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禍

来源:www.uuuwell.com

   

車禍,指行車(多指汽車等機動車)時發生的傷亡事故。造成的傷害大體可分為減速傷、撞擊傷、碾挫傷、壓榨傷及跌撲傷等,其中以減速傷、撞擊傷為多。減速傷是由於車輛突然而強大的減速所致傷害,如顱腦損傷頸椎損傷,主動脈XX、心臟心包損傷,以及"方向盤胸"等。撞擊傷多由機動車直接撞擊所致。碾挫傷及壓榨傷多由車輛碾壓挫傷,或被變形車廂、車身和駕駛室擠壓傷害同時發生於一體。因此,車禍的傷勢重、變化快、死亡率高。車禍已成為當今社會公害,為城市人口死亡的四大原因之一。

事故救援

  急救措施   1、現場組織:臨時組織救護小組,統一指揮,避免慌亂,要立即撲滅烈火或排除發生火災的一切誘因,如熄滅發動機、關閉電源、搬開易燃物品,同時派人向急救中心呼救。指派人員負責保護肇事現場,維持秩序。開展自救互救,做好檢傷分類,以便及時救護。    2、根據分類:分輕重緩急進行救護,對垂危病人心跳停止者,立即進行心臟按壓和口對口人工呼吸。對意識喪失者宜用手帕、手指清除傷員口鼻中泥土、嘔吐物、假牙等,隨後讓傷員側卧或俯卧。對出血者立即止血包紮。如發現開放性氣胸,進行嚴密封閉包紮。伴呼吸困難張力性氣胸,條件許可時,可在第二肋骨鎖骨中線交叉點行穿刺排氣或放置引流管骨折處進行固定。對呼吸困難、缺氧並有胸廓損傷、胸壁浮動(呼吸反常運動)者,應立即用衣物、棉墊等充填,並適當加壓包紮,以限制浮動。   3、正確搬運:不論在何種情況下,搶救人員特別要預防頸椎錯位脊髓損傷,須注意:   (1)凡重傷員從車內搬動、移出前,首先應在草地放置頸托,或行頸部固定,以防頸椎錯位,損傷脊髓,發生高位截癱。一時無頸 托,可用硬紙板、硬橡皮、厚的帆布,仿照頸托,剪成前後兩片,用布條包紮固定。   (2)對昏倒在坐椅上傷員,安放頸托后,可以將其頸及軀幹一併固定在靠背上,然後拆卸座椅,與傷員一起搬出。   (3)對拋離座位的危重昏迷傷員,應原地上頸托,包紮傷口,再由數人按脊柱損傷的原則搬運傷員。動作要輕柔,腰臀部托住,搬運者用力要整齊一致,平放在木板或擔架上。   現場急救后傷員根據輕重緩急由急救車運送。千萬不要現場攔車運送危重病人,否則由於其他車輛缺乏特殊搶救設備,傷員多半採用不正確半坐位、半卧位、歪側卧位等而加重傷勢,甚至死於途中。   藥物可增加車禍危險;阿托品等幾類藥物會使駕駛人員在行車中昏昏欲睡,從而導致危險的發生。為此,醫生建議經常駕車者慎重服藥,確保安全。   據了解,可能導致駕駛人員發生危險的幾類藥物為:鎮靜葯,如安定、安寧等;鎮痛葯,如嗎啡可卡因等;抗抑鬱葯抗焦慮葯,如多慮平丙咪嗪等;降壓降糖葯,如復方降壓片優降糖等;抗心絞痛葯,包括心痛定消心痛硝酸甘油製劑等;抗過敏葯,如撲爾敏等。以上藥物可誘發不同程度的頭昏視力下降、乏力、反應遲鈍等不良反應。專家建議,長時間駕車的人一定要注意自身的調節,可以趁休息的時候做簡單的運動。對於藥品使用,要仔細閱讀其說明書,注意藥品成分、用量、禁忌症副作用。同時,最好是去醫院請醫生給予幫助,盡量避免使用對駕駛員造成副作用的藥品。   案例分析   樂樂的經歷(4歲):樂樂長大了,原來的安全座椅已經用不了了。正好,媽媽的朋友送來一個自己不再用的座椅,但說明書卻找不著了。樂樂媽媽只好按自己的理解來安裝。   安全座椅的安裝和正確使用很有講究,如果使用或安裝不正確,它就起不到保護作用。   安全對策:購買安全座椅時,首先要注意,它是否和你的車型相符,對座椅有什麼特殊的要求。其次,要嚴格按照說明書的要求安裝,這是確保寶寶安全的重要保證。   發生交通事故時使用過的汽車安全座椅,不能再繼續使用。如果你帶寶寶出行時發生過撞擊等安全事故,一定要再買一個新的座椅。   朋友送的二手安全座椅,要先問清楚是否使用狀況良好,並一定要拿到說明書,仔細閱讀安裝方法和注意事項。如果說明書找不到了,要請朋友幫你安裝座椅並詳細告訴你使用中需要注意的地方。   相關鏈接根據美國國家公路交通管理部門的調查,若每次都能正確使用兒童安全座椅,能將死亡或者受傷的風險降低70%,這是確保嬰兒安全的一種非常重要的方法。同時,據美國兒科學會估算,80%的兒童座椅沒有被正確地安裝或使用,這是非常危險的。   原則面前別讓步   晨晨的經歷(5歲):好動的晨晨不願被安全帶綁在座位上,他總是想從後座探過身來和媽媽聊天。想到孩子大了,自己開車也不快,媽媽就沒堅持。沒想到,只不過是在跟車中的一個不太急的剎車,晨晨已經從前排座椅的空當處衝到前面額頭撞在了中央面板上。好在車速慢,沒出大事。從此以後,他才乖乖地坐在增高座椅上,繫上了安全帶。   孩子的安全意識有時需要經歷危險才能建立。但是,行車中一旦出現意外,危險程度很難估計也無法控制,還是不要抱有僥倖心理吧!   孩子的安全在父母的手中!在安全座椅這件事上,一定要堅持原則,不能讓步!   習慣了在車上自由行動的寶寶初坐安全座椅時會不習慣。這時,父母可以用一些積極的語言引導,讓這個轉換順利實現。當然,最好是從寶寶出生起就給他用安全座椅,這樣寶寶長大以後,也自然會養成坐安全座椅的習慣。   特別提醒   ● 別用你不了解使用歷史的二手安全座椅。   ● 12歲以下的孩子都應該坐在後排座位。如果前座帶有安全氣囊,更不能讓孩子坐。   ● 如果孩子坐別人的車,要確保他的車上有安全座椅,並且能夠正確使用。   ●嚴格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規, 做出好的表率。切記,不管你是開車還是坐車,都要自覺繫上安全帶。   傷害處理方法   一、腦震蕩   1. 癥狀:   腦震蕩是閉合性顱腦損傷最輕的一種,無神經系統器質性損傷,有一過XX障礙。休息幾天後功能可完全恢復,不留有其他障礙。臨床表現為傷后出現一過性神志恍惚或昏迷,持續幾秒、幾分鐘甚至幾小時,醒后對受傷經過記憶不清,或有頭暈頭痛、嘔吐等,但癥狀多在數天後消失。   2. 處理:   安靜休息幾天,對症治療,或給予少量鎮靜劑。如短期內經一般治療癥狀未見好轉,或反面而加重者,需做進一步檢查處理。   二、顱骨骨折   1. 癥狀和體征:   開放性顱骨骨折有頭皮裂開易發現。閉合性顱骨骨折有時可見局部凹陷或頭皮有血腫隆起,多半表明有顱底骨折,伴有腦脊液漏。如晨腦組織受到不同程度的損傷,或有顱內血腫壓迫,則昏迷時間較長,或清醒后又陷入昏迷,並且伴有神經定位癥狀,此為凶兆,應即速外理,否則有生命危險。   2. 急救處理:   將傷員平放,頭稍墊高。有創口或腦級強外溢時,按前面所述原則處理。耳鼻有溢液者,切不可加壓填塞。應急送醫院進一步處理。   三、胸部創傷   1. 癥狀:   傷后常引起損傷性窒息,病人在短時間內出現胸部劇痛面色蒼白出冷汗四肢厥冷,甚至休克、如出現呼吸困難,咳嗽有血痰,胸廓部出現皮下氣腫,說明肺部有損傷,引起氣胸或血胸。   2. 急救措施:   立即取半卧位,如果胸壁有傷口,造 成開放性氣胸,應迅速將傷口包紮封閉,使開放性氣胸改變成閉合性氣胸,速送醫院。   四、腹部臟器損傷   1. 癥狀:   病人感到腹部持續性痛,陣發加劇,不敢深呼吸,腹壁緊張如板狀,壓痛明顯,甚至休克。要考慮有空腔臟器(如胃、腸)XX。引起腹膜炎,或實質性臟器(如肝、脾、腎)XX出血。   2. 急救措施:   避免進食、飲水或用止痛劑,速送往醫院診治。

發生原因

  據統計,二戰後,在非正常死亡中,數量最多的,不是戰爭,不是傳染病,而是車禍。有趣兒的是,人們害怕戰爭,害怕傳染病,卻不怎麼害怕車禍。   又據統計,二戰後,在死於汽車、輪船、飛機的交通事故中,數量最多的,不是飛機,不是輪船,而是汽車。又有趣兒的是,人們害怕沉船,害怕空難,卻不怎麼害怕車禍。   幾年前,爆發非典,衝擊巨大,一度人心惶惶,邪教組織甚至宣布為世界末日。但其實呢,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全球32個國家和地區,死於非典的患者其實只有801人。在此期間,死於車禍者,僅僅在中國,就發生了交通事故近60萬起,其中傷41萬人,死8萬餘人。而在越戰十余年 美軍共 陣亡約11萬人 傷30余萬人 。   從死亡數字上來看,車禍最多,人們理當最為恐懼,可實際情況卻是,人們最為恐懼的卻偏偏不是車禍……那麼,這不是有點兒奇怪了嗎?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一種現象呢?   戰爭的殺戮,傳染病的流行,沉船的無底深淵,空難的幾乎一人不剩,只是讓人們看起來覺得比車禍的傷殘顯得更加恐怖罷了;但後來,卻發現了另外的一個問題:正是因了這種特別的恐懼,才使得那幾種死亡的數量越來越少的。同時,也正是因了缺乏這種特別的恐懼,才使得車禍的死亡數量高居首位的。   比方說戰爭,兩次大戰都分別直接死亡了幾千萬人,給全世界的人們留下了特別慘痛的記憶。因此,二戰後,全世界反戰情緒持續高漲,乃至到了今天,「和平與發展」已經成為了世界關係的主流。這樣,才一直沒有發生世界大戰級的大規模戰爭。再比方說傳染病,人類歷史上幾次大瘟疫的流行,曾經使人們大批死亡,生產力倒退,甚至可能毀滅過人類創造出來的偉大文明(對於南美瑪雅文明的突然消失,史家有此猜測)。因此,人類對於傳染病的防治,可謂不遺餘力,這才使得傳染病的流行一直處於嚴密監控之中。上次中國爆發非典,中央及各省市所採取的嚴厲措施非同尋常,人們有目共睹,這才取得了如此勝利。否則,死亡數字絕不會如此。至於輪船和飛機的安全措施與安全檢查的嚴格,顯然都在汽車之上,這當然是它們死亡率較少的一個重要原因。   可惜,對於車禍的恐懼,人們(特別是現在的中國人)還遠沒有如此強烈,這當然是車禍頻發的一個重要原因,由此理當引起人們格外關注。人們應該意識到這一點:不一定是因為汽車多了,死亡率就高了;而是人們注意不夠,才導致車禍死亡率的節節攀高。比方說,還據統計:在人口密度、道路密度、車輛密度等方面,要遠遠超過中國的日本,其車禍死亡率僅僅是中國的五分之一。   這幾年,中國馬路上的汽車越來越多,危險也就越來越大,然而可惜,人們經常看到的卻是:汽車與汽車之間互不相讓,汽車也不避讓行人,致使中國的馬路越來越不安全。先前走在馬路上,你只需注意前面的車輛就行了。要是橫過馬路,也不過是要看看左右。現在不行了,走在馬路上,前面要看,左右要看,此外,你還得時時關注腦袋後面。一不留神,自行車、電動車、摩托車、汽車……說不定什麼車就天外來客一般地撞了上來,令你防不勝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