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巍

来源:www.uuuwell.com

   

魏巍(1920.1.16~2008.8.24)河南鄭州人,中國共產黨黨員。當代詩人,著名散文作家、小說家,畢業於延安抗日軍政大學。魏巍原名魏鴻傑,曾用筆名紅楊樹。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后參加八路軍,193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50年底,奔赴朝鮮前線,和志願軍一起生活、戰鬥。回國后發表了一批文藝通訊,其中《誰是最可愛的人》在全國引起了廣泛影響。從此,「最可愛的人」成了志願軍的代名詞。1978年,創作完成了抗美援朝題材長篇小說《東方》,于1983年獲首屆茅盾文學獎。2008年8月逝世。另有同名人士遼寧大學講師等,下面分別詳細介紹。

個人簡介

魏巍

  魏巍童年及少年時期曾就讀於「平民小學」及簡易鄉村師範,開始接觸文學作品併產生濃厚閱讀興趣,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后,即赴山西前線參加八路軍,後轉至延安,入抗日軍政大學,畢業后至晉察冀邊區,在老一團當營文化幹事,參加了雁宿崖、黃土嶺戰鬥。雁宿崖那一仗,魏巍是拖著步槍上去拼過刺刀的。後來任冀中軍區的軍分區宣傳科長、報社編輯;解放戰爭中任三縱教育科長,因為文人性格,一直升不上去,一直到解放平津后才當上一個收編國民黨騎兵團的政委。建國后即使《誰是最可愛的人》名聲大噪,到文革初期他也不是什麼名正言順的領導幹部,主要是搞創作的業務幹部。曾任《解放軍文藝》副總編、解放軍總政治部創作室副主任、總政治部文藝處副處長、北京軍區宣傳部副部長、北京部隊政治部文化部部長、文化部部長,《聶榮臻傳》寫作組組長,《中流》主編,北京軍區政治部顧問。中國作家協會第四屆理事,第一、二、三屆全國人大代表。30年代開始發表作品。   1938年到延安同年,4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抗大畢業后在晉察冀邊區從事部隊宣傳工作,其間創作了不少宣傳抗日、反映邊區人民抗日鬥爭的街頭詩、抒情短詩和通訊。長詩《黎明風景》是他這個時期的代表作。抗美援朝期間,三次赴朝,寫下了《前進吧!祖國》、《依依惜別的深情》等優秀散文。散文集《誰是最可愛的人》在國內引起轟動,「最可愛的人」成了人民志願軍的代名詞。主要作品還有電影小 說《紅色風暴》(與人合作),散文集《幸福的花為勇士而開》,詩集《兩年》、《 不斷集》,短篇小說《老煙筒》,長篇小說《東方》獲首屆「矛盾文學獎」。抗大畢業后在晉察冀邊區從事部隊宣傳工作,其間創作了不少宣傳抗日、反映邊區人民抗日鬥爭的街頭詩、抒情短詩和通訊。長詩《黎明風景》是他這個時期的代表作。從1939年至1949中的解放戰爭時期,主要從事詩歌創作,曾先後寫

魏巍

作發表了《蛔蛔,你喊起他們吧》《好夫妻歌》及《黎明的風景》《寄張家口》《開上前線》等詩歌作品,其中1942年創作的長詩《黎明的風景》因成功地表現了抗日鬥爭的生活而獲晉察冀邊區文學藝術聯合會頒發的「魯迅文藝獎金」。建國后專事故文及小說的創作,曾在1950年至1958年間三次赴朝鮮,寫下了奠定其文學地位的散文《誰是最可愛的人》及《故士和祖國》《在漢江南岸的日日夜夜》《年輕人,讓你的青春更美麗吧》《依依惜別的深情》等作品,1952年與白艾共同創作出版了中篇小說《長空怒風》后,1956年又與錢小惠合作寫出了電影小說《紅色的風暴》。1963年參加了大型音樂舞蹈史詩《東方紅》的解說詞編寫工作。從1959年始至1978年,歷時20年創作了著名的長篇小說《東方》,以史詩般的筆觸,熱情而又深遠開闊的思想,表現了壯烈的抗美援朝戰爭生活,因而榮獲1982年中國首屆茅盾文學獎長篇小說創作獎。另外,代表作還有著名的文藝隨筆《路標》。魏巍創作完成了抗美援朝題材長篇小說《東方》,于1983年獲首屆茅盾獎。

主要作品

  魏巍是一位長期生活在部隊中的頗負盛名的優秀作家。他的詩歌、報告文學、小說、散文、雜文都及時反映現實生活,洋溢著飽滿的政治熱情;並擅長把敘事、寫景、議論、抒情巧妙地融為一體;語言樸實優美,深受廣大讀者的喜愛。   著有長篇小說《革命戰爭》三部曲《地球的紅飄帶》、《火鳳凰》、《東方》(其中《東方》獲茅盾文學獎。);   詩集《黎明風景》、《不斷集》、《紅葉集》、《魏巍詩選》;   散文集《誰是最可愛的人》、《幸福的花兒為勇士而開》、《壯行集》、《話說毛澤東》、《魏巍雜文選》、《魏巍散文選》等。   雜文集《春天漫筆》    入選小學課本的是《再見了,親人》(入選冀教版6年級下冊和人教版5年級下冊)以及《我的老師》(入選鄂教版5年級下冊,蘇教版7年級下冊和長教版六年級下冊)。

魏巍

創作歷程

  童年及少年時期曾就讀於「平民小學」及簡易鄉村師範,開始接觸文學作品併產生濃厚閱讀興趣,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后,即赴山西前線參加八路軍,後轉至延安,入抗日軍政大學,畢業后至晉察冀邊區,在部隊中做宣傳工作,曾任宣傳幹事、宣傳科長、團政委等職。建國后亦未脫離部隊生活,曾任《解放軍文藝》副總編、解放軍總政治部創作室副主任、總政治部文藝處副處長、北京軍區宣傳部副部長、北京部隊政治部文化部部長、文化部部長,《聶榮臻傳》寫作組組長,《中流》主編,北京軍區政治部顧問。中國作家協會第四屆理事,第一、二、三屆全國人大代表。30年代開始發表作品。   1938年到延安,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抗大畢業后在晉察冀邊區從事部隊宣傳工作,其間創作了不少宣傳抗日、反映邊區人民抗日鬥爭的街頭詩、抒情短詩和通訊。長詩《黎明風景》是他這個時期的代表作。抗美援朝期間,三次赴朝,寫下了《前進吧!祖國》、《依依惜別的深情》等優秀散文。散文集《誰是最可愛的人》在國內引起轟動,「最可愛的人」成了人民志願軍的代名詞。主要作品還有電影小 說《紅色風暴》(與人合作),散文集《幸福的花為勇士而開》,詩集《兩年》、《不斷集》,短篇小說《老煙筒》,長篇小說《東方》獲首屆「矛盾文學獎」。抗大畢業后在晉察冀邊區從事部隊宣傳工作,其間創作了不少宣傳抗日、反映邊區人民抗日鬥爭的街頭詩、抒情短詩和通訊。從1939年至1949年,主要從事詩歌創作,曾先後寫作發表了《蛔蛔,你喊起他們吧》《好夫妻歌》及《黎明的風景》

魏巍2005年11月10日在家門口 劉增榮攝影

《寄張家口》《開上前線》等詩歌作品,其中1942年創作的長詩《黎明的風景》因成功地表現了抗日鬥爭的生活而獲晉察冀邊區文學藝術界聯合會頒發的「魯迅文藝獎金」。建國后專事故文及小說的創作,曾在1950年至1958年間三次赴朝鮮,寫下了奠定其文學地位的散文《誰是最可愛的人》及《故士和祖國》《在漢江南岸的日日夜夜》《年輕人,讓你的青春更美麗吧》《依依惜別的深情》等作品,1952年與白艾共同創作出版了中篇小說《長空怒風》后,1956年又與錢小惠合作寫出了電影小說《紅色的風暴》。1963年參加了大型音樂舞蹈史詩《東方紅》的解說詞編寫工作。從1959年始至1978年,歷時20年創作了著名的長篇小說《東方》,以史詩般的筆觸,熱情而又深遠開闊的思想,表現了壯烈的抗美援朝戰爭生活,因而榮獲1982年中國首屆茅盾文學獎長篇小說創作獎。

作品出版

  誰是最可愛的人(散文、通訊集)1951,人文   長空怒風(中篇小說)與白艾合著,1951,中青   兩年(詩集)1951,文生   志願軍叔叔和朝鮮小姑娘(故事)1952,中青   老煙筒(故事)1954,通俗   黎明風景(詩集)1955,人文   幸福的花為勇士而開(散文集)1956,中青   紅色的風暴(電影小說)與錢小惠合著,1956,工人   女將軍(故事)1958,中青   春天漫筆(散文集)1959,作家   晉察冀詩抄(詩集)選編,1959,中青   不斷集(詩集)1963,作家   東方(長篇小說)1978,人文   壯行集(散文集)1980,河北人民   鄧中夏傳(續記)與錢小惠合著,1981,人民   魏巍散文集 1982,河北人民   我愛老師 1984,少兒   魏巍文論集 1984,河南人民   魏巍詩選 1985,解放軍文藝   懷人集 1987,文化藝術   地球的紅飄帶(長篇小說)1988,人文   新語絲(魏巍文集續1卷)/中國文聯晚霞文庫(中國文聯晚霞文庫)   四行日記(魏巍文集續2卷)/中國文聯晚霞文庫(中國文聯晚霞文庫)   魏巍散文選集——百花散文書系·當代散文叢書

作品選

  1950年魏巍調入解放軍總政治部時恰逢抗美援朝戰爭打響,魏巍作為總政

《誰是最可愛的人》封面

派往前線的部隊文化工作者趕赴朝鮮前線。1950年至1958年間魏巍3次赴朝鮮。他深入戰士們中間,被許多感人場面所打動,便決定留下來。   經過3個月的採訪,魏巍回國已是1951年2月。調任《解放軍文藝》副主編的魏巍,便夜以繼日地伏案疾書,以圖及早將所見所聞準確真實地告訴讀者。   採訪本上的20多個故事,魏巍又幾經遴選幾經推敲,最後才確定最典型最感人的3個細節。《誰是最可愛的人》第一位讀者、該刊主編宋之的閱罷,當即吩咐:「送《人民日報》!」時任《人民日報》總編輯的鄧拓有著與宋之的同樣的感受。   1951年4月11日,《人民日報》在頭版隆重推出《誰是最可愛的人》,毛澤東主席旋即批示「印發全軍」。自此,「最可愛的人」便成為志願軍官兵的光榮稱號,自此,寫給「最可愛的人」的慰問信,雪片似的從祖國四面八方飛過鴨綠江,魏巍的名字也由此傳遍全國。後來,《誰是最可愛的人》入選中學語文課本,影響了數代中國人。   作為文學家,魏巍留給世人的作品很多,但廣為人知的是那篇影響數代人的《誰是最可愛的人》;作為刻上毛澤東時代烙印的「戰士」,晚年的魏巍一直是「繼續革命」和「階級鬥爭」理論的捍衛者,他主辦的《中流》雜誌一度影響頗大。因此,對魏巍的悼念,有一番值得尋思的意味。

  2008年7月27日板門店停戰協議簽定55周年紀念日之時,魏巍于301醫院病榻前為抗美援朝勝利60周年紀念活動題詞。魏巍家屬2010年10月份把題詞和照片捐贈給《永遠銘記最可愛的人》抗美援朝60周年紀念活動組委會,2010年10月24日題詞在《永遠銘記最可愛的人》抗美援朝60周年紀念活動書畫大展上展出。   2008年8月24日,走過88年生命歷程的魏巍老人謝世。消息傳出,引起諸多關注。向一位逝去的老人恭致悼念,是人之常情,但對魏巍的悼念,卻有一番值得尋思的意味。一篇文章:《誰是最可愛的人》1950年,中國人民志願軍開赴朝鮮后,在解放軍總政治部工作的魏巍向領導請纓,趕赴朝鮮前線。他「深入生活」到了戰鬥的最前線,與部隊戰士同吃同住,積累大量的第一手素材。1951年2月,魏巍回到了國內,調任《解放軍文藝》副主編。之後,《誰是最可愛的人》誕生。1951年4月11日,《人民日報》在頭版高規格發表了《誰是最可愛的人》,毛澤東讀後,立即批示「印發全軍」,並建議其他領導人認真讀一讀這篇文章。從此,「最可愛的人」便成了中國人民志願軍的代名詞。後來,《誰是最可愛的人》入選中學課本,影響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國人,也成為我們今天懷念魏巍的理由。這篇文章在2007年的命運,為這種懷念添加了意味深長的色彩。這一年,《誰是最可愛的人》被排除于中學課本之外。中學課本作調整,本不算大事,但由於魏巍本人所捍衛的政治理論色彩,則放大了這一事件的視野。當年就有人歡喜有人憂,而魏巍的謝世,使這種歡喜或憂愁幾近演變成為一種政治意味上的喧囂,網上的論戰硝煙瀰漫。太多的政治色彩,讓一些人變得不厚道了。按照古人的傳統,蓋棺論定、善待逝者。魏巍也應當得到這樣的待遇。一本雜誌:《中流》身為作家的魏巍,在改革開放后的年代里,儘管繼續進行著長篇小說的創作,但他的關注點則更著眼于社會現實。他出版的《地球上的紅飄帶》影響有限,但他對時政的臧否則頗引人注目。要臧否時政,就需要有自己的陣地。早在1980年,魏巍就與黃鋼、姚遠方等人聯手,創辦了一份《時代的報告》。由於編者有著「我們是在戰爭威脅的條件下進行四

化建設的」心態,因而將「本刊的職責」作了這樣的表述:「首先是提醒我們的讀者,注意霸權主義者的擴張侵略與顛覆陰謀,剖析當前國際緊張局勢繼續加劇的根源,著力介紹國際間隱蔽戰線反間諜反顛覆的鬥爭———這是一條看不見的戰線。」這樣過高的警惕性,似與改革開放后的「和平與發展」主題相悖———須知,這個主題的確立,是中國能夠一心一意搞建設的重要指數。由於有著這樣的警惕性,使這本刊物對文藝領域的一些作品進行上綱上線的指責。比方說,在創刊號上,「本刊評論員」就對當年引起爭議的文學劇本《在社會的檔案里》提出批判,並輔之以《這是一份什麼樣的「社會檔案」?》的「讀者來信」。當年國內外著名的關於電影《苦戀》的風波,也是該刊首先引起的。雖然我們對當年魏巍在這本刊物的作為不甚清楚,但從這份刊物對文藝界極高的關注度和他後來的文章看,身為文藝界人士的魏巍當不無關係。這種依然奉行「文革」時代思維方式的辦刊思路,引起了公憤,也引起了中央的注意。1982年,中央書記處決定整頓《時代的報告》。1983年,這份刊物被《報告文學》的名稱所取代。魏巍等人被迫「下課」。此後,繼續擁有一塊陣地,將過去的價值觀繼續宣揚下去,就成為魏巍等人的渴望。1988年,與魏巍成為同道的林默涵與之合作,在《光明日報》社分得了一塊陣地,創辦了《中流》雜誌。《中流》所承接的,依然是《時代的報告》的辦刊宗

魏巍傳記《走向燃燒的土地》(4張)旨。過去時代的話語霸權體系,在這裡依然被奉為圭臬。魏巍、林默涵兩位主編及其編者,對改革開放以來的國事,充滿著焦慮;而對冷戰終結后的世界緩和局面,依然以警惕的眼神打量著XX國門的外人,並由此推及有外國「亡中國之心不死」的種種跡象。因此,他們對鄧小平所言的「不爭論」置諸腦後,著意挑起一場又一場的爭論,以擴大「要繼續革命就要批判修正主義」的思維理念。魏巍由此而成為一面「旗幟」。他的《警惕「四化」危險———在〈中流〉創刊十周年座談會上的發言》《女媧補天》《在新世紀的門檻上》等一系列文章,迅速引起思想理論界的關注。無論是對魏巍本人,還是對魏巍觀點的擁護與反對者來說,《在新世紀的門檻上》都被視為一篇重要的文章。筆者當年讀完這篇文章后,毛骨悚然到竟然生出「不知有漢,遑論魏晉」的惶惑:到底是魏巍的眼光出了問題,還是我輩所感受的、為絕大多數人所擁護的改革開放政策真的有問題?在這篇著重論述修正主義的表現、根源的文章中,魏巍肯定了20世紀是「一個偉大而輝煌的世紀」,「社會主義的優越性無可置疑」。同時,「世紀末的悲劇」也讓他扼腕。他說:「一個建立起社會主義數十年的國家,竟然會遭逢資本主義復辟的命運,這是出人意料的,甚至是一般人想也沒想到的。能夠清醒地看到這種危險的,只有極少數人,他們的代表人物就是毛澤東。他遠在1956年就預見到了這種危險的萌芽,並起而抗爭,這就是為期十年的中蘇論戰,也就是那場著名的反對現代修正主義的鬥爭。今天回頭看來,這場鬥爭的意義是何等重大,何等深刻啊!」他認為,中國當時就面臨著這樣的局面,

魏巍先生遺像

魏巍以「能夠清醒地看到這種危險的」「極少數人」自居,大聲疾呼「反修防修」。2001年7月1日,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發表著名的「七一講話」,包括魏巍、林默涵在內的「一群共產黨員」,以《「七一講話」是極其重大的政治錯誤事件》為題,上書中央,以罕見的口吻質疑,「共產黨的總書記到底代表誰?」並指責「七一講話」所闡發的「三個代表」的重要思想,「違反了黨章的基本原則和規定」,「允許私營企業家入黨是帶頭破壞黨的規定」。而在此前,《中流》就私營企業家能否入黨問題,反覆、連續發表文章,從理論上加以剖析,闡明了不能吸收私營企業家(資本家)加入共產黨的理由。2001年7月出版的《中流》雜誌上,更是將給其中共中央上書的主要內容以文章的方式公開刊登。魏巍此舉,再一次讓他的主編生涯畫上了句號:2001年8月,《中流》宣告停刊。之後,魏巍沒有放棄,網路成為這位81歲高齡老人的新寵。他的文章頻頻傳到網上,「毛澤東旗幟網」、「烏有之鄉」,使他再一次找到了主編的感覺。他就這樣在網路中衝著,直到生命的終點。告別儀式一篇文章和一本雜誌的命運,讓魏巍走後依然眾說紛紜,也使他的告別儀式的政治色彩淡化了應有的悲哀。「繼承遺志」的昂揚瀰漫于八寶山告別室內外,「向魏巍同志學習,向魏巍同志致敬,遵照毛澤東同志的教導,在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大地思潮終涌動,中華山花爛漫時」的留言,成為這種情緒的寫照。而悼念廳外,兩位男士拉起的「最可愛的人,永垂不朽;最可恥的人,雖生猶死」的一條長長的橫幅,則令人迷惑。在現場發放的描寫魏巍生平的小冊子的最後一節,寫到了這位老人的一個故事:2008年8月9日,已經住進醫院一年,病重的魏巍從昏迷中醒來,看到了床邊的小孫子,他似乎覺得頭有些昏沉,對孫子說:「抱著我的頭搖一搖。」他想讓自己清醒一下,孫子抱著他的頭輕輕地搖,魏巍交代給孫子一句話:「我交代你的只有一句話:繼續革命,永不投降!記住沒有?」孫子說記住了,爺爺讓孫子連續說了3遍「繼續革命,永不投降!」孫子說到第二遍時已淚流滿面。這位因《誰是最可愛的人》成名的人,臨終仍然覺得自己沒有離開過戰場。其實,令我們最懷念的魏巍,是那個滿懷激情,更多愛國熱忱的魏巍。   魏巍對資本主義復辟的擔心,當初很多人不理解,但實際是檢驗理論的唯一標準,魏巍的擔心是有道理的。

病終情況

  2007年11月起因肝癌住院。據魏巍的女兒魏平介紹,魏巍在2007年11月份之前,身體還不錯,「沒有什麼大病,就是偶爾血壓高,心臟不舒服。2007年11月份,父親被確診為肝癌,做完手術后一直住在醫院里。畢竟是80多歲的人了,手術並沒有讓他完全康復。後來,病情竟發展到連話也說不出來了,所以臨終也才沒有留下任何遺言」。魏平悲傷而且夾帶著哭腔地說,父親離世時全家人都在他身邊,「雖然他不能夠說話,但從他平靜的表情里可以感覺到那一刻他很從容、坦然」。

後身評價

  孔慶東:影響了幾代人的價值觀   老作家魏巍24號逝世了,我很難過。去年還有朋友說魏巍表揚了我的文章,要陪我一起去拜訪老爺子。結果一個拖延,就成了永久的遺憾。

魏巍

我是小學時代在收音機里第一次聽到《誰是最可愛的人》的,前面的三個英雄故事對我的打動還不算大,但聽到「當你喝完一杯豆漿,提著書包走向學校的時候」,我一瞬間就長大了——這裡說的不就是我么?我最喜歡的早餐就是油條豆漿。從那時起,我覺得自己便是那個吃一把炒麵就一把雪的普通戰士,我真的懂得了自己的生活是多麼幸福,並且能夠理解從事各種不同工作的人,本來在精神上是可以相通的。朗誦者好像是方明,我永遠記住了那個深情而穩健的聲音。後來在中學課本里學到了這篇文章,很快我就可以背誦下來了。許多年後我當了中學老師,講這一課的時候,我不用拿教材,而是一邊緩緩背誦著,一邊漫步在學生的座位間,整個教室里鴉雀無聲。當我背誦完最後一句:「他們,確實是我們最可愛的人。」學生們竟然破天荒地沒有一個人鼓掌,那種肅穆的寂靜久久保持著。我相信,在那一刻,一定會有若干學生跟我一樣,霎時就長大了。真正的好文章,是不用多講的,恰如真正的美人,絕對用不著有人在旁邊不斷地介紹:「看,這是美人,多漂亮啊!」當然,寂靜過後,我還是要講一講的,但是我沒有講什麼愛國主義英雄主義那一套,我只是講了講跟高考有關的一些「應試技巧」,讓學生考上好大學是必須的。至於愛國主義英雄主義,文章本身就是最好的教員了,如果那還需要老師來灌輸,我們的教育豈不太蒼白了?   幸好,儘管我們當下的教育真的很蒼白了,但新一代青少年學生仍然喜歡這篇文章。魏巍其他的作品也不錯,但都沒有超越《誰是最可愛的人》,因為這篇只有三千多字的文章跟電影《上甘嶺》插曲《我的祖國》一樣,影響了幾代人的價值觀,它在中國當代文學史上的價值,要超過當今一百部平庸的長篇小說的總和。   肖復興:作家肖復興得知魏巍去世的消息后,唏噓不已。他說曾與魏巍多次在文學活動上謀面,「遺憾的是,每次都是在遠處看著他,畢竟不是一個年代的人,所以少有交際。他總是給人一種慈祥、平易近人的感覺」。   肖復興說,在魏巍眾多作品中,《誰是最可愛的人》給他留下的印象最為深刻。「我記得讀那篇文章時,我還在上小學,是從教科書上讀到的,讀完后我莫名地感動。」肖復興說,儘管後來也看了不少魏巍的作品,但少有像《誰是最可愛的人》那樣令人感動的了。   肖復興感慨萬分地說,儘管時間過去了半個世紀,但《誰是最可愛的人》至今仍被收錄在教科書中,成為一個鮮明的時代標本,被一代代青年人閱讀、熟知。   徐貴祥:我從他作品中汲取營養   在軍旅作家徐貴祥眼裡,魏巍是一個言談舉止都很率真的人,他們以前經常在一些文學活動上見面。「我最先讀的魏巍作品是長篇小說《東方》。那個年代寫抗美援朝題材的作品並不多,而他的長篇小說《東方》很具有突破性,敘述生動,人物性格鮮明,充滿人性關懷。」徐貴祥說,後來他閱讀了魏巍的一系列作品,印象最深刻的是《誰是最可愛的人》。   徐貴祥認為,魏巍的作品能及時反映現實生活,並擅長把敘事、寫景、議論、抒情巧妙地融為一體,「現在出了不少軍旅作家,也有不少優秀作品,但魏巍作品中鮮明的藝術風格,依然有許多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作為後來者,我從他的作品中汲取了先進的軍事文學理念與深邃的文化內涵」。   鄭伯農(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會長)   我是「文革」后開始認識魏巍的,半個月前,我到301醫院看望了魏巍,當時他因肝癌已經病入膏肓,但他的精神依然很清醒。我清楚地記得他當時對我說的一句話:「我被困在301出不來了!」他時刻關心著黨和國家的前途,總想出點力,雖然他的一些觀點是可商榷的。有人說他是位紅色作家,我記得他曾自豪地說自己,從裡到外通透紅,寫作和思考就是從人民利益出發。魏巍一生始終是一名戰士,在我看來,魏巍在文學上畢生追求的是,把文學的革命性和藝術性高度結合。   王堯(《魏巍散文選集》編者,蘇州大學文學院院長)   我和魏巍沒有直接交往,但因為編輯他散文集的關係和他有書信往來,從信裡面我能感覺到他晚年的落寞,而在過去他曾是一位非常知名的作家。魏巍一生都秉持著無產階級寫作,雖然有些觀點有待商榷,但我認為,他那代從延安走出的作家和知識分子,他們在1949年以後的經歷都非常複雜,但不管他們後來持什麼樣的理想和觀點,只要他們的寫作遵循著信仰,都是值得尊重的。在他所有的作品中,最為人熟知的就是《誰是最可愛的人》,雖然寫的是朝鮮戰爭的事情,但他對年輕人的影響還是非常正面的,沒有太多的政治歷史痕跡。

著名片段

  《誰是最可愛的人》(節選)   在朝鮮的每一天,我都被一些東西感動著,我的思想感情的潮水,在放縱奔流著。它使我想把一切東西,都告訴給我祖國的朋友們。但我最急於告訴你們的,是我思想感情的一段重要經歷,這就是,我越來越深刻地感覺到誰是我們最可愛的人!   誰是我們最可愛的人呢?我們的部隊、我們的戰士,我感覺他們是最可愛的人。   也許有的人在心裡隱隱約約地說:你說的就是那些「兵」嗎?他們看來是很平凡,很簡單的哩。既看不出他們有什麼高明的知識,又看不出他們有豐盛細緻的感情。可是,我要說,這是由於你跟我們的戰士接觸太少,因此,你沒有能夠了解到:他們的品質是那樣的純潔和高尚,他們的意志是那樣的堅韌和剛強,他們的氣質是那樣的淳樸謙遜,他們的胸懷是那樣的美麗和寬廣!   《依依惜別的深情》(節選)   請收起眼淚吧,親愛的、可敬的人民!你的淚是這樣傾流不止,已經灑濕了你們的國土。

魏巍老師蔡芸芝先生

我知道,你是為中國戰士的鮮血而痛惜,為中國戰士的一點點工作而感懷。你今天的淚,是對中國戰士的最崇高的評價,是給予中國戰士的無上的光榮!我知道,這淚雨中的每一滴,都不是普通的眼淚,一顆,一顆,都是萬金難買的友誼的珍珠!在這送行的淚雨中,中國戰士們也個個垂淚,一小時已經過去了,還沒有走出二里路。這時候,在送行人的行列里,不知是誰在喊:「不要哭了,替他們背背包呵!」人們才像忽然醒轉過來,擦擦淚,去奪戰士們的背包,小孩子也搶過來背在肩上,婦女們把奪過的背包,高高頂在頭上,飄行在戰士的身邊。這時的隊伍,已經不分行列,不分軍民,不分男女,錯錯落落,五光十色,互相攙著扶著,邊說邊哭,邊哭邊走。這是什麼隊伍呵!也許這不像隊伍吧,可是這確是世界上最強有力的隊伍,這是心連著心、肩並著肩的友誼的巨流!這支巨流,行進著,行進著,越過了一道道水,一道道山,他們行進在楓林燒紅的山野,行進在社會主義的東方……   《我的老師》 (節選)   有一件小事,我不知道值不值得提它,但回想起來,在那時卻佔據過我的心靈。我父親那時候在軍閥部隊里,好幾年沒有回來,我跟母親非常牽掛他,不知道他的死活。我的母親常常站在一張褪了色的神像面前焚起香來,把兩個有象徵記號的字條卷著埋在香爐里,然後磕了頭,抽出一個來卜問吉凶。我雖不像母親那樣,也略略懂了些事。可是在孩子群中,我的那些小「反對派」們,常常在我耳邊猛喊:「哎喲喲,你爹回不來了喲,他吃了炮子兒啰!」那時的我,真好像死了父親似的那麼悲傷。這時候蔡芸芝老師援助了我,批評了我的「反對派」們,還寫了一封信勸慰我,說我是「心清如水的學生」。一個老師排除孩子世界里的一件小小的糾紛,是多麼平常,可是回想起來,那時候我卻覺得是給了我莫大的支持!在一個孩子的眼睛里,他的老師是多麼慈愛,多麼公平,多麼偉大的人啊。   名言佳句:青春是美麗的,但一個人的青春可以平淡無奇,也可以放XX出英雄的火花;可以因虛度而懊惱,也可以用結結實實的步子走向光輝壯麗的成年。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