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語

来源:www.uuuwell.com

   

基本信息

  詞目言語   拼音:yán yǚ   英語:Speech   詞性:名詞,動詞

釋義

  [spoken language;speech] 說出來的話;說出來的一個詞   [speak out] 〈方〉∶招呼;回答;開口   回答呀,別不言語   [speech;answer;speak;talk] 說話   與人罕言語。——明· 魏禧《大鐵椎傳》   市人之言語。——唐· 杜牧《阿房宮賦》[1]

詳細解釋

  1. 說話;說。   《易·頤》:「《象》曰:山下有雷,頤。君子以慎言語,節飲食。」《水滸傳》第六九回:「 史進 只不言語。」《紅樓夢》第四三回:「 寶兄弟 明兒斷不可不言語一聲兒,也不傳人跟著,就出去。」 老舍 《駱駝祥子》十五:「以後出去,言語一聲,別這麼大咧咧的甩手一走!」   2. 吩咐;命令。   元 關漢卿 《緋衣夢》第一折:「俺員外言語,著我來悔這門親事。」 元 曾瑞 《留鞋記》第四折:「自家 張千 是也。奉老爺的言語,押著 王月英 到 相國寺 里去。」《水滸傳》第三三回:「這兵馬都監 黃信 上廳來,領了知府的言語,出來點起五十箇壯健軍漢,披掛了衣甲。」   3. 稟報。   《兒女英雄傳》第十四回:「只聽那人道:『開門,得我言語一聲兒去。』」   4. 爭執。   《西遊記》第五九回:「前年在 火雲洞 ,曾與 羅剎 之子 紅孩兒 有些言語。」   5. 善於辭令。亦指善於辭令者。   《論語·先進》:「言語: 宰我 , 子貢 。」 邢昺 疏:「若用其言語辯說以為行人,使適四方,則有 宰我 、 子貢 二人。」 唐 韓愈 《進士策問》之十二:「德行若 顏回 ,言語若 子貢 。」 清 魏源 《默觚上·學篇九》:「三公坐而論道,德行之任也;士大夫作而行之,政事、言語、文學之職也。」參見「 四科 」。   6. 言辭;話。   《禮記·少儀》:「毋身質言語。」 孔穎達 疏:「凡言語有疑則稱疑,無得以身質成言語之疑者;其言既疑,若必成之,或有所誤也。」 宋 陸遊 《老學庵筆記》卷五:「安撫莫信,此是通判罵安撫飽食煖衣,逸居而無教,則近於禽獸。是甚言語!」   7. 指閑話,不滿意的話。   《朱子語類》卷一三一:「是時 李公 亦嘗薦 魏公 ,曾惹言語。」《二刻拍案驚奇》卷二六:「 高愚溪 見未來接,便多住了一兩日。這家子就有些言語出來道:『我家住滿了,怎不到別家去?』」 清 洪升 《長生殿·傍訝》:「原來 虢國夫人 ,在 望春宮 有了言語,纔回去的。」   8. 指詞章,文辭著作。   漢 班固 《兩都賦》序:「故言語侍從之臣,若 司馬相如 、 虞丘壽王 、 東方朔 、 枚皋 、 王襃 、 劉向 之屬,朝夕論思,日月獻納。」 宋 陸遊 《和陳魯山十詩以孟夏草木長繞屋樹扶疏為韻》之一:「言語日益工,風節顧弗競。」《三國演義》第五回:「古人曾有篇言語,單道著 玄德 、 關 、 張 三戰 呂布 。」   9. 喻蟲鳥鳴叫。   唐 陸龜蒙 《和襲美<病後春思>韻》:「七字篇章看月得,百勞言語傍花聞。」 宋 趙鼎 《賀聖朝·鎖試府學夜坐作》詞:「知他窗外促織兒,有許多言語。」 元 王士熙 《竹枝詞》:「山間白雀能言語,莫學 江 南唱鷓鴣。」   10. 指口頭語言。   毛澤東 《論聯合政府》四:「他們的言語、文字、風俗、習慣和宗教信仰,應被尊重。」[1]

心理學術語「言語」

普通心理學中的定義

  言語是指人們掌握使用語言的活動。具有交流功能、符號功能、概括功能。

言語的種類

  言語通常分為外部言語和內部言語兩類。外部言語包括口頭言語和書面言語,其中口頭言語有分為對話言語和獨白言語。   這裡尤其要指出的是,演講是獨白言語,屬於外部言語。

語言學術語「言語」

  語言學術語「言語」是和「語言」相對的一組概念。   語言是社會共有的交際工具,因而是穩固的,具有相對靜止狀態。而言語則是人們運用語言這種工具進行交際的過程和結果,是自由結合的,具有相對的運動狀態。   其次,語言是個系統,是言語活動中社會成員約定俗成共同使用的部分,是社會共有的交際工具。人們在運用這個工具的時候,必須遵守這個系統的規則。因此,社會因素是它的本質因素,而言語是人們運用這個工具的過程和結果,它具有個人特色,以每個人說話的嗓音,每個音的具體發音,每個人使用的詞語和句子結構等方面都有個人特色,而且每個人每一次說話都是不同的。這些都是言語現象和言語要素。因此言語除了具有社會因素,還具有個人因素。   再次,語言系統的各個結構成分(語音成分、詞的數量和構詞規則等)是有限的,但在具體的言語活動中,作為一個行為過程,人們所說出的話是無限的,每句話語的長短在理論上也應該是無限的,任何一句話都可以追加成分而使它變得更長。我們每個人都可以通過它們說出無限多的話語。   簡單地說,語言是言語活動中同一社會群體共同掌握的,有規律可循而又成系統的那一部分。語言是一個抽象的實體,是從語言實踐中抽象出來的全社會約定俗成的均質系統,而在抽象的過程中,就必須把所有的個人要素或個人雜質全排除出去。但言語是很難找到規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