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

来源:www.uuuwell.com

   

人性就是在一定社會制度和一定歷史條件下形成的人的本性。 故而本性,並非是一直停留在「人之初,性本善」的,而是與受所處社會環境影響的。 人性是從根本上決定並解釋著人類行為的那些人類天性。

  

詞語解釋

基本信息

  【詞目】:人性   【拼音】:rén xìng   【英譯】:human nature; humanity; normal human feelings; flesh and blood

基本解釋

  1. [humanity]∶指在一定的社會制度和歷史條件下形成的人的品性   2. [normal human feeling nature]∶人所具有的正常的感情和理智   3. 人性是人的本性的簡稱。從分類學角度講是人類獨有的本性特點,可用以區別其他事物。   從統計學角度講是人類共有的本性特點。

詳細解釋

  1. 人的本性。   《孟子·告子上》:「人性之無分於善不善也,猶水之無分於東西也。」   宋 歐陽修《誨學說》:「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學不知義……人性因物而遷,不學則舍君子而為小人,可不念哉。」   魯迅《華蓋集·這個與那個》:「然而人性豈真能如道家所說的那樣恬淡;欲得的卻多。」   2. 猶人情。指禮節應酬等習俗。   唐 玄奘《大唐西域記·跋祿迦國》:「土宜氣序,人性風俗,文字法則,同 屈支國。」   3. 猶人情。恩惠;情誼。   《西遊記》第十四回:「 行者 笑道:『那是 唐僧 不識人性。有幾個毛賊剪徑,是我將他打死, 唐僧就緒緒叨叨,說了我若乾的不是。』」   4. 猶人情。人們所具有的正常情感理性。   蕭紅《永久的憧憬和追求》:「父親常常為著貪婪而失掉了人性。」 楊朔《印度情思》:「 赭堡 還有象,更通人性。」

基本概念

  人性 ,顧名思義指只有人才具備的特性,即該特性可以用於區別于其他事物(包括動物、植物)而為人所獨有的特性。例如:能夠使用利用言語、文字、音樂、或其他工具彼此交流,能夠獨立思考感悟,能夠有所創造、能夠彼此團結協作,能夠近憂遠慮、能夠認識客觀世界並有能力改造客觀事物等一些只有人才具有的特性,因為這些特性是其他動物、植物所不具備的。如果一種特性是人和動物所共有的,那些特性不能算是人性,只能算是動物性,例如:繁衍、覓食、恐懼、趨利避害等,即如果一種特性不是人類獨有的,則那樣特性就不是人性。人來源於動物,所以人性是以動物性為基礎的,但比起動物性,人性是人所獨有的更高一個界別的特性。

1、哲學定義

  馬克思給出的定義是「人的本質不是單個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現實性上,它是一切社會關係的總和」(《馬恩選集第一卷》中共中央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著作編譯局,1995年6月第2版第56頁)。

2、一般定義

  人性,是目的與智慧的統一體,是運用自身智慧以實現自身目的的過程。藝術批評的任務,就是到作品中去發現、命名這樣的人性概念。

3、最新定義

  人性:就是人的性質。(性格就是人性決定的人格   東方古語云:「積行成習,積習成性,積性成命" ,西方也有名言:「播下一個行為,收穫一種習慣;播下一種習慣,收穫一種性格;播下一種性格,收穫一種命運。」可見對性格形成的看法都一樣,那麼什麼是性格?河南學者堯穀子在18型人格理論中指出認為人的性格就是人性決定的人格。性格是人格的表現。   性而需,需而求,求而哲,哲而格,格而行,行而習,習而性。性質決定需求,需求決定追求,追求決定哲學,哲學決定性格,性格決定行為,行為決定習慣,習慣決定性質,如此循環往複,終成定格,此乃人格。環境的因素之外,這就是人格的形成的過程。   那麼人性如何決定人格呢?下面他從三個方面解釋一下:   一:人性的內容結構   從空間的結構上講,人性的內容包含行為、形體、情感、精神認知、目的、歷史和未來八個層面。在時間的作用下,行為決定關係,形體造就特徵,情感影響態度,精神成就氣質,認知左右能力,目的決定計劃,歷史帶來經驗,未來設定理想,從而人性的內容可以概括為行為關係、形體特徵、情感態度、精神氣質、認知能力、目的計劃、歷史經驗和未來理想八大類。   二、人性的質   相對均衡主義認為,事物的變化發展有失衡型、離衡型(發散型)、趨衡型(集中型)、均衡型四種相對均衡類型。這是從事物的變化關係講,從事物發展的程度講,這四種類型表現為低,較低,較高,高。任何事物包含四種狀態,人性的十個層面,每一個層麵包含四個質的不同的特點,行為可分為積極、較積極、較消極和消極性;形體可分為美、較美和較醜醜以及健康、較健康和較差差;情感可分為熱情、平易、冷漠、冷淡;認知可分為優、良、中差;精神可分為堅韌、堅強、脆弱和懦弱;目的可分為明確、較明確、較不明確和不明確,歷史有至善,未來存至美。每層依據標準不同劃分不同的質,因此,描述人的質的詞語非常之多,比如聰明伶俐,善解人意,風趣幽默,思想開放,積極進取等等。   三、性質決定需求,需求決定追求,追求決定哲學,哲學決定性格,循環至人格的圖表。   
人性內容人生追求人生哲學人性·性格人格類型人性需求
開發發展個人主義開放(開髮型發展需求
目的計劃完美唯美主義原則性?、不易妥協(完美型)自我實現
研究真理理性主義較真(研究型)成就需求
認知能力知識科學主義溫文儒雅 、有學問(知識型)成就需求
成就成就實用主義自信活力充沛(成就型)成就需求
精神氣質權力意志主義具攻擊性、自我中心 (領導型)權力需求
藝術浪漫浪漫主義追求獨特易憂鬱、妒忌(藝術型)尊重、親和需求
情感態度人道主義溫和友善、隨和(給予型)親和需求
物質物質物質主義快樂熱心 、不停活動(享樂型)生理,安全需求
身體特徵安全存在主義現實,傳統(現實型)安全需求
疑惑真實批判主義忠誠 、警覺 、謹慎(疑惑型)安全需求
行為關係和平和平主義溫和友善 、忍耐、隨和(和平型)行為需求
歷史經驗經驗經驗主義傳統、保守(經驗型)時間需求
未來理想理想理想主義有大志(理想型)時間需求
(先驗型)至善先驗主義先天就有(先驗型)時間需求
(超理想型)至美共產主義以後存在(超理想型)時間需求
多面人性多重結構、解構主義多個特點多元人格多面需求

相關詞條

1. 人學

  基本概念:人學是關於人的存在、本質及其產生、運動、發展、變化規律的新興科學。人學首先以人自身為研究對象,並將人納入自然界和宇宙之中予以通觀。人是肉體和精神的物質辯證統一體。精神的實質也是物質。人與自然界物質存在形態在根本上是一致的。人與宇宙在本質上是統一的。人生的意義和價值存在於為他人、為社會、為人類做出的貢獻之中。正確的宇宙觀、人生觀價值觀、時空觀和發展觀的確立,將會使人走上真正徹底自由和解放的道路。在研究實質上,人學,是橫跨社會學、心理學、人類學的邊緣學科。是對人類的社會屬性、生理、心理屬性和綜合特點及其發生、發展變化規律,進行綜合研究的科學。狹義人學是一門綜合性的人文社會科學,它主要以人性(人的本質)、人生意義及人的行為準則為思考對象,是以人性論為核心,兼含人生觀(人生價值論和行為準則論)、人治論(自治修養論和他治的政治論)、人的社會理想論而構成的一個有機思想體系。

2. 人學家

  人學家是一個修養人格及其生態的人。泛指專門從事人學研究的人,即對人的存在、本質及其產生、運動、發展、變化規律的人員。特指對「人格及其生態的上升工程」作出學術研究和社會實踐貢獻的人員。每個人都應該看重人學,因為追求研究人學的人不僅是愛人的表現,而且是具有高超愛情的人。人來到世界上就是為了人格及其生態的不斷上升,以實現文明及其幸福的目的。人的偉大本質上是人格的偉大,相反,人的醜陋本質上是人格的污穢。具有偉大人格的人會不斷的服務和增加生態的美善,而具有醜惡人格的人會不斷的破壞和增加生態的醜惡,要使人人成為人學學者,用真理及善良及美好的方式給他人和自己關愛,彼此示範審美觀念和文化現象的傳承、發展、糅合和分化過程中所產生的生活方式思維方式,是人類為世界文明及其幸福而天天努力,直到人格及其生態的上升。人人都將人格及其生態的上升作為使命,隨處宣講,為不愛我的人服務,為愛我的人服務,為我愛的人服務,為人類文藝復興服務,將人的發現和上升進行徹底。那些藉人格及其生態上升的人,接受了大我的邀請及自由地予以回應的人,也受了大我愛的驅使,到世界各處去傳播文明及其幸福的人學理論與方法。人學是真、善、美的寶庫。由人類代代相傳,從人的良心表達出來,為所有立志上升人格及其生態的人展現出來,一方面指示信念,一方面激發情感,並在文明及其幸福中加以詩歌讚頌般的慶祝。

心理學對人性的研究

  人性是指人與生俱來的的本質屬性。人的本性不只一種,且一定的行為必然有其相應的本性作為其根本。人的行為按其動機與行為目標的統一程度可分為潛意識行為、意志行為和娛樂消遣行為三種。

潛意識行為的人性所在

  潛意識行為是指人們總想去做、總喜歡去做,卻不知道為什麼會做的那些行為。弗洛伊德認為伊德是指人格最原始的與生俱來的潛意識的部分,伊德(本我)是人們的攻擊性需求(或說是對強勢的追求)與性的需求,具有強大的非理性的心理能量。弗洛伊德認為人的這兩項本性往往被自我(行為可能性認知)與超我(行為應該性認識)所控制所壓抑,從而被迫XX潛意識。這也就是說:弗洛伊德認為:潛意識行為的本性來源在於人們被壓抑的性與攻擊性需求。

意志行為的人性所在

  意志行為是人們具有明確動機與目標的行為。弗洛伊德作受其理論以精神分析為目標的限止,對人們很多行為控制與壓抑是主動為之(意志行為)的現象,在其理論闡述中沒有述及。即使作為管理心理學理論的馬斯洛的需要層次理論,雖然研究的目的是在於對人們行為的管理與控制,但其又認為高層次的精神需求(如自我實現需要、受尊重需求)要以其生理需求滿足為前提條件。這樣,作為弗洛伊德的心理分析學理論還是馬斯洛的需要層次理論都沒能或不能解釋很多現象:如紅軍長征、司馬遷寫《史記》、曹雪芹著《紅樓夢》等,在艱難困苦、甚至饑寒交加狀況下仍能不屈不撓的追求與行為。   顯然相對於人們的意志行為,還有比弗洛伊德所描述的伊德、馬斯洛所描述的生理需求,更強大的心理動能存在(即使是這種心理動能時常會受潛意識影響)。在意志行為中心理動能最強大的表現是人們在各種世界觀與價值觀基礎上,對生命生存乃至人類世界存在意義的意識,這也就是自我所自尊、尊重、尊崇的意識,亦可稱之為人們意志行為的本性所在。正是由於人們有了這些因不同社會影響而具有的個性化的自尊尊崇意識,個體才會將各種外界事物在自己心目中進行重要性的評價與配置,進而才會出現在同一條件下針對同一目標事物各人會呈現出輕重不一的關注與推崇。也許有人會說:嬰兒在生下來時其就會吃奶就會尋求食物,難道這不能證明人們的本性就是生理需求嗎?但實際上嬰兒在其出生時其本性雖然是生理需求,但隨著成長使其知識能力的積累越來越多、生存生活的經驗越來越豐富時,其自尊與尊崇的本性就會隨著其所受社會影響越來越趨向于個性化。否則我們就不可理解很多自願進行社會活動,特別是環境保護的人士如《獅子與我》的作者喬伊·亞當森,為什麼會那樣不顧艱難困苦,甚至付出自身金錢與生命的代價去進行一些動植物的保護活動。

娛樂消遣行為的人性所在

  娛樂消遣行為是指人們有明確動機但卻無明確目標的行為,即是指那些總是想去做但卻不在乎甚至不知道怎麼做以及會做到什麼程度的行為。比如一個人具有娛樂休閑動機時,如果他自己覺得看電影、看電視、跳舞等目標都能滿足這個動機,那麼他對娛樂消遣目標的選擇只有隨意性,而沒有必須性。娛樂消遣行為按照其不同的娛樂消遣性質,可分為尋求美感的欣賞行為和尋求刺激的消遣行為兩種。娛樂消遣心態表現為XX、情調和愛好三個方面統一協調性,例如集郵就是人們對郵票知識內容的XX,觀賞郵票的情調以及對精美郵票的愛好相互統一一致地組成的。   娛樂消遣行為簡單地說也就是所謂「玩」的過程,是一種對自身乃至外界各種事物發展變化進行研習與欣賞的過程。它包括各種非職業性的主動參與的體育競賽活動、繪畫、唱歌以及看電影、看演唱會、看表演、對大自然的漫遊等等。「玩」對動物生物的學習進化具有積極推動的意義,在動物進化生長過程中動物靠玩樂來鍛練、學習與顯示自己,動物在玩樂中不斷地試驗、發現並進而發掘、發展自己的潛能,輔助實現著動物的成長進化乃至最後的分化。就如貓科動物之所以會分化為貓、獅子、老虎、豹子等不僅是自然選擇的結果,而且也是各種貓科動物通過自然選擇與玩樂感覺到自己能力的成長與局限性,並將這種經驗遺傳下來的結果。所以說:娛樂消遣行為的本性在於人類的好奇心與學習。   大多數狀況下,意志行為、潛意識行為和娛樂消遣行為互相間是具有制約牽制的作用,所以個體的意志行為又往往是一個克服潛意識和娛樂消遣意識的過程。例如個體在工作中,如果明確的工作意識是搞好工作,就不得不壓抑著受領導批評后想找出氣筒的盲目投XX心理和急於去看球賽的娛樂消遣心理(其中娛樂消遣動機是驕傲心態的來源,潛意識是焦躁心態的來源)。

關於人性的一些觀點

  那麼多大學問家對人性都未能給出一個公認的答案,以我等之能當然更是望塵莫及;可既然已經有那麼多答案,再來一個嘗試又有何妨?我探討人性的目的在於:如何更好地解釋、激發、引導、組織人類行為,如何更好地實現人類存在。由此,我便不管別人對人性是怎樣理解的,只是按照下面的含義來界定人性:人性就是從根本上決定並解釋著人類行為的那些固定不變的人類天性。顯然,這種人性具有對人類的普遍適用性,並在深層制約著人類行為。此種人性,與其叫做人性,倒不如稱作「人類的天然法則」更為確切。

人性存在嗎

  (一)同類是否有其共同的本性?此種本性是否是抽象的、普遍的?   對此,人們可能永遠也難達成一致的認識,但我的理解則是:同類的確有其共同的本性,這種本性是普遍的,卻不是抽象的。正是這種普遍的本性,制約著它們「選擇」其生存的方式。   放眼看來,歷史、現實乃至將來的每個具體的個人、團體、階級、民族、國家等等,無一不表現出它們各自的特點。既然如此,怎麼會存在一個制約他們行為的普遍人性呢?看起來好像很荒謬。   可是,如果你只關注參天大樹的樹葉,你就不會發現樹葉長在樹枝上;如果你只看到某個樹枝,你就不會發現樹枝之後的大樹枝。只有順葉尋枝、順枝尋干,你才能最終發現:原來都源自樹榦。再推而廣之,原來都來自樹根、來自大地、來自銀河系、來自宇宙……   如果用研究宇宙的方法以及由此獲得的知識來研究樹葉,的確很可笑;然而,如果只看到樹葉卻否認它們都源自樹榦,同樣可笑。研究哲學的人不可能用他們的哲學知識研製出高性能電腦;但研究電腦的人也不應否定哲學研究的必要。蓋目的、角度使然。   不同的觀察角度、研究目的,不但是必須的,也是應該的;但用此種角度、目的來否定另種角度、目的,用此種角度、目的得出的結論來否認另種角度、目的得出的結論,則是荒謬的。   問題的關鍵在於:針對不同的、必要的目的,選擇合適的研究方式和角度。   (二)人類是否存在上述理解的普遍人性呢?是。   馬克思主義雖承認人性的存在,但否認存在普遍抽象的人性:只有從人的社會性和階級性出發,才能得出對人性的正確解釋,並由此斷言,在階級社會中沒有超階級的人性。   我則以為,不同的階級確存在不同的行為特徵、價值觀、乃至信仰等等,如果我們僅從這個層次考察人性,則人性必然因其階級性而已,由此,這種層面上的抽象人性的確不會存在。可是,如果再深究幾步,從更原始的地方尋找:難道這些表現為不同階級性的人性就不存在某些共性嗎?一個淺顯的道理是:任何存在物,只要作為類而存在,總會具備某種共性的東西。人既然作為類而存在,那麼,它必然存在共性,而且,在這些共性中,總有某些或某個主要方面在根本上主要地決定著人類行為,從而構成可被稱作人性的東西。由此我以為,普遍人性的確存在。   千姿百態的世間萬物都有它們的原始基礎,活脫脫的社會意識都最終受制于社會存在,作為同類的人,難道就不存在一個共同的人性嗎?

人性是什麼

  讓我們按以下思路來探討:   先來考察物(包括除人之外的低級動物)是否有性。我認為是有的:物雖無靈卻有其性,物之性(物性)就在於「求我生存」。一個簡單的邏輯是:存在物的本性如果是為了不存在,那麼這種存在又是如何「存在」出來的呢?為何鮮花芳草不生長在沙漠?為何蒼蠅要長那樣的眼睛?為何「兔子不吃窩邊草」?為何狐狸要吃雞、老虎要吃人?為何……窮究而論,全在於它們要求生存。物的這種「求我生存」的性質就這樣內含在萬種生物之中了,它是物類固定不變的天性,並從根本上決定、解釋著物類「行為」。所以,物性就是求我生存。   人是從物梯次進化而來的,此種簡單的事實決定了:人性必然與物性有相通之處,因此,人性應當與「求我生存」相關聯。然而,那個代表著物性全部內容的「求我生存」,對人來講卻遠遠不夠了,因為人與物有著本質的不同。   前面我曾經探討過,從本質存在意義上看,人就是一種能動之物(此「物」以肉體組織作為表現形式);人與物的最本質區別就在於人的能動(人與生俱來併為其所獨有的那種具有明確目的的創造性精神)。由此決定了:人類固然要追求生存以實現其肉體組織的存在,但它同樣要追求精神實現以實現其能動的存在;而且,隨著人類的不斷進化,與表現為肉體的物質存在相比,實現和佔有人類的能動本能將日益重要,甚至會成為「全面佔有人在」的主要方面。既然如此,單純一個 「求我生存」 (它只能滿足人類肉體需要)非但不足以說明人性的全部,而且,隨人類的發展及其生存條件的逐步改善,它在人性中的份量必將日益減小。舉個例子:你讓豬吃飽喝足了它就睡覺,人呢?你讓人吃飽喝足了他就去「老老實實」地睡覺嗎?   那麼,「全面佔有人類本質存在」的具體要求是什麼呢?就是人的能動本能和肉體組織同時得以協調地實現,甚至就是簡單的「物質和精神產品極大豐富」。   首先,肉體組織的實現相對簡明一些,只要具備足夠的生存和延續條件就夠了(附議:告子的「食色性也」竟然令孟子也無力反駁,我卻可以不自量力地告訴他:食色的確是人性,但不是人性的全部)。   其次,要全面實現表現為精神的能動,則相對複雜些,因為它需要兩方麵條件:其一,能動首先是一種待滿足的精神,需要資其享用的產品。例如,你沒有給音樂愛好者提供美妙的音樂,他就不會滿足。其二,能動更是一種創造精神,它需要可以施展創造的環境。例如,你給創作者設置很多條條框框,他也不會滿足。   上述兩個方面以及能動實現的兩個方面,都是相互關聯的:沒有生存及其延續,則沒有能動,而能動的發揮又給生存及其延續創造更好的條件;沒有良好的能動環境,就不會有豐厚的精神產品,而精神產品的豐厚又可為能動的發揮創造條件。唯有將它們配套協調地創造出來,才能健康地發展人類自身。   如果用「幸福」一詞來表達人在所自然產生的這種雙重需要,那麼,我們就可以說:   人性是什麼?答曰:求我幸福。   就這麼簡單嗎?就這麼簡單。這樣一個簡單的「求我幸福」,恰恰是人類固定不變的天性,並從根本上決定、解釋著人類行為。所以我們說,它就是人性。甚至可以說,「求我幸福」這條人性法則不但支配著迄今的人類史,將來依然如此。   也許,在很多人看來,這樣的解答太過淺顯。但細而究之,它實際上蘊含著十分豐富的內容。讓我們來看。

人性和人在

  人和物的本質性存在(我們分別稱之為「人在」和「物在」),與人性、物性之間有著什麼關聯呢?   存在之物必然會求其存在的持續,這就是物性;同理,存在之人也必然會求其存在更加美好地持續,這就是人性。所以,人性、物性不過是人在和物在的外在表現和必然要求而已。   從另個角度看,如果沒有那種「求我生存」的物性,存在之物如何得以存在呢?又如何保證它們的持續存在?同理,如果沒有那種「求我幸福」的人性,人類也無法存在、無法持續存在、無法更好地存在。因此,人性、物性又是人在、物在的存在基礎。   如果非要追究人在和人性、物在和物性誰先誰后,我想是不能得出答案的,因為這樣的追究本身就是不成立的;因為性和在,渾然一體地統一存在於每個存在物之中:如果我們從存在角度考察自然萬物(包括人類),我們看到的便是「在」;如果我們從自然萬物怎能存在、如何存在的角度來考察,我們看到的便是「性」。出發點不同而已。   如果認為「在」只是一種對存在的體認,那麼,「性」就是存在之所以「存在」的法則。

人性和能動

  正是這個能動,使得人類為求其幸福可以向自然界去「要」。「要」,主要有兩種表現:一是通過利用工具、創造工具、發現和利用自然界的客觀規律,提高他們的勞動能力。二是它不但可以把人類組織起來,而且可以使他們的組織變得日益完善,以取得更大的組織效果。   正是這個能動,使得人類天然地具備了那種組織能力。能動的本能,不但使得人異於物、人性異於物性,更使得人性的實現異於物性的實現。試看:

自在人性和自為人性

  我們必須注意到,人的社會性雖不能當作人性,卻會給人性以影響。人類組成社會之後,個體幸福必然與他人、群體幸福並存。既然每個人都是求我幸福,不同個體的幸福存在矛盾就使必然的可能。此時,求我幸福這種不變的、普遍意義上的、頗有抽象色彩和超驗味道的自在人性,將有著無限豐富的自然演變,其結果便是自為人性。   (一)當人類面臨異類時,求我幸福表現為「求我類幸福」;當一國面臨另國時,求我幸福表現為「求我國幸福」;當一族面臨另族時,求我幸福表現為「求我族幸福」;當一階級面臨另階級時,求我幸福表現為「求我階級幸福」;當一團體面臨另團體時,求我幸福表現為「求我團體幸福」;當一家庭面臨另家庭時,求我幸福表現為「求我家庭幸福」;……最終,當本人面臨他人時,求我幸福才表現為「求己幸福」。   從此意義上講,抽象意義上的全人類幸福如果存在,其根本基礎在於每個人類個體的自我幸福;超階級的人類之愛如果存在,其根本基礎在於人類的自我之愛。   如果我們換個角度看,正是這種存在於每個人類個體的自我幸福和自我之愛,才會產生更廣範圍、更高層次的人類幸福和人類之愛。   (二)其次,人類組成社會後,由於需求與可能之間存在矛盾,每個「求我幸福」的行為之間,便必然會存在矛盾、衝突。因此,自在人性為了實現自身,便不得不採取不同的實現形式,而能動本能又使人類有能力來完成這種對人性的影響。它在理論上有足夠的能力來改變自在人性的表現形式:   其一,它可以使人類認識到,只有付出勞動、創造財富、求得他人幸福和社會的共同幸福,才能更好地實現個人幸福;可以使人類為了實現自我而首先放棄自我、為了「為己」而首先「為人」。   其二,它可以創造出巨大的精神力量和物質財富,從而改變人類的幸福觀,可以使同樣的人性表現出不同的人格:既可以使「自在人性」得到良性引導,造就出「先人後己、先公后私、殺身成仁、捨生取義」等高尚人格;也可以使「自在人性」肆意張揚到它的極端,造就出「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損人利己、見利忘義」等低劣敗類。   其三,它可以創造出巨大的社會強制力量,把人性強力約束在人類組織許可的範圍之內。   (三)自為人性的上述表現形式告訴我們:   1.儘管求我幸福的自在人性使人類行為動機從根本上定位在個體和局部利益上,但通過人類能動的疏導,卻可造就出良性的「自為人性」,從而使人類做出有利於他們整體的合理行為。   2.儘管人類能動可以造就表現為高尚人格的自為人性,而且,從價值意義上講,這樣的自為人性自然最有利於社會運作。但是,人類卻不能把它當作社會賴以運作的基礎,這是因為:首先,自為人性源於自在人性,而自在人性又定位在「為我」之上;其次,能動固然可以造就出表現為高尚人格的自為人性,但同樣也可能造就出相反方向的自為人性。   3.求我幸福是自在人性的自然表現,它無所謂善惡,或曰,它既可造就「善」、亦可造就「惡」,完全在於人的能動本能如何疏導它。這種人性實現的客觀邏輯,既為能動提供了無限廣闊的活動空間、提供了可以創造輝煌的無限機遇,也給它犯下各種錯誤準備了形形色色的陷阱。   至此我們足以看到:能動,使人從「自在之物」變為「自為之物」,使人在有別於物在、使人性有別於物性;但它的作用更在於:使人性的實現方式有別於物性的實現方式。   (四)由此,我便常常慨嘆大自然的精妙:她使得世間萬物按照她的安排自在地運行,總能保持一種精妙的均衡。   我又常常慨嘆大自然的吝嗇:一方面,她賦予人類以足夠的能力,把他們造就成一種「自為之物」,使他們運用自己的能力創造出輝煌的成就;可另一方面,她又沒有賦予人類以足夠的能力,致使他們總不能處理好他們所創造出來的、「自為」的東西:人類如何才能更好地組織他們的行為呢?   自然的選擇總是那樣的合理:自然無為而已。人類的創造卻總非那樣合理:他們創造了巨大的物質財富,卻帶來了大自然的報復;他們創製了各色的精神財富,卻也設下了形形色色的精神陷阱;他們設置了精緻的社會制度,卻也帶來了社會對個體的壓迫;……人類的社會總是在異化,總是那樣地處在沉醉狀態。   也許,聖經的原罪說,真的包含著深刻的寓意。   (五)但我同樣堅信人的能動:既然人類能破壞自然,也應能修復自然;既然人類使他們的組織出現異化,也應能克服這種異化。我們應當為此目標而努力,今代、後代、一代一代、直至人類的毀滅,總應為此而努力。   我之考察人在、我之考察人性、我之思考、我之努力,儘管十分弱力、乃至充滿荒謬,根本目標卻在於此。   (六)綜而論之:   當著自在人性要用具體的方式實現自身的時候,當著自在人性為了實現自身而使人類組成社會以後,存在意義上的「自在人性」則會必然地演化為內容豐富的、現實意義上的「自為人性」:   首先,自在人性在其具體實現過程中,自然會演變出更加豐富的內容。   其次,自在人性在其具體實現過程中,不得不必然地演變為不同的具體形式。這種「不得不」雖然是種「無奈」,但這種「無奈」同樣是人性的本然要求,因為唯有用這些不同的具體形式才能實現自在人性本身。   可見,就象人的能動必然會轉化為社會能動一樣,存在意義上的自在人性也必然轉化為現實意義上的自為人性。自為人性其實包括兩個內容:一是自在人性的本然表現,二是能動本能對自在人性現實表現的影響。

人性的實現

  (一)人性,是不依人的主觀意志而轉移的:能動的力量雖然強大,但絕對沒有強大到顛覆人性的程度,因為能動正是造成那種人性的力量之一(沒有了能動,人則成了物,人性也就成了物性)。   人性,其實就是人在的自然要求:只有通過人性才能最直接、最完滿地實現人在;反過來,人性如果得以足夠伸張,人在必然會得以順利佔有和實現。   那麼,如何更好地實現人性呢?   物性的實現,主要是依靠物自身在自然界的選擇和尋找來完成的,這是自然界的規律。例如,芳草自然不會選擇沙漠,老虎餓了就去找食。   人性的實現則複雜化了,根本原因在於,人是一種能動之物:他固然可以通過到自然界去選擇和尋找來求得幸福,還可以通過自身能動本能的發揮,創造出自身的幸福來;而且,隨著人類的不斷發展,人性的實現越來越依靠後者,乃至到了今天,我們幾乎都忘記了前種途徑的存在。既然人類更多地依靠創造來求幸福,那麼,如何創造?如何組織這種創造才能更有利於求幸福呢?這就是前面所說的第三個問題:如何才能使人類更好地組織在一起。這也是我們做這種探討的根本目的。   我強烈地認識到,一個社會所推崇的目標(不是統治階級標榜的、而是全社會成員身體力行的目標)對其運作效果會產生多麼巨大的影響。一個社會的實際奮鬥目標與合理目標之間的吻合度,將直接決定著社會要素協調的性質和水平。那麼,這個合理目標應當是什麼呢?答曰:   求我幸福。因為:人是一種能動之物,人性就是「求我幸福」;人類組織起社會絕不是目的本身,而只是實現 「人性」、進而實現「人在」的手段。任何一個社會如果不把那個目標當作它的目標,就有悖於人性,就有悖于「人在」的完滿佔有和實現。任何一個社會都應當以「求我幸福」作為唯一的合理目標,否則,必然帶來社會異化。   (二)「求我幸福」,這個唯一的合理目標,必然要通過某種手段來實現;而這個手段,又可能成為下一層次的目標。例如:迄今為止,人類為「求我幸福」,便要採取「發展物質和精神生產」這樣的手段;而為了物質和精神生產,便要採取手段「組織好物質和精神生產活動」這樣的手段;進而,為了組織好物質和精神生產活動,便要採取「建立社會制度」這樣的手段;依次類推。人類的整個奮鬥活動,就這樣由一個「目標手段鏈」構成了。小到每個個體的行為,大到一國的國家行為,都可以用這個「目標手段鏈」來分析。   我們注意到,在人類奮鬥的這個「目標手段鏈」中,卻存在著目標與手段之間的不協調。此種不協調是帶來眾多現實問題的根本原因。如何使每個層次的目標與手段之間充分協調起來,當是全人類面臨的共同課題。   (三)我們現在最關心的問題是第三層次中存在的不協調:如何建構、運作我們的社會制度,才能更好地組織好人類的物質和精神生產活動?而其中的核心問題就在於:如何才能更好地組織好人類的行為。我曾經作過一個不太準確的比喻:一旦你解決了這個問題,就好比你擁有了一匹千里馬。餘下的問題僅在於:練習騎馬本領、尋找合理的目標方向。   那麼,如何才能組織好人類的行為呢?這實在是一個讓我們感到力不從心的問題。不過,我卻以為,以上對「人在」、「人性」等問題的探討,可以為我們解決這個問題提供一個可資利用的思路或方式:社會運作的根本任務就在於,順應「自在人性」的本然要求,充分發揮人類的能動力量,塑造健康的「自為人性」

幸福學定義

  人性當然是指人與其他一般動物在本性方面的區別,也就說人性是人應該所具有,但一般動物所沒有的本性。那麼這個本性又是什麼呢?   人的本性是不滿足,不滿足是指人們都不甘寂寞,不滿足於現狀,都希望我或者我們的人或事物更好。其中人們「都希望我或者我們的人或事物更好」的本性意識就是感情。   感情有大感情和小感情之分。大感情是相對於小感情而言,在更大的範圍內「希望我或者我們的人或者事物更好」,也就是在「大我」的範圍內,「希望我或者我們的人或者事物更好」;相反,小感情是相對於大感情而言,在更小的範圍內「希望我或者我們的人或者事物更好」,也就是在「小我」的範圍內,「希望我或者我們的人或者事物更好」;相對而言,人可以具有大感情,而一般動物卻只有小感情。   比如,人可以對家人有感情,也可以對親戚、鄰居和朋友有感情,也可以對家鄉和祖國有感情,也可以對所有生物和動物有感情,而一般動物呢,比如狗只對自己哺育的孩子,以及自己的主人有感情。顯然,人性在本性意識上的表現就是人類所可以和應該具有的大感情。

人性(17張)   那麼大感情所表現出來的行為又是什麼呢?是大愛的行為。什麼是愛?愛就是由感情意識所表產生的,人們渴求為我或者我們的人或事物無償付出一些或全部自己所有的意識或行為。顯然,愛的意識就是愛心,就是感情。   「愛」是一個知行合一的詞,即,愛包括愛心和愛行,愛心就是感情,愛行包括愛言行和愛體行,愛言行包括愛語言行和愛文言行,愛體行就愛的身體力行。   所以,大感情就是大愛心,大感情所產生的行為就是大愛行,而大愛心和大愛行的知行合一就是大愛,大愛俗稱就是博愛。所以,人性就是博愛。大愛無疆就是最大的人性——愛所有生靈。   ——摘自《中國幸福學研究》   顯然《中國幸福學研究》太幼稚了。人性對美好事物的嚮往,也有對邪惡醜陋事物的排斥。人性是個綜合體,是非常複雜的。   相關電影短片:   短片《人性》

  《人性》:一部榮獲了全世界102個獎項的寓意短片。每個人或許會有不同的聯想,故事情節中,生活中現有的各種用具都由人來完成。短片的主人公從起床到公司上班,看似平常的事情,一些細節卻很意味深長,舉燈的人,當桌子的人,衣服架子的人,計程車的人,紅綠燈的人,電梯的人,存儲櫃的人,最後是主人公自己當了進門的鞋墊子。

  《人性》把所有的人造品抽象成人,其意在探討人性以及社會的實質,彼此卻並沒有覺得有什麼,其實它不過是把人的作用,勞動的實質直接的表現出來,我們並未意識到自己的某些存在其實就等同於片中「可笑的人」,說他們卑微或是低下,可工作只是工作本身,低不低下的界定應當在於其本身,片尾舉燈的人狠狠地把燈罩 摔在地下,說明他本身就唾棄這項工作,便就不做了。而主人公和另一些人依舊選擇繼續自己的每一天,社會也正是在明確分工,各盡其職的基礎上正常運轉的。

電影人

簡介

  中文名稱:人性

影片海報

英文名稱:Human Nature   類型:喜劇   上映:2001年01月18日   地區:美國 法國   對白:英語 法語   評分:6.2/10 (5,878 votes)   顏色:彩色   聲音:Dolby Digital   時長:96 分鐘   分級:英國:15 德國:12 西班牙:7

演員表

  

推薦閱讀

2012-2013 有健康網  

角色 演員 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