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密度

来源:www.uuuwell.com

   

密度,是骨質量的一個重要標誌,反映骨質疏鬆程度,預測骨折危險性的重要依據。由於測量試銷品的日益改進和先進軟體的開發,使該方法可用於不同部位,測量精度顯著提高。除可診斷骨質疏鬆症之外,尚可用於臨床藥效觀察和流行病學調查,在預測骨質疏鬆性骨折方面有顯著的優越性。

定義

  骨密度全稱是骨骼物質密度,是骨骼強度的一個重要指標,以克/每平方厘米表示,是一個絕對值。在臨床使用骨密度值時由於不同的骨密度檢測儀的絕對值不同,通常使用T值判斷骨密度是否正常。T值是一個相對值,正常參考值在-1和+1之間。當T值低於-2.5時為不正常。

測定方法

  (1)單光子吸收測定法(SPA):利用骨組織對放XX物質的吸收與骨礦含量成正比的原理,以放XX性同位素為光源,測定人體四肢骨的骨礦含量。一般選用部位為橈骨尺骨中遠1/3交界處(前臂中下1/3)作為測量點。一般右手為主的人測量左前臂,「左撇子」測量右前臂。該方法在我國應用較多,且設備簡單,價格低廉,適合於流行病學普查。該法不能測定髖骨中軸骨(脊椎骨)的骨密度。   (2) 雙能X線吸收測定法(DEXA):通過XXX線管球經過一定的裝置所獲得兩種能量、即低能和高能光子峰。此種光子峰穿透身體后,掃描系統將所接受的信號送至電腦進行數據處理,得出骨礦物質含量。該儀器可測量全身任何部位的骨量,精確度高,對人體危害較小,檢測一個部位的放XX劑量相等於一張胸片1/30,QCT的1%。不存在放XX源衰變的問題,目前已在我國各大城市逐漸開展,前景看好。   (3) 定量CT(QCT):近20余年來,電腦機層(CT)已在臨床放XX學領域得到廣泛應用。QCT能精確地選擇特定部位的骨測量骨礦密度,能分別評估皮質骨的海綿骨的骨礦密度。臨床上骨質疏鬆引發的骨折常位於脊柱股骨頸和橈骨遠端等富含海綿骨的部位,運用QCT能觀測這些部位的骨礦變化,因受試者接受X線量較大,目前僅用於研究工作中。   (4) 超聲波測定法:由於其無輻XX和診斷骨折較敏感而引起人們的廣泛關注,利用聲波傳導速度和振幅衰減能反映骨礦含量多少和骨結構及骨強度的情況,與DEXA相關性良好。該法操作簡便、安全無害,價格便宜,所用的儀器為超聲骨密度儀

提高骨密度

  提高骨密度的藥物飲食方法:   根據骨密度缺少產生原因和作用機理的不同,在進行保健食品配方設計時可選擇不同原料。經常使用的原料如下:   1.鈣劑。如鈣吸收正常,每日給1.00克—1.50克即可。各種鈣劑中,碳酸鈣使用得比較普遍。對65歲以上老人每日0.75克—2.5克。對使用雌激素副作用多且有誘發XX內膜癌的可能者,給予大劑量的鈣,可起到與使用雌激素相同的作用,腎結石病人不能攝入大量的鈣。   2.維生素D及其活性產物。過去認為老年性骨質疏鬆病人常伴有維生素D不足,因此主張多給維生素D,實際上除了合併骨軟化(一般來講,僅有兒童易患骨軟化,如佝僂病),腸鈣吸收障礙及維生素D代謝產物生成減少者,一般無需補充大量維生素D,確有上述三種情況者,可同時給予維生素D。   3.降鈣素。降鈣素可減少骨質吸收,降低血循環中的鈣,增加骨質中的鈣含量,降鈣素由於可降低血鈣,所以在用降鈣素時應補足鈣量,起到治療骨質疏鬆的作用。   4.磷酸鹽類。磷酸鹽類治療骨質疏鬆近年來得到發展,磷酸鹽可促進骨形成,抑制骨細胞的破壞,可以長期應用。   5.其他。目前,市場上增加骨密度的保健食品的主要原料以化學原料中藥提取物為主,服用劑型主要為膠囊片劑等。保健食品的新法規出台以後,將會提高保健食品的研發技術要求。根據申報的保健功能,在原料上面放寬界限,可以用一些新的原料,在劑型上面可以研製一些新的劑型,這樣會更好地提高保健食品的作用效果

測試結果

  骨密度測試結果包括平均值和標準值。平均值為實際測試結果。

標準值為預先存儲在電腦內的,它包括兩部分:標準值±標準差。標準值按性別年齡的組合不同而有不同的值,即按男女性別分為兩大系列組,並同時按年齡分為:20歲以前每兩歲一個年齡組,20歲以後每十歲一個年齡組,每個年齡組一個值。

指標解釋

  以平均值和標準值求差,如果差為正值或零,則被測人骨密度良好。如果差為負值則被測人為骨密度降低,降低程度將由負差值與標準值中的標準差進行比較后決定:如果負差值的絕對值小於1個標準差為骨密度輕度降低,其絕對值大於1個標準差小於2個標準差為骨密度中度降低,其絕對值大於2個標準差的為骨密度重度降低。

測試意義

  人體骨礦物質含量與骨骼強度和內環境穩定密切相關,因而是評價人類健康狀況的重要指標。在生理狀態下,人體骨骼中骨礦物質含量隨年齡不同而異,在病理狀態 下,某些藥物可導致骨礦含量改變。因此人體骨礦含量的定量測定已成為現代醫學的一個重要課題。骨礦的常規檢測主要是通過對人體骨礦含量測定,直接獲得骨礦 物質(主要是鈣)的準確含量,它對判斷和研究骨骼生理、病理和人的衰老程度以及診斷全身各種疾病均有重要作用。正常人骨礦含量與性別、年齡密切相關。同年 齡組不同性別有差異,女性低於男性。同一性別隨年齡增長發生相應的變化,35-40歲以後骨礦含量出現逐漸下降趨勢,女性尤為顯著。這些生理性變化數據也為疾病的診斷及不同原因所致的骨礦含量改變提供了重要診斷依據。   年齡與性別是影響人骨礦含量的因素之一。嬰兒青春期骨礦物質含量隨年齡增長而增加,且無明顯性別差異。青春期之後,骨礦含量的增加男性較女性顯著,30-40歲達到最高峰值。以後骨礦物質含量隨年齡的增長逐漸下降,女性下降幅度較男性大。有資料記載對50-65歲婦女橈骨遠端進行測量,每年骨礦物質含量下降率為0.0118g/cm/year;一個老年人其橈骨遠端的骨礦含量比骨峰值下降了39%左右。   體重身高和骨橫徑也是影響人骨礦含量的因素之一。男性和絕經期前的婦女骨礦含量與身高呈正相關,絕經前和絕經后的婦女骨礦物質含量與體重呈正相關。由於骨橫徑的個體差異,使同齡人群的骨礦含量變化較大。若以骨礦含量/骨橫徑(BMC/BW.g/cm2)對骨礦含量(BMC)進行修正,使同齡人正常曲線變異係數由12%降為9%,用多元回歸法處理,將身高、體重、骨橫徑考慮在內,則變異係數降至6%,老年人的變異係數由20%降至10%,兒童降至8%。   運 動和飲食對人體骨礦含量的影響是相當大的。實際觀測證明運動員橈骨及脊柱的骨礦含量明顯高於對照組。攝入鈣相同的情況下,從事體力勞動的人比不活動的人可 保持較高的骨骼健康狀態。骨專家的研究表明高鈣飲食的婦女其平均橈骨骨礦含量高於低鈣飲食的婦女,活動量大而低鈣飲食的婦女可保持較好的骨骼指數。所以注 意飲食調整,多吃含鈣量多的食物,適度體力勞動或運動,可以減少骨量丟失和骨折的危險性。   對 正常人不同年齡段骨礦含量檢測,以了解人體骨骼發育、成長和衰老過程中的骨礦含量變化規律。如果年輕人骨礦含量尚未達到高峰值,應採取飲食、藥物同時補鈣,加強鍛煉,使骨礦含量達到高峰值水平。老年人除藥物飲食補鈣外,適當活動和曬太陽,能使骨礦物質含量提高或不繼續降低。單光子骨礦測定議的檢測技術為 臨床提供了一個簡單而非創傷性骨骼測量,由於它具有較高的準確性及精確性,用於觀察人一生中正常骨礦含量的變化及各種疾病對骨的影響和藥物療效,為臨床研 究骨代謝病提供了有利的測量手段。

正常數值

  中國北方漢族健康人的骨密度值,確定峰值骨密度年齡、大小及各年齡段的正常值。應用DXA測定腰椎L2--L4及髖部骨密度。結果表明男性峰值骨密度年齡各部位均在20--24歲,L2--L4 密度值為1228(g/cm2);女性峰值年齡腰椎在30--34歲,值為1197(g/cm2)。髖部骨密度峰值年齡在25--29歲。   在國際骨質疏鬆基金會(IFO)2004年世界骨質疏鬆大會上,英國謝菲爾德大學WHO代謝性骨病研究中心Johnell等對12個臨床研究進行薈萃分析后認為,無論男性,還是女性,骨密度(BMD)均是十分重要的骨折危險因素。該研究納入12個人群研究中的3萬9千人,共觀察了約17萬人年。採用Poisson模型分別對每個研究人群中BMD對骨折發生危險的影響進行分析,採用加權係數對每個研究結果進行合併分析。結果顯示,對於男性和女性,BMD均是很好的骨折(尤其是髖部骨折)預測指標。   在65歲年齡組中,BMD值每降低1個標準差(SD),男性髖部骨折的危險增加2.94倍(2.02--4.27),女性增加2.88倍(2.31--3.59)。但是,這種作用呈年齡依賴性,50歲的危險梯度顯著高於80歲。各種類型的骨折和骨質疏鬆性骨折的危險梯度均低於髖部骨折,BMD預測價值隨著年齡的增加而增加。在65歲年齡組中,BMD每降低1個SD,男性骨質疏鬆性骨折的危險增加1.41倍(1.33--1.51) 女性增加1.38倍(1.28--1.41)。對於髖部骨折,骨折與測量BMD間隔時間延長,BMD的預測價值減小,但沒有顯著性。BMD值越低,預測骨質疏鬆性骨折(和各種類型骨折)的作用越大,T值降低4個SD時的危險比是2.10(1.63--2.71)T值降低1個SD時危險比是1.73(1.59--1.89)。對於髖部骨折,BMD的預測作用也相似。Johnell等認為,由於所選的臨床研究是國際性的,因此,該分析結果所得出的結論有很好的應用價值。該分析結果表明,BMD可以用於易感病例的篩查,但是,在應用過程中,要考慮到年齡對BMD骨折預測價值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