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鼬

来源:www.uuuwell.com

   

黃鼬(學名:Mustela sibirica)俗名黃鼠狼,因為它周身棕黃或橙黃,所以動物學上稱它為黃鼬。主要生活在俄羅斯的西伯利亞地區、西藏、泰國等地,中國很多地區都有分佈。是小型的食肉動物。與很多鼬科動物一樣,它們體內具有臭腺,可以排出臭氣,在遇到威脅時,起到麻痹敵人的作用。主要以嚙齒類動物為食,偶爾也吃其他小型哺乳動物,民間諺語說「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實際上黃鼬很少以雞為食。黃鼬的皮毛適合製作水彩或油畫的畫筆,中國人稱為狼毫。

外形特徵

黃鼬(圖2)

  黃鼬體長250-390毫米,雌性小於雄性1/2-1/3。體形細長,四肢短。頸長、頭小,可以鑽很狹窄的縫隙。尾長約為體長之半,尾毛蓬鬆。背部毛棕褐色或棕黃色,吻端和顏面部深褐色,鼻端周圍、口角和額部對白色,雜有棕黃色,身體腹面顏色略淡。夏毛顏色較深,冬毛顏色淺淡且帶光澤。尾部、四肢與背部同色。肛門腺發達。[1]

分佈範圍

黃鼬分佈圖

  分佈于西伯利亞、朝鮮日本、克什米爾、印度、尼泊爾、緬甸和印度尼西亞等亞洲地區。中國大部分省區均有分佈,包括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內蒙古,遼寧,吉林,黑龍江上海,江蘇,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東,河南,湖北,湖南,廣東,廣西,四川,貴州,雲南,西藏,陝西,甘肅,青海,寧夏,新疆,台灣;分佈在以下保護區:天堂寨,松山(北京),牛姆林,武夷山(福建與江西的交界處),戴雲山,興隆山,南嶺,南崑山,黑石頂,豫北黃河故道濕地,鼎湖山,大明山,大瑤山水源林(廣西),十萬大山水源林,道真大沙河,赤水桫欏,麻陽河,雷公山,習水,佛頂山(石阡),梵凈山,茂蘭,董寨鳥類,濟源獼猴,雞公山,寶天曼(內鄉),洪河,涼水,興凱湖,九宮山,神農架,后河,桃源洞,壺瓶山,八大公山,東洞庭湖,索溪峪,八面山,莽山,莫莫格,鄱陽湖,岩泉,桃紅嶺,井岡山,雙台河口,老禿頂子,白石砬子,羅山,白芨灘,白芨灘,六盤山(寧夏),龐泉溝,太白山,佛坪,王朗,卧龍,縉雲山,金佛山,珠穆朗瑪峰,蒼山洱海,大圍山,怒江,高黎貢山,銅壁關,南麂列島,清涼峰,天目山(浙江),古田山,烏岩嶺,三江(黑龍江),瓦屋山,大霧嶺,南洞庭湖濕地和水禽,賽罕烏拉,朱家山,安溪雲山,小溪,黃河三角洲,額濟納胡楊林,南靖南亞熱帶雨林;分佈在以下山脈湖泊:長白山,中條山,大別山,玉龍雪山,都龐嶺,高黎貢山峰,關帝山,賀蘭山,小興安嶺,香山,五台山,六盤山,蘆牙山,太岳山,清涼峰,秦嶺,阿爾泰山山地,伏牛山。[1]

生活習性

黃鼬(圖3)

  棲息于山地和平原,見於林緣、河谷、灌叢和草丘中、也常出沒在村莊附近。居於石洞、樹洞或倒木下。多夜間活動。食性很雜,在野外以鼠類為主食,也吃鳥卵及幼雛、魚、蛙和昆蟲;在住家附近,常在夜間偷襲家禽,首先吸食其血液,再吃內臟及軀體,性嗜吸血。以臭腺放出臭氣自衛。[1]   黃鼬冬季常追隨鼠類遷移而潛入村落附近,在石穴和樹洞中築窩。它們擅長攀援登高和下水游泳,也能高蹦低竄,在乾溝的亂石堆里閃電般的追襲獵食對象。黃鼬的警覺性很高,時刻保持著高度戒備狀態,要想對黃鼬出其不意的偷襲是很困難的。一旦遭到狗或人的追擊,在沒有退路和無法逃脫時,黃鼬就會凶猛地對進犯者發起殊死的反攻,顯得無畏而又十分勇敢。黃鼬及其家族的其他成員還有一種退敵的武器,那就是位於肛門兩旁的一對黃豆形的臭腺,它們在奔逃的同時,能從臭腺中迸XX出一股臭不可忍的分泌物。假如追敵被這種分泌物XX中頭部的話,就會引起中毒,輕者感到頭暈目眩噁心嘔吐,嚴重的還會倒地昏迷不醒。

黃鼬(圖4)

  黃鼬的身材修長,四腳短小,是世界上身子最柔XX動物之一,因為黃鼬的腰軟善曲,可以穿越狹窄的縫隙,有了這個本領,就可以任意鑽進鼠洞內,輕而易舉地捕食老鼠了。它們的性情殘暴凶狠,絕不放過所遇到的弱小動物,即便吃不完,也一定要把獵物全部咬死。黃鼬的主食是老鼠和野兔,儘管野兔在短距離內跑得很快,但在長時間的高速追逐下,最後總會由於恐懼和力竭而被趕上咬斷脖頸,做了黃鼬口下的犧牲品。據調查,每頭黃鼬一夜之間可以捕食6~7只老鼠。

亞種分佈

  (中國有7個亞種)[2]

黃鼬(圖5)

  1.黃鼬東北亞種Mustela sibirica manchurica   2.黃鼬西藏亞種Mustela sibirica canigula   3.黃鼬華北亞種Mustela sibirica fontanieri   4.黃鼬台灣亞種Mustela sibirica taivana   5.黃鼬東南亞種Mustela sibirica davidiana   6.黃鼬指名亞種Mustela sibirica sibirica   7.黃鼬西南亞種Mustela sibirica moupinensis   

保護等級

  列入《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國際哺乳動物綱紅皮書,2009年名錄ver 3.1。[3]

經濟價值

狼毫

  鼬是益獸,它的主要食物是各種鼠類。據估算,一隻鼬一年可吃1500-3200只老鼠。但鼬的皮毛也非常珍貴,皮板結實,毛長絨厚,可做衣帽,尾毛是高級毛筆「狼毫」的原料。[4-5]

人工繁殖

黃鼬(圖6)

  成年雄鼬體重1千克左右,體長25~39厘米、尾長14~18厘米,雌鼬體長為雄鼬的2/3。四肢短,背面赤褐色,口和頸白色,胸腹淡黃褐色。黃鼬屬於季節性繁殖動物,南方每年2~4月繁殖,北方4~6月繁殖。出生后8~10個月性成熟,頭年出生的仔鼬到翌年春季就能繁殖,年產1胎。雌鼬可以利用3~4年,每胎產仔鼬3~8只,最多可達到12只。發情的雌鼬XX部逐漸腫脹,發情初期XX部如綠豆大小,XX時如黃豆粒大小,略帶紅色,有黏液排出,採食減少,此時配種受胎率高。雄鼬發情時XX下垂,膨脹,呈圓形,性情急躁,食慾減少,不時發出「咕咕」的叫聲。   放對前先將雌鼬關進竄籠內,然後放在雄鼬籠上試情,如果雄鼬發出「咕咕」的叫聲,雌鼬又無反抗,即可放對進行交配。交配時間一般1~2小時,有的可達4小時。正常情況下,1只雄鼬在繁殖季節可交配3~4只雌鼬。交配后3~5天要對雌鼬進行檢查。如果雌鼬XX部已開始萎縮,說明已交配成功,如果雌鼬XX部繼續紅潤和腫大,則需繼續復配,直到受孕。   雌鼬懷孕期為33~37天,懷孕到30天時開始營巢做窩。在人工飼養情況下,約有70%在5~6月產仔。初生的仔鼬呈肉紅色,體長4~5厘米,體重5~7克,全身無毛,5日齡后全身長出灰白色細毛,20日齡后毛色逐漸變為黃褐色,70日齡左右毛色變為棕黃色。15~20日齡開始給仔鼬補牛奶雞蛋或切碎的鮮魚等,20~23日齡睜眼,40~45日齡長齊上門齒,50日齡長齊下門齒,到60日更換犬齒。   黃鼬是典型的食肉動物,人工飼養必須保證營養。非繁殖季節,可給以雞內臟或魚類為主的飼料,適當餵給蠶蛹及動物肉,每天喂1次。每星期喂2次稀飯、米飯雞翅雞頭、雞內臟、骨粉食鹽混合料。混合料的比例:⑴非配種期。肉類30%、內臟25%、玉米粉10%、麩皮10%、豆餅10%、蘿蔔3%、白菜2%、食鹽0.5克、骨粉2克、酵母2克、魚肝油0.5克。⑵配種、懷孕、泌乳期。肉類40%、內臟5%、乳5%、玉米粉5%、麩皮5%、豆餅10%、蘿蔔3%、白菜25%、食鹽0.5克、骨粉2克、酵母2克、魚肝油1克。[5]

藥用價值

  【藥材名】鼬鼠肉   【拉丁名】Mustela sibirica Pallas   【名稱考證】黃鼬,黃鼠狼,鼪鼠,地猴,鬛鼠   【科目來源】鼬科動物   【藥用部位】黃鼬的肉。   【性味歸經】甘、溫、有小毒入肺、腎二經。   【功效主治】殺蟲療瘡、溫腎縮尿。治疥瘡、瘡潰不愈合、尿頻。   【用法用量】內服:燒存性研末,0.5一1錢。外用:煎油徐或燒灰研末撤。   【資源分佈】分佈遍及全國。   【古籍考證】出自《本草綱目》;《綱目》:「按《廣雅》,鼠狼即鼬也。此物健于搏鼠及離畜,又能制蛇虺。」「鼬,處處有之,狀似鼠而身長尾大,黃色帶亦,其氣極臊奧。」「鼬鼠心肝,氣味臭,微毒,治心腹痛,殺蟲。《海上仙方》用黃鼠心、肝、肺一具,陰乾瓦焙為末,入乳香沒藥、孩兒茶血竭末各三分,每服一錢,燒酒調下立止。」   【相關選方】治淋病:鼬鼠全身黑燒粉末,與等量之梓白皮細末混合,每次約服一匙許,開水送。

藥用偏方

  黃鼠狼對血液病治療也是有一定功效的,有患者提供偏方如下:黃鼠狼拔去皮毛,再去腸肚涼干磨碎灌到膠囊里,一次吃六七粒,或者和蜂蜜拌在一起 (吃飯的勺子一次2-3勺)一日三次。 在化療后各項血細胞最小的時候不要吃,或者食慾不好的時候不要吃。 內容來自網路僅供參考。

黃鼬趣聞

  《聊齋志異》一書或民間傳說中有不少關於狐仙的故事,用現代科學來解釋,就是有的人體質差,抵抗力不強,在偶爾受到狐臊味的作用時,產生的一些希奇古怪的幻覺。中國人的印象中,黃鼠狼和狐狸一樣,是妖獸。中國人反感鼬,除了它有偷襲家禽的毛病外,更重要的是它還有與狐狸一樣的「魔法」,能夠迷惑體弱多病之人。在早些年間,人們經常會看到被黃鼠狼「附」上身的人,這種人瘋瘋癲癲,胡言亂語,一般還都是黃鼠狼的「代言者」,從人的口裡說出了黃鼠狼的心思,如:「我沒偷吃你家的雞,你們為什麼堵了我的洞口?」等等。對付這種病人,人們便請出德高望重的老者或神婆,面對著病人,好言相勸黃鼠狼快快離開,也有使硬手段的,厲聲喝斥:如果再不識趣走開的話,就要怎樣怎樣。   中國人從什麼時候開始將鼬妖魔化的已無從考察,但鼬的確沒有人們想像的那樣「神通廣大」。鼬是自然界里常見的小型食肉動物,只是遵循「自然選擇」的規律,在進化的過程中,具備了一些其它動物沒有的生存技能而已。鼬能夠縮骨,穿過比它身子小的洞穴或者縫隙,鼬的肛門旁有一對皮脂臭腺,遇到危險時,能釋放出臭氣。所以,鼬還有一個不太雅的外號,叫臭鼬。鼬如果遭到掠食者的追擊,在掠食者快追上它時,便放出臭氣。這種臭氣,輕則令掠食者止步,重則導致掠食者窒息。鼬的臭氣,不僅是防身的工具,而且還是捕獵的武器。一隻刺蝟蜷起身子成了一個球,老虎也沒辦法,但鼬有辦法。它只須在刺蝟身上找出一條縫隙,調轉身子,放一個臭屁即可。不一會,刺蝟便被鼬的臭屁熏得昏迷了,乖乖舒展開了身子。這時的鼬,便可輕鬆地給刺蝟動一個「外科手術」,盡情享用美味了。   在東北地區,流傳著黃鼠狼是會邪術的。如果一個人救了黃鼠狼,那麼他這輩子會很好運,但他的第二輩就會受到迫害。如果一個人害了黃鼠狼,那麼他會與一隻小黃鼠狼一起弔死。也就是說,碰見黃鼠狼就是晦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