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傾向

来源:www.uuuwell.com

   

傾向是指對一種長期穩定感受到的來至於他人的吸引。這種吸引可以是情感上的,感覺浪漫的、性方面的或愛情方面的。性取向很容易從從對方的性特徵元素上來區分。這種性特徵元素包括生物性別,性別認同心理上的男性或是女性)和社會性別角色(和男女的文化規範有關)。

性傾向的定義

  性傾向的科學定義,是「持久性的對一個或兩個性別產生的情感、浪漫和性吸引。」(Sexual orientation refers to an enduring pattern of emotional, romantic, and/or sexual attractions to men, women, or both sexes.)①性傾向不是一種選擇,也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   性傾向分為異性、雙性和同性傾向。現在有人提出「無性傾向」,但這個概念還未被科學界普遍接受,也還沒有很清晰的科學定義。   有些學者認為,人類性傾向是一個譜帶,所有的人都在「純粹」異性戀與「純粹」同性戀之間。關於這個概念,有很多誤解,其中有些是因為定義混淆,下面會詳細談到。   大家常常聽到的關於性少數群體的詞彙是LGBT,分別指女同、男同、雙性傾向及跨性別。從性少數群體徵求權益角度,這些不同的群體聯合在一起是有深遠意義的。但從科學角度,應該指出的是跨性別並不是一種性傾向,而是一種性別認同,這是兩個並無必然關係的概念和現象。也就是說,在跨性別人群中,同樣有異性傾向、雙性傾向和同性傾向。有些人由於誤解和迷信,把同性傾向與跨性別混淆。有些年輕同志,甚至以為可以通過變性來面對社會壓力,使其與自己的同XX人在一起。實際上如果真的變性,這個愛情也就不可能了。由於跨性別不屬於性傾向,所以本文不會談到太多。

性傾向原因

  ·心理分析理論 弗洛伊德在20世紀初提出的理論,認為童年時期的家庭狀況,能夠導致同性傾向。但在社會心理學有了現代調查研究手段后,這個假說已被推翻。不幸的是現在還有人相信,不僅給很多同志帶來心理傷害,也導致很多同志父母經歷無謂的愧疚和焦慮。   ·性經歷 曾有人認為,一個人的早期(甚至童年)的性經歷,能夠影響性傾向。比如有人相信被異性拒絕、童年時被性強暴,能夠導致同性傾向。這與上面一點一樣,在有了現代科學統計之後,被發現對性傾向沒有影響。   ·社會建構 社會建構理論,對於理解性傾向的社會意義、與所謂主流社會的關係,社會角色及標籤對人的影響,有極大的貢獻。但對於一個個體如何成為某一性傾向,是沒有任何意義的。現在有些人解讀社會建構,認為性傾向都是社會加於人的標籤。且不論在中國這樣的社會,「建構」成為同性戀是多麼可笑的說法,這樣的解讀,忽略了成千上萬的同志的切身經歷,他/她們大多從幼年就直覺地知道自己與他人不同,這不是社會建構所能解釋的。   性傾向可否選擇   不,一個人不能選擇是同性性傾向或異性性傾向。對於大多數人來說,性傾向在青春期早期沒有XX的時候就已經形成了。雖然我們可以依照我們的感覺選擇是否進行實際的行動,但是心理學家認為性傾向不是一種有意識的選擇,也不能自由的改變。   性傾向是否可以通過一些「治療手段」予以改變?   不可以。目前雖然同性性傾向者也能夠幸福快樂的生活,但事實上仍然存在少數的同性性傾向者和雙性性傾向者迫於家庭或是宗教信仰的壓力而向心理醫生尋求幫助,試圖尋找到所謂的「治療手段」來改變自我的性傾向。但事實上,由於同性性傾向本身並不是疾病,因而並不需要治療並且也是無法改變的。   當然,並不是所有向心理醫生尋求幫助的同性戀者都是主動要求改變性傾向,他們有些是希望在自己的「出櫃」問題上,或者面對一些歧視時候的對應策略上獲得一些幫助,但是其中很多的人實際上是由於尋找的心理醫生本身是異性戀者,因而被建議進行所謂的治療。

方法

  什麼是「轉化療法   臨床醫學上有些人報告稱他們的所謂轉化療法可以成功的把「病人」的性傾向從同性性傾向變為異性性傾向。嚴格地說,這些相關的報告都存在很多的問題,使其結果令人難以信服。例如,大量的這種報告都是出自一些反同性戀組織。並且他們的報告都明顯的缺乏足夠的證據予以支持。例如這些報告都沒有對治療對象進行跟蹤研究,而只是在外界干涉被證明有效之後立即就終止了。   美國心理學會對於這些療法本身和他們的潛在危害都十分的關注。1997年心理學會代表會議通過一項決議,認定憎惡療法對患者的心理有害,並且侵犯了被治療者獲得無偏見待遇的權力以及自願的權力。並且認定任何參與這些關於性傾向改變療法的人都有權力獲得專業的,無社會偏見及歧視的對待。   同性性傾向是精神疾病或者情感問題嗎?   不是。心理學家,精神病學家和其他的精神健康專家都同意同性性傾向不是疾病、精神錯亂或感情問題。一項歷時35年,客觀、設計合理的科學研究結果表明同性性傾向本身與精神錯亂、感情和社會問題沒有關聯。同性戀以前之所以被認為是精神疾病是因為精神健康專家和社會接受到是有偏見的信息。在過去對男女同性性傾向者和雙性性傾向者的研究中,研究對象僅僅是接受治療的人群,對研究的結論會造成偏差。當研究人員調查了那些沒有治療的人群后,很快的發現同性戀是一種精神疾病的觀點是不正確的。   在1973年美國精神病協會肯定了這項新的、設計良好的研究,並從官方的精神和情感疾病列表上去除了同性性傾向一項。兩年後,美國心理協會通過了決議支持該決定。25年以來,兩家協會一直在促使所有的精神健康專家幫助驅除這種把精神疾病與同性性傾向相關聯的恥辱

思考

  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和雙性戀者可以是合格的父母嗎?   是的。研究對比了由同性性傾向者和異性性傾向者父母撫養的兒童組,在四個評判指標智力心理調節能力、社會調節能力和與朋友的親密程度上,兩組兒童沒有發現發育的差異。還有一點很重要,父母的性傾向並沒有影響孩子的性傾向。   多人都錯誤的相信男同性傾向者比男異性傾向者更傾向對兒童進行性侵犯。實際上沒有證據表明前者比後者更可能對兒童進行性侵犯。   為什麼一些男同性戀者者、女同性戀者和雙性戀者會告訴其他人他們的性傾向?   因為與其他人分享這些方面的信息對他們的精神健康很重要。實際上,男、女同性戀者和雙性戀者的自我身份認知過程(稱「出櫃」ComingOut)與心理調節有很大關係。男、女同性戀者和雙性戀者對自我身份越肯定,他們的精神健康狀況會越好,並且有更強的自尊。   為什麼對一些男、女同性性傾向者和雙性性傾向者「出櫃」的過程會很困難?   對於一些男、女同性戀者和雙性戀者出櫃的過程很困難,而另一些人不是這樣。通常男、女同性戀和雙性戀者在最初意識到他們的性傾向與社會規範不同的時候通常會感到恐懼、異常和孤獨,特別是對在兒童期和青春期意識到自己的性傾向的男、女同性戀和雙性戀者,這是很常見的。並且由於家庭和居住環境的原因,他們可能痛苦地掙扎在偏見和歧視當中。兒童和青少年特別容易被有害的偏見和傳統傷害。他們還恐懼被家庭、朋友,同事和宗教拋棄。一些同性戀者擔心被別人知道自己的性傾向會丟掉工作或在學校里變得不受歡迎。不幸的是男、女同性戀和雙性戀者比異性戀者更容易受到身體上的攻擊。90年代在加利福尼亞進行的一項研究表明參加研究的近五分之一的女同性戀者和超過四分之一的男同性戀者都曾因他們的性傾向受到過迫害。在另一項加利福尼亞進行的研究中調查了近500名年輕的成年人,一半參與調查的男同性戀者承認遭受過從侮辱性稱呼到身體攻擊等不同程度的反同性戀行為。   為克服對男、女同性戀和雙性戀者的偏見和歧視,可以做些什麼?   研究發現對男、女同性戀和雙性戀者有最肯定態度的人群通常都認識不止一個的男、女同性戀和雙性戀者,一般為朋友或同事。因此心理學家相信對同性戀持否定態度的人群的偏見源於以訛傳訛,而不是實際的經驗。   此外,反對暴力和歧視非常重要,對其他少數人群也是一樣。一些州把對個人性傾向的暴力行為包括在「仇恨罪行」(HateCrime)中,美國有10州個制定了法律反對性傾向歧視。   為什麼說向社會公眾介紹有關同性性傾向的知識是很重要的?   告訴公眾有關性傾向和同性性傾向的正確知識對於有效地減少針對同性戀者的歧視有很大的幫助。關於同性性傾向的正確信息對於那些正處於自我迷惘中,在青春期尋找自我性傾向的年輕人(無論是哪一種性傾向,同性、異性或是雙性)尤其的重要。而對於有些人懷有的接觸這樣的信息會使更多的人成為同性戀者的擔心,可以說這是完全錯誤的、不必要的。同性性傾向的知識並不會使一個人成為同性戀者或異性戀者。   是否所有的同性戀者和雙性戀者都是HIV感染者?   不是。這是很多人持有的非常荒誕的觀點。事實上,感染HIV的風險只是與一個的個人行為相關,與性傾向無關。防止HIV感染或是感染AIDs最關鍵的是對XX的安全保護以及不濫用毒品

混亂期

性傾向的混亂期

  性心理學的研究以及0理咨詢的個案一再證實,青春期是一個性傾向比較混亂的時期,在這個階段.許多少男少女都會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出現性別自我同一性障礙,表現出與自身的性別相背離的性心理或XX。比如,少男少女XX了青春期,性生理和性心理的萌動是一種自然的力量,但是,由於複雜的原因,他們不能通過異性接觸和交往來滿足性心理的需求,至於性生理的能量更是不能通過兩性的XX得到宣泄。於是,同性之間的一些親密接觸便起到了緩解性生理和性心理緊張的替代作用。強化的結果,XX與性對象建立了神經聯繫,於是,性傾向就出現了混亂而指向了同性。這不僅在男孩子中存在,在一些女孩子中也存在。等到他們比較能夠和異性自然交往或者能夠進行兩性性接觸的時候.性傾向就走出了混亂,許多少男少女的性心理髮展都經過了這個階段。在心理咨詢中,不少為自己的所謂「同性戀」而壓力重重的男孩女孩,在領悟了上面道理的基礎上,經過積極的自我調適.都較好地走過了性傾向的混亂期。   可見,不宜把所有同性的性接觸都簡單地歸於同性戀。嚴格地說,這位年輕人的情況就不能叫做同性戀,他的問題在於沒有及時地走過性傾向的混亂期。究其原因,與他的同性XX經歷較長有關。按照條件反XX原理,一種行為反應得到的強化越多越久,其神經聯繫就越是難於消除

雙性傾向

  社會上乃至性少數群體內,對於雙性傾向有很多誤解和偏見,也有不同程度的歧視。這些大多反映在兩個極端,一部分人相信所有的人都是雙性戀,另一部分人則認為根本不存在雙性戀這樣一種現象。當然這兩種看法,都是錯誤的。   前一種想法,仍舊是因為對於性傾向定義的理解有問題。比如有些人以為,如果和兩性都能夠發生XX,就說明一個人是雙性傾向,如果按照這個定義,確實絕大多數人,至少在特定環境下都能夠做到,但如上文所述,性傾向是不能僅僅以XX為依據判斷的。事實上,雙性傾向的人,是可以從兩性中任何一個獲得性和感情方面滿足的。所以,真正的雙性傾向的人,並不必須同時在生活中發生與兩性的XX係,絕大多數雙性傾向的人,在生活中的任何階段,是可以與異性或者同性建立穩定的一對一關係的。   否認雙性傾向的存在,也是沒有科學根據的。這些否認的存在,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有些自稱是雙性傾向的人,確實是實際上是同性傾向而不能接受自己的人,甚至有些人以雙性傾向為借口,解釋自己為什麼在有了固定的異性情感關係甚至婚姻之後,還在關係之外有同XX係。   科學界對於雙性傾向的存在是有定論的,對於其在總人口中的比例,也有足夠的統計達成共識(見上面的圖表)。   另外一點也應該提到,學術界有些人曾認為,雙性傾向意味著對於兩性的性興趣是大約對等的,這個看法現在已不再被科學界接受。性傾向從很大角度上,並不具備可量性,所以對於兩性各自的吸引程度,已不再被看作判斷雙性傾向的標準之一。

性傾向在人口中的分佈

  關於同性傾向在人口中的分佈,有很多推論和假說,最低的低於1%,最高的在10%。這些差異,很大程度上來自於對於性傾向的定義。有些早期研究,沒有清晰地區分性傾向與XX。比如金賽在1948年做的報告中,提到男性中有10%左右的人,曾在青少年期與同性有過性接觸。這被很多人理解為人口中(至少男性人口中)有10%同性傾向的人。現代科學研究對於性傾向的定義是更成熟的,性傾向的判斷標準不再僅僅以XX為依據。導致數據差異的另一個常見因素,是宗教理念的影響,比如很多保守基督教派宣揚同性傾向在人口中低於1%。在中國,還有一個因素,就是極端民族主義。有些人認為承認中國有同性戀,是對「華夏文明」的侮辱。這些因素,都在不同程度上造成了社會上流行的一些對於性傾向比例的偏見和迷信。   關於雙性傾向,同樣有很多誤解。很多人對於上面提到的,性傾向分佈是一個譜線的說法,有錯誤理解,認為既然金賽認為所有的人都在「純粹」異性戀與「純粹」同性戀這兩個極端之間,那麼說明大部分人是雙性傾向。有這種錯誤理解的人,往往以金賽的報告為依據,而實際上金賽本人是反對這種說法的。實際上,現代研究結果指向性傾向確實是二元化的,也就是說大部分人是處於接近「純粹」異性傾向的位置,一小部分人處於接近「純粹」同性傾向這個位置,也有一小部分人處於中間位置(即雙性傾向)。下面兩圖展示了這兩種理解。

性傾向在現實人群中的分佈圖

[1]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