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樂死

来源:www.uuuwell.com

   

安樂死指對無法救治的病人停止治療使用藥物,讓病人無痛苦地死去。 「安樂死」一詞源於希臘文,意思是"幸福"的死亡。它包括兩層含義,一是安樂的無痛苦死亡;二是無痛致死術;我國的定義指患不治之症的病人在垂危狀態下,由於精神和軀體的極端痛苦,在病人和其親友的要求下,經醫生認可,用人道方法使病人在無痛苦狀態中結束生命過程。

基本信息

  安樂死

安樂死

  ān lè sǐ   Euthanasia   英音:[,ju:θ?'neizj?]美音:[,juθ?'ne???]

釋義

  對重度精神病患者、重度殘疾人及處於不可逆昏迷中的植物人,實施使其在無痛苦感受中死去的行為。狹義專指對身患絕症、臨近死亡、處於極度痛苦之中的患者,實施

安樂死

促使其迅速無痛苦死亡的一種方式。又稱無痛苦死亡。一般多指後者。各國對安樂死是否合法存在爭論。持肯定態度的學者認為安樂死必須符合下列條件:   ①從現代醫學知識和技術上看,病人患不治之症並已臨近死期   ②病人極端痛苦,不堪忍受   ③必須是為解除病人死前痛苦,而不是為親屬、國家、社會利益而實施   ④必須有病人神志清醒時的真誠囑托或同意   ⑤原則上必須由醫師執行   ⑥必須採用社會倫理規範所承認的妥當方法。

操作程序

  實施安樂死的行為在滿足法定的實體條件的前提下,還必須嚴格按照程序規則來操作。在程序設計上,筆者認為有四個關鍵的內容需要規範:一是病人的申請;二是醫師的診斷;三是病人與醫師協議的達成;四是醫師實施安樂死的行為。而貫穿始終的是法院的主持和監督以及公證機關的公證。法院和公證機關的「第三者」的中立姿態在此程序中必須得到充分的展現。   (1)病人向法院提出申請。   申請一律採用書面形式。   當病人表達了選擇安樂死的意願以後,病人的親屬(無親屬時可由病人的朋友)告知醫院所在地市的法院(即中級人民法院)。法院及時派工作人員到病房或專門場所主持申請的書寫活動。法院必須指定公證機關到場公證。   書寫申請之前,法院須指定醫師判斷病人是否處於神志清醒的狀態,神志不清醒的不得進行申請的書寫活動。申請書為法定標準格式,病人需要書寫的主要內容是表達自己難忍病痛、自願選擇死亡的意願。病人有書寫能力的,必須親自書寫;病人

學術討論

無書寫能力的,可自己口述申請內容,請親屬或朋友代書。代書時,公證機關必須認真公證,並製作視聽資料;法院工作人員必須認真監督,以確保代書的內容與口述的內容相同。   申請書寫完畢以後,由公證人員當場製作公證書,證明申請的程序和內容合法有效,法院工作人員在監督書上籤字。最後,申請書、公證書、監督書以及視聽資料全部裝入「安樂死案卷」(以下簡稱「案卷」),由法院保管。   (2)醫師對病人情況作出書面診斷結論   法院立即指定病人目前所在醫院的權威醫師(至少一名)以及其他醫院的權威醫師(至少兩名)對病人的病情分別獨立的進行診斷,在7天之內作出書面結論。書面結論要有醫師簽字和其所在醫院加蓋公章。   書面結論的內容主要是明確判斷:   ①病人是否確實患有當前醫療技術無法治愈的不治之症   ②該不治之症是否確實給病人帶來了極端痛苦   ③病人是否已經處於臨近死期的狀態   ④是否確實是除了安樂死以外別無其他辦法可使病人在一個較長的連續的時間內擺脫病痛。   書面結論須詳細論證得出結論的醫學根據。法院將幾份書面結論進行比較,結論一致的,即當幾份書面結論全部為肯定的時候,才能視為初步具有符合安樂死的法定條件。若有任意一份書面結論中的任一條結論為否定時,則法院裁定該病人不得申請安樂死。但病人可以要求複診,複診仍須按上述程序進行。複診三次,還是不能達成一致結論的,法院裁定不得申請安樂死,亦不得再次要求複診。   在診斷結論作出以前的「等待期」中,病人可隨時撤回申請(授權即無效);也可單獨撤回授權而另行授權。撤回須製作撤回書。撤回權正式行使之前,必須告知法院。法院工作人員和公證人員到場,由法院主持撤回意願的表達活動,病人在撤回書中表達撤回的意願。由公證機關製作公證書,以證明撤回的程序合法有效。最後,診斷的書面結論、裁定書、撤回書、公證書裝入案卷,由法院保管。   (3)達成安樂死實施協議   對於初步達成安樂死實施條件的情況,法院必須及時組織進行達成實施安樂死協議的活動。   病人、病人將要授權的醫師、病人的親屬和朋友、法院工作人員、公證人員必須全部到場。「實施安樂死協議」為標準格式,病人在協議書中書面表達其授權意願(關於授權的書面表達的問題,按申請的書面表達的規定辦理)。公證機關製作公證書,以證明授權行為合法有效。然後,協議書交給病人授權的醫師,醫師必須在7天內決定是否接受授權,無論接受與否都得在協議書中表達自己的決定。若決定不接受授權,應當及時通知法院,法院應當及時通知病人,病人可以另外選擇醫師授權。決定接受授權的,應當及時通知法院,法院應當及時主持最後的達成協議的活動。病人、醫師雙方在協議書上作最後簽字。   在這以前的「等待期」中,病人可隨時撤回申請(授權即無效);也可單獨撤回授權而另行授權。醫師非有正當理由不得隨意撤回對授權的接受。撤回活動按前述程序進行。最後簽字以後,由公證機關製作公證書,以證明協議的內容和達成協議的程序合法有效。法院監督人員在監督書上籤字。協議書、公證書、監督書、撤回書裝入案卷,由法院保管。   (4)XX「第二等待期」   在此期間,病人可隨時撤回申請(授權即無效);也可單獨撤回授權而另行授權。醫師非有正當理由不得隨意撤回對授權的接受,撤回活動按前述程序進行。   病人撤回申請的,可以在自撤回申請之日起的7天之後再次申請,7天之內不得再次申請。撤回書、公證書、再次申請的申請書裝入案卷,由法院保管。   醫師沒有撤回的,應當及時設計實施安樂死的方案,並製作計劃書。計劃書要確定具體的實施時間。計劃書得有醫師的簽字和其所在醫院加蓋公章。製作計劃書時,可以徵求病人及其親屬或朋友的意見。計劃書必須得到病人及其親屬或朋友的認可。認可活動由法院主持。認可的,在

身患重病、生活無法自理的女孩想請求安樂死

計劃書上籤字;有異議的,可當場與醫師達成一致意見后簽字;當場不能達成一致意見的,醫師必須在3天之內修改,若修改兩次以後仍然不能達成一致意見的,法院裁定不得實施安樂死。認可活動也得由公證機關公證並製作公證書。計劃書(附本)、公證書裝入案卷,由法院保管。   (5)最後實施   在正式實施之前,病人仍然可以隨時撤回申請或授權(協議即無效),撤回活動按前述程序進行,但醫師非有正當理由不得隨意違反協議。   實施的全過程中,病人的親屬或朋友、法院工作人員、公證人員必須在場,任何一方中途不得隨意離開。法院有義務確保整個實施過程的正常秩序。病人死亡后,醫生當即在「安樂死實施情況紀要」(為標準格式)中填寫有關內容。公證機關對此情況予以公證,並製作公證書。法院工作人員在監督書上籤字。實施情況紀要、公證書、監督書裝入案卷。最後,上述三方代表共同在「安樂死案卷」封面簽字,至此,該安樂死案件進行完畢。法院將整個案卷密封、存檔。若出現異常情況,醫師必須作出緊急處理,公證機關、法院必須將此情況記錄在「安樂死實施情況紀要」中。異常情況的出現若是由醫師的故意造成的,必須依法追究醫師的法律責任。

實施通常有三種方法

1.注XX氰化物

  注XX催眠劑使患者入眠的情況下,注XX氰化物而導致患者死亡。   氰化物作用原理:由於人體細胞內部不含有葉綠素,我們必須通過體外攝取食物來維持體溫肌肉收縮和伸展,為了能夠提取到食物中的能量,人體分泌另外一種酶NAD,NAD和食物中的氫結合成為NADH2,給我們補充能量。用完的氫和呼入的氧結合變成水。氰化物使呼入的氧不能和氫結合變成水。同時人體不再分泌NAD,人體內過量的氧造成體內細胞不再進行呼吸作用,最終導致心臟衰竭(心臟是由肌肉組成)。在我國,氰化物不用於醫用,只在工業上運用

2.口服安眠藥

  口服安眠藥品,使患者入眠,再注XX有呼吸抑製作用中樞麻醉劑,這裡的麻醉劑通常是指一些會導致窒息強力鎮靜藥品。   催眠劑和安眠藥的成分中通常含有一定量的麻醉劑,可以起到抑制神經中樞的作用,安眠藥一般只起到輔助作用,通常是使患者入眠。之後,注XX強力麻醉劑使人體的呼吸系統受到抑制,而最終呼吸停止而死亡。中樞抑制型麻醉劑主要作用於人的脊髓頸、胸節段灰質前角的呼吸運動神經元。這些神經元在延髓中有產生節律性呼吸的基本中樞,如刺激呼氣中樞,引起持續呼氣動作;刺激吸氣中樞,引起持續吸氣動作。而這些呼吸麻醉劑就是作用在這些地方而導致無法正常呼吸,造成人的窒息。   主要應用的麻醉藥品類型有:巴比妥類麻醉品,此類麻醉品為安樂死中應用較多的麻醉劑,如硫噴妥鈉苯巴比妥鈉異戊巴比妥鈉等,均為粉針劑水合氯醛類。給患成神經細胞腫瘤病到達生命衰竭之際的小德雷克的安樂死注XX的鎮靜劑就屬於此類藥品。在英文中,鎮靜劑與麻醉劑在詞義上有重疊。巴比妥類藥品在臨床上幾乎已經不再用於催眠、鎮痛,小劑量的巴比妥類的藥物就會起到抗驚厥、抗癲癇作用。此類藥品因為中毒量與麻醉量非常接近,所以危險性很高

3.注XX凝血

  先讓患者以麻醉劑沉睡,再注XX凝血劑,堵塞靜脈   凝血劑的作用機制主要是作用於人體的血液蛋白凝血因子,造成血液的凝結,形成血栓,造成血管的阻塞。(正常的凝血因子只有在出血時才發揮作用,可以保證人的正常止血。)受到凝血劑的作用后,它們活躍起來,在血管內自動凝結成血塊,阻斷血液流動,造成人的死亡。

美國女醫生為4名病人實施安樂死被判無罪

此類藥品有:凝血酶注XX液;酚磺乙胺注XX液;氨甲苯酸注XX液。也有口服藥品,如:氨甲環酸膠囊。   當前在安樂死合法化的國家使用較多的是第三種方法。法律規定安樂死有特別的準則,首先必須滿足深度睡眠,無痛無知覺;其次,安樂死必須選擇在最短的時間(幾秒至15秒內)無知覺的方式,以避免因任何意外所造成的痛苦。此外,安樂死還必須考慮家屬的情感,如第三種方式,死後表情和生前一樣,非常安詳,呈睡眠狀。氰化物的方法雖然更快速,但會面色發青,如果親屬不能接受,就不會使用。

法律規定

  荷蘭是第一個將安樂死合法化的國家。安樂死在荷蘭仍然是犯罪,但如果能夠證明滿足下列標準,報告已經實施安樂死的醫生不會受到起訴:(1)·病人請求安樂死是自願的、經過充分考慮的、一貫堅持的和明確的。   (2)·醫生與病人有足夠密切的關係,使醫生能夠確定這個請求是否既是自願的又是經過充 分考慮的。   (3)·按照目前的醫學意見,病人的痛苦是不可忍受的,而且沒有改善的希望。   (4)·醫生與病人討論過除安樂死以外的可供選擇的辦法。   (5)·醫生至少應向一個具有獨立觀點的其它醫生咨詢。   (6)·安樂死的實施應符合優質醫療實踐。   其後,日本、瑞士等國和美國的一些州也通過了安樂死法案。1976年日本東京舉行了第一次安樂死國際會議。   美國最高法院2006年裁定,醫療行為由各州自行管理,包括協助自殺。2008年11月,華盛頓州近60%的選民投票通過了第1000號動議案,成為繼俄勒岡以後第二個由選民投票允許安樂死的州。華盛頓州允許安樂死的法律自2009年3月5日生效,規定,患不治之症的病人如果剩下的時間不到6個月,可以要求醫生對其實施安樂死;要求安樂死的病人必須年滿18歲,有行為能力並是該州居民;病人必須提出兩次口頭申請,間隔15天,並在有兩名見證人的情況下提出書面申請,其中一名見證人不能是病人的親屬、繼承人、負責治療的醫生或與申請者所住醫院相關的人;開致命性處方或實施安樂死的醫生還必須向州衛生部門提交記錄的複印件,州衛生部門就法律的實施情況撰寫年度報告。[1]   1996年5月25日,澳大利亞北部地區議會通過了《晚期病人權利法》,從而使安樂死在該地區合法化。但就澳大利亞全國而言,至今仍無安樂死的國家立法。   在德國,安樂死協會的會員1994年已達4.4萬人;1999年,德國外科學會首次把在一定情況下限制和終止治療作為醫療護理原則的一項內容。   由於安樂死的問題比較複雜,涉及道德、倫理、法律、醫學等諸多方面,我國至今尚未為之立法。

生存權利

  法理:公民有權選擇死亡的方式   北京大學法學博士徐景和認為,《憲法》規定公民人身自由與人格尊嚴不受侵犯,是有特定含義的。公民個人有權選擇生存的方式,在特定條件下也有權選擇死亡的方式。「安樂死」是一種在特殊情況下,在不違背國家、社會和他人利益的情況下所採取的一種對生命的特殊處分方式,這種處分是有嚴格的條件與程序的。現在歐洲一些國家所實行的「安樂死」立法都是在傳統道德與現代法律之間所作的選擇。因此,認為「安樂死」有背憲法這種言論,是缺乏基本的構成要件的。   國家行政學院法學博士宋功德提出,憲法雖然規定了「公民在年老、疾病或者喪失勞動能力的情況下,有從國家和社會獲得物質幫助的權利」,但是,從我們的現實生活中看,做到這點有點不現實。俗話說「病床前無孝子」就說明了這一點。也有專家認為:憲法這一條款,僅

替妻子申請安樂死

僅體現了國家有幫助公民延續生命的責任,但這一點既不意味著國家可以強制公民延續自己的生命,也不意味著國家不能幫助公民結束自己的生命。

倫理道德

  倫理:「安樂死」有悖生存權利   從倫理方面講,公民在遭遇非常的不可逆的身體疾病痛苦,自願要求結束自己生命的條件下實施「安樂死」,本身也是合乎道德的。宋功德認為,在這方面法律應該體現人性化。但是,「安樂死」沒有被確認事出有因。首先,在現有的法律條件下,「安樂死」可能引致「故意殺人」。患者自殺不會影響別人,但是,如果他本人想結束生命,醫護人員及家屬協助滿足其請求,在《刑法》中是「幫助自殺」行為,涉嫌故意殺人罪。其二,「安樂死」如果以法律形式確認下來,可能會被一些人利用,用以非法剝奪他人的生命。另外,在人類對疾病的認識還十分有限的情況下,未經法律許可而結束他人生命,有悖于生存權利的道德準則。   使人無痛苦地死去的做法,是一個長期爭論的倫理學、法學、社會學與人類學的問題。

歷史發展

  安樂死的理論和實踐都有很長久的歷史。斯巴達人為了保持健康活力,處死生來就存在病態兒童。亞里士多德曾在其著作中表示支持這種做法。在《理想國》一書中,柏拉圖贊成把自殺作為解除無法治療的痛苦的一種辦法。畢達哥拉斯等許多哲人、學者、政治家都認為在道德上對老人與虛弱者,實施自願的安樂死是合理的。其他社會也有些安樂死的報道。   人類社會生產水平低下,生活資料不足以養活所有的社會成員時,這種安樂死的習俗減少了無力生產自己必需的生活資料的成員,減輕了社會的負擔,在當時可能是適宜的。人類社會XX生產力水平比較高的階段后,這種安樂死便不普遍了。對人類思想文化有巨大影響的宗教,都認為人的生命是天神賜予的,死亡也由天神來決定,只有君主有權代表天神主宰臣民的死生;病痛,包括臨終前的痛苦,往往被看成天神的懲罰;於是視自殺與安樂死是篡奪了造物主主宰生死的權力。16世紀後人本主義的興起,從天賦人權的基本思想出發,並不提倡安樂死。但是也有學者從社會的效益和理性思考出發,考慮和提出安樂死的主張。如F.培根在《新亞特蘭提斯》(又名《新大西洋》)一書中,主張實行自願的安樂死。D.休謨和I.康德也都支持安樂死。但總的來說,關於安樂死的討論,相對沉寂了一段時間。   安樂死的再次提出,並大肆宣傳和廣泛推行,發生在1930年代的納粹德國。實際上,納粹分子是在安樂死的借口下,實行種族滅絕政策;納粹罪行的揭發使人們在討論安樂死和優生學問題時不能不有所忌諱。   後來,安樂死問題又引起廣泛的興趣,這主要來自醫學本身。科學技術的進步激化了醫學倫理學基本原則中包含的一對固有矛盾。作為醫學倫理學基礎的希波克拉底誓言,一方面要求醫生解除病人的痛苦,另一方面又要求延長病人的生命。以前只要一個人無法進食,生命就難以維持,而呼吸、心跳停止,就算死亡;殘疾人很難終其天年。現在人體的許多功能都可以用人工的方法維持;同時,由於一些治療措施的進步,許多不治之症的結局可以變得相當拖沓。這樣一來,病人臨終前的痛苦也延長了,這種痛苦不可能在死亡到來前解除。不少疾病終末期的病人,由於不能忍受病痛的折磨,哀求醫生結束他的生命,當他們的要求得不到滿足時,他們有時就殺死自己。但由於不諳生理解剖,在結束自己的生命時,他們往往不得不忍受多餘的痛苦。於是,有關安樂死的案例和討論不斷出現。

行為分類

  一般分為兩大類:①積極(主動的)安樂死,指採取促使病人死亡的措施,結束其生命,如當病人無法忍受疾病終末期的折磨時。②消極的(被動的)安樂死。即對搶救中的病人如垂危病人不給予或撤除治療措施,任其死亡。   在安樂死的討論中,還應區分以下兩種情況:①垂危病人的安樂死。這裡,安樂死只不過使死亡時間稍稍提前一些。②非垂危病人的安樂死。若不進行安樂死,病人可以存活相當長時間,並且不一定自覺痛苦,但他的生活質量是低下的,對社會家庭是一個負擔。例如畸形發育不全的嬰幼兒或患不治之症但尚未處於垂危階段的病人,以及植物人等。無論從倫理學還是從法學的角度來看,消極的安樂死接近自然死亡,而積極的安樂死則接近故意殺人

社會爭論

  從醫學和法律的角度,對安樂死的論爭非常激烈。正式披露的案例也很多。

1.消極的安樂死。

  許多醫生認為,對於受到必死無疑的疾病折磨的病人,還是不要用人工的方法來延長其生命為佳,只要能使病人在死亡前比較舒適和安逸就行。自願安樂死的人可在生前立下字據,授權醫生,按其意願在他們臨終時不採用人工手段延長其生命。這種生前的意願在法律上的效力,在世界各國與各地區並不一致。如美國1977年的「死亡權力法案」,要求醫生尊重病人的願望,已在許多州獲得立法。   植物人不是天然的生命,而是高技術的產物,停止給植物人以生命支持的措施,並不意味著殺害性命,而只是停止製造人工的「生命」。而且這種沒有意識,任人擺布的「生命」,是否符合病人的利益,甚至有損病人的尊嚴,還是一個值得討論的問題。所以有人認為,植物人問題不屬安樂死,而屬死亡的尊嚴問題。但由於感情和醫學倫理學傳統的影響,還是會出現處理上的困難。   有人認為如果符合以下條件,撤除生命支持措施是合理的:a.病人的死亡已迫近,且不能避免;b.病人已失去意識,而且根據現在的醫學知識和技術已不可能恢復;c.病人在清醒時曾表示同意不使用醫學中的生命支持措施,在病人已經失去意識的情況下,則由病人的直系親屬表示同意;d.放棄或停止使用生命治療由醫生來執行。但有些法學家反對這種意見,認為能否恢復意識很難預料,而醫學的生命支持治療的涵義又不太明確,而且直系親屬的同意並不總是符合病人清醒而又了解實情時的願望。而且這種做法存在著把安樂死濫用於殘疾人及老人的危險。需要指出的是由於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在生與死之間進行抉擇,傳統觀念總是傾向於生而憎惡死。即使在理論上沒有理由不接受安樂死,遇到具體情況還是寧可對個案進行具體的論證。   科學技術的發展使過去難以存活的不正常嬰幼兒可靠先進技術存活下來,當然,其生活的質量是低下的,他們還可能成為社會的負擔。一般說,如果發現出生不久的嬰兒有嚴重的生理或智力缺陷,現代醫學確實無法補救,且這個缺陷將嚴重影響嬰兒目前或今後的生活質量,在此情況下,而且只有在這種情況下,其法定監護人不願維持其生命時,醫生可以接受監護人的意見停止其生命的維持措施,也即對於這種安樂死醫生只能執行,給予咨詢,而無權自作決定。

2. 積極的安樂死。

  爭論更加劇烈,因為這種安樂死,從法律上看具有殺人的動機、行為、後果,形式上與謀殺的界線難以劃清楚。據收集到的資料,世界各國,除個別國家對積極的安樂死持容忍的態度、免予追究法律責任外,一般都把它視為一種特殊的殺人罪,如美國、日本、蘇聯、瑞士、挪威、波蘭、西德等。   有一種值得注意的意見:可以不把這個難題當作醫學倫理學問題,而作為當代社會生活提出的一個實際問題(即自殺的正當性問題)來對待。   1962年日本名古屋高級法院判決一個著名安樂死案件中,認為正當的安樂死必需符合以下6個條件:a.病人患有現代醫學的知識技術無法治療的疾病,並有即將死亡的證據;b.病人受到不能忍受的痛苦折磨;c.使病人死亡的唯一目的是解除其痛苦;d.病人在神志清楚時確實存在實施安樂死的要求;e.處死的方式必需是倫理上可接受的;f.必需由醫生執行,在特殊情況下無法找到醫生時才由適當的人來執行。這一判例已成為該國判斷安樂死是否合理的標準。儘管有了從實際案例中總結出來的相當具體的條例,在執行中還是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如診斷的不確切性(如是否為不治之症,死期是否已迫近),病人要求進行安樂死的真誠性(是一時性的衝動或病態心理),病人自身痛苦的程度(有時是親人不忍睹,而非病人不能忍受),以及環境和護理的條件對病人的影響等。   在關於安樂死立法問題的討論中,有人認為如果法律同意醫生答應垂危病人安樂死的請求,那會樹立一個殺害病人的先例,從而造成社會危機;於是醫生可以不   再下功夫研究病人的疾病。如果診斷錯誤(如誤診為晚期癌症)則積極的安樂死造成的後果是無法挽回的。其次,在醫生的角色中增加了殺手的內容,就違背了希波克拉底誓言的不得傷害病人這一基本要求。如果醫生不僅治病,還殺人,這會嚴重影響醫生的傳統形象,而這種形象對於病人心理是有積極的、重要的作用。還有,病人的「同意」往往也存在問題,如果問一個受慢XX折磨的病人:你願意繼續受折磨還是無痛苦地「睡過去」,病人鑒於他給別人(家屬及醫務人員)帶來的負擔,也可能回答:「殺死我吧。」綜上所說,對醫生來說,安樂死不應當成為一種解決病人痛苦的正常辦法,在安樂死方面醫生不應當起主動提倡作用,而只能扮演配合和被動的角色。否則就會削弱醫生救死扶傷的鬥志。

民間運動

  1935年在英國成立第一個自願安樂死合法化委員會,3年後,在美國也成立了同樣的委員會。1976年後法國、丹麥、挪威、瑞典、比利時、日本,甚至在天主教信徒很多的義大利、法國和西班牙也都出現了自願實行安樂死協會。這些民間組織的宗旨在於使安樂死合法化。英、美的安樂死協會還曾起草過能妥善防止發生謀殺、欺騙、操之過急的提案。他們的提案均被國家和地方立法機構一一否決。1987年荷蘭通過一些有嚴格限制的法律條文允許醫生為患有絕症的病人實行安樂死。   儘管安樂死至今還沒有在多數國家合法化,但人們對給予病情危重而又無法治愈的病人以死的權力和自由以擺脫殘酷的病痛折磨的做法,愈來愈多地採取同情的態度,認為這是符合人道主義精神的。雖然西方許多國家都把安樂死看成犯罪行為,但支持實行安樂死的人數在不斷增加。估計有十萬人已立下遺囑,告訴醫生:一旦他們患了不治之症,生命行將結束時,不要再用人工延長生命的措施進行搶救。如日本的安樂死協會建立於1976年。三年後已擁有兩千名會員。   從歷史的趨勢來看,安樂死的合法化,勢在必行,只不過是時間與實施細則問題。1983年世界醫學會的威尼斯宣言提出了消極安樂死的正式意見,同年美國醫學會的倫理與法學委員會對於撤除生命支持措施的意見都已為安樂死實施創造了條件。

安樂死在中國

  安樂死的問題在中國尚未正式討論,但促使安樂死問題激化的那些先進的醫療技術,在中國已大量引進並推廣。1988年7月5日,中華醫學會、中國自然辯證法研究會、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中國法學會、上海醫科大學以及其他有關單位,聯合發起召開了「安樂死」學術討論會。與會的各界代表一致認為,儘管中國在實際工作中,安樂死,特別是消極的安樂死幾乎經常可以遇到(積極的安樂死,在中國已經公布至少7個案例,實際上大大超過此數),通常並不引起法律糾紛,但是考慮到中國的具體情況,現在還不存在為安樂死立法的條件。討論中出現的分歧意見與國外大體相同。   安樂死「猶抱琵琶半遮面」   自1994年始,全國人代會提案組每年都會收到一份要求為安樂死立法的提案。在1997年首次全國性的「安樂死」學術討論會上,多數代表擁護安樂死,個別代表認為就此立法迫在眉睫。看來安樂死立法已不能迴避了。但法律實現的是大多數人的意志,安樂死是否符合大多數人的意志,眼下尚無科學性的調查結果。而且法律付諸實踐,就有極大的強迫性,一旦安樂死立法,它就像橫在病人面前的一把雙面刃,用得好,就可以真正解除病人的痛苦;用得不好,就可能成為剝奪病人選擇生命權利的借口,被不法不義之徒濫用。   因此,在我國,雖然上海等地有悄悄實施安樂死的案例,但安樂死並未獲得合法地位。據現行刑法解釋,安樂死屬故意殺人罪。對於其法律後果,一直有兩種爭論。一方認為,安樂死不能阻止行為的違法性,仍構成刑法上的殺人罪,但處罰可以從輕。另一方認為,安樂死雖然在形式上具備故意殺人罪的要件,但安樂死是在病人極度痛苦、不堪忍受的情況下提前結束其生命的醫療行為,而醫療行為是正常行為,因而可以阻卻其違法性,不構成殺人罪。   1986年發生在陝西漢中的我國首例安樂死案件,曾歷經6年艱難訴訟。醫生蒲連升應患者兒女的要求,為患者實施了安樂死,后被檢察院以涉嫌「故意殺人罪」批准逮捕。案件審理了6年後,蒲終獲無罪釋放。但這並不意味著安樂死的合法性,安樂死仍是違法的,只不過由於蒲連升給患者開具的冬眠靈不是患者致死的主要原因,危害不大,才不構成犯罪。   在民間,也許是人們對醫學預防死亡、延長生命的印象太深了,因此很多人認為醫生的道德責任是救死扶傷,任何安樂死都是不道德的。有人說,我國的國情是,很多人嚮往和追求的不是「死」的權利,而是需要保衛「生」的神聖權利。   法學界人士出言亦很謹慎   中國社科院法學所胡云騰認為,安樂死立法和怎麼實施是密切聯繫的,實施安樂死影響到能否制定這個法律。目前看來,我國無論在醫療技術、醫生的職業道德各方面的條件都不具備。   「社會的立法需求現在還沒有達到一定的程度,儘管社會上一些人士呼籲安樂死立法」,中國社科院法學所刑法研究室主任陳澤憲說,「從我國的一些倫理道德觀念,以及現行的一些法律障礙來看,都不具備實施安樂死的條件。」   但這並不能阻止要求安樂死合法化的呼聲。病人應有尊嚴死去的自主權,這是擁護安樂死的人很充分的理由。著名作家史鐵生在《安樂死》一文中說:與其讓他們(植物人)無辜地,在無法表達自己的意願無從行使自己的權利的狀態下屈辱地呼吸,不如幫他們凜然並莊嚴地結束生命。這才是對他們以往人格的尊重,才是人道。曾是安樂死合法化提案的發起人之一的北京兒童醫院兒科專家胡亞美說,安樂死可以節約我國有限的衛生資源,把它用於更有治療希望的病人身上。

關於安樂死的辯論

  調查民間讚同安樂死比率很高   全國政協十屆四次會議中,安樂死立法問題再度引起了委員們的普遍關注。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趙功民在大會發言中表示,有關部門曾對北京、上海、河北、廣東等地進行調查,民間測評贊成安樂死的比率很高,上海對200名老人問卷中,贊成安樂死占73%,北京有85%以上的人認為安樂死是符合人道主義的,80%的人認為目前國內可以實施安樂死。   據了解,鄧穎超同志生前曾在某科學院計算中心周某某(一位身患癌症、生存無望、疼痛難忍的患者)堅決要求安樂死的材料上寫道:「該同志進行一次常人所不能進行的對死的革命,她是一位真正的唯物主義者。」她也說過這樣的話:「當我生命瀕臨結束,千萬不要用搶救的方式以人工和藥物來延長。」不久前辭世兩院院士王選在遺囑上也這樣寫道:「一旦病情不治,我堅決要求安樂死……,我不願浪費國家和醫生們的財力物力,並且死後不再麻煩人。」

觀點對碰

  贊成安樂死符合臨終病人利益   趙功名表示,倫理原則是支持安樂死的。該作法尊重了臨終病人選擇死亡方式的權利,相反,違反病人自主原則,是不符合病人利益,另外,實行安樂死,把有限的資源過多地用於臨終病人身上而使他人得不到應用的治療,是不公正的。安樂死有利於病人的最佳利益。他建議,國家可在某個地區、省、市等局部性地點制定有關規範性規定和條例,加強個例研究,作為試點積累經驗,然後才逐步向全國推廣。   廣州市女法官協會會長毛宇峨表示,從個人的角度來說,她是主張安樂死的。安樂死的問題,既是道德問題,又是一個法律問題。從道德倫理方面來講,中國人兒女講盡孝,朋友講關愛。市民的普遍看法,總覺得活著比死了好,很多人不願意接受,不敢接受安樂死。就目前身體健康的人群而言,他們是估計不到要求安樂死的人們群的承受能力,對於他們而言,更是很難預測得到的這種瀕臨死亡之前的痛苦。就目前的社會氛圍而言,社會對安樂死問題關注是不夠的。   反對安樂死立法為時過早   全國政協委員、省人民醫院心外科吳若彬主任介紹,目前,醫學專家們都在呼籲出台《器官移植法》和《腦死亡法》,目的是為了讓腦死亡者捐出活體器官救活他人。腦死亡病人從醫學的角度上講,這樣的病人即使有呼吸心跳等生命特徵,但是已沒有任何的生存意義,實施腦死亡,可大大減少醫療資源的浪費,也可以減少醫療負擔。而安樂死的病人則不同,雖然醫學水平已回天無力,可是病人不但有呼吸和心跳,大腦的功能完好,用安樂死的方法,就相當於人為地讓這些病人死去,在缺少法律和社會倫理支持的今天,醫生為滿足病人的作法無異於「殺人」。因此,他認為,在《器官移植法》和《腦死法》出台之後,再來談安樂死的立法更有意義。   全國人大代表、廣州市人大法制工作委員會主任李力認為,目前,腦死亡都還是個爭論不休的話題,如果要提到立法的層面,這些前題必須搞清楚。從我國的現狀來看,安樂死立法是不現實的。

「安樂死」的立法之路

第一次嘗試

  在1988年七屆人大會議上,最早在全國人大提出安樂死議案的是嚴仁英和胡亞美,兩人分別是中國婦產科學和兒科專業的泰斗。嚴仁英在議案中寫下這麼短短幾句話:「生老病死是自然規律,但與其讓一些絕症病人痛苦地受折磨,還不如讓他們合法地安寧地結束他們的生命。」

第二次嘗試

  1994年全國兩會期間,廣東32名人大代表聯名提出「要求結合中國國情儘快制定『安樂死』立法」議案。

第三次嘗試

  1995年八屆人大三次會議上,有170位人大代表遞交了4份有關安樂死立法的議案。

第四次嘗試

  1996年,上海市人大代表再次提出相關議案,呼籲國家在上海首先進行安樂死立法嘗試。在隨後于1997年首次舉行的全國性「安樂死」學術討論會上,多數代表擁護安樂死,個別代表認為就此立法迫在眉睫。

事件回顧

  ●1986年到2003年17年中,陝西第三印染廠的一名普通職工王明成兩度因為安樂死問題成為全國媒體關注的新聞人物。1986年,王明成的母親夏素文病危,王明成不願母親忍受臨終前的病痛,要求大夫對母親實行了安樂死。1987年,陝西漢中市檢察院以故意殺人罪將王明成和大夫蒲連升刑事拘留,這是我國的第一例安樂死案件。1992年,最高人民法院批示,安樂死的定性問題有待立法解決,就本案的具體情節,對蒲、王行為不做犯罪處理。2003年六月,王明成被診斷為胃癌晚期。王明成正式提出安樂死的請求,但被西安交大第二醫院以我國尚未立法為由拒絕了。   ●2001年4月,西安市9名尿毒症病人聯名寫信給當地媒體,要求安樂死。消息見報后,又有40名尿毒症患者公開提出了相同的要求。   ●2010年11月23日下午2點45分許,廣州第十六屆亞運會的現代五項馬術賽場上,哈薩克女選手加琳娜。多爾古申娜在廣州亞運現代五項馬術障礙賽場墜馬受傷,被緊急送醫救治。她的賽馬也在比賽中嚴重受傷,最後被迫實行了安樂死。   ●本報訊(記者練情情 實習生鄧巧寧通訊員崔傑鋒)2011年5月16日,70多歲的李阿婆因中風患病二十多年,被兒子鄧某送食農藥后死亡。因涉嫌故意殺人,番禺區檢察院于2011年5月31日批准逮捕鄧某。鄧某交代,自己是應母親要求為其實施安樂死。鄧某現年41歲,小學文化,四川人,來廣州務工,租住在番禺區石基鎮石普村。今年5月16日14時許,鄧某向石基派出所報案,稱其母親李某某在出租屋內自然死亡。但公安人員到場后,經初步檢驗發現其母並非自然死亡,而是有機磷中毒死亡,於是鄧某被帶回公安機關接受審查。[2]

第一人稱XX擊遊戲

  《安樂死》是一款極端恐怖的第一人稱XX擊遊戲。如果你感覺《極度恐慌》《死亡空間》這些遊戲口味太輕,那麼《安樂死》非常適合你。   用FPSC遊戲引擎製作(《FPS遊戲製作專家》),並不是之前所宣稱的半條命1引擎。   在遊戲中玩家扮演的主角名叫肖恩·蘭德爾,從軍隊退役後過起了平靜又沉悶的生活,每天辦公室工作並不適合你,妻兒家庭也都很平凡。突然有一天,遊戲主角遇到了車禍,還好倖存下來了,但已經失去雙腿,主角無法忍受被束縛在輪椅上的日子,最終崩潰,被送到精神病院,幾次嘗試自殺未遂。有位醫生對此感到同情,他幫助主角安樂死,並偽裝成自殺事件。意外的是,主角竟然又醒了過來,而且可以行走,獨自站在病房,周遭無人,從此開始一場冒險。也許,他已經XX死後的世界?也許,主角XX了一場夢境?   武器:屠刀,散彈槍,M1911手槍,蝎子衝鋒槍。   怪物:   名稱:束縛者   簡介:一個身穿精神病人的束縛衣,出現時嘴巴會神神叨叨一些話,然後開始用嘴巴攻擊。   名稱:章魚頭   簡介:頭部像套著一隻章魚一樣,出場時會發出讓人毛骨悚然的怪叫,然後用右手的長骨頭刺擊。   名稱:巨霸   簡介:身體黑糊糊的,而且十分龐大,出場時會伴有震動攻擊力極高。   名稱:幻影   簡介:外貌呈現淡白色的上衣,長發遮臉,出場時會有怪叫,而且只有上半身出現,隨後消失。   名稱:黑怪   簡介:全身漆黑,赤裸著上身,下半身穿著深紫色牛仔褲。攻擊時會用雙手攻擊,移動速度較快。   名稱:肉球   簡介:全身黑乎乎的,體形比較肥大,攻擊力較低,血量較高,移動速度一般,出現時會從拐角處出現。

遊戲內房間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