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

来源:www.uuuwell.com

   

詞語解釋

  【詞目】:平等   【拼音】:píngděng   【釋義】:   1、指人們在社會、政治經濟、法律等方面享有相等待遇。   2、泛指地位平等:平等互利 | 男女平等 | 師生平等 | 同性平等| 官兵平等

基本解釋

  平等 píngděng   [equality;democracy] 政治、社會或經濟地位處於同一水平,沒有或否認世襲的階級差別或專斷的特權。   1. [equal]   2. 在程度、價值質量性質、能力或狀況上與他人或他物相同的或相等的   3. 特指在享受待遇或特權方面與他人等同的   4. [common]∶平常;一般   5.<經>經濟成果在社會成員中平均分配的特性

詳細解釋

梵文意譯。

  亦譯作「舍」。佛教名詞。意謂無差別。指一切現象在共性或空

自然界的平等

性、唯識性、心真如性等上沒有差別。   《金剛經·凈心行善分》:「是法平等,無有高下,故名無上正等菩提。」 唐 顧況《從江西至彭蠡道中寄齊相公》詩:「本師留度門,平等寃親同。」 清 紀昀《閱微草堂筆記·如是我聞一》:「以佛法論,廣大慈悲,萬物平等。」

相等。

  多指人們在社會、政治、經濟、法律等方面具有相等地位,享有相等待遇。   《百喻經·二子分財喻》:「爾時有一愚老人言:教汝分物使得平等,現所有物破作二分。」 清 黃遵憲《紀事》詩:「紅黃白黑種,一律平等視。」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辛亥革命·郭孝成<蒙古獨立記>》:「若以本代表所聞, 民國 成立,漢、滿、蒙、回、藏一律平等,確無疑義。」 浩然《艷陽天》第八三章:「你說社員們都是平等的,沒大沒小,沒有近枝,沒有遠蔓兒,是一句實在的話呢,還是光在嘴巴上說說就算了?」

平常;一般。

  清 蒲松齡《聊齋志異·商三官》:「優人 孫淳攜二弟子往執役。其一 王成,姿容平等,而音詞清徹,群讚賞焉。」 清李漁《意中緣·囑婢》:「你不知道那女子是個聰明絕頂的人,我料他決不肯嫁個平等丈夫。」

書籍《平等》

基本信息

  作者: 卡利尼克斯 (Callinicos Alex)   譯者: 徐朝友   出版社:江蘇人民出版社   出版年:2003-7   頁數:159   定價:11.0   裝幀:平裝   ISBN:9787214035110

內容簡介

  托尼·布萊爾有言:「階段鬥爭已經宣告結束。但是爭取真正平等的戰爭才剛剛開始。」邁入21世紀的世界充斥著貧窮和不平等。世界前三名超級富豪的凈財產等於36個最貧窮國家的年收入總和。   任何試圖增進社會平等的嚴肅嘗試,最終都會與資本主義經濟體系的邏輯產生衝突。只有一個根據民主和解除中心化方針構建的社會主義社會才可能實現產等思想。   本書追溯了平等概念在17、18世紀民主大革命中的起源,討論了社會主義運動迫使資本主義實現其關於自由、平等、博愛的允諾的過程,還揭示了平等主義的公正理論從約翰·羅爾斯、羅納德·德沃金、阿馬提亞·森到G·A·科恩的發展過程。

平等概念

  平等是人和人之間的一種關係、人對人的一種態度。是人類的終極理想之一。   人和人之間的平等,不是指物質上的「相等」或「平均」,而是在精神上互相理解,互相尊重把對方當成和自己一樣的人來看待。現代社會的進步,就是人和人之間從不平等走向平等過程,是平等逐漸實現的過程。   世界範圍內各國奴隸制度的消亡就證明了這一點。沒有人是天生的奴隸,生來就低他人一等,沒有人任由他人指使卻生來沒有自己的思想。這一思想已被普遍承認。

對比

  對於過去的奴隸制是如此,對於如今的種族、階層性別等差別也都是如此。共同的原則只能是平等原則,只有這一原則可以消解在人與人之間甚至在根本不了解、不認識的情況下,只因為身份,就開始對對方懷有敵意,產生歧視輕蔑等不利於人和人之間相互理解、合作的因素。   人人平等已成為法律的基礎。沒有這一基礎法律就成為強權的借口,法律的存在就失去其神聖性,成為被強權所利用的工具。   雖然,現實中還會看到很多事實上的不平等,會見到平等的原則被權力所踐踏。但理想已提出,從斯巴達克斯率領奴隸起義到「太平天國」到「共產主義」到基督教的「天堂」平等的理想無不包含其中,雖然,平等是人類共同追求的目標,但是,物質或說是狀態的相等與精神上的平等卻很容易混為一談。

理解平等

  人類只有更好的理解「平等」才能更好的實踐「平等」。   人們在社會主義上處於同等的地位,在政治,經濟,文化等各方面享有同等的權利.平等觀念有不同的歷史內容和階級內容.如公元前一世紀小亞細亞的奴隸起義,提出過沒有富人也沒有窮人,沒有奴隸也沒有主人的"太陽國"的平等理想.中國封建社會的農民起義,提出過"均貧富,等貴賤"等主張.十八世紀法國資產階級革命,針對封建專制和等級制度,提出"平等"的口號,宣布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這些思想在當時有進步意義,但是資產階級所宣揚資本主義生產關係基礎上的平等,是形式上的平等,實際存在的只能是剝削與被剝削,壓迫與被壓迫的關係.小資產階級的思想家主張在私有制基礎上實現財產人身的平等權利.在實行分配上生活上的平均主義,這是一種脫離社會主義社會,由於推翻了剝削階級的統治,消滅了生產資料私有制,人民成了國家的主人,政治上處於平等地位,經濟上有各盡所能的平等義務和按照勞動取得報酬的平等權利.但是,由於勞

選舉權上的平等

動者的體力智力不同,所提供的勞動的數量和質量不同,各人的家庭負擔也不同,生活水平必然存在差別,這個缺陷在社會主義社會是不可避免的,只有到了"各盡所能,按需分配"的共產主義社會才能克服.馬克思列寧主義認為,只有消滅階級和階級差別,才能實現真正的實際上的平等.   傑弗遜曾道:「我們認為這些真理是神聖和不可否認;所有的人都是生而平等和獨立……」。自然科學家以其作為科學家立場,面對這樣的陳述不是斥之為無意義,便是以其經驗上錯誤而拒絕之。equality這個字對數學家而言,是表示某種(例如)與恆等關係或相關性有關的稍微複雜的概念,卻不具有道德意涵。對比之下,社會科學家則是辯論平等問題的後進者,這個問題之所以未能解決是因為對於社會科學來說,equality這個概念除了數學家所指涉的複雜性之外,又增添了道德論證的紛擾。平等是指涉:人類社會所應該,而且可能立基之原則描述。社會科學所嘗試的就是探索這些宣言的經驗上的有效性。問題在於,社會、政治、以及經濟之平等是否可能,以及在何種意義之下才可能。而獲得的答案試驗性的,它必須判定不平等的根源、不平等所顯示的意味(significance)、以及試圖以行動達成平等之可行性。這三個層面的問題都廣獲爭論。

不平等的根源

  傳統上討論不平等之根源,傾向於在自然狀態(nature)與社會之間作粗糙的區分。近代對文化演進的認識使這種區分變得繁複,而傾向於代之以一個較精細的模型(matrix),此一模型乃從遺傳(genetic)和環境影響力之間互動結果中形成的。儘管傑弗遜的宣言如此說,然無論是簡單或繁複的論辦都無法否認天賦不平等的存在。人並非無性XX的產物,且孟德爾(G.Mendel)的遺傳學確證有變異之可能。然而,在科學尚無發現的重要領域,仍不斷有爭論。例如,還沒有適足的科學證據可以解決以下兩者間的爭議:其一是相信族群、種族或階級團體之間教育成就或智力測驗表現的差異,乃基於遺傳之因素;另一些學者則認為這些差異乃社會所導致。經由對遺傳與環境間互動理論—這些理論在經驗上可獲得檢證—之進一步提升,這種種爭論的解決在原則上是可能的。   同時在另一方面,關於天賦(natural)差異所顯示之意味的辯論,自古至今仍爭議不休。柏拉圖堅稱:天賦的不平等導致政治的不平等。霍布斯(Hobbes)在《巨靈》(Leviathan,1934[1651])中則表示了正好相反觀點:   自然創造人之體能智能是如此地平等;雖然偶爾可見某人在身體心智方面比他人強壯、敏捷;然而整體而論,人際間的差異並不顯著到使一較強者因此得以主張其專享某一利益,而排除他者(如強者所為地)要求該利益之權。

平等主義

  霍布斯的陳述方式在今日仍然界定著這場辯論。平等主義(egalitarian)主張,尤其是關乎種族和性別者,在當前是比十七世紀時更加尖銳。而我們現在可以說,霍布斯是從遺傳學與社會學的角度提出經驗性命題:一個是指涉天賦的差異;另一個(關於權利的主張[claim]和要求[pretend])則指涉人對社會權利所感知的社會心理學。但其中心論點基本上是關於:社會中實存人際關係所反映的價值。   就這方面而言,此項爭論事實上乃轉向于平等、自由、友愛諸價值間的倫理優先性(ethical priorities),遂可能永遠無法獲致最後結論。但可以確定的是,關於詞語意義方面之概念上的澄清,最近已有若干顯著的重大貢獻。羅爾斯(John Rawls, 1971)採用了「原始立場」(original position)的設計來說明價值選擇的問題。此觀念是關於一個個人(individual)在下列「假設」情節中所可能作的理性選擇(rational choices):他思索著種種不同的社會,在這些社會中,地位平等或不平等之程度已知,而其確實所處之位置則未知。貝利(Brian Barry, 1973)就此做了進一步的討論,指出將羅爾斯的社會和心理預設稍做調整,如何而能開啟偏好平等主義甚於自由主義形式的社會之關鍵性轉換的可能。但是,儘管概念的澄清工作是多麼地論證繁複或旁微博引,仍舊無法解決評價(evaluation)的難題。   然而,社會科學能夠關照到各種不同優先性的根源。一個世俗但卻重要的觀點反覆出現于各個時代—對死亡(mortality)的認知。因此,賀瑞思(Horace, 65-8 BC)寫道:蒼涼的死神平等地降臨窮人的茅舍和國王的城堡。而舍利(James Shirley, 1596-1666)則提醒我們說:   死神冰冷的手覆於國王身上   而笏和皇冠   勢將墜入塵土   與那貧寒且卑曲的鐮鏟   同等埋沒   這個態度是基督教社會教義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至少在十八世紀之前它一直主導著對平等的評價。然而基督教不致全然否定個人之間的天賦不平等,以致於在討論獨裁或民主、自由或奴役的當與不當時,將之視為不相干之因素。基督教徒不只「在十字架之前人人平等」;而且如早期基督教父所堅持的,他們若能避開罪(sin),將可在沒有財產和權力不平等的情況下如兄弟般生活。自從亞當墮落後,罪已經造成了世間的不平等。政治的不平等可能是保護秩序和阻止罪惡所必須的,但它並非如柏拉圖所想像的源於天賦的不平等。在基督教的傳統中政治的不平等是必須容忍的,但絕不蘊涵必然要尊敬或讚美富者和有權者。相反地,典型的看法是,在現世享有這些特權會威脅到來世的地位。聖經頌歌(the Magnificat)上說:「他從高座上推下權勢者,卻舉揚了卑微貧困的人。」(譯按,此語出於新約路加福音五十二節。)   與基督教之順服於不平等之態度的決裂,始自十八世紀,此乃隨著宗教信仰的衰落以及一種對於社會改造可能性之世俗樂觀主義而開展。平等主義作為一種運動,通常被認為與盧梭(Rousseau)相關聯。但是,盧梭雖然相信不自由和不平等的罪惡是社會所創造的,他卻是個至死不悔的悲觀主義者。他認為除非在人人平等的社群中,否則自由是不可能的,但卻也提不出趨向平等之社會改造的希望。在這個意義下,他是個基督教的子嗣;而假如早期的社會主義者(傅利葉[Fourier],普魯東[Proudhon],聖西蒙[Saint-Simon],歐文[Robert Owen],湯普森[William Thompson])是他知識上的子嗣,那麼他們在懷抱著進步希望這上便與盧梭有重大的差異。現代的平等主義即是導自此種社會學式樂觀主義(sociological optimism);而它也受以下二者之一的鼓勵,若非全然與之合而為一:黑格爾主義唯心論及馬克思主義唯物論,兩者所主張的社會轉型之必然性的理論。黑格爾就主奴關係所做之精闢分析、以及馬克思將之進一步發展為對勞動階級未來歷史之預測,提出了由平等個體組成一生活共同體的可能性。   然而,平等主義並沒有預設黑格爾主義或馬克思主義的歷史理論。它在當代社會科學中較為豐碩的討論乃順著未定論(Openness)或意志說的預設而展開,這種預設是具必然性之歷史的預設相對。這些辦論是有關第三層面之平等問題的實質內容—有計劃之社會行動的可能性,其目標乃指向減輕不平等。在此有一理論性研究途徑值得一提,因它同時避免了自由主義演化論式之決定論以及馬克思主義的歷史決定論。此即馬歇爾(T. H. Marshall, 1950)對先進工業社會公民權發展的詮釋。他以英國為例,指出一個社會中成員的基本平等權(其根源是確立於十八世紀的民權),如何經過擴充而包含了政治權利(在十九世紀)和某些社會權利(在二十世紀),而在當時公民身分和階級業已成為對立的社會分配原則而互相衝突。馬歇爾的分析也呈顯一重要的真理:影響生活機會之分配的力量既非機械的、亦非不可逆向作用的。階級以市場關係的形式上平等取代了封建身分關係,同時也引進了新的社會條件的不平等。公民身分關係同時促成了不平等的報酬和平等的權利,例如國家將獎學金選擇性地給予特定大學的入學許可者,以政治的普選權。總而言之,我們應留意,沒有任何社會目標、平等、效率、自由秩序、或友愛,可視為絕對。故公共政策是企求達成所欲目標之間最佳平衡的必要妥協結果。

平等權

平等權就是人權平等

  人權(基本人權或自然權利)是指「人,因其為人而應享有的權利」。平等是人權的本質屬性。由於在同屬人類這一點上人與人之間無別,換言之,在信息量上完全一致,故人人享有的權利也是平等的、一樣的。「人權是平等的權利,否則它們就不存在」.人權意味著嚴格的平等權利。人權運動的歷史,不僅是人權內容的擴張史,而且也是追求權利平等的歷史.   人權平等意味著政治自由權利與經濟社會權利的絕對平等,但並不意味著社會財富再分配以及社會成員經濟地位的絕對平等。換言之,人權平等並不排斥社會公正。公正(正義)是人類社會永恆的核心理念與行為準則。古往今來,公正理念在人們的詮釋與解讀中呈現出各種各樣的形態與面貌——從報復公正到平等分配,從遵循法律到恪守契約。而社會公正則是人們在社會財富再分配中堅守的一項基本原則,其核心的價值訴求是每一個人都應得到他(她)所應得的那個份額。   國家應保障人人享有的平等人權,同時也應保障每個人基於其社會貢獻所要求得到的權利、利益與尊重。正如德沃金所言:「所有的人都應作為平等者來對待,而不是講所有的人都應同等地對待。」

人權平等的概念

  1、生命健康權   生命對人只有一次,人人都有生存健康不受剝奪和侵犯的權利,《刑法》234條規定「故意傷害他人身體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2、人格權   中國是禮儀之幫,國人是最要面子的,孟子曾提出「民貴官賤」及「水能載舟也能覆舟」,說明社會在進化狀態中人民的偉大作用不可忽視。我國法律也規定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則,如《憲法》第38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人格尊嚴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對公民進行侮辱、誹謗和誣告陷害」。   3、勞動權   美國法律規定:平等就具體表現為機會均等、始點均等、集團均等、結果均等。因而美國總統的女兒照樣失業,總統的兒子照樣去排隊申請失業救濟金。目前我國公民的就業機會還存在一些不平等,擁有權勢人的子女總可以通過一個合法的方式安排就業,而失業人群中一般都是普通老百姓。

法律平等的原則

  法律平等原則,主要指適用法律平等。它是社會主義法治社會比較理想的生存狀態,也是區別人治與法治社會的標誌之一,更是當今社會人們經常議論的焦點問題。我國法律規定了平等保護人權,是人權平等保證書。平等保護人權業已成為當代世界政治發展的主題,也是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建設的目標。   早在17世紀,資本主義許多國家法律就規定了民主的政治制度,普遍確認了「主權在民」的法律原則,承認國家主權屬於全國人民。美國《獨立宣言》宣稱:人們成立政府的目的是為了保障自己的某些不可剝奪的權利,如果政府變成損害這些目的的,人民就有權利來改變或廢除它,以建立一個新政府,使人民認為唯有這樣才可能獲得他們的安全和幸福。而其確立的法治和「三權制衡」 原則,則是對封建集權專橫政治的否定。法國的《人權宣言》宣布:凡權利無保障和分權未確立的社會,就沒有法律。法治社會貫穿最基本的原則就是人人平等。適用法律平等,是人們生存權中合情合理的基本請求。《世界人權宣言》指出:「『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人人有資格享受本宣言所載的一切權利和自由,不分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見解.國籍或社會出生.財產.出生或其他身份等任何區別。」我國《民法》在平等保護人權方面已經具有明確規定,但在內容和司法實際操作中,還有待于進一步具體完善和監督實施。

其論證形式

  最近的著作中,有三種關於平等主義之限制論述相當突出,它們皆以反對平等論的可行性為其論證形式:   1 處理職業層級之不變性的論述,設定某些工作在事實上必然比其他工作更無趣、低報酬、和危害健康。假定生活機會大體上乃個人職業所決定,那麼社會利益成一層級似乎無法避免;因此平等,在此對立於機會平等,也是無法企及的。但是平主義者回答說,一個不平等程度較低的社會在社會學理上並非不可能,因為我們不難想像有大幅度可以反制[不平等]的社會政策。除了累進稅和財產稅之外,應該有特設的全國性勤務制度,使既得利益者從事一定時間的無趣勞動。明顯反對這個方案的人則藉自由和經濟效率之名提出反駁意見,且又再度強調任何社會原則所主張之相對主義的性質。價值選擇始終是這個爭議的核心。   2 從簡克士(Christopher Jencks)《不平等》(Inequality,1972)一書發展出的論述,主要是論稱教育改革作為平等主義工具的重要性,以及強調機會或運氣所得和職業地位分配的不平等中所扮演的角色。學校教育程度只能解釋美國人所得之變異量(variance)的百分之十二。但是簡克士論證的瑕疵在於他所提出的證據乃關於個人在職業和薪資的特定結構上的分配情況。將所得不平等歸因於工作的解釋,不能以之解釋為何誰碰巧擁有那些工作。工作結構的不平等是否無法改變仍舊是未決的問題。   3 最後是所謂的種族和階級間遺傳差異造成障礙的論述,其中一個特出的支持者是簡生(Jensen, 1972)。但是,關於階級方面徐夫(Schiff, 1982)則反對簡生從孿生子分開養育的研究中採集支持其論點的證據,而從他在法國所做的跟階級之兒童收養的研究中提出相反的結論。至於種族方面,必須指出的是尚無技術或資料可以明確測定遺傳和環境對種族—智商(race-IQ)差異的影響。但真正要緊的並非這個問題的答案,因為目前有許多更為重要的平等和正義的問題迫切需要解決,並不必然要等待社會科學的進步才能處理之。

平等的真諦

  平等地對待平等是一種平等,不平等地對待不平等也是一種平等。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