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冤集錄

来源:www.uuuwell.com

   

洗冤集錄》是中國古代法醫學著作。南宋宋慈著,刊于宋淳祐七年(1247),同時也是世界上現存第一部系統的法醫學專著。它比國外最早由義大利人菲德里寫的法醫著作要早350多年。《洗冤集錄》內容非常豐富,記述了人體解剖檢驗屍體、勘察現場、鑒定死傷原因、自殺或謀殺的各種現象、各種毒物急救解毒方法等十分廣泛的內容;它區別溺死、自縊與假自縊、自刑與殺傷、火死與假火死的方法,至今還在應用;它記載的洗屍法、人工呼吸法,迎日隔傘驗傷以及銀針驗毒、明礬蛋白解砒霜中毒等都很合乎科學道理。

書籍簡介

  宋代,法醫方面的知識有了比較迅速的進步,有無名氏的《內恕錄》,1200年鄭克的《折獄龜鑒》,1213年桂萬榮的《棠陰比事》以及趙逸齋的《平冤錄》、鄭興裔的《檢驗格目》等有關法醫檢驗的著作接連問世。在這樣的基礎之上,出現了我國歷史上第一部有系統的法醫學著作——《洗冤集錄》,它也是世界上比較早的法醫專著。過了300多年以後,義大利人菲德里于1602年寫成了西方最早的法醫學著作。   宋慈綜合了《內恕錄》等數種專書,再參以當時執法檢驗的現場經驗,于1247年寫成《洗冤錄》一書。全書共5卷,卷1載條令和總說,卷2驗屍,卷3至卷5備載各種傷、死情況。《洗冤錄》記述了人體解剖、檢驗屍體、檢查現場、鑒定死傷原因、自殺或謀殺的各種現象、各種毒物和急救、解毒的方法等十分廣泛的內容。書中對於自殺、他殺或病死的區別十分明確,案例詳明。如溺死與非溺死、自縊與假自縊、自刑與殺傷、火死與假火死等都詳加區分,並列述各種猝死情狀。這部書中所記載的如洗屍、人工呼吸法、夾板固定傷斷部位,以及銀針驗毒、明礬蛋白解砒毒等都是合乎科學道理的。13至19世紀,《洗冤錄》不僅在我國沿用6百多年之久,成為後世各種法醫著作的主要參考書,並且廣泛外傳,被譯成荷蘭文、法文、德文以及朝、日、英、俄等各種文本。

各種版本

  該書的最早版本,當屬宋淳祐丁未宋慈于湖南憲治的自刻本,繼又奉旨頒行天下,但均已不傳。現存最早的版本是元刻本《宋提刑洗冤集錄》;蘭陵孫星衍元槧重刊本或稱《岱南閣叢書》本;此外又有從《永樂大典》中輯出的2卷本;清代多種刻本與元刻本完全相同。還有1937年商務印書館的《叢書集成(初編)》本。現較通行的有:法律出版社1958年的《洗冤集錄點校本》;群眾出版社1980年出版楊奉琨校譯本《洗冤錄校譯》;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81年出版賈靜濤點校本。   國內流傳的各種增補版本:   《明清所著洗冤錄增補及註釋十七種》十七種五十六卷、附錄四種四卷   洗冤集說八卷 清 陳芳生 撰(清康熙二十六年丁卯(1687)刻本)   洗冤彙編(又名重訂洗冤彙編)一卷、附錄一卷 清 郎廷棟 撰、清 楊朝麟 重訂(清康熙四十九年甲辰(1784)笠龕堂抄本)

洗冤集錄

  洗冤集錄四卷 清 曾恆德 撰(清康熙五十三年戊申(1788))   洗冤錄集證(又名洗冤錄集證彙纂)五卷 清 王又槐(蔭庭) 輯、清 李觀瀾 補釋(清嘉慶元年丙辰(1796))   洗冤錄全纂四卷、附錄一卷 清 華希高 輯(清嘉慶八年癸亥(1803)經德堂刻本)   洗冤外編一卷、續錄一卷 清 吳家桂 輯、清 王有孚 輯續錄(清嘉慶十二年丁卯(1807))   洗冤錄辨正(又名續增洗冤錄辨正)一卷 清 瞿中溶(無木) 撰(清道光七年丁亥(1827))   洗冤錄解(又名洗冤錄解未定稿)一卷 清 姚德豫(立齋) 撰(清道光十一年辛卯(1831))   洗冤錄全纂(又名洗冤錄補註全纂、洗冤錄補註全集)六卷 清 李觀瀾(虛舟) 輯、清 阮其新 補註(清道光十一年辛卯(1831))   洗冤錄集證(又名刪補洗冤錄集證、童氏洗冤錄集證)四卷 清 童濂 刪補(清道光二十三年癸卯(1843)江都鍾氏許氏三色套印本)   洗冤錄詳義四卷、首一卷 清 許槤(珊林) 編(清咸豐四年甲寅(1854))   洗冤錄檢驗總論(又名祥刑古鑒)二卷、附編一卷 清 宋邦僡 編輯(清同治間刻本)   洗冤錄摭遺二卷 清 葛元煦(理齋) 撰(清光緒二年丙子(1876))   洗冤錄摭遺補一卷 清 張開運 撰(清光緒二年丙子(1876))   洗冤錄義證四卷、校記四卷 清 剛毅 編、清 諸可寶 校(清光緒十七年辛卯(1891)江蘇書局)   補註洗冤錄集注五卷 清 曾慎齋 注(清宣統元年己酉(1909)文瑞樓石印本)   洗冤錄歌訣一卷 清 □□ 輯(清宣統元年己酉(1909)甘肅官報書局鉛印本)   《不礙軒讀律六種》六種六卷、續錄一卷、附錄一種一卷 清·王有孚輯(清嘉慶十二年丁卯(1807))   洗冤外編一卷、續錄一卷 清 吳家桂 輯、清 王有孚 輯續錄   急就方補遺一卷 清 王有孚 輯   秋審指掌一卷 清 王有孚 輯   折獄金針一卷 清 吳家桂 輯、清 王有孚 錄   刺字會鈔一卷 清 王有孚 輯   慎刑便覽一卷 清 王有孚 輯   附錄 一得偶談一卷 清 王有孚 撰

作者簡介

  宋慈(1186—1249),字惠父,南宋福建建陽人,法醫學家。少受業于同邑「考亭高第」吳稚門下,受朱熹的考亭學派(又稱閩學)影響很深。南宋寧宗嘉定十年(1217)進士,歷任主簿、縣令、通判兼攝郡事。嘉熙六年(1239),升提點廣東刑獄,后又移任江西提點刑獄兼知贛州。淳佑年間,除直秘閣,提點湖南刑獄併兼大使行府參議官,協助湖南安撫大使陳處理大使行府一切軍政要務。宋慈居官清廉剛正,體恤民情,不畏權豪,決事果斷。20余年官宦生涯中,大部分時間與刑獄方面有關,深知「獄事莫重於大辟,大辟莫重於初情,初情莫重於檢驗」,認為檢驗乃是整個案件「死生出入之權輿,直枉屈伸之機括」,因而對於獄案總是審之又審,「不敢生一毫慢易心」。發現吏仵奸巧欺侮,則亟予駁正;若疑信未決,必反覆深思,決不率然而行。認真審慎的實踐,得出一條重要經驗,「獄情之失,多起于發端之差;定驗之誤,皆原於歷試之淺」,於是博採近世所傳諸書如《內恕錄》、《折獄龜鑒》等數家,薈萃釐正,參以自己的實際經驗,總為一編,名曰《洗冤集錄》,刊于湖南憲治,供省內檢驗官吏參考,以指導獄事的檢驗,達到「洗冤澤物」的目的。宋慈死後,理宗為表彰他的功績,曾為其御書墓門。其摯友劉克庄(后村)在墓誌銘中贊他「奉使四路,皆司臬事,聽訟清明,決事剛果,撫善良甚恩,臨豪滑甚威,屬部官吏以至窮閭委巷,深山幽谷之民,咸若有一宋提刑之臨其前。」

內容概述

  本書5卷53目,約7萬字。前有作者自序。卷1包括條令、檢覆總說、疑難雜說等目;卷2—卷5分列各種屍傷的檢驗區別等項。《條令》目下輯有宋代歷年公布的條令29則,都是對檢驗官員規定的紀律和注意事項。其餘52目,排列分卷不甚有序,各目下內容亦有穿插交錯,但細加縷析,其內容大致可分三方面:1、檢驗官員應有的態度和原則;2、各種屍傷的檢驗和區分方法;3、保辜和各種救急處理。本書對屍體現象窒息損傷、現場檢查、屍體檢查等方面都有較科學的觀察和歸納,有的達到相當精細的程度。主要成就有:屍斑的發生與分佈;腐敗的表現和影響條件;屍體現象與死後經過時間的關係;棺內分娩的發現;縊死的繩套分類;縊溝的特徵及影響的條件;自縊、勒死與死後假作自縊的鑒別;溺死與外物壓塞口鼻而死的屍體所見;窒息性玫瑰齒的發現;骨折的生前死後鑒別;各種刃傷的損傷特徵;生前死後及自殺、他殺的鑒別;致命傷的確定;焚死與焚屍的區別;各種死亡情況下的現場勘驗方法等。第52目 「救死方」下,收集了自縊、水溺、暍死、凍死、殺傷及胎動搶救辦法及單方數十則,都是通過經驗證明是行之有效的。

主要成就

  《洗冤集錄》主要成就有:屍斑的發生與分佈;腐敗的表現和影響條件;屍體現象與死後經過時間的關係;棺內分娩的發現;縊死的繩套分類;縊溝的特徵及影響的條件;自縊、勒死與死後假作自縊的鑒別;溺死與外物壓塞口鼻而死的屍體所見;窒息性玫瑰齒的發現;骨折的生前死後鑒別;各種刃傷的損傷特徵;生前死後及自殺、他殺的鑒別;致命傷的確定;焚死與焚屍的區別;各種死亡情況下的現場勘驗方法等。第 52 目「救死方」下,收集了自縊、水溺、暍死、凍死、殺傷及胎動等搶救辦法及單方數十則,都是通過經驗證明是行之有效的。

書籍目錄

  ·序   ·一、條令   ·二、檢復總說 上   ·三、檢復總說 下   ·四、疑難雜說 上   ·五、疑難雜說 下   ·六、初檢   ·七、複檢   ·八、驗屍   ·九、婦人   ·十、四時變動   ·十一、洗罨   ·十二、驗未埋瘞屍   ·十三、驗墳內及屋下葬殯屍   ·十四、驗壞爛屍   ·十五、無憑檢驗   ·十六、白僵死瘁死   ·十七、驗骨   ·十八、論沿身骨脈及要害去處   ·十九、自縊   ·二十、被打勒死假作自縊   ·二十一、溺死   ·二十二、驗他物及手足傷死   ·二十三、自刑   ·二十四、殺傷   ·二十五、屍首異處   ·二十六、火死   ·二十七、湯潑死   ·二十八、服毒   ·二十九、病死   ·三十、針灸死   ·三十一、扎口詞   ·三十二、驗罪囚   ·三十三、受杖死   ·三十四、跌死   ·三十五、塌壓死   ·三十六、外物壓塞口鼻死   ·三十七、硬物癮痁死   ·三十八、牛馬踏死   ·三十九、車輪拶死   ·四十、雷震死   ·四十一、虎咬死   ·四十二、蛇蟲傷死   ·四十三、酒食醉飽死   ·四十四、醉飽后築踏內損死   ·四十五、男子作過死   ·四十六、遺路死   ·四十七、死後仰卧停泊有微赤色   ·四十八、死後蟲鼠犬傷   ·四十九、發冢   ·五十、驗鄰縣屍   ·五十一、辟穢方   ·五十二、救死方   ·五十三、驗狀說

選段閱讀

  選段:   洗冤集錄序   獄事莫重於大辟,大辟莫重於初情,初情莫重於檢驗。蓋死生出入之權輿,幽枉屈伸之機括,於是乎決。法中所以通差今佐理掾者,謹之至也。年來州縣,悉以委之初官,付之右選,更歷未深,驟然嘗試,重以仵作之欺偽,吏胥之奸巧,虛幻變化,茫不可詰。縱有敏者,一心兩目,亦無所用其智,而況遙望而弗親,掩鼻而不屑者哉!慈四叨臬寄,他無寸長,獨于獄案,審之又審,不敢萌一毫慢易心。若灼然知其為欺,則亟與駁下;或疑信未決,必反覆深思,惟恐率然而行,死者虛被澇漉。每念獄情之失,多起于發端之差;定驗之誤,皆原於歷試之淺。遂博採近世所傳諸書,自《內恕錄》以下,凡數家,會而稡之,厘而正之,增以己見,總為一編,名曰《洗冤集錄》,刊于湖南憲治,示我同寅,使得參驗互考,如醫師討論古法,脈絡表裡先已洞澈,一旦按此以施針砭,發無不中。則其洗冤澤物,當與起死回生同一功用矣。淳佑丁末嘉平節前十日,朝散大夫、新除直秘閣、湖南提刑充大使行府參議官宋慈惠父序。   賢士大夫或有得於見聞及親所歷涉,出於此集之外者,切望片紙錄賜,以廣未備。慈拜稟   洗冤集錄序終   卷之一   一、條令   諸屍應驗而不驗;初復同。或受差過兩時不發;遇夜不計,下條准此;或不親臨視;或不定要害致死之因;或定而不當,謂以非理死為病死,因頭傷為脅傷之類。各以違制論。即憑驗狀致罪已出入者,不在自首覺舉之例。其事狀難明定而失當者,杖一百。吏人、行人一等科罪。    諸被差驗復,非系經隔日久而輒稱屍壞不驗者,坐以應驗不驗之罪。淳佑詳定。    諸驗屍,報到過兩時不請官者;請官違法或受請違法而不言;或牒至應受而不受;或初複檢官吏、行人相見及漏露所驗事狀者,各杖一百。若驗訖,不當日內申所屬者,准此。   諸縣承他處官司請官驗屍,有官可那而稱闕;若闕官而不具事因申牒;或探伺牒至而托故在假被免者,各以違制論。   諸行人因驗屍受財,依公人法。    諸檢復之類應差官者,差無親嫌干礙之人。    諸命官所任處,有任滿賞者,不得差出,應副檢驗屍者聽差。    諸驗屍,州差司理參軍,本院囚別差官,或止有司理一院,准此。縣差尉,縣尉闕即以次差簿、丞,縣丞不得出本縣界。監當官皆缺者,縣令前去。若過十里或驗本縣囚,牒最近縣,其郭下縣皆申州。應復驗者,並於差初驗日,先次申牒差官。應牒最近縣而百里內無縣者,聽就近牒巡檢或都巡檢。內複檢應止牒本縣官而獨員者,准此。謂非見出巡捕者。   諸監當官出城驗屍者,縣差手力、伍人當直。    諸死人未死前,無緦麻以上親在死所,若禁囚責出十日內及部送者,同。並差官驗屍。人力、女使經取口詞者,差公人。囚及非理致死者,仍復驗。驗復訖,即為收瘞。仍差人監視;親戚收瘞者,付之。若知有親戚在他所者,仍報知。   諸屍應復驗者,在州申州;在縣,于受牒時牒屍所最近縣。狀牒內各不得具致死之因。相去百里以上而遠於本縣者,止牒本縣官。獨員即牒他縣。   諸請官驗屍者,不得越黃河、江、湖,江河謂無橋樑,湖謂水漲不可度者。及牒獨員縣。郭下縣聽牒,牒至,即申州差官前去。   諸驗屍,應牒近縣而牒遠縣者,牒至亦受。驗畢,申所屬。    諸屍應牒鄰縣驗復,而合請官在別縣,若百裡外,或在病假不妨本職非。無官可那者,受牒縣當日具事因在假者具日時。保明,申本州及提點刑獄司,並報元牒官司,仍牒以次縣。    諸初、複檢屍格目,提點刑獄司依式印造。每副初、復各三紙,以《千字文》為號鑿定,給下州縣。遇檢驗,即以三紙先從州縣填訖,付被差官。候檢驗訖,從實填寫。一申州縣,一付被害之家,無,即繳回本司。一具日時字型大小入急遞,徑申本司點檢。遇有第三次后檢驗,准此。   諸因病死謂非在囚禁及部送者。應驗屍,而同居緦麻以上親,或異居大功以上親至死所而願免者,聽。若僧道有法眷,童行有本師未死前在死所,而寺觀主首保明各無他故者,亦免。其僧道雖無法眷,但有主首或徒眾保明者,准此。   諸命官因病亡,謂非在禁及部送者。若經責口詞,或因卒病,而所居處有寺觀主首,或店戶及鄰居並地分合幹人,保明無他故者,官司審察,聽免檢驗。   諸縣令、丞、簿雖應差出,須當留一員在縣。非時俱闕,州郡差官權。   諸稱違制論者,不以失論。《刑統·制》曰:「謂奉制有所施行而違者,徒二年,若非故違而失錯旨意者,杖一百」。   諸監臨主司受財枉法二十匹,無祿者二十五匹,絞。若罪至流及不枉法贓五十匹,配本城。    諸以毒物自服,或與人服而誣告人罪,不至死者,配千里。若服毒人已死,而知情誣告人者,並許人捕捉,賞錢五十貫。   諸緦麻以上親,因病死輒以他故誣人者,依誣告法,謂言毆死之類,致官司信憑已經檢驗者。不以蔭論,仍不在引虛減等之例。即緦麻以上親,自相誣告,及人力女使病死,其親輒以他故誣告主家者,准此。尊長誣告卑幼,蔭贖減等自依本法。    諸有詐病及死傷受使檢驗不實者,各依所欺減一等。若實病死及傷不以實驗者,以「故入人罪」論。《刑統·議》曰:「上條詐疾病者杖一百;檢驗不實同詐妄,減一等杖九十。」   諸屍雖經驗而系妄指他屍告論,致官司信憑推鞠,依誣告法。即親屬至死所妄認者,杖八十。被誣人在禁致死者,加三等。若官司妄勘者,依「入人罪法」。   《刑統·疏》:「以『他物』毆人者,杖六十。見血為傷。非手足者其餘皆為他物,即兵不用刃,亦是。」   《申明刑統》:「以靴鞋踢人傷,從官司驗定:堅硬即從他物,若XX,即難作他物例。」   諸保辜者,手足限十日,他物毆傷人者二十日,以刃及湯火三十日折日,折跌肢體及破骨者三十日。限內死者,各依殺人論。諸嚙人者,依他物法。限內墮胎者,墮后別保三十日,仍通本毆傷限,不得過五十日。其在限外及雖在限內以他故死者,各依本毆傷法。他故,謂別增余患而死。假毆人頭傷,風從頭瘡而入、因風致死之類,仍依殺人論。若不因頭瘡得風而死,是為他故,各依本毆傷法。    乾道六年,尚書省此狀:「州縣檢驗之官,並差文官,如有闕官去處,複檢官方差右選。○本所看詳:「檢驗之官自合依法差文臣。如邊遠□小縣,委的闕文臣處,複檢官權差識字武臣。今聲說照用。」   嘉定十六年二月十八日   敕:「臣僚奏:『檢驗不定要害致命之因,法至嚴矣。而檢驗失實,則為覺舉,遂以苟免。慾望睿旨下刑部看詳,頒示遵用。』刑寺長貳詳議:『檢驗不當,覺舉自有見行條法,今檢驗不實,則乃為覺舉,遂以苟免。今看詳:命官檢驗不實或失當,不許用覺舉原免。余並依舊法施行。奉聖旨依』。」   因字數限制 全文請在以上網址閱讀 感謝

價值與影響

  《洗冤集錄》一經刊出,即不脛而走,宋之後元、明、清歷朝檢驗官吏無不作為辦案必備之書,甚至成為考試內容,並收入四庫全書目錄。《洗冤集錄》出版后600多年裡,歷代重刊、再版可以查證的就達39種之多。   《洗冤集錄》成書于十三世紀,距今有七百余年。由於受限於當時的科學水準,因此其內容難免有一些錯誤的地方;但是整體而言,瑕不掩瑜,此書仍是一部符合科學精神的傑出作品,也無損於其在世界法醫學上的地位。此書自從頒行以來,數百余年,已成為我國歷代刑獄官辦案必備的參考書籍,奉為圭臬。而後世許多法醫學著作,也大多以此書為藍本。如元朝王興著之《無冤錄》,明末王肯堂著之《洗冤彙編》,清嘉慶年間王又愧著之《洗冤錄集證》,清道光年間瞿中溶著之《洗冤錄辨正》,及光緒年間沉家本著之《補洗冤錄》等,均是依據宋慈的著作加以引證補充的。   《洗冤集錄》的影響也達到國外。清同治六年(公元1862年),荷蘭人首先將之翻譯成荷蘭文,傳入西方。公元1908年,法國人又將之從荷蘭文轉譯成法文。此後《洗冤集錄》陸續被翻譯成德文、英文、日文、韓文、俄文等;影響世界各國法醫學的發展極為深遠。這是我國對世界學術的重大貢獻,宋慈的成就值得我們驕傲。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