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藝術

来源:www.uuuwell.com

   

名詞解釋

  文學藝術,literature and fine arts   借助語言、表演、造型等手段塑造典型的形象反映社會生活的意識形式,屬於社會意識形態。它包括語言藝術(詩歌、散文、小說、戲劇文學)、表演藝術(音樂、舞蹈)、造型藝術(繪畫、雕塑)和綜合藝術(戲劇、戲曲、曲藝、電影)等。文學是語言藝術,廣義的藝術概念包括文學在內。

繪畫 袁振西作

概述

  文學藝術起源於遠古時代人類的生產勞動。勞動推動人的思維和語言發展,導致手的完善,使文學藝術的產生成為可能。原始人在協同勞動中伴隨勞動的節奏發出的勞動號子,形成了最初的音樂和詩歌。舊石器時代晚期洞壁繪畫描繪狂奔的野豬、猛獁象和鹿群,中石器時代的岩畫表現手持弓箭追獵山羊的人群,都說明原始藝術是直接來自生產勞動,是這些活動在藝術上再現。作為觀念形態的文學藝術作品,是一定的社會生活在人類頭腦中反映的產物。人類生活中存在著的豐富的文學藝術原料的礦藏,是一切文學藝術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唯一源泉。社會生活對於文學藝術的需要,是文學藝術發展的動力。文學藝術來源於社會生活,又反過來作用於社會生活,成為最易被人們接受、影響面最廣的社會意識形式。進步的文學藝術,對於教育人、改造人、推動歷史前進起著重要作用。一定社會歷史階段文學藝術的發展狀況,是該時代精神文明發展水平的標誌之一。   文學藝術同其他社會意識形式相互影響、相互滲透。政治、法律、道德、宗教、哲學和科學影響著文學藝術並作為思想內容包含在文學藝術作品中。由於文學藝術能夠以生動的形象感染人,常常被用作傳播其他社會意識形式的工具。在階級社會中,作者總是站在一定的階級立場認識、反映和評價生活,文學藝術作品也反映一定階級的利益和願望,必然帶有階級的色彩。不同社會不同階級的成員,由於具有某種相近的生活條件,共同的民族心理,也會有一些共同的美感和藝術愛好。文學藝術的發展以社會經濟的發展為基礎,同時又保持著相對的獨立性。文學藝術的發展與社會經濟的發展不完全同步,文學藝術的繁盛時期不一定是社會經濟的繁盛時期。

文學藝術形象

  文學藝術形象基本成型于所屬流派,尤其是在中國,文學形象身上時代的烙印和作者的主觀傾向較為突出。舉例而言,古代文學自有了成體系的小說后,文學形象較為明朗,有心計的薛寶釵,多愁善感的林妹妹。近代文學尤其是先鋒派寫手筆下,更為真實、更為人性化的形象漸漸展露頭角,更能為我們所接受,張愛玲、張抗抗、余華等都有各自的形象伏筆。如張愛玲扭曲的愛、張抗抗個性的愛、余華血腥的愛。   魯智深、孫悟空、唐僧、霍元甲、韋小寶、還珠格格、小李飛刀,這些屬於比較通俗文學;   嚴肅文學的,令當代讀者印象比較深刻的十個文學形象:情種賈寶玉(曹雪芹《紅樓夢》)、闖王李自成(姚雪垠《李自成》)、牧馬人許靈均(《靈與肉》作者好像張賢亮)、阿Q(魯迅《阿Q正傳》)、貧嘴張大民(劉恆《貧嘴張大民的幸福生活》)、痞子方言(王朔系列小說)、打工仔傻根(劉震雲《天下無賊》)、西學家唐偉(狂狷《五行山下》)、淘氣包馬小跳(楊紅纓《淘氣包馬小跳》)、知青王二(王小波《黃金時代》)。網路文學里的文學形象都差不多,沒有特別突出的,好一點的或者印象比較深的是「輕舞飛揚」!   中國古典文學的藝術形象多是扁平性格的,而且過分誇張,所謂諸葛多智而近妖,魯迅白話小說則創造了一批立體文學形象,如孔乙己、阿Q,當代文學比較成功的文學形象我認為是余華的「許三觀」、賈平凹的「庄夢蝶」、狂狷的「唐偉」、王朔的「方言」以及鐵凝的「安然」,這五個文學形象分別代表了無奈的貧苦大眾、迷茫的文化人、追求心靈自由的庸人、渴望愛的俗人和叛逆女性,特別是王朔的「方言」,是6、70年代出生的目前為社會主力軍的一批男性的綜合特徵產物,他承認自己的俗世情懷而又不甘心自己真的就是個俗人,所以希望在與人交流中通過愛使自己心靈得到升華,但卻完全慘遭失敗,是非常有廣泛現實性的群像,而狂狷的「唐偉」則以多元化的思維特徵和功利主義的民族人性特徵,交織出一個出生於舊世紀、活躍于新世紀的怪誕庸人形象,更大程度地哲學化了「阿Q"、「方言」們的行為特徵,是中國文學此前沒有過的文學形象。「唐偉」的誕生標緻著中國作家意識到現實社會中庸群體的行為循環往複性,而這正是許多古老文化國度舉步維艱、發展遲緩的根本原因,此後的中國文學創作中庸人形象輩出,俗人生活得到真實展現,這是整個民族的一種自省,人們不再渴慕孔明式的智慧、關羽式的道義來處理現實的危機,而接受庸俗生活中的帶有缺陷性的思維與功利性的手段,因為前者是莊嚴地扯淡,後者才是具有現實意義的真實存在。

文學藝術學

  文學藝術學作為一個專業學科來講,指的是「文學藝術」學,即「文學藝術學」不是指「文學」與「藝術學」的簡單合併,而是指關於「文學藝術」的學科。   文學藝術學著重文學藝術的探討,致力於把握文學藝術的性質、規律等理論層面的研究,對文學藝術的創作、文學藝術的賞析及作家寫作能力的培養有重要的指導意義。   然而,文學藝術學專業並不局限於文學領域的研究,而是延伸到影視藝術、舞台表演藝術等方面,從而使文學藝術學專業具有廣闊的研究空間和發展前景。   「文學藝術學」通常也簡稱為「文藝學」,而「文學藝術學」一詞的鮮明性、包容性體現了這個專業的特色,且能夠避免人們將文藝學誤解為有「藝」無「文」的偏差。

少數民族文學藝術

白族文學藝術

  文山白族有豐富的民族文化。民間神話、故事、傳說繁多,神話有動物神話、植物神話、山川地理神話以及愛情神話等。民間文學主要以民歌、傳說、故事、寓言等形式出現。如《大芨樹》、《果松大樹》、《犀牛丫口》、《大白龍》、《小青龍》、《獨眼龍》、《九連山》、《水圍寺》、《仙人洞》、《火燒山》、《系圍腰的來歷》、《兩兄弟》、《阿梅斗狼精》、《麂子和其他》等。   白族民間歌謠內容豐富,有勞動歌、習俗歌、情歌、生活歌、時政歌等類。情歌精巧工整。清新含蓄,在表現與封建禮教作鬥爭的決心時是非常堅定的。如「刀子架到脖子上,死了愛情也結緊。陰司路上等一等,死要一同行」。表現男女情愛深長的,如「小小蜜蜂翅如弓,一趟飛到花叢中。花香迎來蜜蜂拜,蜂愛花來花愛蜂」。「活要戀來死要戀,相依為命到百年。活在陽間白頭老,死在陰間合墓眠」。   白族有自己民族特色的音樂、舞蹈、演唱等文藝。歌謠曲調最為流行的,如「山歌調」、「散花調」、「出門調」、「五更調」、「討親調」、「十二月調」等。民間舞蹈有《扇子舞》、《腳戀舞》、《霸王鞭》等頗具特色的群體舞。有演唱表演形式的「花燈」,花燈演唱節目內容豐富,有歷史故事、傳說,如《孟姜女》、《柳蔭記》、《梁山伯與祝英台》、《蘇武牧羊》等。也有反映民間生活內容的節目,如《補缸》、《包二娃》、《貨郎歌》、《上茶山》等。

蒙古族文學藝術

  《金香爐》:相傳在元代,蒙古族在通海曲陀關一帶駐守,們放牧、打漁,聚攢了大量的財寶,秘密貯藏起來。而尋找這財富的線索,就藏在蒙古族人民世代相傳的民謠中。後來,一些聰明人識破了「金香爐」和「橋倒碑修」這兩個民謠的秘密,找到了隱藏的金銀財寶,但能買通三座縣城的財寶仍大量隱藏在曲陀關,只是機關未被識破而已!   《阿扎拉》:相傳阿扎拉是個勤勞、智慧、善良的蒙古族青年。他在草灘上用牧XX畫個大圈子,牛、羊就會乖乖地呆在圈裡草。當小朋友們思念故鄉,嚮往大都燕京(北京)時,他只須讓小朋友們閉上眼睛,騎上他的牛鞭子,就能到燕京去,到了首都后,所需要的費用就靠阿扎拉在他們手心裡畫的圓圈——元幣。   傳說中,阿扎拉可伏龍降雨,所以在解放前,每當乾旱季節,人們常到阿扎拉神廟祈雨。   《金香爐》的故事在讚美元代蒙古都元帥鎮守曲陀關繁華的同時,又歌頌了蒙古都元帥對後世的遺惠;而《阿扎拉》的故事則在歌頌了蒙古族先人神奇聰明的同時,又反映了人們對元代首都的懷念。這些傳說,在維繫蒙古族心理狀態方面起了一定的作用。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