疳證

来源:www.uuuwell.com

   

疳證(infantile malnutrition)是由多種慢性疾患引起的一種疾病臨床以面黃肌瘦、毛髮稀疏枯焦、腹部膨隆、肚大青筋精神萎靡為特徵。好發於幼弱小兒,多發生於5歲以下的嬰幼兒。常見於小兒餵養不良、病後失調慢性腹瀉腸道寄生蟲者。

概述

  《小兒葯證直訣》:「疳皆脾胃病,津液之所作也。」或因乳食失調,甘肥無節所致。本證病變的關鍵在脾胃。多見於營養不良或慢性消化不良和小兒結核病寄生蟲病及其他慢性傳染病損害病因複雜,名目繁多。較常見的,如以五臟分類及病因病理命名的有心疳、肝疳、脾疳肺疳腎疳、疳癆、蛔疳等。以癥狀命名的有疳熱、疳渴、疳瀉、疳痢、疳腫脹、疳黃等;以病變部位命名的有腦疳、眼疳、口疳牙疳脊疳鼻疳等。   本病多見於西醫學的營養障礙性慢性疾病。

病因病機

  本病多由乳食無度,飲食不節,壅滯中焦損傷脾胃,不能消磨水谷而形成積滯,導致乳XX微無從運化臟腑肢體失養,身體日漸羸瘦,氣陰耗損而成疳證。飲食不潔,感染蟲疾而耗奪乳XX微,氣血受戟,不能濡養臟腑筋肉, 日久成疳。本病病理變化主要在脾胃虛弱,運化失調。本證形成后, 日久不愈,又可變生他證。本病的病位在脾胃,病性有虛有實。

1.餵養不當

  包括餵養方法不當和營養供給不足。小兒「乳貴有時,食貴有節」,餵養宜定時、定量和適合乳幼兒易於消化吸收食物。若乳食無度,或恣食肥甘生冷,或零食偏食等,都可使積滯成疳,即所謂「積為疳之母」,「無積不成疳」,此謂大過而致疳者;另則是營養供給不足所致,往往由於母乳不足,或未能及時添加輔食,或突然斷乳,小兒不習慣飲食,而進食過少。人工餵養的小兒,單純採用米糊餵養,缺乏足夠的蛋白質脂肪等。

2.疾病的影響

  長期吐瀉、慢性痢疾、結核病、寄生蟲病等,機體對營養不能充分吸收利用和慢性消耗,亦可成疳。古人把由於寄生蟲病(主要是腸寄生蟲病)所致的疳證,稱為蟲疳,並認為雖是其他原因所致的疳證,每多兼患蟲證,所以治疳方葯中,每多配伍驅蟲之品,即是此理。急性傳染病和某些外科病證手術之後,失於飲食調理,也可成疳。   其次,早產嬰兒先天性畸形兔唇齶裂幽門肥大狹窄等,因進食困難,而致營養缺乏,亦可致本病。   小兒脾胃脆弱,加之上述原因,傷損脾胃,致使胃傷則納少,脾傷則不運,氣血津液無以資生精微無從運化以濡養五臟、四肢百骸、筋肉、皮毛,則膚色無華,毛髮枯槁,形體羸瘦,頭大頸細,腹大青筋,神呆困倦。如因積滯日久,變生積熱,熱久傷陰,釀成津液乾涸。陰虛內熱,其證多見午後潮熱、掌心熱煩躁口渴等。脾虛不運,水谷化生濕熱,其證每多兼見小便黃濁或如米泔。本病如日久失治,則可導致雞胸龜背五遲五軟、搐搦、眼疳等證。由於氣血虛衰,不能抵禦外邪,易於感染,滋生他病,最易併發急性傳染病和小兒肺炎

疳症與積滯

  疳症是指小兒脾胃虛損,運化失宜,吸收功能長期障礙,臟腑失養,氣液乾涸,形體贏瘦,飲食不化,影響生長發育,病程較長的一種慢性疾患,臨床以不同程度的形體乾枯消瘦,氣血不榮,頭髮稀疏,精神疲憊,腹部膨大,青筋暴露,或者腹凹如舟,飲食異常等為其特徵。積滯是指小兒由於內傷乳食,停聚中脘,積而不消,氣滯不行所形成的一種胃腸疾患,臨床以納呆厭食,食而不化,脘腹脹滿,噯腐嘔吐乳食,大便腥臭為其特徵。積、滯、疳三者名雖異而源則一,病性證候輕重深淺之不同。消食導滯,調理脾胃為基本治療大法。在對症治療的同時,配合下列葯膳食療方,有助於患兒病情早日康復。   古人對疳證的含義有兩種解釋:一說,「疳者甘也」,認為疳證的發生原因為小兒過食肥甘、生冷,損傷脾胃,日久漸成疳證;另一說「疳者干也」,指氣液乾涸,形體消瘦。前者言其病因,後者述其癥狀。本病起病緩慢,病程遷延,病情複雜,嚴重影響小兒生長發育,甚則危及生命。(1)積滯傷中,症見面黃肌瘦,毛髮稀疏,精神不振,食慾欠佳,乳食不化。①傷乳者,症見周歲嬰兒吃奶減少,噁心嘔吐乳塊,口中有乳酸臭味;腹脹啼哭,睡眠不安,大便次頻、色白有奶瓣,或大便秘結舌紅、苔白厚或黃厚,指紋紅紫。治宜調和脾胃,消乳化滯。②傷食者,症見不思飲食,噁心嘔吐,吐物酸臭,腹脹或腹痛,睡眠不安,煩躁哭鬧,大便酸臭,糟雜不化,舌紅、苔黃厚膩,脈滑。治宜調和脾胃,消食化滯。(2)疳疾,症見面色萎黃,形體消瘦,毛髮黃稀,腹大青筋,頭大頸細,目無光彩,納呆厭食,煩熱唇乾,睡卧露睛,完谷不化舌淡少津,或舌紅苔光,脈沉無力或細數。治宜健脾消積(只宜平補緩補,不宜大補峻補)。

中醫辨證治療

  本證主要病因是由於飲食不節,脾胃受傷,運化失職,或餵養不當,營養失調,生化乏源,或久嘔久瀉,或病後失調,均可使脾胃受損,氣血津液耗傷,不能濡養臟腑、肌肉四肢百骸,漸至形體羸瘦而成疳證。疳證雖為脾胃病,但病久氣血虛衰,諸臟失養,必累及其他臟腑,而出現各種兼證。辨證首要辨明虛實。一般而言,病初起大多偏實,中期虛實互見,晚期屬虛為主。總的治療原則,以顧護脾胃為本。實證者,應著重消積,然後理脾;虛實並見者,可攻補兼施;倘虛象畢現者,應著重補脾益氣

積滯傷脾

  [證見] 面黃肌瘦,毛髮稀疏,煩躁口渴,乳食減少,或多吃善飢,   或食則嘔吐,腹滿拒按,大便乾結,或溏泄臭穢,小便黃濁,或午後潮熱。舌苔厚膩脈象滑數,指紋紫滯。   [治法] 消積理脾。

方葯

  1、 處方神曲6克,麥芽12克,檳榔10克,陳皮3克,獨腳金12克,山   楂10克,雞內金6克,黃連6克,使君子10克,甘草3克。水煎服,每日1劑。   若積滯甚者,加三棱6克、莪術6克。若積滯化熱者,加黃連6克。   脾虛者,加党參12克,白朮10克。   2、處方:雞內金30克,神曲、麥芽、山楂各100克,研成細末。每次   1.5~3克,糖水調服,每日3次。   處方:蟾蜍內臟,焙乾研末,每次1.5~3克,糖水調服,每日3次。

脾氣虛弱

  【辨證】形體枯瘦,面黃發枯,精神萎靡,納呆厭食,食而不化,   脘腹膨脹,或有低熱,或四肢不溫,便溏不化。舌淡苔白膩,脈濡細滑,指紋淡紫。   【治法】健脾消積。   【方葯】   處方:党參12克,白朮10克,茯苓10克,蓮子12克,山楂10克,麥   芽12克,五穀蟲6克,陳皮3克,砂仁3克(後下),炙甘草6克。水煎服,每日1劑。   若氣弱少力,加黃芪15克。肢冷者,加熟附子6克、肉桂3克(焗)。便泄不止者,加肉豆蔻6克。

氣血兩虛

  【辨證】 骨瘦如柴,面色蒼白,神疲乏力,睡卧露睛,啼哭無力,   腹陷如舟,納呆便溏。唇舌色淡,脈細無力,指紋淡。   【治法】補益氣血。   【方葯】   1、處方:党參15克,白朮10克,茯苓10克,熟地黃10克,白芍6克,   當歸6克,黃芪12克,陳皮3克,炙甘草6克,川芎6克。水煎服,每日1劑。若脾陽偏虛者,加炮姜6克、熟附子6克。或胃陰不足者,加石斛10克、烏梅6克。   2、處方:党參、焦三仙仙靈脾各15克,白朮、茯苓、熟地黃各9克,   丹參18克,甘草6克。水煎服,每日1劑。小兒藥量酌減。

針灸治療

  【辨證】主症 精神疲憊,形體羸瘦,面色萎黃,毛髮稀疏乾枯。   兼見便溏,完谷不化,四肢不溫,唇舌色淡,脈細無力者,為脾胃虛弱;嗜食無度或喜食異物,脘腹脹大,時有腹痛,睡中磨牙,舌淡,脈細弦者,屬蟲毒為患。   【治療】   1.基本治療   治法 健脾益胃,化滯消疳。以足陽明經穴、胃之募穴奇穴為主。   主穴 中脘 足三里 四縫   配穴 食積者,加下脘璇璣腹結;蟲積者,加天樞、百蟲窩;重症疳積者;加神闕氣海肺俞膏肓腎俞。   操作 中脘用毫針平補平瀉法,足三里用補法;四縫嚴格消毒后,用三棱針點刺,出針后輕輕擠出液體,並用消毒干棉球擦乾。對嬰幼兒可採取速刺不留針。配穴按虛補實瀉法操作,重症疳積之配穴用灸法。   方義 脾胃乃後天之本,若脾胃功能旺盛,則生化之源可復。胃之募穴、腑之會穴中脘,可和胃理腸。足三里扶土而補中氣。四縫為奇穴,是治療疳積的經驗穴。   2.其他治療   (1)皮膚針法 選夾脊穴(第7~17椎)、脾俞胃俞。從上而下輕輕叩刺,每次叩打 10~20分鐘,隔日治療1次。   (2)捏脊法 部位為脊柱及其兩側,使患兒俯卧,裸露背部。從長強穴向上,用手指捏起皮膚,一捏一放,交替向上,一般至大椎穴為1遍。3遍后再從白環俞沿脊柱兩側1.5寸處捏起,自下向上,隨捏隨放,至大杼穴,反覆3遍,每日1次。   (3)割脂法 選魚際,作局部麻醉后,作縱切口約4厘米長,用止血鉗XX切口,作局部按摩,如出現得氣感則療效較好,然後取少量脂肪,用酒精棉球壓迫防止出血,然後作外科包紮。   (4)穴位敷貼法內關、神闕。用桃仁杏仁山梔等份研成粉末,加冰片樟腦少許,研末拌勻備用。取葯末15-20克,用雞蛋清調勻敷于穴位上,24小時去除。   【按語】   1. 針灸治療小兒疳證有一定療效,因其他慢性疾病所致者,如腸寄生蟲、結核病等,應根治其原發病。   2. 提倡母乳餵養注意飲食定時定量,嬰兒斷乳時給予補充營養。

兒童疳證的其他療法

  1.外治法 取神曲、麥芽、蠶矢、胡黃連、蕪荑雷丸藿香各10克,木香蘆薈吳茱萸、陳皮、蒼朮、五穀蟲各5克,共研細末備用。用時取葯末3克;神闕穴常規消毒,將葯末填放其中,用膠布固定,以防外漏。每日換藥1次,可連續外敷多日;如有皮膚過敏或破損,則停用。   2.針灸療法 參照厭食、積滯的針灸療法。   3.捏脊療法 參照積滯的捏脊療法。   4.飲食療法   ⑴茯苓、山藥各300克,芡實、蓮子肉、扁豆薏苡仁   各150克,炒谷麥芽、雞內金各75克,共研為細末,和粳米粉適量拌勻。每次取15~30克,加入煮沸的水中,打成糊狀,白糖調味食用,每天2次。適用於虛實挾雜之疳證。   ⑵ 太子參10克,黃芪10克,白朮10克,山藥20克,   陳皮5克,砂仁3克,乳鴿1只。將鴿去毛洗凈,6味藥用紗布包裹,同放砂鍋中,加水適量,燉至熟爛,去藥渣,少許調味,吃鴿肉飲湯。3天1次,連服4~5次。適用於氣血虛損之疳證。

兼證

  兼證在疳證之後期,常有出現以下病證:

1、 眼疳

  證見二目乾澀,畏光羞明,甚則眼珠混濁,白膜遮睛。宜以養肝明   其他療法   目退翳治療。處方:菊花6克,草決明9克,夜明砂6克,木賊6克,蟬蛻3克,赤芍6克,女貞子9克,山藥12克,甘草3克。水煎服。另用獨腳金10克、豬肝30克,加水適量,蒸熟或煮熟后,服食藥液及豬肝。

2、 心疳

  證見發熱煩躁,面赤唇紅,口舌生瘡,小便短赤。宜以清心瀉火養   陰治療。處方:生地黃10克,木通6克,淡竹葉6克,玄參6克,金銀花8克,連翹6克,甘草3克。水煎服。並用水蜜調冰硼散口腔

3、 疳腫脹

  證見小便短少,全身或四肢、目胞浮腫。宜以健脾溫陽利水治療。   處方:白朮10克,桂枝4克,茯苓皮8克,豬苓8克,大腹皮8克,陳皮3克,生薑皮3克,黃芪10克,苡仁12克。水煎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