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新郎

来源:www.uuuwell.com

   

賀新郎》,詞牌名之一。此調始見蘇軾詞,原名《賀新涼》,因詞中有「乳燕飛華屋,悄無人,桐陰轉午,晚涼新浴」句,故名。後來將「涼」字誤作「郎」字。《詞譜》以葉夢得詞作譜。此調聲情沉鬱蒼涼,宜抒發激越情感,歷來為詞家所慣用。後人又改名《金縷衣》、《金縷詞》、《金縷歌》、《風敲竹》、《雪月江山夜》等。

詞牌簡介

  《賀新郎》,詞牌名,又名《金縷曲》、《乳燕飛》、《貂裘換酒》等。傳作以《東坡樂府》所收為最早,惟句豆平仄,與諸家頗多不合。因以《稼軒長短句》為準。雙片仄韻格。大抵用入聲部韻者較激壯,用上、去聲部韻者較凄郁,貴能各適物宜耳。[1]   該詞牌一百十六字,上片五十七字,下片五十九字,各十句六仄韻。首句五字起韻,句法與《水調歌頭》首句,僅差第三字用平耳。第二、三句均四字句,上加三字豆,中惟「庭」字可仄;余有定格,不能移易。第四句為七字句,第一、三、六字可仄。第五句六字,協韻,為平仄平平仄仄,一字不可移易。第六句七字,上三下四,協韻,第二字「玉」可作平,第七句與第四句同。第八句八字,上三下五,第四字平仄不拘,結句六字,士三下三,協饋;依定格,必作平仄仄,仄平仄,不可易也。后闋換頭。首句七字,為平起仄協七言句;但平仄不可稍稍通融。余與前闋相同[2]

詞牌格律

  定格對照例詞:【宋】張元干賀新郎·送胡邦衡待制赴新州   (上片)   中仄平平仄(韻)。   夢繞神州路。   仄平平、中平中仄,仄平平仄(韻)。   悵秋風、連營畫角,故宮離黍。   中仄中平平中仄,中仄平平中仄(韻)。   底事昆崙傾砥柱,九地黃流亂注?   中仄仄、平平中仄(韻)。   聚萬落千村狐兔。   中仄中平平中仄,仄中平中仄平平仄(韻)。   天意從來高難問,況人情老易悲難訴!   中仄仄,仄平仄(韻)。   更南浦,送君去。   (下片)   中平中仄平平仄(韻)。   涼生岸柳催殘暑。   仄平平、中平中仄,仄平平仄(韻)。   耿斜河、疏星淡月,斷雲微度。   中仄中平平中仄,中仄平平中仄(韻)。   萬里江山知何處?回首對床夜語。   中仄仄、平平中仄(韻)。   雁不到、書成誰與?   中仄中平平中仄,仄中平中仄平平仄(韻)。   目盡青天懷今古,肯兒曹恩怨相爾汝?   中仄仄,仄平仄(韻)。   舉大白,聽金縷。   說明:詞牌格律與對照詞交錯排列。格律使用宋體字排印,對照詞使用斜體字排印。詞牌符號含義如下:   平:填平聲字;仄:填仄聲字(上、去或入聲);中:可平可仄。逗號「,」和句號「。」:表示句;頓號「、」:表示逗。粗體字:表示平聲或仄聲韻腳字,或可押可不押的韻腳。下劃線:領格字。『』:例作對偶;〖〗:例作疊韻。[1]   依欽定詞譜附錄正格:   賀新郎   葉夢得詞,有〔唱金縷〕句,名《金縷歌》,又名《金縷曲》,又名《金縷詞》;蘇軾詞,有〔乳燕飛華屋〕句,名《乳燕飛》,有〔晚涼新浴〕句,名《賀新涼》,有〔風敲竹〕句,名《風敲竹》;張輯詞,有〔把貂裘換酒長安市〕句,名《貂裘換酒》。   雙調一百十六字,前後段各十句,六仄韻   葉夢得   睡起流鶯語。掩蒼苔、房櫳向曉。亂紅無數。吹盡殘花無人問。惟有垂楊自舞。   ⊙●○○● ●○○ ⊙○◎● ◎○○● ○●○○○○● ⊙●⊙○◎●   漸暖靄、初回輕暑。寶扇重尋明月影。暗塵侵、上有乘鸞女。驚舊恨。鎮如許。   ◎◎● ⊙○⊙● ◎●⊙○○●● ●⊙○ ◎●○○● ⊙●● ◎○●   江南夢斷蘅江渚。浪黏天、蒲萄漲綠。半空煙雨。   ⊙○◎●○○● ●⊙⊙ ⊙⊙◎⊙ ◎○⊙●   無限樓前滄波意。誰采蘋花寄取。但悵望、蘭舟容與。   ○●○○○○◎ ⊙●◎○◎● ●◎● ⊙○⊙●   萬里雲帆何時到。送孤鴻、目斷千山阻。誰為我。唱金縷。   ◎●⊙○○⊙● ●⊙○ ◎●○○● ⊙●● ◎○●   此調始自蘇軾,因蘇詞後段〔花前對酒〕句少一字,且格調未諧,故以此詞作譜。按,前後段第四句,惟此詞及蘇詞,俱作拗體,餘各不同,若校注入譜,恐易混淆,填者任擇一體宗之可也。又,王邁詞之前後兩結句〔數賢者,一不肖〕,〔清獻後,又有趙〕,又一首詞後結〔看卿等,上霄漢〕,及譜中類列《豹隱紀談》詞之前後段第二句,〔荷東君著意看承〕,〔怕仙槎輕轉旌旗〕,呂詞之前段第五句〔桃花麵皮似熟〕,後段第四句〔春山子規更切〕,俱與調不合,概不校注平仄。按,辛棄疾詞,前段第二句〔染胭脂苧羅山下〕,山字平聲;李玉詞,第六句〔漸玉枕騰騰夢醒〕,夢字仄聲;劉克庄詞,第七句〔閣老鳳樓修造手〕,鳳字仄聲;辛詞,第八句〔轉越江鏟地迷歸路〕,越字仄聲;後段第六句〔為豁散蠻煙瘴雨〕,瘴字仄聲;第八句〔怕壯懷激烈須歌者〕,壯字仄聲,譜內可平可仄據此,餘參所采諸詞。宋自選詞,前段起句〔步自雪堂去〕,雪字入聲;辛詞,第三句〔清泉一勺〕,一字入聲,此皆以入作平,譜內亦不校注平仄。   ○平聲 ●仄聲◎本仄可平⊙本平可仄○平韻●仄韻○協平韻●協仄韻   譜內詞句以整句為〔。〕半句為〔、〕直截者為〔。〕蟬聯不斷者為〔、〕

詩詞鑒賞

  賀新郎   [宋]蘇軾   乳燕飛華屋,悄無人、桐陰轉午,晚涼新浴。手弄生綃白團扇,扇手一時似玉。漸困倚、孤眠清熟。簾外誰來推綉戶?枉教人夢斷瑤台曲。又卻是、風敲竹。   石榴半吐紅巾蹙,待浮花浪蕊都盡,伴君幽獨。穠艷一枝細看取,芳心千重似束。又恐被、西風驚綠。若待得君來向此,花前對酒不忍觸。共粉淚、兩簌簌。   [3]本詞借一位美人表達自己的亡國之恨,構思巧妙,辭意深曲。上片首句以「黃金屋」隱喻往日繁華,暗點女主人公的身份經歷。佳人夢縈神往,備覺凄冷。素弦蒙塵,無心彈奏。神魂幻化為嬌鶯,依然諳熟舊時綠窗。無奈冷雨瀟瀟、野果如豆棵,滿目荒涼,悵觸幽恨,「彈棋局」補足幽恨內容,感傷興亡不定。瘦影怕燭,足見愁思凝重,無限顧影自傷之意。下片開頭句寫「酒瀉玉碎」,喻指往日芳華風流雲散,所思賞心樂事難以重溫。舊日倩影縱然繪出也不合時宜。末因「無人解聽開元曲」的失望,故唯有獨守孤寒,自持晚節而已。表達了遺老孤臣幽獨悲郁的情懷。辭麗情哀,隱曲深微。失落、孤寂、傷亡國、思往日,無限複雜情緒,全借失時佳人寫出,耐人尋味。

典範詞作

  賀新郎   [宋]葉夢得   睡起流鶯語。掩青苔、房櫳向晚,亂紅無數。吹盡殘花無人見,惟有垂楊自舞。漸暖靄、初回輕暑。寶扇重尋明月影,暗塵侵、上有乘鸞女。驚舊恨,遽如許。   江南夢斷橫江渚。浪黏天、葡萄漲綠,半空煙雨。無限樓前滄波意,誰采萍花寄取。但悵望、蘭舟容與。萬里雲帆何時到,送孤鴻,目斷千山阻。誰為我,唱金縷。   賀新郎   [宋]辛棄疾   邑中園亭,仆皆為賦此詞。一日,獨坐停雲,水聲山色,競來相娛。意溪山欲援例者,遂作數語,庶幾仿佛淵明思親友之意雲。    甚矣吾衰矣。悵平生、交游零落,只今餘幾!白髮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間萬事。問何物、能令公喜?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情與貌,略相似。   一尊搔首東窗里。想淵明《停雲》詩就,此時風味。江左沉酣求名者,豈識濁醪妙理。回首叫、雲飛風起。不恨古人吾不見,恨古人不見吾狂耳。知我者,二三子。   賀新郎·別茂嘉十二弟   [宋]辛棄疾   綠樹聽鵜鴂,更那堪、鷓鴣聲住,杜鵑聲切。啼到春歸無尋處,苦恨芳菲都歇。算未抵、人間離別。馬上琵琶關塞黑。更長門翠輦辭金闕。看燕燕,送歸妾。   將軍百戰身名裂。向河梁、回頭萬里,故人長絕。易水蕭蕭西風冷,滿座衣冠似雪。正壯士、悲歌未徹。啼鳥還知如許恨,料不啼清淚長啼血。誰共我,醉明月?   賀新郎·同父見和再用韻答之   [宋]辛棄疾   老大那堪說。似而今、元龍臭味,孟公瓜葛。我病君來高歌飲,驚散樓頭飛雪。笑富貴千鈞如發。硬語盤空誰來聽?記當時、只有西窗月。重進酒,換鳴瑟。   事無兩樣人心別。問渠儂:神州畢竟,幾番離合?汗血鹽車無人顧,千里空收駿骨。正目斷關河路絕。我最憐君中宵舞,道「男兒到死心如鐵」。看試手,補天裂。[4]   賀新郎·吳江   [宋]蔣捷   浪涌孤亭起,是當年、蓬萊頂上,海風飄墜。帝遣江神長守護,八柱蛟龍纏尾。斗葉出、寒煙寒雨。昨夜鯨翻坤軸動,卷雕翚、擲向虛空里。但留得,絳虹住。   五湖有客扁舟艤。怕群仙、重遊到此,翠旌難駐。手拍欄桿呼白鷺,為我殷勤寄語。奈鷺也、驚飛沙渚。星月一天雲萬壑,鑒茫茫、宇宙知何處?鼓雙楫,浩歌去。   賀新郎   【宋】吳潛   煙樹瓜洲岸。望旌旗、獵獵搖空,故人天遠。不似沙鷗飛得渡,直到雕鞍側畔。但徙倚、危闌目斷。自古鍾情須我輩,況人間、萬事思量遍。濤似雪,風如箭。揚州十里朱簾卷。想桃根桃葉,依稀舊家庭院。誰把青紅吹到眼,知有醉翁局段。便回首、舟移帆轉。渺渺江波愁未了,正淮山、日暮雲撩亂。閣酒盞,倚歌扇。   賀新郎·送陳真州子華   [宋]劉克庄   北望神州路。試平章、這場公事,怎生分付。記得太行山百萬,曾入宗爺駕馭。今把作、握蛇騎虎。君去京東豪傑喜,想投戈下拜真吾父。談笑里,定齊魯。   兩河蕭瑟惟狐兔。 問當年、祖生去后,有人來否。多少新亭揮淚客,誰夢中原塊土。 算事業須由人做。 應笑書生心膽怯,向車中、閉置如新婦。空目送,塞鴻去。   賀新郎·端午   [宋]劉克庄   深院榴花吐,畫簾開、綀衣紈扇,午風清暑。兒女紛紛誇結束,新樣釵符艾虎。早已有遊人觀渡。老大逢場慵作戲,任陌頭年少爭旗鼓,溪雨急,浪花舞。   靈均標緻高如許,憶生平、既紉蘭佩,更懷椒醑。誰信騷魂千載后,波底垂涎角黍。又說是、蛟饞龍怒。把似而今醒到了,料當年,醉死差無苦,聊一笑。   賀新郎·夢冷黃金屋 蔣捷   夢冷黃金屋。嘆秦箏、斜鴻陣里,素弦塵撲。化作嬌鶯飛歸去,猶認紗窗舊綠。正過雨、荊桃如菽。此恨難平君知否,似瓊台湧起彈棋局。消瘦影,嫌明燭。   鴛樓碎瀉東西玉。問芳蹤、何時再展,翠釵難卜。待把宮眉橫雲樣,描上生綃畫幅。怕不是、新來裝束。彩扇紅牙今都在,恨無人解聽開元曲。空掩袖,倚寒竹。   賀新郎·感懷 韓東樓(紐西蘭)   且醉誰同某。日沉西、落霞殘霧,漸遮還漏。心事老來爭忍顧,難把平生說透。乍省起、寒山影瘦。六十三年悲與喜,似煙波、來去將風宿。霜滿鬢,立江口。   未知故友今安否?記當年、中原淮海,角吹時候。烽火硝枯草木,夢裡曹劉曾逅。夢尚在、春秋但溜。萬里長天征雁遠,砥中流、料得神州有。雲斷處,盡杯酒。   賀新郎·贈吾弟臨淵 霍緘之(現)   意動飛千古。望暝空,雄渾仿佛,建安風骨。厲馬登堤曹子建,臨石揮鞭魏武。胸自有、長虹貫注。乘霧騰蛇時有竟,剩硃批、依舊XX人目。須臾中,氣吞虎。   魚龍筆陣何從復?嘆世間,文章輕薄,紛紛如羽。草莽不知孰遼闊,坐井安能妄語?笑燕雀、未識鴻鵠。君子立身多省己,莫落成、智短學無術。會此意,吾同汝。

同名小說

言情小說

  作者   林笛兒   簡介   他是神童,是才子,是當今皇帝的智囊骨幹。二十四年來,才冠全國,孤獨求敗。他是一把隱形的劍,黑暗裡,在劍銷中發出刺耳的戰慄聲,朝堂之上的政客聞之色變。他有一支寫盡人間悲歡離合的神筆,舉手投足令你笑、令你憂,為追逐他的腳步,偌大的京城,滿城空巷。他是戰場上的一個傳說,英勇俊偉,如戰神一般。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稱呼:京城四殺手。某天,四殺手齊聚到一個叫做龍江鎮的地方,遇見三位藍姓佳麗。七月的秋陽下,眩麗的桃花漫天飛舞,令人心悸,令人攝魂。。。。。。傲慢與偏見,愛情與陰謀。情場本就是一個沒有硝煙的戰場。勝了又如何,敗了又怎樣?   目錄   第一章,恨君不似江樓月(一) 第二章,恨君不似江樓月(二) 第三章,恨君不似江樓月(三)

耽美小說

  簡介   作者: 公子歡喜   出版社: 龍馬文化   出版年: 2008/12/25   類型:原創-耽美-古風   主角:寧懷璟,徐客秋┃ 配角:崔銘旭 江晚樵   文案   那年侯府花園內,寧懷璟初見徐客秋, 那張帶著淚痕的倔強面孔叫他沒來由心軟;   多年後,寧懷璟再遇徐客秋,   小野貓倔強依舊,帶著滿身尖刺執意將自己隔離於人群外;

  連自家父親都不曾放在眼裏的小侯爺第一次想要好好保護某個人,   笑著靠近他、安撫他,逗他開心、看他發怒,   像個被小貓抓出滿臉爪印卻不改寵溺的窩囊主人。   寧懷璟說,客秋啊,跟了我吧,嗯?   徐客秋的回答無人知曉。   卻自此,有寧懷璟必有徐客秋,形影不離,如影相隨。   直至某一天,徐客秋倉促成親。   「寧懷璟,我喜歡你,我也知道你喜歡我。可是,然後呢?我們的未來呢?」   「客秋,我們不想以後,我們就想現在!」   兩個一無所成的紈絝子弟緊握不住現在亦不敢期許未來。   懦弱過、彷徨過、哀慟過,離別之後再聚首,恍然如同一夢。   原來可以不期待光明的明天,但是一定要相信未來的美好。   感情的道路上,懦弱並不可怕,緊緊握住雙手就有加倍的勇氣……

同名毛澤東詩詞

簡介

  選自《毛澤東詩選》,《賀新郎》為詞牌名。收錄于《中國現代詩歌散文欣賞》。

原文

  揮手從茲去。 更那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訴。 眼角眉梢都似恨,熱淚欲零還住。 知誤會前番書語。過眼滔滔雲共霧,算人間知己吾和汝。人有病,天知否? 今朝霜重東門路, 照橫塘半天殘月,凄清如許。 汽笛一聲腸已斷,從此天涯孤旅。 憑割斷愁絲恨縷。 要似昆崙崩絕壁,又恰象颱風掃寰宇。 重比翼,和雲翥。

賞析

  [5]這首詞作于1923年,是寫給作者夫人楊開慧的。   「揮手從茲去。更那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訴。」詞的開篇從告別寫起。茲:此。李白《送友人》詩有:「揮手自茲去,蕭蕭斑馬鳴。」詩人借用一句,更改一字,點明惜別的題旨。那堪:怎能忍受。相向:相對。苦情:指離別時痛苦的感情。「多情自古傷別離」,作為感情篤厚的青年夫妻,兩人此刻的心情是非常痛苦的。這三句的意思為:揮揮手從此告別,哪能忍受兩個人凄楚相對,把離別時的痛苦再次訴說。   「眼角眉稍都似恨,熱淚欲零還住。」這兩句是對楊開慧此時的刻劃描寫:你眼角眉稍都像堆滿了離愁別恨,熱淚將要落下又被強行忍住。恨:愁恨。零:落。住:止。楊開慧當時上有老母需要照顧,下有嬰兒需要撫養,革命工作又不能放下,丈夫又要為國事冒著風險遠行,心裡怎不充滿悲傷和擔心呢?但她卻「熱淚欲零還住」,表現了她以革命事業為重的堅強性格。   「知誤會前番書語,過眼滔滔雲共霧,算人間知己吾和汝。」這是敘談往事,交流思想,夫妻之間真摯的感情達到高峰,誠心令對方感動。雲共霧:雲和霧,這裡指誤會。   「人有病,天知否?」「病」指內心的隱痛。人在離別時產生的痛楚之情,上天會知道嗎?   「今朝霜重東門路,照橫塘半天殘月,凄清如許。汽笛一聲腸已斷,從此天涯孤旅。」霜重:霜結得厚。東門:雙關,既指長沙城東的小吳門,又泛指離別之地。古人常用「東門路」表示送別之地。橫塘:也是雙關,既指毛澤東夫婦居住之地清水塘,又泛指婦女居住的地方。殘月:天亮時快要落下的月亮,多呈半月或月牙狀。腸已斷:喻極度傷心。天涯:遠在天邊,喻遙遠的地方。孤旅:獨自遠行的客子。霜晨、殘月、橫塘、東門路、汽笛、天涯,構成了凄寒清冷的畫面,渲染出濃郁的離彆氣氛:今天早晨我走出家門的時候,東門路上可能是寒霜很重,將要落下的殘月照著荒涼的塘水,情境如此凄慘。汽笛一聲長鳴,令人肝腸斷裂,從此我將漂泊天涯,獨自遠行了。   「憑割斷愁絲恨縷。要似昆崙崩絕壁,又恰像颱風掃環宇。」憑什麼才能割斷像絲如縷那樣的離愁別恨?要抱定決心,拿出像昆崙山崩掉千尋絕壁,像颱風掃蕩整個世界那樣的氣勢來,才能拋掉兒女長情,一心一意從事革命事業。   「重比翼,和雲翥。」這是詩人對未來的期盼:將來我們會重新在一起像比翼鳥那樣,直上雲霄,展翅翱翔。比翼:比翼鳥,又名鶼鶼,傳說產于南方,雌雄並飛不離,常用以比喻夫妻感情和雲:挾帶雲朵。翥:鳥飛。   這首詞上闋側重寫對妻子離別的痛苦、堅強和夫妻間的誤會及最真摯的感情;下闋寫自己出門時的凄涼、悲傷,側重表現自己割斷愁絲恨縷的豪邁氣魄及比翼XX的美好期盼。總觀全詞,其詞風于婉約之中透著豪放,寓陰柔、陽剛于一體,傷而不悲,敘真情,情深似海,抒豪情,氣貫長虹,給讀者以積極進取的鼓舞力量。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