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觀

来源:www.uuuwell.com

   

人生觀是指對人生的看法,也就是對於人類生存的目的、價值和意義的看法。人生觀是由世界觀決定的。其具體表現為苦樂觀、榮辱觀、生死觀等。人生觀是一定社會或階級的意識形態,是一定社會歷史條件和社會關係的產物。人生觀的形成是在人們實際生活過程中逐步產生和發展起來的,受人們世界觀的制約。不同社會或階級的人們有著不同的人生觀。

簡介

  人生觀是對人生的目的、意義和道德的根本看法和態度。內容包括幸福觀、苦樂觀、生死觀、榮辱觀、戀愛觀等。它是世界觀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受到世界觀的制約。   人生觀的核心問題是如何認識處理個人發展同社會進步的關係,即私與公的關係問題。馬克思主義認為,各種人生觀都是一定的社會生產力和生產關係的產物。由於各個時代的各個階級所處的社會地位不同,生活經歷境遇不同,對人生的意義和目的認識不同,人生觀也就必然不同。   評價一種人生觀是進步的、革命的,還是落後的、反動的,根本標準就是在於看它是否符合社會發展的要求。資產階級人生觀的特點是個人主義

,一切從自我出發,一切以個人為中心,把剝削他人和追求最大限度的利潤視為人生的根本目的。無產階級是人類歷史上最先進的生產力和生產關係的代表,它代表著廣大被壓迫被剝削者的利益,擔負著建設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偉大曆史使命。因此,無產階級的人生觀是革命的、科學的人生觀,它與歷史上一切剝削階級的人生觀根本對立。   無產階級人生觀的特點是集體主義,一切為了無產階級和人民群眾的集體利益,把大公無私、捨己為人、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視為人生的根本意義和價值,把實現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理想視為人生最高的目標。   人生觀,是人對於人生的價值,意義,和個人立身處世的態度的一種看法或見解。諺雲:『人心不同,各如其面。』由於各人的環境感受的不同,所以對人生的見解亦各異。譬如說,有人認為人生快樂,有人認為人生痛苦。有人積極進取,有人消極悲觀。這些,究竟孰是孰非呢?我們是及時行樂,盡情享受呢?還是悲觀厭世,追求解脫?我們是努力進取,發奮創造呢?還是憑天由命,得過且過? 再進一步說,生命由何而來,往何而去?生命的價值何在,意義又何在?難道說一個人竟是無緣無故的生到世間,昏昏昧昧的度過一生,然後三寸氣絕,一切斷滅嗎?生命如果當真如此,則生命還有什麼意義?人生如果僅只為了享受,或終生充滿痛苦,則生命還有什麼價值?關於這些,多少思想家,哲學家,宗教家,都想找出一個答案,然而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並且都沒有說出它的究竟來。   在人類歷史上曾出現過以下幾種有代表性的人生觀:①享樂主義人生觀。它從人的生物本能出發,將人的生活歸結為滿足人的生理需要的過程,提出追求感官快樂,最大限度地滿足物質生活享受是人生的唯一目的。②厭世主義人生觀。宗教的厭世主義認為,人生是苦難的深淵,充滿各種煩惱與痛苦,唯有脫俗滅欲,才能真正解脫。③XX主義人生觀。它將人的慾望特別是肉體的慾望看作一切罪惡的根源,主張滅絕人慾,實行苦行主義。④幸福主義人生觀。一種觀點是強調個人幸福是人生的最高目的和價值;另一種觀點是在強調個人幸福的同時,也強調他人幸福和社會公共幸福,認為追求公共幸福是人生的最高目的和價值所在。⑤樂觀主義人生觀。它認為社會發展的前途是光明的,人生的目的在於追求社會的文明和進步,在於追求真理,對人生抱著積極樂觀的態度。⑥共產主義人生觀。它是無產階級的科學的人生觀。它把人的生命活動歷程看作是認識和改造客觀世界的過程 ,把消滅資本主義,實現共產主義,為絕大多數人謀利益,看作是人生的崇高目的和最大幸福。人生的價值和意義在於對社會所盡的責任和所作的貢獻,人生的最大價值和意義,在於努力為人民服務,無私地把自己的一切精力貢獻給共產主義事業。   進化論者說,人是猿猴進化而來的。高級動物既是低級動物進化而來,也就難怪唯物論者亦高呼優勝劣敗,適者生存,因而導致出人類鬥爭殺伐的悲劇了。   某些宗教家說:人是上帝創造的。人的生命若是上帝創造,人的窮達禍福若是由上帝或其他神祇主宰,個人的行為意志尚有什麼價值?   以下是佛教人生觀的介紹: 早在釋迦牟尼世尊住世之時,印度的思想界有所謂外道六十二見--外道對人生問題的六十二種見解,我們來看看最著名的幾位大師,他們對人生問題的看法:   一、富蘭那迦葉--他是一位懷疑論者;他以為人生的善惡,並沒有一定的標準,不過因社會習慣而來。因此,社會習慣所謂善惡,未必就是真善惡,所以為善為惡不應有業報。    二、末伽梨拘舍羅--他是主張宿命論者;他以為人的行為及命運,皆受自然法則所支配,非人力所可如何。所以人若求解脫,只有聽其自然,到了命中註定該解脫的時候,自然就會解脫。因此他主張一切聽於命運。 三、阿夷多翅舍欽婆羅--這是一位古代的唯物論者;他主張人生由四大--地水火風四種物質構成。物質之外,更無生命。人死之後,一切斷滅。所以他主張人應追求目前的享受,而排斥一切倫理道德。   四、浮陀迦旃延--他主張心物二元不滅論,他說人生由七種要素--地水火風苦樂生命--合成,生死僅為七要素集合離散現象,七要素本身並不因此而有生滅。   這些見解,或為無因論,或為斷滅論,皆有所偏,而非中道。千古以來,能說出我人的生死由來,人生的價值意義的,只有釋迦牟尼世尊。他以至高無上的智慧,洞見三界有情的三世因果,六道輪迴的真相;把宇宙人生之謎,作了個圓滿的解答。世尊對人生問題作何解釋呢?這應先自我人的生死由來說起。

佛性與妄心

  釋迦牟尼世尊于菩提樹下睹明星悟道之際,世尊雲:『奇哉奇哉,一切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但因妄想執著,不能證得,若離妄想,一切智,自然智,即得現前。』   世尊說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這智慧德相是什麼呢?原來智慧德相,就是萬德萬能的佛性。   佛性又稱真性,自性,常住佛性,妙真如性,真如實相等。名稱雖然不同,實際上是一個東西。它就是我們各人原具的本性。這種本性,本來就具足萬德萬能。它靈明洞徹,湛寂常恆,在聖不增,在凡不減,與佛無二,但由於無始以來,被妄想執著掩蔽了本體,使具足的德能不能顯現。這好比一面光明的鏡子,蒙上了塵垢,蓋沒了鏡體固有的光明。不過鏡面雖蒙塵垢,而其原具的光明並未損減,一旦揩去塵垢,光明依然可以顯現。   人的本性也是如此,本性原來靈明洞徹,萬德萬能,但因妄想執著,以致起惑造集,輪迴六道。這種妄想執著又稱無明,無明梵語尾彌,意思是指闇鈍之心。闇鈍之心並非指我人的肉團心,而是指我人感受、思惟、分別、認識,對境攀緣的妄心。   事實上,佛性與妄心,智慧德相與妄想執著,原本不是兩樣東西,但因有了真妄,動靜,明闇的不同,所以就有了佛性和妄心的分別。性譬如水,心譬如波。水是靜態,水靜則明朗;波是動相,波動則昏亂。水是體,體則真實不變;波是相,相則虛幻生滅。這其中雖有動靜明闇真妄之別,但在本質上仍是不二的。   靈明洞徹,湛寂常恆的本性,只因妄想執著,成為妄心。這妄心,就它的闇鈍來說,叫做無明;就它的能障覆自性來說,叫做業障;就它的熏習纏縛來說,叫做習氣;就它的動擾不安來說,叫做煩惱。總之,無明、業障、習氣、煩惱,都是虛妄生滅,幻化不實的東西。   關於妄心的作用,大乘義章中有一段說明:『凡夫迷實之心,起諸法相,執相施名,依名取相,所取不實,故曰妄想。』這就是說,我們萬德萬能,靈明洞徹的本性,因為妄想執著,而幻生起一種不明的幻覺--無明,這種無明與本來圓明朗照,湛然常住的本性和合起來,相續相牽,熏習不已,便成了阿賴耶識。因此,就使我們原始清凈純真的本性,變成了染凈交參的識,這識再因妄想而起概念--佛法上稱阿賴耶識中的見分。再因這妄想概念,而幻現一種對象的境界--佛法上稱為阿賴耶識中的相分。這樣一來,使我們本來靈明洞徹的本性。就因無明而發生變化。好比澄清的水因微風而起了波紋--幻相,這時,本性已因無明的污染而成識,此識中又有了兩種分別:一者是由心所生的境--幻相,又稱相分;一者是緣其幻相的見照作用--見分。有了相分見分的幻覺后,接著又起了一種錯覺--末那識的產生。末那識不知道相分見分同是本性的幻影,因而執著見分為我--我之能見;執著相分為我所--我之所見。如是執著不已,礬緣不息,由這個錯覺的我而礬緣,分別,取捨我所有的一切事物--我所愛,我所憎,我所好,我所惡。於是由此中更產生了一種虛妄的想像--意識。意識出現之後,喧賓奪主,不但代有了本性的地位,並把阿賴耶識和末那識也置之腦後。它成了人生--其他有情亦然--的主宰,好其所好,惡其所惡,--去胡作亂為。同時,意識尚有一批助手--眼、耳、鼻、舌、身,五識。藉著這批助手的力量,貪圖五欲--財色名食睡的快樂,而有貪嗔痴慢疑諸煩惱。由此而造下無量善惡之業。但意識是妄想執著而有,本來幻化不實,當人生四大分離--死亡之際,意識隨之散滅,只留下一個生死流轉的根本--阿賴耶識,去承受那因善惡之業所招致的果報。

阿賴耶識

  大乘佛法的法相宗中,把我人這一顆對境攀緣的妄心,分析為八個識,這八識是:眼、耳、鼻、舌、身、意、末那、阿賴耶。八識中的前六識,系自眼、耳、鼻、舌、身、意,六根而發生。六識中的前五識--眼耳鼻舌身五識,只能了知自己界限以內的東西,不能代表別種識發生作用。而第六意識,則是由前五識所引,助它們發生作用的。譬如眼之見色,只能了知是色,至於這色是黑是白,則有賴意識的分別計度。耳之聽音,只能了知是音,音之含意也賴於意識的分別計度。所以前五識中有一識起作用,意識便同時俱起。此外,意識尚能對內外之境,不分有形無形,及過去現在未來三世,有比知,推測的作用。因此,迷悟升沆之業,皆由意識而作。現在心理學上,即研究到此前六識為止。但在大乘佛法上的分析,尚有七、八二識--末那識和阿賴耶識的存在。   第七末那識,譯為意,但因恐與意識相混,故保留末那的譯音。末那識的作用,是執定阿賴耶識中的見分為我,而恆審思量之,所以它的特點,是『執我』和『思量』,因為執我,所以與我痴(因無明故,不自知我相的真理曰痴),我見(執五蘊假合的我為真我),我慢(因我見而有倨傲自高的心理),我愛(于所執我而生之貪愛)這四煩惱常相應不離。末那識屬於潛意識的範圍,它本身並不造作善惡之業,但因它執著自我這一個念頭,所以就成為一切眾生自私自利的根源。末那識所執著的我是什麼呢?就是八識中最後一個阿賴耶識。   阿賴耶識又名藏識,它是本性與妄心的和合體,也是無始以來,生死流轉的根本。此識中含有生滅,及不生不滅二義;不生不滅者,是覺,是真如,是本性;生滅者是不覺,是妄心。   梵語阿賴耶,意為無沒,我國譯為藏識。稱無沒者,是因它歷劫生死流轉,永遠不滅壞;譯為藏識者,因它有能藏,所藏,執藏三義,它是一切業力--善惡種子寄托的所在。   一切眾生,每有起心動念,或發為語言行為,都會造成一個業種,這種子在未結果受報之前,都寄藏在此識中薰習,所以有能藏義。前七識的心心所法,算是能薰能緣,第八識是前七識的所薰所緣,故有所藏義。第七識恆執定此識中的見分為我,而為它所愛,所以有我愛執藏義。   在八識生起的順序上說,此識最先生起。為諸識之首;但若由末歸本而言,則排居第八。此識為識之總體,亦為一切善惡業力之所寄托,故眾生死亡后,前七識俱滅,惟有此識受善惡業力之所牽引,在六道中再去投生受報。眾生死亡前七識雖滅,但它們的功能仍存在於第八識中,所以受生之後,依然又起惑造業,使業種繼續積存,因此阿賴耶識也就在六道中生死流轉,永無出頭的一天了。   阿賴耶識如何生死流轉呢?這要從佛法上的十二緣起觀說起。   四、十二緣起的生命觀 十二緣起,又稱十二因緣,亦稱十二有支。這是依因果法則,以開示有情生命三世相續的真相。   十二緣起,是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這其中,無明是過去之惑,行是過去之業,由識至受五支是現在苦果;愛,取二支是現在之惑,有是現在之業,生和老死是未來的苦果。這樣由惑造業,由業受苦,由苦而復惑,因惑復造業,復受苦,就是有情生命流轉的惡性循環。但在這循環中因業受苦的根本,就是上節所說的阿賴耶識.   生命的來源,由於無始以來本性因染成識,因妄想執著造作之業力寄托于識中,此識復受業力支配,在六道中輪迴升沉。因此,我們可以在此說出生命的奧秘,那就是,生命的根本,是阿賴耶識--也就是俗稱的靈魂。生命自六道而來,復往六道而去--事實上也無所謂來去,只是這個識,受著業力的牽引,在這六類眾生的生命之流里,扮演著各種不同的角色。一旦因緣會合,生入人道,那就成了五蘊和合的我。   其實,識與名色結合的生命,並不一定就是人,不過三界六道,以人為中心,所以我們在討論生活問題時,亦假設以人為對象。假設說,神識以過去業力之因,生入人道,那麼在十二因緣的現在果報上說,就是倒識入胎,與父精母卯結合而成生命。此生命發育至六根具備,出生人間,漸次成長,由眼耳鼻舌身意六根對色聲香昧觸法六塵的感觸,而有苦樂的感受。這便是十二因緣中的識、名色、六入、觸、受五支。   有了苦樂的感受,就會躲避痛苦,追求快樂,此不獨於人,動物皆然。既然追求快樂,自然就有貪愛--貪財愛色,爭名奪利。然而過份擴張自己,就難免不影響別人。少數人快樂,多數人難免痛苦,痛苦的人為了求得快樂,又不兔再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當然,人群中也有捨己為人的仁人志士,克己安分的善良人民。但人的行為不管是善是惡,起心動意,皆是業種。這業種印入藏識--阿賴耶識中,以業的善惡,支配未來的生命--善者超升,惡者沉淪,一切皆自己造作,沒有什麼上帝和神祇支配。以上是十二緣起中現在三因的愛、取、有,三支。   未來之果呢?則由現在之業因,再去受生,再去受報,再作業,再老死,依然在生命之流里,延續無盡。   今將十二緣起的內容圖示如下:   ┌無明--本性妄想執著而有之迷惑煩-┐   ┌過去二因┤ ├過去惑業   ∣ └行--行為造作之業---------┘   ∣   ∣ ┌識--為過去業力牽引,妄生顛倒分別而入胎之識---┐   ∣ ├名色-五蘊的總名,在母胎中發育的精神與物質之混合體┤   十∣ ┌五果-┼六入-在母胎中發育至六根具備----------------┼現在之苦   二∣現∣ ├觸--出胎后六根對色聲香味觸法六塵之感覺-------┤   因┼在┤ └受--由好惡刺激而有苦樂的感受------------┘   緣∣ ∣   ∣ ∣ ┌愛--對五欲六塵的貪愛----------┐   ∣ └三因┼取--因貪愛而生之執著心----------┼現在惑業   ∣ └有--因貪愛執著而造作出善惡之業---┘   ∣   ∣ ┌生--因業力而致未來所生五蘊之身----┐   └未來二果 ┤ ├未來之苦   └老死-諸根朽壞為老,諸蘊破壞名死----┘

業與輪迴

  業的梵語是羯磨,為造作之義,我人在思想上,或因思想發之於身體語言的善惡諸造作,俱名為業。佛經俱舍論中說:   『思及思所作,思即是意業,所作謂身語。』   中阿含經中說:『思業與思已業』。思業即是意業,思已業即是思而發之於身語的動作。這三者,合稱為身,語,意三業。   業有善、惡、無記三性。善業能招致善果,惡業能招致惡果,無記業既不是善又不是惡,故不感果。   身、口、意三業,能感果的是善惡二性,這三業善惡的內容如下:   ┌身業:放生,布施,凈行。   十善業┼語業:誠實語,質直語,柔軟語,和諍語。   └意業:不凈觀,慈悲觀,因緣觀。   ┌身業:殺生,偷盜,邪淫。   十惡業┼語業:妄語,綺語,兩舌,惡口。   └意業:貪慾,嗔恚,邪見。   以上身口意三業,以意業為主。身語二者,皆受意之支配。蓋在意念上若無貪嗔痴之意念,行為上則不至有殺盜淫之惡行也。   關於業,使人頗難於了解,它無形無相,無質無量;但起心動念,皆成業種,且又永不磨滅,恆久存在,遇緣則起現行。我們如果勉強作一個比方,不妨說是我人意識里的印象。我人每有起心動意,以及語言行為,不拘是善是惡,意識中必留一印象--這就是業種印入八識田中,八識田,就是第八識阿賴耶識。我人身心行為給意識中留下的印象,雖然有深有淺,但並不因時間的久暫而磨滅。對於某一事物,印象深刻者,固然終生難忘,且每因對此事之印象而影響及我人的心理及行為;但即是印象至淺至微者,也將永久存留于意識中。現代心理學解釋夢是潛意識的活動。在我人意識上已不復記憶存在之事物,而在潛意識中仍然存在,這固然證明印象不滅,同時也表示業力亦是不滅的。   我國大學者梁啟超先生,在『佛陀時代及原始佛教教理綱要』一文中,對於『業』有一段頗為詳盡的解釋,今摘錄如下,以助我們對業的了解。   「業梵名Karma,音譯為『羯磨』。用現在話來解釋,大約是各人憑自己的意志力不斷的活動,活動反應的結果,造成自己的性格,這性格又成為將來活動的根底,支配自己的命運。從支配命連那一點說,名曰業果或業報。業是永遠不滅的,除非業盡--意志停止活動。活動若轉一個方向,業便也轉個方向而存在。業果業報決非以一期生命之死亡而終了,死亡不過這『色身』(物質所構成的身體)循物理的法則而聚散。生命並不是純物質的,所以各人造業,並不因物質身體之死亡而消滅。死亡之後,業的力會自己驅引自己換一個別的方向別的形式,又形成一個新生命,這種轉換狀態名曰輪迴。懂得輪迴的道理,便可以證明業力不滅的原則。」   「業的形相究竟怎麼樣呢?諸君聽見過那些收藏宜興茶壺的人的話嗎?茶壺越舊越好,舊茶壺而向來所泡都是好茶則更好,為什麼呢?每多泡一次茶,那壺的內容便生一次變化,茶吃完了,茶葉倒了去,洗得乾乾淨淨,表面看來什麼也沒有,然而茶的『精』漬在壺內,第二次再泡新茶,前次漬下的茶精便起一番作用,能令茶味更好。如此泡過二次三次乃至幾千次,每次漬一點,每次漬一點,久而久之,便不放茶葉,拿開水衝進去,不到一會,居然有色有味,可以當茶喝。吃鴉片煙的人亦然,他們最講究用舊槍舊斗,非此不過癮,因為舊槍舊斗漬有無窮的煙精。這種茶精煙精,用佛家語,便可說是茶業煙業...」   業力並不因肉體的死亡而消滅,肉體死亡之後,棄力寄托于阿賴耶識中,此識復受業力的支配,再與物質結合另形成一新生命。但另形成的新生命是人是畜,是飛禽是蟲蟻,阿賴耶識本身不能自主,全受業力的牽引。佛經上說業力牽引阿賴耶識的情形是『譬如討債,強者先牽。』那就是說那一方面的業力最重,就偏墮到那一方面去。   三界有情,因迷惑而造業,因造業而受苦,因受苦復迷惑,這惑,業,苦三者,就形成了惡性循環。但因惑所造之業有善惡輕重之分,因之其獲得的果報亦有六道中苦樂之別。業識在六道中生此死彼,生彼死此,就叫做六道輪迴。   所謂六道,是天道、人道、修羅道、畜生道、餓鬼道、地獄道。前三者稱三菩道,后三者稱三惡道。其中天道福報最厚,樂多苦少,系修上品十善所感之果。人道苦樂參半,系修中品十善所感之果。修羅道福報如天,而嗔恚心重,鬥爭不止,系修下品十善所感之果。下三道之畜生道,愚痴無知,吞噬虐殺,系造下品十惡所感之果。餓鬼道常受飢餓,故曰餓鬼,其痛苦甚於畜生,系造中品十惡所感之果。最下者為地獄道,系造上品十惡,召此極端痛苦的果報。然在此六道之中,各道中的苦樂福報亦繁殊萬端。如人之有富貴貧賤,窮達壽夭;畜之有飛禽走獸,蟲蟻魚蝦。鬼道中有無財、少財、多財諸類;天道中分欲界、色界、無色界諸天,總之皆是業力之所召感,善升惡墮,理所固然也!   三界六道之眾生,如下圖所示。   ┌欲界(具有男女飲食之欲的世界)---┬ 地獄道   │ ├ 餓鬼道   │ ├ 畜生道   三界┼色界(離男女飲食之欲的有形世界)┐ ├ 修羅道   │ │ ├ 人 道   │ │ └┐   └無色界(無形色的心識世界)---┴-- 天 道

佛教的人生觀

  在明白了我人本具的佛性,和因妄想執著而起的妄心;認識了生死流轉的根本--阿賴耶識,和支配此識的力量--業力;了解了十二因緣,三世因果,六道輪迴之後,再來看生命的價值和意義,及我人立身處世的態度,這樣就有了一個準則--那就是以佛性,以阿賴耶識,以業力,以因果諸立場,來衡量人生的價值和意義,就是佛教的人生觀。   第一,我們自因果的立場來看人生;因果,具足應說是因緣果報。這是宇宙萬有,生滅變異的基本法則,這法則的特點,是果由因生,事待理成。所造之因,必有所結之果;所結之果,亦必有所造之因。諺雲:『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種何因,得何果,這在因果法則上是絲毫不爽的。   人生的因果,有善惡兩面,種善因獲善果,種惡因獲惡報。因果通於三世,有因必將有果,所謂『欲問過去因,現在受者是;欲問未來果,現在作者是。』我們現在的境遇美滿,固不必躊躇滿志;我們現在的境遇困苦,也無須怨天尤人。由於過去的善因使我們現在境遇美滿,現在若不續種善因,未來必然困苦;由於過去的惡因使我們現在境遇困苦,現在若能努力向善,未來的境遇也必將改善,所謂鑒因知果,明乎此,對於我們立身處世的態度,就可以思過半矣!   第二,自業力的立場來看人生:世界的美醜,人生的苦樂,皆由眾生的業力所招致。前者是由於眾生的共業,後者是由於個人的別業。所謂業力,也就是過去行為的結果。我人有身、口、意三業,這三業,可以為惡,亦可以為善。為惡者,意念上的貪慾、嗔恚、邪見;行為上的殺生、偷盜、邪淫;語言上的妄言、綺語、兩舌、惡口。為善者,意念上的不凈觀、慈悲觀、因緣觀;行為上的放生、布施、凈行;語言上的誠實語、質直語、柔軟語、和諍語。而這些善惡之業,也就在我人一念之間的差別。所以,如何凈化我們的意識,創造我們未來生命的環境,這是我們人生努力的目標。   第三,自阿賴耶識的立場來看人生:阿賴耶識是生命的根本,萬法的本源。它是本性與妄心的和合體,含有凈染兩面。在無始以來,它在六道中生滅相續,永無止境。它的本體,雖因污染而長在六道,但若凈化亦可超登聖域。由此觀之,使我們知道我們肉體的軀殼雖然短暫渺小,幻化不實,但我們生命的本體則是永恆存在。所以人生的價值,不在目前的肉體上感官上的享樂,而在永恆生命本體的凈化。凈化本體的方法,則是以佛法上的六度--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來凈除我們心識上的六弊--慳貪、毀犯、嗔恚、放逸、散亂、愚痴。這六弊凈除了,我們生命的本體即可恢複本來的明朗,獲得永恆的解脫。   第四,自佛性的立場來看人生:我們各人所具的本性,原是萬德萬能,與佛無異,只因一念無明,為煩惱習氣所纏縛,才輪迴六道,沉淪苦海。雖然如此,但我們的佛性終無損減,人人皆可成佛。所以佛經上說:『眾生是未覺的佛,佛是已覺的眾生』。我們具有佛性,未來終當成佛,則生命的價值是何等的崇高?我們豈可自暴自棄,輕視自己?孟子說:『堯亦人也,舜亦人也,有為者當如是』。佛經上說:『彼既丈夫我亦爾』。人身難得,佛法難聞,我們幸得人身,幸聞佛法,是應如何的努力為善,以洗除本性上的無明煩惱,發揚本具的德能光輝,以期還我本來面目,達于覺者--佛--的境界。這是我們人生價值最高的目標。   佛教的人生觀,是積極的,樂觀的,創造的人生觀。它要我們鑒因知果,避惡趨善,凈化生命的本性,發揚人性的光輝。果能人人如此,則娑婆國土也就會轉化成極樂世界了。   人生觀是即價值觀的一支。包括人的生活態度和生活追求。   其實說人生觀即追求也不為過,因為生活態度受追求的影響太大。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