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感

来源:www.uuuwell.com

   

所謂安全感就是人在社會生活中有種穩定的不害怕感覺

安全感的定義

基本定義

  安全感是對可能出現的對身體心理的危險或風險的預感,以及個體在應對處事時的有力/無力感,主要表現為確定感和可控感。

詳細釋義

  首先,安全感是一種感覺、一種心理;是來自一方的表現所帶給另一方的感覺;是一種讓人可以放心、可以舒心.可以依靠、可以相信的言談舉止等方面表現帶來的。   第二,是否能產生安全感,來自多方面的因素,有主觀的和客觀的。這裡我們就主要談談主觀方面。要讓對方產生安全感,首先要做的就是讓對方相信自己。讓對方相信自己這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你必須在言談舉止方面能夠體現出來,比如:說話要算數,說得到做得到,做不到就不要亂承諾;經常給TA說說心裡話,說說你的想法,經常問候和關心一下TA的生活;無論多忙都不要不理TA,經常給TA一些驚喜;不要再對其TA(異性)太好,言談和行動上都一樣;願意為TA改掉你的不良習慣。。。   第三,物質上的安全感。如果想要真正的讓TA放心,你還必須具體物質上的安全感,也就是說你必須讓TA感到,生活所需是不用愁的,不用擔心沒有錢生活,這其實是一條相當重要的因素。   家可以說是最有安全感的地方。   女人需要安全感,男人同樣需要安全感。   安全感主要體現在兩方面:   1.精神層面:   當一個人情感方面從對方身上得不到足夠的安全感時,Ta便會追求物質方面的安全感,來抵制精神/情感方面的安全感缺失。   2.物質層面:   當一個人追求物質方面的享受的時候,那麼Ta的物質要求得不到充分的滿足的時候,安全感相對在下降,那麼Ta便通過在精神方面追求新的替代者,來滿足Ta在物質方面的安全感缺失。   情感與物質的安全感很難讓一個人同時得到,而通過婚姻這種方式來提升安全感,便是大多數人最樂意的方式。

缺乏安全感的表現

  焦慮,對事物不必要的過度擔心,缺乏自信,過於在意別人對自己的看法,關鍵時刻總是希望依靠別人,希望別人能夠幫助自己,同時,內心深處對自己和別人又都不夠信任,對生活周圍的人與事總是抱著懷疑態度,有的人還會總覺得自己生病了,對死亡異常的害怕   1.開燈睡覺   2.睡覺習慣抱東西、或者蜷縮著睡   3.不相信愛情   4.吃很多或者不吃   5.念舊,抱臂,怕黑,莫名其妙的孤單   6.無法抗拒恐懼感   7.喜歡有口袋的衣服   8.穿沒有口袋的衣服,不知道手往哪放   9.不愛說話或很愛說話   10.蜷縮   11.喜歡角落和窗戶   12.晚睡   13.閱讀   14.寫字和笑容純真   15.心事放在心裡最溫柔的地方,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16.喜歡抱抱或者握手,此類肢體接觸   17.喜歡甜食   18.喜歡聽到對方一次一次的甜言蜜語,同時又懷疑。   19.喜歡聽歌,越悲傷卻越愛聽悲傷的歌。疑為有自虐傾向……   20.總想到與死亡相關的東西

相關研究

  安全感作為一個重要概念見諸眾多的心理學理論觀點之中,其中研究最為詳盡的是人本主義心理學家馬斯洛,其詳細分析了具有安全感和不安全感的個體的具體表現。父母在兒童形成安全感方面有重要影響,安全感與神經症發病密切相關。

精神分析理論關於安全感的研究

  安全感作為一個重要的概念,最早見於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的理論研究。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很早就注意到個體的弱小、男孩的閹割焦慮以及自卑情結對一個人成長及成人以後心理健康和神經症的產生有著重要的影響。弗洛伊德假定:當個體所接到的刺激超過了本身控制和釋放、能量的界限時,個體就會產生一種創傷感、危險感,伴隨這種創傷感、危險感出現的體驗就是焦慮。由此弗洛伊德提出了「信號焦慮」、「分離焦慮」、「閹割焦慮」以及「超我的焦慮」。後來的精神分析研究者按照精神分析的觀點,總結出神經症癥狀的形成過程,認為由於現實衝突的無法解決而產生焦慮情緒,進而退行到幼年的某種行為中,以期得到某種安慰、平衡。換句話說,在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論中,衝突、焦慮、防禦機制等都是由個人幼年及成年階段某種慾望的控制與滿足方面缺乏安全感造成的。   人本主義精神分析學家弗洛姆(Erich Fromm)非常重視家庭環境對兒童人格的重要影響,在人格形成方面弗洛姆也主張兒童人格的形成復演著人類心理的發展過程。在幼年時期,兒童完全依賴父母,父母給兒童施加種種界限和禁忌。此時的兒童雖然沒有自由,卻有著非常穩定的歸屬感和安全感。隨著年齡的增長,兒童變得越來越獨立,同父母的聯繫日益減少,這一發展過程的直接結果是兒童的歸屬感和安全感的喪失,因為他要單獨的面對社會,他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任。弗洛姆認為:現代社會給人們以極大的自由,但與此同時,由於自由的XX,使得現代人與社會、與他人的聯繫日益減少,個人的責任日益XX。現代人日益缺乏歸屬感,經常體驗到孤獨和不安全。這一體驗的最終結果是,許多的個體為了獲得歸屬感和安全感,把自己的權利和命運交給專制主義和集權主義。   社會文化精神分析的代表霍尼(Karen Horney)深受弗洛伊德理論的影響,但她特別反對弗洛伊德的本能決定論觀點,認為弗洛伊德忽視了社會文化對神經症的影響,認為神經症乃是社會文化的產物。霍尼提出了「基本焦慮」的概念,認為兒童在早期有兩種基本的需要:安全的需要和滿足的需要,這兩種需要的滿足完全依賴於父母,當父母不能滿足兒童這兩個需要時,兒童就會產生基本焦慮。「當父母對兒童實施直接或間接的支配;冷漠或怪癖行為;對兒童個人的需要缺乏尊敬;缺乏真誠的指導;輕蔑的態度;過分頌揚或缺乏讚揚;缺乏令人信賴的溫暖;使兒童在父母的爭吵中選擇一方;負擔過多的責任或不負責任;偏袒、隔絕同其他兒童的交往;不公正、歧視、不守信用;充滿敵意的氣氛等等」。當父母用上述方式來對待兒童時,兒童就會對父母產生一種基本敵意。但由於兒童自身的渺小和無助,兒童又必須依賴父母,因而必須壓抑對父母的敵意,這種壓抑的直接結果導致兒童把敵意投向整個世界和整個社會,使兒童認為世間的一切任何事物對他們來說都充滿了危險,這就導致了不安全感的產生並進而轉化為基本焦慮。   精神病學人際關係理論的代表人物沙利文特別重視人際關係對於個體心理髮展的影響。依照沙利文的觀點,人類行為的動力分為兩大類:一類是對滿足的需求,一類是對安全的需求。前者是生物性的需求,包括食物睡眠和休息、皮膚接觸等的需求。後者是心理性的,包括他尊、自尊、友誼和愛、歸屬和依賴等超出身體組織和器官需求之外的一切活動的需要。沙利文指出:人類滿足生理需求的方式是受社會制約的,兒童會在成長的過程中意識到,有些滿足生理需求的方式不是父母所讚許的,兒童必須調節自己的行為,適應父母的標準,以獲得安全。隨著兒童的成長,不僅父母,教師和其他一些社會力量的代表如「警察」等會使兒童體驗到不安全感,而且其追求滿足的要求可能被社會拒絕也會使之體驗到不安全感和不舒適感,或被稱之為焦慮。   奧地利精神分析學家埃里克森(E . H . Erikson)在1950年提出了解釋人生全程發展的一套著名的理論,稱為「心理社會期」理論,它將人生全程劃分為八個時期,並且認為,在人生的每一個時期,都有其特定的發展任務,每一個時期都應視為一個「危機與轉機」的關鍵。埃里克森指出,在個體發展的早期,發展的課題是要個體建立對世界最初的信任感。嬰兒初生,如果受到父母或其他看護人的良好照顧,尤其是母親,如能夠對嬰兒採取慈愛的態度,並且這種慈愛是經常的、一貫的和可靠的,嬰兒就會覺得舒適與滿足,會產生最初的安全感,會對周圍的世界產生信任和期待。埃里克森認為這種基本信任的獲得是兒童的第一個社會成就,是嬰兒自我統一性的基礎。   現代精神分析的理論——自體心理學(self-psychology)和客體關係心理學(object-relations psychology)認為: 客體是一個技術性的術語,涉及的是主體與之相聯繫的人或事物。客體關係的探討,通常集中於兒童與父母(尤其是母親)的早期關係,集中於這種早期關係怎樣塑造兒童的內部心理世界和以後的成人關係。自體所涉及的是,對自己來講,我是一個人、一個活躍的實體,或一個存在於自我(ego)中的自我形象。   從精神分析的理論可以看出:個體的安全感是這樣產生的:父母(尤其母親)是兒童成長過程中重要的客體,在孩子幼小的時候,如果能夠給與孩子足夠的愛,持續的、穩定的、持之以恆、前後一致的、合理的愛,孩子就會體驗的安全感,並延伸出對於他人及世界的信任,並且感覺到自尊、自信以及對現實和未來的確定感和可控制感。

人本主義理論關於安全感的研究

  人本主義心理學家馬斯洛提出他現今聞名的需要層次理論,除了空氣、水、食物和性等一些細節之外,他列出一些概括的需要層次,依次為:生理的需要、安全的需要、愛和歸屬的需要、尊重的需要和自我實現的需要。馬斯洛指出:當生理需要被大部分滿足之後,第二層次的需要就出現了。個體變得越來越對尋求環境的安全、穩定和保障感興趣,可能產生了發展某種結構、秩序和某種限制的需要。個體變得憂慮起來,不是與饑渴這樣一些需求有關,而是和他的恐懼和焦慮有關。馬斯洛指出:心理的安全感(psychological security )指的是「一種從恐懼和焦慮中脫離出來的信心、安全和自由的感覺,特別是滿足一個人現在(和將來)各種需要的感覺」。馬斯洛還結合自己的臨床實踐,編製了《安全感——不安全感問卷》(又稱S-I問卷)。   馬斯洛認為,安全感是決定心理健康的最重要的因素,可以被看作是心理健康的同義詞。對於具有安全感和具有不安全感的人,馬斯洛從多個方面進行了對比。其中,缺乏安全感的人往往感到被拒絕,感到不被接受,感到受冷落,或者受到嫉恨、受到歧視;感到孤獨、被遺忘、被遺棄;經常感到威脅、危險和焦慮;將他人視為基本上是壞的、惡的、自私的、或危險的;對他人抱不信任、嫉妒、傲慢、仇恨、敵視的態度;悲觀傾向;總傾向於不滿足;緊張的感覺以及由緊張引起的疲勞神經質惡夢等;表現出強迫性內省傾向,病態自責,自我過敏;罪惡和羞怯感,自我譴責傾向,甚至自殺傾向;不停息地為更安全而努力,表現出各種神經質傾向、自衛傾向、自卑等。自私、自我中心。而具有安全感的人則感到被人喜歡、被人接受,從他人處感到溫暖和熱情;感到歸屬,感到是群體中的一員;將世界和人生理解為愜意、溫暖、友愛、仁慈,普天之下皆兄弟;對他人抱信任、寬容、友好、熱情的態度;樂觀傾向;傾向於滿足;開朗,表現出客體中心、問題中心、世界中心傾向,而不是自我中傾向,自我接納,自我寬容;為問題的解決而爭取必要的力量,關注問題而不是關注于對他人的統治;堅定、積極,有良好的自我估價; 以現實的態度來面對現實;關心社會,合作、善意,富於同情心。   由此可以看出:對於一個缺乏安全感的人來說,外界環境中的任何一個影響,每一個作用於有機體的刺激物,都或多或少的更易於以一種不安全的方式,而不是以一種具有安全感的方式來被解釋。我們會看到,安全感強的人具備較高的接納和自我認同,而不安全感強烈的人往往隱藏著強烈的自卑和敵對情緒。   馬斯洛在其研究後期,與Mittelenmn一起提出心理健康的標準,其中第一條就是個體要「有充分的安全感」。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