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生學

来源:www.uuuwell.com

   

養生文化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精髓,它源遠流長,亘綿數千年。我國醫學中醫)對養生保健的研究由來已久,從兩千多年前的《黃帝內經》開始,歷代有眾多的醫家、佛家、道家對養生之道作過詳細而深刻的發掘和論述逐步形成了一套系統的中醫養生理論。

養生一詞的來源

前言

  養生一詞,原出《管子》,乃保養生命以達長壽之意。在漫長的人類

養生學

發展歷史中,健康與長壽一直是人們嚮往和追求的美好願望,因而養生文化不斷豐富和發展,遍布世界。相對於世界其他地區的養生文化而言,中國的養生理論與實踐由於有著古代哲學和中醫基本理論為底蘊,所以顯得尤為博大精深。它彙集了我國歷代勞動人民防病健身的眾多方法,揉合了儒、道、佛及諸子百家的思想精華,堪稱一顆充滿勃勃生機和濃厚東方神秘色彩的智慧樹。探索中國養生文化這棵古老而神秘的東方智慧之樹,不但有利於弘揚傳統文化,而且符合當今世界科學發展趨勢養生學-中國古代名人養生模式及相關論點介紹

葛洪

葛洪

  葛洪(283~363)為東晉道教學者、著名煉丹家、醫藥學家。字稚川,自號抱朴子。丹陽句容(今屬江蘇)人。三國方士葛玄之侄孫,世稱小仙翁。出身江南士族。其祖在三國吳時,歷任御史中丞、吏部尚書等要職,封壽縣侯。其父悌,繼續仕吳。吳亡以後,初以故官仕晉,最後遷邵陵太守,卒于官。葛洪為悌之第三子,頗受其父之嬌寵。年十三,其父去世,從此家道中落,乃「饑寒困瘁,躬執耕穡,承星履草,密勿疇襲。……伐薪賣之,以給紙筆,就營田園處,以柴火寫書。……常乏紙,每所寫,反覆有字,人尠能讀也。 … …」①十六歲開始讀《孝經》《論語》《詩》《易》等儒家經典,尤喜「神仙導養之法」。自稱:少好方術,負步請問,不憚險遠。每以異聞,則以為喜。雖見毀笑,不以為戚。后從鄭隱學煉丹秘術,頗受器重。謂「弟子五十餘人,唯余見受金丹之經及《三皇內文》《枕中五行記》,其餘人乃有不得一觀此書之首題者」。②西晉太安元年(302),其師鄭隱知季世之亂,江南將鼎沸,乃負笈持仙藥之朴,攜入室弟子,東投霍山,唯葛洪仍留丹陽。太安二年,張昌、石冰于揚州起義,大都督秘任洪為將兵都尉,由於鎮壓起義軍有功,遷伏波將軍。事平之後,洪即「投戈釋甲,徑詣洛陽,欲廣尋異書』了不論戰功。」但因「正遇上國大亂(指「八王之亂」——引者注),北道不通,而陳敏又反於江東,歸塗隔塞」。③在此去留兩難之際,恰逢其故友稀含為廣州刺史,表請他為參軍,並擔任先遣。葛洪以為可藉此避亂于南土,遂欣然前往。不料嵇含又為其仇人郭勵所殺,於是滯留廣州多年。深感「榮位勢利,臂如寄客,既非常物,又其去不可得留也。隆隆者絕,赫赫者滅,有若春華,須臾凋落。得之不喜,失之安悲?悔吝百端,憂懼兢戰,不可勝言,不足為矣」.④乃絕棄世務,銳意于松喬之道,服食養性,修習玄靜。遂師事鮑靚,繼修道術,深得鮑靚器重。建興四年(316),還歸桑梓。東晉開國,念其舊功,賜爵關內侯,食句容二百邑。咸和(326~334)初,司徒王導召補州主簿,轉司徒掾,遷咨議參軍。干寶又薦為散騎常侍,領大著作,洪皆固辭不就。及聞交趾產丹砂,求為句漏令,遂率子侄同行。南行至廣州,為刺史鄧岳所留,乃止於羅浮山煉丹。在山積年,優遊閑養,著作不輟。卒于東晉興寧元年(363),享年81歲。或雲卒于晉康帝建元元年(343),享年61歲。葛洪繼承並改造了早期道教的神仙理論,在《抱朴子內篇》中,他不僅全面總結了晉以前的神仙理論,並系統地總結了晉以前的神仙方術,包括守一行氣導引房中術等;同時又將神仙方術與儒家的綱常名教相結合,強調「欲求仙者,要當以忠孝和順仁信為本。若德行不修,而但務方術,皆不得長生也」。⑤並把這種綱常名教與道教的戒律融為一體,要求信徒嚴格遵守。他說:「覽諸道戒,無不雲欲求長生者,必欲積善立功,慈心於物,恕己及人,仁逮昆蟲,樂人之吉,愍人之苦,賙人之急,救人之窮,手不傷生,口不勸禍,見人之得如己之得,見人之失如己之失,不自貴,不自譽,不嫉妬勝己,不佞諂陰賊,如此乃為有德,受福于天,所作必成,求仙可冀也。」⑥主張神仙養生為內,儒術應世為外。他在《抱朴子外篇》中,專論人間得失,世事臧否。主張治亂世應用重刑,提倡嚴刑峻法。匡時佐世,對儒、墨、名、法諸家兼收並蓄,尊君為天。不滿於魏、晉清談,主張文章、德行並重,立言當有助於教化。葛洪在堅信煉製和服食金丹可得長生成仙的思想指導下,長期從事煉丹實驗,在其煉丹實踐中,積累了豐富的經驗認識物質的某些特徵及其化學反映。他在《抱朴子內篇》中的《金丹》和《黃白》篇中,系統地總結了晉以前的煉丹成就,具體地介紹了一些煉丹方法,記載了大量的古代丹經和丹法,勾畫了中國古代煉丹的歷史梗概,也為我們提供了原始實驗化學的珍貴資料,對隋唐煉丹術的發展具有重大影響,成為煉丹史上一位承前啟后的著名煉丹家。 葛洪精曉醫學和藥物學,主張道士兼修醫術。「古之初為道者,莫不兼修醫術,以救近禍焉」,認為修道者如不兼習醫術,一旦「病痛及己」,便「無以攻療」,不僅不能長生成仙,甚至連自己的性命也難保住。在其所撰《肘後備急方》中,保存了不少我國早期醫學典籍,記載了許多民間治病的常用方劑,系古代隨身常備急救之手冊,並在東南亞各地廣為流傳,為研究魏晉南北朝醫學的重要史料。該書關於天花病的記載,是醫學史上現存最早的科學文獻,對結核傳染病的認識,也比國外早一千多年。據載葛洪還撰有《肘后救卒方》和《玉函方》。「余所撰百卷,名曰《玉函方》,皆分別病名,以類相續,不相雜錯,其《救卒》三卷,皆單行徑易,約而易驗,籬陌之間,顧眄皆葯,眾急之病,無不畢備,家有此方,可不用醫。」⑦葛洪在《抱朴子內篇·仙藥》中對許多藥用植物形態特徵、生長習性、主要產地、入葯部分及治病作用等,均作了詳細的記載和說明,對我國後世醫藥學的發展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葛洪一生著作宏富,自謂有《內篇》二十捲,《外篇》五十捲,《碑頌詩賦》百卷,《軍書檄移章表箋記》三十捲,《神仙傳》十捲,《隱逸傳》十捲;又抄五經七史百家之言、兵事方技短雜奇要三百一十捲。另有《金匱藥方》百卷,《肘後備急方》四卷。惟多亡佚,《正統道藏》和《萬曆續道藏》共收其著作十三種,以後人誤題或偽托者居多。

管仲

管仲

  名夷吾.春秋時代齊國國相,輔助齊桓公40年,使齊國成為春秋五霸之一.然而他與"商"也有著相當的淵源關係.管仲出身破落貴家族,少年時家貧,與好友鮑叔牙合夥經商,到分紅利時,他往往多取一倍,有人不滿,鮑叔牙便為他辯解:管仲並非貪心,而是因家貧,我自願讓他的.而後兩人從政,各為其主,一次戰鬥中,管仲一箭差點射死鮑叔牙的主人齊桓公,齊桓公掌權后要殺管仲,鮑叔牙又為之辯護:管仲天下奇才,你若用他,他將為你射天下.於是得以重用.後人常說"管鮑之交",便是此典故.因為管仲當過商人,對商品生產,貨幣,貿易有較豐富的知識,所以他掌權后,充分肯定商人在社會中的地位,提出"四民分業",將士農工商並列,在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將人們按職業划為社會集團.自后中國歷代王朝皆基本接受了這種典型的職業劃分---士農工商.管仲實行國家管制商業的政策,實行四民按比例規定人數.在對外貿易上,採取鼓勵發展政策,由於齊國臨大海,盛產漁鹽,管仲則實行"通齊國之漁鹽于東萊,使關市譏而不征,以為諸侯利",即齊國的漁鹽可由商人自由出口而不納稅,以利貿易與經濟發展.可以說,齊之強盛,與管仲重視商業是有很大關係的.。 管仲所處的時代,正是中國歷史上「禮崩樂壞」、社會急劇變化的時代。幾經人事變換的管仲終由鮑叔牙推薦,被齊桓公任命為卿,尊稱「仲父」。在管仲相齊的四十年間,他大刀闊斧地進行改革,在軍事、政治、稅收、鹽鐵等方面進行了卓有成效的改革,使齊國國力大盛。他幫助齊桓公以「尊王攘夷」為口號,「九合諸侯,一匡天下」,使齊國成為春秋時期第一個稱霸的大國。而管仲的思想才學就體現在《管子》一書中。   《管子》共有八十六篇,其中十篇亡佚,實存七十六篇,後人認為它絕非一人一時所作,兼有戰國、秦、漢的文字,集有一批「管仲學派」的思想和理論。其內容博大精深,主要以法家和道家思想為主,兼有儒家、兵家、縱橫家、農家、陰陽家的思想,更涉及天文倫理地理教育等問題,在先秦諸子中,「襄為巨軼遠非他書所及」。可以說,《管子》是先秦時獨成一家之言的最大的一部雜家著作。諸葛亮隱居在南陽隆中的時候,經常自比管樂。「管」是管仲,齊國名相;「樂」是樂毅,燕國名將。他們都輔佐國君建立了卓越的功勛。管仲(?—公元前六四五年),名夷吾,字仲,謚敬,亦稱敬仲安徽穎上人,是春秋初期齊國著名的政治家、哲學家。他輔佐齊國齊桓公(小白),對內政外交政策進行全面的改革,制定了一系列富國強兵的方針策略。他合理徵收賦稅,減輕農民負擔,以達到「民富」「民安」;改進國家管理體制,發展民間武裝力量,並統一軍政的領導;運用國家力量發展鹽鐵事業,增加財政收入;採取「尊王攘夷」的外交策略,採取外交的主動權。他秉政三年,齊國大治,成為「五霸之首」。管仲所以有所作為,除了自身的才幹外,同鮑叔牙能夠知人並無私地舉賢薦能有關。管仲與鮑叔牙年輕時就是諍友。兩人共同經商,分配盈利時,管仲私自多拿了一倍于鮑叔牙的財物。別人不平,鮑說,這不是他貪財,是因為他家裡貧窮。兩人一起領兵打仗,鮑身先士卒,親冒矢石,管卻衝鋒在后,退卻在前。別人議論,鮑說,這不是他怕死,是因為他家裡有老母。鮑叔牙這種寬以待人精神,深深地感動了管仲,他說:「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鮑子」。後來,鮑克服重重困難,把管仲引薦給齊桓公,築壇拜相,自己卻甘願位居其下。司馬遷感慨地說:天下人不推重管仲之賢,而推重鮑叔能知人。管仲所以有所作為,又同齊桓公的豁達大度,知人善任,用人不疑,緊密聯繫的。管仲原來輔佐小白的哥哥子糾。糾、白爭位時,管仲曾射了小白一箭,小白詐死始得脫。後來子糾死後,小白為齊國之主,他尊賢禮士,不計舊怨,接受鮑叔牙的推薦,毅然授相與管仲。當齊桓公親自到郊外迎接管仲,二人同車入城時,「百姓觀者如堵,無不駭然」。後來有人進讒言,中傷管仲,齊桓公不信,加以駁斥。並對管仲更加信任,尊為「仲父」,明確「國有大政先告仲父,次及寡人,有所施行,一憑仲父裁決」。這樣,使得管仲能夠施展他的聰明才華,作出一番事業。   管仲他的養生思想主要有:(l)認為「凡人之生也,必以平正」,即以「平正」養生,包括樂觀端正,節五欲去二凶,去好過等;(2)主張虛靜、恬愉以養心神。認為只有「去欲則宣,宣則靜矣;靜則精,精則獨立矣;獨則明,明則神矣」。(3)認為「靜勝躁」,「靜則得之,躁則失之。」(4)提倡「老則長慮」,若「老不長慮,困乃竭」。即老人如不經常動腦思考問題的話,就會很快變得呆頓,促使衰老。生命本身是一種有節奏的物質運動形式,而我們每個人都必須遵從的生活節奏就是這種節奏的反映。早在兩千多年以膠,我國已經把起居有常作為保健益壽的重要途徑。如春秋時期的管仲就曾說地「起居時,飲食節,則身利而壽命益」。古人所說起憂鬱不僅指作息時間,而是泛指包括衣著、居處、勞作,休息在內的一切日常活動。在我們的生活中體現養生效益,重要的一點,就要看能否遵循自然的規律和人體本身的節奏來安排生活,這就要求建立合理的生活制度、適宜的生活以及注意一般的日常生活宜忌等幾個方面。制定合理的生活制度,既要適應四季氣候的特點以及每日早晚變化的規律,又鬚根據年齡體質、地區、工作、習慣、條件等不同情況而因人制宜,如老年代精氣減退,所以《壽親養老新書中指出老人的『行住坐卧,宴處起居,皆須巧立制度,不須寬長,長則多有蹴絆,寬則衣服不著身,緣老人骨肉疏冷,風寒易中,若窄貼身,暖氣著體,自然氣血流利,四肢和暢,雖遇盛夏,亦不可袒露。」此外,還有一些特殊的生活制度如勞動、休息、沐浴、洗漱等,也都是具有科學價值的養生經驗。孫思邈說:「人慾勞于形,百病不能成。」他本人就是堅持勞動、身體力行的榜樣,他為自己制定了有規律有生活制度,經常從事採藥、種葯等體力勞動,往往穿山越嶺、攀登陡崖,足跡遍布家鄉名山大川、荒野僻壤。《千金方》列233種藥材採集季節和方法,就是他辛勤勞動的反映。安排適宜的生活環境,一是環境的適應,如注意調節室內溫度濕度,及時增減衣服、被褥等。二是環境的創造,如養花植樹可以調節空氣、怡人情志;輕鬆活潑的音樂可以使人心情愉快、氣血調和。創造清潔、優美的居處是健康長壽的必要條件。此外尚須注意選擇有冷氣的環境。如古人說,「靜益壽,噪促壽」。高山地區多長壽老人,除了與新鮮空氣有關外,與環境的安寧靜謚也不無關係。各種噪音對於人體的健康和壽命有嚴重損害。因此,堅持戶外活動,參加野外旅遊等,均是呼吸新鮮空氣、促進身體健康的重要方法,正如《褚氏遺書》中所言:「流水之聲可以養目,觀書繹理可以養心,彈琴學字可以養指,逍遙杖履要以養足,靜坐調息可以養筋骸。」一般的起居宜忌包括勞作的宜忌、房事的宜忌、睡眠的宜忌等多方面。宋代蒲虔貫《保生要錄》中批出:「養生者形要少勞,無至大疲。故水流則清,滯則濁。養生之人,欲血脈常行,如水之流,坐不欲至倦,至不欲至勞,頻行不已,然宜稍緩,即是小勞之術也。」中醫學中的「勞傷」即是指不適當的活動和過度的勞累所造成的損傷。《素問.宣明五氣篇》說:「五勞所傷,久視傷血,久臣傷氣,久坐傷肉,久立傷骨,久行傷筋。」房室過勞是導致疾病和衰老的重要原因。節制房事是中醫養生的一貫主張。如《長生秘典》說:「內勞神明,外勞形質,俱足知折,惟房勞較甚,為其形與神交用,精與氣均傷也」。所以《老子》主張「持而盈之」,《曲禮》強調「欲不可縱」。《千金翼方》的房事禁忌是「凡新沐遠行及疲,飽食醉酒,大喜大悲男女熱病未差(同瘥,病愈女子月血新產者,皆不可合陰陽。」《春秋繁露》提出的入房次數是「新壯者十日而一游于房,中年倍新壯,始衰者倍中年,中衰者倍始衰,大衰者之月,當新壯之日。」《身世金丹》中介紹的節慾方法是:「欲心正熾時,一念著病興便冰寒。」

養生學要訣

養生

  養生文化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精髓,它源遠流長,亘綿數千年。我國醫學(中醫)對養生保健的研究由來已久,從兩千多年前的《黃帝內經》開始,歷代有眾多的醫家、佛家、道家對養生之道作過詳細而深刻的發掘和論述,逐步形成了一套系統的中醫養生理論。概括起來,有下述八個要訣:   一、說情志.   二、戒私慾.   三、遠房室.   四、適四時.   五、節飲食.   六、常運動.   七、順性情.   八、服藥餌.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