酈道元

来源:www.uuuwell.com

   

酈道元(約470—527)字善長。漢族,范陽涿州(今河北涿州)人。北朝北魏地理學家、散文家。仕途坎坷,終未能盡其才。他博覽奇書,幼時曾隨父親到山東訪求水道,后又遊歷秦嶺、淮河以北和長城以南廣大地區,考察河道溝渠,搜集有關的風土民情、歷史故事、神話傳說,撰《水經注》四十捲。文筆雋永,描寫生動,既是一部內容豐富多彩的地理著作,也是一部優美的山水散文彙集。可稱為我國遊記文學的開創者,對後世遊記散文的發展影響頗大。另著《本志》十三篇及《七聘》等文,已佚。

北魏的忠良賢臣

酈道元,字善長

  酈道元,字善長,魏孝文帝延興二年壬子(472年)生於涿州酈亭(今河北省涿州市道元村),酈范的長子,在我國酈姓宗族裡面排列第九十八世。少年時期,因父親酈范擔任青州刺史,跟隨父母居住青州(今山東省青州市)。父親去世后,酈道元繼承爵位,被封為永寧伯,擔任太傅掾。太和十七年(493年)秋季,北魏王朝遷都洛陽,酈道元擔任尚書郎。十八年(494年),跟隨魏孝文帝出巡北方,因執法清正,被提拔為治書侍御史。   魏宣武帝景明二年(501年),酈道元擔任冀州鎮(今河北省冀州市)東府長史,採取嚴厲手段,打擊邪惡勢力。為政嚴酷,奸匪盜賊聞風喪膽,紛紛逃往他鄉,冀州境內大治。正始元年(504年),酈道元調任穎川(今河南省許昌市)太守。永平元年(508年),又調任魯陽(今河南省魯山縣)太守,上表請求在當地建立學府,教化鄉民。蠻人服其威名,不敢為寇。延昌二年(513年),升任輔國將軍、東荊州刺史,威猛為政,如在冀州。其後,蠻人向朝廷訴訟酈道元為官嚴厲,朝廷召酈道元返回洛陽。   魏孝明帝正光四年(523年),酈道元擔任河南尹,治理京城洛陽。其後,奉詔前往北方各鎮,整編相關的官吏,籌備軍糧,作好防守邊關的必要準備。孝昌元年(525年),徐州刺史元法僧背叛北魏,投降南梁。酈道元奉詔率軍征討,全軍在渦陽(今安徽省渦陽縣)奮勇拼殺,多有斬獲。返回京城后,升任御史中尉。   皇親元微誣陷叔父元淵,酈道元力陳事實真相,元淵得以昭雪;元微因此嫉恨酈道元。皇族元悅之親信丘念仗勢操縱州官選用大權,酈道元密訪其行蹤,將其捕獲入獄。元悅請皇太后胡仙真說情,酈道元堅決依法處死丘念,並以此彈劾元悅。元悅從此懷恨在心。   孝昌三年丁未十月(527年11月),南齊皇族、北魏雍州刺史蕭寶夤在長安(今陝西省西安市)發動叛亂,元微、元悅使出借刀殺人之計,竭力慫恿胡太後任命酈道元為關右大使,去監視蕭寶夤。蕭寶夤得知情況,立即發兵包圍酈道元。賊兵攻入陰盤驛亭,酈道元怒目罵賊,被叛賊殺害,終年五十六歲;其弟酈道峻、酈道博,長子酈伯友、次子酈仲友,都被叛賊殺害。蕭寶夤下令收殮酈道元,殯于長安城東。武泰元年(528年)春,魏軍收復長安,酈道元還葬洛陽,被朝廷追封為吏部尚書、冀州刺史。三子酈孝友承襲爵位。   酈道元生五子:酈伯友、酈仲友、酈孝友、酈繼方、酈紹方。目前全國各地的酈姓族人,都是酈道元的四子酈繼方一支延續的後代。   附酈紹至酈道元的世系傳承:95、紹(濮陽太守)→ 96、嵩(天水太守)→ 97、范(北魏重臣)→ 98、道元(北魏忠臣、地理學家)→ 99、繼方

偉大的地理學家

  酈道元勤奮好學,廣泛閱讀各種奇書,立志要為西漢後期桑欽編寫的地理書籍《水經》作注。他引用的文獻多達480種,其中屬於地理類的就有109種。經過多年辛苦,終於寫成名垂青史的著作《水經注》。   作為一位傑出的地理學家,酈道元在《水經注》的序言中對前代的著名地理著作進行了許多點評。秦朝以前,我國已有許多地理類書籍,但當時國家不統一,生產力水平不發達,人們對地理的概念還比較模糊,這些作品中普遍存在的問題就是虛構,如《山海經》、《穆天子傳》、《禹貢》等。酈道元堅決反對「虛構地理學」,他在《水經注》序言中提出了自己的研究和工作方法,那就是重視野外考察的重要性。   《水經注》一書中記載了酈道元在野外考察中取得的大量成果,這表明他為了獲得真實的地理信息,到過許多地方考察,足跡踏遍長城以南、秦嶺以東的中原大地,積累了大量的實踐經驗和地理資料。《水經》記錄河流137條,而《水經注》則記錄河流1252條。《水經》只有1.5萬字,而《水經注》竟達30萬字!   酈道元在實地調查中原地形的同時,又廣泛搜求南方的地理著作,進行對比研究,得出自己的結論。例如江南會稽郡的諸暨縣,有五泄瀑布,景色壯麗,向來不為世人所知。酈道元在《水經注》裡面首次記載了五泄飛瀑壯觀的氣勢:「浙江又東,合浦陽江,江水導源烏傷縣,東經諸暨縣,與泄溪合。溪廣數丈,中道有兩高山夾溪,造雲壁立,凡有五泄:下泄懸三十余丈,廣十丈;中三泄不可得至,登他山遠望,乃得見之,懸百余丈,水勢高急,聲震林外;上泄懸二百余丈,望若雲垂。此是瀑布,土人號為泄也。」從此,世人方知五泄的山水景觀。   在漫長的中世紀,西方世界正處在基督教會統治的黑暗時代,全歐洲在地理學界都找不出一位傑出的學者。東方的酈道元留下了不朽的地理巨著《水經注》四十捲,不僅開創了我國古代「寫實地理學」的歷史,而且在世界地理學發展史上也佔有重要的地位,不愧為中世紀最偉大的世界級地理學家。

詔褒魯陽郡守安定男酈道元 北魏宣武帝朝

  皇帝詔曰:王化之成,興于文教;民俗之厚,繫於郡守。欲其上答天心、下安民命,詎能多得?   魯陽郡地僻山隅,俗染剽悍,火種刀耕,人鮮知學。爾道元先任冀州刺史,化行政浹,盜息民安;今守魯陽,特建黌序,闡揚聖教,釋金革而誦弦歌,家詩書而戶禮樂。   克副朕命,用嘉爾功,爰晉爵三品,封安定縣男,加祿五千石,咨爾久任,以厲官箴,尚其懋哉!

《北史·酈道元傳》

酈道元

  道元字善長。初襲爵永寧侯,例降為伯。御史中尉李彪以道元執法清刻,自太傅掾引為書侍御史。彪為僕XX李沖所奏,道元以屬官坐免。景明中,為冀州鎮東府長史。刺史于勁,順皇后父也,西討關中,亦不至州。   道元行事三年,為政嚴酷,吏人畏之,奸盜逃於他境。后試守魯陽郡,道元表立黌序,崇勸學教。詔曰:「魯陽本以蠻人,不立大學。今可聽之,以成良守文翁之化。」道元在郡,山蠻伏其威名,不敢為寇。延昌中,為東荊州刺史,威猛為政,如在冀州。蠻人詣闕訟其刻峻,請前刺史寇祖禮。及以遣戍兵七十人送道元還京,二人並坐免官。   後為河南尹。明帝以沃野、懷朔、薄骨律、武川、撫冥、柔玄、懷荒、御夷諸鎮並改為州,其郡、縣、戍名,令准古城邑。詔道元持節兼黃門侍郎,馳驛與大都督李崇籌宜置立,裁減去留。會諸鎮叛,不果而還。孝昌初,遣將攻揚州,刺史元法僧又于彭城反叛。詔道元持節、兼侍中、攝行台尚書,節度諸軍,依僕XX李平故事。軍至渦陽,敗退。道元追討,多有斬獲。后除御史中尉。   道元素有嚴猛之稱,權豪始頗憚之。而不能有所糾正,聲望更損。司州牧、汝南王悅嬖近左右丘念,常與卧起。及選州官,多由於念。念常匿悅第,時還其家,道元密訪知,收念付獄。悅啟靈太后,請全念身,有敕赦之。道元遂盡其命,因以劾悅。   時雍州刺史蕭寶夤反狀稍露,侍中、城陽王徽素忌道元,因諷朝廷,遣為關右大使。寶夤慮道元圖己,遣其行台郎中郭子帙圍道元于陰盤驛亭。亭在岡下,常食岡下之井。既被圍,穿井十余丈不得水。水儘力屈,賊遂逾牆而入。道元與其弟道闕二子俱被害。道元瞋目叱賊,厲聲而死。寶夤猶遣斂其父子,殯于長安城東。事平,喪還,贈吏部尚書、冀州刺史、安定縣男。   道元好學,歷覽奇書,撰注《水經》四十捲,《本志》十三篇。又為《七聘》及諸文皆行於世。然兄弟不能篤睦,又多嫌忌,時論薄之。子孝友襲。

後人評價

後魏名賢贊·善長公

  文章博洽,為儒者宗。水經有注,禹貢同功。   考據天官,經緯融通。魯陽安定,勛奇績雄。   流輝史乘,俎豆攸崇。

現代評價

  酈道元生活在南北朝時期,北方為北魏、北齊、北周政權,南方先後為劉宋、南齊、南梁、南陳政權。酈道元雖然只是活動在北魏統治的地區之內,但他的著作並沒有受政權和地域限制,他的視野遠遠地超出了北魏政權統治的範圍,反映了他盼望祖國早日實現統一的心情。在《水經注》中,酈道元所記述的內容包括了全國各地的地理情況,還記述了一些國外的地理情況,其涉及地域東北至朝鮮的壩水(今大同江),南到扶南(今越南和柬埔寨),西南到印度新頭河 (今印度河),西至安息(今伊朗)、西海(今蘇聯鹹海),北到流沙 (今蒙古沙漠)。可以說,《水經注》是北魏以前中國及其周圍地區的地理學的總結。   酈道元在寫《水經注》時,突破了《水經》只記河流的局限。他以河流為綱,詳細地記述了河流流經區域的地理情況,包括山脈、土地、物產、城市的位置和沿革、村落的興衰、水利工程、歷史遺跡等古今情況,並且具有明確的地理方位和距離的觀念。像這樣寫作嚴謹、內容豐富的地理著作,在當時的中國,以至世界上都是無與倫比的。   從《水經注》中我們可以看到,酈道元以其飽滿的筆觸,為我們展現了一千四百年前中國的地理面貌,使人們讀後可以對各地的地理狀態及其歷史變遷有較清晰的了解。例如從關於北京地區的描述中,我們可以知道當時北京城的城址、近郊的歷史遺跡、河流以及湖泊的分佈等,還可以了解到北京地區人們早期進行的一些大規模改變自然環境的活動,像攔河堰的修築、天然河流的導引和人工渠道的開鑿等。這是我們現在所能得到的關於北京地區最早的地理資料,也是我們研究北京地區歷史地理變遷的一個重要地點。這些資料對於我們今天仍然是非常有用的。   《水經注》中的內容,除酈道元親身考察所得到的資料外,還引用了大量的歷史文獻和資料,其中引用前人的著作達437種之多,還有不少兩漢、曹魏時代的碑刻材料。這些書籍和碑刻,後來在歷史的變遷中大都已經散佚了,幸而有酈道元的引用轉錄,才尚存一斑,使我們能夠知道這些書籍和碑刻的部分內容。這又是我們研究我國文明發展歷史的極其寶貴的資料。   酈道元對地理學的貢獻和歷史功績,是值得人們尊崇的。因此,酈道元被後人尊為中世紀最偉大的地理學家,是當之無愧的。

著作《水經注》歷程

酈道元

  酈道元在給《水經》作注過程中,十分注重實地考察和調查研究,同時還博覽了大量前人著作,查看了不少精確詳細的地圖。據統計,酈道元寫《水經注》一共參閱了四百三十七種書籍。經過長期艱苦的努力,酈道元終於完成了他的《水經注》這一名著。《水經注》共四十捲(原書宋朝已佚五卷,今本仍作四十捲,是經後人改編而成的),三十多萬字,是當時一部空前的地理學巨著。它名義上是註釋《水經》,實際上是在《水經》基礎上的再創作。全書記述了一千二百五十二條河流,及有關的歷史遺跡、人物掌故、神話傳說等,比原著增加了近千條,文字增加了二十多倍,內容比《水經》原著要豐富得多。是我國最全面、最系統的綜合性地理著作。該書還記錄了不少碑刻墨跡和漁歌民謠,文筆絢爛,語言清麗,具有較高的文學價值

《水經注》節選

《江水》

  江水又東,逕廣溪峽,斯乃三峽之首也。峽中有瞿塘、黃龕二灘。其峽蓋自昔禹鑿以通江,郭景純所謂巴東之峽,夏后疏鑿者也。   江水又東,逕巫峽,杜宇所鑿以通江水也。江水歷峽東,逕新崩灘。其間首尾百六十里,謂之巫峽,蓋因山為名也。   江水又東,逕流頭灘。其水並峻急奔暴,魚鱉所不能游,行者常苦之,其歌曰:「灘頭白勃堅相持,倏忽淪沒別無期。」袁山松曰:「自蜀至此,五千余里;下水五日,上水百日也。」   江水又東,逕宜昌縣北,縣治江之南岸也。江水又東,逕狼尾灘,而歷人灘。江水又東,逕黃牛山,下有灘名曰黃牛灘。江水又東,逕西陵峽。宜都記曰:「自黃牛灘東入西陵界,至峽口百許里,山水紆曲,而兩岸高山重障,非日中夜半,不見日月,絕壁或千許丈,其石彩色,形容多所像類。林木高茂,略盡冬春。猿鳴至清,山谷傳響,泠泠不絕。」   所謂三峽,此其一也。山松言:「常聞峽中水疾,書記及口傳悉以臨懼相戒,曾無稱有山水之美也。及余來踐躋此境,既至欣然始信耳聞之不如親見矣。其疊崿秀峰,奇構異形,固難以辭敘。林木蕭森,離離蔚蔚,乃在霞氣之表。仰矚俯映,彌習彌佳,流連信宿,不覺忘返。目所履歷,未嘗有也。既自欣得此奇觀,山水有靈,亦當驚知己于千古矣。」

《三峽》

  自三峽七百里中,兩岸連山,略無闕(quē)處。重岩疊嶂,隱天蔽日。自非亭午夜分,不見曦(xī)月。   至於夏水襄陵,沿溯(sù)阻絕。或王命急宣,有時朝發白帝,暮到江陵,其間千二百里,雖乘奔御風,不以疾也。   春冬之時,則素湍綠潭,回清倒影。絕巘(yǎn)多生怪柏,懸泉瀑布,飛漱其間。清榮峻茂,良多趣味。   每至晴初霜旦,林寒澗肅,常有高猿長嘯,屬(zhǔ)引凄異,空谷傳響,哀轉久絕。故漁者歌曰:「巴東三峽巫峽長,猿鳴三聲淚沾裳(cháng)。」

《河水》

  昆崙墟在西北,(趙改墟作虛,下同。戴亦改下《山海經》文作虛。守敬按:言河源者當以《漢書·西域傳》為不刊之典,以今日與圖證之,若重規疊矩,作《水經》者惟但言蔥嶺、于闐未明,言昆崙不能知昆崙所在。又見《史記·大宛傳贊》雲,惡睹所謂昆崙,《漢書·張騫傳贊》亦云爾。)遂以昆崙置於蔥嶺之西,酈氏又博採傳記以符合之,遂與《經》文同為悠謬。會貞按:《一統志》, 西藏有岡底斯山,在阿里之達克喇城東北三百一里,此處為天下之脊,眾山之脈,皆由此起,乃釋氏《西域記》所謂阿耨達山即昆崙也。   又齊召南《水道提綱》,巴顏喀喇山即古昆崙山,其脈西自金沙江源犁石山,蜿蜒東來,結為此山。山石黑色,蒙古謂富貴為巴顏,黑為喀喇,即唐代劉光鼎謂之紫山者,亦名枯爾坤,即昆崙之轉音。清代戴震《水地記》 ,自山東北至西寧府界千四百余里。《爾雅》,河出昆崙虛,不曰山。察其地勢,山脈自紫山西連犁石山,又南迤西連,接恆水所出山。今番語岡底度斯者,譯言群山水根也。置西寧府邊外五千五百余里,綿亘二千里,皆古昆崙虛也。)

《水經注》的地位

酈道元故居

  第一部完整記錄華夏河流山川地貌的書,名為《水經注》。這部在歷史上被稱為「聖經賢傳」、「宇宙未有之奇書」的作者酈道元(約470—527),是北魏後期范陽郡涿州人,涿州城南的道元村有酈道元故居。   《水經注》使其作者酈道元成為山水遊記文學的鼻祖。唐宋詩人陸龜蒙、蘇東坡都有閱讀《水經注》的嗜好。清初學者張岱說:「古人記山水,太上酈道元,其次柳子厚,近則袁中郎。」稱酈道元是山水遊記文學的巨擘,世人所公認。   酈道元在《水經注》中記述了全國1252條河流及其流經區域的地理情況、建制沿革、歷史事件及民間傳說,為自然科學人文科學提供了豐富的研究資料。古今中外對《水經注》的研究形成了專門的學問——酈學。   原德國柏林大學校長、國際地理學會會長李希霍芬(1833—1905)稱酈道元《水經注》是「世界地理學的先導」;東南亞學者認為酈道元是「中世紀世界上最偉大的地理學家」。正如毛澤東所說:「《水經注》作者也是一位了不起的人」。

簡介

酈道元

  酈道元(約470—527)字善長,北魏范陽(今河北省涿縣)人。出生於官宦世家。他的父親酈范年少有為,在太武帝時期,給事東宮,後來以他優秀的戰略眼光成為了一個優秀的軍師,曾經做過平東將軍和青州刺史。酈道元也先後在平城(北魏首都,今山西省大同市)和洛陽(公元493年北魏首都南遷到這裡)擔任過騎都尉,御史中尉和北中郎將等中央官史,並且多次出任地方官,做過冀州(今河北省冀縣)長史,魯陽郡(今河南省魯山縣)太守,東荊州(今河南省唐河縣)刺史,河南(今洛陽)尹等職務。 酈道元前半生,北魏正是鼎盛時期,公元439年,北魏太武帝統一北方之後,經過獻文,文成等諸多帝王的勵精圖治,至後來的北魏孝文帝的積極改革,北魏國力日漸強盛。酈道元也跟隨孝文帝等人致力於統一大願的實現。然而,在孝文帝死後,北魏從500年開始,國內矛盾又開始高漲起來,逐漸走下坡路,至527年,六鎮叛亂,四方叛亂揭竿而起。在國家正值多事之秋的時候,酈道元慷慨殉國。長空孤雁鳴,秦山鳥悲歌,在流星閃過之時,一代英豪就此隕落。   酈道元在做官期間,「執法清刻」,「素有嚴猛之稱」。頗遭豪強和皇族忌恨。北魏孝昌三年(公元527年),酈道元在奉命赴任關右大使的路上,雍州刺史蕭寶夤受汝南王元悅慫恿派人把酈道一行圍困在陰盤驛亭(在今陝西省臨潼縣東)。亭在岡上,沒有水吃,鑿井十幾丈,仍不得水,最後力盡,和他的弟弟道峻以及兩個兒子一同被殺害。

身世

酈道元

  生於仕官家庭,父親酈范作過青州刺史,北魏太和十八年(494)出任尚書郎,以後歷任潁川太守,東荊州刺史,御史中尉等職,看來他一生在政治上還是有所建樹的。孝昌三年任官右大使時,在陰盤驛(今希臨潼附近)為雍州刺史蕭寶寅殺害。酈道元一聲生勤于讀書和著述。《魏書》卷八十九說:「道元好學,歷覽奇書。撰注《水經》四十捲,《本志》十三篇,又為《七聘》及諸文,皆行於世。」但除《水經注》外,其餘著作都已亡佚。   酈道元從少年時代起就有志於地理學的研究。他喜歡遊覽祖國的河流、山川,尤其喜歡研究各地的水文地理、自然風貌。他充分利用在各地做官的機會進行實地考察,足跡遍及今河北、河南、山東、山西、安徽、江蘇、內蒙等廣大地區,調查當地的地理、歷史和風土人情等,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資料。每到一個地方,他都要遊覽名勝古跡、山川河流,悉心勘察水流地勢,並訪問當地長者,了解古今水道的變遷情況及河流的淵源所在、流經地區等。同時,他還利用業餘時間閱讀了大量古代地理學著作,如《山海經》、《禹貢》、《禹本紀》、《周禮職方》、《漢書·地理志》、《水經》等,積累了豐富的地理學知識,為他的地理學研究和著述打下了基礎。

酈道元

  通過把自己看到的地理現象同古代地理著作進行對照、比較,發現其中很多地理情況隨著時間的流逝發生了很大變化。如果不及時把這些地理現象的變遷記錄下來,後人就更難以弄明白歷史上的地理變化。因此,應該對此時的地理情況進行詳細的考察,同時查閱古代文獻,與古代的地理學著作相印證,將地理面貌的歷史變遷盡可能詳細、準確地記載下來。為此,酈道元決定以《水經》為藍本,以作注的形式寫一本完整的地理學著作。   《水經》是三國時代桑欽所著的一部地理學著作,此書簡要記述了137條全國主要河流的水道情況。原文僅1萬多字,記載相當簡略,缺乏系統性,對水道的來龍去脈及流經地區的地理情況記載不夠詳細、具體。為此酈道元利用自己掌握的豐富的第一手資料,在《水經》的基礎上,酈道元終於完成了《水經注》這一地理學名著。

生平

酈道元

  酈道元從少年時代起就愛好遊覽。他跟隨父親在青州時候,曾經和友人游遍山東。做官以後,到過許多地方,每到一個地方,都要遊覽當地名勝古跡,留心勘察水流地勢,探溯源頭,並且在餘暇時間閱讀了大量地理方面的著作,逐漸積累了豐富的地理學知識。他一生對我國的自然、地理作了大量的調查、考證和研究工作,並且撰寫了地理巨著——《水經注》,為我國古代的地理科學做出了重大的貢獻。   《水經》一書寫于三國時期,是一部專門研究河流水道的書籍,共記述全國主要河流一百三十七條。原文一萬多字,文字相當簡略,沒有把水道的來龍去脈和詳細情況說清楚。酈道元認為,應該在對現有地理情況的考察的基礎上,印證古籍,然後把經常變化的地理面貌盡量詳細、準確地記載下來。在這種思想指導下,酈道元決心為《水經》作注。   酈道元在給《水經》作注過程中,十分注重實地考察和調查研究,同時 還博覽了大量前人著作,查看了不少精詳細的地圖。據統計,酈道元寫《水經注》一共參閱了四百三十七種書籍。經過長期艱苦的努力,酈道元終於完成了他的《水經注》這一名著。《水經注》共四十捲(原書宋朝已佚五卷,今本仍作四十捲,是經後人改編而成的),三十多萬字,是當時一部空前的地理學巨著。它名義上是註釋《水經》,實際上是在《水經》基礎上的再創作。全書記述了一千二百五十二條河流,比原著增加了近千條,文字增加了二十多倍,內容比《水經》原著要豐富得多。

作品

酈道元

  《水經注》在寫作體例上,不同於《禹貢》和《漢書·地理志》。它以水道為綱,詳細記述各地的地理概況,開創了古代綜合地理著作的一種新形式。《水經注》涉及的範圍十分廣泛。從地域上講,酈道元雖然生活在南北朝對峙時期,但是他並沒有把眼光僅限於北魏所統治的一隅,而是抓住河流水道這一自然現象,對全國地理情況作了詳細記載。不僅是這樣,書中還談到了一些外國河流,說明作者對於國外地理也是注意的。從內容上講,書中不僅詳述了每條河流的水文情況,而且把每條河流流域內的其他自然現象如地質、地貌、地壤、氣候、物產民俗、城邑興衰、歷史古跡以及神話傳說等綜合起來,做了全面描述。因此《水經注》是六世紀前我國第一部全面、系統的綜合性地理著述。對於研究我國古代歷史和地理具有重要的參考價值。《水經注》不僅是一部具有重大科學價值的地理巨著,而且也是一部頗具特色的山水遊記。酈道元以飽滿的熱情,渾厚的文筆,精美的語言,形象、生動地描述了祖國的壯麗山川,表現了他對祖國的熱愛和讚美。酈道元一生著述很多,除《水經注》外,還有《本志》十三篇以及《七聘》等著作,但是,流傳下來只有《水經注》一種。

歷史詳解

酈道元

  酈道元(約470—527),少年時代就喜愛遊覽。後來他做了官,就到各地遊歷,每到一地除參觀名勝古跡外,還用心勘察水流地勢,了解沿岸地理、地貌、土壤、氣候,人民的生產生活,地域的變遷等。他發現古代的地理書——《水經》,雖然對大小河流的來龍去脈缺乏準確記載,但由於時代更替,城邑興衰,有些河流改道,名稱也變了,但書上卻未加以補充和說明。酈道元於是親自給《水經》作注。   為了寫《水經注》,他閱讀有關書籍達400多種,查閱了所有地圖,研究了大量文物資料,還親自到實地考察,核實書上的記載。《水經》原來記載的大小河流有137條,1萬多字,經過酈道元註釋以後,大小河流增加到1252條,共30多萬字,比原著增加20倍。書中記述了各條河流的發源與流向,各流域的自然地理和經濟地理狀況,以及火山、溫泉、水利工程等。這部書文字優美生動,也可以說是一部文學著作。由於《水經注》在中國科學文化發展史上的巨大價值,歷代許多學者專門對它進行研究,形成一門「酈學」。   酈道元,字善長,我國古代的地理學家,散文家,初襲爵永寧侯,例降為伯。御史中尉李彪以道元執法清刻,自太傅掾引為書侍御史。彪為僕XX李沖所奏,道元以屬官坐免。景明中,為冀州鎮東府長史。刺史于勁,順皇后父也。西討關中,亦不至州,道元行事三年。為政嚴酷,吏人畏之,奸盜逃於他境。后試守魯陽郡,道元表立黌序,崇勸學教。詔曰:「魯陽本以蠻人,不立大學。今可聽之,以成良守文翁之化。」道元在郡,山蠻伏其威名,不敢為寇。延昌中,為東荊州刺史,威猛為政,如在冀州。蠻人指闕訟其刻峻,請前刺史寇祖禮。及以遣戍兵七十人送道元還京,二人並坐免官。

酈道元

  後為河南尹。明帝以沃野、懷朔、薄骨律、武川、撫冥、柔玄、懷荒、御夷諸鎮並改為州,其郡、縣、戍名,令准古城邑。詔道元持節兼黃門侍郎,馳驛與大都督李崇籌宜置立,裁減去留。會諸鎮叛,不果而還。 孝昌初,梁遣將攻揚州,刺史元法僧又于彭城反叛。詔道元持節,兼侍中、攝行台尚書,節度諸軍,依僕XX李平故事。梁軍至渦陽,敗退。道元追討,多有斬獲。   后除御史中尉。道元素有嚴猛之稱,權豪始頗憚之。而不能有所糾正,聲望更損。司州牧、汝南王悅嬖近左右丘念,常與卧起。及選州官,多由於念。念常匿悅第,時還其家,道元密訪知,收念付獄。悅啟靈太后,請全念身,有敕赦之。道元遂盡其命,因以劾悅。   時雍州刺史蕭寶反狀稍露,侍中、城陽王徽素忌道元,因諷朝廷,遣為關右大使。寶慮道元圖己,遣其行台郎中郭子帙圍道元于陰盤驛亭。亭在岡上,常食岡下之井。既被圍,穿井十余丈不得水。水儘力屈,賊遂逾牆而入。道元與其弟道(闕)二子俱被害。道元目叱賊,厲聲而死。寶猶遣斂其父子,殯于長安城東。事平,喪還,贈吏部尚書、冀州刺史、安定縣男。   道元好學,歷覽奇書,撰注《水經》四十捲,《本志》十三篇。又為《七聘》及諸文皆行於世。然兄弟不能篤睦,又多嫌忌,時論薄之。

其他著作

  著作另有《本志》、《七聘》,均已失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