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病毒

来源:www.uuuwell.com

   

人類免疫缺陷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HIV),顧名思義它會造成人類免疫系統的缺陷。1981年,人類免疫缺陷病毒在美國首次發現。它是一種感染人類免疫系統細胞的慢病毒(Lentivirus),屬轉錄病毒的一種。至今無有效療法致命傳染病。該病毒破壞人體的免疫能力,導致免疫系統的失去抵抗力,而導致各種疾病癌症得以在人體內生存發展到最後,導致艾滋病獲得性免疫缺陷綜合症)。

基本認識

病毒現狀

  在世界範圍內導致了近1200萬人的死亡,超過3000萬人受到感染。在感染後會整合入宿主細胞基因組中,而目前的抗病毒治療並不能將病毒根除。在2004年底,全球有約四千萬被感染並與人類免疫缺陷病毒共同生存的人,流行狀況最為嚴重的仍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其次是南亞與東南亞,但該年漲幅最快的地區是東亞、東歐及中亞。   1986年7月25日,世界衛生組織(WHO)發布公報,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會議決定,將艾滋病病毒改稱為人類免疫缺陷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簡稱HIV。

病毒特點

  HIV病毒主要攻擊人體的輔助T淋巴細胞系統;一旦侵入機體細胞,病毒將會和細胞整合在一起終生難以消除;病毒基因變化多樣;廣泛存在於感染者的血液、XX、XX分泌物、唾液尿液乳汁腦脊液、有神經癥狀腦組織液,其中以血液、XX、XX分泌物中濃度最高;對外界環境的抵抗力較弱,對乙肝病毒有效的消毒方法對艾滋病病毒消毒也有效;感染者潛伏期長、死亡率高;艾滋病病毒的基因組比已知任何一種

人類免疫缺陷病毒

病毒基因都複雜。

發現過程

美國識別

  艾滋病最早是于80年代初期在美國被識別,早期的病人都是年輕的男同性戀者,因此艾滋病一度被稱作「同性戀病」("gay plague"或"gay-related immune deficiency"(GRID)),並受到當時里根保守政府的忽視。但在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以及有識的醫生科學家的持續工作下,累積了信服性的流行病學數據,顯示艾滋病有一定的傳染性致因(etiology),同時,因輸血導致非同性戀者罹患艾滋病的病例逐漸增多,許多科學家開始調查此傳染XX原。

合作定名

  在巴黎巴斯德研究所專門研究逆轉錄病毒與癌症關係的法國病毒學家呂克·蒙塔尼(Luc Montagnier)

及其研究組于1983年首次從一位罹患晚期卡波西氏肉瘤的年輕男同性戀艾滋病人(首字縮寫LAI)的血液及淋巴結樣品中,分離到一種的新的逆轉錄病毒;他們發現這種病毒不同於人類T4淋巴細胞白血病病毒(Human T cell Leukemia Virus, HTLV),而是一種慢病毒(Lentivirus),他們將之命名為「免疫缺陷相關病毒」(Immune Deficiency-Associated Virus, IDAV)。大西洋另一邊,蒙塔尼埃當時的合作者,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的美國生物醫學科學家羅伯特·加羅(Robert Gallo)及屬下也從一些細胞株系中分離到新病毒,並將之命名為「IIIB/H9型人類T4淋巴細胞白血病病毒」(Human T cell Leukemia Virus-IIIB/H9, HTLV-IIIB/H9);加羅小組首次於1984年在《科學》期刊發表論文,論證了這種新病毒與艾滋病的病原關係。   隨後加羅前往法國,提供HTLV-IIIB/H9以與蒙塔尼埃的IDAV (LAI)比較,結果兩株病毒是完全一樣的,就是蒙塔尼埃小組的LAI。本來雙方約定共同舉行新聞發布會,但已經知情的美國健康與人類服務部(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DHHS)部長瑪格理特·海克勒(Margaret Heckler)緊急電召加羅回國,單方面舉行了新聞發布會。DHHS指示加羅儘速開發在血液中檢測人類免疫缺陷病毒的技術並申請專利,以方便美國的製藥公司在全球銷售這一技術,加羅使用了這種HTLV-IIIB/H9病毒。法美兩國以及雙方的科學家為此有若干年的爭議與官司,一直無解;持續到1991年,雙方才達成某些程度的諒解。   1986年,該病毒的名稱被統一為「人類免疫缺陷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 HIV),以更好地反映病毒導致免疫缺陷而不是導致癌症的性質

全球蔓延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HIV/AIDS統計報告,在2004年,全球估計有3590至4430萬人與人類免疫缺陷病毒相伴生存,其中430至640萬人屬於新發感染病例,另外,有280至350萬人死於艾滋病。這些數字並在不斷增長中,其中,東亞、東歐、中亞等地區漲幅最快。感染最嚴重的地區仍然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其次是南亞與東南亞。

存活條件

體外生存

  人類免疫缺陷病毒在人體外生存能力極差,不耐高溫,抵抗力較低,離開人體不易生存,常溫下只可生存數小時至數天。   HIV對熱敏感。在56℃條件下30分鐘即失去活性,但在室溫保存7天,仍保持活性。

滅活方法

  不加穩定劑病毒在-70℃冰凍下失去活性,而35%山梨醇或50%胎牛血清在-70℃時冰凍3個月仍保持活性。對消毒劑和去污劑亦敏感,0.2%次氯酸鈉、0.1%漂白粉、70%乙醇、35%異丙醇、50%乙醚、0.3%H2O20.5%來蘇爾處理5分鐘能滅活病毒,1%NP-40和0.5%triton-X-100能滅活病毒而保留抗原性。對紫外線、γXX線有較強抵抗力。   國際衛生組織推薦對艾滋病病毒滅活加熱100℃持續20分鐘,效果理想。艾滋病病毒的消毒主要是針對被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的血液、體液污染醫療用品、生活場所等。例如,輔料紗布、衣物等。對艾滋病病毒的消毒可以根據消毒物品選擇適當的物理方法或化學方法。需要重複使用的物品可用煮沸或高壓蒸汽消毒。不宜煮沸的物品可用2%戊二醛、75%酒精等進行消毒。

體液生存

  在室溫下,液體環境中的HIV可以存活15天,被HIV污染的物品至少在3天內有傳染性。   近年來,一些研究機構證明 ,離體血液中HIV病毒的存活時間決定於離體血液中病毒的含量,病毒含量高的血液,在未乾的情況下,即使在室溫中放置96小時,仍然具有活力。即使是針尖大小一滴血,如果遇到新鮮的淋巴細胞,艾滋病毒仍可在其中不斷複製,仍可以傳播。   病毒含量低的血液,經過自然乾涸2小時后,活力才喪失;而病毒含量高的血液,即使乾涸2-4小時,一旦放入培養液中,遇到淋巴細胞,仍然可以XX其中,繼續複製。   所以,含有HIV的離體血液可以造成感染。儘管艾滋病毒見縫就鑽,這些病毒也有弱點,它們只能在血液和體液中活的細胞中生存,不能在空氣中、水中和食物中存活,離開了這些血液和體液,這些病毒會很快死亡。

形態特徵

形態結構

  人類免疫缺陷病毒直徑約120納米,大致呈球形。病毒外膜是類脂包膜,來自宿主細胞,並嵌有病毒的蛋白gp120與gp41;gp41是跨膜蛋白,gp120位於表面,並與gp41通過非共價作用結合。向內是由蛋白p17形成的球形基質(Matrix),以及蛋白p24形成的半錐形衣殼(Capsid),衣殼在電鏡下呈高電子密度。衣殼內含有病毒的RNA基因組、酶(逆轉錄酶整合酶蛋白酶)以及其他來自宿主細胞的成分(如tRNAlys3,作為逆轉錄的引物)。

基因編碼

  病毒基因組是兩條相同的正鏈RNA,每條RNA長約9.2-9.8kb。兩端是長末端重複序列(long terminal repeats, LTR),含順式調控序列,控制前病毒表達。已證明在LTR有啟動子和增強子並含負調控區。LTR之間的序列編碼了至少9個蛋白,可分為叄類:結構蛋白、調控蛋白、輔助蛋白。   1.gag基因能編碼約500個氨基酸組成的聚合前體蛋白,經蛋白酶水解形成P17,P24核蛋白,使RNA不受外界核酸酶破壞。   2.Pol基因編碼聚合酶前體蛋白,經切割形成蛋白酶、整合酶、逆轉錄酶、核糖核酸酶H,均為病毒增殖所必需。   3.env基因編碼約863個氨基酸的前體蛋白並糖基化成gp160,gp120和gp41。gp120含有中和抗原決定簇,已證明HIV中和抗原表位,在gp120 V3環上,V3環區是囊膜蛋白的重要功能區,在病毒與細胞融合中起重要作用。gp120與跨膜蛋白gp41以非共價鍵相連。gp41與靶細胞融合,促使病毒XX細胞內。實驗表明gp41亦有較強抗原性,能誘導產生抗體反應。   4.TaT 基因編碼蛋白可與LTR結合,以增加病毒所有基因轉錄率,也能在轉錄后促進病毒mRN

A的翻譯。   5.Rev基因產物是一種順式激活因子,能對env和gag中順式作用抑制序(Cis-Acting repression sequance,Crs) 去抑製作用,增強gag和env基因的表達,以合成相應的病毒結構蛋白。   6.Nef基因編碼蛋白P27對HIV基因的表達有負調控作用,以推遲病毒複製。該蛋白作用於HIv cDNA的LTR,抑制整合的病毒轉錄。可能是HIV在體內維持持續感集體所必需。   7.Vif基因對HIV並非必不可少,但可能影響遊離HIV感染性病毒體的產生和體內傳播。   8.VPU基因為HIV-1所特有,對HIV的有效複製及病毒體的裝配與成熟不可少。   9.Vpr基因編碼蛋白是一種弱的轉錄激活物,在體內繁殖周期中起一定作用。   HIV-2基因結構與HIV-1有差別:它不含VPU基因,但有一功能不明VPX基因。核酸雜交法檢查HIV-1與HIV-2的核苷酸序列,僅40%相同。env基因表達產物激發機體產生的抗體無交叉反應。

感染方式

傳播途徑

  HIV感染者是傳染源,曾從血液、XX、唾液、尿液、XX分泌液、眼淚、乳汁等分離得HIV。   
接觸傳播HIV存在於感染者XX和XX分泌物中,XX很容易造成細微的皮膚粘膜破損,病毒即可通過破損處XX血液而感染。無論是同性、異性、還是兩性之間的性接觸都會導致艾滋病的傳播。艾滋病感染者的XX或XX分泌物中有大量的病毒,在性活動(包括XXXX、XX和XX)時,由於XX部位的摩擦,很容易造成XX器黏膜的細微破損,這時,病毒就會趁虛而入,XX未感染者的血液中。值得一提的是,由於直腸的腸壁較XX壁更容易破損,所以肛門XX的危險性比XXXX的危險性更大。
血液傳播人體被輸入含有HIV的血液或血液製品靜脈吸毒移植感染者或病人的組織器官都有感染艾滋病的危險性。
母嬰傳播感染了HIV的婦女在妊娠分娩過程中,也可將病毒傳給胎兒,感染的產婦還可通過母乳餵養將病毒傳給吃奶的孩子。
但下列途徑一般不會傳播,如握手,擁抱,接吻,游泳,蚊蟲叮咬,共用餐具,咳嗽打噴嚏,日常接觸等。

病機

  HIV選擇性的侵犯帶有CD4分子的,主要有T4淋巴細胞、單核巨噬細胞樹突狀細胞等。細胞表面CD4分子是HIV受體,通過HIV囊膜蛋白gp120與細胞膜上CD4結合后,gp120構像改變使gp41暴露,同時gp120-CD4與靶細胞表面的趨化因子CXCR4或CXCR5結合形成CD4-gp120-CXCR4/CXCR5三分子複合物。gp41在其中起著橋的作用,利用自身的疏水作用介導病毒囊膜與細胞膜融合。最終造成細胞被破壞。其機制尚未完全清楚,可能通過以下方式起作用:   1.由於HIV包膜蛋白XX細胞或病毒出芽釋放導致細胞膜通透性增加,產生滲透性溶解。   2.受染細胞內CD-gp120複合物與細胞器(如高爾基氏體等)的膜融合,使之溶解,導致感染細胞迅速死亡。   3.HIV感染時未整合的DNA積累,或對細胞蛋白的抑制,導致HIV殺傷細胞作用。   4.HIV感染細胞表達的gp120能與未感染細胞膜上的CD4結合,在gp41作用下融合形成多核巨細胞而溶解死亡。   5.HIV感染細胞膜病毒抗原與特異性抗體結合,通過激活補體或介導ADCC效應將細胞裂解。   6.HIV誘導自身免疫,如gp41與T4細胞膜上MHCⅡ類分子有一同源區,由抗gp41抗體可與這類淋巴細胞起交叉反應,導致細胞破壞。   7.細胞程序化死亡(programmed cell death ):在艾滋病發病時可激活細胞凋亡 (Apoptosis) 。如HIV的gp120與CD4受體結合;直接激活受感染的細胞凋亡。甚至感染HIV的T細胞表達的囊膜抗原也

可啟動正常T細胞,通過細胞表面CD4分子交聯間接地引起凋亡CD+4細胞的大量破壞,結果造成以T4細胞缺損為中心的嚴重免疫缺陷,患者主要表現:外周淋巴細胞減少,T4/T8比例配置,對植物血凝素和某些抗原的反應消失,遲髮型變態反應下降,NK細胞、巨噬細胞活性減弱,IL2、γ干擾素細胞因子合成減少。病程早期由於B細胞處於多克隆活化狀態,患者血清中lg水平往往增高,隨著疾病的進展,B細胞對各種抗原產生抗體的功能也直接和間接地受到影響。   艾滋病人由於免疫功能嚴重缺損,常合併嚴重的機會感染,常見的有細胞(鳥分枝桿菌)、原蟲(卡氏肺囊蟲、弓形體)、真菌白色念珠菌新型隱球菌)、病毒(巨細胞病毒單純皰疹病毒乙型肝炎病毒),最後導致無法控制而死亡,另一些病例可發生Kaposis肉瘤或惡性淋巴瘤。此外,感染單核巨噬細胞中HIV呈低度增殖,不引起病變,但損害其免疫功能,可將病毒傳播全身,引起間質肺炎和亞急性腦炎。   艾滋病病毒XX人體后,首先遭到巨噬細胞的吞噬,但艾滋病病毒很快改變了巨噬細胞內某些部位的酸性環境,創造了適合其生存的條件,並隨即XXT-CD4淋巴細胞大量繁殖,最終使后一種免疫細胞遭到完全破壞。   HIV感染后可刺激機體生產囊膜蛋白(Gp120,Gp41)抗體和核心蛋白(P24)抗體。在HIV攜帶者、艾滋病病人血清中測出低水平的抗病毒中和抗體,其中艾滋病病人水平最低,HIV攜帶者最高,說明該抗體在體內有保護作用。但抗體不能與單核巨噬細胞內存留的病毒接觸,且HIV囊膜蛋白易發生抗原性變異,原有抗體失去作用,使中和抗體不能發揮應有的作用。在潛伏感染階段,HIV前病毒整合入宿主細胞基因組中,免疫會把HIV忽略不被免疫系統識別,自身免疫無法清除。

藏身之所

  長期以來,醫學界在臨床治療時發現,所有接受強化治療的艾滋病病毒攜帶者在停止治療後身體中很快又重新出現艾滋病病毒,並由此推斷在感染者的機體中不但存在艾滋病病毒的藏身之所,而且機體的免疫系統難以對其進行有效控制。

腸淋巴結

  為解開這一難題,法國科學家進行了大量試驗。結果發現,腸淋巴結為艾滋病病毒提供了一個絕好的保護屏障,不但艾滋病病毒檢測呈陽性者體內的該病毒無法被徹底消滅,一些感染艾滋病病毒10年後血檢仍為陰性者的腸淋巴結中也藏匿著艾滋病病毒。   科學家經過進一步研究發現,腸淋巴結中的T-CD8淋巴細胞(細胞毒素T淋巴細胞)活力較差,其他組織中的這種被稱為殺手的淋巴細胞通常能夠消滅被感染的細胞,控制病毒,但腸淋巴結中的這種淋巴細胞缺乏這一能力,從而導致艾滋病病毒在其中藏身,並逐漸擴散到其他器官,使病情加重。   隨後,研究人員證實導致腸淋巴結中T-CD8淋巴細胞功能缺損的是TGF-β細胞因子,正是它抑制了T-CD8淋巴細胞的活性,導致其早衰。   法國科學家表示,他們的研究為徹底戰勝艾滋病提供了新思路,比如抑制TGF-β細胞因子,修復功能受損的T-CD8淋巴細胞,以及加強針對腸淋巴結的治療等。這也將是他們下一步的主攻課題

記憶T細胞

  記憶T細胞是一些艾滋病病毒的藏身天堂。當其細胞活著時,病毒也就活著;細胞死亡,病毒便釋出,感染更多的健康細胞。    記憶T細胞,這是一種人體免疫細胞,儘管它是一些艾滋病病毒的藏身天堂,但也在一定程度上能限制這些病毒的活動。

CD4細胞

  艾滋病毒會附著在CD4細胞上,再XXCD4細胞並感染它。當一個人被艾滋病毒感染時,病毒便在感染者體內免疫系統內製造更多的病毒細胞,把它變成製造病毒的工廠。艾滋病毒會不斷複製,CD4細胞則被破壞殆盡,免疫系統會再製造新的免疫細胞替代死亡的免疫細胞,但是新製造出的免疫細胞仍免除不了被艾滋病毒感染。即使感染艾滋病毒者感覺身體良好,沒有任何癥狀,但這時可能已經有億萬個CD4 細胞被破壞了。CD4是最重要的免疫細胞,感染者一旦失去了大量CD4細胞,整個免疫系統就會遭到致命的打擊,對各種疾病的感染都失去抵抗力。

檢測方法

  檢測HIV感染者體液中病毒抗原和抗體的方法,操作方便,易於普及應用,其中抗體檢測尤普通。但HIv P24抗原和病毒基因的測定,在HIV感染檢測中的地位和重要性也日益受到重視。

抗體檢測

  主要有酶聯免疫吸附試驗(ELISA)和免疫熒光試驗(IFA)。ELISA用去污劑裂解HIV或感染細胞液提取物作抗原,IFA用感染細胞塗片作抗原進行抗體檢測,如果發現陽性標本應重複一次。為防止假陽性,可做Western blotting (WB,蛋白印跡法)進一步確證。   WB法是用聚丙烯酰胺凝膠電泳將HIV蛋白進行分離,再經傳移電泳將不同蛋白條帶轉移硝酸纖維膜上,加入病人血清孵育后,用抗人球蛋白酶標抗體染色,就能測出針對不同結構蛋白抗體,如抗gp120、gp41、P24抗體,特異性較高。   HIV抗體檢測結果有兩種可能,HIV陽性或HIV陰性。   
HIV陰性說明從人體內檢測不到HIV抗體,陰性符號以(-)表示。不能說沒有感染HIV, 要看是什麼時候檢測的,在窗口期內,感染者的體內還沒有產生HIV抗體,或還沒有產生足量的HIV抗體,這時HIV檢測是陰性結果,如果在窗口期之後檢測的,可以排除感染HIV的可能。
HIV陽性說明從人體內檢測到了HIV抗體,陽性符號以(+)表示。
檢測結果不定因素感染還處於窗口期:從HIVXX體內到檢測這段時間還不夠長,因此血清還沒有形成典型的抗體反應
艾滋病進展到終末期,抗體水平下降
其他非病毒蛋白抗體的交叉反應:自身免疫性疾病、某些惡性疾病、懷孕、輸血或器官移植等情況下,身體可以產生一些抗體,其反應與HIVP24核心蛋白抗體引起的反應很相似

抗原檢測

  用ELISA檢測P24抗原,在HIV感染早期尚未出現抗體時,血中就有該抗原存在。由於P24量太少,陽性率通常較低。現有用解離免疫複合物法或濃縮P24抗原,來提高敏感性

核酸檢測

  用PCR法檢測HIV基因,具有快速、高效、敏感和特異等優點,目前該法已被應用於HIV感染早期診斷及艾滋病的研究中。

培養方法

  常用方法為共培養法,即用正常人外周血液分離單個核細胞,加PHA刺激並培養后,加入病人單個核細胞診斷及艾滋病的研究中。   將病人自身外周或骨髓中淋巴細胞經PHA刺激48~72小時作體外培養(培養液中加IL2)1~2周后,病毒增殖可釋放至細胞外,並使細胞融合成多核巨細胞,最後細胞破潰死亡。亦可用傳代淋巴細胞系如HT-H9、Molt-4細胞作分離及傳代。   HIV動物感染範圍窄,僅黑猩猩和長臂猿,一般多用黑猩猩做實驗。用感染HIV細胞或無細胞的HIV濾液感染黑猩猩,或將感染HIV黑猩猩血液輸給正常黑猩猩都感染成功,邊續8個月在血液和淋巴液中可持續分離到HIV,在3~5周后查出HIV特異性抗體,並繼續維持一定水平。但無論黑猩猩或長臂猿感染后都不發生疾病。

相關癥狀

疑似癥狀

  
常見癥狀持續廣泛淋巴結腫大,特別是頸、腋和腹股溝淋巴結。淋巴結腫大直徑1厘米左右,堅硬、不痛、可移動,時間超過三個月。
數周以來不明原因發熱和盜汗。
數周以來出現難以解釋的嚴重疲乏
食慾下降,2個月內體重減輕超過原體重的10%。
數周以來出現不明原因的慢性腹瀉,呈水樣,每日10次以上。
氣促乾咳數周。
皮膚、口腔出現平坦隆起粉紅、紫紅色斑點,不痛不癢。
咽、喉部出現白斑。男性XX出現鱗屑性斑,癢。女性肛門瘙癢,XX癢,白帶多。
頭痛、視線模糊。 當出現上面三個以上癥狀又有不潔性接觸史時,應及時去醫院檢查。
現實生活中,有許多原因能夠引起以上癥狀,不能因為自己的身體有相關癥狀就斷定自己攜帶有HIV病毒。只有進行科學的「HIV抗體檢測」才能夠得出正確的結論

無癥狀潛伏

  艾滋病病毒侵入人體后一部分人一直無癥狀,直接XX無癥狀期。艾滋病潛伏期的長短個體差異極大,這可能與入侵艾滋病病毒的類型、強度數量、感染途徑以及感染者自身的免疫功能、健康狀態、營養情況、年齡、生活和醫療條件、心理因素等有關。一般為6-10年,但是有大約5-15%的人在2-3年內就進展為艾滋病,稱為快速進展者,另外還有5%的患者其免疫功能可以維持正常達12年以上,稱為長期不進展者。

人體損害

  HIV不僅使人體的免疫系統難以抵禦其侵害,而且給特效治療藥物和預防用疫苗的研製帶來困難。HIV直接侵犯人體的免疫系統,破壞人體的細胞免疫體液免疫。它主要存在於感染者和病人的體液(如血液、XX、XX分泌物、乳汁等)及多種器官中,它可通過含HIV的體液交換或器官移植而傳播。

侵蝕細胞

  現已證實HIV是嗜T4淋巴細胞和嗜神經細胞的病毒。HIV由皮膚破口或粘膜XX人體血液,主要攻擊和破壞的靶細胞T4淋巴細胞(T4淋巴細胞在細胞 免疫系統中起著中心調節作用,它能促進B細胞產生抗體),便得T4細胞失去原有的正常免疫功能。當激活免疫反應的T4細胞幾乎全部被HIV消除,T4細胞抑制細胞在數量上巨增,相反病人體內T4細胞在數量上驟減,從而導致病人的免疫功能全部衰竭,為條件性感染創造了極為有利的條件。   HIV對神經細胞有親合力,能侵犯神經系統,引起腦組織的破壞,或者繼發條件性感染而致各種中樞神經系統的病變。

助發癌變

  HIV和其它逆轉錄病毒一樣,當逆轉錄酶使病毒的RNA作為模板合成DNA而成前病毒DNA整合到宿主細胞的DNA中時,HIV帶有的致癌基因可使細胞發生癌性轉化,特別是在細胞免疫遭到破壞,喪失免疫監視作用的情況下,細胞癌變更易發生。

奪取生命

  艾滋病患者的存活時間長短與其被感染的亞型病毒種類有很大的關係。艾滋病患者的平均存活時間因被感染的亞型種類不同而有很大的差異,儘管這些研究對象被感染的病毒數量基本上是一樣的。A亞型病毒感染者的平均存活時間為8.8年,而D亞型病毒感染者的平均存活時間降至為6.9年,而D亞型和A亞型病毒的混合感染者的存活時間更短,平均只有5.8年。

疫苗研製

  2009年9月,在泰國進行的一項由美國軍方支持的醫療試驗發現,某實驗性疫苗能將感染艾滋病毒的風險大大降低。人類首次獲得了具有一定免疫效果艾滋病疫苗。   Challenges in the development of an HIV-1 vaccine   1) extensive viral clase and sequence diversity   2) early establishment of latent viral reservoirs   3) immune correlates of protection unclear   4) viral evasion of humoral and cellular immune responses.   5) antibody responses typically type-specific   6) no method exists to elicit broadly reactive neutralizing antibodies   7) attenuated viruses unsafe for human use   8) lack of small-animal model   9) little pharmaceutical interest

起源探疑

  隨著對艾滋病毒研究的不斷深入,人們在不同的靈長類動物身上分離到類似於HIV的猴免疫缺陷病毒,簡稱為SIV。SIV同HIV在基因大小和組成上基本相同,但是SIV在其自然宿主猴體內並不引起任何疾病。可是當把從自然宿主內分離到的SIV接種到非自然宿主猴時,將會導致類似於人類的免疫缺陷綜合癥狀。例如將從佛羅里達長尾猴分離到的SIVsm接種到恆河猴時,經過一段臨床潛伏期后,則產生類似艾滋病的臨床癥狀,如腹瀉、體重下降、CD4和CD8細胞比例失調等等。人們還發現在野生的非洲綠猴體內分離到的病毒相互間的遺傳變異非常大,並且這一變異和不同種屬猴的進化關係相一致,提示猴免疫缺陷病毒已在猴體內共同進化了相當長的時間。所有這些研究都提示人類的艾滋病毒可能是通過不同種屬間交叉傳播的形式從猴類傳播到人。   一直到了90年代初,高峰及漢(Hahn)等人在進行非洲邊遠地區HIV-2的流行研究中,為艾滋病毒的起源提供了較直接的線索,進而證明B型艾滋病毒起源於猴艾滋病毒。該研究的最重要的發現是從一名HIV-2健康攜帶者身上分離到一株同猴免疫缺陷病SIVsm和 SIVmac相類似的病毒(HIV-2/FO784)。在進化分析中,由於FO784同SIVsm/mac的高度同源性,它們相互間在進化樹上已不能被區分開,強烈地提示人類艾滋病毒起源於猴免疫缺陷病毒。這不但為後來的類似實驗所證實,同時大量的流行病學結果也支持這一結論。   首先,大約有 30%的野生佛羅里達長尾猴感染有SIVsm。大比例的野生猴攜帶有SIV,直接地證明了佛羅里達長尾猴為SIVsm的自然宿主。   第二,SIVsm和 HIV-2共同流行於非洲西部的幾個國家的同一地理區域內。並且共同生活在西非的人和佛羅里達長尾猴有著密切的接觸,例如人們常獵取佛羅里達長尾猴作為寵物或食品。   第三,感染有SIVsm的佛羅里達長尾猴並不產生任何臨床癥狀,可是當把SIVsm接種到恆河猴時,則產生類似於人類的免疫缺陷綜合征。所有這一切說明SIVsm同佛羅里達長尾猴已形成一種共生關係,即佛羅里達長尾猴已成為SIVsm的自然宿主,並且已不再因為SIVsm的感染而產生任何臨床癥狀。可是當SIVsm感染一個新的宿主時則引起在其自然宿主所沒有的臨床表現。同SIVsm感染恆河猴一樣,當SIVsm感染到新的宿主人時,則在感染者產生免疫缺陷綜合征。因此人類免疫缺陷綜合征實際上是一種動物傳染病,即一種在自然狀態下由動物傳染到人的疾病。   當然最完善的證明應是獲得直接SIVsm從佛羅里達長尾猴傳播到人的大量流行病學和遺傳學證據。然而在得到這一資料是幾乎不可能的前提下,從人類分離到SIV類似病毒,為HIV起源於猴艾滋病毒提供了最有說服力的證據。HIV—2的D亞型和E亞型同其相應的SIV密切相關,並且在進化分析中同相應SIV形成同一組群,而不能將其同SIV區分開來。這說明至少D和E是通過二次獨立的從猴到人的傳播造成的。目前已發現至少5種不

人類免疫缺陷病毒

同的 HIV—2亞型,提示這種在不同種屬間的傳播對HIV—2來講可能至少發生了5次。不久前,在一次意外事件中,一名實驗人員由於沒有嚴格遵守實驗操作條例而感染了SIV。在隨後2年多的追蹤調查中,從該實驗人員體內成功地檢測到病毒和相應抗體,表明該實驗人員已被SIV所感染。該意外事件直接地證明了免疫缺陷病毒從猴類傳播到人類的可能性。   通過上述的研究,對HIV-2的起源有了比較明確的結論。可是對HIV—l的起源問題曾一直是一個未解的迷。雖然說人們普遍認為HIV-l同HIV-2一樣起源於相類似的猴病毒,可是一直缺少明確的證據。儘管已在黑猩猩體內成功地分離到一種類似於人類HIV-l的病毒(SIVcpz),可是二者之間的遺傳物質差異很大。同HIV-2和SIVsm/mac的關係不一樣,在遺傳進化的分析中 HIV-l並不同任何SIVcpz形成密切相關的群。另外在自然狀態下,黑猩猩的感染率十分的低。到目前大約有幾百隻黑猩猩已經被篩選過,可發現僅有四隻黑猩猩為血清學陽性。這遠低SIVsm的自然感染率。根據目前所有的資料,人們對HIV-l的起源存在著二種看法。一種看法認為人類的艾滋病毒起源於SIVcpz,只是到目前還沒有採集到同 HIV—l密切相關的 SIVcpz樣品。然而由於黑猩猩的自然感染率非常低,這種可能性不大。另外一種看法認為人類和黑猩猩的艾滋病毒享有共同的傳染源,然而,最新的實驗結果表明,人類艾滋病I型病毒事實上是起源於非洲的黑猩猩。通過對黑猩猩宿主線粒體的及其所感染的SIV病毒基因序列的分析,該研究證明生活在非洲的四類黑猩猩中,到目前為止僅有兩類被其相應的SIV所感染。而當今所有流行的 HlV-l僅起源於其中一類生活在中西非國家的黑猩猩,同時2009年7月科學家發現艾滋病毒可使黑猩猩大量死亡。   艾滋病毒是如何在人群內在近十幾年來以令人驚奇的速度傳播,目前人們還沒有明確的回答。但是由於經濟的不斷發展、交通運輸的發達而使人口流動性大幅度的增加、生活習慣的改變無疑在艾滋病的流行中起著重要的作用。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