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苓散

来源:www.uuuwell.com

   

五苓散國家基本藥物目錄藥物,是一種常用中成藥。由豬苓茯苓澤瀉肉桂白朮五味中藥組成,具有化氣利水、健脾祛濕的功效。適用於外感風寒、內停水飲所致的發熱頭痛煩渴飲水,小便不利等;或水濕停聚所致的水腫身重,小便不暢及心悸吐涎沫頭眩等症。

方 名

  Wuling San   五苓散(利濕之劑)   總結:利濕瀉

出處

  東漢張仲景傷寒論》書中曰:「 太陽病篇蓄水證

《傷寒論》

太陽病,發汗后,大汗出,胃中干,煩躁不得眠,欲得飲水者,少少與飲之,令胃氣和則愈。若脈浮,小便不利微熱消渴者,五苓散主之。   發汗已,脈浮數,煩渴者,五苓散主之。   中風發熱,六七日不解而煩,有表裡證,渴欲飲水,水入則吐者,名曰水逆,五苓散主之。」

組成

  豬苓十八銖[12g]去皮 澤瀉一兩六株[20g] 白朮十八銖[12g] 茯苓十八銖[12g] 桂枝半兩[8g]去皮

桂枝

用法

  搗為散,以白飲和服方寸匕(6g),日三服,多飲暖水,汗出愈,如法將息。

方歌

  五苓散治太陽府,澤瀉白朮與二苓,

豬苓

溫陽化氣添桂枝,利便解表治水停。

方源

  《內經·靈蘭秘典論》:「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氣化則能出矣」。   《內經·至真要大論》:「諸濕腫滿,皆屬於脾」。

方義

  1.太陽之熱,傳入膀胱之腑,故口渴而便不通。   2.經曰:   「淡味滲泄為陽。」二苓甘淡入肺,而通膀胱為君。   「鹹味涌泄為陰。」澤瀉甘咸入腎膀胱,同利水道為臣。   「益土所以制水。」故以白朮苦溫,健脾去濕為佐。   「膀胱者津液藏焉,氣化則能出矣。」故以肉桂辛熱為使。   熱因熱用,引入膀胱以化其氣,使濕熱之邪,皆從小水而出也。

變化方

  (1)本方去桂,名四苓散。本方加辰砂,名辰砂五苓散。並治小便不利。   (2)本方加蒼朮,名蒼桂五苓散,治寒濕。   (3)本方加茵陳,名茵陳五苓散,治濕熱發黃便秘煩渴。   (4)本方加羌活,名元戎五苓散,治中焦積熱。   (5)本方加石膏滑石寒水石,以清六腑之熱,名桂苓甘露飲。   (6)本方去桂、澤瀉,名豬苓散,治嘔吐病在膈上,思飲水者。   (7)本方單用肉桂、茯苓等分蜜丸,名桂苓丸,治冒暑煩渴,引飲過多,腹脹便赤。   (8)本方單用澤瀉、白朮,名澤瀉湯,治心下支飲,常苦眩冒。   (9)本方單用茯苓、白朮等分,名茯苓白朮湯,治脾虛不能制水,濕盛泄瀉。再加郁李仁,入薑汁服,名白茯苓湯,治水腫。   (10)本方加川楝子,治水疝。   (11)本方加人蔘,名春澤湯。再加甘草,亦名春澤湯。治無病而渴,與病瘥后渴者。   (12)本方去桂,加蒼朮、甘草、芍藥梔子黃芩、羌活,名二術四苓湯,   通治表裡濕邪,兼清暑熱。   (13)本方倍桂,加黃耆如術之數,治傷暑大汗不止。   (14)本方加甘草、滑石、梔子,入食鹽、燈草煎,名節庵導赤散,治熱畜膀胱,便秘而渴。如中濕發黃,加茵陳;水結胸,加木通。   (15)本方合益元散,治諸濕淋瀝。再加琥珀,名茯苓琥珀湯,治小便數而欠。   (16)本方合平胃散,名胃苓湯,一名對金飲子,治中暑傷濕,停飲夾食, 腹痛泄瀉,及口渴便秘。   (17)本方合黃連香薷飲,名薷苓湯,治傷暑泄瀉。   (18)本方合小柴胡湯,名柴苓湯,治發熱泄瀉口渴,瘧疾熱多寒少,口燥心煩。   以上三方,並加姜、棗煎。   (19)深師用本方治發白及禿落。術、桂、二苓澤瀉,更名茯苓術散

病機

  太陽表邪未解,內傳太陽膀胱腑,致膀胱氣化不利,水蓄下焦,而成太陽經腑同病。外有太陽表邪,故頭痛發熱脈浮;內傳太陽腑以致膀胱氣化不利,則小便不利,水液蓄而不行以致津液不得輸布,則煩渴引飲,飲入之水不得輸布則水入即吐,而成水逆。

主治

  1.治太陽病發汗后,大汗出,胃中干,煩躁不得眠,欲飲水者,少少與之,令胃氣和則愈。若脈浮,小便不利,微熱消渴者,此湯主之。   2.及中風發熱,六、七日不解而煩,有表裡證,渴欲飲水,水入即吐,名曰水逆。   3.及傷寒痞滿,服瀉心湯不解,渴而煩躁,小便不利。   4.通治諸濕腹滿,水飲水腫,嘔逆泄瀉,水寒XX肺,或喘或欬,中暑煩渴,身熱頭痛,膀胱積熱,便秘而渴,霍亂吐瀉,痰飲濕瘧身痛身重。

臨床運用

  1.本方為利水之劑,所治諸證以小便不利,舌苔白,脈浮或緩為證治要點。   2.若水腫兼有表證者,可與越婢湯合用;水濕壅盛者,可與五皮散合用;泄瀉偏於熱者,須去桂枝,加車前子、木通以利水清熱。   3.常用於腎炎肝硬化所引起的水腫,以及急性腸炎尿瀦留腦積水等,屬水濕內盛者。

功用

  利水滲濕,溫陽化氣。

病機

  太陽表邪未解,內傳太陽膀胱腑,致膀胱氣化不利,水蓄下焦,而成太陽經腑同病。外有太陽表邪,故頭痛發熱脈浮;內傳太陽腑以致膀胱氣化不利,則小便不利,水液蓄而不行以致津液不得輸布,則煩渴引飲,飲入之水不得輸布則水入即吐,而成水逆。

注意事項

  1.入湯劑不宜久煎。   2.濕熱者忌用,且本方不宜常服。   〖附方一〗茵陳五苓散(《金匱要略》)   組成:茵陳蒿末[4g]、五苓散[2g]   用法:上二味和,先食飲方寸匕(6g),日三服。   功用:利濕退黃。   主治:濕熱黃疸,濕多熱少,小便不利等證。   〖附方二〗 四苓散(《明醫指掌》)   組成:白朮 茯苓豬苓 澤瀉[各9g]   用法:水煎服   功用:滲濕利水。   主治:內傷飲食有濕,小便赤少,大便溏泄。   〖附方三〗 胃苓湯(《丹溪心法》)   組成:五苓散 平胃散[各3g]   用法:上合和,姜棗湯,空心服。   功用:祛濕和胃行氣利水。   主治:夏秋之間,脾胃傷冷,水谷不分,泄瀉不止。   [以上三方鑒別]   以上三方均為五苓散加減而成。四苓散即五苓散去桂枝,功專淡滲利水,主治水濕內停,小便不利諸證。胃苓湯系平胃散與五苓散合用,具有行氣利水,祛濕和胃之功,主要用於水濕內盛的泄瀉、水腫,小便不利等。茵陳五苓散即五苓散加入倍量之茵陳,具有利濕清熱退黃作用,適用於黃疸病,屬於濕多熱少,小便不利者。

臨床新用

  五苓散出自《傷寒論》。是由豬苓、澤瀉、白朮、茯苓、桂枝五味藥物組成。它是利水滲濕劑,有溫陽化氣之功。傳統用於外有表證、內停水濕、頭痛發熱、煩渴欲飲,或水入即吐、小便不利等證。經當代臨床又擴大了新的用途

急性黃疸型肝炎

  發熱,納少,乏力噁心嘔吐,肝區疼痛,尿短色黃,皮膚鞏膜黃染,舌苔黃厚膩,舌邊尖紅,脈細滑。肝功能試驗異常,B超檢查多為蜜集微波。用五苓散(湯)去桂枝,加茵陳30~50克,黃芩、佛手焦三仙各10克,板藍根丹參各15克。

消渴

  自覺煩渴,雖大量飲水,而渴難消解,飲后即尿,小便微急,小便清白如水,汗出溱溱,心悸,心下痞頭昏且肢軟無力失眠多夢,飲食尚佳,舌淡。邊有齒痕,苔白膩而粗糙,脈濡數。三大常規血糖尿糖甲狀腺功能測定、頭顱攝片均無異常。用五苓散(湯)加甘草10克,生薑10克,大棗12枚、水煎服。如果渴甚加沙參海蛤粉;心煩懊惱加牡丹皮、梔子;腹脹加厚朴

痰飲

  寒熱咳喘痰多稀白,胸脅脹滿,面目下肢浮腫目眩,心悸,舌苔白滑,脈弦滑,重按無力。用五苓散(湯)加半夏6克,陳皮、甘草各5克,大棗5枚,水煎服。咳喘大減,咯痰不爽者,加杏仁10克。

慢性充血性心衰

  心悸眩暈,胸脘痞滿,形寒肢冷,小便短少,或下肢浮腫,渴不欲飲、噁心吐涎,舌苔白滑,脈弦滑。用五苓散(湯)去桂枝,加葶藶子6克,党參15克,麥冬10克,五味子、車前子各6克,水煎服。心血瘀阻型,症見心悸不安、胸悶不舒、心痛時作、唇甲青紫、舌質紫暗或有瘀斑,脈澀或結代,可用五苓散(湯)加雞血藤鬱金紅花赤芍、丹參、附子、生薑、木通、車前草

冠心病

  體型肥胖胸悶氣短煩躁,體重超過正常值,舌苔白膩,脈滑。膽固醇、β脂蛋白三酸甘油酯升高,心電圖示冠心病徵象。豬苓、茯苓、澤瀉各30克,白朮60克,桂枝18克,研為散劑,每次服3~6克,早晚各服1次,溫開水送下。戒除煙酒,少吃厚味,並配合鍛煉身體

菌群失調所致慢性腹瀉

  腹瀉發複發作,時瀉時止,每天次數不等,黃綠色或蛋花湯狀水樣便。水谷混下,小便少而黃,不思食,面色萎黃倦怠神疲,舌質淡,苔薄黃。大便檢查,白細胞少許,塗片革蘭陽性球菌明顯增多,革蘭氏陰性桿菌減少,長期服抗生素無效。用五苓散(湯)去豬苓加薏苡仁、陳皮、甘草水煎服。

尿瀦留

  膀胱區脹痛,觸痛明顯,表情痛苦,小腹脹滿,小便涓滴不出,舌紅,苔薄潤,脈沉緊。用五苓散(湯)加烏葯、酒制大黃、地龍各10克,水煎服。重用澤瀉、豬苓、茯苓各20克。

水腫

  浮腫,小便不利,腹脹,納呆,便溏,舌淡,苔白滑,脈濡緩。尿常規有腎炎改變。用五苓散(湯)加蒼朮10克、厚朴5克、生薑2片、大棗5枚。水煎服。

眩暈

  頭暈眼花,視物旋轉,有天旋地轉之感,頭重如裹,耳鳴如蟬,嘔吐涎沫,時而大吐,苔白膩,脈弦。用五苓散(湯)加半夏、赭石各15克,陳皮、甘草各10克,水煎服,病愈后,斷以補中益氣湯調理。

頑固性頭痛

  口服五苓散,每次9克,每日3次,用溫開水送服,5天為1個療程。適用於陽虛水飲內停之症,熱盛者不宜使用

攝護腺炎

  口服五苓散,每次9克,每日3次,用溫開水送服。10天為1個療程,服至癥狀消失時止。

小兒遺尿症

  口服五苓散,每次9克,每日3次,用溫開水送服,5天為1個療程。

手腳多汗症

  口服五苓散,每次9克,每日3次,用溫開水沖服。同時用五苓散水外搽患處,每日早、晚各1次。一般用藥3-5天內治愈

蕁麻疹

  口服五苓散,每次9克,每日3次,用溫開水送服。5天為1個療程。服藥期間忌食辛辣、生冷、油膩等刺激性食物,飲食以清淡為佳。

濕疹

  口服五苓散,每次9克,每日3次,用溫開水送服,5天為1個療程。[1]

醫家論述

成無己

  五苓之中,茯苓為主,故曰五苓散。茯苓味甘平,豬苓味甘平,雖甘也,終歸甘淡。《內經》曰:淡味滲泄為陽。利大便曰攻下,利小便曰滲泄。水飲內蓄,須當滲泄之,必以甘淡為主,是以茯苓為君,豬苓為臣。白朮味甘溫,脾惡濕,水飲內蓄,則脾氣不治,益脾勝濕,必以甘為助,故以白朮為佐。澤瀉味咸寒。《內經》曰:鹹味下泄為陰,泄飲導溺,必以咸為助,故以澤瀉為使。桂枝味辛熱,腎惡燥,急食辛以潤之,散濕潤燥可以桂枝為使。(《傷寒明理論》)

方有執

  以證有里而人燥渴,故用四苓以滋之,以表在而脈浮數,故憑一桂以和之,謂五苓散能兩解表裡者,此也。……五苓散者,潤津液而滋燥渴,導水飲而盪結熱,所以又得為消痞滿之治也。(《傷寒論條辨》)

吳昆

  傷寒小便不利而渴者,此方主之。   水道為熱所秘,故令小便不利;小便不利,則不能運化津液,故令渴;水無當於五味,故用淡以治水。茯苓、豬苓、澤瀉、白朮,雖有或潤或燥之殊,然其為淡則一也,故均足以利水。桂性辛熱,辛熱則能化氣。經曰: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氣化則能出矣。此用桂之意也。桂有化氣之功,故並稱曰五苓。濁陰既出下竅,則清陽自出上竅,又熱隨溺而泄,則渴不治可以自除。雖然,小便不利亦有因汗下之後內亡津液而致者,不可強以五苓散利之,強利之則重亡津液,益虧其陰,故曰大下之後複發汗,小便不利者,亡津液故也,勿治之,得小便利必自愈。師又曰:太陽隨經之邪,直達膀胱,小便不利,其人如狂者,此太陽之邪不傳他經,自入其府也。五苓散主之,亦是使陽邪由溺面泄耳!互考見霍亂門。

許宏

  發汗后,煩渴飲水,脈洪大者,屬白虎湯;發汗后,煩渴飲水,內熱實,脈沉實者,屬承氣湯;今此發汗后,煩渴欲飲水,脈浮,或有表,小便不利者,屬五苓散主之。五苓散乃汗后一解表葯也,此以方中雲覆取微汗是也。故用茯苓為君,豬苓為臣,二者之甘淡,以滲泄水飲內蓄,而解煩渴也。以澤瀉為使,鹹味泄腎氣,不令生消渴也;桂枝為使,外能散不盡之表,內能解有餘之結,溫腎而利小便也。白朮為佐,以其能燥脾土逐水濕也。故此五味之劑,皆能逐水而祛濕。是曰五苓散,以其苓者令也,通行津液,克伐腎邪,號令之主也。(《金鏡內台方議》)

汪昂

  治太陽病發汗后,大汗出,胃中干,煩躁不得眠,欲飲水者,少少與之,令胃氣和則愈;若脈浮,小便不利,微熱消渴者,此湯主之(脈浮為表證仍在,便秘熱渴為腑證已急,用此兩解表裡);及中風發熱,六七日不解而煩,有表裡證,渴欲飲水,水入即吐,名曰水逆(表以外證未罷言,里以煩渦屬腑言,邪熱挾積飲上逆,故外水格而不入);及傷寒痞滿,服瀉心湯不解,渴而煩躁,小便不利(功擅盪熱滋燥,導飲生津,故亦為消痞良方。程郊倩曰:邪在上焦而治在下焦者,使濁陰出下竅,而清陽之在上焦者,自能宣化矣。心邪不從心瀉而從小腸瀉,又一法也。昂按:此乃正治,非又—法也,乃臟實而瀉其腑也);通治諸濕腹滿,水飲水腫,嘔逆泄瀉,水寒XX肺,或喘或咳,中暑煩渴,身熱頭痛,膀胱積熱,便秘而渴,霍亂吐瀉,痰飲濕瘧,身痛身重(此皆傷濕之見證也。濕勝則脾不運,土不能制水,濫于皮膚則腫脹,並於大腸則泄瀉,水停心下則嘔逆,水寒XX肺則喘咳。暑先入心故煩渴,五苓利小水,降心火,故兼治中暑煩渴。肺病則金不能生水,膀胱熱則陽不能化陰,故便秘而渴;陰陽不和,則霍亂吐瀉;濕勝則身痛身重。大抵下不通利,則陰陽不能升降,而變證多矣)。   豬苓、茯苓、白朮(炒)十八銖,澤瀉一兩六銖半,桂半兩(按:雜病當用桂,傷寒證中表未解者仍當用桂枝,兼取解表)。為末。每服三錢。服后多飲熱水,汗出而愈。傷暑者,加硃砂、燈心煎。   此足太陽葯也。太陽之熱,傳入膀胱之腑,故口渴而便不通。經曰:談味滲泄為陽,二苓甘淡入肺而通膀胱為君

程郊倩

  標邪傳入膀胱,是為犯本。其人必渴,必小便不利,宜可消水矣。(此傷寒五苓論。)乃一症以水入則拒而吐,一症以水入則消,何居?膀胱為津液之腑,熱入而蓄邪水,致小便不利也。是則水氣挾熱而上升,必至格水,此渴欲飲水,水入則吐也。用五苓者,取其開結利水也,水泉不致留結,邪熱從小便出矣。若熱微消渴,是則熱入膀胱,而燥其津液,乃成消渴。此膀胱無邪水之蓄,亦用五苓者,以化氣回津也,使膀胱之氣騰化,故渴亦止而病愈。(一取開結利水,一取化氣回津,盡太陽犯本之治矣。)然症必以脈浮數,煩渴,為脈表症里,知非陽明之里,而仍為太陽之里,故以五苓主之也。(《古今名醫方論》)

沈金鰲

  業師孫慶曾先生嘗渭余曰:腫脹門惟水病難治。其人必真火衰微,不能化生脾土,故水無所攝,泛濫于肌肉間。法惟助脾扶火,足以概之,而助脾扶火之劑,最妙是五苓散。肉桂以益火,火暖則水流;白朮以補土,土實則水自障:茯苓、豬苓、澤瀉以引水,則水自滲泄而可不為患。每見先生治人水病,無不用五苓散加減,無不應手而愈如響應者。(《雜病源流犀燭》

趙羽皇

  人身之水有二:一為真水,一為客水。真水者,即天乙之所生;客水者,即食飲之所溢。故真水惟欲其升,客水惟欲其降。若真水不升,則水火不交而為消渴;客水不降,則水土相混而為腫滿。(此雜症五苓論。)五苓散一方,為行膀胱之水而設,亦為逐內外水飲之首劑也。(五苓與真武湯對看,五苓行客水之有餘,真武護客水之不足,皆所以行水也。不可不知!)蓋水液雖注于下焦,而三焦俱有所統,故肺金之治節有權,脾土之轉輸不怠,腎關之開合得宜,則溲溺方能按時而出。若肺氣不行,則高源化絕,中州不運,則陰水泛流,坎臟無陽,則層冰內結,水終不能自行。不明其本,而但理其標,可乎?方用白朮以培土,土旺而陰水有制也;茯苓以益金,金清而通調水道也;桂味辛熱,且達下焦,味辛則能化氣,性熱專主流通,州都溫暖,寒水自行;再以澤瀉、豬苓之談滲者佐之,禹功可奏矣。先哲有曰;水之得以安流者,土為之堤防也,得以長流者,火為之蒸動也;無水則火不附,無火則水不行。旨哉言乎!(《古今名醫方論》)

羅東逸

  傷寒之用五苓,允為太陽寒邪犯本,熱在膀胱,故以五苓利水瀉熱,然用桂枝者,所以宣邪而仍治太陽也。雜症之用五苓者,特以膀胱之虛,寒水為壅,茲必肉桂之厚以君之,而虛寒之氣始得運行宣泄。二症之用稍異,不可不辨。加茵陳為茵陳五苓散,治酒積黃癉。蓋土虛則受濕,濕熱乘脾,黃色乃見。茵陳專理濕熱,發黃者所必用也;佐以五苓,旺中州,利膀胱;桂為嚮導,直達熱所,無不克矣。(《古今名醫方論》)

吳謙

  是方也,乃太陽邪熱入府,水氣不化,膀胱表裡葯也。一治水逆,水入則吐;一治消渴,水入剛消。夫膀胱者,津液之府,氣化則能出矣。邪熱入之,若水盛則水壅不化而水蓄于上,膀胱之氣化不行,致小便不利也。若熱盛則水為熱耗,而水消于上,膀胱之津液告竭,致小便不利也。水入吐者,是水盛于熱也;水入消者,是熱盛于水也。二證皆小便不利,故均得而主之。然小便利者不可用,恐重傷津液也。由此可知五苓散非治水熱之專劑,乃治水熱小便不利之主方也。君澤瀉之咸寒,咸走水府,寒勝熱邪。佐二苓之淡滲,通調水道,下輸膀胱,並瀉水熱也。用白朮之燥濕,健脾助土,為之堤防以制水也。用桂之辛溫,宣通陽氣,蒸化三焦以行水也。澤瀉得二苓下降,利水之功倍,小便利而水不蓄矣。白朮須桂上升,通陽之效捷,氣騰津化渴自止也。若發熱表不解,以桂易桂枝,服后多服暖水,令汗出愈。是此方不止治停水小便不利之里,而猶解停水發熱之表也。加人蔘名春澤湯,其意專在助氣化以生津。加茵陳名茵陳五苓散,治濕熱發黃,表裡不實,小便不利者,無不克也。(《醫宗金鑒》

喻昌

  五苓利水者也,其能止渴而救津者,何也?蓋胃中之邪熱,既隨小水而滲下,則利其小水,而邪熱自消矣。邪熱消則津回而渴止,大便則自行矣。正《內經》通因通用之法也。(《尚論篇》)

柯琴

  水者腎所司也,澤瀉味咸入腎,而培水之本。豬苓黑色入腎,以利水之用。白朮味甘歸脾,制水之逆流,茯苓色白入肺,清水之源委,而水氣順矣。然表裡之邪,諒不因水利而頓解,故必少加桂枝,多服暖水,使水津四布,上滋心肺,外達皮毛,溱溱汗出,表裡寒熱兩除也。(《傷寒附翼》)

程應旄

  五苓散能通調水道,培助土氣,其中復有桂枝以宣通衛陽。停水散,表裡和則火熱自化,而津液得全,煩與渴不必治而自治矣。然多服曖水令汗出者,上下分消其水濕也。是則五苓散與桂枝麻黃二湯雖同為太陽經之葯,一則解發汗而治表,一則利小便滲熱而治里,標與本所主各有別矣。(《傷寒論后條辨》)

陳堯道

  五苓散本表裡兩解之葯,今之知用桂枝者鮮矣,殊不知欲兼治表,必用桂枝,專用利水,則宜肉桂,以肉桂辛熱能引諸葯直達熱邪蓄結之處,故茯苓、豬苓味淡,所以滲水滌飲也;澤瀉味咸,所以瀉腎邪止渴也,白朮味甘,所以燥脾逐濕也。兼以桂有化氣之功,如經曰,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氣化則能出矣,濁陰既出下竅,則清陽自出上竅,又熱隨溺而泄,則發熱口渴之證,不治自愈。(《傷寒辨證》)

錢潢

  其立方之意,用桂以助腎蒸騰之氣,更用諸輕淡以沛肺家下降之功,使天地陰陽之氣交通,氣化流行,而上下之氣液皆通矣。(《傷寒溯源集》)

張錫駒

  散者,取四散之意也。茯苓、澤瀉、豬苓、淡味而滲泄者也。白朮助脾氣以轉輸,桂枝從肌達表,外竅通而內竅利矣。(《傷寒論直解》)

王晉三

  苓,臣葯也。二苓相輔,則五者之中,可為君葯矣,故曰五苓。豬苓、澤瀉相須,藉澤瀉之咸以潤下;茯苓、白朮相須,藉白朮之燥以升精。脾精升則濕熱散,而小便利,既東垣欲降先升之理也。然欲小便利者,又難越膀胱一腑,故以肉桂熱因熱用,內通陽道,使太陽里水引而竭之,當知是湯專治留著之水,滲于肌肉而為腫滿,若水腫與足太陽無涉者,又非對證之方。(《絳雪園古方選注》)

黃元御

  五苓散,桂枝行經而發表,白朮燥土而生津,二苓澤瀉行水而泄濕也,多服暖水,蒸泄皮毛,使宿水亦從汗散,表裡皆愈矣。(《傷寒懸解》)

徐忠可

  瘦人則腹中原少濕也;然而臍下有悸,悸者微動也,此唯傷寒發汗后,欲作奔豚者,有臍下悸,或心氣傷者,勞倦則發熱臍跳;今內無積濕,外無表陷,又非心氣素傷,而忽臍下悸,論理上焦有水,不宜證見於臍,乃上仍吐涎沫,甚且顛眩,明是有水在中間,故能上為涎沫、為顛眩,下為臍下悸。蓋心為水逼,腎乘心之虛而作相凌之勢,故曰此水也,因以桂、苓伐腎邪,豬苓、澤瀉、白朮瀉水而健胃,此痰飲之苓桂術甘湯去甘草加豬、澤。彼重溫葯和胃,此則急於去水耳。且雲飲暖水汗出愈,內外分消其水也。(《金匱要略論注》)

尤在涇

  瘦人不應有水,而臍下悸則水動于下矣;吐涎沫則水逆于中矣,甚而顛眩,則水且犯于上矣。形體雖瘦而病實為水,乃病機之變也。顛眩即頭眩。苓、術、豬、澤甘淡滲泄,使腸間之水從小便出。用桂者,下焦水氣,非陽不化也。曰多服暖水汗出者,蓋欲使表裡分消其水,非挾有表邪而欲兩解之謂。(《金匱要略心典》)

吳謙

  悸者,築築然跳動之病。上條心下有悸,是水停心下為病也,此條臍下有悸,是水停臍下為病也。若欲作奔豚,則為陽虛,當以茯苓桂枝甘草大棗湯主之;今吐涎沫,水逆胃也,顛眩,水阻陽也,則為水盛,故以五苓散主之。(《醫宗金鑒》)

唐容川

  仲景此方,治胸滿發熱,渴欲飲水,小便不利,而用桂枝入心以化胸前之水結,余皆脾胃中州之葯,使中上之水得通於下,則小便利,散於上則口渴除,達于外則身熱解。今遇小便不利,便用五苓散,雖去桂入膀胱化氣,然桂實心肝之葯,火交於水,乃借治法,不似附子台烏,本系膀胱正葯也,且陰水可用而陽水絕不可用。(《血證論》)

章楠

  此方在傷寒門,為兼治太陽經腑之病,應用桂枝。故論曰,中風發熱,六七日不解而煩,有表裡證。可知當用桂枝以行表,故又言汗出愈,不然二苓、澤瀉下泄之力勝,焉能使其行表出汗乎?若無表證,宜用肉桂,則其化氣行水之功更勝也。蓋是方無論用桂、用枝,皆為宣化三焦之法,即非太陽之主方,何也?以三焦司一身表裡升降之氣,內自脾胃,外達肌膚,必由三焦轉輸,故三焦氣和,則內外通利,二便自調。然其升降之機,又在脾之健運。故此方用術健脾,以桂通陽,陽氣運化,水道流行,乃以二苓、澤瀉導入膀胱而泄。所以經言:三焦者,水道出焉,屬膀胱,而膀胱為三焦之下游也。又曰:氣化則能出焉。謂三焦之氣宣化,而膀胱之水方能出也。仲景又用此方治霍亂。霍亂,脾胃病也,因三焦氣阻不得升降,而致吐利交作,則其非太陽主方,理可見矣。若治霍亂,當用肉桂為宜。(《醫門棒喝·傷寒論本旨》)

王士雄

  仲聖于霍亂分列熱多、寒多之治。皆為傷寒轉為霍亂而設,故二「多」字,最宜玩味。所雲熱多者,謂表熱多於里寒也;寒多者,里寒多於表熱也,豈可以熱多二字,遂謂此方可治熱霍亂哉?沈果之雲;其用桂者,宣陽氣,通津液于周身,非用之以通水道下出也;用瀉、術、二苓,以通三焦之閉塞,非開膀胱之溺竅也。如果熱入而渴,復用桂、術以溫液耗津,又加苓、澤以滲之,是熱之又熱,耗之又耗,速之斃矣。余謂觀此則多飲暖水汗出愈之義益明,故霍亂無陽氣鬱遏身熱之表證,無三焦閉塞氣化不宣之里證,而欲飲水者,切勿誤解熱多為熱證,而妄援聖訓,浪投此葯也。(《隨息居重訂霍亂論》)

費伯雄

  濕為地之氣,其中人也緩,其入人也深,其為病也不可以疾而已。坐卧卑濕,汗漬雨霖,此濕之自外來者也;多食濃膩,過嗜茶酒,此濕之自內生者也。治濕必先理脾,脾土健運,始能滲濕,此定法也。又須分利,使濁陰從下而出,亦定法也。五苓散,仲景本為脈浮、小便不利、微熱、消渴、表裡有病者而設。方中宜用桂枝,不可用肉桂。後人遂通治諸濕、腹滿、水飲、水腫、嘔逆、泄瀉、水寒XX肺或喘或咳、中暑煩渴、身熱頭痛、膀胱熱、便秘而渴、霍亂吐瀉、痰飲濕症、身痛身重等症。總之治寒濕則宜用肉桂,不宜用桂枝。若重陰生陽,積濕化熱,便當加清利之葯,並桂枝亦不可用矣。至加減之附方,各有宜稱,亦當細細參之。(《醫方論》)

徐忠可

  太陽之經與腑氣本相通,故有經之餘邪襲入腑為煩溫,而經熱未除者,亦有腑邪盛,而牽定經絡致表未全解者,五苓有桂枝解表,暖水以助汗也,苓澤以盪熱,白朮以健中,而內外之邪頓清,所以五苓為兩解表裡首劑,若無表競去桂矣,故又有四苓之用也。(《傷寒原方發明》)

唐笠山

  此治小便不利之主方,乃治三焦水道而非太陽葯也。素問經脈別論曰:飲入于胃,游溢精氣,上輸于脾,脾氣散精,上歸於肺,通調水道,下輸膀胱,水精四布,五精並行。此方用桂以助命門之火.是釜底加薪,而後胃中之精氣上騰,再用白朮健脾以輸于肺,而後用二苓澤瀉運水道之升已而降,其先升后降之法,與內經之旨滴滴歸源,復與太陽何涉。(《吳醫匯講》)

沈目南

  蓋多服暖水,猶服桂枝湯啜稀熱粥之法,但啜粥以助胃中營衛之氣,而暖水乃助膀胱水府之津,俾膀胱氣盛則溺汗俱出,經腑同解,至妙之法,可不用乎。(《傷寒六經辯證治法》)

左季雲

  茯苓味甘平,豬苓味甘平,甘雖甘也,終歸甘淡。內經曰:淡味滲瀉為陽,利大便曰攻下,利小便曰滲濕。水飲內蓄,須當滲泄之,必以甘淡為主。是以茯苓為君,豬苓為臣;白朮味甘溫,脾惡濕,水飲內蓄,則脾氣不治,益脾滲濕,必以甘為助,故以白朮為佐;澤瀉味咸寒,內經曰:鹹味下瀉為陰,泄飲導溺,必以咸為助,故以澤瀉為使;桂枝辛熱,腎惡燥,水蓄不行,則腎氣燥,內經曰;腎惡燥,急食辛以潤之,散濕潤燥可以桂枝為使。((傷寒論類方匯參》)

李中梓

  淡味滲泄為陽,內蓄水飲,須滲泄之,故以二苓澤瀉為主。脾土強旺,則水飲不敢停留,故以白朮為佐。水蓄則腎燥,經曰:腎苦燥,急食辛以潤之,故用桂為嚮導之使。(《傷寒括要》)

呂震名

  諸家皆以導濕滋干,釋五苓之取義,但以桂枝之辛溫,苓澤之滲泄,即白朮亦主燥脾,與生津潤燥之義全不相涉,而渴證宜之何也?蓋此證由經入府,水蓄于下,不能輸津于上,故治渴必先治水,且散服而多飲暖水,自有輸精散布之功。(《傷寒尋源》)

張秉成

  治傷寒太陽證,表不解,邪入于腑,熱結膀胱,小便不通,以及諸濕腫滿,盛于下焦,或趨於下,則為泄瀉,或逆于上,則為嘔、咳等證。然太陽有經有腑,經者,即為表證,可汗之而愈;若傳入于腑,腑者,膀胱也,膀胱為水腑,熱則水結不行,少腹滿,小便不利,由是內外之濕,悉皆趨附,下行極而上者有之,故用二苓、澤瀉直入膀胱,瀉其熱結之水邪。表既未除,故用桂枝以解不盡之表。濕盛則土衰,故用白朮崇土以勝其濕,使脾土有健運之功,表裡兩解,正氣不傷耳。如濕邪在里,外無表證者,則用肉桂,假其大辛大熱以入下焦,化其陰濕,開之導之,隨苓、澤滲利,自無留滯也。(《成方便讀》[2]

圖書信息

  書名:五苓散   作 者:姚明江叢書:鞏昌鎮   出版社: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   出版時間:2009年01月   ISBN: 9787506739641   開本:16開   定價:39.00 元

內容簡介

  《五苓散》分為上、中、下三篇。上篇理論研究介紹了五苓散的來源、組成、功效與主治及其衍生方.以及歷代醫家對五苓散的論述;中篇臨床研究介紹了五苓散在內、外、婦、兒等各科疾病中的臨床運用;下篇實驗研究介紹了五苓散的製劑及藥理等實驗研究成果。《五苓散》內容豐富,側重於臨床,適合於廣大中醫、中藥專業臨床及科研工作人員閱讀參考。

圖書目錄

  上篇理論研究   第一章 概述   一、五苓散的來源   二、五苓散的組成與用法   三、五苓散的功效與主治   四、五苓散中君葯的確定   五、五苓散的l臨床應用   六、五苓散的衍生方   第二章歷代醫家對五苓散的論述   中篇 臨床研究   第一章內科病證   第一節 呼吸系統疾病   一、慢性肺源性心臟病   二、慢性支氣管炎   三、慢性阻塞性肺氣腫   四、支氣管哮喘   五、肺炎球菌肺炎   第二節循環系統疾病   一、心力衰竭   二、風濕性心臟瓣膜病   三、高血壓病   四、冠心病   五、擴張型心肌病   六、心包炎   七、心悸   第三節消化系統疾病   一、肝硬化腹水   二、幽門不全梗阻   三、膽囊炎   四、呃逆   五、反胃十二指腸壅積症)   六、功能性消化不良   七、急性胃腸炎   八、慢性腹瀉   九、慢性結腸炎   十、慢性胃炎   十一、嘔吐   十二、脘腹脹滿   十三、胃下垂   十四、胃中停水   十五、藥物性肝病   十六、脂肪肝   第四節泌尿系統疾病   一、lgA腎病   二、膏淋   三、過敏性水腫   四、急性腎小球腎炎   五、勞淋   六、慢性腎功能衰竭   七、慢性。腎小球腎炎   八、尿頻   九、尿失禁   十、尿瀦留   十一、腎病綜合征   十二、腎積水   十三、特發性水腫   十四、血尿   十五、乙型肝炎病毒相關性腎炎   十六、不穩定性膀胱   第五節內分泌代謝疾病   一、高脂血症   二、高尿酸血症   三、尿崩症   四、糖尿病   五、痛風   六、癭瘤   第六節 結締組織風濕病   一、風濕XX節炎   二、多發性變異痛   第七節血液系統疾病   再生障礙性貧血   第二章神經科病證   一、急性腦血管病   二、癲癇   三、特發性面神經麻痹   四、反XXXX感神經營養不良綜合征   五、排尿性暈厥   六、植物神經功能紊亂   七、血管性頭痛   八、三叉神經痛   第三章外科病證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