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門螺桿菌

来源:www.uuuwell.com

   

幽門桿菌,Helicobacter pylori,簡稱Hp。首先由巴里·馬歇爾(Barry J. Marshall)和羅賓·沃倫(J. Robin Warren)二人發現,此二人因此獲得2005年的諾貝爾生理學醫學獎。幽門螺桿菌是一種單極、多鞭毛、末端鈍圓、螺旋形彎曲細菌。長2.5~4.0μm,寬0.5~1.0μm。在胃粘膜上皮細胞表面常呈典型的螺旋狀或弧形。在固體培養基生長時,除典型的形態外,有時可出現桿狀或圓球狀。幽門螺桿菌是微需氧菌環境氧要求5~8%,在大氣或絕對厭氧環境下不能生長。(CHEMTRON幽門螺桿菌檢測試劑為目前國內使用最廣泛的幽門螺桿菌檢測工具。

  

病理學特徵

  電子顯微鏡下,菌體的一端可伸出2~6條帶鞘的鞭毛。在分裂時,兩

幽門螺桿菌

端均可見鞭毛。鞭毛長約為菌體1~1.5倍。粗約為30nm。鞭毛的頂端有時可見一球狀物,實為鞘的延伸物。每一鞭毛根部均可見一個圓球狀根基伸入菌體頂端細胞壁內側。在其內側尚有一電子密度降低區域。鞭毛在運動中起推進器作用,在定居過程中起拋錨作用。

生理學特徵

  幽門螺桿菌是微需氧菌,環境氧要求5~8%,在大氣或絕對厭氧環境下不能生長。許多固體培養基可作幽門螺桿菌分離培養的基礎培養基,布氏瓊脂使用較多,但需加用適量全血胎牛血清作為補充物方能生長。常以萬古霉素、TMP、兩性霉素B等組成抑菌劑防止雜菌生長。   幽門螺桿菌對臨床生物實驗中常用於鑒定腸道細菌的大多數經典生化實驗不起反應。而氧化酶、觸酶尿素酶、鹼性磷酸酶、r-谷氨酰轉肽酶亮氨酸肽酶這七種酶反應是作為幽門螺桿菌生化鑒定的依據。   沃倫和馬歇爾喝了幽門螺桿菌的培養液,便於不久之後便得了胃病

分子生物學特徵

  幽門螺桿菌的全基因序列已經測出,其中尿素酶基因有四個開放性讀框,分別是UreA、UreB、 UreC 和UreD。UreA和UreB編碼的多肽與尿素酶結構的兩個亞單位結構相當。幽門螺桿菌的尿素酶極為豐富,約含菌體蛋白的15%,活性相當於變形桿菌的400倍。尿素酶催化尿素水解形成「氨雲」保護細菌在高酸環境下生存。此外,尚有VacA基因和CagA基因,分別編碼空泡毒素細胞毒素相關蛋白。根據這兩種基因的表達情況,又將幽門螺桿菌菌株分成兩種主要類型:Ⅰ型含有CagA和

幽門螺桿菌

VacA基因並表達兩種蛋白,Ⅱ型不含CagA基因,不表達兩種蛋白,尚有一些為中間表達型,即表達其中一種毒力因子。現在多認為Ⅰ型與胃疾病關係較為密切。

培養

  用於培養的胃粘膜活檢標本應置於生理鹽水營養肉湯或20%葡萄糖中,然後立即轉送到細菌室培養。如果標本不能在4個小時內培養,就應放在4℃保存,但不宜超過24小時。長期保存用於培養的活檢標本的唯一方法是將其置於-70。C或液氮之中。培養幽門螺桿菌的培養基包括非選擇性及選擇性兩種。常用的非選擇性培養基基礎為腦心浸液瓊脂、哥倫比亞瓊脂、胰蛋白腖大豆瓊脂以及Wilkins-Chalgren瓊脂。培養基中需加7%-10%的去纖維蛋白馬血。羊血人血、馬血清、氯化血紅素澱粉膽固醇環糊精(cyclo

幽門螺桿菌

dextrins)也可代替馬血。選擇培養基則是在上述 培養基中添加一定的抗菌藥物,如萬古霉素、啶酸、二性霉素B多粘菌素B以及甲氧苄氨嘧啶(TMP)。常用的有Skirrow 配方及Dent 配方。前者原用於彎曲菌的培養,亦可用於幽門螺桿菌培養。後者為前者的改良,即將多粘菌素用頭孢磺啶取代,因為少數(5%左右)幽門螺桿菌菌株對多粘菌素敏感。Drnt配方為萬古霉素(10mg/L)、頭孢磺啶(5mg/L)、TMP(5mg/L)以及二性霉素B(5mg/L)。有報道指出,部分菌株對啶酸敏感,因而培養基中應盡量避免作用該抗生素

感染與致病機

  幽門螺桿菌感染是慢性活動性胃炎消化潰瘍黏膜相關淋巴組織(MALT) 淋巴瘤胃癌的主要致病因素。1994年世界衛生組織/國際癌症研究機構(WHO/IARC) 將幽門螺桿菌定為Ⅰ類致癌原

幽門螺桿菌應注意

  幽門螺桿菌的傳染力很強,可通過手、不潔食物、不潔餐

幽門螺桿菌

具、糞便等途徑傳染,所以,日常飲食要養成良好的衛生習慣,預防感染。   注意飲食定時定量,營養豐富,食物軟爛易消化,少量多餐,細嚼慢咽;忌過飽,忌生冷酸辣、油炸刺激的食物,忌煙熏、腌制食物。含亞硝胺的腌制食品等也具有致癌作用,加上幽門螺桿菌陽性的作用,就會增加癌變的幾率。   幽門螺桿菌感染   幽門螺桿菌XX胃后,借助菌體一側的鞭毛提供動力穿過黏液層。研究表明,幽門螺桿菌在粘稠的環境下具有極強的運動能力,強動力性是幽門螺桿菌致病的重要因素。幽門螺桿菌到達上皮表面后,通過粘附素,牢牢地與上皮細胞連接在一起,避免隨食物一起被胃排空。並分泌過氧化物歧化酶(SOD)和過氧化氫酶,以保護其不受中性粒細胞的殺傷作用。幽門螺桿菌富含尿素酶,通過尿素酶水解尿素產生氨,在菌體周圍形成「氨雲」保護層,以抵抗胃酸的殺滅作用。

引起的疾病

  感染幽門螺桿菌會引起哪些疾病?深圳腸胃專家介紹說,感染幽門螺桿菌會導致慢性胃炎和腸胃潰瘍病。專家表示,慢性胃炎的發病原因一直不非常清楚,故長期無理想的防治方法。1982年,澳大利亞學者馬歇爾觀察到胃黏膜中有一種叫幽門螺桿菌(簡稱HP)的細菌與慢性胃病發病有關。   (1)胃黏膜正常的志願者,口服HP混懸液可造成胃炎症狀和病理改變。   (2)患慢性胃炎時HP檢出率非常高,而胃黏膜正常者則不能檢出此菌。   (3)慢性胃炎病人血清中HP抗體明顯增高胃液中可檢出抗HP免疫球蛋白,這表明HP是有致病性的抗原病原體)。   (4)針對HP進行治療,會使慢性胃炎病人胃黏膜明顯改善。   (5)60%-80%的胃潰瘍和70%-100%的十二指腸潰瘍病人的胃竇部可檢出HP,血清學檢查證實,這些人血清HP抗體滴度較高。   (6)用傳統抗潰瘍藥物治療無效的難治性潰瘍,改用抗HP藥物治療后,大多數潰瘍能愈合。   (7)用HP感染恆河猴,能讓之發生慢性胃炎,胃黏膜的病理改變與人類感染相似,即製備HP胃炎動物模型獲得了成功。以上說明,HP與慢性胃病有相關性是確鑿無疑的。   現在醫學界有以下共識:HP肯定是慢性胃炎的致病菌,與潰瘍病和胃癌關係也極為密切。即是說,HP是引發慢性胃病的元兇和罪魁禍首。

感染途徑

  幽門螺旋桿菌的感染途徑還可以通過胃進行感染,借助菌體一側的鞭毛提供動力穿過黏液層。研究表明,幽門螺桿菌在粘稠的環境下具有極強的運動能力,強動力性是幽門螺桿菌致病的重要因素。幽門螺桿菌到達上皮表面后,通過粘附素,牢牢地與上皮細胞連接在一起,避免隨食物一起被胃排空。並分泌過氧化物歧化酶(SOD)和過氧化氫酶,以保護其不受中性粒細胞的殺傷作用。幽門螺桿菌富含尿素酶,通過尿素酶水解尿素產生氨,在菌體周圍形成「氨雲」保護層,以抵抗胃酸的殺滅作用。   專家指出,正常情況下,胃壁有一系列完善的自我保護機制(胃酸、蛋白酶的分泌功能,不溶性與可溶性粘液層的保護作用,有規律的運動等),能抵禦經口而入的千百種微生物的侵襲。自從在胃粘膜上皮細胞表面發現了幽門螺桿菌以後,才認識到幽門螺桿菌幾乎是能夠突破這一天然屏障的唯一元兇。goodwin把幽門螺桿菌對胃粘膜屏障在破壞作用比喻作對「屋頂」的破壞給屋內造成災難那樣的後果,故稱為「屋漏」學說。   目前對幽門螺旋桿菌的感染途徑的研究能歸入這一學說的資料最多。主要包括:①使幽門螺桿菌穿透粘液層在胃上皮細胞表面定居的因素;②對胃上皮細胞等起破壞作用的毒素因子;③各種炎症細胞及炎症介質;④免疫反應物質等。   這些因素構成幽門螺旋桿菌感染途徑的基本病理變化,即各種類型的急、慢性胃炎。其中近年來得到最重要關注的是空泡毒素vaca、細胞毒素相關蛋白質caga,和尿素酶等的作用及其分子生物學研究。

幽門螺桿菌與胃炎

  正常情況下,胃壁有一系列完善的自我保護機制(胃酸、蛋白酶的分泌功能,不溶性與可溶性粘液層的保護作用,有規律的運動等),能抵禦經口而入的千百種微生物的侵襲。自從在胃粘膜上皮細胞表面發現了幽門螺桿菌以後,才認識到幽門螺桿菌幾乎是能夠突破這一天然屏障的唯一元兇。goodwin把幽門螺桿菌對胃粘膜屏障在破壞作用比喻作對「屋頂」的破壞給屋內造成災難

幽門螺桿菌

那樣的後果,故稱為「屋漏」學說。目前對幽門螺桿菌感染的研究能歸入這一學說的資料最多。主要包括:①使幽門螺桿菌穿透粘液層在胃上皮細胞表面定居的因素;②對胃上皮細胞等起破壞作用的毒素因子;③各種炎症細胞及炎症介質;④免疫反應物質等。   這些因素構成幽門螺桿菌感染的基本病理變化,即各種類型的急、慢性胃炎。其中近年來得到最重要關注的是空泡毒素vaca、細胞毒素相關蛋白質caga,和尿素酶等的作用及其分子生物學研究。

消化性潰瘍

  幽門螺桿菌感染明顯地增加了發生十二指腸和胃潰瘍的危險性。大約1/6 幽門螺桿菌感染者可能發生消化性潰瘍病。治療幽門螺桿菌感染可加速潰瘍的愈合和大大降低潰瘍的複發率。不用抑酸劑,單用抗幽門螺桿菌藥物治療,表明也能有效地治愈胃和十二指腸潰瘍。幽門螺桿菌感染已經與一些引起潰瘍病的原因找到了聯繫。例如:胃酸增加、十二指腸胃化生、粘膜屏障性質的改變、胃竇粘膜產生炎症代謝產物等。這些患者中的發現已在動物實驗中得到初步證明。實際上消化性潰瘍涉及幾個複雜的相互作用的機制。如細菌的毒力因素(vaca和caga等),宿主的反應性(例:如易感性遺傳、十二指腸上皮的胃化生、粘膜屏障和炎症的相互作用、泌酸反應、神經調節作用)和環境因素(例如飲食、獲得感染的年齡)的綜合作用導致潰瘍的最後結果。過去臨床上對潰瘍的發生有一句諺語,叫「no acid,no ulcer」。現在,從現代理論來看,「no hp,no ulcer」應得到更多地強調。   消化性潰瘍(包括胃潰瘍和十二指腸球部潰瘍病因,長期以來認為與遺傳、胃酸過多膽汁返流吸煙等多種因素有關,其中尤以胃酸被認為是發病的主要因素。近80年來,胃酸一直被認為是胃潰瘍形成的原因,所以,有了「無酸無潰瘍」的傳統說法。   消化性潰瘍的傳統治療方法是中和胃酸或抑制胃酸分泌。過去沿用鹼性藥物,目前常用Hz受體抑製劑或其他胃酸分泌抑製劑。應用這些抗酸抑酸藥物,確實有利於潰瘍的愈合,但是這些藥物有一共同缺點,一旦停葯,不久潰瘍便又複發。因此,有些病人要間斷性服藥,有的則需長期服用維持劑量。還有不少病人潰瘍病卻屢愈屢發。   通過胃液分析發現,十二指腸潰瘍病人,胃酸分泌過高;而胃潰瘍病人中胃酸分泌增加者僅16%,而許多病人胃酸分泌正常,有的甚至低於正常。由此可見胃酸分泌的多少,並非是胃潰瘍發病的重要因素,而胃粘膜防禦能力降低,使胃酸等攻擊作用相對增加,可能是形成胃潰瘍的主要原因。

與胃癌

  從近年來對幽門螺桿菌感染的大量研究中提出了許多幽門螺桿菌致胃癌的可能機制:①細菌的代謝產物直接轉化粘膜;②類同於病毒的致病機制,hp dna的某些片

幽門螺桿菌

轉移宿主細胞,引起轉化;③幽門螺桿菌引起炎症反應,其本身具有基因毒性作用。在這些機制中,後者似乎與最廣泛的資料是一致的。

如何預防感染

  從醫學臨床經驗分析,幽門螺旋桿菌傳染力很強,可通過手、不潔食物、不潔餐具、糞便等途徑傳染,所以,日常飲食要養成良好的衛生習慣,預防感染。 幽門螺旋桿菌患者平時應注意飲食定時定量,營養豐富,食物軟爛易消化,少量多餐,細嚼慢咽;忌過飽,忌生冷酸辣、油炸刺激的食物,忌煙熏、腌制食物。含亞硝胺的腌制食品等也具有致癌作用,加上幽門螺桿菌陽性的作用,就會增加癌變的幾率。 深圳鵬程醫院腸胃專家表示,幽門螺旋桿菌的感染途徑還可以通過胃進行感染,借助菌體一側的鞭毛提供動力穿過黏液層。研究表明,幽門螺桿菌在粘稠的環境下具有極強的運動能力,強動力性是幽門螺桿菌致病的重要因素。幽門螺桿菌到達上皮表面后,通過粘附素,牢牢地與上皮細胞連接在一起,避免隨食物一起被胃排空。並分泌過氧化物歧化酶(SOD)和過氧化氫酶,以保護其不受中性粒細胞的殺傷作用。幽門螺桿菌富含尿素酶,通過尿素酶水解尿素產生氨,在菌體周圍形成「氨雲」保護層,以抵抗胃酸的殺滅作用。 專家指出,正常情況下,胃壁有一系列完善的自我保護機制(胃酸、蛋白酶的分泌功能,不溶性與可溶性粘液層的保護作用,有規律的運動等),能抵禦經口而入的千百種微生物的侵襲。自從在胃粘膜上皮細胞表面發現了幽門螺桿菌以後,才認識到幽門螺桿菌幾乎是能夠突破這一天然屏障的唯一元兇。goodwin把幽門螺桿菌對胃粘膜屏障在破壞作用比喻作對「屋頂」的破壞給屋內造成災難那樣的後果,故稱為「屋漏」學說。 目前對幽門螺旋桿菌的感染途徑的研究能歸入這一學說的資料最多。主要包括:①使幽門螺桿菌穿透粘液層在胃上皮細胞表面定居的因素;②對胃上皮細胞等起破壞作用的毒素因子;③各種炎症細胞及炎症介質;④免疫反應物質等。 這些因素構成幽門螺旋桿菌感染途徑的基本病理變化,即各種類型的急、慢性胃炎。其中近年來得到最重要關注的是空泡毒素vaca、細胞毒素相關蛋白質caga,和尿素酶等的作用及其分子生物學研究。

流行病學

  流行病學研究表明幽門螺桿菌感染了世界範圍內一半以上的人口,其發病率各個國家不同,甚至同一國家的各個地區也不相同。目前已知發病率的高低與社會經濟水平,人口密集程度,公共衛生條件以及水源供應有較密切的關係。也有報道指出,幽門螺桿菌的感染有明顯的季節分佈特徵,以7~8月份為高峰。在亞洲地區,中國內地、中國香港、越南、印度等少年幽門螺桿菌的感染率分別60%、50%、40%、70%。慢性胃炎患者的胃粘膜活檢標本中幽門螺桿菌檢出率可達80%~90%,而消化性潰瘍患者更高,可達95%以上,甚至接近100%。胃癌由於局部上皮細胞已發生異化,因此檢出率高低報道不一。在自然人群中初出生的新生兒血清中抗幽門螺桿菌-IgG水平很高,接近成人水平,可能從母體獲得被動免疫抗體之故。半年後迅速下降。在我國及大多數發展中國家中陽性率待降至

幽門螺桿菌

10%~20%后又迅速回升。大約在10歲以後即迅速上升達到或接近成人陽性檢出率水平。   我國及大多數發展中國家人群幽門螺桿菌感染因地區有所不同。低達20%,高達90%,人群中總感染率高於發達國家。這些基本資料說明了如下幾個問題:1、胃病患者中幽門螺桿菌檢出率遠高於人群中總的檢出率,這說明幽門螺桿菌感染者並不都得胃病。這可能還蘊藏著與致病有關的其他因素,特別是遺傳因素(宿主的易感性和菌株的型別差異等);2、人群中的幽門螺桿菌感染率與胃病的發生率,發展中國家高於發達國家。這又與社會經濟、衛生狀況有關。特別是現已證明胃癌高發區不僅與該地區人群中幽門螺桿菌感染率高有關外,還與人群中幽門螺桿菌的早發感染有關;3、人類一旦感染幽門螺桿菌后,若不進行治療,幾乎終身處於持續感染中。因此感染率總的講來隨著年齡增長而增長。   目前多數學者認為「人-人」「糞-口」是主要的傳播方式和途徑,亦可通過內鏡傳播,而且幽門螺桿菌感染在家庭內有明顯的聚集現象。父母感染了幽門螺桿菌其子女的感染機會比其它家庭高得多。對感染幽門螺桿菌的家庭調查提示,有幽門螺桿菌感染者家庭中的「健康人」,幽門螺桿菌抗體陽性率為64%,明顯高於同年齡組無幽門螺桿菌感染患者家庭的「健康人」(13%)。

診斷方法

  自1983年通過胃鏡取活檢標本分離培養成功以來,對幽門螺桿菌感染的診斷已發展出了許多方法,包括有細菌學病理學、血清學、同位素示蹤、分子生物學等。但總的講來,從標本採集角度看,可以分為侵襲性和非侵襲性兩大類。   侵入性方法主要指必需通過胃鏡取活檢標本檢查的方法,是目前消化病學科的常規方法。它包括細菌的分離培養和直接塗片、快速尿素酶試驗葯敏試驗。   非侵入性方法主要指不通過胃鏡取活檢標本診斷幽門螺桿菌標本感染的方法。這類方法包括抗體檢測、抗原檢測、尿素13C/14C呼氣試驗等。

最新檢查手段

  診斷工具:   尿素[13C/14C]呼氣試驗   整個試驗過程只需30分鐘,無其他任何不適。   該方法使眾多高血壓心臟病及對胃鏡過敏的患者避免了做胃鏡的不適感,是目前理想的檢測方法之一。

治療方法

  幽門螺桿菌感染現在主要靠抗幽門螺桿菌藥物進行治療。儘管幽門螺桿菌在體外對許多抗菌藥物都很敏感,但是在體內用藥並不那樣如意。這是因為幽門螺桿菌主要寄生在粘液

檢測儀

層下面,胃上皮細胞表面。注XX途徑用藥,對它無作用,經口局部又因為胃酸環境.粘液層的屏障及胃的不斷排空作用,使藥效也大大地受到了限制。再加上有些葯長期應用易產生嚴重的副作用或耐葯菌株等問題。因此幽門螺桿菌感染引起的急慢性胃炎.消化性潰瘍等疾病,本來看起來很容易治療的問題,實際上效果並不總是很理想。何況目前缺乏合適的幽門螺桿菌感染的動物模型,可供幫助制訂有效的治療方案。因此目前的治療方案幾乎全憑臨床經驗制訂,有很大的局限性(因地區、人群的差異)。總的講來,目前不提倡用單一的抗菌藥物,因為它的治愈率較低,一般<20%,且易產生耐藥性。   治療方案的選擇原則是:①採用聯合用藥方法;②幽門螺桿菌的根除率>80%,最好在90%以上;③無明顯副作用,病人耐受性好;④病人經濟上可承受性。判斷幽門螺桿菌感染的治療效果應根據幽門螺桿菌的根除率,而不是清除率。根除是指治療終止后至少在一個月后,通過細菌學、病理組織學或同位素示蹤方法證實無細菌生長。   根除幽門螺桿菌前應先注意口腔衛生。使用一段時間漱口水和抑菌牙膏修復口腔問題如蛀牙牙垢,牙結石等。可以先更換牙具,牙具不要放在衛生間內,要放在陽光可以照XX到的地方,無窗子的衛生間要定期紫外線燈30分鐘以上時間殺菌消毒,口杯、水杯、不鏽鋼保溫杯不要混用,並且經常要蒸煮消毒,特別是在藥物治療期間,分餐消毒碗筷。   目前國內外常用的抗幽門螺桿菌藥物有胃復春片羥氨苄青黴素甲硝唑克拉霉素四環素強力霉素呋喃唑酮、有機膠態鉍劑(de-nol等)、胃得樂胃速樂)、樂得胃、西皮氏粉和胃舒平等。潰瘍病患者尚可適當結合應用質子泵抑製劑或h2受體拮抗劑加上兩種抗菌素,或者質子泵抑製劑(如奧美拉唑)加上一種抗菌素。療程一般為兩個星期。由於治療幽門螺桿菌感染抗菌方案的廣泛應用,有可能擴大耐藥性問題的產生。因此,將來替換性的治療或預防策略,如疫苗預防或免疫治療的研究是值得重視的。

發現故事

  1979年,病理學醫生Warren在慢性胃炎患者的胃竇黏膜組織切片上觀察到一種彎曲狀細菌,並且發現這種細菌鄰近的胃黏膜總是有炎症存在,因而意識到這種細菌和慢性胃炎可能有密切關係。   1981年,消化科臨床醫生Marshall與Warren合作,他們以100例接受胃鏡檢查及活檢的胃病患者為對象進行研究,證明這種細菌的存在確實與胃炎相關。此外他們還發現,這種細菌還存在於所有十二指腸潰瘍患者、大多數胃潰瘍患者和約一半胃癌患者的胃黏膜中。    經過多次失敗之後,1982年4月,Marshall終於從胃黏膜活檢樣本中成功培養和分離出了這種細菌。為了進一步證實這種細菌就是導致胃炎的罪魁禍首,Marshall和另一位醫生Morris不惜喝下含有這種細菌的培養液,結果大病一場。   基於這些結果,Marshall和Warren提出幽門螺桿菌涉及胃炎和消化性潰瘍的病因學。1984年4月5號,他們的成果發表于在世界權威醫學期刊《柳葉刀》(lancet)上。成果一經發表,立刻在國際消化病學界引起了轟動,掀起了全世界的研究熱潮。世界各大藥廠陸續投巨資

幽門螺桿菌

開發相關藥物,專業刊物《螺桿菌》雜誌應運而生,世界螺桿菌大會定期召開,有關螺桿菌的研究論文不計其數。通過人體試驗、抗生素治療和流行病學等研究,幽門螺桿菌在胃炎和胃潰瘍等疾病中所起的作用逐漸清晰,科學家對該病菌致病機理的認識也不斷深入。   2005年10月3日,瑞典卡羅林斯卡研究院宣布,2005年度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授予這兩位科學家以表彰他們發現了幽門螺桿菌以及這種細菌在胃炎和胃潰瘍等疾病中的作用。   醫學界對該菌與胃部疾病關係的認知較為緩慢,他們一直認為沒有任何細菌能夠長時間在胃部強酸的環境下生存。及后經過更詳細的研究,包括馬歇爾曾喝下試管內的桿菌得到胃炎,並以抗生素治療,醫學界才開始改變對胃病的看法。1994年,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提出大多數常見的胃炎疾病均由幽門螺桿菌所造成,在治療過程應加入抗生素。   在正確認識該細菌以前,胃潰瘍病人通常會以中和胃酸及減少分泌的藥物來治療,但經此方法治療后大多會複發。而胃炎患者則會服用鹼式柳酸鉍,這方法通常會見效,當時人們仍不知道其機制,後來才發現藥物中的柳酸鹽會殺死胃部的桿菌,可作為抗生素。現時,這類疾病會以抗生素來殺滅病菌。   幽門螺桿菌是人類至今唯一一種已知的胃部細菌,其他種的螺桿菌也于部分哺乳動物及雀鳥體內找到。   長期的潰瘍,會導致癌症,因此WHO宣布胃幽門桿菌為微生物型的致癌物質,也是第一個可致癌的原核生物

發現

發現人

  巴里·馬歇爾(Barry J. Marshall)和羅賓·沃倫(J. Robin Warren)

馬歇爾和沃倫

(由此二人獲得2005年的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

發現故事

  1979年,病理學醫生Warren在慢性胃炎患者的胃竇黏膜組織切片上觀察到一種彎曲狀細菌,並且發現這種細菌鄰近的胃黏膜總是有炎症存在,因而意識到這種細菌和慢性胃炎可能有密切關係。   1981年,消化科臨床醫生Marshall與Warren合作,他們以100例接受胃鏡檢查及活檢的胃病患者為對象進行研究,證明這種細菌的存在確實與胃炎相關。此外他們還發現,這種細菌還存在於所有十二指腸潰瘍患者、大多數胃潰瘍患者和約一半胃癌患者的胃黏膜中。    經過多次失敗之後,1982年4月,Marshall終於從胃黏膜活檢樣本中成功培養和分離出了這種細菌。為了進一步證實這種細菌就是導致胃炎的罪魁禍首,Marshall和另一位醫生Morris不惜喝下含有這種細菌的培養液,結果大病一場。   基於這些結果,Marshall和Warren提出幽門螺桿菌涉及胃炎和消化性潰瘍的病因學。1984年4月5號,他們的成果發表于在世界權威醫學期刊《柳葉刀》(lancet)上。成果一經發表,立刻在國際消化病學界引起了轟動,掀起了全世界的研究熱潮。世界各大藥廠陸續投巨資開發相關藥物,專業刊物《螺桿菌》雜誌應運而生,世界螺桿菌大會定期召開,有關螺桿菌的研究論文不計其數。通過人體試驗、抗生素治療和流行病學等研究,幽門螺桿菌在胃炎和胃潰瘍等疾病中所起的作用逐漸清晰,科學家對該病菌致病機理的認識也不斷深入。   2005年10月3日,瑞典卡羅林斯卡研究院宣布,2005年度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授予這兩位科學家以表彰他們發現了幽門螺桿菌以及這種細菌在胃炎和胃潰瘍等疾病中的作用。

發現意義

  大量研究表明,超過90%的十二指腸潰瘍和80%左右的胃潰瘍,都是由幽門螺桿菌感染所導致的。目前,消化科醫生已經可以通過內窺鏡檢查和呼氣試驗等診斷幽門螺桿菌感染。抗生素的治療方法已被證明能夠根治胃潰瘍等疾病。幽門螺桿菌及其作用的發現,打破了當時已經流行多年的人們對胃炎和消化性潰瘍發病機理的錯誤認識,被譽為是消化病學研究領域的里程碑式的革命。由於他們的發現,潰瘍病從原先難以治愈反覆發作的慢XX,變成了一種採用短療程的抗生素和抑酸劑就可治愈的疾病,大幅度提高了胃潰瘍等患者獲得徹底治愈的機會,為改善人類生活質量作出了貢獻。   這一發現還啟發人們去研究微生物與其他慢性炎症疾病的關係。人類許多疾病都是慢性炎症性疾病,如局限性回腸炎潰瘍性結腸炎、類風濕XX節炎、動脈粥樣硬化。雖然

藥劑

這些研究目前尚沒有明確結論,但正如諾貝爾獎評審委員會所說:「幽門螺桿菌的發現加深了人類對慢性感染、炎症和癌症之間關係的認識。」

慢性胃病的元兇

  —幽門螺桿菌    慢性胃病是指慢性胃炎(淺表性胃炎萎縮性胃炎)和潰瘍病(胃潰瘍和十二指腸潰瘍)。胃鏡普查證實,我國人群中慢性胃炎的發病率高達60%以上,潰瘍病的發病率為10%左右。   慢性胃病的發病原因一直不很清楚,故長期無理想的防治方法。1982年,澳大利亞學者馬歇爾觀察到胃粘膜中有一種叫幽門螺桿菌(簡稱HP)的細菌與慢性胃病發病有關。之後,國內外學者對此菌作了大量研究后發現:   (1)胃粘膜正常的志願者,口服HP混懸液可引起胃炎癥狀和病理改變。   (2)患慢性胃炎時HP檢出率很高,而胃粘膜正常者則不能檢出此菌。   (3)慢性胃炎患者血清中HP抗體明顯增高,胃液中可檢出抗HP免疫球蛋白,這表明HP是有致病性的抗原(病原體)。   (4)針對HP進行治療,可使慢性胃炎患者胃粘膜明顯改善。   (5)60%-80%的胃潰瘍和70%-100%的十二指腸潰瘍患者的胃竇部可檢出HP,血清學檢查證實,這些人血清HP抗體滴度較高。

幽門螺桿菌

(6)用傳統抗潰瘍藥物治療無效的難治性潰瘍,改用抗HP藥物治療后,大部分潰瘍能愈合。   (7)採用抗HP藥物治愈的潰瘍病複發率明顯降低。   (8)用HP感染恆河猴,能使之發生慢性胃炎,胃粘膜的病理改變與人類感染相似,即製備HP胃炎動物模型獲得了成功。以上說明,HP與慢性胃病有相關性是確鑿無疑的。   現在醫學界有以下共識:HP肯定是慢性胃炎的致病菌,與潰瘍病和胃癌關係也極為密切。即是說,HP是引發慢性胃病的元兇和罪魁禍首。   因此,對慢性胃病的治療,除使用傳統的藥物外,還應給予抗HP藥物。現認為治療此菌療效較好的藥物有:膠態次枸櫞酸鉍(亦名德諾)、阿莫西林痢特靈和甲硝唑等。

檢測方法

  幽門螺旋桿菌感染的檢查方法很多,主要包括細菌的直接檢查、尿毒酶活性測定、免疫學檢測及聚合酶鏈反應等方法。

細菌的直接檢查

  是指通過胃鏡檢查鉗取胃粘膜(多為胃竇粘膜)作直接塗片、染色,組織切片染色及細菌培養來檢測幽門螺旋桿菌。其中胃粘膜細菌培養是診斷幽門螺旋桿菌最可靠的方法,可作為驗證其他診斷性試驗的「金標準」,同時又能進行葯敏試驗,指導臨床選用藥物。

尿毒酶檢查

  因為幽門螺旋桿菌是人胃內唯一能夠產生大量尿毒酶的細菌,故可通過檢測尿毒酶來診斷幽門螺旋桿菌感染。尿毒酶分解胃內尿毒生成氨和二氧化碳,使尿素濃度降低、氨濃度升高。基於此原理已發展了多種檢測方法:①胃活檢組織尿毒酶試驗;②呼吸試驗;③胃液尿素或尿素氮測定;④15N-尿素試驗。

免疫學檢測

  目前已有多種免疫學檢測方法,通過測定血清中的幽門螺旋桿菌抗體來檢測幽門螺旋桿菌感染,包括補體結合試驗凝集試驗、被動血凝測定、免疫印跡技術和酶聯合吸附測定(ELISA)等。

抗體檢測

  幽門螺旋桿菌抗體檢測是利用膠體金技術定性檢測人血清、血漿或全血中抗胃幽門螺旋桿菌抗體。在檢測條中硝酸纖維薄膜的測試區包被有胃幽門螺旋桿菌抗原,質控區標有胃幽門螺旋桿菌特異性單克隆抗體。在樣品端的玻璃纖維紙上固定有胃幽門螺旋桿菌抗原膠體金顆粒。檢測時,加入的樣品首先與包被抗原的膠體金顆粒混勻,並因毛細管作用混合液將沿膜向檢測區移動。當病人樣品中含有胃幽門螺旋桿菌特異性抗體時,即與檢測線(T線)上的抗原形成抗原-抗體-抗原膠體金顆粒複合物,並顯示出紅線。檢測區不出現顏色帶,表明陰性結果。質控區總會有一條色帶形成,該色帶出現表明加樣量充足及試劑盒工作系統正常。

聚合酶鏈反應技術

  正常胃粘膜很少檢出幽門螺旋桿菌(0~6%),慢性胃炎患者幽門螺旋桿菌的檢出率很高,約50%~80%,慢性活動性胃炎患者幽門螺旋桿菌檢出率則更高,達90%以上。

呼氣檢測儀·口袋

  只需要吹氣5分鐘外,無其他任何不適。   該方法使眾多高血壓、心臟病及對胃鏡過敏的患者避免了做胃鏡的不適感,是目前理想的檢測方法之一。是目前檢測HP的醫學界的金標準。敏感性95%,特異性95%--100%   唾液法測定幽門螺桿菌   只需要收集4滴唾液即可檢測,沒有任何毒副作用。   該方法適合各年齡段人群的檢測,特別是老人、孕婦兒童。針對口腔幽門螺桿菌的敏感性96%,特異性97-100%。若配合胃部幽門螺桿菌檢測,行共同診斷和治療,可根除人體幽門螺桿菌。有文獻報道通過牙周治療去除齦上和齦下菌斑,可有效破壞齦下生物膜結構,從而徹底有效地去除胃內和口腔內的HP,減少HP再感染機會。從而大大降低HP的再感染或高發率。 注:《慢性胃炎患者口腔幽門螺桿菌對胃幽門螺桿菌根除率的影響》中華消化雜誌2010年9月第30卷第9期

感染癥狀

  感染幽門螺旋桿菌后可能導致口氣重,即口腔有異味,嚴重者往往還有一種特殊口腔異味,無論如何清潔,都無法去除。   此外,感染幽門螺旋桿菌后,可能使患胃癌的危險增加2.7至12倍。如果沒有幽門螺旋桿菌感染,至少有相當部分患者的胃癌不會發生。世界衛生組織下屬國際癌症研究所將幽門螺旋桿菌定為人類I類致癌原。而我國是幽門螺旋桿菌感染高發國家之一,作為慢性胃炎、消化性潰瘍和胃癌等主要病因,治療消化性潰瘍、預防胃癌的一個可行措施就是預防並根除幽門螺旋桿菌感染。由於早期胃癌患者大約80%沒有癥狀,少數患者即使有一些癥狀也是些非特異性表現,比如:食慾不振早飽腹部不適等,極易被當作消化性潰瘍或其他胃腸道疾病而忽視。   由於幽門螺桿菌大都情況下能引起胃部疾病,所以目前所有的檢測方法都只針對胃內的幽門螺桿菌進行診斷和治療,而忽視了幽門螺桿菌的另外一個聚居點——口腔。當胃內的幽門螺桿菌被殺滅后,口腔中的幽門螺桿菌可以源源不斷流入胃內,引起胃幽門螺桿菌的反覆發作,這就是目前胃病反覆發作,久治不愈的原因。所以對於幽門螺桿菌,在根治胃的同時,也需要對口腔進行診斷和治療。   目前市場上有一種是用唾液作為檢測樣本的,診斷口腔幽門螺旋桿菌的方法,取樣方便,沒有副作用,適合各年齡段人群檢查,為幽門螺桿菌的全面診斷和治療提供檢測平平台。

幽門螺旋桿菌治愈經驗

治療第一步

  更換牙刷,對病人的杯洗具按時用巴氏消毒,早晚使用漱口水。漱口水要有殺菌功效,即其配方為化學藥劑,如主要成份度米酚,麝香草酚復方替硝唑液。中草藥成份漱口水無效。

傳染性

  會傳染且傳染性很強,家中有人感染時,一定要分餐,並且使用家用消毒櫃每日每餐后對餐具消毒。

治療時間

  大多數患者由於第一步沒有做到位,即未使用醫用漱口液,對個人洗漱用具未殺菌,只是盲目服用「三聯」藥物,這樣的治療只是會暫時好轉,停葯之後複發率高。一年兩年甚至更長時間不會完全康復,最後發展為胃炎或者萎縮性胃炎。第一步做好的患者,不超過兩周即可治愈的。

服藥方式

  1。睡前空腹服用抗酸藥物效果最好。奧美拉唑雷貝拉唑蘭索拉唑選一。   2。一定要使用抗菌藥物。   3。服藥期間吃酸的食品或者喝酸奶,這會讓你的治療前功盡棄。   幽門螺旋桿菌耐葯治療   質子泵抑製劑或h2受體拮抗劑+鉍劑+阿莫西林+左氧氟沙星,用藥10-14天,或   質子泵抑製劑或h2受體拮抗劑+鉍劑+阿莫西林+左氧氟沙星,用藥5-7天,繼質子泵抑製劑或h2受體拮抗劑+鉍劑+阿莫西林+左氧氟沙星,用藥5-7天(即抗菌素序貫用藥)。幽門螺旋桿菌根除率可達90%左右。

幽門螺桿菌感染的危害

  1982年澳大亞學者Warren和他的同事Marshall從慢性胃炎和消化性潰瘍病人胃黏膜活體組織中培養出一種叫幽門螺桿菌的細菌,並首先在世界著名的醫學雜誌《柳葉刀》上報道,從此人們對慢性胃炎、消化性潰瘍等上胃腸道的疾病的病因學和治療學上的認識發生了革命性的變化。為了表彰幽門螺桿菌的發現者Warren和Marshall,2005年的諾貝爾生理學和醫學獎授予了這兩位科學家。幽門螺桿菌的發現是醫學史上的一件大事。也是胃腸病學研究中的一個裡程碑。   幽門螺桿菌在全球自然人群的感染率超過50%, 世界上幾乎沒有一種慢性傳染病會使全球超過半數的人口受到感染,且發展中國家高於發達國家。我國屬發展中國家,幽門螺桿菌感染率高。由中華醫學會消化病分會幽門螺桿菌學組所作的一個涉及全國20個省市、40個中心的自然人群的幽門螺桿菌感染流行病學調查顯示:我國幽門螺桿菌感染率為40-90%,平均為59%; 現症感染率為42-64%, 平均55% 。   目前,已經確認幽門螺桿菌與上胃腸道疾病中的4種疾病密切相關:(1) 慢性胃炎;(2)消化性潰瘍病;(3) 胃癌;(4)胃粘膜相關性淋巴樣組織樣(MALT)惡性淋巴瘤。根除幽門螺桿菌可治愈消化性潰瘍,防止潰瘍複發。世界衛生組織已經把幽門螺桿菌列為胃癌的頭號致癌因子。   幽門螺桿菌感染是一個涉及多系統和多學科疾病的研究課題,幽門螺桿菌不僅與上胃腸道疾病相關,而且還涉及到許多胃腸道外疾病。現在研究證實幽門螺桿菌還與口腔、皮膚血液、心血管及呼吸系統乃至與妊娠兒科等疾病的發生相關。所以幽門螺桿菌的研究已受到人們的廣泛關注,而幽門螺桿菌感染的診斷和治療是幽門螺桿菌研究領域中的重點課題,也是臨床醫生最關注和最感興趣的臨床問題。 其危害如下:   1、幽門螺桿菌通常寄居在人體胃的幽門部,是引起胃部疾病的罪魁禍首,而且幽門螺桿菌不僅在胃粘膜上寄生作祟,還會在口腔內寄生,特別是牙菌斑里含量最多,引起頑固性口臭。幽門螺桿菌重要毒性物質尿素酶可以分解口腔內的尿素等物質產生難聞的、嚴重的氨臭味,所以幽門螺桿菌的存在與口臭有著密切的關係。   2、幽門螺桿菌的危害不僅僅在於此,它還會導致胃炎患者久治不愈,甚至與上消化道疾病有密切的聯繫,尤其是慢性疾病,如:慢性胃炎、胃潰瘍的誘發和複發與幽門螺桿菌有著必然的聯繫。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幽門螺桿菌就被列為一類致癌因子。

幽門螺桿菌

  生物學特徵   Hp是微需氧菌,環境氧要求5~8%,在大氣或絕對厭氧環境下不能生長。許多固體培養基可作Hp分離培養的基礎培養基,布氏瓊脂使用較多,但需加用適量全血或胎牛血清作為補充物方能生長。常以萬古霉素、TMP、兩性霉素B等組成抑菌劑防止雜菌生長。

幽門螺桿菌

  Hp對臨床微生物實驗中常用於鑒定腸道細菌的大多數經典生化實驗不起反應。而氧化酶、觸酶、尿素酶、鹼性磷酸酶、r-谷氨酰轉肽酶、亮氨酸肽酶這七種酶反應是作為Hp生化鑒定的依據。   Hp的全基因序列已經測出,其中尿素酶基因有四個開放性讀框,分別是UreA、UreB、UreC和UreD。UreA和UreB編碼的多肽與尿素酶結構的兩個亞單位結構相當。Hp的尿素酶極為豐富,約含菌體蛋白的15%,活性相當於變形桿菌的400倍。尿素酶催化尿素水解形成氨雲保護細菌在高酸環境下生存。此外,尚有VacA基因和CagA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