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鹿

来源:www.uuuwell.com

   

麋鹿屬於鹿科,又名大衛神父鹿,因為它頭臉像馬、角像鹿、頸像駱駝、尾像驢,因此又稱四不像,原產于中國長江中下游沼澤地帶,以青草和水草為食物,有時到海中銜食海藻。體長達兩米,重300千克。曾經廣佈於東亞地區。後來由於自然氣候變化和人為因素,在漢朝末年就近乎絕種。元朝時,為了以供遊獵,殘餘的麋鹿被捕捉運到皇家獵苑內飼養。到19世紀時,只剩下在北京南海子皇家獵苑內一群。1900年,在西方發現后不久被八國聯軍把最後一群麋鹿捕捉殺戮並從此在中國消失。

簡介

生活在黃海濕地大豐保護區的麋鹿

[1]  麋鹿又名「四不象」,是中國特有的動物,也是世界珍稀動物。它善於游泳,再加上寬大的四蹄,非常適合在泥濘的樹林沼澤地帶尋覓青草、樹葉和水生植物等,棲息活動範圍在今天的長江流域一帶。長江流域是人類繁衍之地,生息於此的麋鹿自然成了人們為獲得食物而大肆獵取的對象,致使這一珍稀動物的數量急劇減少,其野生種群很快便不復存在了。   值得慶幸的是,英國的十一世貝福特公爵花重金收養了世界僅存的18頭麋鹿,放養在他的烏邦寺莊園中。這是在中國大地上的人工環境中生活的最後一群麋鹿。根據大量化石和歷史資料推斷,野生麋鹿大概在150多年前就消失了。

歷史記載

麋鹿圖冊(22張)  麋鹿是中國特有的動物也是世界珍稀動物。它善於游泳,再加上寬大的四蹄,非常適合在泥濘的樹林沼澤地帶尋覓青草、樹葉和水生植物等食物,棲息活動範圍在現在的長江流域一帶。黃河流域是人類繁衍之地,生息於此的麋鹿自然成了人們為獲得食物而大肆獵取的對象,致使這一珍奇動物的數量急劇減少,其野生種群很快便不復存在了。值得慶幸的是,早在3000多年前的周朝時,麋鹿就被捕進皇家獵苑,在人工馴養狀態下一代一代地繁衍下來,一直到清康熙、乾隆年間,在北京的南海子皇家獵苑內尚有二百多頭。這是在中國大地上的人工環境中生活的最後一群麋鹿。根據大量化石和歷史資料推斷,野生麋鹿大概在清朝才瀕臨滅絕的境地。   1865年,法國傳教士兼博物學家阿芒·戴維神甫在北京南部考察動植物時發現了這種奇特的動物,這是世人第一次從學術角度知道了麋鹿。此後的幾十年間,不斷有麋鹿的活體被運出中國,流向西方。   1894年,永定河水泛濫,衝破了南苑的圍牆,逃散的麋鹿成了饑民們的果腹之物。到1900年,八國聯軍侵入北京,南苑裡的麋鹿幾乎被全部殺光。一部分被運往為歐洲各地。    不過,在2009年1月8日,一隊科學考察團于洞庭湖發現27頭糜鹿,是全球首位發現有野生麋鹿的足跡。   在世界動物保護組織的協調下,英國政府決定無償向中國提供種群,使麋鹿回歸家鄉。   1985年提供22只,放養到原皇家獵苑,北京大興區南海子,並成立北京南海子麋鹿苑。1986年又提供39只,在江蘇省大豐麋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放養。1987年又提供18只。   回歸后的麋鹿繁殖相當快,1994年中國政府又在湖北省石首市天鵝洲成立第三個麋鹿保護區,從大豐遷來64只。目前在中國的麋鹿總數已經繁殖達1320頭。但仍然是一個瀕危物種。全世界也沒有超過2000頭。

古代研究

  1)群居性與社群結構。《三國志·魏書·張魯傳》的註釋中寫道:「張魯弟衛拒王師,夜有野麋數千沖壞衛營,軍大驚。」《後漢書·郡國志三》的「廣陵郡……東陽」條注中說:「縣多麋。《博物記》曰:『千百為群,掘食草根,其處成泥,名曰麋。』」這些說明麋鹿是群居的。《緯略》是一本講解名詞出處和意義的書,其中關於麈尾一節寫道:「麋之大者曰麈,群麋隨之,皆以麈尾而傳。」麈是領頭的麋,該文形象的寫出了頭麋與麋鹿群的關係。   2)麋鹿是濕地動物。麋鹿在濕地生活,善游泳,遇敵害可以逃到沼澤或湖泊、河流中躲避。《曲海拾遺》寫道:「麋鹿善居澤,鹿因與居,亦善濟水。」《北齊書·李繪傳》:「河間崔謀恃其弟暹勢,從繪乞麋角鴿羽。繪答朽曰:『鴿有六翮,氣則沖大;麋有四足,走便入海(海子、湖泊之意)』。」   3)自衛方法。群居對麋鹿的自衛有一定意義,西漢劉向(約公元前77~前6年)的《說苑·雜言》中有「麋鹿成群,虎豹避之」的說法,說明即使是凶猛的虎豹面對眾多的麋鹿也無可奈何,只好悻悻離去。   4)生活能力強。唐朝僧人皎然所著《姑蘇台歌》中有「山中精靈安可睹,轍跡人蹤麋鹿居。」說明麋鹿在有人在車輛行使的山中還可生活,可見它們的生活能力是很強的,只是人類的干擾不要太甚。

神話傳說

  在中國,麋鹿又叫做四不像,被認為是一種靈獸。最為著名的形象是古典小說《封神演義》里姜子牙的坐騎四不象。

外形特徵

  麋鹿體

護仔

長約2米。 雄性肩高0.8~0.85米, 雌性0.7~0.75米,初生仔12千克左右。 一般成年雄麋鹿體重可達250千克,角較長,每年12月份脫角一次。雌麋鹿沒有角,體型也較小。角多叉似鹿、頸長似駱駝、尾端有黑毛,因在古代神話小說《封神榜》中是姜子牙的坐騎,使其更富有傳奇色彩。麋鹿角倒置時能夠三足鼎立,是在鹿科動物中獨一無二的,頸和背比較粗壯,四肢粗大。主蹄寬大能分開,趾間有皮健膜,側蹄發達,適宜在沼澤地中行走。夏毛紅棕色,冬季脫毛後為棕黃色;初生幼仔毛色橘紅,並有白斑。尾巴長用來驅趕蚊蠅以適應沼澤環境。   雄性小麋鹿在兩歲時長角分叉,6歲叉角才發育完全。頭大,吻部狹長,鼻端裸露部分寬大,眼小,眶下腺顯著。   雌麋鹿的懷孕期比其他鹿類要長,一般超過九個半月,而且每胎只產一仔,尚無雙胞胎多胞胎的記載。

分佈範圍

麋鹿群

  麋鹿原產于中國長江中下游沼澤地帶,以青草和水草為食物,有時到海中銜食海藻,在3000年以前相當繁盛。主要分佈在中國的中、東部,日本也有,東海、黃海及其附近海域也曾發現麋鹿的化石。後來由於自然氣候變化和人類的獵殺,在漢朝末年就近乎絕種,元朝時,蒙古士兵將殘餘的麋鹿捕捉運到北方以供遊獵,在自然界已經滅絕。1866年,被法國傳教士大衛發現並寄回法國由法國動物學家米勒·愛德華確定拉丁種名,各國公使用賄賂、偷盜等手段,為自己國家動物園搞到幾隻。1894年永定河泛濫,沖毀皇家獵苑圍牆,殘存的麋鹿逃出,被饑民和後來的八國聯軍獵殺搶劫,從此在中國消失。   1898年英國11世貝福特公爵花重金將流散到巴黎、安特衛普、柏林和科隆的18頭麋鹿全部購回,放養到烏邦寺莊園,到二戰結束已經繁殖到255頭,為了防止其滅絕,開始向各國動物園疏散。   麋鹿在世界動物保護組織的協調下,英國政府決定無償向中國提供種群,使麋鹿回歸家鄉。1985年提供22只,放養到原皇家獵苑——北京大興區南海子,並成立北京南海子麋鹿苑。1986年又提供39只,在江蘇省大豐市原麋鹿產地放養,並成立自然保護區。   回歸后的麋鹿繁殖相當快,1994年中國政府又在湖北省石首市天鵝洲成立第二個麋鹿保護區,從北京前後遷去九十多隻。目前世界麋鹿總數已經繁殖達4000頭。但仍然是一個瀕危物種。

習性特徵

  麋鹿是一種大型食草動物,體長170~217厘米,尾長60~75厘米,肩高達122~137厘米,體重120~180千克,雌性體形比雄性略小。   雌性頭上無角,雄性角的形狀特殊,沒有眉杈,角干在角基上方分為前後兩枝,前枝向上延伸,然後再分為前後兩枝,每小枝上再長出一些小杈,后枝平直向後伸展,末端有時也長出一些小杈,最長的角可達80厘米。頭大,吻部狹長,鼻端裸露部分寬大,眼小,眶下腺顯著。四肢粗壯,主蹄寬大、多肉,有很發達的懸蹄,行走時代帶有響亮的磕碰聲。   尾特別長,有絨毛,呈灰黑色,腹面為黃白色,末端為黑褐色。夏季體毛為赤銹色,頸背上有一條黑色色的縱紋,腹部臀部為棕白色。9月以後體毛被較長而厚的灰色冬毛所取代。麋鹿性好合群,善游泳,喜歡以嫩草和其他水生植物為食。

繁殖

麋鹿

  麋鹿性好合群,善游泳,喜歡以嫩草和其他水生植物為食。求偶發情于5月底至8月。雄獸性情突然變得暴躁,不僅發生陣陣叫聲,還以角挑地,翻滾,將從眶下腺分泌液體塗抹在樹榦上。雄獸之間時常發生對峙、角斗的現象。雌獸的懷孕期為270天左右,是鹿類中懷孕期最長的,一般于翌年4~5月產仔。初生的幼仔體重大約為12千克,毛色桔紅並有白斑,6~8周后白斑消失,出生3個月后,體重將達到70千克。2歲時性成熟,雄性小鹿2歲長角分叉,6歲叉角發育完全,理論壽命為25歲。

保護級別

野生小麋鹿

  麋鹿屬於國家一級保護動物,曾經是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紅皮書規定的極危物種,但是隨著近年來其種群數量的不斷增加,已經退出了世界瀕危動物名錄「紅皮書」。   麋鹿失而復得的中國保護野生動物的成就,它既是愛國主義教育的活的教材,也是向公眾表達人與自然協調發展之可能性與必要性的重要範例。

保護現狀

  麋鹿屬於國家一級保護動物,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紅皮書極危級物種。   中國麋鹿從1985年首批回歸38頭,被放養于北京南海子的千畝鹿苑后,逐漸繁衍壯大,遷往長江之畔的湖北石首,從而成功完成回歸野外的「重引入」工程。另外,在江蘇大豐黃海之濱的一些麋鹿也蓬勃發展,加上全國20幾處動物園等飼養的麋鹿,至2001年初,已經達到1300只,麋鹿失而復得、重引入的成功是向國際社會展示的中國保護野生動物的成就,是向公眾表達人與自然協調發展之可能性與必要性的重要範例。

威脅因素

  原始人類由於人口密度低、生產力水平低,不構成對麋鹿的威脅。而商周以後,由於自然變遷、麋鹿自身的原因和人為干擾等因素,造成了麋鹿的不斷減少。

1)自然因素

  由於麋鹿是一種喜愛溫暖濕潤的動物,而中國近5千年來的氣溫是在逐漸變冷,沼澤和水域也明顯減少,自然環境的變化對麋鹿有較大的影響。

2)自身因素

  雄性麋鹿之間為爭奪配偶的角斗是非常溫和的,沒有激烈的衝撞和大範圍的移動,角斗的時間一般不超過10分鐘,失敗者只是掉頭走開,勝利者不再追斗,很少發生鹿之間的傷殘現象。公鹿占群后,其他公鹿窺視母鹿時、占群公鹿僅用吼叫和追逐等方式趕走對方。以上這些特點決定了它們逃避敵害的能力差,較易被天敵和人類捕殺。麋鹿主要採食水生和陸生的禾本科及豆科植物,食性狹窄也是麋鹿生存受到威脅的自身因素。

3)人口增長和農業的發展

  侵佔了麋鹿的生活地域。人類的捕殺,嚴重影響了麋鹿的生存。甲古文中記載,古代一次獵獲麋鹿的數量達348只。另外麋鹿還被製成治病和強身的各種藥品《本草綱目》中記載,「麋茸功力勝鹿茸……麋之茸角補陰,主治一切血症筋骨腰膝酸痛滋陰益腎……」《彭祖服食經》、《家藏經驗方》及現代的《中醫方劑大辭典》中,用麋鹿茸、角、骨等做配方的方劑就有幾十項。麋鹿由此也就成為人類為治病而追殺的對象。

在中國的滅絕與復興

  18

盛世麋鹿

65年,法國傳教士兼博物學家阿芒·大衛在北京南部考察動植物時發現了這種奇特的動物,這是世人第一次從學術角度知道了麋鹿。此後的幾十年間,不斷有麋鹿的活體被運出中國,流向西方。此時歐洲一些國家動物園內的麋鹿,由於生態環境的變化,面臨著滅絕的威脅。熱愛動植物的英國貝德福特公爵十一世,出高價把飼養在巴黎、柏林、科隆、安特衛普等地動物園內的18頭麋鹿全部買下,放養在他水草豐茂的烏邦寺莊園內。后經精心護理飼養,這18頭麋鹿逐漸繁衍生息。1894年,永定河水泛濫,衝破了南苑的圍牆,逃散的麋鹿成了饑民們的果腹之物。到1900年,八國聯軍侵入北京,南苑裡的麋鹿幾乎被全部殺光。一部分被運往為歐洲各地。至此,中國特產動物麋鹿,在國內銷聲匿跡。而也成為了世界上僅有的麋鹿種群。   野生的麋鹿雖然滅絕了,但是通過放養,最終在中國重新建立了麋鹿的自然種群。1986年8月,英國倫敦動物園無償提供了39頭麋鹿,放養在大豐麋鹿保護區至今,生長良好,並且繁殖了後代。為此,中國重新把麋鹿列為一級保護動物。   中國麋鹿主要分佈在三大保護區內,即江蘇大豐麋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北京南海子麋鹿苑、湖北石首麋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根據2010年6月的資料,江蘇大豐麋鹿保護區有1618頭,約占世界麋鹿種群的40%。此外,在河南、江蘇泰州等地也有一定規模的麋鹿繁殖基地。

種群現狀

大豐麋鹿自然保護區

  現生麋鹿被稱為達氏種,從已發現的化石看,麋鹿屬中還有4種,即雙叉種、晉南種、藍田種和台灣種。麋鹿是一種僅限於第四紀中後期的動物,從已知的全國243多個麋鹿化石出土地點確認,歷史上麋鹿的分佈區西至山西的汾河流域,北至遼寧的康平,南到浙江餘姚,東到沿海平原及島嶼。到了晚更新世,麋鹿種群迅速發展,到全更新世中期達到鼎盛,但商周以後麋鹿迅速衰落。   原始人類由於人口密度低、生產力水平低,不構成對麋鹿的威脅。而商周以後,由於自然變遷、麋鹿自身的原因和人為干擾等因素,造成了麋鹿的不斷減少。   從自然因素看,由於麋鹿是一種喜愛溫暖濕潤的動物,而中國近5千年來的氣溫是在逐漸變冷,沼澤和水域也明顯減少,自然環境的變化對麋鹿有較大的影響。   從自身因素看,麋鹿是鹿類動物中較溫順的一種。據我們多年的飼養、觀察,發情期的公鹿也不像梅花鹿馬鹿白唇鹿那樣攻擊人,而且占群公鹿見到人接近即逃跑。在哺乳期,人給幼仔打耳號、測量時,幼仔的叫聲只能吸引母鹿在遠處觀望,而不像其他鹿那樣,母鹿為了保護幼仔而攻擊人。雄性麋鹿之間為爭奪配偶的角斗是非常溫和的,沒有激烈的衝撞和大範圍的移動,角斗的時間一般不超過10分鐘,失敗者只是掉頭走開,勝利者不再追斗,很少發生鹿之間的傷殘現象。公鹿占群后,其他公鹿窺視母鹿時、占群公鹿僅用吼叫和追逐等方式趕走對方。以上這些特點決定了它們逃避敵害的能力差,較易被天敵和人類捕殺。麋鹿主要採食水生和陸生的禾本科及豆科植物,食性狹窄也是麋鹿生存受到威脅的自身因素。   人口增長和農業的發展,侵佔了麋鹿的生活地域。人類的捕殺

麋鹿圖譜

,嚴重影響了麋鹿的生存。考古學發現,1萬年至4千年前人類遺址中出土的麋鹿骨骼的數量,與家豬骨骼的數量相當。可見當時麋鹿是被人類當作食物而遭到大量獵殺的。甲古文中記載,古代一次獵獲麋鹿的數量達348只。另外麋鹿還被製成治病和強身的各種藥品,《本草綱目》中記載,「麋茸功力勝鹿茸……麋之茸角補陰,主治一切血症,筋骨腰膝酸痛,滋陰益腎……」《彭祖服食經》、《家藏經驗方》及現代的《中醫方劑大辭典》中,用麋鹿茸、角、骨等做配方的方劑就有幾十項。麋鹿由此也就成為人類為治病而追殺的對象。   自然因素、麋鹿自身的因素是麋鹿分佈區逐漸縮小、數量減少的原因,而人類活動的干擾是麋鹿走向野外滅絕的決定因素。   麋鹿作為野生種群早已絕跡多年,1986年8月14日,在世界自然基金會和中國林業部的共同努力下,來自英國七家動物園的39頭麋鹿返回故鄉——江蘇大豐,放養在大豐麋鹿保護區。面積達117萬畝的江蘇大豐麋鹿保護區,是世界上面積最大的一處麋鹿保護區,擁有世界上最大的麋鹿種群,已建立世界最大的麋鹿基因庫。大豐麋鹿國家自然保護區林茂草豐,人跡罕至,是麋鹿野生放養的天然理想場所。適宜的生境加上保護區工作人員的精心管護,其野生種群數量,繁殖率和存活率均居世界首位。經過繁衍擴大,現已達到1618頭。江蘇大豐麋鹿保護區有著世界上最大的野生麋鹿種群,野生種群數量達156頭。在世界上首先建立了完全擺脫對人類依賴、可自我維持的麋鹿野生種群,結束了數百年來麋鹿無野生種群的歷史。[1-3]

大豐麋鹿自然保護區

簡介

大豐麋鹿保護區 區徽

  大豐麋鹿自然保護區位於江蘇省中部的黃海之濱,佔地117萬畝,核心區4萬畝。區內分佈著林地、草荒地、沼澤 地和自然水面。本世紀60年代,在大豐市新團、大龍、三圩、劉庄等地有麋鹿角和麋鹿骨(亞化石)出土,歷史文獻和出土文物充分證明大豐曾是麋鹿的故鄉。1984年春國際野生基金會和我國林業部組織專家、學

麋鹿剛回大豐的情景

者、技術人員來此調查考察,確認其適宜麋鹿生活,經國務院批准,林業部和江蘇省在此聯合建立麋鹿自然保護區,由林業部投資120萬元,于1985年著手建設。1986年8月13日上午,從英國倫敦以8箱分裝麋鹿39頭(雄性13頭,雌性26頭)空運廣州,換機飛上海,再用汽車轉運大豐保護區放養,麋鹿群在這裡生息繁衍,悠然自得。   經過兩年的「引種擴群」和十年的「行為再塑」兩個階段后,保護區從1998年開始著手實施拯救工程的第三個階段:「野生放歸」。十年間四次放歸53頭麋鹿,經過十年艱辛探索,野生麋鹿逐年遞增。經過多年時間的跟蹤觀察和監測,麋鹿的野生行為不斷恢復,它們在野外具有較強的識別能力和自然保護意識,連續3年在完全自然的情況下成功產仔,並全部成活。麋鹿成功回歸大自然,基本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和社會環境與生態環境平衡的建設目標,成為世界麋鹿保護過程中的一座里程碑。20多年來,其他國家麋鹿數量沒有明顯的變化,而大豐麋鹿種群已實現量的突越。為此,麋鹿就此從「紅皮書」中退出,被列為珍稀物種。這是麋鹿保護過程中的又一座里程碑。   2008年,野生麋鹿在南黃海濕地順利地完成了第二個繁衍周期,野生麋鹿種群中已出現了重孫輩。經過10年的探索和研究,野生麋鹿種群在大自然中的數量超過100頭,基本脫離了種群發展的「危險期」。   2006~2008年,麋鹿保護區在全國麋鹿分佈相對集中和比較分散的地域對它們進行了深層次的觀察,發現了麋鹿到山上的樹林中棲息和一頭雌麋鹿同時哺乳3頭小仔鹿以及麋鹿大量採食大米草等活動行為。這三項重大發現,是中國近年來研究麋鹿工作的新突破,對推動中國野生動物保護事業發展,促進相關學科的研究,都有重要的現實意義。大豐保護區已經形成了林、草、水、鹿、鳥共生的生態模式和完整的麋鹿生態系統,曾經被認是外來生物有害物種的互花米草成為麋鹿喜愛的食品,納入了保護區的生物循環鏈。

大豐麋鹿亮相世博園

奔跑的麋鹿

  上海世博會國際組織聯合館世界自然基金會展區內,大豐麋鹿的卡通形象赫然顯目,吸引了海內外遊客的眼球。展板以「麋鹿失而復得」為題,言簡意賅地描述了25年來麋鹿在世界自然基金會和原國家林業部的幫助下重返故里、在大豐保護區鹿丁興旺、千百成群的過程。只有兩種國寶級獸類動物「入住」世界自然基金會展區,另一種就是大熊貓。   展館內活潑可愛的麋鹿卡通,麋鹿回歸故里的宏大場面,「一睹爭奪鹿王寶座的景象」描述吊起了許多人「一睹為快」的胃口。自2010年5月1日上海世博會開幕以來,通過參觀世博想進一步了解大豐麋鹿的遊客越來越多。江蘇大豐麋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中華麋鹿園遊客量、咨詢量、網站點擊率比去年同期分別上升5%、7%和6%。慕名而來接受生態科普教育的學生團隊增長13%。

麋鹿保護突出貢獻者——丁玉華

  丁玉華,中國鹿類專家組專家,濕地國際中國項目處專家,現任江蘇大豐麋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處常務副主任 。   丁玉華同志自1986年就開始了對世界瀕危物種麋鹿的拯救和野生種群的恢復工作。麋鹿從1986年引進時的39頭髮展到現在的1618頭,種群數量增加了40倍,約占世界麋鹿總數的35%,年遞增率比世界平均水平的5.9%高出19個百分點,其它各項技術指標均居世界同行之首。並攻克了麋鹿難產率高的難題,使世界平均水平的22%,下降至0.3%。丁玉華同志在國內外專業刊物發表研究論文83篇。取得科研成果80多個,其中5個成果填補了世界麋鹿研究史上的空白。所撰論文《麋鹿公鹿發情期的行為及時間分配》被美國國家科學院野生動物保護研究中心收藏,並有專著《中國麋鹿研究》、《麋鹿保護與研究》、《麋鹿研究與管理》。由丁玉華同志主持,並分別于1998年、2002年、2003年和2006年進行了4次麋鹿野放試驗,結束了100多年以來世界上無野生麋鹿群的歷史。麋鹿在野外的子三代(F3)已經形成,目前野生麋鹿基礎群已經達到156頭,並逐步擺脫野生麋鹿生存的危險期,標志著我國野生動物保護工作XX了一個新的領域。[4]

石首麋鹿自然保護

麋鹿自然保護區logo

  石首糜鹿自然保護區位於湖北省石首市境內,地理座標為東經112°33',北緯29°49',總面積1567公頃。保護區于1991年經湖北省政府批准建立,主要保護對象為糜鹿及其生境。   本區地處長江天鵝洲故道邊,屬典型的近代河流相衝積,洪積的堆積形成的洲灘平原,地勢低平,海拔在35米左右。區內土壤肥活,水質良好,牧草豐盛,分佈有廣闊的蘆葦沼澤濕地。據初步調查,區內高等植物有64科、168屬、238種,脊椎動物有100多種,其中大鴇、白鶴等為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本區是為實現麋鹿回歸自然而建立的自然保護區,1993年和1994年分兩批從北京麋鹿苑引進 麋鹿64頭,由於區內發自然環境非常適合麋鹿的生活和繁衍,加之麋鹿可食性植物多達119種,且生物產量高,因此在僅3-4年的時間內,麋鹿種群發展到134頭,且麋鹿的野性恢復良好,實現了自然放養的目標。石首麋鹿自然保護區的建立,不僅對麋鹿回歸自然作出巨大貢獻,而且為世界大型動物回歸自然以及種群的恢復提供了成功的經驗。

南海子麋鹿苑

麋鹿與喜鵲

  南海子麋鹿苑位於北京市大興區南苑至廊坊公路東側鹿圈鄉三海子,距北京城區14公里。佔地60公頃,是我國第一座以散養方式為主的麋鹿自然保護區。   早在清朝,為讓這一珍稀鹿種得以生存,就在南海子內選定一處小海子,作為麋鹿散養區,並配有一整套完整周密的保護措施。但1865年被法國阿芒大衛神父發現,此後陸續運往到歐洲。1900年八國聯軍攻進北京,濫殺掠劫,獵苑毀於戰亂,這裡的最後一批麋鹿從此消亡,中國特產的麋鹿在中國已經了無痕跡。1900年前後英國貝德福特公爵從歐洲一些動物園中收集到18頭麋鹿,放養于烏邦寺莊園,現麋鹿群已繁殖到600頭。1985年英國烏邦寺公園塔維斯托克侯爵將22頭麋鹿送還給中國,圓了「迷」鹿回家的百年夙願。1987年,英國烏邦寺公園又向中國贈18頭麋鹿,使南海子的麋鹿終於形成群落,不斷繁衍。國家在北京專門成立了麋鹿生態實驗中心,並辟出近千畝土地,建成麋鹿苑。   1985年建成的南海子麋鹿苑位於清朝皇家獵苑的核心地區。南海子有豐美的葦草,泥濘的沼澤,為麋鹿的棲息繁衍創造了良好的環境。在短短的8年時間,南海子麋鹿苑中的麋鹿已從20頭繁育為200余頭,成為僅次於烏邦寺公園的世界第二大麋鹿苑,南海子開始恢復了它特有的風貌。麋鹿苑還引進了豚鹿、梅花鹿、白唇鹿、馬鹿、水鹿、鹿和狍等鹿科動物,使麋鹿苑逐步成為一個中國鹿科動物的研究地和博物館。

麋鹿博物館

  北京南海子麋鹿苑博物館不僅是保護麋鹿的研究場所,還是一個以開展自然、歷史、文化生態環保為特色的教育基地,是對青少年進行自然教育、環保教育及愛國主義教育不可多得的戶外大課堂,被中國科協列為首批全國科普教育基地。   為提高人們對保護瀕危動物的緊迫感,苑內設了一座「世界滅絕動物公墓」,一塊塊的石碑上銘記著一個世紀以來世界上已滅絕了的野生動物。這些石碑用多米諾骨牌的形式排列著。上百種動物相繼倒下,最後一塊上面寫著:英國萊桑池蛙。   在北京麋鹿苑,人們會了解到麋鹿是一度在中國滅絕,又經中外保護人士共同努力得以拯救的野生動物,它們的失而復得,是人類「亡羊補牢」、「迷途知返」,生態保護意識覺醒的具體體現。要使後人知道,地球是我們惟一的家園,但她並不只屬於人類,只有保護這個大千世界的物種多樣性才能使我們自身的繁榮、穩定、持續發展得到保障。

相關資料

  中國古代對麋鹿行為學認識

麋鹿的身世

  遠涉重洋,重返故鄉。麋鹿曲折的命運,使它成為世人關注的對象。   已出土的野生麋鹿化石表明,麋鹿起源於距今200多萬年前,距今約1萬年前到距今約3000年時最為昌盛,中國境內無論是麋鹿化石點的數目或某個化石點的標本數量都極為豐富。但在距今約3000年的商周時期以後卻迅速衰落,直到清朝初年野生麋鹿最後絕跡。 麋鹿是中國特有的物種,但它的正式英文學名卻以外國人的姓氏命名;它曾在中國生活了數百萬年,20世紀初竟在國內幾乎絕跡;1986年8月,在世界自然基金會和我國園林業部的努力下,39頭選自英國七家動物園的麋鹿重反故鄉,被送到大豐麋鹿自然保護放養。   多數麋鹿專家認為,麋鹿絕跡的重要原因是歷史上各個朝代的大量獵捕,造成了麋鹿種群災難性的減少。同時,各地許多沼澤或近海低窪荒地被開墾成為農田,使只適於在沼澤地帶棲息的麋鹿沒有了容身之所,成為平原地區最早的生態災難的犧牲者。   野生麋鹿的最後棲息地是長江口附近沿海地區。儘管麋鹿曾廣泛分佈于中國東部及中部地區的長江南北,但主要分佈中心仍在長江三角洲的沿海地區。它們十分喜愛溫暖濕潤的沼澤水域,甚至喜歡接觸海水,銜食海藻。江蘇大豐麋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就位於這一區域,這裡麋鹿化石密集分佈,從1967~1998年先後出土麋鹿化石12處。從春秋戰國時期至清朝,古人對麋鹿的記述不絕於書。它不僅是先人狩獵的對象,也是宗教儀式中的重要祭物。《孟子》中記述,「孟子見梁惠王,王立於沼上,顧鴻雁麋鹿曰:『賢者亦樂此乎』」,這證明至少在周朝,皇家的園囿中已有了馴養的麋鹿。   漢朝以後,野生麋鹿數量日益減少。元朝建立以後,善騎XX的皇族把野生麋鹿從黃海灘塗捕運到大都(北京),供皇族子孫們騎馬XX殺。野生麋鹿逐漸走向滅絕。到清朝初年,中國已只有一群約二三百隻的麋鹿圈養在210平方公里的北京南海子皇家獵苑。這時候,國際動物學界還不知道麋鹿的存在。   1865年秋季,法國博物學家兼傳教士大衛在北京南郊進行動植物考察,無意中發現了南海子皇家獵苑中的麋鹿。他立即意識到,這是一群陌生的、可能是動物分類學上尚無記錄的鹿。大衛以20兩紋銀為代價,買通獵苑守卒弄到了兩隻麋鹿,製作成標本。1866年,他將標本寄到巴黎自然歷史博物館,被確認為從未發現的新種,而且是鹿科動物中獨立的一個屬。從此,麋鹿學名被稱為「大衛鹿」。1866年之後,英、法、德、比等國的駐清公使及教會人士通過明索暗購等手段,從北京南海子獵苑弄走幾十頭麋鹿,飼養在各國動物園中。   1894年,北京永定河泛濫,洪水衝垮了獵苑的圍牆,許多麋鹿逃散出去,成了饑民的果腹之物。1900年,八國聯軍攻入北京,南海子麋鹿被西方列劫殺一空,麋鹿在中國本土滅絕。 隨著時間的流逝,圈養于歐洲一些動物園中的麋鹿紛紛死去,種群規模逐漸縮小。從1898年起,英國十一世貝福特公爵出重金將原飼養在巴黎、柏林、科隆、安特衛普等地動物園中的18頭麋鹿悉數買下,放養在倫敦以北佔地3000英畝的烏邦寺莊園內。這18頭麋鹿成為目前地球上所有麋鹿的祖先。二戰時,這個種群達到255頭,烏邦寺莊園因害怕戰火,開始向世界一些大動物園轉讓麋鹿。到1983年底,全世界麋鹿達到1320頭。   麋鹿的故鄉中國希望麋鹿能重返家園。1956年和1973年,北京動物園分別得到了一對和兩對麋鹿,但因繁殖障礙和環境不適,一直未能復興種群。   1985年,在世界野生動物基金會的努力下,英國政府決定,倫敦5家動物園向中國無償提供麋鹿。1985年8月,22頭麋鹿被用飛機從英國運抵北京,當晚運至南海子原皇家獵苑,奇獸重新回到了它在中國最後消失的地方。1986年8月,39頭麋鹿從英國七家動物園裡選出經上海運抵江蘇省大豐市,麋鹿重新回到它的野生祖先最後棲息的沿海灘塗。   現在,中國已在北京、江蘇省大豐市、湖北省石首市、河南省原陽縣等地實施麋鹿散養計劃,目前已形成種群,全國已有麋鹿2000多頭。江蘇大豐國家級麋鹿自然保護區目前已有麋鹿648頭,有效種群已達到50個,這表明這個保護區已形成了世界第一家麋鹿基因庫,麋鹿的遺傳基因已不會再流失。2003年3月,世界第一頭純野生的麋鹿在大豐麋鹿保護區內出生。   現在,最大的麋鹿群生活在大豐麋鹿自然保護區里。

失而復得的珍獸 麋鹿

  麋鹿是一種大型食草動物,體長170~217厘米,尾長60~75厘米,肩高達122~137厘米,體重120~180千克,雌性體形比雄性略小。雌性頭上無角,雄性角的形狀特殊,沒有眉杈,角干在角基上方分為前後兩枝,前枝向上延伸,然後再分為前後兩枝,每小枝上再長出一些小杈,后枝平直向後伸展,末端有時也長出一些小杈,最長的角可達80厘米。頭大,吻部狹長,鼻端裸露部分寬大,眼小,眶下腺顯著。四肢粗壯,主蹄寬大、多肉,有很發達的懸蹄,行走時代帶有響亮的磕碰聲。尾特別長,有絨毛,呈灰黑色,腹面為黃白色,末端為黑褐色。夏季體毛為赤銹色,頸背上有一條黑色色的縱紋,腹部和臀部為棕白色。9月以後體毛被較長而厚的灰色冬毛所取代。因為麋鹿「蹄似牛非牛,頭似馬非馬,尾似驢非驢,角似鹿非鹿」,所以俗稱為「四不象」。   麋鹿性好合群,善游泳,喜歡以嫩草和其他水生植物為食。求偶發情始於6月底,持續6周左右,7月中、下旬達到XX。雄獸性情突然變得暴躁,不僅發生陣陣叫聲,還以角挑地,XX尿,翻滾,將從眶下腺分泌的液體塗抹在樹榦上。雄獸之間時常發生對峙、角斗的現象。雌獸的懷孕期為270天左右,是鹿類中懷孕期最長的,一般于翌年4~5月產仔。初生的幼仔體重大約為12千克,毛色桔紅並有白斑,6~8周后白斑消失,出生3個月后,體重將達到70公斤。2歲時性成熟,壽命為20歲。   麋鹿不僅體形獨特,而且身世也極其富有傳奇色彩—戲劇性的發現,悲劇性的盜運,亂世中的流離,幸運的回歸等等,因此成為世界著名的稀有動物之一,在世界動物學史上佔有極特殊的一頁。   麋鹿在中國曾經廣泛分佈,特別是在黃河流域和長江流域一帶,同時也大量飼養在歷代的皇家狩獵場內,野生種群絕滅的時間大約在明、清朝代。1865年秋天,法國遣使會的傳教士阿爾曼·大衛在北京南海子皇家獵苑的牆外窺探到了這一奇特的物種,並於1866年1月以紋銀20兩的代價,換得兩個皮張和一個頭骨,運回巴黎,當即引起了轟動,所以麋鹿在國外又被稱為「大衛鹿」。   由於1894年渾河(永定河)發大水,衝垮了皇家獵苑的圍欄,使許多麋鹿逃散,1900年八國聯軍入侵中國,又使獵苑中的麋鹿全部在戰亂中消失。世界上僅有1865年至1894年間被陸續盜運到歐洲各地的一些麋鹿飼養在動物園中,現在世界上的麋鹿全部都是這些種群的後裔,總數發展到接近2000只。   1956年4月,英國倫敦動物學會為了實現麋鹿重返故鄉的願望,贈送兩對幼仔給中國動物學會,在離別故土半個多世紀后,北京動物園中又重新出現了珍獸麋鹿,但是,由於生態環境不相適宜,它們及其三隻後代分別于60~70年代相繼去世。1973年12月,英國惠普斯奈動物園又贈送給中國兩對幼仔,這兩對麋鹿和它們的後代在中國各地的動物園中得以生存和繁衍,併為麋鹿的再引入工作積累了經驗。   但是,與重歸故土的第一對麋鹿一樣,這2對麋鹿的難產率也居高不下,由1975~1979年,它們共生下7胎,其中有2胎屬於難產。這說明麋鹿難以適應動物園狹小的空間,以及人工環境,飼養方法等等,如果繼續在動物園中飼養,將也會逐漸產生體質退化、難產、不育而至衰亡。解決的方法是象烏邦寺和國外其他動物園那樣,將它們進行自由散放,讓其自由覓食,自由逐偶,大量活動,經常洗浴,才能保證它們的體質不會退化,繁殖力不會減弱。   在自然保護事業中,「再引入」是指把一個在原分佈範圍內已經消失的物種重新引回原產地,並努力恢復其自然種群的行動,是保護瀕危物種的一個重要手段。麋鹿的再引入工作于1980年開始著手準備,首先選擇的地點就是北京南海子,因為這裡曾是中國麋鹿最後消失的地方,而將一個物種如此準確地引入它的原產地,在世界再引入工作中也是獨一無二的,很有歷史意義。另外,選擇北京進行再引入的工作,對於取得政府、科學界和社會各界的支持,以及國際合作都有其獨特的優勢。   不過,中國麋鹿種群飼養中也存在著一些問題。例如北京南海子麋鹿園因為附近的土地被承包給賣沙子的生意人,每日用大型工程車挖掘沙土,以及慢慢豎立起來的一座「垃圾山」,造成了嚴重的污染,發生了麋鹿因誤食塑料袋和受污染的水而死亡的事件。   願這些困擾麋鹿正常繁衍生息的問題早日得到解決,使它在故土上重新發展壯大,恢復往日的繁榮昌盛。

麋鹿回家的故事

  麋鹿,是中國特產的珍稀動物,而100年前,它卻在中國本土絕跡。今年,當中國麋鹿本土絕跡100周年的時候,適逢江蘇大豐國家級麋鹿自然保護區「麋鹿野放」實驗成功。從1000年前,人類大舉捕殺麋鹿到新千年將麋鹿放歸自然;從100年前中國麋鹿本土絕跡到世紀末麋鹿遊子重返故土,撲朔迷離的麋鹿身世似乎在演繹著一個個傳奇故事。   神奇物種吉祥的象徵,麋鹿由於「角似鹿,面似馬,蹄似牛,尾似驢」而被俗稱為「四不象」,曾是中國特有的一種動物,種群規模曾以億計。麋鹿自古被稱為吉祥之物,它具有300萬年悠久的生命歷史,卻在長達近千年的時期內幾度瀕臨滅絕。古人把能夠《封神榜》的姜太公的坐騎指為麋鹿,決非憑空想像,它象徵著麋鹿與我中華民族的悠遠情結。麋鹿的形象和精神,自古溶人中國文化。從屈原、班固、杜甫、柳宗元、蘇軾等文學大師,至沈括、李時珍等科學名人,直至周文王、乾隆等帝王,一部中國文化史,留下無數對麋鹿的記述和讚美的篇章。 在民間,麋鹿更是神奇之物,吉祥之物。它不僅是先民狩獵的對象,是崇拜的圖騰和儀式中的重要祭品,還成為生命力旺盛(鹿角年年落而復生)的標誌和陞官發財的象徵 (福「祿」喜壽) 。

本土絕跡 淪落天涯

  那是1865年(清同治四年)秋季的一天,法國博物學家兼傳教士愛爾溫·大衛一臉風塵地在北京南郊進行動植物考察,經過南苑皇家獵苑,大衛從苑外土崗上向內窺視,他雙眼一亮,那是一群神奇的、陌生的、可能是動物分類學上尚無記錄的鹿。   他的驚駭是有道理的,因為這是全世界唯一倖存的一群麋鹿。無奈皇家禁地不允許外人XX。直到次年初,大衛才設法買通了守苑的軍士,在一個「月黑風高夜」,獵苑的守卒秘密地以20兩白銀為代價將一對鹿骨鹿皮給了大衛。   一年後,經過動物學家鑒定,大衛發現新物種的消息便轟動了西方各國。按照動物學界的慣例,應以「發現者」 的名字命名這種鹿,從此麋鹿這種中國自古就聲名卓著的動物便被稱為了大衛神甫鹿, 至今其英文還是Pere David's Deer。清朝末年,麋鹿因大衛的緣故紅極一時,從「養在深苑人未識」忽然「一舉成名天下知」了。   1900年秋,八國聯軍趁清朝政府腐敗、防務空虛一舉攻入北京,火燒圓明園,南掠皇家獵苑。中國本土最後一批麋鹿終於在一個凄風苦雨的夜晚,像戰俘一樣被押上戰船,開始了長達百年風雨飄搖的流浪生涯。中國大地上,再也見不到一頭麋鹿的蹤影。

水土不服 絕處逢生

  那些流落於異國他鄉、被歐洲一些動物園圈養的麋鹿,由於生態環境的惡化(圈舍取代了濕地),種群規模逐漸縮小而紛紛死去,越養越少。這時出現了一位使麋鹿絕處逢生的人:英國十一世貝福特公爵,他喜歡動物,尤其是鹿科動物。   1898年起,他出重金將原飼養在巴黎、柏林、科隆、安特衛普等動物園的麋鹿,共計18頭悉數買下,這成為地球上奄奄一息、香火僅存的唯一一群。從各處收集來的18 頭麋鹿都被放養在英國倫敦以北70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