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中益氣湯

来源:www.uuuwell.com

   

脾胃氣虛少氣懶言,四肢無力,困倦少食,飲食乏味,不耐勞累,動則氣短;或氣虛發熱,氣高而喘,身熱而煩,渴喜熱飲,其脈洪大,按之無力,皮膚不任風寒,而生寒熱頭痛;或氣虛下陷,久瀉脫肛。現用於XX下垂胃下垂或其它內臟下垂者。

方 名

  補中益氣湯(補養之劑)   總 結:補中昇陽    編 號:027    組 成:黃芪15克、人蔘党參)15克、白朮10克、甘草15克、當歸10克、陳皮6克、升麻6克、柴胡12克、生薑9片、大棗6枚    歌訣:補中參草術歸陳,芪得升柴用更神。   麻人趕豬,虎皮當旗。(麻=升麻、人=人蔘、趕=甘草、豬=白朮,虎=柴胡、皮=陳皮、當=當歸、旗=黃芪)

主 治

  1.治煩勞內傷,身熱心煩,頭痛惡寒,懶言惡食,脈洪大而虛。   2.或喘或渴,或陽虛自汗,或氣虛不能攝血。   3.或瘧痢脾虛,久不能愈。   4.一切清陽下陷,中氣不足之證。   加 減:1.血不足-加當歸。    2.精神短少-加人蔘、五味子。    3.肺熱咳嗽-去人蔘。    4.嗌干-加葛根。    5.頭痛-加蔓荊子,痛甚加川芎。   6.腦痛-加藁本細辛。    7.風濕相搏,一身盡痛-加羌活防風。   8.有痰-加半夏、生薑。    9.胃寒氣滯-加青皮、蔻仁、木香益智仁。    10.腹脹-加白芍、甘草。    12.熱痛-加黃連。    13.能食而心下痞-加黃連。    14.咽痛-加桔梗。    15.有寒-加肉桂。    16.濕勝-加蒼朮。    17.陰火-加黃柏、加熟地山藥。    18.陰虛-去升麻,加熟地、山茱、山藥。   19.大便秘-加酒煨大黃。    20.欬嗽:春加旋覆、款冬,夏加麥冬、五味,秋加麻黃黃芩,冬加不去根節麻   黃,天寒加乾薑。   21.泄瀉-去當歸,加茯苓、蒼朮、益智。

歸 經

  足太陰陽明葯    方 義:1.肺者氣之本,黃芪-補肺固表為君。   2.脾者肺之本,人蔘、甘草-補脾益氣,和中瀉火為臣。   3.白朮燥濕強脾,當歸和血養陰為佐。   6.升麻-以昇陽明清氣;柴胡-以升少陽清氣==陽升則萬物生,清升則陰濁降。   6.加陳皮者-以通利其氣。    7.生薑-辛溫;大棗甘溫==用以和營?,開腠理,致津液諸虛不足。   先建其中,中者何?脾胃是也。   變化方:1.除當歸、白朮,加木香、蒼朮-名調中益氣湯,治脾胃不調,胸滿肢倦,食少短   氣,口不知味,及食入反出。   2.加白芍、五味子-亦名調中益氣湯,治氣虛多汗,余治同前。   3.加蒼朮倍分,半夏﹑黃芩各三分-名參術益胃湯,治內傷勞倦,燥熱短氣口渴   無味,大便溏黃。   4.去白朮,加草蔻、神曲、半夏、黃柏-名昇陽順氣湯,治欱食勞倦所傷,滿悶短   氣,不思食,不知味,時惡寒。   5.加炒芩、神曲-名益胃昇陽湯,治婦人經水不調,或脫血后食少水瀉。   6.加黃柏、生地-名補中益氣加黃柏生地湯,治陰火乘陽發熱晝甚,自汗短氣,口   渴無味。    7.加白芍、細辛、川芎、蔓荊-名順氣和中湯,治清陽不升,頭痛惡風脈弦微細。    8.加羌活、防風、細辛、川芎-名調榮養?湯,治勞力傷寒,體熱,惡寒,微渴,汗   出,身痛,脈浮無力。   煎服法:姜三斤,棗二枚,煎。

出處

  《內外傷辨惑論》   補中益氣湯   【來源】出自金代名醫李東垣《脾胃論》卷中。   【組成】黃芪甘草(炙)各1.5克、人蔘(去蘆)0.9克、當歸身(酒焙乾或曬乾)0.6克、 橘皮(不去白)0.6~0.9克、升麻0.6~0.9克、柴胡0.6~0.9克、白朮0.9克   【用法】上藥哎咀,都作一服。用水300毫升,煎至150毫升,去滓,空腹時稍熱服。   【功用】補中益氣,昇陽舉陷   【方歌】補中益氣芪術陳,升柴參草當歸身;昇陽舉陷功獨擅,氣虛發熱亦堪珍。

主治

  【加減】病甚勞役、熱甚者,黃芪加至3克,咳嗽者,去人蔘;腹中痛者,加白芍藥1.5克、炙甘草1.5克;若惡熱喜寒而腹痛者;再加黃芩0.6~0.9克;惡寒冷痛,加桂心0.3~0.9克;頭痛,加蔓荊子0.6~0.9克;痛甚者加川芎0.6克;頂痛、腦痛,加藁本0.9~1.5克。   【禁忌】陰虛內熱者忌服。

方論

  方中黃芪補中益氣、昇陽固表為君;人蔘、白朮、甘草甘溫益氣,補益脾胃為臣;陳皮調理氣機,當歸補血和營為佐;升麻、柴胡協同參、芪升舉清陽為使。綜合全方,一則補氣健脾,使後天生化有源,脾胃氣虛諸證自可痊愈;一則升提中氣恢復中焦升降之功能,使下脫、下垂之證自復其位。   「補中益氣黃芪主,人蔘甘草白朮輔,升柴陳皮當歸身,益氣昇陽脾胃補。」

實驗研究

  (1)對XX、心肌小腸等不同器官的藥理作用《天津醫藥雜誌》1960(1):4~12,本方對在體或離體XX及其周圍組織有選擇XX作用,尤其是加入益母草枳殼藥物時,其作用更為突出。小量補中益氣湯可以XX心肌,過量則呈抑製作用。對小腸的作用較複雜,當蠕動亢進時呈現抑製作用,使之蠕動減慢,張力降低;腸管處於抑制狀態時,則使之蠕動增強。從而證實了本方具有雙向調節作用。從實驗中還可看出,在有升麻、柴胡的製劑中,對動物的作用明顯。而去掉升、柴時,其作用減弱,說明此二葯能增強其它藥物之作用強度,尤以對腸蠕動作用更為明顯。(2)抗基因突變及抗腫瘤作用《成藥研究》1985(12):27,本方的抗基因突變和抗腫瘤作用,強於四君子湯。同時,本方還能調節機體免疫功能,延長動物存活時間。提示在臨床使用抗腫瘤化療藥物時,配合應用本方,可提高療效,降低化療藥物反應。(3)王氏等用本方治療重症肌無力眼瞼下垂36例,58隻眼,結果治愈37隻眼,顯效20隻眼,有效1隻眼,有效率100%(實用中醫藥雜誌,1996,(4):11)。

藥理作用

1. 益氣健脾

  李燕舞等研究發現,大黃致脾虛模型大鼠細胞電鏡下可見明顯擴張的分泌小管,小管內可見增長密集的微絨毛囊泡狀結構少見,未見線粒體結構異常,提示脾虛大鼠胃壁細胞超微結構應激狀態,補中益氣湯對其超微結構的異常改變有恢復作用。   許琦等和鄭小偉等研究提示,脾虛大鼠胃壁細胞胃泌素受體的結合位點數顯著減少,導致脾虛大鼠胃黏膜的防禦性下降,對攻擊因子的敏感性增強,同時可見胃黏膜組織一氧化氮含量降低,補中益氣湯可以升高脾虛大鼠胃泌素受體的結合位點數,升高胃黏膜組織中一氧化氮的含量,升高脾虛大鼠胃泌素含量。   研究還發現,大黃致脾虛模型大鼠壁細胞內鈣調素(calmodulin, CaM)、鈣/鈣調素依賴蛋白激酶Ⅱ(Ca2+/calmodulin dependent protein kinase Ⅱ, Ca2+/CaM?PK Ⅱ)活性明顯升高,提示脾虛大鼠壁細胞處於高應激狀態;補中益氣湯可以降低大鼠壁細胞內CaM及Ca2+/CaM?PK II活性,降低壁細胞內的Ca2+含量,增加壁細胞內三磷酸肌醇(inositol trisphosphate, IP3)含量,提示補中益氣湯調理脾虛證的部分機制可能是通過受體及受體后細胞內信號傳導來實現的。以上研究提示補中益氣湯益氣健脾的作用機制可能涉及改善消化道組織結構及影響消化道信號轉導等方面。

2. 甘溫除熱

  張恩戶等和趙勤等以「生化乏源」法複製家兔脾虛模型,給予脾虛家兔和正常家兔同一外源性致熱源致熱,以觀察不同機體狀態下對同一致病因素刺激的應答反應,結果提示脾氣虛家兔致熱后發熱潛伏期與熱程均較長,發熱後期熱度稽留不退,反映了正氣無力驅邪,邪毒盤踞的熱病後期病理狀態。補中益氣湯對實驗性家兔脾虛發熱有較明顯的解熱作用,表現在能抑制體溫升高,緩解熱勢,縮短熱程。從補中益氣湯對正常致熱家兔和脾氣虛致熱家兔體溫的影響來看,補中益氣湯對二者均有降低體溫的作用,但就影響二者發熱的熱程、熱勢和發熱峰值來看,其對脾氣虛家兔的發熱有較明顯的作用,提示補中益氣湯對「氣虛邪侵」的發熱有較好的解熱作用。其解熱機制可能與降低腦脊液攝護腺素E2(prostaglandin E2, PGE2)和丘腦下部?視前區組織環磷酸腺苷(cyclic adenosine monophosphate, cAMP)含量有關。

3. 保護臟器功能

  Chen等以卵清蛋白致敏Nc/Jic小鼠建立免疫性肝病模型,發現補中益氣湯治療后鼠肝組織病理明顯改善,血清丙氨酸氨基轉移酶顯著降低,肝中白細胞介素4(interleukin?4, IL?4)、IL?6、CD4明顯下降,提示補中益氣湯可以改善免疫性肝損傷。Ochi等[11]報道,補中益氣湯可以抑制豬血清導致的羥脯氨酸升高,減少Ⅳ型膠原在肝內沉積,抑制血清或肝脯氨酰?4?羥化酶活性,抑制纖維發生細胞因子轉化生長因子β(transforming growth factor?β, TGF?β)和IL?13的產生,提示補中益氣湯可以改善肝纖維化。   劉良徛等以補中益氣湯治療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結果提示補中益氣湯治療組顯控率為73.3%,治療后肺功能明顯改善,提示補中益氣湯可降低氣道高反應性,減小氣道阻力,改善肺通氣,從而改善急性加重期患者的肺功能。Tajima等發現,補中益氣湯可以顯著降低博來霉素誘導肺損傷鼠的死亡率,降低肺羥脯氨酸、液體含量,降低肺組織細胞浸潤,緩解肺纖維化,改善肺組織結構,調節肺IL?5和干擾素γ,提示補中益氣湯可能通過調節Th1/Th2比值來改善肺纖維化。Tajima等還在脂多糖誘導急性肺損傷模型中發現,補中益氣湯可以降低支氣管肺泡液中總細胞、中性粒細胞以及巨噬細胞數量;升高血清角質細胞誘導因子(keratinocyte chemoattractant, KC);組織學檢查可以見到肺組織白細胞浸潤減少,提示補中益氣湯具有一定程度的保肺功能。   Kim等研究證實,補中益氣湯具有放XX保護作用,可以保護γXX線對腸道造血器官的損傷,方中人蔘、當歸、升麻、柴胡是其介導放XX保護的主要組分,但其強度均不如補中益氣湯全方。   以上研究提示補中益氣湯具有多種正常組織保護功能,包括肝、肺、骨髓胃腸道等,其機制可能與免疫部分相關。

4. 改善骨代謝

  林堅濤等在環磷酰胺致小鼠骨質疏鬆模型中發現,模型組骨生物力學指標最大載荷、彈性載荷及剛度係數均減少,補中益氣湯治療后各係數明顯改善,其強度與葡萄糖酸鈣相當,提示補中益氣湯能對抗環磷酰胺導致的骨質量下降,預防骨質疏鬆。Sakamoto等發現,補中益氣湯可以提高促XX激素釋放激素激動劑布舍瑞林(buserelin acetate)導致的骨密度降低,提高血雌二醇水平,提示補中益氣湯可以用於卵巢化學去勢所致的骨代謝異常。Sassa等發現,補中益氣湯可以抑制卵巢切除導致的骨密度降低,提升血雌二醇和孕激素水平,提示補中益氣湯可以抑制卵巢激素降低導致的骨丟失。Song等研究也證實補中益氣湯可以提高微重力環境下大鼠雌二醇水平,降低鹼性磷酸酶,降低血鈣/磷比值以及尿鈣排除,提示補中益氣湯可以改善骨代謝。

5 .抗不育

  Yoshida等證實,補中益氣湯可以提高XX濃度、數量、密度及其活動能力;用於XX減少性不育臨床有效率可達51.1%,受孕率達20%。隨後Sudo等研究發現,補中益氣湯可以有效提高阿霉素所致的生精缺陷,包括XX重量下降和生精管數量減少等。Amano等證實,補中益氣湯在體外可以有效提高XX的運動能力,但不影響XX的熒光參數。Onishi等發現,補中益氣湯可以明顯提高XX可溶性Fas,降低XXIL?6水平,但不改變IL?8的水平。Furuya等基於傳統辨證將補中益氣湯用於自發性男性不育,發現補中益氣湯可以有效提升XX數量和運動能力,升高XX可溶性Fas水平,並指中藥應用需辨證論治

6 .抗攝護腺增生

  廖澤雲等應用去勢大鼠皮下注XX丙酸XX酮誘導攝護腺增生,研究發現,用補中益氣湯后大鼠攝護腺上皮細胞萎縮腺泡表面皺襞消失,腺腔光滑,腺上皮多為單層扁平上皮細胞核小而圓,居中,腺體間質少,分佈稀疏,基底平滑肌較少;攝護腺的濕重、攝護腺指數血清酸性磷酸酶均顯著低於模型組,提示補中益氣湯可明顯抑制大鼠血清酸性磷酸酶活性,抑制大鼠攝護腺增生,臨床上可以利用補中益氣湯治療良性攝護腺增生症

7 .其他

  Wang等以流產布氏桿菌(Brucella abortus)造成小鼠疲勞綜合征模型,補中益氣湯可以提高模型鼠每天活動能力,增加模型鼠體質量及體質量/脾質量的比值,抑制脾IL?10表達。Shih等在正常小鼠與衰老加速小鼠模型的研究中發現,補中益氣湯可以劑量依賴性提高小鼠的運動耐力、神經肌肉協調能力以及學習記憶能力,並能提高肌肉組織中的多巴胺去甲腎上腺素水平,提示補中益氣湯具有一定程度的抗衰老作用。   目前的研究證實,補中益氣湯具有廣泛的藥理作用,除傳統的益氣健脾、甘溫除熱等作用外,至少還包括保護臟器功能(肝、肺、消化道、骨髓等)、抗不育、抗攝護腺增生、抗疲勞、抗衰老以及改善骨代謝等藥理作用;這些研究為臨床擴大補中益氣湯的應用範圍,以及進一步發展中醫補益或扶正理論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現代應用

  現代常化裁運用於治疔體弱所致的眩暈、頭痛、耳鳴耳聾視力模糊,以及慢性氣管炎、XX脫垂、脫肛、習慣性流產崩漏、功能性低熱等見有上述證候者。   方解:方中黃芪補中益氣,固表昇陽;人蔘、炙甘草、白朮益氣健脾;當歸補血和營;陳皮理氣和胃;升麻、柴胡昇陽舉陷。全方使脾胃升降有序,氣機暢順,陽氣不復鬱悶,身熱諸證得以消除。   加減法:   1.如果下陷甚者,加重人蔘用量為15克,再加入山萸肉12克   2.若少腹下墜或有痙攣表現者,重用升麻,用量為24克   3.若腹中痛者,加入白芍10克、延胡索8克   4.若風濕相搏,全身疼痛,則加入防風12 羌活10 蒿本9 蒼朮12   現代研究表明,本方之所以能補中益氣,昇陽舉陷(通過補氣昇陽,使下陷的中氣得以恢復,從而治療臟器下陷),是因為它對腸管運動具有雙向調節作用,可增強XX肌肉張力,抑制XX運動,具有抗缺氧、增強體力、改善蛋白質代謝、抗貧血等作用,同時,還能提高免疫機能,降低腫瘤化療的毒副作用。   隨著現代藥理學研究以及臨床研究的不斷深入,本方在治療虛熱感冒、胃下垂、XX下垂、脫肛及氣虛發熱方面,療效已經得到肯定。如今,在一般的藥房,我們都能買到補中益氣湯的成藥,例如補中益氣丸。   有些時候,我們可以在本方的基礎上,根據病情進行加減,例如,頭痛者可酌加蔓荊子、川芎、藁本;眩暈者,可酌加天麻嘔吐者,可酌加半夏、生薑;低血壓者,可酌加麥冬、五味子;臟器下垂者,可酌加枳殼。   在本方的基礎上進行加減后,它的適應症得到進一步擴大,可用來治療低血壓、流行性出血熱、頭痛、失眠、美尼爾氏綜合征、眼瞼下垂、慢性腹瀉、女性XX綜合征、白帶過多產後尿瀦留、產後及婦產科手術尿失禁、攝護腺增生、男性不育、術后發熱、慢性低熱以及化療毒副反應等等。   但是,在選用該方時,需要注意它的適應症,如果出現煩躁、口渴、手足心熱陰虛發熱,則不能用該方;命門火衰虛寒或濕熱瀉痢者也不宜使用。[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