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鈣素

来源:www.uuuwell.com

   

降鈣素用於治療中度至重度癥狀明顯的畸形骨炎。Paget病具有骨痛和骨畸形、心衰耳聾等癥狀的病人應考慮用本品治療。具有降低血清鈣的作用,其作用較哺乳類動物自身的降鈣素強且持續時間較長。降鈣素由甲狀腺素濾泡旁細胞合成分泌肽類激素,可減低血漿中鈣、磷濃度抑制鈣、磷的吸收

基本信息

  

降鈣素結構式

藥物名稱:
降鈣   英文名稱:Calcitonin   中文別名密鈣息、金爾力   英文別名:Calcimar,CIBACALCIN,Miacalcic   藥物類別甲狀腺激素類藥物   藥物性狀白色粉末,易溶於水及鹼性溶液,不溶於兩酮、乙醇氯仿乙醚。   藥物規格:注XX液:每支50單位(1ml);100單位(1ml);400單位(1ml)。注XX用降鈣素:每瓶0.25mg。噴鼻劑:每瓶2ml,含12次噴XX量,每次噴量50單位、100單位。[1-2]

用法用量

  (1)骨質疏鬆症:每日20ug或隔日40ug,一次或分次給葯;取決於病情和病人的反應。   (2 )伴有骨質溶解和(或)骨質減少的骨痛:視個體的需要而調整劑量,每日40~80ug,40ug可以一次性給葯,當需要大劑量時,應分次給葯。   (3)Paget病:人降鈣素成人初始劑量為每日0.5mg,皮下給葯。血清鹼性磷酸鹽和尿中羥基脯氨酸分泌應在治療前,治療頭3個月和之後,慢XX約每3~6個月定期測定。劑量調

骨質疏鬆

整應根據臨床反應和放XX學及生化數據變化而進行。一些輕症患者使用人降鈣素0.25mg/d或0.5mg/d,2~3次/周即可獲得滿意的臨床和生化指標改觀;但某些重症患者也許需要高達0.5mg,2次/d。如果在6個月治療后癥狀消失,本品可以停葯直至癥狀或放XX學徵象複發。此時可重新開始給葯治療,但不應將生化數據作為治療反應的依據,因為這些數據較快恢復到治療前的數值,而臨床效應在停葯后常常維持較長時間。鮭降鈣素成人初始劑量為每日100U,皮下或肌注(當注XX液>2ml)給葯,藥效監測除了定期評估臨床癥狀外,還應定期測定血清鹼性磷酸鹽和尿中羥基脯氨酸。一般治療開始幾個月內即可見明顯的臨床和生化指標改善。此時可改為維持劑量50U/d,或每周3次,每次50~100U;然而對於嚴重骨畸形患者及累及神經系統的患者仍將繼續每日100U

正常的骨基質和骨質疏鬆

進行治療。長期治療后停葯可獲得數周或數月的治療效果,之後又恢復到治療前狀況。有些病人在鮭降鈣素治療期間複發,試用人降鈣素往往有效。   (4)高鈣血症鮭降鈣素的推薦成人初始劑量為每12h4U/kg;若1~2d后對該劑量反應不明顯,可增加至每12h8U/kg;若2d以上反應仍不明顯,可增加至每6h8U/kg。 鮭降鈣素也已推薦靜脈滴注治療高鈣血症,劑量為每12h 2~16U/kg。   (5)神經營養不良症:該症的早期診斷非常重要,一旦確診,就應開始治療。在2~4周期間,每日一次給葯40ug,根據臨床情況可以進一步隔日給葯40ug達6周。 [3-4]

藥理作用

骨細胞

  已知降鈣素的分泌與流經甲狀腺的血液中鈣濃度有關。因此,血鈣濃度增加可引起降鈣素分泌增加和抑制骨吸收,使高血鈣病人其鈣濃度下降。降鈣素通過對骨的作用,與甲狀旁腺素(PTH)一起起著調節體內鈣平衡之作用。降鈣素具有以下作用:   ①直接抑制破骨細胞對骨的吸收,使骨胳釋放鈣減少,同時促進骨骼吸收血漿中的鈣,使血鈣降低。可對抗PTH促進骨吸收的作用並使血磷降低;   ②抑制腎小管對鈣和磷的重吸收,使尿中鈣和磷的排泄增加,血鈣也隨之下降;   ③可抑制腸道轉運鈣;   ④有明顯的鎮痛作用,對腫瘤轉移,骨質疏鬆所致骨痛有明顯治療效果。[5][4]

適應癥狀

血清

  (1)畸形性骨炎(Paget'sdisease):本品用於治療中度至重度癥狀明顯的畸形性骨炎。Paget病具有骨痛和骨畸形、心衰及耳聾等癥狀的病人應考慮用本品治療。而大多數Paget骨炎病人只有少部分骨受累而無癥狀;輕度癥狀可用消炎止痛藥緩解。對於無癥狀Paget病人採用本品預防用藥沒有證據證明有益。而中度至重症Paget病患者使用本品后,大多數病人一般在治療開始2~8周內血清鹼性磷酸鹽和尿羥基脯氨酸的濃度下降,骨痛癥狀得到改善。使用降鈣素慢XX6~9個月后,治療作用逐步增加(表現為臨床和生化指標改善)並最後達到一個坪台。儘管30%~50%病人治療2~18個月後會出現降鈣素抗體,但沒有證據表明療效會因此下降。一旦停葯,生化指標在幾個月之內回到用藥前,但療效可持續一年或更長時間。   (2)高血鈣症(hypercalcemia):多種原因可引起高鈣血症,如維生素D中毒、腫瘤、甲狀腺和甲狀旁腺功能亢進等。鮭降鈣素用於高鈣血症危象的早期治療,此時需要迅速降低血清鈣的濃度。最終治療尚需查明病因後用其他藥物對症治療。本品也可添加進已有治療高鈣血症的治療藥物中,如靜脈輸液呋塞米口服磷酸鹽或皮質類固醇類藥物等。降鈣素已被證明可降低癌症病人(不論轉移已否)、多發性骨髓瘤、或原發性甲狀旁腺功能亢進病人的血清鈣水平。   (3)絕經期骨質疏鬆。   (4)其他:本品可用於治療骨生成缺陷症,少數病人顯示臨床生化指標和癥狀改善。[4][6]

不良反應

  降鈣素可引起噁心嘔吐面部潮紅、手部麻刺感。這些不良反應隨著用

蕁麻疹

葯時間延長而減輕。其他副作用皮疹、口中異味腹痛尿頻發抖。注XX部位可能出現炎症反應。長期使用血中可產生抗體,一般並不影響療效,對動物來源的降鈣素產生耐受性后,合成人降鈣素仍然有效。其他一些不良反應包括頭痛發冷、胸壓迫感、虛弱頭昏鼻塞氣短眼痛下肢浮腫等。應警惕低血鈣造成的四肢搐搦現象。由於本品為蛋白質,應考慮引起全身性過敏的可能性並作好相應的搶救準備。對懷疑過敏或有過敏史的病人在用鮭降鈣素前應先做皮試(1:100稀釋)。[4]

注意事項

  (1)常見面部潮紅、噁心、腹瀉和尿頻,偶見寒戰。應用動物來源的降鈣素時,可引起過敏反應。治療過程中如出現耳鳴眩暈哮喘便意等應停用。妊娠哺乳期忌用。   (2)大多數病人用小劑量的降鈣素是有效的,且較安全。大劑量作短期治療時,在少數病人易引起繼發性甲狀腺機能低下。   (3)對懷疑過敏者,可先用1:100降鈣素稀釋做皮試,有過敏、喘息、眩暈、便意、耳鳴等時應即停葯。[7]

動力學

消化道

  (1)吸收:由於降鈣素為多肽,在消化道內會被降解,因此必須靜脈給葯。有效血漿治療濃度尚未建立。鮭降鈣素200U皮下注XX后的血漿濃度範圍可達0.1~0.4ng/m1。靜脈注XX后馬上發揮作用;而肌注或皮下注XX后15min顯效,最大作用時間4h,作用持續時間8~24h;靜脈注XX的作用持續時間為0.5~12h。對於畸形骨炎(Paget病)需給葯數日之後才能見到臨床或生化指標改善。(2)分佈:尚不清楚本品是否可以XX中樞神經系統或透入乳汁。本品不能透過胎盤[8-9]

製劑

  人降鈣素(humancalcitonin,商品名cibacalcin):注XX液,0.5mg/支鮭降鈣素(salcaltonin,商品名ca1cimar):注XX液,400U/2m1;噴鼻劑,600U/2m1。

呼吸系統疾病

  降鈣素原(procalcitonin,PCT)近年來正逐漸受到重視,其被認為是有全身炎症反應

甲狀腺

的嚴重細菌感染的重要指標[1]。降鈣素原是降鈣素的前肽,在正常情況下,PCT由甲狀腺的C細胞產生。在健康人血中,PCT不能被測到(<0.1ng/ml),在嚴重感染(如細菌、寄生蟲真菌感染)並有全身表現時,PCT水平可以升高,有的可超過100ng/ml,這時PCT大部分由甲狀腺以外的組織產生。降鈣素原在許多臨床領域已得到應用:它被用在鑒別細菌性腦膜炎病毒性腦膜炎[2]、大手術和嚴重創傷患者細菌感染併發症的監測[3,4]、自身免疫性疾病和腫瘤患者細菌感染併發症的監測[5,6]、水腫性、無菌壞死性和感染壞死性胰腺炎的鑒別診斷[7]、器官移植排斥反應與感染併發症的鑒別診斷[8]、細菌感染性系統性炎症反應綜合征(SIRS)的輔助診斷和病情的判斷[9]、細菌感染性和非感染性ARDS鑒別診斷[10]。   鑒別感染性肺疾病和非感染性肺疾病:Polzin等[11]在一項針對下呼吸道感染社區獲得性肺炎、院內獲得性肺炎、慢性支氣管炎急性加重、肺結核)的研究中發現,儘管社區獲得性肺炎、院內獲得性肺炎、慢性支氣管炎急性加重、肺結核、對照(非感染性肺疾患)組的PCT濃度的中位數均未達到0.5ng/ml,但除了肺結核患者,各組下呼吸道感染患者的PCT濃度較對照組顯著升高。因此他們得出,PCT可以作為一個有效的鑒別下呼吸道感染的參數,ROC曲線顯示0.245ng/ml為最佳診斷閾值,低於此值排除下呼吸道感染的把握是91%。 在社區獲得性肺炎(CAP)中的應用:病因的鑒別社區獲得性肺炎可由細菌、病毒、非典病原體多種病原引起。為避免抗生素濫用,快速和正確鑒別細菌性肺炎和其他病原如病毒引起的肺炎很重要,但是細菌感染和病毒感染體征和癥狀廣泛重疊。缺乏特異性細菌感染的指標是導致肺炎的抗生素濫用的一個原因。由於循環中PCT在一些細菌感染性疾病中升高,但在病毒感染中保持相當低的水平,近來也被應用在CAP的病因鑒別中。 在兒童下呼吸道感染的研究中,Prat等[12]發現,取2ng/ml的閾值,PCT診斷細菌性下呼吸道感染的靈敏度是68.6%,特異度可達79.4%,區別肺炎鏈球菌和其他病原引起的下呼吸道感染,PCT與C—反應蛋白(CRP)具有相同的靈敏度,但特異度比CRP高。Moulin等[13]觀察到,應用1ng/ml的閾值,鑒別細菌性肺炎和病毒性肺炎的靈敏度是86%,特異度可達86%,在血培養陽性的細菌性肺炎患者,PCT水平更高,大於2ng/ml。另外在一項關於成人CAP的研究發現[14],非典型病原體引起的CAP患者的血漿PCT水平低於經典的細菌性CAP患者。以上研究都支持PCT在診斷細菌性肺炎中的價值。但也有其他學者得到不同的結果:Toikka等[15]發現,應用2.0ng/ml的閾值,診斷細菌性肺炎的特異度可達到80%,但靈敏度低,只有50%。Korppi等[16,17]在兒童肺炎的兩項研究中也未發現PCT在鑒別病毒性和肺炎鏈球菌肺炎中的價值。   PCT還用在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SARS)的診斷中,Chua等[18]檢測了8例肺炎合併敗血症患者的血漿PCT濃度,其中包括2例SARS患者,發現與細菌性肺炎和真菌性肺炎相比,SARS

SARS

患者的血漿PCT水平較低,因此他們建議在SARS流行期,有陽性接觸史的患者若有較低的血漿PCT濃度,應高度懷疑SARS的可能,應行SARS的病原學檢查。 病情嚴重度的判斷Brunkhorst等[19]發現,50%的嚴重者需入住ICU的肺炎患者的血PCT水平>2ng/ml。Hedlund等[20]發現,在96例成年住院CAP患者中,APACHⅡ評分與血PCT水平顯著相關。KorppiM等[21]則未發現在CAP患者中,住院病人和門診病人的血PCT濃度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與預后的關係在一項關於96例住院成年CAP患者中的研究中發現[20],入院時的血漿PCT濃度與住院時間長短有關,但與住院期間或隨訪期間的死亡無關。Brunkhorst等[19]也發現,血漿PCT濃度與嚴重的需入住ICU的肺炎患者的預后相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