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科學

来源:www.uuuwell.com

   

自然科學含括了許多領域的研究,自然科學通常試著解釋世界是依照自然程序而運作,而非經由神性的方式。自然科學一詞也是用來定位「科學」,是遵守科學方法的一個學科。自然科學是研究無機自然界和包括人的生物屬性在內的有機自然界的各門科學的總稱。認識的對象是整個自然界,即自然界物質的各種類型、狀態、屬性及運動形式。認識的任務在於揭示自然界發生的現象以及自然現象發生過程的實質,進而把握這些現象和過程的規律性,以便解讀它們,並預見新的現象和過程,為在社會實踐中合理而有目的地利用自然界的規律開闢各種可能的途徑。

簡介

  自然科學的根本目的在於發現自然現象背後的規律,但是目前自然科學的工作尚不包括研究這些規律為什麼存在以及它們為什麼是現在的樣子。自然科學認為超自然的、隨意的和自相矛盾的現象是不存在的。自然科學的最重要的兩個支柱是觀察和邏輯推理。由對自然的觀察和邏輯推理自然科學可以引導出大自然中的規律。假如觀察的現象與規律的預言不同,那麼要麼是因為觀察中有錯誤,要麼是因為至此為止被認為是正確的規律是錯誤的。一個超自然因素是不存在的。 順著傳統用法,近來「自然科學」一詞有時被以更貼近它日常的意思方式來使用。在這個意義下,自然科學可被理解生物科學(涉及生物學程序),並以區辨物理科學(涉及宇宙的物理及化學法則)及化學科學。   自然科學的根本目的在於尋找隱藏在自然現象背後的規律,但是自然科學的工作尚不包括研究為什麼會存在這些規律。自然科學認為超自然的、隨意的和自相矛盾的現象是不存在的。自然科學的最重要的兩個支柱是觀察和邏輯推理。由對自然的觀察和邏輯推理自然科學可以引導出大自然中的規律。假如觀察的現象與規律的預言不同,那麼要麼是因為觀察中有錯誤,要麼是因為至此為止被認為是正確的規律是錯誤的。一個超自然因素是不存在的。

萌芽

  自然科學是研究自然界的物質形態、結構、性質和運動規律的科學。它包括數學、物理學、化學、天文學、氣象學等基礎科學和農業科學、生物學、醫學材料科學等實用科學,是人類改造自然的實踐經驗即生產鬥爭經驗的總結。它的發展取決於生產的發展。   原始社會中,人類對自然界的鬥爭,因生產工具簡單、粗笨,還受到原始宗教及其他意識的影響,自然科學的發展是緩慢的。不過,人類取得的每一個科技進步,都推動了生產的發展,同時又促進自然科學知識的不斷積累,預示著科技的新突破。因此,儘管當時的人們尚處於蒙昧與野蠻狀態,但他們在與自然界的鬥爭中,以辛勤的勞動與聰明和智慧,不斷地推動著科學技術的發展。   我國古代居民對天文學知識的認識與探索有著悠久的歷史。早在舊石器時代,我們的祖先就已注意到暑往寒來的變化,月亮的盈虧圓缺,各種動物的活動規律,植物的生長與成熟的周期等等,並且逐漸摸索到它們的規律性。因此,差不多與XX新石器時代同時,農業與家畜飼養業便出現了。以後,人們為使農作物的生長不誤農時,迫切需要掌握季節變化的規律。這就促使天文與曆法知識的產生。從考古學提供的材料表明,可能在新石器時代早期,人們已經有意識地觀測天象了,並用以確定方位、時間與季節。   方位的確定對人們的生產、生活有著重要的意義,所以人們很早就掌握了方位的辨別知識。他們從日出、日落及日落後北斗等星體出現的規律中探索出東、南、西、北的不同方位。他們在營造房舍、埋葬死者時,都注意到朝向。例如住房的朝向大多選擇南向;同一個墓地,甚至同一個考古學文化的不同墓地中,絕大多數死者的頭都朝著同一個方向。雖然其中有些朝向與正方向(正南、正北等)略有偏差,但基本方向都是不變的(少數不同方向的墓葬,應與死因有關)。如西安半坡墓地中墓葬的排列十分整齊,它們的方向基本一致,略有偏差者也與正西方向相差不超過 20°u12290X在年代更早的新鄭裴李崗墓地清理的 114 座墓葬,均為長方形豎穴墓,排列密集,很有規律,所有頭向均朝南或稍偏西。這些事例說明,距今 8000 年前的人們就已基本掌握了定向的方法。   季節的確定,大概是根據物候現象掌握農時而引發的。因為我國大部分地域地處溫帶,四季的變化比較明顯:春暖花開之時,隨著布穀鳥的啼鳴,人們開始播種;到了深秋,大地一片金黃,許多穀物都成熟了,人們進行收割;動物中的候鳥,如燕子春來秋去與大雁有規律的回歸。自然界中如此年復一年的周期變化,使人們將寒往暑來、春華秋實與候鳥的有規律活動聯繫起來,尋找其間的變化規律,從而推定出農牧的時節。史前時期先民大概還缺乏春夏秋冬四季的明確概念,但是對農牧業的時節,則有了越來越多的認識。人們對天象的觀測與探究,推進了天文知識的積累和天文學的出現。古代先民最早注意的星,大概是北斗七星。也有人說最早觀測的星是紅色亮星「大火」(心宿二)。傳說在顓頊時代就有「火正」官,負責觀測「大火」,以它的出沒來指導農業生產。據推算,公元前 2400 年左右,黃昏時在地平線上見到「大火」時,正是春分前後,時值春播時節。像這樣以觀測天象來確定四時節令的方法,叫做「觀象授時」。   相傳黃帝時代已有了曆法。帝堯時派天文官到東、南、西、北方去觀測天象等等,都反映了古代先民對天象觀測的重視。這些傳說雖然還缺乏實物證明,但是,在新石器時代晚期出現原始的曆法是完全有可能的。   遠古時代的先民,在生活中已經注意到事物數量與形狀,但對數的概念是不清楚的。在分配與交換過程中,人們還不能確切地去判別多與少的差別。人們還不掌握 1、2、3、4……這些自然數的概念。交換是按照需要與意願進行的,這是人類發展進程中必然要經歷的一個過程。   到了新石器時代中期,可能出於記事或交換的需要,開始出現了刻劃符號。距今 7000 年前的舞陽賈湖出土的龜甲上和七孔骨笛上都有刻劃符號。骨笛上所刻的符號在孔的旁邊。經過測試,這支骨笛的 7 個音孔各發一音,組成一個完整的音階結構。而孔旁的符號作為等分記號,反映了設計和製作這支骨笛的過程中的計算過程。因此有人認為它反映了 7000 年前的先民對數的認識。仰韶文化和年代稍晚的馬家窯文化的彩陶缽口沿上也發現了各種刻劃符號,據統計,總數有 50 多種。在龍山時期及稍後的考古學文化中也多有發現。傳說古代有「結繩記事」、「契木為文」的時期,可能這些符號就已含有一定內容的記錄刻符。所以,這些符號既有可能是我國古代文字的起源,也可能是數的起源。如果和商周時期的甲骨文或金文相比較,其中不少刻符與金文、甲骨文中的數字是一致或相似的,如一、二、三、五、十等等。有人提出仰韶文化的先民已具備了一、二、三……八的數的概念。   人們對形的認識也很早。當他們製作不同用途的工具時,無論是背厚刃薄的刀、斧,尖銳鋒利的針、錐,還是滾圓的石球,或彎彎的木弓等等,都說明人們對各種幾何圖形有了認識,並加以應用。仰韶文化中,陶器的器形及其紋樣,清楚地反映了人們對圓形、橢圓形、方形、菱形、弧形、三角形(包括等邊三角形、直角三角形)、五邊形、八角形等幾何圖形已具有明確的概念。同時,在幾何圖形的對稱、圓弧的等分等方面都有許多實例。大溪文化中出土的空心陶球,球面上用三組一股的篦紋劃出彼此相交的 6 個「米」字紋。在一個圓球表面進行刻劃與分割,放置 6 個「米」字紋,若無一定的數學知識和計算能力是很難想象的。這些實例都說明仰韶文化與大溪文化的先民對數與幾何圖形的認識已達到一定水平。   正是人們對這些幾何圖形有了認識,因此,在當時的生產與生活實踐中,大到建造房舍,小到製作工具、飾品,或者裝飾圖樣的設計與記事符號的刻劃,都能很好地體現方、圓、平、直的要求。如有些平面為方形的房屋,它的四邊相等,木柱的對稱和平行的排列。河姆渡遺址中發現的木構件,其樑柱與榫卯的受拉、受壓都符合力學要求。彩繪花紋中所繪的直角三角形、菱形圖案與人面比例的合理、勻稱等等,都說明當時很可能已經掌握了繪划方、圓、平、直的方法與簡單的工具。這種工具可能就是最早的規矩。

各領域介紹

數學

  數學是研究數量、結構、變化以及空間模型等概念的一門學科。透過抽象化和邏輯推理的使用,由計數、計算、量度和對物體形狀及運動的觀察中產生。數學家們拓展這些概念,為了公式化新的猜想以及從合適選定的公理及定義中建立起嚴謹推導出的真理。   很多人認為數學只屬於邏輯學,這是錯誤的,數學屬於自然科學,從自然科學的誕生開始就和數學緊密聯繫。從牛頓的《自然哲學的數學原理》一書的名字就可以很好的說明。數學分為基礎數學和應用數學兩部分,基礎數學絕對是自然科學,具有自然科學的性質,1+1=2是客觀事實,不是邏輯推導。應用數學則是把某些事物用數學模型來套,並不一定符合客觀事實,這也是很多人認為數學不屬於自然科學的原因。可是數學的本質是基礎數學層面的。所以數學屬於自然科學。

物理學

  物理(physics)是研究物質結構、物質相互作用和運動規律的自然科學。是一門以實驗為基礎的自然科學,物理學的一個永恆主題是尋找各種序(orders)、對稱性(symmetry)和對稱破缺(symmetry-breaking)、守恆律(conservation laws)或不變性(invariance)。

化學

  化學(chemistry)是研究物質的組成、結構、性質、以及變化規律的科學。世界是由物質組成的,化學則是人類用以認識和改造物質世界的主要方法和手段之一,它是一門歷史悠久而又富有活力的學科,它的成就是社會文明的重要標誌。

天文學

  天文學(Astronomy)是研究宇宙空間天體、宇宙的結構和發展的學科。內容包括天體的構造、性質和運行規律等。主要通過觀測天體發XX到地球的輻XX,發現並測量它們的位置、探索它們的運動規律、研究它們的物理性質、化學組成、內部結構、能量來源及其演化規律。

地球科學

  地球科學是以地球系統(包括大氣圈、水圈、岩石圈、生物圈和日地空間)的過程與變化及其相互作用為研究對象的基礎學科。主要包括地理學(含土壤學遙感)、地質學、地球物理學、地球化學、大氣科學、海洋科學和空間物理學j以及新的交叉學科(地球系統科學、地球信息科學)等分支學科。

生命科學

  生命科學是研究生命現象、生命活動的本質、特徵和發生、發展規律,以及各種生物之間和生物與環境之間相互關係的科學。用於有效地控制生命活動,能動地改造生物界,造福人類生命科學與人類生存、人民健康經濟建設和社會發展有著密切關係,是當今在全球範圍內最受關注的基礎自然科學。

心理

  心理學(Psychology)是研究人和動物心理現象發生、發展和活動規律的一門科學。心理學既研究動物的心理(研究動物心理主要是為了深層次地了解、預測人的心理的發生、發展的規律)也研究人的心理,而以人的心理現象為主要研究對象。

研究方法

科學實驗法

  科學實驗、生產實踐和社會實踐並稱為人類的三大實踐活動。實踐不僅是理論的源泉,而且也是檢驗理論正確與否的惟一標準,科學實驗就是自然科學理論的源泉和檢驗標準。特別是現代自然科學研究中,任何新的發現、新的發明、新的理論的提出都必須以能夠重現的實驗結果為依據,否則就不能被他人所接受,甚至連發表學術論文的可能性都會被取締。即便是一個純粹的理論研究者,他也必須對他所關注的實驗結果,甚至實驗過程有相當深入的了解才行。因此,可以說,科學實驗是自然科學發展中極為重要的活動和研究方法。

數學方法

  數學方法有兩個不同的概念,在方法論全書中的數學方法指研究和發展數學時的思想方法,而這裡所要闡述的數學方法則是在自然科學研究中經常採用的一種思想方法,其內涵是;它是科學抽象的一種思維方法,其根本特點在於撇開研究對象的其他一切特性,只抽取出各種量、量的變化及各量之間的關係,也就是在符合客觀的前提下,使科學概念或原理符號化、公式化,利用數學語言(即數學工具)對符合進行邏輯推導、運算、演算和量的分析,以形成對研究對象的數學解釋和預測,從而從量的方面揭示研究對象的規律性。這種特殊的抽象方法,稱為數學方法。

系統科學方法

  系統科學是關於系統及其演化規律的科學。儘管這門學科自20世紀上半葉才產生,但由於其具有廣泛的應用價值,發展十分迅速,現已成為一個包括眾多分支的科學領域。它包括有:一般系統論、控制論、資訊理論、系統工程、大系統理論、系統動力學、運籌學、博弈論、耗散結構理論、協同學、超循環理論、一般生命系統論、社會系統論、泛系分析、灰色系統理論等分支。這些分支,各自研究不同的系統。自然界本身就是一個無限大、無限複雜的系統,在自然界中包括著許許多多不同的系統,系統是一種普遍存在。一切事物和過程都可以看作組織性程度不同的系統,從而使系統科學的原理具有一般性和較高的普遍性。利用系統科學的原理,研究各種系統的結構、功能及其進化的規律,稱為系統科學方法,它已得到各研究領域的廣泛應用,目前尤其在生物學領域(生態系統)和經濟領域(經濟管理系統)中的應用最為引人注目。系統科學研究有兩個基本特點:其一是它與工程技術、經濟建設、企業管理、環境科學等聯繫密切,具有很強的應用性;其二是它的理論基礎不僅是系統論,而且還依賴於各有關的專門學科,與現代一些數學分支學科有密切關係。正因為如此,人們認為系統科學方法一般指研究系統的數學模型及系統的結構和設計方法。因此,我們下面將僅就上述意義上系統科學方法作簡要論述

馬克思主義

正文

  馬克思主義對自然科學的論述。在馬克思主義歷史上,有關自然科學的問題往往給人們提供一種唯心主義和空想主義的誘人的選擇。好幾十年以來,從恩格斯的《反杜林論》中摘錄出來並以小冊子形式發表的那本《空想社會主義和科學社會主義》。一直是最流行的馬克思主義的讀物。馬克思和恩格斯兩個人都深刻地體會到科學是表現出19世紀的思維特點的一種進步,而他們的學說的一些最有影響的解釋者——伯恩施坦、考茨基和普列漢諾夫,則借重於自然科學的模式和類比來闡發馬克思主義的科學性,特別是借重了從達爾文的進化論中引申出來的東西。馬克思和恩格斯曾對達爾文主義發表了或深或淺的見解,而他們的理論的解釋者則把這些見解作為把人類和社會的概念跟科學的方法和設想進行聯繫的理論依據。馬克思曾提到達爾文主義是他們歷史觀的自然史基礎(參看《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第131頁),而恩格斯在馬克思墓前的講話中,也把馬克思對人類歷史的基本規律的發現跟達爾文對有機界的發展規律的發現相提並論。但是,他們對於從達爾文主義引申出來的關於有生命的自然界的形象——馬爾薩斯的鬥爭規律和霍布斯的一切人反對一切人的規律,都同樣地感到震驚(參看《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第251—252頁)。恩格斯甚至在他的對自然科學最為關注的著作中,也要對猿和人之間的勞動概念加以區分(參看《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3卷,第508—517頁)。   馬克思主義者,特別是恩格斯,都密切地關注著數學、生物學、物理學和化學中的科學發展。在把辯證法跟自然規律進行結合方面,恩格斯的進展要比馬克思大得多(參看自然辯證法條目)。馬克思則更多地把科學作為一種生產力和一種對勞動力進行管理的手段來關心。他指出:「自然科學通過工業日益在實踐上XX人的生活,改造人的生活,併為人的解放做好準備,儘管它的直接效果是加深人的非人化」。他接著又說:「自然科學將失去它的抽象物質的或者不如說是唯心主義的方向,並且將成為人的科學的基礎,正象它現在已經——儘管以異化的形式——成了真正人的生活的基礎一樣;至於說生活有它的一種基礎,科學有它的另一種基礎——這根本就是謊言。」(《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128頁)。馬克思在《大綱》中強調指出工業和科學之間的密切聯繫,並且預見到這種聯繫將會繼續發展。(參看「資本」一章)。而在《資本論》第1卷,他在冷冰冰地敘述技術發明是如何用來控制工人的段落中引用了尤爾的話:「這一發明證實了我們已經闡述的理論:資本迫使科學為自己服務,從而不斷地迫使反叛的工人就範」(《資本論》第1卷,第478頁,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   馬克思主義中的許多思想派系,都強調認為馬克思主義是科學,但是只要我們打開「科學」這個詞來看一看,就可以看到它往往是被用來作為樹立其正統性的一種手段,而且它所指的也往往不是自然科學(參看科學和技術革命條目)。當談到自然科學的時候,通常所指的也就是為滿足生產需要而進行的科學研究的資料。最能夠說明問題的是鮑里斯·黑森的「論牛頓『定律』的社會和經濟根源」一文(見「參考書目」 ②),它把科學革命中最著名的文獻跟17世紀的經濟問題聯繫在一起。其他一些立意相同的論文則強調認為科學理論是實踐通過另一種手段的繼續。布哈林認為,那種認為科學具有自給自足的性質的想法是一種錯誤的意識,它把職業科學家的主觀熱情跟科學的客觀社會作用混淆在一起。科學的社會職能保留在生產過程中(見「參考書目」 ②,第19—21頁)。   葛蘭西則認為一切科學假設都是上層建築,而一切知識都有歷史上的聯繫(參看《獄中札記》,第446、468頁)。他說:「因此,事物本身不是我們的主觀,而是怎樣地從社會上和歷史上為生產而進行組織,所以自然科學從本質上應當相應地被看作是一個歷史範疇,一種人的關係……能不能在一定意義上和某種程度上這樣說:自然所提供的機會不是預先存在的那些力量的發現和發明,也就是不是事物的預先存在的各種性質,而是跟社會的利益、生產力的發展以及這種發展的進一步需要密切地相聯繫的『創造』?」(《獄中札記》,第465—466頁)。   自然科學的作用和作為生產力的科學的發展,導致科學和技術之間的差別的縮小,從而使資本主義得以圍繞著諸如微電子學、生物工程學等學科進行調整;同時,由於對進度、監督和管理採取日新月異的手段,使人們更加註意到有必要把政治運用到科學、技術和醫學中去。總的說來,秉承辯證唯物主義傳統(參看辯證唯物主義條目)的馬克思主義者,把科學實踐看成是具有中性價值和居於階級鬥爭之上的東西(參看貝納爾條目),而「批判的理論家」(參看法蘭克福學派條目)則把自然科學的範疇、假說及其正統作用視為革命轉化問題的核心。然而馬克思和恩格斯則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中說道:「我們僅僅知道一門唯一的科學,即歷史科學」(《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第21頁)。

參考書目

  ① 安德魯·阿拉托:《第二國際的再考察》,1973—1974年英文版。   ② 尼古拉·布哈林等:《科學在十字路口上》(1931),1971年英文版。   ③ 安東尼奧·葛蘭西:《獄中札記選編》(1929—1935),1971年英文版。   ④ 羅塞爾·雅科比:《對自動化馬克思主義的批判——哲學的政治學。從盧卡奇到法蘭克福學派》,1971年英文版。   ⑤ 喬治·利希海姆:《馬克思主義——歷史和批判的研究》,1961年英文版。   ⑥ 基本科學雜誌社集體創作:《科學、技術、醫學和社會主義運動》,載《基本科學雜誌》1981年第2期,英文版。

修林的論述

  自然科學作為人類征服自然的科學技術存在,由於它同時具有這樣兩個屬性:第一,具有同社會科學、人類藝術一樣的推動社會進步的功效;第二,在社會現實中的「等級結構」、「統治」、「階級」、「利益分配」、「人權」等等現實中不具備利益集團之間的衝突性,它的獨特的特徵決定著它始終保持「中立」,沒有同社會思想、社會意識和社會利益的交鋒,與任何社會體制、任何社會形態可以固定不變地保持一種默契――至少毫不相干的關係,所以,它往往被專制和獨裁的統治者所利用――統治者為了保持學術、思想的所謂「大一統」,為了實現愚民,把民眾奴化,杜絕先進的社會科學和藝術開啟民智,有意把自然科學的作用誇大、神聖化,用以排斥具有革命性意義的社會科學和藝術。在專制和獨裁的社會裡,往往只有自然科學,和專制獨裁者 「一家之言」的社會科學和藝術。   其實,對於社會的發展而言,自然科學技術存在並非很多人理解的那樣特別重要。與社會科學和藝術相比,自然科學技術存在的作用顯然要次一些。判斷一個社會好懷的尺度,就是民主和經濟(促進經濟是科學的重要功能),但首先是民主。一個社會,如果沒有或比較缺乏革命性的社會科學和藝術,那麼,這個社會只能是難以敲動的「鐵板一塊」,整個社會必然沒有活力,更談不上有什麼民主和自由的進展。在這樣的社會中,連自然科學自身的發展也必然受到體制限制――不是不準發展,而是沒有發展的良好的外在條件――就是發展了,也難以得到運用。所以,社會的發展,絕對不是用自然科學的發展來帶動社會科學和藝術的發展,恰恰相反,只有先鋒的、具有活力的社會科學和藝術的發展,才能從根本上促進包括自然科學在內的社會各個領域的進步。   自然科學同人文學科、藝術一樣,具有使語言的隱蔽性開啟的功能,即具有把事物或現象實在明朗化、可利用化、規律化、形象化,使其由實在轉變為存在的功能。科學的深奧、難以理解和藝術的隔膜、歧意就是因為這種開啟性在受眾中造成了語言傳統意義的生疏化而引起。   自然科學技術的作用,並非一定就是良性的、符合人性本真的。談論存在,談論存在的作用和意義,必須從人類,從人類的絕大多數的角度來談。這是一個最基本、最根本的前提。離開了這一前提,任何存在不會有什麼積極的意義。我們看到,自然科學有時違背人類的意志,擠壓、破壞人類的生存空間,儘管它不能象反動、頹廢的社會科學和藝術一樣奴化大眾的心靈,使大眾淪為某種制度、某個群體的奴隸,但是,它可以使大眾成為機器的奴隸。人類需要的自然科學存在,絕不是這樣的東西。   自然科學家中,很少有人有著人文學者、藝術家那樣的關注人類生存,關注人類情感、心靈和精神的東西。這是自然科學天然的局限。不過,自然科學家至少應當有著一定的對人類、對未來負責的的精神,應當具備一定的人類前途的憂患意識。這也是自然科學家應當承擔的天然責任。遺憾的是,不少自然科學家只是淪為政治、統治的科研工具。他們不僅不會為社會弱勢群體說話,不研究或不稍多一點地研究有利於整個人類發展、改善地位低下而不堪重負的勞動者勞動強度的自然性原理和方法,而且,還利用他們的智力弄出一些塗炭生靈、消滅人的意志甚至生命的、幫助權力鎮壓人民的武器、工具、裝備,比如核導彈、催淚瓦斯及其它所謂軍事產品。眾所周知,希特勒時代,很多科技人員就成為了他和他的統治集團迫害世界人民的工具。其實,放眼古今中外,這樣的科學家,這樣的政治統治的科技工具,有過消停的時候嗎?人們往往認為社會科學家、文學藝術家容易與政權勾結在一起,卻對自然科學家抱著錯誤的認識,輕易地就將崇敬加到他們的身上。真正說來,有良知的、有目的的對整個人類發展抱有偉大理想的自然科學家,不過鳳毛麟角,肯定比社會科學家、藝術家少得多。更多的自然科學家,不是站在人類對立面成為反動科學家,就是不關心社會的書獃子科學家、明哲保身缺乏情感的沒有靈性和性情的機器科學家。   自然科技與文化的作用無非是對事物語言形態的詮釋。科技與文化的迷誤使其對事物語言形態造成了本質性的偽語言破壞,使事物語言形態成為了偽語言臆度系統中的「它物形態」。所謂自然科技和文化構成的文明,在一定程度上,已經被異化成為「它物形態」的文化科技存在。人在以自然科技為支撐的社會化大生產的「機器話語」中淪為物慾的「單面人」,人由自由的語言本真現實偏移為對物的無限需求欲,人的精神退化,以致喪失。人成為一種與自身對抗的物化機器。

社會科學

區別

  自然科學通常是客觀的,而社會科學是有不同立場的。自然科學含括了許多領域的研究,自然科學通常試著解釋世界是依照自然程序而運作,而非經由神性的方式。自然科學一詞也是用來定位「科學」是遵守科學方法的一個學科。自然科學 (natural science )研究無機自然界和包括人的生物屬性在內的有機自然界的各門科學的總稱。認識的對象是整個自然界,即自然界物質的各種類型、狀態、屬性及運動形式。認識的任務在於揭示自然界發生的現象和過程的實質,進而把握這些現象和過程的規律性,以便控制它們,並預見新的現象和過程,為在社會實踐中合理而有目的地利用自然界的規律開闢各種可能的途徑。

聯繫

  在現代科學的發展進程中,新科技革命為社會科學的研究提供了新的方法手段,社會科學與自然科學相互滲透,相互聯繫的趨勢日益加強   《自然科學》雜誌(Natural Science)Nature和Science並刊后,成為世界科學界第一雜誌。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