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青

来源:www.uuuwell.com

   

北京有容文化有限公司總經理。創立了773恐怖系列叢書品牌,策劃出版了《我遇見了我》,《三減一等於幾》,《天惶惶地惶惶》、《三岔口》、,《后湖鬼戒》等精品恐怖小說,已將「773」打造成為最有影響力的中國本土恐怖小說品牌。

顏料

  indigo ( as a watercolour pigment)   一種繪畫的藍色顏料。由純凈的靛藍細粉與膠質調合而成。   green   青綠色葉張或青綠色斑塊,紅里夾青。

由來

  花青檔案:   北京有容文化有限公司總經理。創立了773恐怖系列叢書品牌,策劃出版了《我遇見了我》,《三減一等於幾》,《天惶惶地惶惶》、《三岔口》、,《后湖鬼戒》等精品恐怖小說,已將「773」打造成為最有影響力的中國本土恐怖小說品牌。   喜愛恐怖小說的讀者都知道「773」這個詭異的數字,隨著《我遇見了我》、《三減一等於幾》、《天惶惶地惶惶》、《三岔口》、《阿絲地獄》、《后湖鬼戒》等一部部恐怖懸疑小說精品面市后,773系列叢書也成為了中國本土恐怖小說的第一品牌。而扛起這一品牌的是有容文化公司的總經理花青。   2000年,花青離開她做了13年的雜誌編輯工作,註冊成立了北京有容文化有限公司,她希望「有容」能夠做成「小而獨立的百年老店」。而要實現這個願望,對於一間民營文化公司而言絕非那麼容易,於是,花青想到了另外一條出路——尋求內容資源的吸引與壟斷,懸疑文學領域隨即成為了她的主攻點。花青認為,懸疑文學在發達國家早已有相當大的讀者市場,並早已出現了一些大師級的作家。近幾年,國內懸疑文學市場已然升溫,但讀者不只需要舶來品,更需要符合中國讀者閱讀習慣的作品。於是與「開山作家」周德東共同創立了「773」恐怖懸疑驚悚作品系列,而這個特別且詭異的「773」正是來自花青和周德東倆人幸運數字的組合。   773系列從開始出版周德東的四本書以來,到目前已經出版17種,它不僅是中國本土最有影響力的恐怖小說品牌,而且是中國恐怖小說作家的搖籃,周德東、蔡駿、余以鍵都是773系列最早的作家,丁天、成剛、一枚糖果、茅捷、酒狂等也都在773系列中有不錯的作品,目前又有更多的恐怖小說作家與773結為聯盟,新近推出《后湖鬼戒》就是一個北大學生的作品,它成為了773驚悚系列的第一本主打書。強大的作者陣容、經典的恐怖小說,使773系列深受恐怖迷們的愛戴。

定名

  將自己的產品定位在類型書上,選題明確、風格突出。花青作為出版人為自己設計的定位是成功的,但也是艱辛的。為了打造圖書品牌和吸引作者資源,有容文化公司至今已經舉辦了三屆中國類型文學研討會,從最初的給作者提供一個健康的創作交流平台,到第二屆創立773原創小說門戶網、設立「類型文學獎」提升「773」品牌形象,吸引更多的創作資源。今年的第三屆研討會,集出版者、作者、發行商以及評論家齊聚一堂,從各個角度分析和探討類型文學的發展脈絡。   然而類型書的銷量是有限的,加之本土類型文學的創作和出版發展緩慢,「773系列」最初並沒有給花青帶來足夠豐厚的利潤。在公司成立之初的2001年,是「有容」最艱難的時候,繼續做還是放棄的思考也曾徘徊在花青的腦際。那個時候,她想起了幾番沉浮的史玉柱曾經說過的一句話:「最難的時候看看比自己更艱難的人。」於是花青堅持了下來。在那年的昆明書會上,花青發現有一家公司的美國引進版關於彩票的書發行得很好,那個時候北京剛剛開始彩票熱潮,於是花青抓住了這個機會,以最快的速度出版了一本指導彩票入門的書,由於定位準確、定價合理,這本書一上市就銷售了8萬多冊,公司因此有了維持運營一年的資金,而贏得了時間也就取得了機會。   之後,花青繼續在恐怖懸疑選題上下功夫,挖掘優秀作者,出版好的作品。儘管「有容」每年策劃的幾十本圖書中,懸疑文學只佔不到30%,到2005年,「773系列」利潤也只佔公司總收入的1/3,僅僅做到了收支平衡,但花青始終相信有朝一日以懸疑恐怖為賣點的「773系列」能夠成為一個長銷不衰的品牌。

創新

  當一項讀者調查顯示閱讀恐怖小說的讀者有很大一部分是年輕人時,花青就開始著手又針對的策劃驚悚小說,除了在內容上量身打造外,設計形式上也突破一般驚悚小說的設計套路,封面用「紅、藍、白」印刷,色彩比較活潑,再加上分冊銷售,定價低,從而發展和穩固了一批驚悚懸疑文學的讀者群。

評價

  在第三屆懸疑文學研討會上,有評論家指出目前的恐怖小說套路化,故事、場景老套單一,讀者審美疲勞等問題。針對這些問題,花青提出作品要在多方面進行探索,要開創探險類恐怖小說,在恐怖懸疑的類型中添加新的時尚元素,以求作品在審美和獲得知識、啟發等方面有所建樹。

執著追求

  最後,花青表示,作為類型文學的旗手,她希望努力不會白費,希望驚悚文學也和其他種類的文學作品一樣,繁榮興旺,她會樂此不疲。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