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散

来源:www.uuuwell.com

   

逍遙散」,中醫名方,疏肝效果一流名字也很有意境。意思是吃了葯,肝氣活潑暢通,心情也隨之開朗起來,煩惱拋諸腦後,好似神仙一般逍遙快活。

逍遙散源流

  逍遙散是宋代《太平惠民和劑局方》名方,脫胎于張仲景四逆散當歸芍藥散之法,後人廣泛應用於內、婦、兒、男、五官各科病證。溫平康等將其源流概括為淵源於漢代,成方于宋代,充實于明清,發展于現代。   1.淵源於漢代漢代《傷寒論》載四逆散由甘草、炙枳實柴胡、芍藥四味組成,用於氣鬱而致厥逆之證,體現了疏肝解郁、調理氣機治法《金匱要略》當歸芍藥散,由當歸、芍藥、茯苓白朮澤瀉川芎六味組成,主治婦人妊娠腹中痛及婦人腹中諸疾痛,有疏肝養血健脾祛濕之效。兩方均為和解劑,皆有疏肝解郁之功。   2.成方于宋代宋代《太平惠民和劑局方》始載逍遙散,其組成為四逆散易枳實,合當歸芍藥散去澤瀉、川芎,加薄荷生薑組成,即柴胡、當歸、白芍、白朮、茯苓、甘草、薄荷、生薑八味。主治肝鬱血虛所致兩脅作痛,寒熱往來,頭痛目眩,口燥咽干,神疲食少,月經不調乳房作脹,脈弦而虛者,有疏肝解郁、健脾和營之功。   3.充實于明清 明代《審視瑤函》載柴胡參術湯,由柴胡、白朮、甘草、人蔘、川芎、當歸、熟地組成,主治怒傷元陰元陽導致的暴盲症。明代《壽世保元》載加味八珍湯,由黃芪、白朮、甘草、防風、熟地、川芎、白芍、人蔘、知母、當歸、山藥益智仁升麻、黃柏組成,主治婦人曾經小產,今有孕,預先培補為妙。清代《傅青主女科》載加減逍遙散,由茯苓、白芍、甘草、   柴胡、茵陳陳皮梔子組成,主治婦人懷抱抑鬱口乾舌燥嘔吐吞酸而血下如崩者。又載宣郁通經湯,由白芍、當歸、丹皮山梔子、白芥子、柴胡、香附鬱金黃芩、甘草組成,主治婦人經水未來腹先痛。所舉諸方,均在逍遙散基本方基礎上化裁而來。   4.發展于現代現代由逍遙散化裁出許多方劑,廣泛運用臨床各科,多以柴胡、當歸、白芍、甘草為基礎葯,而靈活配伍。如歸芍丸(《婦科病中醫診療法》1959年版)在基礎葯上配伍川斷杜仲萸肉等以疏肝健脾、補腎利濕。截郁合歡湯(《謙齋醫學講稿》1964年版)在基礎葯上配伍三七合歡皮柏子仁等以疏肝解郁、養心安神乳房脹痛方、乳房囊性增生方(《中醫治法與方劑》1985年版)在基礎葯上著重配伍香附、青皮牡蠣王不留行連翹花粉等以疏肝通絡、散結消腫

《太平惠民和劑局方》

  【出處】 《太平惠民和劑局方》   【分類】和解劑-調和肝脾

逍遙散

【組成】柴胡(15克) 當歸(15克)白芍(15克) 白朮(15克)茯苓(15克) 生薑(15克)薄荷(6克)炙甘草(6克)   【方歌】[1] 逍遙散用當歸芍,柴苓術草加姜薄。散郁除蒸功最奇,調經八味丹梔著。   逍遙散用當歸芍,柴苓術草加姜薄,肝鬱血虛脾氣弱,疏肝解郁養脾氣。   【方論】君葯柴胡疏肝解郁,使肝氣條達;當歸甘苦溫養血和血、白芍養血柔肝,共為臣葯;木郁不達致脾虛不運,故以白朮、甘草、茯苓健脾益氣,既能實土以御木侮,又能使營血生化有源;薄荷疏散郁遏之氣,透達肝經鬱熱、;煨生薑溫胃和中,且能辛香達郁,共為佐葯。諸葯合用,可收肝脾並治,氣血兼顧的效果。凡屬肝鬱血虛,脾胃不和者,皆可化裁應用。   【功用】疏肝解郁,健脾和營。   【主治】 肝鬱血虛脾弱證。致兩脅作痛,頭痛目眩,口燥咽干,神疲食少,或月經不調,乳房脹痛,脈弦而虛者。   【用法】酌定用量,作湯劑煎服。   【禁忌】 斟酌。   【方解】逍遙散為肝鬱血虛,脾失健運之證而設。肝為藏血之臟,性喜條達而主疏泄,體陰用陽。若七情鬱結,肝失條達,或陰血暗耗,或生化之源不足,肝體失養,皆可使肝氣橫逆,脅痛,寒熱,頭痛,目眩等證隨之而起。「神者,水谷之精氣也」(《靈樞·平人絕谷篇》)。神疲食少,是脾虛運化無力之故。脾虛氣弱則統血無權,肝鬱血虛則疏泄不利,所以月經不調,乳房脹痛。此時疏肝解郁,固然是當務之急,而養血柔肝,亦是不可偏廢之法。本方既有柴胡疏肝解郁,又有當歸、白芍養血柔肝。尤其當歸之芳香可以行氣,味甘可以緩急,更是肝鬱血虛之要葯。白朮、茯苓健脾去濕,使運化有權,氣血有源。炙甘草益氣補中,緩肝之急,雖為佐使之品,卻有襄贊之功。生薑燒過,溫胃和中之力益專,薄荷少許,助柴胡疏肝鬱而生之熱。如此配伍既補肝體,又助肝用,氣血兼顧,肝脾並治,立法全面,用藥周到,故為調和肝脾之名方。   【化裁】加丹皮、梔子,成為「加味逍遙散」。功用:養血健脾 疏肝清熱。主治:肝鬱血虛內有鬱熱   加生地黃或熟地,成為「黑逍遙散」。功用:疏肝健脾 養血調經。主治:肝脾血虛證。臨經腹痛。   臨證加減】   (1)肝鬱氣滯——香附、鬱金、川芎,疏肝解郁。   (2)肝鬱化火——丹皮、梔子,清熱泄火。   【現代運用】   慢性肝炎肝硬化更年期綜合證、經前期緊張症盆腔炎等證屬肝鬱血虛脾弱者。

逍遙散

注意事項】   (1)陰虛陽亢者慎用——應該用天麻鉤藤飲。   【附方】加味逍遙散、黑逍遙散   【文獻】 方論張秉成:「夫肝屬木,乃生氣所寓,為藏血之地,其性剛介,而喜條達,必須水以涵之,土以培之之,然後得遂其生長之意。若七情內傷,或六淫外束,犯之則木郁而病變多矣。此方以當歸、白芍之養血,以涵其肝;苓、術、甘草之補士,以培其本;柴胡、薄荷、煨生薑懼系辛散氣升之物,以順肝之性,而使之不郁,如是則六淫七情之邪皆治而前證豈有不愈者哉。本方加丹皮、黑山梔各一錢,名加味逍遙散。治怒氣傷肝,血少化火之證。故以丹皮之能人肝膽血分者,以清泄其火邪。黑山桅亦入營分,能引上焦心肺之熱,屈曲下行,合於前方中自能解郁散火,火退則諸病皆愈耳。」(《成方便讀》

《醫統》卷八十四

  【別名柴胡四物湯   【組成】當歸、川芎、芍藥、熟地黃、人蔘、半夏(制)、柴胡、黃芩、陳皮、麥門冬、甘草各等分。   【加減】嘔吐,不能食,加砂仁、白朮;少睡,加酸棗仁咳嗽,加杏仁五味子;腹痛,加玄胡索。   【來源】《醫統》卷八十四。   【主治】脾胃虛弱經脈不通,或寒或熱,不喜飲食,飽脹嘔吐,煩躁。   【用法】水2盞,加生薑3片,煎8分,空心服。

外科正宗》卷二

  【藥物組成】當歸1錢,白芍1錢,茯苓1錢,白朮1錢,柴胡1錢,香附8分,丹皮7分,甘草6分,薄荷5分,黃芩(有熱加)5分。   【處方來源】《外科正宗》卷二。   【方劑主治】婦人血虛,五心煩熱肢體疼痛,頭目昏重,心忡頰赤,口燥咽干,發熱盜汗,食少嗜卧血熱相搏,月水不調,臍腹作痛,寒熱如瘧;及室女血弱,榮衛不調,痰嗽潮熱肌體羸瘦,漸成骨蒸。   【方劑功效】和氣血,開郁行滯,散結。疏肝。   【用法用量】水2鍾,煎8分,食遠服。

《女科秘要》卷三

  【藥物組成】白朮,川歸,白芍,花粉8分,玄胡8分,地骨皮1錢,石蓮子1錢,黃芩4分,薄荷4分,

逍遙散

龍膽草5分(1方無黃芩)。   【處方來源】《女科秘要》卷三。   【方劑主治】婦人血虛,性急,或當行經時XX觸傷,腹中結塊如雞子大,左右而動,月水不行,變作五心煩熱,頭昏目眩。婦人行經時及產後過食生冷之物,血見水即滯,閉而發熱,初起1-2月生寒發熱,五心煩躁,口苦舌干面色青黃。   【方劑功效】退寒熱。   【用法用量】上為散服,或水煎服。

藥理作用

  1.對中樞神經系統的影響The KAMPO,(1983;2:13):實驗表明,逍遙散能增強硫賁妥鈉、戊巴比妥鈉等對小鼠麻醉作用,延長其麻醉時間,增強麻醉效果,具有顯著的鎮靜作用;對戊四氮所致小鼠驚厥有明顯保護作用,能降低死亡率,減輕驚厥程度,具有一定的抗驚作用。醋酸扭體法實驗表明,本方能顯著減少小鼠扭體次數,具有明顯的鎮痛作用。   2.對XX功能的影響The KAMPO,(1983;12:13):實驗表明,本方具有溫和的雌激素樣活性,此作用是通過卵巢實現的。   3.保護肝臟作用《山西醫藥雜誌》,(1976;2:71):實驗表明,本方能使血清谷丙轉氨酶活力下降,肝細胞變性壞死減輕,並可使肝細胞內糖元與核糖核酸含量趨於正常,方中以茯苓、當歸的作用最為顯著。

方解

  逍遙散為肝鬱血虛,脾失健運之證而設。肝為藏血之臟,性喜條達而主疏泄,體陰用陽。若七情鬱結,肝   失條達,或陰血暗耗,或生化之源不足,肝體失養,皆可使肝氣橫逆,脅痛,寒熱,頭痛,目眩等證隨之 而起。「神者,水谷之精氣也」(《靈樞·平人絕谷篇》)。神疲食少,是脾虛運化無力之故。脾虛氣弱則統血無權,肝鬱血虛則疏泄不利,所以月經不調,乳房脹痛。此時疏肝解郁,固然是當務之急,而養血柔肝,亦是不可偏廢之法。本方既有柴胡疏肝解郁,又有當歸、白芍養血柔肝。尤其當歸之芳香可以行氣,味甘可以緩急,更是肝鬱血虛之要葯。白朮、茯苓健脾去濕,使運化有權,氣血有源。炙甘草益氣補中,緩肝之急,雖為佐使之品,卻有襄贊之功。生薑燒過,溫胃和中之力益專,薄荷少許,助柴胡疏肝鬱而生之熱。如此配伍既補肝體,又助肝用,氣血兼顧,肝脾並治,立法全面,用藥周到,故為調和肝脾之名方。柴胡——疏肝解郁,以順肝性;當歸、白芍——養肝血,柔肝體,幫助柴胡恢復肝正常的順達之性;白朮、茯苓——益氣健脾,促進氣血生化;甘草——配合茯苓、白朮以益氣健脾,配白芍以緩急止痛;薄荷——辛涼,助柴胡以疏肝氣、解鬱熱;煨姜——辛溫,助柴胡、薄荷疏肝,助茯苓、白朮以健脾胃。諸葯相配,體現了肝脾同治,重在治肝之法。

臨證特點

  (1)本方之特點乃既補肝體,又助肝用,氣血兼顧,肝脾同治,使肝體得暢,血虛得養,脾虛得補,諸

逍遙散

自愈。   (2)本方以兩脅作痛,神疲食少,脈弦而虛為辨證要點。臨證中若肝鬱頭痛較甚者,加川芎、白芷;肝鬱失眠者加遠志、酸棗仁;肝鬱脅下有瘕者加鱉甲生牡蠣。現代 研究:逍遙散有明顯的降低谷丙轉氨酶、顯著消退肝細胞腫脹、保護肝損傷等作用,常用於慢性肝炎、肝硬化、膽石症、胃及十二指腸潰瘍慢性胃炎胃腸神經官能症乳腺小葉增生經期緊張症、更年期綜合征、盆腔炎、XX肌瘤等。   (3)逍遙散自薛立齋善用之後,遂為後世所重。趙養奎《醫貫》對其稱讚有佳,謂:「凡外感者,皆作郁看,以逍遙散加減出入,無不獲效。」此雖殊不可取,然余在臨證中對逍遙散頗為中意,無論內傷、雜症辨證應用 無不應手取效,曾自詡余無他技,唯于臨證時善用逍遙散加減耳。趙羽皇對逍遙散解釋雲:「肝苦急,急食甘以緩之。肝性急善怒,其氣上行則順,下行則郁,郁則火動而諸病生矣。故發於上則頭眩耳鳴,而為目赤;發於中則胸滿脅痛而或作吞酸;發於下則少腹疼疝而或溲溺不利;發於外則寒熱往來,似瘧非瘧。凡此諸證,何莫非肝鬱之象乎?而肝木之所以郁,其說有二:一為土虛不能升木也,一為血少不能養肝。蓋肝為木氣,全賴土以滋培,水以灌溉。若中土虛則木不升而與郁;陰血少則肝不滋而枯。方用白朮、茯苓者,助土得以升木也;當歸、芍藥者,益營血以養肝也;薄荷解郁;甘草和中;獨柴胡一味,一以厥陰之報使,一以升發諸陽。經雲:木郁則達之。遂其曲直之性,故名逍遙。其內熱外盛者,加丹皮解鬱熱,炒梔子清內熱,此加味逍遙散之義也。」   (4)逍遙散臨證加減常用有:加味逍遙散、黑逍遙散。[2]

辨證要點

  逍遙散所治之證主要為肝鬱血虛,脾失健運所致(中醫所說的脾不同於西醫的脾臟,中醫中脾的主要生理功能是將人攝入的食物化生營養物質。脾失健運是指脾虛不能有效地消化吸收食物中的營養——編者注)。應用逍遙散的基本癥狀是兩脅脹痛,神疲食少,舌質淡,脈弦而虛。

臨證加減

  (1)肝鬱氣滯——香附、鬱金、川芎,疏肝解郁。   (2)肝鬱化火——丹皮、梔子,清熱泄火。

現代運用

  慢性肝炎、肝硬化、更年期綜合證、經前期緊張症、盆腔炎等證屬肝鬱血虛脾弱者。   慢性肝炎的治療   慢性肝炎隸屬於中醫學「脅痛」、「積聚」、「黃疸」、「急黃」、「虛癆」等病範疇。余以為乙肝的主要病因病機是:由於正氣虛,氣血失調情志不暢,肝氣鬱結,氣機不展,以致肝脾功能失調,肝腎虧損,而致外邪溫熱濕毒等侵入、毒邪犯肝。內外交錯,肝失疏泄、濕熱蘊結,形成濕熱羈留,而致肝鬱化瘀、脾腎俱虛。「濕」與「熱」、「虛」與「實」並存的陰陽二重性,涉及肝膽、脾胃、腎。余在臨床中認為調補氣血、疏肝化瘀為主要治則,輔以清熱解毒、健脾利濕,肝、脾、腎三臟同治,以逍遙散為基礎方加減應用。基礎方:當歸15g,柴胡15g,炒白朮15~30g,白芍15~40g,茯苓15g,炙甘草15g,生薑3~5片,薄荷10g,生黃芪30g,党參20g,丹參30g,鬱金15g,土茯苓100g。辨證加減:毒邪亢盛、濕熱黃疸者可選加雞骨草、田雞黃、茵陳、梔子、珍珠草葉下珠,脅痛納差可選加生薏米仁雞內金土元虎杖,胸腹脹滿、呃逆、背沉加桔梗、半夏,血瘀明顯加乳香沒藥三棱莪術。在此,需要說明一點,土茯苓用量在100g以下療效甚微。[3]

文獻

  方論張秉成:「夫肝屬木,乃生氣所寓,為藏血之地,其性剛介,而喜條達,必須水以涵之,土以培之之,然後得遂其生長之意。若七情內傷,或六淫外束,犯之則木郁而病變多矣。此方以當歸、白芍之養血,以涵其肝;苓、術、甘草之補士,以培其本;柴胡、薄荷、煨生薑懼系辛散氣升之物,以順肝之性,而使之不郁,如是則六淫七情之邪皆治而前證豈有不愈者哉。本方加丹皮、黑山梔各一錢,名加味逍遙散。治怒氣傷肝,血少化火之證。故以丹皮之能人肝膽血分者,以清泄其火邪。黑山桅亦入營分,能引上焦心肺之熱,屈曲下行,合於前方中自能解郁散火,火退則諸病皆愈耳。」(《成方便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