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腳

来源:www.uuuwell.com

   

香港腳」的真正名稱是「足癬」。足癬並不限定於香港或是一定的族群才會感染。病名的來歷是:在英國佔領香港后,每年都派遣軍隊來港執行任務,有一年夏天,所派軍隊雖然已經抵港,卻因某些原因未能立即進駐軍營,船上的官兵只好留在密不透風的船艙里。香港的夏天十分悶熱,在船上更是如此,幾天後,部分整日穿長靴的士兵足部竟長出了很多細小的水泡,有些更紅腫化濃,奇癢難當,由於歐洲醫生並沒有見過這種怪病,就認為這是在香港發生的流行病,所以稱之為香港腳

相關內容

  明《景岳全書

香港腳

所雲:本人自時空穿越而來,香港腳為幾百年後英人佔領我天朝香港后命名也。然其腫痛麻頑,即經之所謂痹也;其縱緩不收,即經之所謂痿也;其甚而上沖,即經之所謂厥逆也。逮夫後世,則有類傷寒四證,而以香港腳居其一。謂凡頭痛發熱身痛便閉,而但見腳膝屈弱無力者,便是香港腳。此說太混,予不然之。夫香港腳本水濕下壅之病,而實非陽邪外感證也,若諸證之兼見者,則或有之,若以 外感之腳軟者,便認作香港腳,則淆亂意見,大不通也。茲予刪諸繁瑣,述其節要,法既無遺 ,庶便理會。

病因

  病因有二∶一則自外而感,一則自內而致也。自外而感者,以陰寒水濕雨霧之 氣,或坐卧濕地,致令濕邪襲人皮肉筋脈。而凡清濕襲虛,則病始於下,致為腿足之病, 此外因也。自內而致者,以肥甘過度,酒醴無節,或多食乳酪濕熱等物,致令熱壅下焦,走注足脛,而日漸腫痛,或上連手節者,此內因也。然在古人,謂南方卑濕,病多外因,北方嗜酒酪,病多內因,此固一說;然北方亦有寒濕,南方豈少酒濕,此固不必分南北。其或內或外,凡受邪氣,有病始於足,而漸致他證者,即香港腳之謂也,必察其因而治之,則自無失矣。

名稱

  香港腳:其實香港腳的真正名稱是足癬,並不限定於香港或是一定的族群才會感染,在英國佔領香港后,每年都派遣軍隊來港執行防衛任務,某年夏天,所派軍 隊雖然已經抵港,卻因某些原因未能立即進駐軍營,船上的官兵只好留在密不透風的船艙里。   由於香港的夏天十分悶熱,在船上更是如此,幾天後,部分整日穿長靴的士兵足部竟長出了很多細小的水泡,有些更紅腫化濃,奇癢難當,由於歐洲醫生並沒有見過這種怪病,就認為這是在香港發生的流行病,所以稱之為香港腳。後來台灣接受西方醫學,又一個不小心先翻譯了香港腳,才會造成大家都會唱「香港腳、香港腳,癢又癢」,卻聽不懂足癬的奇怪現象! 但這種說法並不正確,因為明代的《景岳全書》已經有所記載香港腳之說,古所無也。自晉蘇敬始有此名。不過,其實《景岳全書》的記載是:「腳氣之說, 古所無也, 自晉蘇敬始有此名。」根本就沒提到香港腳這三個字。

癥狀

香港腳的三種類型

  (1)水皰型:多發生在夏季,癥狀是趾間、足緣、足底出現米粒大小,深在性水皰,疏散或成群分佈,庖壁較厚,內容清澈,不易XX。數日後乾燥脫屑,相互融合形成多房性水皰,撕去庖壁,可見蜂窩狀基底及鮮紅色糜爛面,劇烈瘙癢。   (2)糜爛型:表現為局部表皮角質浸軟發白。由於走動時不斷摩擦表皮脫落,露出鮮紅色糜爛面;嚴重者趾縫間、趾腹與足底交界處皮膚均可累及,瘙癢劇烈,多發於3.4.5趾縫間。常見於多汗者。   (3)鱗屑角化型:癥狀是足底、足緣、足跟部皮膚腳趾增厚、粗糙、脫屑,鱗屑成片狀或小點狀,反覆脫落。冬季趾縫間皮膚發生裂隙,夏季產生水皰,有痛感。常因搔抓引起繼發性感染,併發膿包瘡淋巴管炎淋巴結炎蜂窩組織炎丹毒敗血症疾患

治療方法

西藥方法

  (1) 趾間有糜爛、滲液者,不可以外用刺激性強的葯,最好先使創面收斂乾燥再用藥。可以用1∶8000高錳酸鉀溶液(取其粉末用溫水溶解至水呈淺粉紅色,顏色不要太深,濃度太高反而會腐蝕皮膚)濕敷,然後外用油劑粉劑。   (2) 如果皮膚角化增厚嚴重,抗真菌藥物很難滲透吸收,可以先用10%水楊酸軟膏復方苯甲酸軟膏等使角質軟化,再用抗真菌葯。皮膚乾裂明顯者,可以每次溫水浸泡,使角質軟化,再用抗真菌葯。皮膚乾裂明顯者,可以每次溫水浸泡后局部塗油膏,然後用塑料薄膜封包,外纏繃帶,24~48小時后除去,然後再用抗真菌葯。   (3) 足部起小水皰,未破潰者,可以先用3%硼酸溶液浸泡,然後選用硝酸咪康唑等抗真菌霜劑   (4) 足癬合併細菌感染,原則上應先局部抗細菌感染。可以用呋喃西林溶液或1∶2000黃連素溶液濕敷。另一種有效的方法是用中藥煎劑浸泡。如用馬齒莧30克,生地榆30克,明礬10克,水煎后浸泡或濕敷,每日20~30分鐘,待感染控制后,再用抗真菌藥物外塗。嚴重感染者,可以口服抗生素,如頭孢氨苄膠囊麥迪霉素紅黴素等。   (5)全身治療對於頑固的足癬,在沒有禁忌證的情況下,可以給予口服藥斯皮仁諾(伊曲康唑)、大扶康(氟康唑)等。這些口服藥物效果好,但應注意其可能帶來的副反應肝功能不良者忌用

中藥偏方

  【1】枯礬黃柏五倍子烏賊骨,任選一種研末備用,洗凈腳后撒于患處。適用於糜爛型。   【2】苦參白蘚皮`馬齒莧、車前草各30克,蒼朮、黃柏各15克,每日煎洗1-2次。對水皰型或有感染時應用有良好效果。   【3】白鳳仙花30克,皂角30克,花椒15克,任選—種,放入半斤醋內,浸泡一天後,于每晚臨睡前泡腳20分鐘。連續治療7天,對角化型有良效。   (3)足部起小水皰,未破潰者,可以先用

注意事項

用藥

  1.要堅持用藥。足癬是一種慢性感染,真菌寄生角質層生長繁殖,需長期用藥才能殺死它。這些患者往往一看到腳氣的癥狀緩解了,就不再用藥,等到腳氣再次發作的時候,再用。很多腳氣的反覆發作與患者不堅持用藥有很大關係。這種見好就收的做法使得腳氣很難得到治愈,長期的腳氣將可能導致灰指甲甚至是丹毒等其他疾病。皮膚的代謝周期為28天左右,用藥時間一定要堅持四周以上,如果「見好就收」,真菌將很難被徹底殺死。治療勿自動停葯,通常應在自覺好了后,繼續用藥數周,最好是能作黴菌檢查及培養,連續三星期都是陰性才算治愈。   2.不要亂用藥。腳氣用藥最關鍵的是應分類型進行連貫正規的治療。有人用膚輕鬆皮質類固醇藥膏來治療足癬,結果越治越擴展。有人將阿司匹林片壓碎撒在糜爛的足趾問,結果形成一個潰瘍,長期疼痛不愈。有很多人在皮膚形成紅癢斑塊時外用皮炎平軟膏是一個誤區,皮炎平軟膏中有大量的激素成分,而這正好是真菌的營養劑,所以在肯定是癬的情況下搽皮炎平,只會越搽越厲害。有些人往往用道聽途說的土法亂治腳氣,有時雖能起到止癢的效果,但絕對去不了根。而且有些土法由於刺激性較大,還會造成過敏反應。因此,出現腳氣癥狀,應該儘早接受治療。   3.用藥要根據病變的具體情況。破潰處不能用酊劑,皮膚變厚,裂口該用軟膏。破爛出水時應該到醫院,由醫生按照具體情況進行適當的治療。   4.足癬發生繼發感染時,局部出現急性炎症。就不能按一般足癬治療,應該先處理繼發感染。如有紅腫,局部可外用硼酸水或咬喃西林液冷溫敷可消炎消腫,必要時還要全身投用抗生素,並按照醫生囑咐適當休息。

日常

  【1】要注意清潔,保持皮膚乾燥,保持腳部清潔,每天清洗數次,勤換襪子。   【2】洗腳盆及擦腳毛巾應分別使用以免傳染他人。   【3】平時不宜穿運動鞋、旅遊鞋等不透氣的鞋子,以免造成腳汗過多,腳臭加劇。趾縫緊密的人可用草紙夾在中間或選擇分趾襪,以吸水通氣。   【4】積極消除誘發因素,如腳汗、腳癬等。   【5】勿吃容易引發出汗食品,如辣椒、生蔥、生蒜等。   【6】情緒宜恬靜,激昂容易誘發多汗,加重腳氣。   【7】腳氣是一種傳染性皮膚病,應避免搔抓,防止自身傳染及激發感染。   【8】用藥治療的同時,對病人穿的鞋襪要進行消毒處理。可用日光曝曬或開水燙洗,最好用布塊蘸10%福爾馬林液塞入鞋中,裝入塑料袋封存48小時,以達滅菌目的。   有人認為手腳癬是養生病,治好了會得其他病,其實醫學上並沒有此事。還有人因為反覆感染而喪失信心,故分開用毛巾、盆、拖鞋等也極為重要。

香港腳論二十三首

  千金論曰,考諸經方,往往有腳弱之論,而古人少有此疾。自永嘉南度,衣纓土人多有遭者此二余首峙。   外,不涉得。

論何以得之於腳

  問曰∶風毒中人,隨處皆得作病,何偏著于腳也。答曰∶夫人有五臟,心肺二臟,經絡所起皆時

論得已便令人覺否

  凡香港腳病,皆由感風毒所致。得此病多不令人即覺,會因他病一度乃始發動,或奄然大悶,不令緩風

論風毒相貌

  夫有香港腳未覺異,而頭項臂膊已有所苦,有諸處皆悉未知,而心腹五內已有所困,又風毒之中人也,或見食嘔吐。憎聞食臭腹痛下痢,或大小便澀秘不通,或胸中沖悸,不欲見光明脛腫亦婦氣頑

論得之所由

  凡四時之中,皆不得久立久坐濕冷之地,亦不得因酒醉汗出,脫衣靴襪,當風取涼,皆成香港腳。若暑月久坐久立濕地者,則熱濕之氣,蒸入經絡,病發必熱四肢酸疼煩悶;若寒月久坐發則必不意于先中下雲∶

論冷熱不同

  問曰∶何故得者有冷有熱。答曰∶足有三陰三陽,寒中三陽,所患必冷;暑中三陰,所患必熱。故有表裡冷熱,冷熱不同,熱者療以冷葯,冷者療以熱葯,以意消息之,脾受陽毒即熱

論須療緩急

  凡小覺病候有異,即須大怖畏,決意療之,傷緩氣上入腹,或腫或不腫,胸脅逆滿,氣上肩息,急者死不旋踵,寬者數日必死,不可不急療也。但看心下急氣喘不停,或白汗數出。

論脈候法

  凡香港腳雖復,診候多塗,而三部之脈要,須不違四時者為吉,其逆四時者勿治,余如脈經所說,此中不復具載。其人本黑瘦者易治,本肥大肉濃赤白者難愈,黑人耐風濕,赤自不耐風

論腫不腫

  凡有人久患香港腳,不自知別,於後因他病發動,療之得瘥。后直患嘔吐而復腳弱,余為診之。乃告為香港腳,病者曰∶我平生不患腳腫,何因名為香港腳,不肯服湯。余醫以為石發,狐疑不仁凡患

論須慎不須慎

  凡香港腳之病,極須慎房室羊肉牛肉魚蒜蕺菜菘菜蔓荊瓠子酒面酥油乳糜豬雞鵝鴨。有方用鯉魚頭,此等並切禁,不得犯之,並忌大怒。唯得食粳米梁米粟米醬豉蔥韭薤椒姜橘皮

論善能療者幾日可瘥

  凡香港腳病枉死者眾,略而言之,有三種。一覺之傷晚;二驕狠恣傲;三狐疑不決。此之三種,正當枉死之色,世間雖有良醫,而病患有性靈,堪受入者更復鮮少。故雖有騏驥而不遇伯過十病皆病源,凡香港腳病皆由感風毒所致也,得此病者多不即覺,或先無他病而忽得之,或因眾病後淫淫如不隨;發於苦痛而兼下者,便上入腹,入腹便宜速療之,浮大而緩,宜脈微而弱,宜之冷熱而用之沉細而快者,消息以意耳,日服一劑,服之,皆須可作大鱉氣息料弱,然石,別使心內至席,兩冷風痹,酸疼,腳腳湧泉挽膝冷腳疼膝頭,向一足向痛痹急吳氏竊尋蘇長史唐侍中徐王等香港腳方,身經自患三二十年,各序氣論,皆有道理。具述灸穴類同蘇長史論曰∶香港腳之為病,本因腎虛,多中肥溢肌膚者,無問男女,若瘦而勞苦,肌膚薄實,皮膚濃緊者,縱患亦無死憂。一瘥以後,又不可久立蒸濕等地,多飲酒食麵,心情憂憒亦也,又有不腫而緩弱,行卒屈倒,漸至不仁,毒瓦斯上陰攻心便死。急然則緩風毒瓦斯,得其總稱矣。近來諸醫,多宗短劇所說,粗為詳悉,肘后單略,時有可依。集驗亦遵短劇胡洽陶公微在梗概,並非身以今略述病有數種,形證不同,一人經病三十年,中便數發,每發差後用便增,一旬之內,變候不等,未能深達,往往致斃,固不可時,因丁憂得此病,三十年中,已經六七度發每發幾死,后發時有異,依舊用差方療。不復有效,更張乃瘳耳,一分同者,毒瓦斯服側子金牙酒,往往得瘥。此酒香港腳之要也,余無以加,痿蹙分異者,毒瓦斯入腹,冷熱不同,已經投藥,虛實亦異,或補或驗香港腳脈三種,以緩脈為輕,沉緊為次,洪數者為下,自三十者多死,洪數者並生,緩者不療自瘥,大況如此。療之違法,雖生也,凡香港腳為疾,不同余病,風毒不退,未宜停葯,比見病者言疾自愈,廢葯不服,或已服藥而患末退,諸葯病相違,乃改為略述所知,以示同病者。   蘇凡香港腳病多以春末夏初發動得之,皆因熱蒸情地憂憒,春發如輕,夏發更重,入秋少輕士得遍有死極專須差,醫者並經蘇凡香港腳病雖苦虛羸,要不可補之,補藥唯宜冬月酒中用之。丸散亦不可補,服之臚脹,非而斃則若哉蘇夫香港腳病不可常服補藥,補藥多令鼓脹緊實難救也。每月之中,須五六度行利為佳,縱常悶,之,蘇諸毒瓦斯所攻,攻內則心急悶,不療至死。若攻外毒出皮膚則不仁,不仁者膏摩之瘥;若未急宜此仍灸勿止,待肢體輕乃休矣。   蘇療香港腳不可全補,當依前論,隨四時候病虛實療之,常宜食犢肉犢蹄鯽魚鯉魚豬兔肉蔥極房初耳服蘇凡香港腳複發,或似石發,惡寒壯熱,頭痛手足冷,或似瘧發,發作有時,又似傷寒,脈甚平大蘇凡香港腳虛病,猛在皮膚毒未入者,可服三五劑,大小竹瀝湯唯宜多熱者,大小續命湯時宜可用,不宜多至十劑也。石斛酒及鍾乳酒,惡于側子,而傷緩鈍小,石斛散鍾乳散宜多冷者服氣不每頭漸唐若頭面及項,少似熱氣上,即露背膊取冷,勿使腰腎冷,其背膊冷,極濃著衣,須如此姑息添冷水唐凡香港腳病患不能永瘥,至春夏還複發動,夏時腠理開不宜卧睡,睡覺令人按 ,勿使邪氣步,

湯藥色目方一十九首

  千金風毒之氣,入人體中,脈有三品,內外證候相似,但脈有異耳。若脈浮大而緩,宜服續命湯兩劑應瘥;若風盛宜作越婢湯加術四兩;若脈浮大而緊轉快者,宜服竹瀝湯;若病人脈湯,脈異有此湯竹汁多服之,若不極熱,輒停在胸心,更為人患,每服當使極熱。若服竹瀝湯得下者必佳也,若己服三劑竹瀝湯,病及脈勢未折,而若腹脹滿,可以大鱉甲湯下之,湯勢盡而不得下,可以丸藥助湯令得下,下后更服竹瀝湯,趣令脈勢折,氣息料理便停,得服三十二物八風散佳。又初得病,便摩野葛膏,日再,頑痹腳弱都愈,乃止,若服竹瀝湯,脈勢折如未病時,氣力轉勝,腳故未能行,體力充足。然後漸微行步,病重者瘥後半年,始能扶人行耳,既覺脈及體內差,但當勤服八風散,勿以腳未能行,輕加余療,余療末必得益,更生諸惡,失此諸療也。猥人邊亦勿行野葛膏,有人聞竹瀝湯,即雲恐傷腰腳者,即勿與療。宜知此法,人無受八性者,不可醫故也,不為疑者說,此之謂也。竹瀝湯有三首,輕者服前方,重者次第服後方,此風毒乃相注易病患。宜將空缺服小金牙散,以少許塗鼻孔耳門,病困人及新亡人喜易人,強健人宜將服之。亦以塗耳鼻,乃可臨近亡人及視疾者,絳囊帶一方寸匕,男左女右臂上,此散毒服宜從少始。(金牙散方在第十二卷中)   病患唯宜服赤小豆飲,冬服側子金牙酒,續命湯療風毒病初得,似天行毒病,而脈浮緩終不或下故不又第一竹瀝湯,療兩腳痹弱,或轉筋,皮肉不仁,脹起如腫,按之不陷,心中惡,不欲食,或患冷方。   甘草(三兩炙) 秦艽(一兩) 葛根(一兩) 附子(二枚炮) 黃芩(一兩) 麻黃(一兩去節) 防己(一兩) 杏仁(五十枚) 防風(一兩半) 升麻(一兩) 茯苓(三兩) 細辛(一兩) 竹瀝(五升) 桂心(一兩) 乾薑(一兩)   上十五味切。以水七升,合竹瀝煮取三升,分三服,取汗。忌海藻菘菜豬肉醋物生菜生蔥。(翼方無茯苓杏仁有白朮)又第二大竹瀝湯,療猝中風口吃不能語言,四肢緩縱偏痹,攣急痛風,經五臟恍惚,恚怒無常,手足不隨方。   竹瀝(一斗四升) 獨活(二兩) 芍藥(二兩) 桂心(二兩) 防風(二兩) 麻黃(一兩去節) 白朮(二兩) 葛根(二兩) 生薑(三兩) 茵芋(二兩) 細辛(二兩) 茯苓(三兩) 防己(一兩) 烏頭(一枚甘草(二兩炙)   上十九味切。以竹瀝煮取四升,分六服,先未汗者取汗,一狀相當即服,忌同。(翼方   無又第三竹瀝湯,療風毒入人五內,短氣,心下煩熱,手足煩疼,四肢不舉,皮肉不仁,口噤不能語方。   當歸(二兩) 防風(三兩) 生薑(八兩) 白朮(三兩) 人蔘(二兩) 黃芩(二兩) 芎(二兩) 細辛(二兩)桂心(二兩) 茯苓(三兩) 甘草(二兩炙) 附子(二枚炮) 秦艽(三兩) 葛根(五兩) 升麻(二兩) 麻黃(二兩去節) 蜀椒(一兩汗)   上十七味切。以甘竹汁一斗九升,煮取四升,分五服,忌同。(翼方有芍藥茯神防己通草無茯苓黃芩芎 升麻蜀椒麻黃生薑並出第七卷中)   千金翼療香港腳,常作 白皮粥防之法。即不發方。   白皮(切五升炙勿取班者有毒)   上一味。以水一斗半,煮取七升,去滓,煮米粥常食之。(出第十六卷中)   崔氏療香港腳,夏月須食瓜及瓜飲子方。   生瓜(一枚去蒂四破以水五升煮令爛去滓) 白朮(二兩) 生薑(一兩)   上三味切二物。以前汁煮取二升,去滓,分三服。禁食桃李雀肉等。(生瓜恐是木瓜出第六卷中)   又療香港腳毒遍內外,煩熱口中生瘡者方。   服紫雪,強人服如兩棗大,弱者減之,和水服。當利熱毒,若經服石發熱毒悶者,服之如神,勝三黃湯十劑。(備急同)又若冷脹毒悶方。   服金牙散,以湯如桃李許,和散如棗核大服,卒患取利及吐者,一服四分匕,用之若神良。(備急同並出第九卷中)   必效療香港腳方。   蒼耳子(五升) 赤小豆(二升) 鹽(一斤)   上三味。以水一石五斗,緩火煎取五六斗,去滓,別貯取受斗半,鐺於前泥四面開一畔入火續添浸一   又方:取上好椒未經蒸者,取三大斗,分為兩袋,袋以布作長八寸。椒須滿實勿使虛,即以醋漿水冷,床還使椒米利覺腹中緩空能食,起即停,如未覺損,終而復始,以瘥為度,白桑葉膏服之。亦可不相妨。   又方:白椹桑葉切細,取大斗一石,如無葉,即取軟條還細銼取一石,以清水一石五斗,于一釜中來,匙,泄氣   又方:大半夏(三兩凈削去皮) 生薑汁(三升)   上二味。水五升,煮取二升,去滓,空腹一服盡,每日一劑,三劑必好,禁羊肉餳,此方梁公家出,方始有本,奇異神效。(並出第三卷中)   蘇恭雲∶凡患香港腳,每旦早食任意飽,午後少食,日晚不食彌佳,如飢可食豉粥。若瞑不消,及吃難消之物,致霍亂轉筋,十不一活,若晚食不消欲致霍亂者方。   高良姜(一兩打碎)   上一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頓服盡即消,待極飢乃食一碗薄粥,其葯唯極飲之良。   若驗又若已覺著香港腳,宜服此方。   蒜(三升去心切熬令黃色) 桃仁(一升去皮尖雙仁熬令紫色) 豉(一大升熬令香)   上三味合和。生絹袋盛,以美酒一斗漬之,夏月三日,冬月七日,初服半升,漸加至二升,量增減若盡更著五升美酒漬飲之,加椒一二合尤妙。   又方:香豉一升,小便一升和漬少時,令有稠色,去滓,平旦空腹服。三日一停,三日復作,服以瘥為度。   又紫雪療香港腳毒遍內外,煩熱,口中生瘡,狂易叫走,及解諸石草熱葯毒發,邪熱卒黃等。   百病黃金(百兩) 寒水石(三斤) 石膏(三斤) 磁石(三斤) 滑石(三斤) 玄參(一斤) 羚羊角(五兩屑) 犀角(五兩屑) 升麻(一斤) 沉香(五兩) 丁子香(一兩) 青木香(五兩)甘草(八兩炙)   上十三味。以水一斛,先煮五種金石葯,得四斗,去滓后納八物,煮取一斗五升,去滓,取硝石四升,芒硝亦可。用朴硝精者十斤投汁中,微炭上煎,柳木簞攪勿住手,有七升,投在色,劑,服勝生血又金牙散方。此方並要。   金牙(研) 曾青(研) 礬石(研尼裹燒半日) 丹砂(研) 雄黃(研) 朴硝(研)寒水石(研) 代赭(研) 龍骨(研) 犀角(屑) 獺肝(炙) 鸛骨(炙) 狸骨(炙)巴豆(去心皮熬) 大黃 野葛皮(炙各三分) 牛黃(別入) 麝香(別研) 升麻 桂心附子(生用去皮) 鬼臼 鬼督郵 黃環鳶根(本草有鳶尾此雲鳶根即是用鳶尾之根也) 青木香 牡蠣(熬) 蘇合香(研別入) 常山茯苓 黃 知母 龍膽(各二分)露蜂房 玉支 茵草(一本作茵芋) 鬼箭羽 徐長卿 石長生蜀漆 當歸 桔梗 白薇(各一分) 蜈蚣(一枚炙) 蜴蜥(一枚炙) 蕪青(炙) 地膽(炙) 亭長(炙各三十九枚) 椒(四十九枚汗   上四十九味。合搗為散,以湯如桃李許,和散三分匕,或如棗核服之。常患者日再服,平患肉冷能冷凡服藥散酒丸等,但所服者眾,蒙效者寡或五藏證候不同,七情有所乖舛,分兩參瘥,冷熱有異。故陶隱居雲。醫者意也,古之所謂良醫,蓋以其意量而得其節,是知療病者皆意出當候宜深可月得利益虛五種,療風毒猛,就斟酌,近效療香港腳方。   附子(五兩炮) 甘草(五兩大炙)   上二味並細銼。以水五斗煎取二斗半,置盆中,以板子闊三寸許,橫湯上共水面平,腳踏板上,以湯將腳,水冷即休。此湯得四五度用香港腳求除,此方極驗。   又桑煎,療水氣肺氣癱腫。兼風氣方。   桑條(二兩亦用)   上一味細銼如豆。以水一大升,煎取三大合,如欲得多造,准此增加,先熬令香,然後煎。每服肚空吃,或如茶湯,或羹粥,每服半大升,亦無禁忌。   又本方雲,桑枝平,不冷不熱,可以常服,療遍體風癢乾燥,香港腳風氣四肢拘攣,七氣眼暈不得桑枝(細切一小升)   上一味。熬令香,以水三大升,煎取二大升,一日服盡無問食前後,比服只依前方。

香港腳不隨方五首

  崔氏側子酒,療香港腳不隨方。   側子(四兩炮) 生石斛(八兩碎) 磁石(八兩) 獨活(三兩)秦艽(三兩) 甘草(三兩炙) 紫蘇莖(一握) 前胡(四兩)防風(三兩) 茯苓(八兩) 黃芩(三兩) 五味子(四兩) 防己(三兩) 桂心(二兩) 丹參(三兩) 蜀椒(二兩兩) 白朮(四兩) 乾薑(三兩)   上二十三味薄切,絹袋貯,以清酒四升浸五日,一服四合,日再。細細加至八九合,溫飲,生菜又煮散方。   地骨皮(十二分) 麻黃(六分去節) 杏仁(八分去皮尖兩仁) 防己(二十分) 黃芩(十分) 羚羊角(屑八分) 石斛(二十分) 人蔘(六參(十分) 犀角(八分屑) 蒺藜子(十二分) 甘草(十分分)   上二十二味搗。以粗葛篩度攪使極調,三兩為一劑,以後葯汁二升,煮取一升,頓服之。日服一劑,以小便利為度,忌海藻菘菜生蔥菜桃李雀肉醋等物。   又小飲子法。用煮前散大棗(五枚擘) 桑根白皮(五兩) 白前(二兩) 橘皮(二分)   上四味切。以水五升,煮取二升,將煮前散,慎如葯法。   又若香港腳上入少腹,少腹不仁,即服張仲景八味丸方。   乾地黃(八兩) 澤瀉(四兩) 附子(二兩炮) 薯蕷(四兩)茯苓(三兩) 桂心(三兩) 牡丹(三兩去心) 山茱萸(五兩)   上八味搗篩。蜜和為丸如梧子,酒服二十丸,漸加至三十丸,仍灸三里絕骨。若腳數轉筋,灸承山,若腳脛內稍不仁,灸三陰交,忌豬肉冷水生蔥醋物蕪荑。   又香港腳雖瘥,至冬季間,常須服側子酒方。   側子(二兩炮) 乾薑(二兩) 石斛(八兩) 丹參(三兩) 牛膝(二兩) 甘草(二兩炙)防風(三兩) 乾地黃(四兩) 芎 (二兩) 當歸(三兩) 桂心(三兩) 五味子(三兩) 白朮(二兩) 秦艽(三兩)萸(四兩) 細辛(二)黃芩(二兩) 茯苓(四兩)   上二十二味切。絹袋貯,以酒三斗五升浸,秋冬七日,春夏五日,一服四合,日二,細細加之,以知為度,得食羊鹿獐肉,雞亦得食,忌海藻菘菜豬肉冷水桃李雀肉生蔥生菜蕪荑酢物

風毒腳弱痹方六首

  千金療惡風毒瓦斯,腳弱無力,頑痹,四肢不仁,失音不能言,毒瓦斯衝心,有人病者,但一病相當即服,第一服此麻黃湯,次服第二第三第四方。   麻黃(一兩去節) 防風(二兩) 大棗(二十枚擘) 當歸(二兩) 茯苓(三兩) 升麻(二兩) 芎 (二兩) 白朮(二兩) 芍藥(二兩) 麥門冬(二兩去心) 黃芩(二兩) 桂心(二兩) 杏仁(三十枚去皮   上十四味切。以水九升,清酒二升。合煮取二升半,分四服,日三夜一,覆令小汗粉之,莫令見風。忌海藻菘菜生蔥桃李雀肉酢物。   第二服獨活湯方。   獨活(四兩) 乾地黃(三兩) 芍藥(二兩) 葛根(一兩) 桂心(二兩) 生薑(五兩) 麻黃(二兩去節) 甘草(二兩炙)   上八味切。以水八升,清酒二升,合煮取二升五合,去滓,分四服,日三夜一,犯之一世不愈。忌同腳弱,特忌食瓠子蕺菜。   第三服兼補濃朴湯,並治諸氣咳嗽逆氣嘔吐方。   吳茱萸(一升一方用三兩) 半夏(七兩洗) 乾地黃(二兩) 生薑(一斤) 芎(二兩)桂心(二兩) 濃朴(二兩炙) 芍藥(二兩) 當歸(二兩) 人蔘(二兩) 黃 (三兩) 甘草(三兩炙)   上十二味切。以水二斗煮豬蹄一具,取一斗二升,去上肥,納清酒三升,合煮取三升,分四服,相去如人行二十里久,忌同。   又第四服風引獨活湯,兼補方。   獨活(四兩) 人蔘(二兩) 附子(一兩炮) 大豆(二升) 桂心(二兩) 防風(二兩)芍藥(二兩) 當歸(二兩) 茯苓(三兩) 黃 (二兩) 乾薑(二兩) 甘草(三兩炙) 升麻(一兩半)   上十三味切。以水九升,清酒三升,合煮取三升半,去滓,分四服,相去二十里久,忌同。   又療腳弱,神驗防風湯方。   防風(三兩) 獨活(二兩) 黃芩(二兩) 茵芋(二兩) 葛根(二兩) 芎 (二兩) 細辛(一兩) 蜀椒(一兩出汗) 防己(一兩) 桂心(一兩) 芍藥(二兩) 麻黃(一兩去節) 石膏(一兩碎) 生薑(三兩) 烏頭(二枚炮) 茯苓(三兩) 甘草(二兩)   上十七味切。以竹瀝一斗,煮取四升,去滓,分六服,一日一夜服盡,其間可常作赤小豆飲,有人腳弱,先常服竹瀝湯四劑,未覺增損,作此方后,覺得力雲,脈沉細駛,風在內者作又越嬋湯,療風痹腳弱方。   麻黃(六兩去節) 石膏(半斤碎) 白朮(四兩) 大附子(一枚炮) 生薑(三兩)大棗(十五枚擘) 甘草(二兩炙)   上七味切。以水七升,先煮麻黃再沸,去上沫,納諸葯,煮取二升,分三服,覆取汗,一方用附子二枚。忌海藻菘菜豬肉冷水桃李雀肉等。(此仲景方本雲越嬋加術湯又無附子胡洽雲

大小續命湯中風方二首

  唐侍郎大續命湯,主手足攣急及不隨,此方療苦香港腳上,又中風四肢壯熱如火攣急,或縱不隨,氣沖胸中方   當歸(二兩) 芎 (一兩) 桂心(一兩) 麻黃(二兩去節) 芍藥(一兩) 石膏(一兩)生薑(三兩) 人蔘(一兩) 防風(二兩) 黃芩(一兩) 杏仁(四十枚) 甘草(一兩炙)   上十二味切。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去滓,分四服。忌海藻菘菜生蔥等。(深師同)又小續命湯,療中毒風,口不能言,咽中如塞,或緩或急,身體不自收,冒昧不知痛處,拘急不得轉側方。   麻黃(三兩去節) 甘草(一兩炙) 桂心(一兩) 石膏(二兩)芎 (二兩) 乾薑(二分)黃芩(一兩) 當歸(二分) 杏仁(二十枚)   上九味切。以水九升,煮取一升,去滓,分二服,薄取汁,莫見風,不瘥復作,禁如葯法,並療久失聲,上氣嘔逆,面目腫,皆愈。服湯已,多體虛,宜兼補,忌海藻菘菜生蔥等。

不仁不能行方三首

  千金風引湯。療兩腳疼痹腫或不仁拘急,屈不得行方。   麻黃(二兩去節) 吳茱萸(一兩) 獨活(二兩) 秦艽(一兩) 石膏(二兩) 杏仁(六十枚) 白朮(三兩) 茯(一兩碎)防風(一兩) 防己(   上十七味切。以水一斗六升,煮取三升,分三服,取汗佳。忌海藻菘菜生蔥生菜桃李雀肉醋等物。   又小風引湯,主中風腰腳疼痛弱者方。   獨活(二兩) 防風(二兩) 當歸(二兩) 茯苓(三兩) 大豆(二升) 人蔘(三兩) 乾薑(二兩) 附子(一枚炮) 石斛(二兩) 甘草(二兩炙)   上十味切。以水九升,酒三升,煮取三升,去滓,分四服,服別如人行十里久,忌海藻菘菜豬肉冷水醋等。(一方無乾薑石斛有桂心黃 )又金牙側子酒,療風濕痹不仁。弱不能行,常用古方,今新出。   側子(炮) 牛膝 丹參 山茱萸 蒴 根 杜仲(去皮炙) 石斛(各四分) 防風 乾薑分)薏苡仁(一   上二十味並細切。絹袋盛,清酒四五升,漬五六宿。初服三合,日再服稍加,以知為度,患中。)

香港腳續生諸病方四首

  千金雲∶雖患香港腳,不妨乳動石發,皆須服壓石葯療之,夫因香港腳續生諸病者,則以余葯對療之卷中)   又豬苓散,主虛滿通身腫利,三焦水道方。   茯苓 葶藶(熬) 人蔘 防風 澤瀉 甘草(炙) 桂心 白朮 野狼毒 椒目 乾薑(各三分) 赤小豆(二合) 大戟(二分) 蓯蓉(二分半) 豬苓(三分) 女葳(三合熬)五味子(三分)   上十七味搗篩。酒服方寸匕,日三夜一,老小一錢匕,以小便利為度,忌海藻菘菜生蔥桃李雀肉醋等物。   又茯苓丸水脹。(甄權為安康公處得差方)茯苓 白朮 椒目(各四分) 葶藶(六分熬) 澤瀉防己(各五分) 赤小豆 前胡芫花(熬) 桂心(各三分) 甘遂(十二分) 芒硝(五分)   上十二味搗末。蜜和丸如梧子,湯服五丸,日一,稍加,以知為度,忌桃李雀肉生蔥醋物。(並第二十一卷中)   又淮南五柔丸,療秘澀及 ,飲食不生肌膚,虛損不足,三焦不調,和榮衛,利腑臟,補三焦方。   葶藶(熬各一兩) 前胡(二兩) 半夏(洗) 蓯蓉 芍藥 茯苓 細辛 當歸 大黃(一斤熬三斗半下)   上九味搗篩蜜和,搗萬杵,食后服十五丸如梧子,日三服,忌羊肉餳生菜醋物。(一方   有黃芩)又麻仁丸,療大便堅小便利而不渴方。   麻子仁(一升),枳實(八兩炙) 杏仁(一升) 芍藥(八兩) 大黃(一斤) 濃朴(一尺炙)   上六味搗篩,蜜和丸如梧子,飲服五丸,日三,加至十丸。   一本芍藥六兩。(此本仲景傷寒論脾約丸方肘后無杏仁並出第十五卷中)   大法春秋宜服散湯方六首(千金但云宜服散此又兼湯煎)千金八風散,療風虛,面青黑土色,不見日月光,香港腳痹弱,准經面青黑主腎,不見日月光主肝,補腎治肝方。   蓯蓉(八分) 烏頭(二分炮) 鍾乳(四分研) 薯蕷(四分) 續斷(四分) 黃(四分)麥門冬(四分去心)四分酒漬)細辛(四分) 龍膽膝(四分)杜仲(四分) 菖蒲(四分) 蛇床分) 乾薑(四分) 乾地黃(四分) 茯苓(四分) 附子(五斛(六分) 天雄(六分炮) 萆 (四分) 人蔘(五分) 菊花(十二   上三十三味搗篩,酒服方寸匕,日三,不知加至二匕。   又大八風散,療諸緩風濕痹腳弱方。   巴戟天(二分去心) 芎 (一分) 附子(三分炮) 黃 (二分) 白蘞(二分) 桂心(二分) 細辛(二分) 桔(二分) 菊花(二分) 葳蕤(二分)分炮) 蓯蓉(一分) 萆(二分) 茯苓(四分) 遠志(二分) 白朮(二分) 菖蒲(四分) 石(二分裹燒半日) 濃草(一分)蜀椒(二分汗) 五味子(二分)   上三十二味搗篩。溫酒服半方寸匕,日三,不知稍增,取令微覺為度。(一本有甘草乾薑無芍藥牛膝)又凡香港腳之疾,皆由氣實而死,終無一人以服藥致虛而殂故香港腳之人,皆不得大補。亦不可問疾或雲是遷延博覽古今令來世食以變時惡夢氣極短氣者多天門冬(三斗半去心搗壓取令汁盡) 獐骨一具(碎以水一石煮取五斗澄清枸杞根(切三斗半凈洗冬法)白蜜(三   上六味。並大斗銅器中,微火先煎門冬地黃汁減半,乃合煎取大十二斗,下后散葯煎,取一丸,散葯如下茯苓 柏子仁桂心 白朮 葳蕤 菖蒲 遠志肉(去心) 澤瀉 薯蕷 人蔘 石斛牛膝白芷薏苡仁(一升) 蜀椒(一兩汗) 阿膠(十兩炙) 鹿角膠(五兩炙) 大棗(一百枚煮作膏)   上三十八味搗。絹下篩,納煎中,有牛髓鹿髓各加三升大佳,小便澀去柏子仁,加秦艽二兩二兩疾,依者,經加少土又大鱉甲湯,療腳弱風毒,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