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旋咪唑

来源:www.uuuwell.com

   

左旋咪唑(levamisole),由消旋四咪唑與d-樟腦-10-磺酸環合,再水解成鹽而得。或由DL-四咪唑經拆分,用燒鹼中和,得到L-四咪唑,最後成鹽而得。

簡介

  左旋咪唑(levamisole)是一種廣譜驅腸蟲葯,主要用於驅蛔蟲及勾蟲。   它的分子式是C11H12N2S,分子量是204.29,CAS no 14769-73-4

主治功能

  本品可提高病人細菌病毒感染抵抗力。目前試用於肺癌乳腺癌手術后或急性白血病、惡化淋巴瘤化療後作為輔助治療。此外,尚可用於自體免疫性疾病如類風濕關節炎紅斑性狼瘡以及上感、小兒呼吸道感染肝炎、菌痢、瘡癤膿腫等。對頑固性支氣管哮喘經試用初步證明近期療效顯著。

使用事宜

用法及用量

  驅蛔蟲:成人每日100-200mg,飯後1小時頓服兒童每日每千克體重2-3mg   驅勾蟲:每日100-200mg,飯後1小時頓服,連服2-3日。   絲蟲病:每日200-300mg,分2-3次飯後服,連服2-3日。癌瘤的輔助治療:1日量150-250mg,連服3日,休息11日,然後再進行下1療程。   治療類風濕XX節炎等:每次50mg,每日服2-3次,可連續服用。治支氣管哮喘:每服50mg,1日3次,連服3日,停葯7日,6個月為1療程。

不良反應注意事項

  偶有頭暈噁心嘔吐腹痛食慾不振發熱嗜睡乏力皮疹、發癢等不良反應,停葯后能自行緩解。個別病人可有細胞減少症剝脫性皮炎肝功損傷

規格

  片劑鹽酸鹽,每片含基質15mg、25mg、50mg。   生產廠家:   是否醫保用藥:醫保   是否非處方:處方   其它妊娠早期、肝功能異常及腎功能減退的病人慎用,肝炎活動期忌用

葯動學研究

  分析固體噻唑驅蟲藥物左旋咪唑的熱分解過程。採用熱重分析與差示掃描量熱分析方法,研究了藥物左旋咪唑的熱分解動力學,計算了熱分解動力學參數E、A、γ;並結合量子化學計算的有機物結構的鍵長、原子靜電荷研究了熱分解機理,推斷了熱分解機理和產物及貯藏期.用熱分析研究固體藥物左旋咪唑的熱分解過程方法簡便,結果可靠。

藥理研究

  1.探討左旋咪唑預防日本血吸蟲尾蚴感染的作用.方法鹽酸左旋咪唑和左旋咪唑鹼口服劑量為26.25 mg/kg,分別于小鼠感染前2天口服,連服7 d,塗膚劑為1.0%、2.0%、3.0%、5.0%和7.0%,分別于感染前2、1天和當天塗膚。停葯后4周解剖,檢獲蟲體。結果鹽酸左旋咪唑水溶液和左旋咪唑鹼水溶液分別口服,兩者的減蟲率都為0;5.0%的鹽酸左旋咪唑于感染當天塗膚、7.0%鹽酸左旋咪唑于感染前1天塗膚,減蟲率均為100.0%;2.0%、3.0%和5.0%的左旋咪唑鹼于感染前1天塗藥,減蟲率即可達到100.0%。結論左旋咪唑塗劑能防禦日本血吸蟲尾蚴的感染,左旋咪唑鹼效果優於鹽酸左旋咪唑,口服無效。   2.觀察左旋咪唑(LMS)對實驗性變態反應性腦脊髓炎(EAE)大鼠脊髓內單個核細胞上CD4,CD28和CD152表達的影響,並探討LMS誘發炎性髓鞘白質腦病發病機制。方法採用流式細胞術檢測EAE大鼠脊髓單個核細胞上CD4,CD28和CD152的表達水平。結果LMS同時給葯組和預處理的EAE組大鼠脊髓內單個核細胞上CD4和CD28的表達水平,均明顯高於非LMS處理的EAE模型組。結論LMS能促進EAE大鼠脊髓內單個核細胞上CD4和CD28的表達,提示LMS上調CD4和CD28的表達與可能LMS誘發的炎性脫髓鞘白質腦病有關。   3.研究了左旋咪唑對雞細胞免疫體液免疫功能的作用。結果表明左旋咪唑可影響正常雞的免疫功能:左旋咪唑可顯著促進雞外周血T淋巴細胞增殖,但對B淋巴細胞無明顯影響:2.5 ̄10mg/kg左旋咪唑可使CD4^+/CD8^+淋巴細胞比值明顯升高;左旋咪唑可使雞體內顆粒性、胸腺依賴性抗原SRBC抗體滴度,抗可溶性、胸腺依賴性抗原BSA抗體滴度和抗非胸腺依賴性抗原BA抗體滴度均明顯升高;   4.觀察左旋咪唑(LMS)不同階段給葯對實驗性變態反應性腦脊髓炎(EAE)大鼠血腦屏障(BBB)以及中樞神經系統(CNS)內MCP-1、MIP-1 α、MMP-2和ICAM-1表達的影響,為闡述LMS性白質腦病的發病機制提供實驗依據. 方法:雌性wistar大鼠45只分成5組:CFA對照組、模型(EAE)組、LMS免疫前給葯組(LMS1)、LMS免疫同時給葯組(LMS2)、LMS免疫后間斷給葯組(LMS3).通過四足墊皮下注XX豚鼠脊髓勻漿-完全弗氏佐劑(GPSCH-CFA)抗原乳劑免疫大鼠建立EAE模型,LMS1于免疫前給LMS(10mg/kg,ip,bid×7d),LMS2于免疫第Oh、24h、48h給LMS(10mg/kg,ip,qd×3d),LMS3于免疫后每隔11天分別給LMS(10mg/kg,ip,qd×3d),共計6次.CFA對照組和EAE組腹腔注XX生理鹽水(NS)代替.免疫當日定為第0天,每日觀察並記錄動物行為學及體重的變化.各組動物于發病高峰期處死(CFA對照組的半數動物及LMS3組于複發高峰期處死),取腦和脊髓,用多聚甲醛固定,行HE染色和Kluver&Barrera髓鞘染色.免疫組化法(SABC法)測定GFAP、IgG、MCP-1、MIP-1 α的表達;原位雜交法測定表達MCP-1、MMP-2、ICAM-1 mRNA的細胞數量. 結果:(1)行為學觀察:EAE組大鼠最早發病于免疫后第13天(13dpi),潛伏期為13.67±1.15dpi,表現為活動減少、進食減少、體重減輕,先出現尾張力降低、尾巴拖地不能抬起,繼而後肢無力步態異常癱瘓.LMS1、LS2組潛伏期分別為14.40±2.07dpi和14.00±1.19dpi,與EAE組比較無顯著差異.14dpi時,LMS1、LMS2組的臨床癥狀評分平均值(2.50±0.71,2.00±0.00)較EAE組(1.00±0.00)明顯增高(P<0.01,P<0.05).LMS1組最大癥狀評分平均值(3.80±0.45)較EAE組增高(P<0.05).LMS2組的發病率(8/9)較EAE組(3/8)增高(P<0.05).L,MS3組大鼠發病于14.00±1.37dpi,且2/10大鼠于24.00±1.41dpi出現複發.CFA對照組大鼠于第14天雖然出現佐劑XX節炎癥狀,雙後肢腫脹、步履蹣跚癥狀,但是未見尾巴無力、下垂麻痹和後肢無力、麻痹等神經系統受損的表現.(2)病理學改變:EAE組CNS內可見不同程度的炎性細胞浸潤,腦幹和脊髓處最為明顯,主要表現為血管套形成,噬神經現象:神經細胞腫脹、變性壞死.Kluver&Barrera髓鞘染色發現,廣泛的神經髓鞘變性、脫失,以腦幹、脊髓和小腦等為著,但軸突相對完整.LMS1及LMS2組大鼠CNS炎性浸潤和脫髓鞘呈加重趨勢.LMS3組于複發期出現炎症浸潤及脫髓鞘改變.CFA對照組大鼠均未觀察到炎性細胞浸潤和髓鞘脫失.(3)免疫組化結果:與CFA對照組相比,EAE組大鼠CNS內GFAP和IgG表達明顯增加.與EAE組相比,LMS1及LMS2組GFAP和IgG表達明顯增加;于複發期,LMS3組可見GFAP和IgG的表達.和CFA對照組相比,EAE組大鼠CNS內的MCP-1、MIP-1 α表達量升高.和EAE組相比,在發病高峰期,LMS1,LMS2組大鼠CNS內MCP-1的表達量明顯升高(P<0.01):LMS1組大鼠腦幹MIP-1α明顯升高(P<0.01),LMS1、LMS2組大鼠腰髓MIP-1α升高(P<0.05).在複發期,LMS3組大鼠CNS內MCP-1、MIP-1α的表達.(4)原位雜交結果:與CFA對照組比較,EAE組大鼠CNS內表達MCP-1、MMP-2、ICAM-1mRNA陽性細胞數目增加,且以大腦皮層及腦幹表達明顯.與EAE組比較,LMS1、LMS2組大鼠大腦內表達MCP-1、MMP-2、ICAM-1mRNA陽性細胞染色數目增加(P<0.01).LMS3組于複發期可見MCP-1、MIdP-2、ICAM-1mRNA陽性細胞的表達. 結論:(1)LMS免疫前給葯能加重Wistar大鼠EAE臨床癥狀,加速病情進展,加重炎症浸潤及髓鞘脫失. LMS免疫同時給葯能增加Wistar大鼠EAE的發病率,且加重臨床癥狀,加速病情進展,加重炎症浸潤及髓鞘脫失. LMS免疫后階段給葯可導致Wistar大鼠EAE的複發. (2)在LMS促發EAE的病程中BBB通透性增高. (3)在LMS促發EAE的病程中激活了星形膠質細胞. (4)LMS增加EAE大鼠的BBB通透性可能與MCP-1、MIP-1 α、MMP-2和ICAM-1上調有關,進而介導T淋巴細胞從外周XXCNS.

臨床研究

主題

  研究左旋咪唑致脫髓鞘腦病的臨床及CT、MRI的診斷價值

方法

  分析26例左旋咪唑致脫髓鞘腦病的臨床及18例CT、20例MRI資料。

結果

  本病的主要臨床表現為急性或亞急性起病的瀰漫性腦損害。1例腦活檢顯示脫髓鞘病灶。皮質激素治療效果好。13例CT及20例MRI顯示腦白質區有多發病灶,CT為低密度影,MRI為長T1長T2信號,僅1例有佔位效應。MRI的影像學診斷率明顯高於CT。結論:本病的診斷依靠其臨床特點和影像學檢查,MRI的診斷價值明顯優於CT。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