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氣葯

来源:www.uuuwell.com

   

理氣葯主要用於治療氣滯」引起的胸腹疼痛等證候。 以疏通氣機消除氣滯、平降氣逆為主要作用的一類中藥。又稱行氣葯。多辛、苦,性溫,氣味芳香,具有行氣消脹,解郁止痛、降逆等功效,主要治療氣滯、氣鬱和氣逆證。

簡介

  理氣葯根據作用的不同,可分為疏肝解郁葯、調脾和胃藥、宣降肺氣葯。疏肝理氣葯主要用於肝氣鬱滯所致的脅肋脹痛、疝氣腹痛、經閉痛經乳房脹痛等證。調脾和胃藥主要用於脾胃

理氣葯

氣滯所致的脘腹脹痛、噯氣吞酸噁心嘔吐、不思飲食脈弦等證。宣肺降氣葯主要用於肺氣壅滯所致的胸悶氣塞、咳嗽氣喘等證。

分類

  根據理氣葯的歸經部位治療作用的不同,可分為理脾和胃藥、疏肝解郁葯、疏肝和胃藥和通宣理肺葯4類。根據理氣葯作用強弱的不同,又可分為行氣葯(含調氣、勻氣、疏氣、順氣葯)、降氣葯、破氣葯3類。

理脾和胃藥

  主要用於飲食不節,或思慮過度,勞傷心脾,致使脾胃氣滯,升降失常,氣機紊亂而出現脘腹痞滿脹痛,噯氣吞酸,噁心嘔吐,不思飲食,大便秘結,或瀉痢不爽、里急后重等脾胃氣滯的病證。常用的理脾和胃藥有橘皮枳實枳殼木香烏葯沉香降香檀香甘松刀豆柿蒂厚朴大腹皮路路通天仙藤紫蘇梗等。

疏肝解郁葯

  主要用於情志失調、或寒暖不適、或瘀血阻滯,致使肝失疏泄,氣機郁滯,出現兩肋脹痛,煩躁易怒,疝氣腹痛,XX墜脹,經閉痛經,乳房脹痛或生結塊等病證。常用的疏肝解郁葯有香附青皮橘核川楝子、天仙藤、路路通等。

疏肝和胃藥

  主要用於情志不遂,肝氣橫逆,胃失和降,肝胃氣滯,胸脅胃脘攻沖作痛,噁心嘔吐,嘈雜吞酸,不思飲食,苔黃脈弦等證。常用的疏肝和胃藥有佛手香櫞青木香八月札玫瑰花綠萼梅花等。

通宣理肺葯

  主行肺氣鬱滯,有宣降肺氣、寬利胸膈化痰止咳等作用。主要用於外邪犯肺,或痰濕阻肺,肺失宣降,胸悶喘咳,及痰滯寒凝氣阻,胸中陽氣不得宣通所致的胸悶作痛,喘息咳唾的胸痹證。常用的通宣理肺葯有橘皮、化橘紅、佛手、香櫞及薤白、枳實等。

藥物配伍

  理氣葯要針對病情配伍用藥。如用治脾胃氣滯、因食積停留者,當配消食導滯葯;因脾胃虛弱者,當配健脾益胃藥;脾胃氣滯兼有挾寒、挾熱、挾濕的不同,當配伍溫里清熱燥濕葯。如用治肝鬱氣滯、因肝血不足者,當配養血柔肝葯;因寒滯肝脈者,當配暖肝散寒葯;月經不調者,當配活血調經葯。如用治肝胃不和、因肝火犯胃者,當配清肝瀉火藥;因肝寒犯胃者,當配暖肝散寒葯。如用治肺氣鬱滯、因痰濁犯肺者,視寒痰熱痰燥痰之不同,分別配伍溫肺化飲、清化熱痰、清潤燥痰葯;若兼見肺腎兩虛、攝納無權者,當配補肺益腎、納氣平喘葯;若胸痹見瘀血阻絡者,當配活血化瘀葯

配方

  理氣葯多辛溫燥散,易耗氣傷陰氣虛陰虧者不宜多用。常用理氣葯有枳實、枳殼、青皮、佛手、大腹皮、薤白、香附、川楝子、烏葯、降香、柿蒂等。   凡功能能調理氣分舒暢氣機的藥物稱為里氣葯。因其善於行散氣滯故又稱為行氣葯作用較強者稱為破氣葯。   主要葯:陳皮,青皮、木香、檀香、沉香、烏葯、青木香、荔枝核、香附、佛手、香椽、玫瑰花、娑羅子、薤白、天仙藤、甘松、九香蟲、刀豆、柿蒂、綠萼梅、枳實、大腹皮、川楝子。

注意事項

  一、應用理氣葯時,鬚根據氣滯病證的不同部位及程度,選擇相應的藥物。   二、氣滯之證,病因各異,兼夾之邪亦不相同,故臨床應用理氣葯時宜作適當的配伍。如肺氣壅滯,因外邪襲肺者,當配合宣肺化止咳之品;如痰熱郁肺,咳嗽氣喘者,當配合清熱化痰葯。脾胃氣滯而兼有濕熱之證者,宜配清利濕熱之葯;兼有寒濕困脾者,需並用溫中燥濕葯;食積不化者酌加消食導滯葯;兼脾胃虛弱者,有當與益氣健脾葯合用等等。   三、本類藥物大多辛溫香燥,易耗氣傷陰,故氣弱陰虛慎用。   四、本類藥物中行氣力強之品,易傷胎氣孕婦慎用。   五、本類藥物打多含有揮髮油成份,不宜久煎,以免影響藥效。

現代研究

  理氣葯多有抑制胃腸平滑肌的作用,有些葯可XX胃腸平滑肌、增強腸管蠕動,這種雙相調節作用有利於病理狀態下胃腸功能的恢復。理氣葯還有健胃、助消化的作用,不少葯還能促進膽汁分泌,有利膽作用,對預防膽石症、治療黃疸型肝炎都有良好作用。部分理氣葯有升壓、收縮血管及XX心髒的抗休克作用。理氣葯廣泛用治西醫診為急性胃腸炎、胃十二指腸潰瘍、胃腸神經官能症、消化不良症等引起的胃腸脹痛、噁心嘔吐、食慾不振,以及胃腸、腹膜縱膈食道某些疾病所引起的膈肌痙攣。理氣葯還廣泛用治急慢性肝炎膽囊炎、膽石症所引起的胸肋脹痛,以及乳腺增生乳腺腫瘤所引起的乳房脹痛、乳房結塊,腹股溝斜疝腹股溝直疝腹壁疝等所引起的疝氣腹攣、牽引XX等。理氣葯還可用治心律失常心臟神經官能症心絞痛心肌梗塞等所引起的喘息短氣胸痛徹背。理氣葯枳實製成注XX液用於休克,有強心、升壓、抗休克等療效

藥理作用

對胃腸平滑肌的作用

  ①緩解胃腸平滑肌痙攣。本類藥物中的大多數有抑制胃腸平滑肌的作用。如陳皮、青皮、枳實、枳殼、烏葯、厚朴、香附、木香等,此等藥物均可降低實驗動物離體腸管的緊張性,對抗乙酰膽鹼引起的腸平滑肌痙攣性收縮。其中以青皮、陳皮、枳實、枳殼的作用最為顯著。青皮又強於陳皮,枳實強於枳殼。此與中醫文獻中所述破氣葯的作用比理氣葯強的論述是吻合的。以理氣葯為主製成的復方木香注XX液(含廣木香、烏葯、枳實、黃荊子)對多種動物的離體腸管亦有抑製作用。根據陳皮、青皮、厚朴皆可對抗毛果芸香鹼氯化鋇引起的腸管痙攣性收縮,而且在阿托品使腸管緊張性降低的基礎上,枳實、青皮、陳皮仍能進一步表現抑制效應,以及從酚妥拉明能阻斷復方木香注XX液的抑製作用等實驗資料分析,藥物的解痙作用可能與α受體、膽鹼受體及對腸管平滑肌的直接抑制有關。青皮、陳皮、枳實、枳殼中皆含有對羥福林,為一種α受體XX劑。有人認為對羥福林可能是這些藥物鬆弛平滑肌的作用物質。《本草概要》中記述「青皮、陳皮有止氣沖胸中,療嘔噦、反胃吐清水之效;枳實、枳殼能治心下痞急、氣逆脅痛、嘔吐、塘泄;厚朴主客寒犯脾胃,腹內雷鳴虛吼,具止嘔吐、瀉利、吐酸水之功;木香治壅氣上沖,嘔逆反胃、腸鳴泄瀉;烏葯與香附均有止反胃、嘔吐、瀉利的作用。」從這些理氣葯的共同主證分析,均似反映著不同程度的胃腸道運動亢進的現象:或為蠕動增加,或出現逆蠕動,或為張力過高,舒張不全等。本類藥物具有的抑制胃腸平滑肌收縮,緩解腸管痙攣的效應,為上述的降逆、止吐、止瀉痢、除痛等治療作用,提供了有力的實驗依據。   ②增強胃腸運動。已證明部分理氣葯能XX胃腸平滑肌,增強腸管蠕動。枳實、枳殼、烏葯對在位腸管(胃瘺、腸瘺麻醉動物在位腸)表現出XX效應,使胃腸運動節律增加,收縮加強。復方木香注XX液灌胃給葯亦能明顯增強胃腸道蠕動,促進腸內容物的推進。大腹皮與多數理氣葯抑制離體腸管的作用不同,能使腸管收縮加強,提高其緊張性。特別是採用分析腸鳴音的方法及在X線下直接觀察藥物對人體腸運動的影響,發現在臨床用藥劑量下,枳實可使腸蠕動波加深,蠕動節律有力。理氣葯的這種XX胃腸道的作用,有利於抑制的腸運動恢復,增強蠕動,排出腸腔積氣積物。臨床應用枳實治療胃下垂,用木香注XX液及理氣方葯治療胃腸脹氣已取得一定效果,治療后多數患者腹脹、腹痛、便秘等癥狀緩解。對腹部手術後患者恢復腸蠕動的效果亦佳。外科臨床就以行氣法作為急性腸梗阻治則之一。枳殼等葯或協同攻里通下藥用於增強梗阻近端腸管蠕動,或解除痙攣性腸梗阻的平滑肌痙攣均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消化液分泌的影響

  陳皮具有理氣健脾的作用,木香健胃消食,厚朴治宿食不消。皆為治脾不健運,不飢食少,消化不良的常用藥;理氣葯具有的這種健胃、助消化作用,可能與藥物中含有的揮髮油有關。有人認為陳皮揮髮油能促進胃液分泌,有助於消化。佛手、厚朴、木香、烏葯、沉香等所含揮髮油口服后對胃腸亦具有局部作用。實驗中觀察到烏葯有增加消化液分泌的作用。但對病理性胃酸增加,如大鼠結紮幽門所引起的實驗性胃潰瘍,以理氣葯為主組成的理氣開郁方(木香、枳殼、陳皮、鬱金柴胡白芍甘草)可降低潰瘍發病率,使胃液分泌減少,遊離酸與總酸度降低。厚朴酚也有抗大鼠應激性潰瘍和拮抗中樞性胃酸,分泌的作用。

利膽作用

  實驗證明,不少理氣葯如沉香、香附、陳皮、青皮、枳殼有不同程度提高大鼠分泌膽汁的能力,使膽汁流量明顯增加。青皮、枳殼並能增加膽汁中膽酸鹽的含量,沉香則使膽汁中膽固醇含量降低。這些作用對維持機體正常消化功能,防止膽固醇結石發生,可產生有利影響。膽道手術后病人,服用理氣方(白芍、陳皮、木香、枳殼)能顯著鬆弛奧狄氏括約肌和降低膽囊壓力。本類藥物增強利膽功能的作用有助於對其治療胸脅脹滿、黃疸等肝鬱癥狀的療效,做出解釋。

鬆弛支氣管平滑肌

  木香、青皮、陳皮、佛手、香附還具有鬆弛支氣管平滑肌的作用。有些葯並能緩解組胺引起的支氣管痙攣。有報道芸香科11種理氣葯中青皮、陳皮的平喘效價較高,臨床初步觀察也有一定療效。支氣管哮喘與植物神經功能紊亂,特別是副交感神經功能亢進,以及變態反應有關。理氣葯,如木香既能直接擴張支氣管,又能抑制迷走神經中樞;枳實有抗過敏介質釋放的作用。這些皆與藥物的平喘作用有關。

其他作用

  ①升壓,抗休克。枳實、枳殼、青皮、陳皮對麻醉動物均可產生明顯的升壓效應。枳實、陳皮並有收縮血管、XX心髒的作用。枳實的升壓有效成分,現在認為除對羥福林外,尚有N-甲基酪胺。臨床已應用枳實注XX液治療感染中毒性、心源性、藥物中毒性、腦出血等各種原因所致的休克,均有一定療效。中醫古代文獻未見理氣葯有類似升高血壓或抗休克的記載,此等近代研究成果,為傳統藥物的應用開闢了新途徑。   ②有調節XX的作用。枳實、枳殼能XXXX。香附有直接抑制XX平滑肌的作用、可使痙攣的XX肌鬆弛,並有微弱的雌激素樣作用。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