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反應

来源:www.uuuwell.com

   

反應的全稱,是「心理應激微反應」。它是人們在受到有效刺激的一剎那,不由自主地表現出的不受思維控制的瞬間真實反應。如果要為「微反應」這個心理學領域的新詞找個外國前輩詞彙來對應的話,那它的英文原文應該是「Micro-expressions」(通常譯為「微表情」)。

產生原因

  人在受到意外刺激時,第一反應是減少身體動作,保持瞬間靜止,以便看清突髮狀況並判斷對策。從這種身體突然僵住或減弱活動的反應中,可以判斷出對方感到吃驚,隨後可能產生恐懼、憤怒或者喜悅的心理感受。當一個人完整的動作或表情被壓縮到極致的時候,表現出來的就不是一個誇張的表情或動作,而是一個極小的反應,極易被人們忽略,這種反應,就是一個微弱的反應。

詞義解釋

  隨著美國電視劇《別對我說謊》的迅速普及,「Micro-expressions」一詞已被很多國人所熟知。這個詞並不是電視劇生造出來的,在美國保羅·埃克曼教授的若干著作,如《情緒的解析》《說謊》等書中就已得到廣泛應用。根據上下文,埃克曼教授確實用它來指面部微表情(時間非常短的或不充分的面部表情),用於判斷被測試人的真實情緒,可用於測謊。   但是,通過查詞典可知,「expression」一詞的中文意思不僅僅指表情,而是涵蓋了表達、表現、詞句等多種意義。而分析一個人的真實心理狀態,也不應當僅僅限於面部表情,應當通過觀察並分析表情、肢體動作、語言意義等被測試人的表現,才能全面判斷。因此,我們在這裡使用「Micro-expressions」一詞,其內涵就不僅僅限於面部的微表情,此處的「expression」一詞更適合於翻譯為「表現」。   嚴格來講,「微反應」是個廣義的「大詞」,包括三個方面的內容:一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微表情」,屬於「面孔微反應」;二是除了表情以外的,其他能夠映XX心理狀態的身體動作,也就是常說的「小動作」 ,可以彆扭地稱為「微動作」,屬於「身體微反應」;三是語言信息本身,包括使用的詞彙、語法以及聲音特徵,稱為「微語義」,屬於「語言微反應」。   但同時,「微反應」在通常漢語語境下,又會讓人直接聯想到身體的動作反應,即前面列舉的第二個方面的內容「微動作」。所以,「微反應」從這個角度講,也可以作為一個狹義的「小詞」,以便更貼近普通人理解

狀態分析

  其實,這種輕微呼吸的遠古本質是隱藏,是為了不引起獵手的注意。在被捕獵的過程中,弱勢的一方不能戰鬥(打不贏)則只有逃跑,如果跑得也不快,那就只能藏起來了。而隱藏的時候,如果呼吸不加以注意,氣流的流動和呼吸的聲音則會把自己的位置暴露給捕獵者,這是非常危險的事情。因此,長期進化積累的本能是,隱藏自己的時候會減弱甚至停止呼吸。到了現代社會,視覺上的隱藏除了軍人、特工和罪犯之外,已經很少有人需要了,最多不過是尷尬的時候「恨不得有個地縫鑽進去」的心態。但遭到負面壓力的時候,心理上還是會希望通過隱藏的手段來保護自己,主動減弱或者停止呼吸,試圖減少對手對自己的關注(雖然客觀上不可能)。   因此,正常狀況下,遭遇負面刺激(比如挨批評)的人是會不由自主減弱甚至屏住呼吸的。   根據這個結論進行推導,如果老闆罵人的時候發現,挨罵的傢伙居然呼吸劇烈,這是應當留意的反常反應,往往意味著挨批的人有委屈、不服甚至反抗的情緒,需要進一步了解信息。   總之,如果在面臨刺激源的時候,被測試人的呼吸開始減弱甚至停止,說明其心理處於一種恐懼狀態,承受著很大的壓力,但不敢逃跑,不敢反抗,被動等待結果的到來。這樣的心態,表示刺激是有效的。也就是說,我們問對問題了,這個事情被測試人很關心,關心則亂。而發現被測試人的關注點,是繼續施展有效刺激的前提條件,能夠通過這個關注點,測試出對方的情緒,以推導出其真正的心理狀態。

科學研究

  研究表明,大部分人體的動作表現都是可以進行主觀控制的,當然也有極少數例外(如瞳孔)。但是,因為人的動物性,在受到刺激的時候所作出的第一反應(各種表現)卻不太容易作假。在刺激有效的情況下,被測試人的最初瞬間反應絕大多數都是不受思維控制的,真實可靠。當然,這些反應很快就都被控制和修正了,且動作幅度很小,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只著重研究微小瞬間反應的原因。   因此,要想讓被測試人表現出真實的心理狀態,需要一個前提條件,即有效的刺激。鑒於針對「有效刺激」的研究與針對「表現」的研究同等重要,不可缺少,我們最終決定用「反應」一詞來涵蓋「刺激—表現」這個完整的過程,並把全部的內容提煉成一個詞,中文叫做 「微反應」,英文叫做Micro-expressions。

主要表現

安慰反應:用眼睛緩解壓力

  人在受到批評、壓力、否定等負面刺激時,經常無意識地表現出一些尋求安慰的身體微反應,以減緩內心的不適感。這些細微動作可以透露出他們緊張、焦躁、恐懼或者厭惡的負面心理情緒。   傳說中,如果嬰兒每天睜開眼睛的時候能看到媽媽(爸爸)的笑臉,他(她)將來就會很愛笑,很開心,而且會長得很漂亮。很多媽媽對這一點都深信不疑。   從科學的角度講,能不能長得漂亮這個問題,與嬰兒能否看到父母笑臉之間並沒有直接關係。不過不用失望,因為視覺上的舒適和寬慰,確實能促使一個人的心情好轉。小嬰兒如果經常能夠看到父母的笑容,的確會變得性格開朗,容易開心,愛笑,這些都源於不斷積累的安全感自信心。一個人笑著的時候,就會變得比板起面孔漂亮很多。   當然,長大了之後,眼睛看到的不會每每都是父母溫柔的笑容,還會看到很多讓自己不高興的負面的東西。而且,年紀增長之後也不會單一滿足於父母的笑容,還會擁有更多的視覺需求,比如美人(包括男和女)、美景、藝術品以及能引發美好幻想的東西(比如鈔票)。不過,有兩條規律是不會打破的:一是從東西的角度講,所見之物一定是良莠俱存,本事再大的人也不能掌控;二是從看東西的人的角度講,一定是喜歡看喜歡的,不喜歡看不喜歡的。   第二條規律說出了人們最基本的心理偏好,它的深層實質內容是:看喜歡的東西,會讓人心情大好,看不喜歡的東西,會讓人心情變壞。這才是我們要關注的重要內容。   在測謊實驗中,瞳孔實驗可以強有力地證明這一點。瞳孔是虹膜(也就是常說的黑眼球,當然,不同人種的虹膜顏色是多樣的)中間的一個漏洞,負責把光線透入到視網膜上。其物理功能是光線變強的時候,瞳孔就會縮小,以防過強的光線刺激視神經;光線變弱的時候,瞳孔就會放大,盡量讓更多的光線投XX到視網膜上,以獲得清晰成像。這一切動作都是由控制虹膜的平滑肌來完成的,而平滑肌只受自主神經系統控制,無論你怎麼努力,也不能進行主觀控制。   有意思的是,隨著進化的演進,人的瞳孔反應也變得更加複雜和高級。實驗證明,人在看到喜歡的東西時,瞳孔會放大(比如色男看到性感美女,或者賭徒看到一手好牌),以保證多看一些美好的景象;而看到不喜歡的東西時,瞳孔則會縮小(比如觀看血淋淋的外科解剖手術),以盡量避免受到負面刺激。當然,只有瞳孔變化的人,都算是城府很深的高手,即使內心波瀾壯闊,外表也不動聲色。對於一般人而言,看見美女肯定眼睛睜大,驚嘆不已;看見血淋淋的場景,早就緊閉雙眼,高聲尖叫。   這就是視覺應激反應的規律之一。

勝敗反應:勝敗並非常事

  戰鬥結束之後,勝利者會產生喜悅、炫耀和放鬆等積極情緒,神經系統處於XX狀態,因此身體表現出抵抗重力的向上反應;而失敗者神經系統XX壓抑狀態,全身能量喪失,因此看上去垂頭喪氣,身體重心向下並收縮。   重力是所有生物能夠在地球上生存的最基本條件,同時也是各種生物需要想方設法對抗的第一阻力。重力原理的第一個內容是:想要抵抗重力,需要神經系統有意識(不一定是用「想」的意識)的控制。舉例而言,昏迷狀態的人之所以會倒地不起,是因為控制平衡和骨骼肌的神經系統XX無意識狀態,人體用於保持站立狀態的骨骼肌失去命令,無法繼續抵抗重力。重力原理的另一個內容是:對抗重力,需要至少等同於身體所承受重力的能量。如果能量充沛,超出身體所承受的重量,就可以做出反重力運動,比如跳躍、高舉雙手的大肢體運動,以及抬頭、挑眉毛、嘴角上翹等小肌肉運動。相反能量不足的時候,就會導致身體向下「垮」掉,比如坐、蹲、摔倒、躺或者趴等大肢體運動,以及軀幹彎曲、低頭、眉毛和臉上的肌肉下垂等小肌肉運動。   我們經常會看到,戰爭或者比賽的勝利者通常會習慣性地做出一些動作,比如高舉雙手、高聲嘯叫,這些消耗很多能量的動作,原始動力旨在獲取更多的關注。   勝利是值得喜悅的事情,所以勝利者接受到積極刺激之後,會產生積極情緒,情緒會調動能量儲備。戰鬥的時候,身體會儲備大量的能量用於腦力或者體力的較量。在戰鬥結束之後,需要將多餘的能量釋放出來,同時舒緩緊張的神經,使身體恢復到平常的正常狀態(長期XX會導致神經系統與循環系統負擔過重)。   當然,如果戰鬥的過程非常艱難,消耗掉了全部能量,也就不會有什麼慶祝動作。但只要還沒暈過去,嘴角的微微翹起,還是經常可見的。   很多慶祝動作,都是反重力動作,由於神經XX和充足的能量。   將雙手高高舉起是常見的表達勝利的動作。球場上,如果運動員打入關鍵一球,觀眾經常可以看到進球后的各種慶祝動作,其中一個就是高舉雙手,躍起后撞胸。兩個人一起慶祝的時候,還會互相高高舉起一隻手,做出擊掌相慶的動作。   跳起來歡呼基本上是勝利后一套固定的組合動作,成語謂之「歡呼雀躍」。跳起來是經典的反重力動作,而歡呼則是獲取更多關注的一種炫耀方式,同時還能起到調整呼吸、消耗能量的作用。有的運動員在獲得勝利之後,還會來一個複雜的跳躍——後空翻,來表達內心的喜悅和XX。   與跳起來相同的反應是取得勝利之後的登高。常見有比賽獲勝的運動員XX之餘攀至高處或者繞場跑動,高高舉起一隻手向觀眾致意(其實是炫耀)。海拔高度的增加和跑動引起的被關注面積增加,能夠吸引更多的人看到並讚美。   比較隱晦的「登高」反應是舒展身體。其實每個人都可能做過這樣的動作,在完成一個比較有價值的工作之後(某種意義上講,這種情況也算勝利),會面對著窗外的朝陽(夕陽,或者可能是深夜的城市燈光)長長地舒展身體,伸個懶腰。一方面可以活動頸椎腰椎,鬆弛神經;另一方面,也會有成就感和對美好未來的期望(也許是更大的挑戰)油然而生。   其實,在高舉雙手錶達勝利喜悅的同時,軀幹和腿就會自然挺直,讓整個人達到自然身高極值。不能想象駝背腿彎曲的時候,怎麼會把雙手高舉來展示自己(先天殘疾除外)。   女孩子在得意的時候,經常會滿臉笑意地將頭輕微地晃動幾下(不是搖頭的轉動,是左右傾斜的晃動),但幅度很小,頻率很高,整個動作全部在一秒之內完成。這個動作貌似微小且快速,但其實需要比較多的能量才能故意表演出來,只有在情緒使然的時候,才會油然而生,當事人自己都不一定會注意到。

反應釋義

  1.單肩抖動------不自信。   2.注視對方眼睛------撒謊中(為了看看自己的把戲是否得逞)。   3.中斷眼神交流------不代表撒謊(回憶中)   4.回答時生XX重複問題------典型謊言。   5.抬起下巴------十分尷尬。   6.揉鼻子------掩飾真相(男人的鼻子里的海綿體在撒謊時容易癢)。   7.眼睛向左看是在回憶,向右看是在思考謊話。   8.驚訝表情超過一秒就是假驚訝。   9.男人右肩微聳一下就是在說假話。   10.當不能倒著將事情回憶一遍,那麼事情肯定是編造的。   11.用手撫額頭-----表示羞愧。   12.瞳孔放大-----恐懼,憤怒,XX。   13.話語重複聲音上揚-----撒謊。   14.肢體阻抗向後退一步,表示剛說的話不可信   15.抿嘴經典的模稜兩可的動作   16..摸脖子人撒謊的時候會摸脖子,典型的強迫行為   17.縱火與強姦本質是相同的,都屬於宣張自己的力量   18.撒謊的時候沒有與之相對應的表情,往往沒有任何表情   19.在學校越受歡迎的學生越會撒謊。   20.手一直摩挲,一種自我安慰的姿態,當你不相信自己的在說什麼的時候,使自己安心們說謊的時候會摸脖子,這是個經典的動作。   21.當真正的兇手看到被害者照片的時候,會表現出噁心輕蔑甚至是害怕。但絕對不會是吃驚。   22.要是有人要將要實施血腥的罪行,就會出現這樣的表情:眉毛朝下皺緊,上眼瞼揚起,眼周繃緊   23.亮出中指(fuck的手勢),這是象徵性的還有特定意識的下意識手勢,充滿敵意。   24.鼻孔XX,嘴唇緊閉,生氣。   25.下巴揚起,嘴角下垂,自責。   26.眉毛向上,拉緊,恐懼。   27.當你不相信自己在說什麼的時候,就會摩挲自己的雙手來使自己安心。   28.如果先突然大聲說話,然後再用手猛拍桌子,這是對可怕事情反應的手勢時間差。如果是真的發火,這兩個動作會同時進行。   29.提高右邊的眉毛,表示你很疑問。   30.嘴唇左邊向撩起,假笑。臉部74%的真實感受往往會在右臉暴露。

專家分析

  姜振宇稱,在國外,微反應多用於協助司法機關查案、商業談判、心理咨詢等領域。在學校開設選修課,不僅是教授如何識別一個人是否在說謊,還要教授在與人交流中,「讀懂」對方的神態和肢體動作,進而揣摩人物心理,在正確的時間點,提出自己的觀點,「知道他什麼時候能聽進我的意見……讓學生增加人際溝通的能力。」犯罪心理分析、心理測試技術專家、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教授武伯欣介紹,「微表情」研究是心理學的分支學科,在大學里開設這門課,有助於心理科學的普及,但教授者一定要把認知心理學、情緒心理學作為基礎教給學生。「研究微表情,可以作為溝通的技巧,但不要去以此判斷人與人之間是否真誠、忠誠,不要借此去試圖揭露謊言。否則會搞得人人自危,傷害人際關係。」武伯欣稱,「微表情」研究和測謊一樣,不能作為法律意義上的證據。

啟發開課

  美劇《Lie to me》風靡全球,主角卡爾·萊特曼博士是世界頂尖

lie to me

的測謊專家,能從一個人的面部表情、不自覺肢體語言、說話的聲音和言辭中,讀出一個人的想法。他不僅能從某人聳肩、擺手或撅起下嘴唇中,知道某人在撒謊,而且知道其為什麼撒謊。   此劇的播出,使很多人知道了有「微表情」的存在。劇情中「微表情」的運用和萊特曼博士測謊能力「淋漓盡致」的表現,使《Lie to me》的粉絲們對「微表情」測謊深信不疑。也有人認為,依據劇中類似「眼睛緊盯著對方的反應」來推斷一個人是否在撒謊,缺乏科學性,「微表情」為「偽科學」。   「對微表情極度信奉或者極度否定,都是不正確的。」姜振宇稱,早在《Lie to me》熱播前,他和同事們就一直研究能夠用於司法應用的心理測試方法,並對國外「非語言信息」的研究內容保持關注。該劇播出后,姜振宇有了開課的想法。「讓學生能夠秉持科學的精神來學習和應用微反應,相信使用微反應分析人類心理,是有科學依據的。」姜振宇稱。   2010年3月,姜振宇正式成立政法大學微反應研究小組,計劃2011年9月,在大學開設中國第一門「微反應研究」選修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