題江西造口壁詞云云。蓋南渡之初,虜人追隆祐太后(哲宗孟后,高宗伯母)御舟至造口,不及而還,幼安因此起興 。」此一記載對體會此詞意蘊,實有重要意義。《宋史》高宗紀及后妃傳載:建炎三年(1129)八月 ,「會防秋迫,命劉寧止制置江浙,衛太后往洪州 ,騰康、劉珏權知三省樞密院事從行。閏八月,高宗亦離建康(今南京市)赴浙西。時金兵分兩路大舉南侵,十月,西路金兵自黃州(今湖北黃岡)渡江,直奔洪州追隆祐太后。「康、珏奉太後行次吉州,金人追急,太后乘舟夜行。」《三朝北盟會編》(建炎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載:「質明,至太和縣(去吉州八十里。《太和縣誌》),又進至萬安縣(去太和一百里。《萬安縣誌》),兵衛不滿百人,滕康、劉珏皆竄山谷中。金人追至太和縣,太后乃自萬安縣至皂口,舍舟而陸,遂幸虔州(去萬安凡二百四十里。《贛州府志》)。」《宋史·后妃傳》:「太后及潘妃以農夫肩輿而行。」《宋史·胡銓傳 》:「銓募鄉兵助官軍捍禦金兵 ,太后得脫幸虔。」史書所記金兵追至太和,與羅氏所記追至造口稍有不合。但羅氏為南宋廬陵人,又曾任江西撫州軍事推官,其所記信實與否,尚不妨存疑。況且金兵既至太和,其前鋒追至南一百六十里之造口,也未始無此可能。無論金兵是否追至造口,隆祐太后被追至造口時情勢危急,以致舍舟以農夫肩輿而行,此是鐵案,史無異辭。尤要者,應知隆祐其人並建炎年間形勢。當公元1127年(北宋靖康二年)金兵入汴擄徽欽二宗北去,北宋滅亡之際,隆祐以廢后倖免,垂簾聽政,迎立康王,是為高宗。有人請立皇太子,隆祐拒之。《宋史·后妃傳》記其言曰:「今強敵在外,我以婦人抱三歲小兒聽政,將何以令天下?」其告天下手詔曰:「雖舉族有北轅之恤,而敷天同左袒之心。」又曰:「漢家之厄十世,宜光武之中興;獻公之子九人,唯重耳之獨在。」《鶴林玉露·建炎登極》條雲:「事詞的切,讀之感動,蓋中興之一助也 。」陳寅恪《論再生緣》亦謂:「維繫人心,抵禦外侮」,「所以為當時及後世所傳誦。」故史稱隆祐:「國有事變,必此人當之 。」建炎三年,西路金兵窮追隆祐,東路金兵則渡江陷建康、臨安,高宗被迫浮舟海上。此誠南宋政權出存亡危急之秋。故當作者身臨造口,懷想隆祐被追至此,「因此感興 」,題詞于壁,實情理之所必然。羅氏所記大體可信,詞題六字即為本證。   「郁孤台下清江水。」起筆橫絕。由於漢字形、聲、義具體可感之特質,尤其郁(郁)有鬱勃、沉鬱之意,孤有巍巍獨立之感,郁孤台三字劈面便凸起一座郁然孤峙之高台。詞人調動此三字打頭陣,顯然有滿腔磅礴之激憤 ,勢不能不用此突兀之筆也。進而寫出台下之清江水。《萬安縣誌》雲:「贛水入萬安境,初落平廣,奔激響溜 。」寫出此一江激流,詞境遂從百余裡外之郁孤台,順勢收至眼前之造口。造口,詞境之核心也。故又縱筆寫出:「中間多少行人淚。」行人淚三字,直點造口當年事。詞人身臨隆祐太后被追之地,痛感建炎國脈如縷之危,憤金兵之猖狂,羞國恥之未雪,乃將滿懷之悲憤,化為此悲涼之句。在詞人之心魂中,此一江流水,竟為行人流不盡之傷心淚。行人淚意蘊深廣,不必專言隆祐。在建炎年間四海南奔之際,自中原至江淮而江南,不知有多少行人流下無數傷心淚呵。由此想來,便覺隆祐被追至造口,又正是那一存亡危急之秋之象徵。無疑此一江行人淚中,也有詞人之悲淚呵。「西北望長安,可憐無數山。」長安指汴京,西北望猶言直北望。詞人因回想隆祐被追而念及神州陸沉,獨立造口仰望汴京亦猶杜老之獨立夔州仰望長安。抬望眼,遙望長安,境界頓時無限高遠。然而,可惜有無數青山重重遮攔,望不見也,境界遂一變而為具有封閉式之意味,頓挫極有力。歇拍雖暗用李勉登郁孤台望闕之故事,卻寫出自己之滿懷忠憤。卓人月《詞統》雲:「忠憤之氣,拂拂指端。」極是。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贛江北流,此言東流,詞人寫胸懷,正不必拘泥。無數青山雖可遮住長安,但終究遮不住一江之水向東流。換頭是寫眼前景,若言有寄托,則似難以指實。若言無寄托,則遮不住與畢竟二語,又明顯帶有感情色彩。周濟《宋四家詞選》雲:「借水怨山。」可謂具眼。此詞句句不離山水。試體味遮不住三字,將青山周匝圍堵之感一筆推去,畢竟二字更見深沉有力。返觀上闋,清江水既為行人淚之象喻,則東流去之江水如有所喻,當喻祖國一方。無數青山,詞人既嘆其遮住長安,更道出其遮不住東流,則其所喻當指敵人。在詞人潛伏意識中,當並指投降派。「東流去」三字尤可體味。《尚書·禹貢》雲:「江漢朝宗于海。」在中國文化傳統中,江河行地與日月經天同為「天行健」之體現,故「君子以自強不息」(《息·繫辭》)。杜老《長江二首》雲:「朝宗人共挹,盜賊爾誰尊?」「浩浩終不息,乃知東極深。眾流歸海意,萬國奉君心。」故必言寄托,則換頭托意,當以江水東流喻正義所向也。然而時局並不樂觀,詞人心情並不輕鬆。「江晚正愁余,山深聞鷓鴣。」詞情詞境又作一大頓挫。江晚山深,此一暮色蒼茫又具封閉式意味之境界,無異為詞人沉鬱苦悶之孤懷寫照,而暗應合上闋開頭之郁孤台意象。正愁余,語本《楚辭·九歌·湘夫人 》:「目眇眇兮愁予。」楚騷哀怨要眇之色調,愈添意境沉鬱凄迷之氛圍。更哪堪聞亂山深處鷓鴣聲聲:「行不得也哥哥」。《禽經》張華注:「鷓鴣飛必南向,其志懷南,不徂北也。」白居易《山鷓鴣》:「啼到曉,唯能愁北人,南人慣聞如不聞。」鷓鴣聲聲,其呼喚詞人莫忘南歸之懷抱耶?抑鉤起其志業未就之忠憤耶?或如山那畔中原父老同胞之哀告耶?實難作一指實。但結筆寫出一懷愁苦則可斷言。而此一懷愁苦,實朝廷一味妥協,中原久未光復有以致之,亦可斷言。一結悲涼無已。   梁啟超雲:「《菩薩蠻 》如此大聲鏜鞳,未曾有也。」(《藝蘅館詞選》)此詞發抒對建炎年間國事艱危之沉痛追懷,對靖康以來失去國土之深情縈念,故此一慣用已久陶寫兒女柔情之小令,竟為南宋愛國精神深沉凝聚之絕唱。詞中運用比興手法,以眼前景道心上事,達到比興傳統意內言外之極高境界。其眼前景不過是清江水、無數山,心上事則包舉家國之悲今昔之感種種意念,而一併托諸眼前景寫出。顯有寄托,又難以一一指實。但其主要寓托則可體認,其一懷襟抱亦可領會。此種以全幅意境寓寫整個襟抱、運用比興寄托又未必一一指實之藝術造詣,實為中國美學理想之一體現。全詞一片神行又潛氣內轉,兼有神理高絕與沉鬱頓挫之美,在詞史上完全可與李太白同調詞相媲美。

名句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聞鷓鴣    辛棄疾的畢生志願就是要北伐中原,恢復大宋江南的統一。他有將相之才而無從施展,不管何時何地,無論所見所聞,種種物象,都會激發他的報國之志和悲憤之情。公元1129年(建炎三年),金兵南侵,直入江西,隆裕太后在造口棄船登陸,逃往贛州。四十七年後,辛棄疾途經造口,想起從前金兵肆虐、人民受苦的情景,不禁憂傷滿懷。況且中原仍未收復,舉頭眺望,視線卻被青山遮斷;但浩浩蕩盪的江水衝破重重阻礙,奔騰向前。這既是眼前實景,又暗喻自己百折不回的意志,也增強了他爭取最後勝利的信心。但一想到南歸后的遭遇,又愁上心頭,而那「行不得也哥哥」的鷓鴣啼聲,更使他愁上加愁。全詞一波三折,極盡迴環宛曲之美;善於運用比興手法,筆筆言山水,處處有興寄。

民間樂器

  女真民族民間樂器,因長伴奏於《鷓鴣》曲,故名。與宋遼時期宮廷樂隊所用「官笛」相似。是一種低音調樂器,有七個按音口,能吹出九個音和四個變音,可以轉調演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