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命論

来源:www.uuuwell.com

   

宿命論人生中早已註定的遭遇,包括生死禍福、貧富貴賤等或者相信一切事情都是由人無法控制的力量所促成的。相信宿命論的人認為人間發生的每一件事都是註定的,由上帝或上天預先安排,是人無法改變的。

簡介

  宿命論的觀念十分普遍。不論古今中外,人們都不斷嘗試解開人生的種種奧秘,或找出某些事情的寓意。歷史家黑爾默·林格倫說:「似乎人把事情看成是由某種力量促成,順理成章地發生,還是純粹出於偶然,然後人就把「神」、「命運」或「機遇」加諸其上。」在人類的歷史上,跟命運有關的信仰、傳說和神話常常俯拾即是。   亞述學家讓·博泰羅說:「現代文化的各方面,都深受美索不達米亞的文化所影響。」他也說,在古代的美索不達米亞或巴比倫,人們可找著「人類最早期對超自然事物反應看法,以及可辨別的最古老的宗教架構」

。命運的觀念也同樣源於這個地方

起源

  宿命論是早已有之的一種世界觀,最早是源自美索不達米亞、埃及等東方文化中的一派思潮,當時的人類感受冥冥中蒼天與人世的變化,而覺得其中有一些必然的定數。此一東方幽冥的思想傳到希臘后,成為希臘哲學中的一支,之後再由雅利安人帶到印度,加上印度原本就有的吠陀文化中對命定現象的探討,而成為印度思潮中重要的一派哲學,即今日我們稱為的宿命論。 宿命論最主要的學說,即是認為在人類諸多的神秘變化的命運現象中存有一些定數—而這些也可稱為必然法則的定數,即是組合世間諸法相的基本力量。 時至今天我們也同樣面對相似的困惑,所以我們希望世界改變——當然通常改變的是我們自己——希望一切更加公平合,希望這是個有希望的那種世界。

解釋

  宿命的意思是指一切都是早已被註定了的,這個註定的意思並非簡單的指規律性的東西:比如人總是要死的(起碼到今天為止還是這樣),它潛在的含義多少得牽扯上神秘主義,比如主宰一切的上帝之類。   在我們的傳統文化中,宿命論的影子非常之濃厚,比如富貴天註定之類,雖然也有人喊出「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然而那終究不是正常的社會形態,並非正常的人生奮鬥。確實你得承認宿命論讓人絕望,它不僅嘲弄作為一個物種人類的尊嚴,而且也無情的打擊個人奮鬥的價值。然而我們的文化,從來也不會讓人真正絕望,正如魯迅先生說到,所謂厄運並非不可化解,只要你願意出錢,總有辦法消災。或者你可以賄賂「上帝」,或者你可以欺騙它。和神秘主義掛鉤的宿命論多少還是給自由意志留下了餘地。或者那時候人們並不真的明白什麼是自由。   世界是物質的,物質是運動的,運動是有規律的,規律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這些都是全稱判斷,因而是完全推理,由此得出「世界是宿命的」的結論是簡單而明了的。   正因如此,人類不僅不應消極沉淪,而且更應積極去發現認識利用規律,按規律辦事。因為如果說「魚只能生活在水裡」是規律的話,那麼有人想「緣木求魚」顯然是徒勞和愚蠢的。   宿命是根本的,努力是必要的;宿命論並不排斥主觀努力,正如古話所說「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事不謀不成,所謂「多算則勝,少算則不勝,況于無算乎?」。 這就是「積極宿命論」!

天命論與宿命論

  天命論與宿命論兩者不同。天命,即是天人合一之天命,對人的主觀能動性給予肯定;而宿命論否定了主觀能動性,主張所有的時間已經由最初的宇宙形態確定,無從改變,換句話說,事件e是它發生的時刻之前所有事件的函數,跟「主觀能動性」無關。

儒家的宿命論

  儒家學說豈是主張宿命論!   到底什麼是命呢?命有三說:一是性命之命,二是命運之命,三是命令之命。   性命之命是人生來就有的。現在還沒有研究出生命由無機物到有機物到生命體的產生過程,生命體到不是簡單的碳水化合物,而是有生命的。若沒有新的學說來解釋,我們暫以我們的傳統文化來解釋,生命體稟賦先天元氣,由此元氣周流,故有生命之存在。此氣化陰陽五行,有消長存亡,有和與不和,故有生老病死。生老病死是先天稟賦所定的,不在人之所欲,稱性命之天命。而後,生亦有差,有生而四肢不全者,有生於富家的,有生於貧家的,此不待言而不同。此可稱社會之天命。此兩者,俱稱先天之命。   命運之命是後天所成。如一個人的品格氣質,言行舉止決定他的命運。君子與小人之命運不同。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此及是言人品之所積,非朝夕之功,漸積而至,亦可稱天命。二則命運因時而不同,時行則行,時止則止;君子得其時則駕不得其時則蓬累而行;《易經》常言:利見大人;夫子常嘆:河不出圖,洛不伏書,吾亦已乎。都是時不同。   命令之命是社會位置而成,大人命小人,君子德風,小人德草,此命即是由位而成。現代命令之命,人易產生逆反心理。古時,這樣的逆反心理少一些。「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也是帶有時代性,這是極端化的命,然又不能違。這個時代已過了。但如果人人都不能從命的話,那麼社會就散了架了。沒有可成之事。   故孔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聖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聖人之言。」子曰:「不知命,無以為君子也。不知禮,無以立也。不知言,無以知人也。」   生命體是普遍存在的,人類一旦了解了自我那就不再是人類。

拉普拉斯的科學宿命論

  決定論(又稱拉普拉斯信條或科學宿命論)是一種認為自然界和人類社會普遍存在客觀規律和因果聯繫的理論和學說。該學說認為,由於世界上的各種變數是相互聯繫,相互影響,相互作用的,而世間的事又是由各種事件點變數決定的。在宇宙大爆炸時的一剎那確定的一批時間點變數將相互聯繫,相互影響,相互作用,確定了下一批變數,而第二批變數有這樣確定了第三批變數,這樣一批一批的確定下去。所以,宇宙間的一切在大爆炸的一剎那就已經確定了。心理學中的決定論認為,人的一切活動,都是先前某種原因和幾種原因導致的結果,人的行為是可以根據先前的條件、經歷來預測的。非決定論則否認自然界和人類社會普遍存在著客觀規律和必然的因果聯繫,認為事物的發展、變化是由不可預測的、事物內在的「自由意志」決定的。

現代科學下的宿命論

  現代量子物理與宿命論相駁。在量子理論中微觀粒子是以概率波的形式存在的,其位置及速度都具有無法預測性和不確定性(這個不確定性是由普朗克常數決定的),因此相同的條件也有可能導致不同的結果。而且越是微觀,這種效應就越是顯著。舉例解釋粒子的不確定性:電子就好比是乒乓球電勢壘就好比是牆,宏觀世界中球是不可能(準確的說是可能性極小)穿牆而過的,而微觀世界中的電子卻有一定的概率穿過電勢壘,這種現象被稱為隧穿效應,是典型的量子遷躍,而這個遷躍是否發生就完全是一個概率的問題。不確定性會從微觀影響宏觀,因此宿命論並不被量子力學所承認。   可是粒子運動不能被準確測量並不代表粒子沒有精確的運動。   所謂的波粒二象,也是一種物質的基本的規律,有嚴格極微觀規律,其中並沒有存在隨機性。粒子內在規律,也不是單指牛頓經典力學,也包括其他已發現和未發現的規律,但有一個可以肯定的就是,既然是規律,粒子在遵循的過程中必然是極其嚴格的,只是疊加的規律太多並且還有規則來防止其被觀察者觀察到,也因為人類技術水平的不足,造成了表面上的隨機性。

哲學中的宿命論

  在佛教之中,所謂不存在宿命論是錯誤的。在宇宙中的一切變化,都將由其初始產生。世界沒有結尾,但宇宙有壽命,當宇宙發展到一個極限之後,它會因為缺少能量而坍塌成為一個奇點。這可以理解為道家中所謂命理循環、物極必反。宇宙中的變化尤其起始決定,而一個宇宙中的變化也由其上一個宇宙決定。就連我現在書寫著一段文字也是在被宿命主導。在一些玄幻小說中寫到「逆天而行」實際上是指打破宿命,但是一旦人打破宿命,就沒有思想了,因為自由意志是不存在的。佛家講到因果報應,因果循環,意思並不僅僅是讓人多行善,同樣也表示當初宇宙的因,誕生了現在萬事萬物的果,而自己同時也種下了因,也會誕生未來的果。一切都在冥冥之中被掌控著。   而道家學派實際上有一個矛盾點,就是在提輪迴說,然而所謂輪迴其實是違背了因果法則的,然而因果法則與命里循環是同出一轍,輪迴說與命里循環說均是道家學說,所以道家學說中有一個明顯的矛盾。 所以「佛本是道」的說法是謬誤的。

日本動漫中的典型作品

  《X戰記》   不可避免的死亡與背叛。親人的逝去,手足的分離,地球的毀滅。   但即使在這種重壓下,司狼神威仍戰鬥著,為了拯救地球而掙扎著……   《翼年代記》   命運的齒輪轉動,小櫻小狼,一個失去了記憶,沉睡,一個被封印起來。兩人努力再一次愛上了對方,卻發現自己只是一個複製體罷了,沒有擁有情感權利的複製體……    《學園默示錄》   小室孝?和他的同學、老師面臨著地球毀滅的命運,人類感染不明的病毒,互相廝殺。最終還是逃不過命運的手掌。   《天元突破紅蓮之眼》   在地底生活的西蒙和卡米那,在一天邂逅了從地上來的少女優子和一架小型機器人「裸眼」,同時也來到了夢想中的「地上」,但是卻不得不與霸佔「地上」的獸人和巨型機器人「顏面」戰鬥。在漸漸了解世界的真相與自己的能力時,他們走上了反抗宿命的道路。

韓國影片宿命

  兩個男人的終極對決   導演:金海坤   主要演員:權相佑,宋承憲,池城,金仁權,朴寒星   類型:劇情、動作

故事介紹

  這是一部描寫四個朋友的深厚友情和生活,以及真實表現出令人深思的背叛的作品。宇民欲脫離黑幫世界,Do-Wan不顧一切要回到女友Mi-Jin身邊,唯一讓哲重牽掛的是妹妹,三個朋友陰謀竊取敵對幫派頭目Doo-Man的錢財,然後準備重新生活,在領導Kang-sup的帶領下他們順利地奪得金錢但是哲重開始妒忌宇民受到Kang-sup和Do-wan的信任,以及他們之間親密關係,於是逐漸背叛了朋友。他們被前來報復的Doo-man抓住。Kang-sup腿被切斷變成殘廢,Do-wan淪為吸毒者,而宇民在警方介入後背負所有責任,認罪入獄。二年後,宇民因為表現良好而提早釋放。宇民決定原諒哲重的背叛,想利用兩年前留給Kang-sup的錢設法讓Kang-sup和Do-wan脫離幫派,但是出乎他的意料,Kang-sup已經失去所有的錢,Do-wan染上了毒癮,哲重變得更壞,而Doo-man決定要讓宇民加入其幫會。宇民越是想逃離,命運越是阻撓他,陷入絕望中,沒有出路。背叛、陰謀與復仇圍繞著這些男人,讓他們陷入無法回頭的境地。

精彩看點

  在公開的海報中,權相宇、宋承憲兩位型男赤裸上半身,展示了通過運動打造的肌肉身材。主畫面是宋承憲與權相宇面帶笑容並肩拍攝的合影,發黃的老照片以及從中間撕開的裂痕,表現了影片中權相宇和宋承憲從好友變為宿敵的命運。而海報上的「在轉過身之後我們就成為了敵人」、「瞄準朋友心髒的宿命」等文字,也給觀眾留下了深刻印象

人物介紹

  金宇民-宋承憲飾演      強悍到令人聯想到野獸,是一個在組織中深受同僚和頭目信任的男人,雖然平時不善於表達自己的情感,不過為了重要的人可以爆發出不被任何人控制的爆發力,誰也不願意成為他的打架對手。因好友哲中的背叛而失去一切后,對背叛的好友感到無法忍受的憤怒和悲傷,充滿內心的復仇火焰即將燃燒一切……   哲中--權相宇飾演      憑借天生狠毒渴望掌握一切的男人,為了活下去可以做出任何事情,只要一激動就不顧一切去拚命的混混本色,讓他一直活到了現在。對成功的迫切的野心和對勝利的渴求,轉變為他對錢的貪婪,隨即又成為了讓他背叛朋友的原因。即使到了無法挽回的境地,哲中也不會放棄,能走到什麼地方就要走到什麼地方,這就是趙哲中。   道萬--金仁權飾      有著不同於常人的凌厲的眼神和華麗的刀法,表面看上去只是一個平凡的男人,不過墨鏡下凌厲的眼神和華麗的刀法能使他在戰鬥時瞬時間變成勇猛的戰士。因為哲中的背叛使4名好友分崩離析之後,道萬染上了毒癮,即便如此他內心深處對過去4人組時的輝煌依舊念念不忘,因此對破壞了過去一切的哲中的怨恨也與日俱增,而對宇民依靠變為執著的瞬間,他的憤怒達到了頂點。   英煥--池誠飾演      有著溫柔的微笑和靈敏大腦的男人,是4個人中的智囊。在哲中背叛之前英煥一直在4人小組中扮演軍師一般的角色,英煥憑借自己聰明的頭腦在背後默默地守護著自己的朋友。雖然並非小氣之人,不過他對於宇民,哲中和道萬這3人之間積累的深厚的友誼有著很深的羡慕之情。在哲中背叛之後,他以一個旁觀者的身份默默的看著昔日的好友陷入勾心鬥角中,不過既然捲入了這場鬥爭,他也不會一直輸下去……   恩英-朴韓星飾演      宇民的女人,深陷4個男人的命運漩渦中並迷失了自己,是一個對這個冷酷世界感到恐懼,並選擇逃避的人物。一直躲避在黑暗中的這段時間里,她內心一直無法忘記與宇民的過去。

花絮

  導演的「醜話說在前頭」   在影片上映前不久金海坤和權相佑、宋承憲三人碰面時曾開玩笑道:「如果成功,我的下部電影還找你們倆,用明亮陽光的劇本取代本片的陰暗悲壯,如果觀眾反應不好…就只能在路上撞見也當是陌生人掉頭就走了」。   海報故事   話說影片海報的拍攝算得上是工作人員們一次難得的「眼睛旅行」機會。宋承憲和權相宇天生的衣架子身材,加上需二人裸露上半身拍攝,更增添了賣點:淡灰發黃的舊照片色調里相互搭著肩膀,釋放燦爛笑容的兩人看起來是那麼地親密無間,但將他們撕裂的褶皺則預示著友情的破碎和完全相反的宿命。旁邊點綴著的「成為敵人」的幾個字則更深刻地突出了這一主題。將視覺和內容融合在一起的這一版海報剛曝光,就引起了媒體和觀眾的熱烈討論,可謂達到了很好的宣傳效應。   擦邊:企劃人自殺   曾擔任了金海坤前作《戀愛不能承受之輕》製片,本片的企劃總監趙振萬在影片拍攝的中途於家中自殺,令劇組上下唏噓不已。   宋承憲VS權相宇:「頭號男主角」風波事件薄   本片的宣傳伎倆可謂是此起彼伏。單是男主角的是非恩怨就已經是一部現實版的《宿命》。   【「情比金堅」版】   兩位男主角曾在2002年合作過電影《我的大舊橫財》,當時宋承憲憑借《藍色生死戀》人氣衝天,權相宇還是個剛闖盪娛樂圈的毛頭小子。但多年過去,身份不可同日而語。權相宇有了和宋承憲齊頭並坐的資歷。先是傳出權相宇選擇此片除了被其悲壯之美,哲重在慾望中墮落卻也與良心掙扎的反角吸引外,更大的比重是與宋承憲的私交甚厚,多年前兩人接受採訪就表示未來希望能同演一部電影。   【美男「爭風吃醋」版】   隨著拍攝的展開,又傳出權相宇不滿製作方始終把宣傳的重點放在宋承憲身上,在自己的主頁上表示很早就拿到了《宿命》劇本,對宇民這個角色不感興趣,覺得哲重一角演起來更有難度和味道。後來他才得知宋承憲也參與演出:「能和老朋友合作當然很開心,但專業演員可不會為了友情一類的東西而選擇不適合自己的作品。」言語間似有不屑的意味。   【「和氣生財」版】   多年前,宋承憲和權相宇經常一起結伴打高爾夫的故事就一直是圈內的美談,「6年未合作的兩人此次在《宿命》以前所未有的熱情去展開激烈的演技碰撞」應該是最接近描述二人關係的真實版說法。復古夾克下瘦削的臉,安靜得有點遲鈍的宇民內心藏著一隻壓抑的野獸,而眼神尖銳,反應強烈的哲重則與之恰好相反,暴躁不安的外表下有脆弱憂傷的一面,兩個角色其實各有其發揮的地方,宋承憲和權相宇在沒有自己戲份的時候也到現場去支持和學習對方的表演,拍戲之餘一起到健身房運動——難怪有片中的武打場面堅持不用替身,悉數親自出馬的底氣。權相宇更笑言:「在濟州島拍攝的20多天時間里,他幾乎成了我最『親密』的人——白天和夜晚都混在一起。」原來,晚上休息時,二人便聚在權相佑的房間里,進行網路足球遊戲的比賽。   【粉絲大作戰版】   原本劇組選擇的拍攝地西歸浦市某溪谷,是個較偏僻不為一般人所知的地方。但宋承憲、權相宇的粉絲卻似乎有上天入地的本領,硬是搜到了偶像的面前,短短的幾天內,小小的濟州島如被惹了的蜂群般,人氣爆棚。提高當地的國際知名度拉動旅遊等相關產業的發展自然不在話下,於是不僅大開綠燈在一些景區取景,連濟州島影像委員會也向該片贊助了2500萬韓元的費用作為鼓勵。另外,劇組轉站首爾拍攝時,兩位男主角的好友蘇志燮也因拍攝地在自己家附近前來探班,惹得三方的粉絲競相追逐,一度使拍攝進度受阻。   【「火上澆油」版】   後期加入的池誠的參演,更使本片成為真正意義上的「韓國服役男星的退伍大聯盟」。他扮演的英煥是原先金宇民和哲重「友情版圖」里的一份子,善良、冷靜的性格算是居中,是在殘酷頹廢的黑幫鬥爭里沒有迷失自己,與宇民作戰到底的朋友。他表示自己的角色可能沒有宋與權那麼的「鋒芒畢露」,但從在宇民和哲重間扮和事佬「左右逢源」 到站在宇民一邊與曾是最鐵桿的朋友對敵,也很有磨練演技的機會,於是「沒有計較是配角就決定出演了」。儘管三位男主角看似風平浪靜,但各自的支持者卻通過網路等方式展開了「競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