呋喃妥因

来源:www.uuuwell.com

   

呋喃妥因呋喃妥因別名呋喃坦丁呋喃坦啶硝呋妥因,硝基呋喃妥因,Furadantin,Furan,Furantoin,Macrodantin,Urantoin英文/拉丁名稱,Nitrofurantion本品為鮮黃色結晶性粉末;無臭,味苦;遇光色漸變深。本品在二甲基甲酰胺溶解,在丙酮中微溶,在乙醇中極微溶解,在水或氯仿中幾乎不溶。

簡介

  (呋喃坦啶,硝呋妥因)   Nitrofurantoin (Furadantin,Furantoin)

呋喃妥因

通用名 呋喃妥因   化學名 1-[[(5-硝基-2-呋喃基)亞甲基]氨基]-2,4-咪唑烷二酮   拼音名 FUNANTUOYIN   英文名 NITROFURANTOIN   CAS No. 67-20-9   結構式   分子式C8H6N4O5   分子量 238.16   規 格 50mg

作用與用途

呋喃妥因

  該品為合成抗菌葯,抗菌譜較廣,對大多數革蘭陽性菌及陰性菌均有抗菌作用,如金葡菌、大腸桿菌、白色葡萄球菌化膿性鏈球菌等。臨床上用於敏感菌所致的泌尿系統感染,如腎盂腎炎尿路感染膀胱炎攝護腺炎等。

劑量與用法

  口服:成人0.1g/次,4次/日;

副作用

攝護腺

  1 較常見的有噁心嘔吐、偶有過敏反應,如紅斑皮疹藥物熱及氣喘等。   2 可引起溶血貧血黃疸周圍神經

藥理

  藥效學

中樞神經

  該品的作用機制尚不十分明了,可能與干擾細菌酶系,導致細菌代謝紊亂有關。依濃度的不同,呋喃妥因可具抑菌或殺菌效能。   葯動學   該品的微晶型在小腸內迅速而完全吸收,大結晶型的吸收較緩,引起的胃腸道刺激也較強。血清中藥物濃度很低,高濃度出現于尿中,腎中的藥物濃度可能也較高。該品也可經胎盤XX胎兒循環蛋白結合率為60%,部分在體內為各組織(包括肝臟)滅活,T1/2為0.3~l小時。腎小球濾過為主要排泄途徑,少量自腎小管分泌和重吸收。30~40%迅速以原形自尿排出,大結晶型的排泄較饅。

適應症

  

線粒體

 ①敏感大腸桿菌肺炎桿菌、產氣桿菌變形桿菌所致的尿路感染;②預防尿路感染。該品的抗菌活性不受膿液及組織分解產物的影響,在酸性尿中的活性較強。

用法用量

念珠菌

  口服成人每6小時50一100mg,預防應用為每晚50一100mg.   小兒一月內嬰兒禁用;一月以上小兒每6小時一次,按體重1.25一1.75mg/kg;預防應用每晚睡前一次,按體重1一2mg/kg.   [製劑與規格]呋喃妥因片50mg   口服,一次0.1g,一日3-4次。連用不宜超過兩周。   [製劑]腸溶片;每片0.05g;0.1g.

禁用慎用

撲爾敏

  (1)患者對一種呋喃類葯過敏時對其他呋喃類也可產生交叉過敏現象。   (2)因呋喃妥因可透過胎盤,而胎兒酶系尚未發育完全,故足月孕婦不宜服用,以避免胎兒發生溶血性貧血的可能。   (3)少量呋喃妥因可XX乳汁哺乳期婦女應用時必須考慮其利弊。   (4)下列情況應慎用:①葡萄糖-6-磷酸脫氫酶(G6PD)缺乏症;②周圍神經病;③肺部疾病;④腎功能減退。   新生兒用此葯應為禁忌,因為酶系統發育不完全,有致溶血性貧血的危險。

給葯說明

  (1)呋喃妥因宜與食物同服,以減少胃腸道刺激;吸收雖見延遲,但總吸收量則有增加(大結晶型的峰濃度可因而增高),在尿中治療濃度的保持時間也見延長。   (2)療程至少7日,或繼續服藥至尿菌清除后3日以上。   (3)採用長期抑制治療者的每日量需酌減。   (4)該品對肌酐清除串<30ml/min的患者無效。腎功能不全者(肌酐清除率<50ml/min)不宜採用該品,因其代謝物的蓄積可引起毒XX。   在空腹時服用吸收快,療效高。應用腸溶片可減輕胃腸道反應。

實驗分析法

  方法名稱:呋喃妥因原料葯—呋喃妥因的測定—分光光度法   應用範圍:該方法採用分光光度法測定呋喃妥因原料葯中呋喃妥因的含量。   該方法適用於呋喃妥因原料葯。   方法原理:供試品加二甲基甲酰胺溶解並加水稀釋,製成供試液,置紫外可見分光光度計,于367nm波長處測定吸收度,計算出其含量。   試劑:二甲基甲酰胺   儀器設備:紫外可見分光光度計   試樣製備:1. 供試品溶液的製備   精密稱取供試品約40mg,置600mL燒杯中,加二甲基甲酰胺10mL,使溶解,立即加水400mL,攪勻(如析出沉澱,微溫,溶液仍可澄清),移至500mL棕色量瓶中,加少量水洗滌燒杯,洗液併入量瓶中,用水稀釋至刻度,搖勻,精密量取10mL置100mL棕色量瓶中,用水稀釋至刻度,搖勻,即得供試品溶液。   注:「精密稱取」系指稱取重量應準確至稱取重量的千分之一。「精密量取」系指量取體積準確度應符合國家標準中對該體積移液管的精度要求。   操作步驟:供試品溶液1小時內照紫外分光光度法,于波長367nm處測定吸收度,按C8H6N4O5的吸收係數(E1%1cm)為766計算,即得。   注:分光光度法應以配製供試品的同批溶劑為對照,採用1cm的石英吸收池。以吸收度最大的波長作為測定波長,一般供試品的吸收度讀數,以在0.3-0.7之間的誤差較小。儀器的狹縫波帶寬度應小於供試品吸收帶的半寬度,否則測得的吸收度偏低。狹縫寬度的選擇,應以減少狹縫寬度時供試品的吸收度不再增加為準。由於吸收池和溶劑本身可能有空白吸收,因此測定供試品的吸收度后應減去空白讀數,再計算含量。   參考文獻: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國家藥典委員會編,化學工業出版社,2005年版,一部,p.242。

不良反應

  (1)較常見者有:胸痛寒戰咳嗽發熱呼吸困難(肺炎)。   (2)較少見者有:眩暈嗜睡頭痛(神經毒性)、面或口腔麻木、麻刺或燒灼感、皮膚蒼白(溶血性貧血)、異常疲倦或軟弱(神經毒性、多神經病、溶血性貧血);皮膚、鞏膜黃染肝炎)。   細胞減少。可引起胃腸道反應:噁心,嘔吐,食慾不振腹脹腹瀉。餐后服用可減輕反應。也可發生過敏性皮疹,葯熱,胸悶,氣喘,休克。周圍神經炎,幻聽幻覺等。個別病例可引起肝腎損害肝功能不全者慎用。可致血象改變及溶血性貧血。醫學教育網搜集整理

心血管系統

  在葯熱或急性肺部反應時,心電圖上偶爾出現復極異常。

呼吸系統

  在芬蘭及瑞典這種反應占整個呋喃妥因的不良反應的40~85%。它主要見於婦女,特別是40~50歲的人,在兒童很罕見。這種反應與劑量無關。當首次用藥治療1~2周致敏后,再用藥2~10小時內即產生癥狀,如急性嚴重的呼吸困難心動過速乾咳高熱(常伴有寒戰)、紫紺、胸痛,偶爾關節痛背痛或頭痛,嘔吐、皮疹、虛脫,並可能發生過敏性休克。肺部所見為肺底部有粗糙捻發音或細小的濕性羅音。哮鳴音很少見。X線檢查,在80~90%病人中常見肺底部有淡的條索狀或小結節狀陰影,罕見有融合緻密陰影。偶爾兩側胸腔有積液。白細胞計數正常或中性及淋巴細胞增多。晚期常見有嗜酸細胞增多。停葯后,發熱與臨床癥狀常在幾小時內迅速消退。急性肺反應常伴有皮疹,罕見伴有肉芽腫性肝炎的肝臟反應,有的僅出現血清轉氨酶升高。延緩型急性肺反應常伴有慢性活動性肝炎的肝反應。這些病常伴有廣譜的血清自家免疫反應狼瘡樣綜合征)。   急性肺反應的發病原因,無疑是過敏機理,它可能是Coombs及Gell分類法的Ⅲ型。皮膚試驗有時陽性,但大多數為陰性。淋巴細胞轉移試驗常為陽性。   慢性肺反應比急XX少10~20倍,在長期用藥中,呼吸困難加重並常有乾咳,不發熱也無急性癥狀。在肺底部常可聽到羅音。常見有輕度肺功能不全。X線可見肺中葉及基底部間質浸潤,偶有纖維化增生肺泡滲出。停葯后臨床癥狀迅速恢復,但X線所見恢復較慢,差不多有半數病人恢復不完全。由於明顯纖維增生而不能恢復者是罕見的。個別病例因心肺功能衰竭死亡。   該品所致之支氣管哮喘,僅有少數病例報告。有哮喘史的病人,發生急性肺反應時,可伴有支氣管哮喘

神經系統

泌尿系統

  60年代以來,報告了數百例多發性神經病變的病例,其機理是中毒性的,與劑量、組織濃度及腎功能有關。長期用藥及老年人也可發生。癥狀出現最早是在用藥后3天(一般為9~45天)。神經病變主要侵及四肢,從未梢開始,最嚴重的是遠側。最初表現為感覺喪失,常伴有嚴重的肌萎縮。停葯后可完全或部份恢復。但嚴重病變是不可逆的。運動喪失的恢復,比感覺為慢,也不太完全。有些病人的癥狀,是發生在一個療程結束之後,這與有些報告提出停葯后癥狀不再進展是不一致的。還可發生球后視神經炎。同時出現煩躁不安、欣決或甚至精神癥狀,但很罕見。兒童也可出現多發性神經病變。神經損害為神經及神經根髓鞘退行性變,相應的前角細胞及肌纖維退行性變。病因尚不明,考慮是谷胱甘肽還原酶功能不全之故。即使是健康人,每天用該品,2周亦可引起運動神經傳導時間的明顯延長。如果注意腎功能不全,而慎用該品,則發生多發性神經炎的危險性可減少。早期發現感覺異常癥狀,及時停葯和處理,則基本上可防止嚴重病變的產生。

消化系統

  胃腸道癥狀是此葯最常見的不良反應,但常常是無大害,與劑量有關。在737例應用此葯治療的病人中,噁心及食慾不振者38例、嘔吐28例。病人每天用量在4mg/kg以下,不良反應的發生率為1.6%,如在7mg/kg以上則為23.6%。最近報告的8917例急性及1555例慢性泌XX感染的病人,應用該品治療后,因腸胃道不良反應而需停止用藥者占3.8%。腹痛及腹瀉罕見,胃出血更罕見。   該品所致的肝毒XX是罕見的,膽汁蓄積性肝炎常發生黃疸,在出現黃疸的前幾天,常有發熱及皮疹,並見有嗜酸細胞增多,有些病人再用此葯時,可再度出現黃疸。停葯后臨床癥狀改善,而組織學變化持續時間較長。引起黃疸(或無黃疸)慢性活動性肝炎者,約有30例報告,他們的氨基轉移酶、乳酸脫氫酶以及無性系丙種球蛋白增多。

造血系統

  個別病例甚至是兒童,均可發生巨成紅細胞性貧血,這是由於葉酸鹽代謝紊亂所致,個別病例有血紅蛋白血症,而無溶血性貧血,其中1例為新生兒。曾報告1例發生嚴重的出血性疾病,伴有凝血因子Ⅱ及Ⅶ缺乏,可能由於此藥引起肝損害所致。少數病例證明為過敏性粒細胞減少

過敏反應

  過敏性皮膚反應不太常見,有報告約為1.9%,並常與其他反應如葯熱、肺或肝反應同時出現。它們的表現為瘙癢丘疹、斑丘疹、蕁麻疹血管神經性水腫。而滲出性多形性紅斑或Lyell氏綜合征是罕見的。少數病例曾發生一過性脫髮。   服大劑量的男XX人,約1/3發生一過性XX細胞減少,是由於XX成熟停止之故。另有學者發現此葯的治療量,可使精於數目、XX運動及XX量減少。

相互作用

  (1)可導致溶血的藥物與呋喃妥因合用,有使溶血反應增加的趨勢。   (2)丙磺舒苯磺唑酮均可抑制呋喃妥因的腎小管分泌,導致後者的血葯濃度增高和(或)半衰期延長,而尿濃度則見減低,療效也有減退。丙磺舒等的劑量應予調整。   該品與制酸劑合用,可減低此葯的吸收。該品能降低萘啶酸的抗菌作用,因之二者不可合用。   與萘啶酸不宜合用,因兩者有拮抗作用

片劑製品

  
藥理作用
 該品為抗菌葯。大腸埃希菌對該品多呈敏感,產氣腸桿菌陰溝腸桿菌變形桿菌屬、克雷伯菌屬等腸桿菌科細菌的部分菌株對該品敏感,銅綠假單胞菌通常對該品耐葯。該品對腸球菌屬革蘭陽性菌具有抗菌作用。該品的抗菌活性不受膿液及組織分解產物的影響,在酸性尿液中的活性較強,抗菌作用機製為干擾細菌體內氧化還原酶系統,從而阻斷其代謝過程。該品為腸溶糖衣片,除去包衣后顯黃色。   動力學   該品微晶型在小腸內迅速而完全吸收,大結晶型的吸收較緩。與食物同服可增加兩種結晶型的生物利用度。血清中藥物濃度甚低,尿中的濃度較高。該品可透過胎盤和血-腦脊液屏障。血清蛋白結合率為60%。血消除半衰期(T1/2a)為0.3~1小時。腎小球濾過為主要排泄途徑,少量自腎小管分泌和重吸收。30%~40%迅速以原形經尿排出,大結晶型的排泄較慢。該品亦可經膽汁排泄,並經透析清除。   適應症   用於對其敏感的大腸埃希菌、腸球菌屬、葡萄球菌屬以及克雷伯菌屬、腸桿菌屬等細菌所致的急性單純性下尿路感染,也可用於尿路感染的預防。   用法用量   口服成人一次50~100mg,一日3~4次。單純性下尿路感染用低劑量;1月以上小兒每日按體重5~7mg/kg,分4次服。療程至少1周,或用至尿培養轉陰后至少3日。對尿路感染反覆發作予該品預防者,成人一日50~100mg,睡前服,兒童一日1mg/kg。   不良反應   1.噁心、嘔吐、納差和腹瀉等胃腸道反應較常見。   2.皮疹、藥物熱、粒細胞減少、肝炎等變態反應亦可發生,有葡萄糖-6-磷酸脫氫酶缺乏者尚可發生溶血性貧血。   3.頭痛、頭昏、嗜睡、肌痛眼球震顫等神經系統不良反應偶可發生,多屬可逆,嚴重者可發生周圍神經炎,原有腎功能減退或長期服用該品的病人易於發生。   4.呋喃妥因偶可引起發熱、咳嗽、胸痛、肺部浸潤和嗜酸粒細胞增多等急性肺炎表現,停葯后可迅速消失,重症患者採用皮質激素可能減輕癥狀;長期服用6月以上的患者,偶可引起間質性肺炎肺纖維化,應及早停葯並採取相應治療措施。   禁忌   新生兒、足月孕婦、腎功能減退及對呋喃類藥物過敏患者禁用。   注意事項   1、呋喃妥因宜與食物同服,以減少胃腸道刺激。   2、療程應至少7日,或繼續用藥至尿中細菌清除3日以上。   3、長期應用該品6月以上者,有發生瀰漫性間質性肺炎或肺纖維化的可能,應嚴密觀察,及早發現,及時停葯。因此將該品作長期預防應用者需權衡利弊。   4、葡萄糖-6-磷酸脫氫酶缺乏症、周圍神經病變肺部疾病患者慎用。   5、對實驗室檢查指標的干擾:該品可干擾尿糖測定,因其尿中代謝產物可使硫酸銅試劑發生假陽XX。1個月以內的新生兒禁用。   6、因呋喃妥因可透過胎盤屏障,而胎兒酶系尚未發育完全,故妊娠後期孕婦不宜應用,足月孕婦禁用,以避免胎兒發生溶血性貧血的可能。   7、少量呋喃妥因可XX乳汁,誘髮乳兒溶血性貧血,尤其是葡萄糖-6-磷酸脫氫酶缺乏者,服用該品應停止哺乳。老年患者應慎用,並宜根據腎功能調整給藥劑量。   過量處理   該品過量的主要表現為嘔吐。該品過量無特效解毒藥。需進一步誘導嘔吐,並給予大量補液,以保證藥物隨尿液排泄。該品也可經透析清除。   相互作用   1、可導致溶血的藥物與呋喃妥因合用時,有增加溶血反應的可能。   2、與肝毒性藥物合用有增加肝毒XX的可能;與神經毒性藥物合用,有增加神經毒性的可能。   3、丙磺舒和苯磺唑酮均可抑制呋喃妥因的腎小管分泌,導致後者的血葯濃度增高和(或)血清半衰期延長,而尿濃度則見降低,療效亦減弱,丙磺舒等的劑量應予調整。

腎炎治療

  在一項隨機調查中,研究者使用放XX性同位素標記的二巰基丁二醇(DMSA)閃爍掃描技術對靜脈給予呋喃妥因(cefatriaxone)治療3天和10天的腎盂腎炎患兒進行了跟蹤對比,發現長程用藥並不比短程用藥在減少腎臟瘢痕方面佔有優勢。   在研究是由Benador博士領導的由瑞士日內瓦Cantonal大學醫院和蘇黎世大學兒童醫院的研究小組完成的,結果發表于3月刊的《兒童疾病文獻》雜誌上。   目前對小兒腎盂腎炎的最佳療法存在爭議,的目的是想研究延長給葯時間證明是否會減少腎臟疤痕的發生。   研究共包括220名患兒,年齡從三個月至16歲,隨機分為兩組,每組110人。所有患兒的尿培養均為陽性,3-4天後進行DMSA掃描證實為急性腎臟炎症。一組予呋喃妥因50mg/kg3天,每天靜脈注XX一次;另一組相同劑量用藥10天。兩組均在靜脈用藥停止后口服頭孢克肟(cefixime)直至第15天。跟蹤DMSA掃描在住院后第三個月進行。   Benador博士的小組發現兩組腎臟瘢痕的發生率相似,3日組為36%,10日組為33%,並無顯著性差異。年齡在1歲以上的較大兒童瘢痕發生率為42%,而嬰兒則為24%。對年齡差異、性別、治療前的發熱期、掃描中發現的炎症強度以及輸尿管反流進行加權處理后,兩組間在瘢痕發生率上仍無顯著差異。   研究小組確實發現炎症損傷的大小決定形成疤痕的可能性——9%的小病灶、46%的大病灶可引起疤痕,但在任何炎症水平,疤痕的形成都與治療方法無關。另外,對患兒泌XX炎症的複發也進行了監測,有15名患兒出現複發,兩組間亦無差異。   Benador等在提到早先的一項使用DMSA掃描的研究時指出,該研究中患兒接受口服或靜脈注XX與口服聯用抗生素14天治療后,疤痕的發生率較低(9.6%),這是因為其研究對象僅為1至24個月大的患兒,且病情均不嚴重。   指出,雖然實驗研究發現腎組織的損壞取決於炎症反應,而炎症反應的持續時間決定了疤痕的形成程度,但該研究卻沒有發現治療前的發熱持續時間與疤痕形成之間的關係。   雖然口服藥物可減少治療腎盂腎炎的花費,但仍反對在年幼兒童使用口服療法,因為嘔吐會造成給葯不足,口服藥物對菌血症的療效不佳。Benador等認為既然使用靜脈抗生素的療程長短並不影響疤痕的形成,所以研究應該著眼于除抗生素外的抗炎藥物的使用,以期減緩急性炎症及其導致的疤痕形成。

過敏1例

  患女,62歲。患者于40d前因尿頻尿痛自服腸溶呋喃妥因0.1g,tid;連服4周后出現氣喘,未行其他治療,繼續服藥,病情進行性加重。入院查體:T37.0℃,R20次/min,P80次/min,BP18.0/12.0kPa。雙肺呼吸音清,未聞及干、濕性羅音。心率80次/分,律齊,肝、脾無腫大,尿檢正常。胸透無異常改變。診斷:呋喃妥因致過敏反應。給予B族維生素及神經營養劑,2周后治愈。   呋喃妥因常規用量0.1g,qid,連續服用藥一般不宜超過2周。如用量大或長時間使用,可發生周圍神經炎,偶有過敏反應,如氣喘。該患者用藥前未咨詢,連服4周,導致氣喘。

有肺毒性

  據澳大利亞藥物不良反應公報今年第4期稱,澳大利亞藥物不良反應委員會(ADRAC)迄今已收到呋喃妥因可疑肺部不良反應報告576例,包括自從1995年以來的46例。其中40例與長期應用呋喃妥因相關,最常見的癥狀是呼吸困難或咳嗽,但一些人有過敏反應,如發熱、瘙癢、皮疹或嗜酸性粒細胞增多症;病人經胸部X線、CT掃描、活檢屍檢證實有肺部纖維化或間質性肺炎。   報告多為老年女性,女男比例7?1,中位年齡70歲(47~90歲)。呋喃妥因的劑量為50~300mg/d(推薦每日預防劑量為50~100mg)。有些病人應用小劑量呋喃妥因(50mg/d)8個月即出現嚴重肺部反應,最長發病時間16年。到報告時為止,12例病人已康復,但某些病人有持續肺損傷,2例病人死於肺毒XX。   ADRAC告誡,當應用呋喃妥因治療≥6個月時,應注意其肺毒性,特別是老年人。病人亦應認識到有發生肺毒性的可能,如果發生肺部不良反應(如呼吸困難或持續咳嗽)應及時就醫,並立即停用呋喃妥因。

幽門螺桿菌療效

  實驗背景   抗生素耐葯日益被公認為幽門螺桿菌感染治療無效的主要原因。目前臨床上需要對滅滴靈甲紅黴素-克拉霉素耐葯的螺桿菌感染患者的新的治療。   實驗目的   調查研究呋喃妥因四聯療法治療幽門螺桿菌感染的療效。   實驗方法   被確診幽門螺桿菌感染的患者接受呋喃妥因(100mg,每日三次),奧美拉唑(20mg每日兩次),Pepto-Bismol(2片,每日三次),四環素(500mg,每日三次)四葯聯合治療,用藥14天。治療結束后四周或更長時間,患者複查內窺鏡檢查組織學檢查和組織培養,或尿素呼氣試驗。   實驗結果   實驗選擇了30個患者,其中25個男性,5個女性,平均年齡54.9歲。最普遍的診斷是十二指腸潰瘍(23%)和胃食管返流疾病(18%)。治療目標治愈率70%(95%CI:50.6-85%)。呋喃妥因四聯治療對甲硝唑敏感菌株(88%;15/17)的療效比甲硝唑耐葯菌株(33%;3/9;P=0.008)高。治療失敗者中有兩個患者治療前分離菌株對甲硝唑敏感,治療后對藥物產生耐葯。   實驗結論   由於呋喃妥因四聯療法在甲硝唑耐葯菌株存在時療效不好,所以作者認為呋喃妥因不適合廣泛用於臨床幽門螺桿菌根除治療。

生產企業

  北京雙鶴葯業有限公司、上海信誼葯業有限公司、丹東醫創葯業有限責任公司、東葯集團公司瀋陽克達有限公司、甘肅省祁連山製藥廠、新疆冠林製藥有限公司、西安利君製藥股份有限公司、武漢久安葯業有限公司、河南省平原製藥廠、江西贛南製藥廠、山東金泰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濟南金達葯業有限公司、山東金泰製藥廠、淮南市中聯葯業有限公司、江蘇四環生物股份有限公司、鎮江市第二製藥廠、鎮江製藥有限責任公司、江蘇吉貝爾葯業有限公司、寧波製藥廠、山西臨汾生化製藥廠、赤峰維康生化製藥有限公司、朝陽製藥廠、臨汾市健民製藥廠、山西汾河製藥廠、內蒙古吉蘭泰鹽化集團、太原華衛葯業有限公司、張家口市東風製藥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