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性感冒

来源:www.uuuwell.com

   

流行性感冒(Influenza)簡稱流感,是由流感病毒引起的一種急性呼吸道傳染病,傳染性強,發病率高,容易引起暴發流行或大流行。其主要通過含有病毒的飛沫進行傳播,人與人之間的接觸或與被污染物品的接觸也可以傳播。典型的臨床特點是急起高熱、顯著乏力,全身肌肉酸痛,而鼻塞、流涕和噴嚏等上呼吸卡他癥狀相對較輕。秋冬季節高發。本病具有自限性,但在嬰幼兒老年人存在心肺基礎疾病患者容易併發肺炎等嚴重併發症而導致死亡。

疾病簡介

  流行性感冒(Influenza)簡稱流感,是由流感病毒引起的一種急性呼吸道傳染病。流感病毒是引起流感的病原體,屬正粘病毒科,系RNA病毒,直徑80~120nm,呈球形或絲狀。流感病毒可分為甲(A)、乙(B)、丙(C)三型。其特點是容易發生變異,其中甲型流感病毒最容易發生變異,可感染人和多種動物,為人類流感的主要病原,常引起大流行和中小流行。乙型流感病毒變異較少,可感染人類,引起爆發或小流行。丙型較穩定,可感染人類,多為散發病例,目前發現豬也可被感染。[1]

發病原因

  流感病毒不耐熱,100℃1分鐘或56℃30分鐘滅活,對常用消毒劑敏感(1%甲醛過氧乙酸含氯消毒劑等) 對紫外線敏感,耐低溫和乾燥,真空乾燥或-20℃以下仍可存活。甲型流感病毒經常發生抗原變異,傳染性大,傳播迅速,極易發生大範圍流行。

發病機制

  帶有流感病毒顆粒的飛沫吸入呼吸道后,病毒的神經氨酸酶破壞神經氨酸,使粘蛋白水解糖蛋白受體暴露。甲、乙型流感病毒通過血凝素(HA)結合上皮細胞含有唾液酸受體的細胞表面動感染。嗜人類流感病毒的2,6受體存在於上、下呼吸道,主要是在氣管上皮組織肺泡Ⅰ型細胞,而嗜禽流感病毒的2,3受體存在於遠端細支氣管,肺泡Ⅱ型細胞和肺泡巨噬細胞。丙型流感的受體為9-O-乙酰基-乙酰神經氨酸。   流感病毒通過細胞內吞作用XX細胞。在病毒包膜上含有M2多肽離子通道在胞內體中被酸性pH值激活,使核衣殼蛋白釋放到胞漿(脫殼)。核衣殼蛋白被轉運到宿主細胞核病毒基因組在細胞核內進行轉錄和複製。病毒核蛋白在胞漿合成后,XX胞核和病毒RNA結合形成核殼體,並輸出到細胞質。病毒膜蛋白經完整加工修飾后,嵌入細胞膜內。核殼體與嵌有病毒特異性膜蛋白的細胞膜緊密結合,以出芽方式釋放子代病毒顆粒(芽生)。神經氨酸酶(NA)清除病毒與細胞膜之間以及呼吸道黏液中的唾液酸,以便於病毒顆粒能到達其他的上皮細胞。最後,宿主的蛋白酶將HA水解為HA1和HA2,使病毒顆粒獲得感染性。流感病毒成功感染少數細胞后,複製出大量新的子代病毒顆粒,這些病毒顆粒通過呼吸道粘膜擴散並感染其他細胞。   季節性流感病例中只有極少數有病毒血症或肺外組織感染的情況。在人H5N1禽流感感染病例中,下呼吸道的病毒載量要比上呼吸道高,咽喉部的比鼻腔的高,有時會出現病毒血症、胃腸感染、肺外傳播,偶有中樞神經系統感染。可在心、肝、脾、腎、腎上腺、肌肉、腦膜檢出病毒,也可從有中樞神經系統癥狀患者的腦脊液中檢出病毒。   流感病毒感染后支氣管的炎症反應和肺功能的異常可持續數周至數月。肺功能研究也可發現有限制性和阻塞性換氣功能障礙、伴有肺泡氣體交換異常、一氧化碳彌散能力的降低、氣道高反應性。   流感臨床癥狀可能與促炎症細胞因子趨化因子有關。流感病毒體外感染人呼吸道上皮細胞,可導致IL-6、IL-8、IL-11、TNF-、RANTES和其他介質的產生。臨床人體感染試驗中,鼻腔灌洗液中的一系列細胞因子都會升高,包括:IFN-、IFN-γ、IL-6、TNF-、IL-8、IL-1β、IL-10、MCP-10和MIP-1/MIP-1β,血液中的IL-6和TNF-也會升高。人H5N1禽流感死亡病例中MCP-1、IP-10及MIG等細胞因子往往過度表達,這可能是造成人禽流感患者重症肺炎和多器官損傷的部分原因。[2]

病理生理

  病理變化主要表現為呼吸道纖毛上皮細胞呈簇狀脫落、上皮細胞的化生、固有層粘膜細胞的充血水腫單核細胞浸潤等病理變化。致命流感病毒性肺炎病例中,病理改變以出血、嚴重氣管氣管炎症和肺炎為主,其特點是支氣管和細支氣管細胞廣泛壞死,伴隨有纖毛上皮細胞脫落、纖維蛋白滲出炎細胞浸潤、透明膜形成、肺泡和支氣管上皮細胞充血、間質性水腫、單核細胞浸潤的病理改變。後期改變還包括瀰漫性肺泡損害淋巴性肺泡炎,化生性的上皮細胞再生,甚至是組織廣泛的纖維化。嚴重者會因為繼發細菌感染引起肺炎,多為瀰漫性肺炎,也有局限性肺炎。流感病例外周血常規檢查一般白細胞總數不高或偏低,淋巴細胞相對升高,重症患者多有白細胞總數及淋巴細胞下降;一般重症患者胸部X線檢查可顯示單側或雙側肺炎,少數可伴有胸腔積液等。肺炎的程度與細胞介導免疫反應有關,但免疫病理反應對疾病影響程度仍未清楚。流感死亡病例中常伴隨其他器官病變,屍體解剖發現,1/3以上病例出現腦組織瀰漫性充血、水腫以及心肌細胞腫脹、間質出血,淋巴細胞浸潤、壞死等炎症反應

流行病

傳染源

  流感患者和隱性感染者是流感的主要傳染源。從潛伏期末到發病的急性期都有傳染性,其中病初2~3天傳染性最強。成人和年齡較大的兒童患季節性流感(無併發症)期間,病毒在呼吸道分泌物中一般持續排毒3-6天。住院的成人患者可以在發病後持續一周或更長的時間散播有感染性的病毒。研究發現:嬰幼兒流感或人H5N1型禽流感病例中,長期排毒很常見(1-3周)。此外艾滋病免疫缺陷患者也會出現病毒排毒周期延長的現象

傳播途徑

  流感主要通過近距離空氣飛沫傳播(即流感患者在講話、咳嗽打噴嚏的過程中,將含有流感病毒的飛沫排放到空氣中被周圍人群吸入而引起傳播),也可通過口腔、鼻腔、眼睛等處粘膜直接或間接接觸傳播。接觸患者的呼吸道分泌物、體液和污染病毒的物品也可能引起感染。通過氣溶膠經呼吸道傳播有待進一步確認。

易感人群

  人群普遍易感,病後有一定的免疫力,三型流感之間、甲型流感不同亞型之間無交叉免疫,可反覆發病。流感病毒常常發生變異,例如甲型流感病毒在人群免疫壓力下,每隔2-3年就會有流行病學上重要的抗原變異株出現。感染率最高的通常是青少年。   下列特定人群感染流感病毒后,較易發展為重症病例,應給予高度重視,儘早進行流感病毒相關檢測及其他必要檢查,積極給予有針對性的治療措施。①妊娠期婦女;②伴有以下疾病或狀況者:慢性呼吸系統疾病、心血管系統疾病(高血壓除外)、腎病肝病血液系統疾病、神經系統及神經肌肉疾病、代謝及內分泌系統疾病、免疫功能抑制(包括應用免疫抑製劑或HIV感染等致免疫功能低下)及集體生活于養老院或其他慢XX療養機構的被看護人員、19歲以下長期服用阿司匹林者;③肥胖者〔體重指數>30,BMI=體重(kg)/身高 (m) 2〕;④年齡<5歲的兒童(年齡<2歲更易發生嚴重併發症);⑤年齡≥65歲的老年人。[3]

流行特徵

  ①流行特點:突然發生,迅速蔓延,2~3周達高峰,發病率高,流行期短,常沿交通線傳播。通常流行3~4周後會自然停止,發病率高但病死率率。 ②流行規律:通常為先城市后農村,先集體單位,後分散居民。甲型流感:常引起爆發流行,甚至是世界大流行,約2~3年發生小流行1次,根據世界上已發生的4次大流行情況分析,一般10~15年發生一次大流行。乙型流感 呈爆發或小流行,丙型以散發為主。③流行季節:四季均可發生,我國北方地區流行高峰一般發生在冬春季,而南方地區全年流行,高峰多發生在夏季和冬季。

臨床表現

潛伏期

  流感的潛伏期一般為1-7天,多數為2-4天。

多發群體

  流感多發於活動範圍較大或聚集性活動較多的青少年和青壯年,機體抵抗力較差的老年人、兒童或存在基礎疾病的患者感染流感病毒后易發展成重症病例而致命。

疾病表現

  單純型流感:最常見,常突然起病,畏寒高熱,體溫可達39-40℃,多伴頭痛、全身肌肉關節酸痛、極度乏力、食慾減退等全身癥狀,常有咽喉痛乾咳,可有鼻塞、流涕、胸骨不適等。顏面潮紅眼結膜外眥輕度充血。如無併發症呈自限性過程,多於發病3-4天後體溫逐漸消退,全身癥狀好轉,但咳嗽、體力恢復常需1-2周。輕症流感與普通感冒相似,癥狀輕,2-3天可恢復。   肺炎型流感:實質上就是併發了流感病毒性肺炎,多見於老年人、兒童、原有心肺疾患的人群。主要表現為高熱持續不退,劇烈咳嗽、咳血痰或膿性痰、呼吸急促紫紺肺部可聞及濕啰音胸片提示兩肺有散在的絮狀陰影。痰培養無致病細菌生長,可分離出流感病毒。可因呼吸循環衰竭而死亡,病死率高。   中毒型流感:極少見,表現為高熱、休克呼吸衰竭、中樞神經系統損害及瀰漫性血管內凝血(DIC)等嚴重癥狀,病死率高。   胃腸型流感:除發熱外,以嘔吐腹痛腹瀉為顯著特點,兒童多於成人。2-3天即可恢復。   特殊人群流感臨床表現   ①兒童流感:在流感流行季節,有超過40%的學齡前兒童及30%的學齡兒童罹患流感。一般健康兒童感染流感病毒可能表現為輕型流感,主要癥狀為發熱、咳嗽、流涕、鼻塞及咽痛、頭痛,少部分出現肌痛、嘔吐、腹瀉。嬰幼兒流感的臨床癥狀往往不典型,可出現高熱驚厥新生兒流感少見,但易合併肺炎,常有敗血症表現,如嗜睡、拒奶、呼吸暫停等。在小兒,流感病毒引起的喉炎、氣管炎、支氣管炎、毛細支氣管炎、肺炎及胃腸道癥狀較成人常見。   ②老年人流感:65歲以上流感患者為老年流感。因老年人常常存有呼吸系統、心血管系統等原發病,因此老年人感染流感病毒后病情多較重,病情進展快,發生肺炎率高於青壯年人,其他系統損傷主要包括流感病毒性肌炎導致的心電圖異常、心功能衰竭、急性心肌梗塞,也可併發腦炎以及血糖控制不佳等。   ③妊娠婦女流感:中晚期妊娠婦女感染流感病毒后除發熱、咳嗽等表現外,易發生肺炎,迅速出現呼吸困難低氧血症甚至急性呼吸窘迫綜合征(Acute respiratory distress syndrome, ARDS),可導致流產早產胎兒窘迫胎死宮內。可誘發原有基礎疾病的加重,病情嚴重者可以導致死亡。發病2天內未行抗病毒治療者病死率明顯增加。[4]   ④免疫缺陷人群流感:免疫缺陷人群如器官移植人群、艾滋病患者、長期使用免疫抑製劑者,感染流感病毒后發生重症流感的危險性明顯增加,由於易出現流感病毒性肺炎,發病後可迅速出現發熱、咳嗽、呼吸困難及紫紺,病死率高。

併發症

細菌性肺炎

  發生率為5-15%。流感起病後2-4天病情進一步加重,或在流感恢復期后病情反而加重,出現高熱、劇烈咳嗽、膿性痰、呼吸困難,肺部濕性羅音及肺實變體征。外周血白細胞總數和中性粒細胞顯著增多,以肺炎鏈球菌金黃色葡萄球菌,尤其是耐甲氧西林金黃色葡萄球菌(methicillin-resistant staphylococcus aureus,MRSA),肺炎鏈球菌或流感嗜血桿菌等為主。

其他病原菌感染所致肺炎

  包括衣原體支原體嗜肺軍團菌真菌曲黴菌)等,對流感患者的肺炎經常規抗感染治療無效時,應考慮到真菌感染的可能。

其它病毒性肺炎

  常見的有鼻病毒冠狀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副流感病毒等,在慢性阻塞性肺部疾病(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COPD)患者中發生率高,並可使病情加重,臨床上難以和流感病毒引起的肺炎相區別,相關病原學血清學檢測有助於鑒別診斷

Reye綜合征(瑞氏綜合征

  偶見於14歲以下的兒童,尤其是使用阿司匹林等水楊酸類解熱鎮痛藥物者。主要表現為退熱后出現噁心、嘔吐、繼之嗜睡、昏迷、驚厥等神經系統癥狀,肝大,無黃疸,腦脊液檢查正常。發病機制不清楚。

心臟損害

  心臟損傷不常見,主要有心肌炎、心包炎。可見肌酸激酶(creatine kinase,CK)升高、心電圖異常,而肌鈣蛋白異常少見,多可恢復。重症病例可出現心力衰竭

神經系統損傷

  包括腦脊髓炎、橫斷性脊髓炎、無菌性腦膜炎、局灶性神經功能紊亂、急性感染性脫髓鞘多發性神經根神經病格林巴利綜合征,Guillain-Barre syndrome)。

肌炎和橫紋肌溶解綜合征

  在流感中罕見。主要癥狀有肌無力腎功能衰竭,CK升高。

診斷鑒別

輔助檢查

  外周血常規:白細胞總數一般不高或降低,淋巴細胞增高。重症病例也可以升高。若合併細菌感染,白細胞總數及中性粒細胞上升。   血液生化檢查:部分病例出現低鉀血症,少數病例肌酸激酶、天門冬氨酸氨基轉移酶丙氨酸氨基轉移酶乳酸脫氫酶肌酐等升高。   病原學相關檢查:主要包括病毒分離、病毒抗原、核酸抗體檢測。病毒分離為實驗室檢測的「金標準」;病毒的抗原和核酸檢測可以用於早期診斷;抗體檢測可以用於回顧性調查,但對病例的早期診斷意義不大。   ①病毒核酸檢測:以RT-PCR(最好採用real-time RT-PCR)法檢測呼吸道標本(咽拭子、鼻拭子、鼻咽或氣管抽取物、痰)中的流感病毒核酸。病毒核酸檢測的特異性和敏感性最好,且能快速區分病毒類型和亞型,一般能在4-6小時內獲得結果。   ②病毒分離培養:從呼吸道標本中分離出流感病毒。在流感流行季節,流感樣病例快速抗原診斷和免疫熒光法檢測陰性的患者建議也作病毒分離。   ③病毒抗原檢測(快速診斷試劑檢測):快速抗原檢測方法可採用免疫熒光的方法,檢測呼吸道標本(咽拭子、鼻拭子、鼻咽或氣管抽取物中的粘膜上皮細胞),使用單克隆抗體來區分甲、乙型流感,一般可在數小時以內獲得結果。其他還有膠體金試驗,一般能在10-30 min獲得結果。對快速檢測結果的解釋應結合患者的流行病史和臨床癥狀綜合考慮:在非流行期,陽性篩查結果有可能是假陽性;在流行期,陰性的篩選檢測結果可能是假陰性;這兩種情況均應考慮使用RT-PCR或病毒分離培養作進一步確認。   ④血清學診斷:檢測流感病毒特異性IgM和IgG抗體水平。動態檢測的IgG抗體水平恢復期比急性期有4倍或以上升高有回顧性診斷意義。   影像學檢查:部分患者可表現為支氣管紋理增多的支氣管感染徵象,重症患者可出現肺部浸潤XX變或胸腔積液,甚至融合成片。

診斷標準

  採取分層診斷原則。流行及大流行期間可根據臨床癥狀進行診斷,但流感早期散發病例要結合流行病學史、臨床表現、實驗室檢查綜合診斷。   需要考慮流感的臨床情況   (1)在流感流行時期,出現下列情況之一,需要考慮是否為流感:   ①發熱伴咳嗽和/或咽痛等急性呼吸道癥狀。   ②發熱伴原有慢性肺部疾病急性加重。   ③嬰幼兒和兒童發熱,未伴其他癥狀和體征。   ④老年人(年齡≥65歲)新發生呼吸道癥狀,或出現原有呼吸道癥狀加重,伴或未伴發熱。   ⑤重病患者出現發熱或低體溫。   (2)在任何時期,出現發熱伴咳嗽和/或咽痛等急性呼吸道癥狀,並且可以追蹤到與流感相關的流行病學史—如患者發病前7天內曾到有流感暴發的單位或社區;與流感可疑病例共同生活或有密切接觸;從有流感流行的國家或地區旅行歸來等。   需要安排病原學檢查的病例   若有條件,對出現以上情況的病例,可安排病原學檢查以求明確診斷。   對於明確診斷與否會對臨床處理產生影響的病例,宜積極安排病原學檢查。這些病例一般包括:需決定是否應及時啟動抗病毒治療的高危病例;是否確診對安排其他診斷檢查有影響的病例;需決策是否應用抗生素治療的病例;等待診斷結果來安排相應感染控制措施的病例;進行流行病學採樣調查的病例等。   確診標準   具有臨床表現,以下1種或1種以上的病原學檢測結果呈陽性者,可以確診為流感:   (1)流感病毒核酸檢測陽性(可採用real-time RT-PCR和RT-PCR方法)。   (2)流感病毒快速抗原檢測陽性(可採用免疫熒光法和膠體金法),需結合流行病學史作綜合判斷。   (3)流感病毒分離培養陽性。   (4)急性期和恢復期雙份血清的流感病毒特異性IgG抗體水平呈4倍或4倍以上升高。   重症流感判斷標準   流感病例出現下列1項或1項以上情況者為重症流感病例。   (1)神志改變:反應遲鈍、嗜睡、躁動、驚厥等。   (2)呼吸困難和/或呼吸頻率加快:成人及5歲以上兒童>30次/min;1歲-5歲>40次/min;2月齡-12月齡>50次/min;新生兒-2月齡>60次/min。   (3)嚴重嘔吐、腹瀉,出現脫水錶現。   (4)少尿:成人尿量<400ml/24hr;小兒尿量<0.8 ml/kg/h,或每日尿量嬰幼兒<200ml/m2,學齡前兒<300ml/m2,學齡兒<400ml/m2,14歲以上兒童<17ml/h;或出現急性腎功能衰竭。   (5)動脈血壓<90/60 mmHg。   (6)動脈血氧分壓(PaO2)<60 mmHg(1 mmHg=0.133 kPa)或氧合指數(PaO2/ FiO2)<300。   (7)胸片顯示雙側或多肺葉浸潤影,或入院48小時內肺部浸潤影擴大≥50%。   (8)肌酸激酶(CK)、肌酸激酶同工酶(CK-MB)等酶水平迅速增高。   (9)原有基礎疾病明顯加重,出現臟器功能不全或衰竭。

鑒別診斷

  普通感冒:多種病毒引起,多為散發,起病較慢,上呼吸道癥狀明顯,全身癥狀較輕。感冒俗稱傷風,又稱急性鼻炎或上呼吸道卡他,是以鼻咽部卡他癥狀為主要表現。成人多為鼻病毒引起,次為副流感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埃克病毒、柯薩奇病毒等。起病較急,初期咽干、咽癢或燒灼感,發病同時或數小時后,可有噴嚏、鼻塞、流清水樣鼻涕,2~3天後變稠。可伴咽痛,有時由於耳咽管炎使聽力減退,也可出現流淚味覺遲鈍、呼吸不暢、聲嘶、少量咳嗽等。一般無發熱及全身癥狀,或僅有低熱、不適、輕度畏寒和頭痛。檢查可見鼻黏膜充血、水腫、有分泌物,咽部輕度充血。如無併發症,一般5~7天痊愈。 與輕型流感鑒別相對困難,確切鑒別需行病原體的相關檢查(見上文)。普通流感的流感病毒相關檢查呈陰性。   流感傷寒型鉤體病:夏秋季多發,有疫水接觸史,臨床除發熱外,腓腸肌壓痛腹股溝淋巴結腫大、壓痛,實驗室檢查可通過顯凝實驗檢測抗體,若抗體效價為1:400以上增高,考慮該病,通過血培養可診斷。   其他類型上呼吸道感染:包括急性咽炎扁桃體炎、鼻炎和鼻竇炎。感染與癥狀主要限於相應部位局部分泌物流感病原學檢查陰性。急性扁桃體炎咽部紅腫扁桃體腫大,有膿性分泌物,頜下淋巴結腫大,白細胞總數或中性粒細胞比例增高,血培養可呈陽性,抗菌藥物治療有效。   下呼吸道感染:流感有咳嗽癥狀或合併氣管-支氣管炎時需與急性氣管-支氣管炎相鑒別;合併肺炎時需要與其他肺炎,包括細菌性肺炎、衣原體肺炎支原體肺炎、病毒性肺炎、真菌性肺炎肺結核等相鑒別。根據臨床特徵可作出初步判斷,病原學檢查可資確診。   其他非感染性疾病: 流感還應與伴有發熱,特別是伴有肺部陰影的非感染性疾病相鑒別,如結締組織病肺栓塞肺部腫瘤等。

疾病治療

治療原則

  要堅持預防隔離與藥物治療並重、対因治療與對症治療並重的原則。基本原則包括及早應用抗流感病毒藥物,避免盲目或不恰當使用抗菌藥物,加強支持治療,預防和治療併發症,以及合理應用對症治療藥物等。

抗流感病毒藥物治療

  在發病36小時或48小時內儘早開始抗流感病毒藥物治療。雖然有資料表明發病48小時后使用神經氨酸酶抑製劑亦可以有效,但是大多數研究證明早期治療療效更為肯定。   應用指征   (1)推薦使用:   ①凡實驗室病原學確認或高度懷疑流感、且有發生併發症高危因素的成人和兒童患者,不論基礎疾病、流感疫苗免疫狀態以及流感病情嚴重程度,都應當在發病48小時內給予治療。   ②實驗室確認或高度懷疑流感以及需要住院的成人和兒童患者,不論基礎疾病、流感疫苗免疫狀態,如果發病48小時后標本流感病毒檢測陽性,亦推薦應用抗病毒藥物治療。   (2)考慮使用:   ①臨床懷疑流感存在併發症高危因素、發病>48小時病情沒有改善和48小時后標本檢測陽性的成人和兒童流感門診患者。   ②臨床高度懷疑或實驗室確認流感、沒有併發症危險因素、發病48小時的患者也可以從抗病毒治療獲益,但其安全性和療效尚無前瞻性研究評價。   具體藥物   (1)神經氨酸酶抑製劑:作用機制是阻止病毒由被感染細胞釋放和入侵鄰近細胞,減少病毒在體內的複製,對甲、乙型流感均具活性。在我國上市的有兩個品種,即奧司他韋和扎那米韋(具體治療或預防劑量見表1)。大量臨床研究顯示,神經氨酸酶抑製劑治療能有效緩解流感患者的癥狀,縮短病程和住院時間,減少併發症,節省醫療費用,並有可能降低某些人群的病死率,特別是在發病48小時內早期使用。   奧司他韋為口服劑型,批准用於>1歲兒童和成人,5歲(英國)或7歲(美國)兒童和成人,對照研究證明它與奧司他韋療效沒有差別。偶可引起支氣管痙攣過敏反應,對有哮喘等基礎疾病的患者要慎重,其他不良反應較少。   (2)M2離子通道阻滯劑:阻斷流感病毒M2蛋白的離子通道,從而抑制病毒複製,但僅對甲型流感病毒有抑製作用。包括金剛烷胺(Amantadine)和金剛乙胺(Rimantadine)兩個品種(具體治療或預防劑量見表1)。神經系統不良反應有神經質、焦慮注意力不集中和輕度頭痛等,多見於金剛烷胺;胃腸道反應有噁心、嘔吐,大多比較輕微,停葯后可迅速消失。此兩種藥物易發生耐葯   (3)兒童用藥劑量與成人不同(具體治療或預防劑量見表1),療程相同。在緊急情況下,對於大於3個月嬰兒可以使用奧司他韋。即使時間超過48小時,也應進行抗病毒治療。   表1:成人和兒童抗流感病毒藥物治療預防用劑量和用法推薦   
藥物名稱
年齡組
治療
預防
奧司他韋成人75mg,每日2次,療程5d75mg, 每日1次,1-2周
≤15kg(≥1歲)60mg/d,每日2次30mg, 每日1次
15-23kg(≥1歲)90mg/d , 每日2次45mg, 每日1次
24-40kg120mg/d, 每日2次60mg, 每日1次
>40kg 150mg/d, 每日2次 75mg, 每日1次
6-11月50mg/d,每日2次25mg, 每日1次
3-5月40mg/d,每日2次20mg, 每日1次
<3月24mg/d,每日2次無推薦劑量
扎那米韋成人10mg(5mg/粒)吸入,每日2次10mg(5mg/粒)吸入,每日1次
兒童10mg(5mg/粒)吸入
每日2次(>7歲)
10mg(5mg/粒)吸入
每日1次(>5歲)
金剛乙胺成人200mg/d, 1次或分2次同治療量
1-9歲兒童5mg/kg.d, (6.6mg/kg.d) 1次或分2次,不超過150mg/d5mg/kg.d, (6.6mg/kg.d),1次,不超過150mg/d
≥10歲的兒童200mg/d, 1次或分2次 同治療量
金剛烷胺成人 200mg/d, 1次或分2次 同治療量
1-9歲兒童5-8mg/kg.d,1次或分2次(不超過150mg/d),用至癥狀消失后24-48小時5-8mg/kg.d,1次或分2次
(不超過150mg/d)
≥10歲的兒童200mg/d, 1次或分2次 同治療量

支持治療和預防併發症

  注意休息、多飲水、增加營養,給易於消化飲食。主要補充維生素,進食后以溫開水或溫鹽水漱口,保持口鼻清潔。維持水電解質平衡。密切觀察、監測並預防治療併發症。

合理應用有關藥物

  流感是一種常見的病毒感染性疾病,對於流感病毒的治療抗生素是沒有作用的,因此在沒有合併細菌感染跡象的情況下不得使用抗生素,否則易引起二重感染耐葯菌的產生。存在繼發細菌感染時及時使用抗生素。由於發熱是流感突出的癥狀,解熱劑阿司匹林的應用又可招致瑞氏綜合徵得發生,所以在處理流感患者發熱時易選用物理降溫,盡量避免大劑量阿司匹林的應用。

重症病例的治療

  重症病例可發生呼吸衰竭或循環衰竭(休克),需要進重症監護室進行液體復甦或機械通氣治療。

中醫中藥治療

  輕症-風熱犯衛   (1)主症:發病初期,發熱或未發熱,咽紅不適,輕咳少痰,微汗。   (2)舌脈:舌質紅,苔薄或薄膩,脈浮數。   (3)治法疏風清熱。   ①基本方葯銀花連翹桑葉、菊花、炒杏仁浙貝母荊芥牛蒡子蘆根薄荷後下)、生甘草。   ②煎服法:水煎服,每劑水煎400ml,每次口服200ml,1日2次,必要時可日服2劑,200ml,6小時1次口服。   ③加減:苔厚膩加藿香佩蘭;腹瀉加黃連木香。   ④常用中成藥:疏風解毒膠囊、銀翹解毒類、雙黃連類口服製劑等。   輕症-風寒束表   (1)主症:發病初期,惡寒,發熱或未發熱,身痛頭痛,鼻流清涕無汗。   (2)舌脈:舌質淡紅,苔薄而潤。   (3)治法:辛溫解表。   ① 基本方葯:炙麻黃、炒杏仁、桂枝葛根炙甘草羌活蘇葉。   ②煎服法:水煎服,每劑水煎400ml,每次口服200ml,1日2次,必要時可日服2劑,200ml,6小時1次口服。   ③常用中成藥:九味羌活顆粒散寒解熱口服液。   輕症-熱毒襲肺   (1)主症:高熱、咳嗽、痰粘咯痰不爽、口渴喜飲、咽痛、目赤。   (2)舌脈:舌質紅苔黃或膩,脈滑數。   (3)治法:清肺解毒。   ①基本方葯:炙麻黃、杏仁、生石膏先煎)、知母、蘆根、牛蒡子、浙貝母、金銀花青蒿、薄荷、瓜蔞、生甘草。   ②煎服法:水煎服 ,每劑水煎400ml,每次口服200ml,1日2次,必要時可日服2劑,200ml,6小時1次口服。   ③加減:便秘加生大黃。   ④常用中成藥:連花清瘟膠囊蓮花清熱泡騰片小兒豉翹清熱顆粒等。   ⑤注意:以上方葯、用量供參考使用,兒童用量酌減,有併發症、慢性基礎病史的患者,隨證施治。   危重症-熱毒壅肺   (1)主症:高熱,咳嗽咯痰,氣短喘促;或心悸,躁擾不安,口唇紫暗,舌暗紅,苔黃膩或灰膩,脈滑數。   (2)治法:清熱瀉肺,解毒散瘀。   ①基本方葯:炙麻黃、生石膏、炒杏仁、知母、全瓜蔞黃芩、浙貝母、生大黃、桑白皮丹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