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大霉素

来源:www.uuuwell.com

   

慶大霉素是一種氨基糖苷類抗生素, 主要用於治療細菌感染,尤其是革蘭陰性菌引起的感染。慶大霉素能與細菌核糖體30s亞基結合,阻斷細菌蛋白質合成。慶大霉素是為數不多的熱穩定性的抗生素,因而廣泛應用於培養基配置。

基本信息

  中國獨立自主研製成功的廣譜抗生素,是產生於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的科技成果。它開始研製于1967年,成功鑒定在1969年底,取名「慶大霉素」,意指慶祝「九大」以及慶祝工人階級的偉大。慶大霉素[Gentamicin,正泰霉素(gentamycin)]系從放線菌科單孢子屬發酵培養液中提得,系鹼性化合物,是目前常用的氨基糖苷類抗生素

慶大霉素

藥理毒理

  主要成分:由小單孢菌所產生,為一種多組分抗生素。   性狀:常用其硫酸鹽,為白色或類白色結晶性粉末;無臭;有引濕性。在水中易溶,在乙醇乙醚丙酮氯仿中不溶。   功能主治:對大腸桿菌產氣桿菌克雷白桿菌、奇異變形桿菌、某些吲哚變形桿菌、綠膿桿菌、某些奈瑟菌、某些無色素沙雷桿菌和志賀菌等革蘭陰性菌抗菌作用。革蘭陽性菌中,金黃色葡萄球菌對該品敏感;鏈球菌對該品耐葯。厭氧菌結核桿菌立克次體病毒真菌亦對該品耐葯。近年來,由於該品的廣泛應用,耐葯菌株逐漸增多,綠膿桿菌、克雷白桿菌和沙雷桿菌、吲哚陽性變形桿菌對該品的耐葯率甚高。對金葡菌及大腸桿菌,產氣桿菌,奇異變形桿菌,綠膿桿菌等G-菌作用較強。適用於敏感細菌所致的新生兒膿毒症敗血症中樞神經系統感染(包括腦膜炎)、尿路XX系統感染、呼吸道感染腸道感染(包括腹膜炎)、膽道感染皮膚骨骼中耳炎鼻竇炎、軟組織感染(包括燒傷)、李斯特菌病。   藥物相互作用:1.與其他氨基糖苷類合用或先後連續應用,可增加耳毒性腎毒性以及神經肌肉阻滯作用的可能性。與神經肌肉阻滯葯合用,可加重神經肌肉阻滯作用。   2.與捲曲霉素順鉑依他尼酸呋塞米萬古霉素等合用或先後連續應用,可增加耳毒性與腎毒性的可能性。   3.與頭孢噻吩合用可能增加腎毒性。   4.與多粘菌素類合用或先後連續應用,可增加腎毒性和神經肌肉阻滯作用。   5.其他腎毒性及耳毒性藥物均不宜與該品合用或先後連續應用,以免加重腎毒性或耳毒性。   用法及用量:成人肌內注XX或稀釋后靜脈滴注,一次80mg(8萬單位),一日2-3次。小兒按體重每日3-5mg/kg,分2-3次給葯。   不良反應注意:全身應用合併鞘內注XX時可引起腿部抽搐皮疹發熱和全身痙攣等。發生率較多者有聽力減退、耳鳴或耳部飽滿感(耳毒性)、血尿排尿次數顯著減少或尿量減少、食慾減退、極度口渴(腎毒性)、步履不穩、眩暈(耳毒性,影響前庭;腎毒性)。停葯后如發生聽力減退、耳鳴或耳部飽滿感,需要引起注意。

使用劑量

  規格:注XX劑:20mg(2萬單位)/1ml、40mg(4萬單位)/1ml、80mg(8萬單位)/2ml。   是否醫保用藥:醫保   是否非處方葯:處方

動力學

  肌注吸收迅速而完全。局部沖洗或局部應用后亦可經身體表面吸收一定量。吸收後主要分佈細胞外液,其中5~15%再分佈到組織中,在腎皮質細胞中積蓄,該品可穿過胎盤。分佈容積為0.2~0.25L/kg(0.06~0.63L/kg)。尿液中藥物濃度高。支氣管分泌物、腦脊液、蛛網膜下腔、眼組織以及房水中含藥量少。蛋白結合率低或很低。肌內注XX或靜脈滴注后30~60分鐘血葯濃度達峰值,成人肌注后的血葯峰濃度(μg/ml)一般為按體重肌注劑量(mg/kg)的4倍,靜滴完畢后可達4~6μg/ml,嬰兒單次給葯2.5mg/kg后可達3~6μg/ml;發熱或大面積燒傷患者,血葯濃度可能有所降低。T1/2成人為2~3小時,腎功能衰退者40~50小時。發熱、貧血、嚴重燒傷患者或合用羧苄青黴素的患者T1/2可能縮短;但在婦科外科及燒傷的不同患者間有很大差異。小兒T1/2為5~l1.5小時,體重輕的T1/2較長。該品在體內代謝,經腎小球濾過排出,尿中濃度可超過100μg/ml,24小時內排出50~93%。新生兒出生3天以內者,給葯12小時內排出10%;新生兒出生5~40天者給葯12小時內排出40%。血液透析與腹膜透析可從血液中清除相當藥量,使T1/2顯著縮短。

主要發現者——王岳

  王岳,乳名鍾五,福建閩侯縣(今福州市)人,1915年8月出生於上渡通明巷。上世經商,開王大盛煙鋪,有200多年歷史。其父藹廬,清末秀才,以文章、書法聞名,是福州一個頗有名氣的文人,早年參加辛亥革命,光復后擔任省建設廳、財政廳秘書。王岳幼承父教,秉性剛直,待人誠懇,勤學好問,勇於進取,十二歲(1927年)就讀於福州英華中學,1929年轉入福州三一中學,學習刻苦,名列前茅。

  1933年王岳高中畢業,考入北平燕京大學化學系學習。1937年畢業,獲學士學位,繼續留校攻讀化學研究生兼任助教。不久,日本侵略軍進犯華北,北平淪陷,他被迫輾轉于昆明。1939年8月,他到昆明的清華大學植物生理研究所從事科研工作;翌年3月,聘為成都華西大學講師,從事教學和科研活動。   1941年8月,他經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薦引,赴美國新澤西州的洛格斯大學研究生院深造。在著名諾貝爾獎金獲得者、抗生素研究先驅、鏈黴素新霉素的發現者瓦格斯曼教授的指導下,他經過三年的刻苦鑽研,完成全部研究課題,1943年以優異成績取得微生物博士學位,獲得SIGMX學會的金鑰匙獎,並受聘為美國默克藥廠化學治療研究所研究員.在美國學習期間 ,他的導理師瓦格斯曼教授很器重他 ,勸他留在美國從事微生物研究工作 ,並給他提供優厚的就業和科研條件。但他認為 ,中國儘管貧窮落後 ,畢竟是自己的祖國 ,自己有責任和義務返回祖國 ,為發展祖國的科學事業獻身。特別是在1943年9月爆發的全美華僑抗日救國浪潮的推動下,他于1944年滿懷報效祖國的熱情毅然回國。   1944年4月到1948年12月,他受聘為中央衛生實驗技師。1947年,他發表了探討糞便在厭氧條件下產生沼氣過程的一系列變化的論著,這在中國是首創。他還發表了介紹各種新抗生素的學術論文,希望能夠推廣和進行試驗,以發展中國的抗生素事業。但是,他的滿腔熱情得不到當時政府的重視,沒能提供必要的研究條件,使他感到失望。早在學生時期,他就關心中國農村的衛生事業,開始系統地研究中國農村糞便的科學處理。後來在教學之餘,他常常深入農村調查研究;留學回國后,又繼續進行農村衛生和農業發展的研究,提出不少建議和意見。在1947年,他首次發表了探討糞便在厭氧條件下產生沼氣過程的一系列化學變化的論著,這在中國是首創。可是國民黨當局對他的研究成果根本不重視,他的科學救國的理想抱負成了泡影。他感嘆自己十年寒窗最終「一事無成」。   1949年1月,他被聘任為福建研究院研究員,3月轉任協和大學化學系教授兼系主任。1950年4月,任福建師範學院教授,后兼任中國科學院華東亞熱帶植物研究所微生物研究室主任。解放初期,帝國主義對中國實行全面封鎖,把抗生素作為戰備物資,對中國實行禁運。當時正是世界各國抗生素研究和生產的黃金時期,而國內卻極度缺乏抗生素藥品,在這緊要時刻,王岳覺得自己有責任為國為民分憂,立志要填補祖國醫藥學上的空白。   在黨和人民政府的支持和幫助下,1953年他在福建師範學院簡陋的條件下首創抗生素研究室,開始了篩選抗生素的研究。1954年,受聘兼任中科院菌種保藏委員會研究員、微生物研究室主任。初創時期,他因陋就簡,克服種種困難,堅持把醫用抗生素作為長遠的研究方向。經過努力,終於在1955年從鏈絲菌中找到對癌症有一定療效的放線菌素「23-21」的產生菌,並提取結晶樣品,隨後在全國第一次抗生素學術會上作了詳盡的報告。他的這一發現,為中國找到了第一個抗生素藥品,隨即投入生產。他重視從實際出發確定研究項目,努力發展抗菌素研究的新領域。1965年,他在中國首先提出從小單孢菌中尋找新抗生素的研究領域。   1966年,他和助手從小單孢菌中分離到聞名全國的慶大霉素產生菌,並在1969年建國二十周年大慶時正式投產。據統計,自投產到1985年,全國有40家工廠生產,產量達868噸,產值在10億元以上。慶大霉素的發現,將中國抗生素研究、生產推向一個嶄新階段,為中國醫藥界做出重大貢獻。   「文化大革命」中,他受到迫害。身處逆境仍動搖不了他對祖國的忠誠,他說:「我深切體會到馬克思主義本身就是偉大的科學,馬克思主義者最信科學」。「三十年來的科研實踐證明,科研必須由黨來領導,只有按黨的方針政策進行科學研究,結合國家和人民的需要進行研究,科研就不會迷失方向」。因此,他在困境中,仍然孜孜不倦地進行譯作,掌握國內外微生物研究的動態和發展趨勢。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團后,中共福建省委、省政府請他出來工作 ,他提出了研究微生物新領域的戰略設想 ,並且翻譯出版了20多萬字的《生物學家的物理化學》一書,受到科學界的高度評價。   1978年,他參加審編的《抗生素生物理化特性》一書和慶大霉素的研究成果都獲得全國科學大會獎。是年10月11日,他當選為民革中央委員。1979年1月,他當選為民革第五屆福建省委員會常委,不久,又被推選為全國政協委員。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後,王岳心情舒暢,精神振奮,擔任了福建省微生物研究所首任所長併兼任福建師範大學和華僑大學教授;當選為福建省科協常務理事,中國生物化學會理事、省微生物學會理事長等職,還曾被評為福建省職工勞動模範。   王岳既從事科研工作,又從事教學工作,在他的帶領下,福建微生物研究所不斷開創科研新局面。他堅定「科研必須改革才有出路」的信念,經常深入省內外有關工廠,在生產實踐中尋找科研課題,提出改革意見,簽訂了30多個技術協作項目。他還培養研究生、進修生,對他們因材施教,著重培養學生從事科研的事業心,激發他們的創造性。他治學嚴謹,重視不斷更新知識。在他的認真教誨、精心指導下,許多學生已成為國內科研、教學和建設的骨幹。   1980年,王岳和他的助手又成功地製備了慶大霉素C族的、各單組份的國家標準品。1981年,他在中國首先倡導並組織「干發酵」產出沼氣的科研工作,取得很大成就,現已成為中國北方農村廣泛推廣應用的新工藝。1982年,他所領導的微生物研究所又從小單孢菌分離到療效更高、更為安全的抗感染的新的氨糖類抗生素,這就是紫蘇霉素武夷霉素的產生菌。同時,他還提出開闢酶抑製劑生理活性物質研究新領域的設想,不久就組織實施。是年,他出席在美國召開的國際微生物學會第十三屆年會,參觀了美國太空研究中心、科研機構和大學、製藥廠等,簽訂了學術交流、選派研究生的協約,帶回許多有價值的資料和樣品。他還在國際微生物研究中心瓦格斯曼研究所的講壇上作了自己研究工作情況和成果的報告,使美國的科學家們感到震驚。母校洛格斯大學授予他該校「R」紀念章榮譽。是年他被評為福建省勞動模範。   1983年,王岳和他的助手又找到當代用於器官移植的新型免疫抑製劑--環孢菌素的產生菌,后又找到幾種胃蛋白酶抑製劑的產生菌,這些新發現,引起全國醫藥 界的強烈反響,大大推動中國器官移植和免疫學基礎研究的開展,把中國抗生素研究推進到一個新領域,併產生深遠的影響。1955年1月,福建省政協召開第一屆委員會會議,他作為科學技術界委員,出席了會議。1959年和1964年,他被推選為第二屆和第三屆省政協委員,積极參与黨和國家重大問題的協商。1983年10月,他當選為民革第六屆中央委員會常委。1984年6月 ,當選為民革福建省委副主席。次年11月,出席全省各民主黨派為四化服務「雙先」代表大會,並在會上作典型發言。就在這一年,發現自己患了晚期胃癌,他認為生老病死是客觀規律,為自己提出「一息尚存、奮鬥不已」的座右銘,抓緊時間多做工作。在醫院手術后一個多月,他就到研究所聽取工作彙報,修改工作總結,制訂工作計劃,表現了頑強的精神。   1985年,他被民革中央推薦出席全國「各民主黨派、工商聯為四化服務先進集體和先進個人表彰大會」,但是在會前,癌病就奪去了他的生命;他于1985年9月7日在福州逝世,享年70歲。   他共發表了60多篇(部)科研論著和譯作,主編了《抗生素》一書。他熱心協助地方研究與微生物發酵有關的生產問題。福建省微生物研究所為紀念他對微生物事業的貢獻,選編他的67篇論文,出版《王岳教授論文集》。

慶大霉素適應症

  ①該品適用於綠膿桿菌、變形桿菌(吲哚陽性和陰性)、大腸桿菌、克雷伯菌屬、腸桿菌屬、沙雷菌屬、枸櫞酸桿菌屬以及葡萄球菌(包括耐青黴素(G)與耐甲氧西林菌株)所致的新生兒膿毒症、敗血症、中樞神經系

硫酸慶大霉素注XX液

統感染(包括腦膜炎)、尿路XX系統感染、呼吸道感染、胃腸道感染(包括腹膜炎)、膽道感染、皮膚、骨骼、中耳炎、鼻竇炎;軟組織感染(包括燒傷)、李斯特菌病;②該品用於綠膿桿菌或葡萄球菌所嚴重中樞神經系統感染時(腦膜炎、腦室炎),可同時用該品鞘內注XX作為輔助治療;③該品不適用於單純性尿路感染初治,除非病原菌對其他毒性較低的抗菌藥物不敏感,該品對鏈球菌中的多數菌種(尤其D組)、肺炎球菌和厭氧菌(如類桿菌屬或梭狀芽胞桿菌屬)無效;④該品口服可用於腸道感染或結腸手術前準備,也可用該品肌注合併克林霉素甲硝唑以減少結腸手術后感染率

慶大霉素用法用量

  成人肌肉注XX或稀釋后靜脈滴注,一次80mg(8萬單位),一日2—3次,間隔8小時。或按體重1一1.7mg/kg(以慶大霉素計,下同)。每8小時1次;或按體重0.75一1.25mg/kg,每6小時1次,共7一10日。小兒按體重每日3—5mg/kg,分2—3次給葯。血液透析后,可根據感染嚴重程度,成人按體重補給一次劑量1—1.7mg/kg;小兒按體重補給2—2.5mg/kg。

慶大霉素注意事項

  (1)應監測血葯濃度,尤其在新生兒、老年和腎功能不全的患者。慶大霉素的有效治療濃度範圍為4一10μg/ml。應避免高峰血葯濃度持續在12μg/ml以上和谷濃度超過2μg/ml。但外科、婦科、產科或燒傷患者由於個體差異較大,按計算劑量可能低於最小常用量或超過最大常用量。接受慶大霉素鞘內注XX者應同時監測腦脊液內藥物濃度。

血葯濃度檢測

(2)不能測定血葯濃度時,應根據測得的肌酐清除率調整劑量。   (3)給予首次飽和劑量(1一2mg/kg)后,有腎功能不全,前庭功能或聽力減退的患者所用維持量應酌減:劑量不變,延長給葯間隔時間;或給葯間期不變,每次劑量減少或停用慶大霉素,其維持量可按下式計算:①延長給葯間期(小時),每次劑量不變(1一2mg/kg),給葯間期=患者血肌酐值(mg/100ml)×8或②減少維持劑量,每8小時給葯一次:每次劑量=患者體重(kg)×常規用量(mg/kg)/患者血肌酐值(mg/100ml)。由於慶大霉素在體內不代謝,主要經尿排出,因此腎功能減退的患者中可能引起藥物積聚中毒濃度。   (4)患者應給予充足的水分,以減少腎小管損害。   (5)長期應用可能導致耐葯菌過度生長。   (6)有抑制呼吸作用,不得靜脈推注。對鏈球菌感染無效。由鏈球菌引起的上呼吸道感染不應使用。

慶大霉素不良反應

  (1)曾有報道慶大霉素全身應用合併鞘內注XX時引起腿部抽搐、皮疹、發熱和全身痙攣等。慶大霉素引起腎功能減退的發生率較妥布霉素為高。

大劑量用藥容易導致水腫

  (2)發生率較多者有聽力減退、耳鳴或耳部飽滿感(耳毒性)、血尿、排尿次數顯著減少或尿量減少、食慾減退、極度口渴(腎毒性)、步履不穩、眩暈(耳毒性,影響前庭;腎毒性)。發生率較低者有呼吸困難嗜睡、極度軟弱無力(神經肌肉阻滯或腎毒性)。   (3)停葯后如發生聽力減退、耳鳴或耳部飽滿感,需引起注意。不良反應與卡那霉素進近似,用量小時反應較輕.如用量大,療程長,偶見腸道菌群紊亂,一旦出現即停葯,可恢復正常.可有白細胞減少,聽力及腎損害.個別病例口周、面部四肢皮膚發麻,眩暈,耳鳴.偶有過敏性休克,主要癥狀為呼吸道阻塞及循環障礙、半數以上病例經搶救無效而死亡,故有人認為該品的最嚴重的不良反應為速髮型過敏性休克.可引起羅姆伯格氏症(閉目難立,暗處和洗臉時站不穩)中毒癥狀。   大劑量用藥容易導致水腫   大劑量使用可有尿閉急性腎衰,及神經系統癥狀.吸入可有過敏反應哮喘.滴眼可有水腫,中毒性結膜炎.該品偶可引起呼吸抑制,國內外均有報道。該品還偶可引起多發性神經病變和中毒性腦病。過敏反應少見,偶可出現皮膚瘙癢蕁麻疹等,一般不影響藥物的繼續應用,停葯后皮疹很快消退。該品引起過敏性白細胞減少及中性粒細胞減少者也偶有所見。該品偶可引起貧血、白細胞減少、粒細胞減少、血小板減少低血壓。該品可引起噁心、食慾減退、嘔吐腹脹等胃腸道不適癥狀,少數患者可出現肝功能改變,如血清氨基轉移酶升高、絮濁反應陽性等。二重感染也有發生者。

慶大霉素禁忌

  對於腎功能不全者或長期用藥者應進行藥物監測。

慶大霉素相互作用

  參閱硫酸鏈黴素。該品與青黴素G聯合,幾乎對所有糞鏈球菌及其變種如屎鏈球菌種、堅忍鏈球菌均具協同作用。該品與竣苄西林足量聯合時,對綠膿桿菌的某些敏感菌株具協同作用(但兩種藥物不可混合在同一輸液瓶內應用,因青黴素類可使氨基糖苷類的血葯濃度減低)。該品與頭孢菌素類合用時腎臟毒性增加的問題,各家報道結果不一,權威學者認為目前尚無定論,但從臨床經驗及有關專著均傾向於二者合用可致腎毒性增加,故臨床在選用前宜充分權衡利弊、慎重對待。氨基糖苷類藥物相互作用

右旋糖酐連用增加腎毒性

  (1)與強利尿葯(如呋塞米、依他尼酸等)聯用可加強耳毒性。   (2)與其他有耳毒性的藥物(如紅黴素等)聯合應用,耳中毒的可能加強。   右旋糖酐連用增加腎毒性   (3)與頭孢菌素類聯合應用,可致腎毒性加強。右旋糖酐可加強本類藥物的腎毒性。(4)與肌肉鬆弛葯或具有此種作用的藥物(如地西泮等)聯合應用可致神經—肌肉阻滯作用的加強。新斯的明或其他抗膽鹼酯酶葯均可拮抗神經-肌肉阻滯作用。   (5)本類藥物與鹼性葯(如碳酸氫鈉氨茶鹼等)聯合應用,抗菌效能可增強,但同時毒性也相應增強,必須慎重。   (6)青黴素類對某些鏈球菌的抗菌作用可因氨基糖苷類的聯用而得到加強,如目前公認草綠色鏈球菌性心內膜炎腸球菌感染在應用青黴素的同時可加用鏈黴素(或其他氨基糖苷類)。但對其他細菌是否有增效作用並未肯定,甚至有兩種藥物聯用而致治療失敗的報道,因此,這兩類藥物的聯合必須遵循其適應證不要隨意使用。

慶大霉素製劑

  按慶大霉素計,硫酸慶大霉素注XX液(1)1ml:20mg(2萬單位)(2)1ml:40mg(4萬單位)(3)2ml:80mg(8萬單位)口服,一日240-640mg,兒童一日公斤體重15mg,分4次服.靜滴或肌注,一次1.5-3mg/kg,8小時1次;新生兒,一日公斤體重2-4mg,分2次給葯

慶大霉素硫酸慶大霉素

  藥理作用   對大腸桿菌、產氣桿菌、克雷白桿菌、奇異變形桿菌、某些吲哚陽性變形桿菌、綠膿桿菌、某些奈瑟菌、

右旋糖酐連用增加腎毒性

某些無色素沙雷桿菌和志賀菌等革蘭陰性菌有抗菌作用。革蘭陽性菌中,金黃色葡萄球菌(包括產β-酰胺株)對該品敏感;鏈球菌(包括化膿性鏈球菌肺炎球菌、糞鏈球菌等)均對該品耐葯。厭氧菌(擬桿菌屬)、結核桿菌、立克次體、病毒和真菌亦對該品耐葯。近年來,由於該品的廣泛應用,耐葯菌株逐漸增多,綠膿桿菌、克雷白桿菌、沙雷桿菌和吲哚陽性變形桿菌對該品的耐葯率甚高。該品主要作用於革蘭陰性需氧桿菌,包括腸桿菌(如大腸桿菌、克雷白菌、變形桿菌、沙雷菌、沙門菌等)、綠膿桿菌等;對金葡菌亦有效。該品對多數細菌的作用與妥拉霉素(tobramycin)相似,對沙雷菌的作用強於妥拉霉素,對綠膿桿菌則遜之。院內感染時腸桿菌和綠膿桿菌中許多細菌對該品耐葯而對阿米卡星(amikacin)敏感。   動力學   肌注該品1.5mg/kg后30~60分鐘或靜滴(歷時30分鐘)同量藥物30分鐘時血葯達峰,為4~8μg/ml;谷濃度則低於2μg/ml。Vd為0.25L/kg,t1/2為1.8~2.5小時。該品注XX后24小時內有40%~65%藥物以原形自尿排泄。該品口服不吸收,肌注后吸收迅速而完全,血葯峰濃度約30~60min到達,個體差異大,蛋白結合率極低,分佈于細胞外液,可透過胎盤,但不易XX腦脊液中。主要以原形經腎臟排出,尿中藥物濃度較高。   適應症   主要用於大腸桿菌、痢疾桿菌、克雷白肺炎桿菌、變形桿菌、綠膿桿菌等革蘭陰性菌引起的系統或局部感染(對中樞感染無效)。臨床用於治療革蘭陰性需氧桿菌所致嚴重感染,如下呼吸道感染腹腔感染、骨和軟組織感染、複雜尿路感染、菌血症和腦膜炎等。口服用於治療敏感菌如大腸桿菌、痢疾桿菌等引起的腸炎、菌痢,亦用於術前潔腸。

注XX用硫酸慶大霉素

用法用量   (1)肌注或靜滴,1次80mg,1日2~3次(間隔8小時)。對於革蘭陰性桿菌所致重症感染或綠膿桿菌全身感染,1日量可用到5mg/kg。靜脈滴注給葯可將1次量(80mg),用輸液100ml稀釋,于30分鐘左右滴入。小兒1日3~5mg/kg,分2~3次給予。(2)口服,一次80~160mg,一日3~4次。小兒每日10~15mg/kg,分3~4次服,用於腸道感染或術前準備。   不良反應   注XX用硫酸慶大霉素   該品用量較鏈黴素、卡那霉素小,臨床上不良反應亦較輕。(1)該品具耳毒性,可引起不可逆的聽覺、(耳蝸)和平衡(前庭)功能損害,出現聽力減退、耳鳴或耳部脹滿感、眩暈、步履不穩等。兒童、老年、長期用藥者、腎臟功能減退患者須進行藥物濃度監測,聽力或前庭功能監測。孕婦慎用。(2)該品偶可引起加尿、排尿減少等腎功能損害,但多為可逆性,患者須保證足夠水分以減少腎小管損害,腎功能障礙者慎用。(3)該品可致神經肌肉阻滯和神經毒XX,出現無力、麻木針刺感、顏面的燒感、顱神經損害重症肌無力震顫麻痹。   注意事項   (1)該品血葯峰濃度超過12μg/ml,谷濃度超過2μg/ml以上時可出現毒XX,對於腎功能不全者或長期用藥者應進行藥物監測。(2)該品1日量宜分2~3次給葯,以維持有效血葯濃度,並減輕毒XX。不要把1日量集中在1次給予。(3)毒XX與卡那霉素近似,因劑量小,故毒XX稍輕。但若用量過大或療程延長,仍可發生耳、腎損害,應予注意。(4)對鏈球菌感染無效。由鏈球菌引起的上呼吸道感染不應使用。(5)有抑制呼吸作用,不可靜脈推注。   製劑   注XX液:每支20mg(1ml);40mg(1ml);80mg(2ml)。片劑:每片40mg。慶大霉素珠鏈:系由塑料制的小珠,串連成鏈,含有慶大霉素,放置膿腔中,緩慢地釋放藥物起局部抗菌作用(1mg=慶大霉素1000單位)。滴眼液:8ml(40mg)。

慶大霉素硫酸慶大霉素片

  藥理作用   該品為氨基糖苷類抗生素。對各種革蘭陰性細菌及革蘭陽性細菌都有良好抗菌作用,對各種腸桿菌科細菌

硫酸慶大霉素片

如大腸埃希菌、克雷伯菌屬、變形桿菌屬、沙門菌屬、志賀菌屬、腸桿菌屬、沙雷菌屬及銅綠假單胞菌等有良好抗菌作用。奈瑟菌屬和流感嗜血桿菌對該品中度敏感。對布魯菌屬、鼠疫桿菌不動桿菌屬胎兒彎曲菌也有一定作用。   對葡萄球菌屬(包括金葡菌和凝固酶陰性葡萄球菌)中甲氧西林敏感菌株的約80%有良好抗菌作用,但甲氧西林耐葯株則對該品多數耐葯。對鏈球菌屬肺炎鏈球菌的作用較差,腸球菌屬則對該品大多耐葯。該品與β內酰胺類合用時,多數可獲得協同抗菌作用。該品的作用機制是與細菌核糖體30S亞單位結合,抑制細菌蛋白質的合成。近年來革蘭陰性桿菌對慶大霉素耐葯株顯著增多。該品為白色片或糖衣片,除去包衣后顯白色或類白色。   動力學   該品口服后很少吸收,在腸道中能達高濃度。但在痢疾急性期或腸道廣泛炎XX變或潰瘍XX變時,該品的口服吸收量可有增加。   適應症   該品適用於治療細菌性痢疾或其他細菌性腸道感染,亦可用於結腸手術前準備。   用法用量   口服。成人一日240~640mg,分4次服用;兒童按體重一日5~10mg/kg,分4次服用。   不良反應   少數病人服后可有食慾減退、噁心、腹瀉等。   禁忌   對該品或其他氨基糖苷類抗生素過敏者禁用。   注意事項   1.敏感菌所致的全身性感染應注XX治療。   第八對腦神經損害慎用慶大霉素   2.下列情況應慎用該品:失水、第八對腦神經損害,重症肌無力或帕金森病、腎功能損害及潰瘍性結腸炎患者。   3.交叉過敏,對一種氨基糖苷類抗生素如鏈黴素、阿米卡星過敏的患者,可能對該品過敏。4.長期口服該品的慢性腸道感染的患者仍應注意出現腎毒性或耳毒性癥狀的可能。   5.在用藥過程中仍宜定期檢查尿常規和腎功能以防止出現腎毒性,並進行聽力檢查或聽電圖測定。雖然該品口服后很少吸收,但妊娠期婦女宜慎用該品。哺乳期婦女用藥期間應暫停哺乳。老年患者的腎功能有一定程度的生理性減退,即使腎功能測定值在正常範圍內,仍應採用較小治療量。   過量處理   該品無特異性對抗劑,藥物過量時主要是對症療法和支持療法,如洗胃、用催吐劑補液等。   相互作用

與捲曲霉素聯用增加腎毒性

  與捲曲霉素聯用增加腎毒性   1.與其他氨基糖苷類合用或先後連續應用,可增加耳毒性、腎毒性以及神經肌肉阻滯作用的可能性。與神經肌肉阻滯葯合用,可加重神經肌肉阻滯作用。2.與捲曲霉素、順鉑、依他尼酸、呋塞米或萬古霉素等合用或先後連續應用,可增加耳毒性與腎毒性的可能性。3.與頭孢噻吩合用可能增加腎毒性。4.與多粘菌素類合用或先後連續應用,可增加腎毒性和神經肌肉阻滯作用。5.其他腎毒性及耳毒性藥物均不宜與該品合用或先後連續應用,以免加重腎毒性或耳毒性。   製劑與貯藏   (1)20mg(2萬單位)(2)40mg(4萬單位),密封,在涼暗乾燥處保存

慶大霉素硫酸慶大霉素注XX液

  藥理作用   該品為氨基糖苷類抗生素。對各種革蘭陰性細菌及革蘭陽性細菌都有良好抗菌作用,對各種腸桿菌科細菌

硫酸慶大霉素注XX液

如大腸埃希菌、克雷伯菌屬、變形桿菌屬、沙門菌屬、志賀菌屬、腸桿菌屬、沙雷菌屬及銅綠假單胞菌等有良好抗菌作用。奈瑟菌屬和流感嗜血桿菌對該品中度敏感。對布魯菌屬、鼠疫桿菌、不動桿菌屬、胎兒彎曲菌也有一定作用。對葡萄球菌屬(包括金黃色葡萄球菌和凝固酶陰性葡萄球菌)中甲氧西林敏感菌株的約80%有良好抗菌作用,但甲氧西林耐葯株則對該品多數耐葯。對鏈球菌屬和肺炎鏈球菌的作用較差,腸球菌屬則對該品大多耐葯。該品與β內酰胺類合用時,多數可獲得協同抗菌作用。該品的作用機制是與細菌核糖體30S亞單位結合,抑制細菌蛋白質的合成。近年來革蘭陰性桿菌對慶大霉素耐葯株顯著增多。該品為無色或幾乎無色的澄明液體。   動力學   該品肌內注XX后吸收迅速而完全,在0.5~1小時達到血葯峰濃度(Cmax)。血消除半衰期(T1/2a)約2~3小時,腎功能減退者可顯著延長。蛋白結合率低。在體內可分佈于各種組織和體液中,在腎皮質細胞中積聚,也可通過胎盤屏障XX胎兒體內,不易透過血-腦脊液屏障XX腦組織和腦脊液中。在體內不代謝,以原型經腎小球濾過隨尿排出,給葯后24小時內排出給藥量的50%~93%。血液透析與腹膜透析可從血液中清除相當藥量,使半衰期顯著縮短。   適應症   適用於潰瘍性直腸炎   1.適用於治療敏感革蘭陰性桿菌,如大腸埃希菌、克雷伯菌屬、腸桿菌屬、變形桿菌屬、沙雷菌屬、銅綠假單胞菌以及葡萄球菌甲氧西林敏感株所致的嚴重感染,如敗血症、下呼吸道感染、腸道感染、盆腔感染、腹腔感染、皮膚軟組織感染複雜性尿路感染等。治療腹腔感染及盆腔感染時應與抗厭氧菌藥物合用,臨床上多採用慶大霉素與其他抗菌葯聯合應用。與青黴素(或氨苄西林)合用可治療腸球菌屬感染。2.用於敏感細菌所致中樞神經系統感染,如腦膜炎、腦室炎時,可同時用該品鞘內注XX作為輔助治療。   用法用量   1.成人肌內注XX或稀釋后靜脈滴注,一次80mg(8萬單位),或按體重一次1~1.7mg/kg,每8小時1次;或一次5mg/kg,每24小時1次。療程為7~14日。靜滴時將一次劑量加入50~200ml的0.9%氯化鈉注XX液或5%葡萄糖注XX液中,一日1次靜滴時加入的液體量應不少於300ml,使藥液濃度不超過0.1%,該溶液應在30~60分鐘內緩慢滴入,以免發生神經肌肉阻滯作用。   2.小兒肌內注XX或稀釋后靜脈滴注,一次2.5mg/kg,每12小時1次;或一次1.7mg/kg,每8小時1次。療程為7~14日,期間應盡可能監測血葯濃度,尤其新生兒或嬰兒。   3.鞘內及腦室內給藥劑量為成人一次4~8mg,小兒(3個月以上)一次1~2mg,每2~3日1次。注XX時將藥液稀釋至不超過0.2%的濃度,抽入5ml或10ml的無菌針筒內,進行腰椎穿刺后先使相當量的腦脊液流入針筒內,邊抽邊推,將全部藥液于3~5分鐘內緩緩注入。硫酸慶大霉素針劑   4.腎功能減退患者的用量:按腎功能正常者每8小時1次,一次的正常劑量為1~1.7mg/kg,肌酐清除率為10~50ml/min時,每12小時1次,一次為正常劑量的30~70%;肌酐清除率<10ml/min時,每24~48小時給予正常劑量的20~30%。肌酐清除率可直接測定或從患者血肌酐值按下式計算:成年男性肌酐清除率=(140-年齡標準體重(kg)÷[72×患者血肌酐濃度(mg/dl)];或(140-年齡)×標準體重(kg)÷[50×患者血肌酐濃度(umol/L)]。成年女性肌酐清除率={[(140-年齡)×標準體重(kg)]÷[72×患者血肌酐濃度(mg/dl)]}×0.85;或{[(140-年齡)×標準體重(kg)]÷[72×患者血肌酐濃度(mg/dl)]}×0.85。5.血液透析后可按感染嚴重程度,成人按體重一次補給劑量1~1.7mg/kg,小兒(3個月以上)一次補給2~2.5mg/kg。   不良反應   藥物不良反應--蕁麻疹   1.用藥過程中可能引起聽力減退、耳鳴或耳部飽滿感等耳毒XX,影響前庭功能時可發生步履不穩、眩暈。也可能發生血尿、排尿次數顯著減少或尿量減少、食慾減退、極度口渴等腎毒XX。發生率較低者有因神經肌肉阻滯或腎毒性引起的呼吸困難、嗜睡、軟弱無力等。偶有皮疹、噁心、嘔吐、肝功能減退、白細胞減少、粒細胞減少、貧血、低血壓等。2.少數患者停葯后可發生聽力減退、耳鳴或耳部飽滿感等耳毒性癥狀,應引起注意。3.全身給葯合併鞘內注XX可能引起腿部抽搐、皮疹、發熱和全身痙攣等。   注意事項   1.下列情況應慎用該品:失水、第8對腦神經損害、重症肌無力或帕金森病及腎功能損害患者。

腎毒性檢測

2.交叉過敏,對一種氨基糖苷類抗生素如鏈黴素、阿米卡星過敏的患者,可能對該品過敏。   3.在用藥前、用藥過程中應定期進行尿常規和腎功能測定,以防止出現嚴重腎毒XX。必要時作聽力檢查或聽電圖尤其高頻聽力測定以及溫度刺激試驗,以檢測前庭毒性。   腎毒性檢測   4.有條件時療程中應監測血葯濃度,並據以調整劑量,尤其對新生兒、老年和腎功能減退患者。每8小時1次給葯者有效血葯濃度應保持在4~10mg/ml,避免峰濃度超過12mg/ml,谷濃度保持在1~2mg/ml;每24小時1次給葯者血葯峰濃度應保持在16~24mg/ml,谷濃度應<1mg/ml。接受鞘內注XX者應同時監測腦脊液內藥物濃度。   5.不能測定血葯濃度時,應根據測得的肌酐清除率調整劑量。   6.給予首次飽和劑量(1~2mg/kg)后,有腎功能不全、前庭功能或聽力減退的患者所用維持量應酌減。   7.應給予患者足夠的水分,以減少腎小管的損害。   8.長期應用可能導致耐葯菌過度生長。   9.不宜用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