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一波

来源:www.uuuwell.com

   

薄一波(1908—2007),原名薄書存,山西定襄縣蔣村人。1925年入黨,曾在山西,天津等地從事兵運等工作,3次入獄。1946年起,擔任軍隊領導工作。建國后,歷任華北局第1書記,軍區政委,財政部部長,國務院第3辦公室主任,國家建設委員會主任,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等職。

人物簡介

  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偉大的共產主義戰士,傑出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我黨經濟工作的卓越領導人,中國共產黨第七屆、八屆、十一屆中央委員,第八屆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國務院原副總理,原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常務副主任薄一波同志,因病醫治無效,于2007年1月15日20時3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9歲。

個人生平

  薄一波同志1908年2月6日出生於山西省定襄縣蔣村,原名薄書存。他7歲入小學,1922

青年薄一波

年從定襄第一高小畢業,考進山西省立國民師範學校,開始接受五四運動新思想和馬列主義影響。1925年5月,他在大革命的洪流中參加了國民師範學校學生聲援太原市民反房稅鬥爭。同年6月,又組織國民師範學校學生參加聲援五卅愛國運動。在鬥爭實踐中,薄一波同志逐步認定只有馬克思主義才能救中國,1925年秋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同年12月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入黨后,他組建了國民師範學校黨支部,任支部書記。1926年夏,任中共太原地方執委會北部地區委員會副書記,從事黨的組織、宣傳和群眾工作,領導了同山西國民黨新右派的鬥爭。1927年4月12日,蔣介石在上海發動反革命政變,4月28日,奉系軍閥張作霖在北京殺害了李大釗等一批共產黨員和革命青年。5月5日,薄一波同志在白色恐怖下毅然在太原組織李大釗烈士追悼會。6月,閻錫山在山西公開舉起反共旗幟,下令通緝薄一波等30多名共產黨人。他們轉入地下,繼續進行革命鬥爭。   大革命失敗后,薄一波同志任中共山西臨時省委委員,赴晉北恢復、重建黨組織。1929年至1931年,在北平、天津、唐山等地從事兵運工作,先後任中共天津市委士兵工作委員會書記、平漢線北段兵暴委員會書記、順直省委軍委常委,參與組織和領導了唐山兵變和平漢線北段兵變等鬥爭。由於白區工作環境險惡,鬥爭複雜,他四次被捕,兩次入獄,保持了共產黨員的崇高氣節。1931年6月,由於省委軍委負責人叛變,河北省委及所屬許多機關遭到破壞,薄一波同志在北平被捕,被判刑8年,關進「北平軍人反省分院」(即草嵐子監獄),從此開始了長達5年的監獄生活。在獄中,被關押的共產黨員逐步形成了一個以黨支部幹事會為核心的堅強戰鬥集體。薄一波同志任黨支部幹事、書記,同敵人進行了堅決鬥爭,利用一切可能的機會組織大家學習馬列著作和共產國際的刊物及領導人的報告,保持了共產黨人的崇高革命氣節。1935年5、6月間,薄一波、殷鑒等12名共產黨人因拒絕「反省」而被北平國民黨軍法部門內定處以死刑。由於南京國民黨政府的批複尚未下達,負責對監獄政治犯行刑的國民黨憲兵第三團根據「何梅協定」立即南撤,這12位同志才倖免于難。1936年6月,中共中央北方局向黨中央建議立即採取措施,即按國民黨的規定履行出獄手續,營救被關押在草嵐子監獄中的同志。黨

1939年1月薄一波在晉東南抗日根據地

中央批准了北方局的建議。1936年9月,薄一波等54位同志經黨組織營救出獄。   毛澤東同志對薄一波同志在草嵐子監獄中的英勇鬥爭給予充分肯定和很高評價,他在延安聽取薄一波同志彙報時指出:你們把監獄變成了學校,通過學習革命理論,武裝了自己的頭腦,為黨保存了一大批革命同志,這就是勝利。1945年黨的七大選舉中央委員時,毛澤東同志親自提名薄一波同志為中央委員候選人。1953年夏,當薄一波同志在財政會議上受到錯誤批判后,毛澤東同志在會議總結中仍然加寫了這樣的話:「應該指出,薄一波同志過去對敵鬥爭是勇敢的。」這裡指的首先就是草嵐子監獄中的鬥爭。   薄一波同志出獄后,1936年10月下旬被派往山西,組成以他為書記的中共山西省公開工作委員會。他創造性運用黨的統一戰線思想,通過公開合法的方式,成功地與國民黨地方實力派閻錫山建立了特殊形式的上層統一戰線。依據當時抗日救亡的總任務和黨的統一戰線思想,他提出了「戴閻錫山的『帽子』、說山西話、做中國共產黨的抗日救亡工作」三句話方針,卓有成效地開展了一系列工作。特別是接辦、改組了山西犧牲救國同盟會,大力發動群眾,培養幹部,使犧盟會成為中國共產黨直接領導的群眾抗日團體。僅1936年12月,犧盟會就訓練了抗日救亡宣傳工作的村政協助員1000多名,3個月發展了20萬名犧盟會員。到1939年夏,犧盟會員發展到300萬人左右。犧盟會舉辦的軍政訓練班和民訓幹部團中的絕大多數,後來成為山西乃至全國抗戰的骨幹,實現了對山西舊政權的改造,使山西105個縣政權中70余個掌握在堅決抗日的共產黨員手中。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后,為了不斷擴大黨領導的抗日武裝力量,薄一波同志向閻錫山建議組建山西新軍,1937年8月1日成立了新軍部隊山西青年抗敵決死隊,他先後任總隊、第一縱隊政治委員。他創造性地制定了《政治委員制度條例》,提出政治委員為部隊最高首長的制度,保證了我黨對新軍的領導權,使這支力量很快由一個總隊發展到四個縱隊,成為抗戰時期我黨領導的一支重要武裝力量。1937年11月初,他率決死隊第一縱隊前往晉東南抗日前線,任山西省第三行政區政治主任,領導創建了太岳抗日根據地,配合八路軍開展抗日游擊戰爭。以薄一波同志為代表的共產黨人與閻錫山成功地建立統一戰線,對華北的抗日戰爭具有重要意義,對全

解放戰爭時期的薄一波和胡明同志

國抗戰也產生了積極影響。毛澤東同志關於把山西作為全國抗戰的戰略支點的偉大構想由此得到實現。毛澤東同志1943年在延安聽取薄一波同志彙報后稱讚說:「你們以少數人團結了多數人,取得了勝利,這是我們黨統一戰線政策的一個成功的例證」。   1939年底,閻錫山在蔣介石掀起的第一次反共XX中率先發難,發動了企圖消滅新軍的12月事變。在八路軍的支持和配合下,薄一波同志率新軍堅決自衛反擊,粉碎了閻錫山的陰謀。此後,新軍正式編入八路軍序列,他繼續擔任山西第三專員公署專員、決死隊第一縱隊縱隊長兼政治委員,在黨中央、北方局和八路軍總部的直接領導下,鞏固和擴大敵後根據地。1940年4月,他出席鄧小平同志主持召開的冀南、太行、太岳地區軍政黨委員會高級幹部會議,在會上提出安定民生、建立秩序、發揚民力、增加生產四項措施。會後他擔任冀南、太行、太岳行政聯合辦事處副主任,領導太岳抗日根據地的建黨、建政、建軍工作。1941年1月任八路軍太岳軍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8月任八路軍太岳縱隊政治委員,同年任新成立的晉冀魯豫邊區政府副主席。1942年9月起任中共太行分局委員,中共太岳區委書記。從1942年11月開始,他和陳賡、安子文等同志共同領導了歷時兩年半的沁源圍困戰,粉碎了日寇妄圖摧毀太岳根據地的陰謀,將敵人趕出沁源,被延安《解放日報》稱為「敵後抗戰中的模範典型之一」。1943年8月,他赴延安參加黨的七大。後由於七大推遲召開,他到中央黨校一部學習,並擔任第一支部幹事。1945年4月至6月,他出席了黨的七大,當選為中央委員。   1945年8月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后,黨中央決定成立晉冀魯豫中央局和晉冀魯豫軍區,薄一波同志任中央局副書記和軍區副政委,協助鄧小平同志主持中央局的日常工作。同年8月至

薄一波作為華北解放區的首席代表在發言

11月,薄一波同志協助劉伯承、鄧小平同志指揮解放區軍民,取得了上黨戰役和平漢戰役的勝利。在平漢戰役中他和劉伯承同志一起,親臨前線同國民黨將領高樹勛會晤,爭取了高樹勛部的起義。1946年3月,他在晉冀魯豫邊區參議會一屆二次會議上當選為議長。同年4月,赴延安彙報工作。隨後參加了《中共中央關於土地問題的指示》(通稱「五四指示」)的起草工作。6月,他領導晉冀魯豫解放區貫徹「五四指示」,開展土地改革運動。1947年夏,他任晉冀魯豫中央局第一副書記、代理書記。同年7月至9月,他率晉冀魯豫解放區代表團赴河北平山縣西柏坡村,參加全國土地會議,討論制定《中國土地法大綱》。他在領導晉冀魯豫解放區的土改複查和基層整黨的運動中,堅持從實際出發,糾正「左」的錯誤,使土地改革運動得以健康發展。他結合解放區的實踐,努力貫徹毛澤東同志關於「發展生產,繁榮經濟,公私兼顧,勞資兩利」的十六字方針,落實工商業政策,推動了晉冀魯豫解放區經濟的恢復和發展。   1948年4月,黨中央決定成立華北中央局,薄一波同志任第二書記(後任第一書記)。同時成立華北軍區,薄一波同志任政治委員。同年9月,華北人民政府成立,薄一波同志當選為第一副主席,並任政府黨組幹事會書記。華北局成立伊始,他就提出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工作方針,指出在華北大部分地區應即宣布土地改革已經完成,全面轉入大生產運動。北平、天津解放后,他又及時將華北局的工作重心從鄉村轉入城市。1948年11月,中央決定將接管平津的任務交給華北局。12月8日,他被任命為平津衛戍司令部政委。薄一波同志主持起草了《華北局關於XX平津的政策與作風》的文件,部署接管工作。1949年3月,他列席中央書記處會議,參與中央一些重大決策的討論。7月,中央決定組織新政協籌備會黨組幹事會,他被指定為黨組幹事會成員。同月,他擔任中央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他還參與了制定《共同綱領》、並在周恩來同志領導下參與組建中央人民政府各部委等多項重要工作。9月,他參加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當選為中央人民政府委員。   1949年10月,薄一波同志被任命為政務院政務委員、政務院財政經濟委員會

薄一波

副主任、中央人民政府第一任財政部部長。后又擔任全國編製委員會主任,仍兼任華北局第一書記。在陳雲同志的直接領導下,他和中財委的同志一起,精心組織了穩定物價和統一財經的重大鬥爭,取得了新中國成立后財經戰線上第一個具有重大意義的勝利。   1951年12月,薄一波同志擔任中央人民政府節約檢查委員會主任,指導全國的「三反」、「五反」鬥爭。針對上海一度出現鬥爭過火的嚴重情況,他親自前往處理,深入實際,了解情況,宣講黨的政策,糾正鬥爭面過大和逼供信現象,使上海的「五反」鬥爭走上了正常的軌道。   1954年10月31日,薄一波同志被任命為國務院第三辦公室主任,分管重工業口工作。同月,被任命為國家建設委員會主任。他著重抓了第一個五年計劃的156項重點工程。在工作中他注重合理而集中地使用建設資金,大力培養和使用全國的技術人才,加強新老企業間的相互支援和配合,採取積極步驟,推動我國的建築產業逐步有計劃有重點地向工業化過渡。1955年上半年,為發展我國的國防尖端工業,中央決定由陳雲、聶榮臻、薄一波同志組成三人小組,負責指導原子能工業的籌建工作,他以極大的精力投入到這項具有戰略意義的工作之中。   1956年5月,國家經濟委員會成立,薄一波同志任主任。同年9月,在黨的八大上他

周恩來和薄一波同志陪同毛主席接見代表

再次當選為中央委員,並在八屆一中全會上當選為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11月,在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五十一次會議上,他被任命為國務院副總理。他注重從實際出發,尊重和按照客觀經濟規律辦事。1956年,我國經濟建設中出現了冒進的傾向。6月,他在一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上發言,認為經濟工作中出現了急躁冒進的情況,提出必鬚根據國民經濟發展的規律,從全面平衡出發,把計劃的主要指標定得準確些和現實些。他因此受到了錯誤批判。在「大躍進」中,他不贊成違反經濟規律的一些做法,曾寫信給毛澤東同志反映家鄉群眾生活問題和農業上的一些浮誇之風,同時強調要注意綜合平衡。他的這些意見卻被認為是犯了所謂「右傾錯誤」,受到錯誤批評。1960年2月,中央決定在東北松遼地區進行石油大會戰,他作為主管石油部的直接領導,對石油會戰的組織工作高度重視。3月,他主持召開國家經委專題會議,討論大力支援松遼油田(后命名為大慶油田)的勘探和開發問題。其後,他多次到大慶油田作實地考察,現場解決問題。1962年1月,他出席黨中央召開的擴大的工作會議(七千人大會),並被中央指定為會議報告起草委員會成員。他贊成在會議報告中對經濟困難的形勢作充分估計,並對經濟建設中「躍進」的提法,提出了自己的不同意見。七千人大會後,根據毛澤東同志的意見,他在鄧小平同志和中央書記處的直接領導下,主持起草了「工業七十條(草案)」。這個草案是新中國第一部關於企業管理的章程,在實際工作中發揮了很好的作用。1963年2月,薄一波同志兼任國家計委副主任,參與制定第三個五年計劃。他還領導對「大三線」建設中攀枝花地區建設的可行性、廠址的選擇等重大問題的論證。他直接組織領導了「試辦托拉斯」這一改革我國經濟管理體制的重大而有益的試驗。還領導了物資管理體制的改革,探索用商品流通的辦法組織工業品生產資料的流通。他為探索符合中國國情的社會主義建設道路,作出了不懈努力和重要貢獻。   「文化大革命」中,薄一波同志遭受殘酷迫害。他剛正不阿,堅持真理,對黨的信念毫不動搖。在被關押期間,他仍然孜孜以求地閱讀馬列、毛澤東著作,同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的倒行逆施進行不屈不撓的鬥爭,充分表現了對共產主義事業的崇高信念,對黨對人民的赤膽忠心。   1978年12月黨中央為薄一波同志徹底平反,恢復了名譽。1979年3月,

鄧小平、薄一波同志在中顧委一次全會上

他被任命為國務院財政經濟委員會委員。7月1日,五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任命他為國務院副總理。恢復領導職務后,薄一波同志抱著強烈的使命感和緊迫感,全身心地投入社會主義建設的偉大事業。他堅決擁護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把黨和國家的工作重心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的戰略方針,堅決支持改革開放的一系列重大決策。他積极參与和領導國務院財經委員會部署的大規模的調查研究,並把調查研究和思考歷史上經濟工作中正反兩方面的經驗結合起來,為開闢中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道路提供歷史依據。1980年1月,他在全國黨校工作會議上所作的《三十年來經濟建設的回顧》的報告,是黨內較早總結黨領導全國經濟建設的歷史經驗的成果,在全黨引起了很大反響。1980年2月,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成立國務院機械工業委員會,薄一波同志兼任主任。他以一貫務實的作風,很快組建起機械委的內設機構,迅速開展工作。他把工作重心放在組建大公司上,成功組建了中國汽車工業總公司、中國船舶工業總公司等。1982年5月,薄一波同志兼任國家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第一副主任、黨組書記。他主持體改委工作后,圍繞計劃與市場、發展速度、中央與地方的關係,以及財政、外貿、工業體制改革等重大課題展開深入研究,並且安排在江蘇常州、湖北沙市進行綜合改革試點。對於鄧小平同志倡導創辦經濟特區,薄一波同志一開始就給予高度關注和大力支持,幾年間數次前往深圳、珠海、汕頭和廈門經濟特區視察,為探索我國社會主義新的經濟體制,推進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傾注了大量心血。   1982年9月,黨的十二大決定設立中央顧問委員會。薄一波同志在中顧委第一次全體會

薄一波同志與陳雲同志就經濟工作交換意見

議上當選為中顧委常務副主任,負責主持日常工作。他主持兩屆中顧委日常工作10年間,為廢除實際存在的領導幹部職務終身制,建立和實行領導幹部離退休制度,推進領導幹部的新老交替,培養選拔優秀中青年幹部等,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1983年10月,薄一波同志任中央整黨工作指導委員會常務副主任。3年間,他以巨大的精力投入整黨指導工作,純潔黨的組織,正確處理整黨和改革開放及各項業務工作的關係,使整黨工作取得較好的成效。他還協助中央主持了六屆全國人大、全國政協六屆、中顧委、黨的十三大換屆人事安排的有關工作,為幹部隊伍的革命化、年輕化、知識化、專業化作出了重要貢獻。   1988年3月,薄一波同志任中央黨史領導小組副組長。他積極倡導實事求是的工作作風,科學地總結黨的歷史經驗,弘揚黨的優良傳統,對黨史部門的工作提出了許多重要意見。為了把自己親身經歷的許多重要歷史和經驗記錄下來,經黨中央批准,他在耄耋之年又以很大精力親自組織撰寫

胡錦濤同志在十六大上同薄一波同志親切握手

回憶與研究性的黨史著作。從中顧委副主任的崗位上退下來以後,他更是以主要精力潛心於這一工作。他的力作《若干重大決策與事件的回顧》、《領袖元帥與戰友》等著作,得到了中央領導同志和學術界、理論界的高度評價。他在晚年為指導研究和科學總結黨的歷史經驗作出了新的貢獻。   黨的十三屆四中全會以後,薄一波同志儘管年事已高,但始終關注並支持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的第三代中央領導集體和以胡錦濤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作出的一系列重大決策,始終關注並支持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偉大實踐。

社會評價

  薄一波同志的一生,是戰鬥的一生,光輝的一生,是為黨和人民的事業孜孜以求、不斷探索、不懈奮鬥的一生。他具有堅定的共產主義理想和信念,善於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實際情況相結合,創造性地開展工作。他具有高超的領導藝術,具有獨立地開創新局面的膽略和才幹。他善於團結各種革命力量與各方面的同志、各種同盟者一起工作。他一貫維護中央領導,以黨和國家利益為重,堅持原則,顧全大局,嚴於律己,寬以待人,維護團結,遵守紀律,光明磊落,謙虛謹慎,廉潔奉公。他作風務實,細緻勤勉,密切聯繫群眾。他尊重知識、尊重人才。在80多年的革命生涯中,他矢志不移、堅忍不拔、榮辱不驚,為中華民族和中國人民的獨立解放,為社會主義革命、建設和改革開放事業,盡心竭力,鞠躬盡瘁,建立了不可磨滅的歷史功績。他的卓著功勛和崇高品格,受到全黨和全國人民的敬重和愛戴。[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