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直腸癌

来源:www.uuuwell.com

   

是常見的消化道惡性腫瘤,發生率僅次於胃癌食道癌。在我國常見惡性腫瘤死亡中,結直腸患者在男性占第五位,女性占第六位。近二十年來結腸癌發病率在逐漸增加,同時,其發病年齡趨向老齡化。在西方發達國家,結直腸癌是僅次於肺癌的第二位惡性腫瘤。不同國家的發病率相差60倍。好發部位為直腸及直腸與乙狀結腸交界處,占60%。發病多在60~70歲,50歲以下不到20%。年輕人結直腸癌應排除先前存在潰瘍腸炎癌變或家族性結直腸癌。男女之比為2:1。

病理分型

  直腸癌按組織病理學分類,可分成如下幾種    1.腺上皮癌   (1)XX狀腺癌:腫瘤組織全部或大部分呈XX狀結構,發生率為0.8%一18.2%。   (2)管狀腺癌:腫瘤組織形成腺管狀結構,發生率為66.9%一82.1%。   此型又可分為三級   ①高分化腺癌;   ②中分化腺癌;   ③低分化腺癌。   (3)粘液腺癌細胞分泌大量粘液並形成"粘液糊"。   (4)印戒細胞癌:腫瘤由印戒細胞構成,無腺管狀結構。   (5)未分化癌:癌細胞瀰漫成片或呈團塊狀浸潤生長,不形成腺管或其他組織結構。

結直腸癌

(6)腺鱗癌:亦稱腺棘細胞癌,此類腫瘤細胞中的腺癌與鱗癌成分混雜相間存在。   2.鱗狀細胞癌癌中以鱗狀細胞為主。   3.類癌起源於神經脊來源的神經內分泌細胞,也可由腺上皮衍化而來。

病理分期

  結直腸癌有早期和進展期之分。腫瘤限於粘膜下層,無淋巴轉移者稱早期結直腸癌。腫瘤已累及腸壁基層者稱進展期直腸癌。進展期癌肉眼一般分四型。

1.隆起

  也有稱息肉型或蕈傘型。腫瘤呈息肉樣或蕈傘型向腸腔突出,有蒂或為廣基,腫瘤表面常發生壞死或潰瘍。

2.潰瘍型

  腫瘤表面形成潰瘍,潰瘍形態不規則,直徑多在2cm以上,如腫瘤外形似火山口,中央壞死形成深潰瘍,邊緣呈圍堤狀隆起于粘膜表面,稱之為局限潰瘍型。如腫瘤向腸壁深層浸潤而形成深的潰瘍,且潰瘍低大,邊緣由腸粘膜圍繞,稍顯斜坡型隆起,稱之為浸潤潰瘍型。

3.浸潤型

  腫瘤向腸壁深層瀰漫浸潤,常累及腸管全周,使局部腸壁增厚,表面常無明顯潰瘍。有時腫瘤伴有纖維組織增生可使腸管管腔周徑縮小,形成環形狹窄

4.膠樣型

  腫瘤外觀及切面均呈半透明膠凍狀。

致病危險因素

  西醫對直腸癌的病因尚未完全清楚,但認為以下因素與致癌有著密切關係。   (1) 飲食因素:高脂,高肉食,低纖維飲食與直腸癌的發生有密切關係,高脂飲食不但可刺激膽汁分泌增加,而且可促進腸道內某些厭氧細菌的生長,膽醇和膽鹽一經厭氧菌分解形成不飽和膽固醇,如脫氧膽酸和石膽酸在腸道內部都有增加,后兩者都是致癌物質或輔癌物質,因此可導致直腸癌的發生。   (2) 遺傳因素:在直腸癌患者家族中,約有1/4有癌腫的家族史,其中半數亦為消化道腫瘤。由於正常細胞的基因發生改變,患癌病人體內由遺傳得到一種易感性,加上某種激發因素,使組織細胞生長迅速,就會發展成為癌,細包遺傳基因突變,變為具有腫瘤遺傳特性的惡性細胞,表現為癌腫的家族性。   (3) 息肉:直腸癌的發病與息肉有密切關係。有人認為,直腸息肉癌症前期病變,特別是家族性多發XX瘤息肉病,發生癌變的可能性極大;XX狀腺瘤XX肉,癌變的機會也較多。   (4) 慢性炎症刺激:慢性的炎症刺激,可導致直腸癌的發生。如血吸蟲病、阿米巴痢疾慢性非特異性潰瘍性結腸炎慢性菌痢等,可通過肉芽腫,炎性和假XX肉階段而發生癌變。潰瘍性結腸炎病程超過10年的患者,容易演變,且癌變的惡性程度高,易於轉移,預后較差;有關資料統計,腸癌的病人中,患結腸炎的發病率比未患結腸炎的高8~10倍。   此外,腫瘤的發生,還與精神因素、年齡、內分泌因素、環境應激能力、氣候因素、免疫功能失常及病毒感染等有密切關係,但尚需在一定條件下才能發生直腸癌。

臨床表現

一、早期癥狀

  直腸癌在早期缺少癥狀,病人無明顯異常改變。當腫塊達1~2cm時,由於腫瘤的侵蝕,腸粘膜遭受到腫塊的異物性刺激,分泌物增多,因此在排便時也有少量的粘液排出,多數在大便的前端或於糞便的外面附著。隨著腫瘤的XX,分泌粘液也增加,有時隨著排氣或突然咳嗽腹內壓增加,可有粘液從肛門流出。當腫瘤XX,形成潰瘍或有壞死合併感染時,便會出現明顯的直腸刺激癥狀,出現排便次數和糞便性質的改變。排便次數增加,每天2~3次,呈粘液便稀便,粘液血便。常被誤診為「腸炎」「痢疾」「潰瘍性結腸炎」等。但是,直腸癌腹瀉癥狀並不象結腸炎那樣,來勢急,好轉快;也不象痢疾那樣典型的出現里急后重癥狀。直腸癌的直腸刺激癥狀是既緩慢又逐漸進展,在合併感染時刺激癥狀明顯,一經對症處理也可以暫時好轉,但是經過較長時間治療仍有粘液血便者,應引起足夠的重視。當病人出現下列情況時,應去醫院做詳細檢查。   ①大便習慣異常,排便次數增加,同時出現少量粘液性便、粘液血便,經治療不好轉者,或經治療后好轉而複發者,應及時確診治療。   ②既往有粘液便、腹瀉病史,但癥狀輕微者突然增重,與原來排便次數、排便的性質發生變化時,也應再次複查確診。   ③無明顯原因的便秘與腹瀉交替出現,經短期治療無好轉者,在胃部經過鋇劑透視未發現異常時,應去醫院做直腸部位的檢查。   ④排便費力,排出的大便有壓跡,呈槽溝狀扁條狀、細條狀等,一定要做直腸指診。以上四種情況有任何一項都應及時去醫院檢查。有條件的地方,最好請外科肛腸科醫生檢查。

二、中晚期癥狀

  早期直腸癌的臨床特徵主要為便血和排便習慣改變,在癌腫局限於直腸粘膜時便血作為唯一的早期癥狀占85%,可惜往往未被病人所重視。當時作肛指檢查,多可觸及腫塊,中、晚期直腸癌患者除一般常見的食慾不振體重減輕貧血等全身癥狀外,尚有排便次數增多,排便不盡、便意頻繁、里急后重等癌腫局部刺激癥狀。癌腫XX可致腸腔狹窄,出現腸梗阻徵象。   直腸癌到晚期常侵犯周圍組織器官,如膀胱攝護腺等鄰近組織,引起尿頻尿急排尿困難。侵及骶前神經叢,出現骶尾和腰部疼痛。直腸癌還可以向遠處轉移到肝臟,引起肝腫大腹水黃疸,甚至惡液質等表現。   直腸癌容易被誤診。早期出現的大便次數增多、大便有粘液和膿血時,易誤診為痢疾、腸炎或痔瘡疾病,因而失去了早期治療的機會。因此,成年人出現排便異常時,應提高警惕,必要時作直腸鏡乙狀結腸鏡檢查

診斷

  病史及癥狀:   排便習慣或糞便性狀的改變,多數表現為大便次數增多,不成形或稀便,大便帶血及粘液。有時便秘或腹瀉與便秘交替,大便變細。中下腹部疼痛,程度輕重不一,多為隱痛或脹痛右半結腸癌患者常發現腹部腫塊注意有無貪血、消瘦乏力水腫低蛋白血症等全身癥狀、腫瘤壞死或繼發感染時,患者常有發熱。   體檢發現:    可捫及腹部包塊或指腸指診時發現包塊,包塊多質硬伴有壓痛,形態不規則。貧血、消瘦、惡病質。伴淋巴轉移者壓迫靜脈迴流可引起腹水,下肢水腫,黃疸等。   輔助檢查   血常規示小細胞性貧血,血沉增快大便潛血試驗持續陽性。X線表現為鋇劑充盈缺損,病變腸壁僵硬,蠕動減弱或消失,結腸袋不規則,腸管狹窄或擴張。結腸鏡檢查能明確病變性質,大小、部分甚至發現早期病變。另外血清癌胚抗原(CEA)、B超、腹部CT檢查亦有助於診斷。   應與炎症性腸病腸結核,結腸息肉病等相鑒別。

治療措施

  基本治療方案   大腸癌的治療以手術切除癌腫為首選,輔之以放XX治療、化療藥物治療及中醫藥治療等;最近不少學者對早期大腸癌採用經內鏡下切除治療,也取得較好療效。至於如何選擇最佳方案,須依據不同的臨床病理分期。經過大量的臨床實踐證明,中西醫結合治療方案為:Dukes′A期者,可予手術,並予中藥,不需化療;Dukes′B期者,可予手術,術后予化療並中藥,直腸癌尚可予放XX治療;Dukes′C期,結腸癌治療可予手術,術后予化療並中藥,直腸癌則可手術前或術後放XX治療,並予化療及中藥;Dukes′D期,以放療、化療、中藥、免疫治療為主,手術僅為姑息切除或對症處理。中西醫在治療腫瘤上各有所長,故治療大腸癌必須做到發揮中醫藥各自優勢,堅持長期治療,寬舒患者的心理狀態,做好心理治療,增加飲食營養,提高自身免疫功能。這樣,才能取得較好的療效。   手術治療:   是根治結、直結癌的最有效的方法,凡適合手術的患者,應及早行手術切除治療。   化學藥物治療:    大腸癌根治術后,仍有50%的病例複發和轉移,因此術前、術后化療有可能提高根治術后5年生存率。抗癌藥物首選氟脲嘧啶,其次為絲裂霉素阿霉素。   放XX治療:    術前放療,可縮小腫瘤,提高切除率,術後放療,可殺死殘留的腫瘤細胞。單純放療,僅用於晚期直腸癌病例,有止血鎮痛、延長存活期的作用。   內鏡下治療:    對於早期粘膜層癌,可內鏡下切除,晚期腫瘤,可在內鏡下放置支架,以防狹窄及梗阻。   中醫中藥治療:   可作為輔助及支持治療,改善癥狀,延長生存期。

中醫治療

  (一)辨證分型治療   根據大腸癌的臨床表現,中醫治療可參考腸中積聚腸風鎖肛痔臟毒及痢疾等病辨證施治。其病大多以本虛標實為特點,本虛多為脾虛胃弱或脾腎兩虛,標實多屬濕熱、瘀毒為患。故治當標本兼顧。我們在大腸癌病理機制的內容中已闡述了脾虛、腎虧、正氣不足,甚至說"陽虛"乃大腸癌病之根本,濕熱、火毒、瘀滯乃病之標,所以治療大腸癌方葯應體現出溫陽益腎、健脾理氣治本原則,至於清利濕熱、清熱泄火,清熱解毒、活血化瘀,一派清泄之象的"舍本治末"的治法及方法,筆者不敢苟同,故對其方法藥物不予摘示,請參考相關書籍。   中醫傳統理論已明確告訴我們,凡積病多體虛,由虛而致積,因積而益虛,二者互為因果關係,虛是根本。腫瘤的治療大法,補益大法應貫徹治療始終。我們中醫是最講究辨證的,辨證指的是通過表象看本質。辨證辨的是根本,我們很多同仁絕對知道這些基本問題(或理論),但投入實際應用(臨床)時,"辨證"則成了"辨症",名為辨病的本質,實則停留在表象,未深入進去,而用此指導臨床,療效可知。倡導清泄為治療大法的觀點,即屬此類。在臨床上必然受挫。如乳腺癌,一味用清下藥物,反而腫塊XX。正如明代薛已在《薛氏醫案》中記錄:"服克伐劑,反大如覆碗,日出清膿,不斂而歿。"著名中醫結合學家于爾辛教授肝癌病機的探討中,已發現此類問題,他們認為肝癌的"病本"是脾虛,而不是"血瘀"或"熱毒"、"癌毒",健脾益氣治療肝癌,比活血化瘀、清熱解毒治療肝癌療效要好,而且從生存率、生存期及生存質量比較,差別明顯。我們現在在其他癌腫治療方面亦在重蹈此類錯誤,希望我們同仁認真思索,以益於改進、發展。   在大腸癌治療方面,此類錯誤較為明顯,明知其病本為虛,但治療上卻大談"清泄之法"。我們分析可能與以上幾點有關。①因大腸癌散在於中醫的"腸風"、"腸覃"、"臟毒"、"下瘀"之病中,較傳統治療影響較重。②大腸癌臨床癥狀典型明顯。如便血、膿血便、里急后重,甚至發熱、舌苔黃膩,受表象影響,而急功近利,忘卻根本。③受"癌腫"為熱毒之邪,治療宜清熱解毒、清熱泄火的思想誤導。   大腸癌臨床以中晚期居多,常見類型可分為脾虛濕毒型、瘀毒內積型、癌毒泛濫型。   1.脾虛濕毒型   證候面色萎黃,食慾不振,體重減輕腹痛或肛門酸痛,大便呈濃血性粘液,便次頻,便形細或扁,或里急后重,舌質淡,苔薄膩,脈滑數。   治法:健脾利濕,解毒抗癌。   上述主證,屬脾氣已虛,癌毒滯腸。多見於中、晚期有潰瘍的腫塊型和以潰瘍為主的潰湯型癌。用太子參蒼朮薏苡仁茯苓山藥益氣健脾利濕,山藥又有保護粘膜之功。馬齒莧敗醬草地榆炭、仙鶴草茜草槐花炭有涼血止血,解毒抗癌作用。諸葯合之則益氣健脾利濕,涼血止血解毒,以組成抗癌之功。   2.瘀毒內積   證候:面色晦黯,腹脹腹痛,痛有定處,或向下放XX,腹部可觸及包塊,大便困難,逐漸產生腸梗阻下痢紫黑膿血,大便變細或扁,舌質紫或有瘀點,苔薄黃,脈弦或澀。   治法:化瘀攻積,解毒止痛。   上述主證,多見於浸潤型結腸癌。屬濕邪壅腸,癌毒內積,故常見排便困難,或呈進行性梗阻,感染時大便呈膿血性粘液便,或紫黯色便,腹部脹痛,用三棱莪術、制軍能通滯化積,歸尾赤芍桃仁紅花活血化瘀,川楝子延胡索、烏藥理氣止痛,敗醬草、馬齒莧、茜草、半枝蓮白花蛇舌草止血解毒。   3.癌毒泛濫   證候:精神委軟,面色蒼白,形體消瘦,或呈惡病質,四肢欠溫,腹脹腹痛,或腹部可及多處腫物,或肛門下墜酸痛,下痢膿血,瀉后稍安,舌質淡或光嫩,脈沉弱。   治法:補益氣陰,抑癌解毒。   方葯:人蔘紅參5g,楓斛5g,阿膠15(g另烊化),生蛤殼100g,生牡蠣100g,生瓦楞100g,白朮10g,山藥30g,薏苡仁30g,雞內金10g,吳茱萸2g,黃連3g,炮姜10g。   本證臨床多見於腸癌晚期(D期),屬氣血津液俱虧,癌細胞廣泛浸潤,其形體特點為進行性消瘦或呈惡病質。此期治療,應先著重減輕癥狀,提高生存功能,務求控制腫瘤的發展,延長生命。故宜用大補氣血陰陽之大法,佐以軟堅散結,健脾和中。用人蔘或紅參、楓斛、阿膠益氣陰,養精血為主葯,其中阿膠富含膠質和多種氨基酸配合參、楓斛能提高患者免疫功能,是扶正抑癌的主葯;用蛤殼、生牡蠣、生瓦楞能補充生物鈣,改善淋巴通透性,有散瘀消炎,減除水腫,緩解平滑肌痙攣而止痛之效;配用吳茱萸、黃連、炮姜,寒溫並施,有利於改善氣機升降失司;配白朮、薏苡仁、雞內金健脾利濕,可起到中和作用。   4.對症用藥   膿血粘便,加馬齒莧、地錦草、敗醬草、仙鶴草、三七、地榆、槐花。   里急后重,加黃柏、黃連、秦皮、赤芍、木香。   腸壁水腫,加蒼朮、豬苓、茯苓、澤瀉。   納呆腹脹,加雞內金、山藥、焦山楂神曲、谷麥芽。   疼痛酸脹,加川楝子、延胡索、烏葯白芍甘草、炮姜。   肛門下墜,加黃芪葛根升麻炙甘草。   舌紅光嫩,加西洋參。   口腔糜爛,加苦參蛇床子玄參白英五倍子,水煎取汁漱口,加服少量珠黃散。   通過對大腸癌病機的探討,上述分型的治療法則均應加上"溫陽益腎",方葯亦宜酌加"溫陽益腎"的方葯,才切中大腸癌之病機根本。   根據本病治療原則,筆者亦擬定了一張大腸癌基本方:   太子參(人蔘)10g,白朮10g,蒼朮10g,薏苡仁15g,山藥20g,炮姜10g,附子30g(先煎),肉桂10g,敗醬草30g,茜草30g,馬齒莧30g,仙鶴草30g。   臨床上根據具體兼證,參考以上辨證加減治療各型大腸癌,療效比較理想。   (二)辨病治療   1.基本方   藤梨根、白花蛇舌草、苦參、水楊梅根生薏苡仁鳳尾草野葡萄根白茅根槐角、草河車、丹參,水煎服。   臨床加減法:便膿血者加地榆、槐花、側柏炭,銀花炭;里急后重者酌加廣木香、積殼、烏葯;大便秘結實者酌加大黃枳實、桃仁;體虛者加柏子仁、郁子仁、火麻仁松子仁麻仁丸(吞服);便次增多者加梔子白菊花、樗根皮;陽虛者加附子、肉桂、乾薑陰虛者加石斛、玉竹、玄參、天花粉麥冬氣血不足加太子參、黃芪、當歸地黃。   2.外用保留灌腸方   黃柏60g,黃芩60g,紫草60g,虎杖120g,藤梨根250g,苦參60g,烏梅15g。   濃煎成500ml,每次30~50ml,睡前作保留灌腸。   3.外用栓劑   硇砂3g,鴉膽子9g,烏梅15g,冰片1.5g。   此為3個栓劑量,加輔劑製成栓,每日1~2次,每次1枚。   (三)專方驗方   1.抗癌方 八角金盤、生山楂各12g,石見穿山慈菇八月札、黃芪、雞血藤各30g,敗醬草、党參、丹參各15g,生大黃6g,枳殼10g。便血者加槐花炭。側柏炭;里急后重者加木香、黃連、赤芍;大便不通者加瓜蔞仁皂角刺。每日1劑,水煎服,30天為一療程。適宜於直腸及肛管癌者。可配合中藥保留灌腸或栓劑外用,效果更佳。   2.結腸消腫湯 八月札、紅藤、苦參、丹參、鳳尾草各15g;白花蛇舌草、野葡萄藤、生薏苡仁、瓜蔞仁、白毛藤貫眾炭、半枝蓮、莪葜各30g,地鱉蟲、烏梅肉各9g,壁虎4.5g(研末分3次吞服)。上藥煎汁600ml,每天取400ml口服,200ml保留灌湯。適用於各期大腸癌患者。   3.青根飲 青蒿60g,鮮野葡萄根60g,地榆60g,鮮白花蛇舌草30g。以上各葯洗凈后瀝干,置熱水瓶內,倒入沸水浸過葯面,浸泡12小時,濾出藥液即得。口服,每日1劑,可隨時飲服,15日為一療程。   (四)其他外治療法   1.腸癌栓 兒茶5,乳香4.5g,沒藥4.5g,冰片1.5g,蛇床子2.1g,輕粉3g,蟾酥0.6g,硇砂6g,硫黃6g,三仙丹6g,血竭4.5g,白礬270g。   取兒茶、乳香、沒藥、冰片、輕粉、硇砂、硫黃、三仙丹儲葯共研細末,將白礬用開水溶化后澆入葯末,后加蛇床子、蟾酥、血竭共研之末製成片狀栓劑,外用,每日1枚,塞于直腸癌灶處,隔2~3日上藥一次。   2.用蛇床子、苦參各30g,薄荷10g,加水1 000ml,煮沸后加入生大黃10g,煎2分鐘,將雄黃芒硝各10g放入盆中,將煮沸的湯藥倒入盆內攪拌,乘熱氣上蒸之際蹲于盆上,熏蒸肛門處,待水變溫后改為坐浴,每晚1次,適於肛管癌者。同時配合其他療法,效更佳。   3.馬錢子研末,醋調外敷患處,治療肛門癌有效。   4.青黛15g,蟬衣30g,冰片3g,研細末。撒棉紙上貼患處,適用於直腸、肛門癌膿水淋漓,且痛癢者。   5.紫硇砂30~50g,調入100g的凡士林中成30%~50%的硇砂軟膏,每次取適量外塗患處,治療直腸癌有效。   (五)針灸療法   取穴豐會、內關足三里三陰交、並以20%~50%胎盤注XX液14~16ml,分別注入足三里、大椎穴。每日或隔日1次,連續治療15天為一療程,休息3~5天,再行下一療程治療。對腸癌及其它惡性腫瘤晚期疼痛者,有止痛作用。   大腸癌和其他惡性腫瘤一樣,也是全身病變的表現,首選手術治療,以放療、化療及中藥等輔助治療。手術、放療均為局部治療手段,化療雖為全身治療手段,因其毒副作用限制其廣泛、長期應用,故作為全身治療的中醫尤其顯得重要。我們知?quot;癌腫"即使切除,仍有轉移及複發可能,故應繼續運用輔助治療手段,中醫藥宜貫穿治療的始終。未手術則宜長期堅持,根治手術后宜堅持治療2年以上,療效才好。   (六)近年來中醫藥治療直腸癌經驗   1.通幽消堅湯外治法治療直腸癌   治療方法:   (1)通幽消堅湯:白花蛇舌草、槐花、槐角各35g,龍葵、仙鶴草、地榆各30g,當歸、生黃芪、敗醬草各10g,穿山甲昆布各15g,三七、生大黃各5g,黃葯子30g,每劑水煎取400ml,早、中、晚分3次服。加減:便血不止加阿膠、茜草各10g;大便不爽加萊菔子30g、火麻仁15g;腫腸不消加皂角刺10g;小腹墜脹加生黃芪30g、木香6g;脫肛不收加蓮子30g、刺蝟皮10g;小便澀滯加豬苓30g、海金沙10g;淋巴結轉移加黃葯子、石上柏各10g。   (2)保留灌腸方:槐花、鴉膽子各15g,皂角刺、血竭各10g,白花蛇舌草、生大黃、敗醬草各40g,水煎服2次,共取汁200ml,灌腸保留1~2小時,每7日一次。   (3)掌心握葯:全鮮大蔥9根,大棗(去核)21枚,巴豆(去殼)21枚,黑砒霜10g,將諸葯混合,搗成藥餅,分成3個,每次用一個握手心,男左手右手,外用凈白布纏扎固定,每握6小時休息3個時,日夜連續使用,隔日換用一葯餅,每7日用畢,休息1周后如法再制再用。握葯期間有發熱、口乾反應,若手掌起皰即停止使用。   2.直腸癌證治經驗   有人按Dukes分期:C1期15例、C2期21例、D期11例;按病理分類:腺癌28例,鱗癌11例,粘液XX癌5例,肉芽腫癌變3例。   方劑:"抗癌9號"。藥用:八角重盤12g,石見穿30g,敗醬草30g,八月扎30g,黃芪30g,党參15g,雞血藤30g,丹參15g,大黃6g,枳殼10g。   辨證加減:便血加槐花炭、側柏炭;里急后重加黃連、木香、赤芍;大便不通加瓜蔞仁、皂角刺等,水煎服,每日1劑,30天為一療程。   配合外用方"抗癌栓4號"納肛。藥用:蟾酥20g ,雄黃20g,白及粉15g,顛茄浸膏5g,甘油明膠65g,甘油70g。以上量製成栓劑100顆。治法:取蟾蜍、雄黃、白及粉的細末加顛茄片研成糊狀物,再將甘油膠溶水後上加熱,待熔后,再將上述蟾酥等糊狀物加入,不斷攪拌均勻,傾入已塗過XX的栓模內(魚雷形),冷凝取出蠟紙包裹備用。用法:囑患者取俯卧位,將栓劑1顆輕輕塞入肛門內,深達10cm左右,俯卧半小時,每日2次,30天為一療程。   3.肛管癌:直腸癌的中藥熏洗及灌腸療法    本組病例為不能切除而實施單純乙狀結腸造瘺患者12例,其中直腸癌9例,肛管癌3例。治療方法:①熏洗法:藥用:蛇床子30g、苦參30g、薄荷10g,加水1 000ml,煮沸后加大黃10g,再煎2分鐘后取汁;將雄黃10g、芒硝10g放入盆中,將藥液倒入盆內攪拌,乘熱熏肛門處,待水變溫則改坐浴肛門,每晚1次,3個月為一療程。②灌腸法:藥用鴉膽子15粒、白及15g、苦參30g、白頭翁30g、徐長卿30g、乳沒各30g,加水1 000ml,煎至300~500ml,晾溫後用空針插取,由遠端造瘺口推入,隔日一次,3個月為一療程。結果:肛門疼痛減輕,分泌物減少,精神好轉,飲食增加10例,因癥狀加重而中止灌腸者2例。   4.單純中醫藥治療晚期直腸癌   直腸癌方:白頭翁30g,馬齒莧15g,白花蛇舌草15g,山慈菇15g,黃柏、象貝母、當歸、赤芍、廣木香、炒枳殼各10g。大便膿血加貫眾炭、側柏炭、生地榆;腹部疼痛加白芍、元胡;大便秘結加火麻仁、瓜蔞仁;大便溏薄加訶子赤石脂石榴皮;腹部觸及腫物加鱉甲龜甲、穿山甲;淋巴結轉移加夏枯草海藻、昆布;氣血衰敗加党參、黃芪、黃精。水煎服,每日1劑,3個月為一療程。並外用保留灌腸方:槐花、鴉膽子各15g,敗醬草、土茯苓、白花蛇舌草各30g,花蕊石60g,皂角刺、血竭各10g,濃煎后保留灌腸,每日1次。   預防結直腸癌的重要方法是消除促癌因素,要保持健康飲食習慣,應多吃山芋、紅薯玉米水果、新鮮蔬菜等含有豐富的碳水化合物粗纖維食物,這些食物在腸道停留時間短,利於腸道毒素的排除。盡量少吃油炸、熏制、高脂肪高蛋白的食物,不吃有可能腐敗的水果、蔬菜及食物。詳細保持健康的生活方式:適當增加運動量,保持規律的生活節奏戒煙戒酒,控制體重。

驗方偏方

  驗方   復方半蓮湯:半枝蓮60g,石見穿30g,生地榆30g,苡仁30g,忍冬藤30g,昆布30g,山豆根15g,槐角15g,胡麻仁15g,白蚤休12g,幟殼9g,川朴9g。製成煎劑,每日1劑,分2次服。   偏方   ①瞿麥根湯:鮮根用米泔水洗凈,每天50—100克(干根用40—50克),水煎服。   ②鮮鵝血50—100毫升,每日1次口服。治療消化系統腫瘤,總有效率為65%。   結直腸癌肝轉移   結直腸癌肝轉移極為常見,在確診時已有20%-40%的病人發生肝轉移,異時性肝轉移的發生率亦高達50%,不經治療的肝轉移癌平均生存期為16-18月,而廣泛轉移者生存期僅為3-5個月。因此,肝轉移為結直腸癌患者的一個最主要的死亡原因(60%-71%)。   由於結腸靜脈迴流的解剖學特點,有時肝臟可能是大腸癌唯一的轉移部位,肝切除提供了一種重要的治療機會。因此,其手術切除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對不能切除的轉移病變,非手術治療方法包括以下幾方面:   (1)全身化療:目前仍是以5-Fu為主的化療方案,有效率在18%一31%,中位生存期為8-14.2月,有報告應用尿素口服治療,個別病例可存活10年以上;   (2)肝動脈灌注化療:大多數病例適合進行肝動脈灌注化療,最常見的藥物為5-Fu、MMC及DDP,有效率可達48%-62%,2年生存率可達47%。   (3)肝動脈栓塞化療:其原理在於既能使化疔藥物高度集中於肝轉移灶,又能堵塞肝癌病灶血液供應,栓塞劑包括碘油、明膠海綿等,化療藥物仍為5-FU、MMC及DDP等,有效率約為50%,中位生存期為11-18月。   (4)經肝動脈或全身化療毒副反應的中醫藥治療:常根據疾病的不同階段進行辨證論治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