飼料添加劑

来源:www.uuuwell.com

   

飼料添加劑是指在飼料生產加工、使用過程中添加的少量或微量物質,在飼料中用量很少但作用顯著。飼料添加劑是現代飼料工業必然使用的原料,對強化基礎飼料營養價值,提高動物生產性能,保證動物健康,節省飼料成本,改善產品品質等方面有明顯的效果

微生態飼料添加劑

  生物飼料添加劑是一種取代或平衡動物生態系統中一種或多種菌系的微生物製品。狹義上講,它是一種能激發自身有益菌種繁殖增長,同時抵制有害菌系生長的微生物製品。   其中中藥微生態飼料添加劑含有大量的有益菌(活性乳酸菌,雙歧桿菌芽孢桿菌),複合酶,螯合肽,脫霉劑等,作為飼料XX畜禽體內后,能迅速繁殖,一方面投入菌種的代謝物中和腸內毒素,抑制了其它有害菌叢的生長,另一方面在宿主體內形成了正常微生物菌群,為宿主合成主要的維生素,提供營養和阻止致病菌的入侵。   作用機理   1.抑制有害菌的繁殖,使腸內菌群保持正常。   抑制和阻止腸內有害菌的發生,使有益菌增加,恢復維持健康的腸內菌群。主要的抑制病原大腸菌、梭狀芽胞桿菌、沙門氏菌、β溶血性類細菌等的繁殖。   2.產生消化酶,合成維生素可以產生澱粉酶和蛋白酶等消化酶以及維生素B群,另外維生素A的合成也已被證實。   3.增強免疫作用   通過刺激腸道內免疫系細胞,增加局部抗體的形成,從而增力。巨噬細胞活性。微生物飼料添加劑可使肝臟內大量蓄集有增強免疫作用的維生素A。   4.產生過氧化氫   過氧化氫對幾種潛在的病原微生物均有損害作用,它是由一些特殊的物質在一些基質上形成的。   5.優化生環境:   益生素、酶製劑在動物腸道代謝過程中,分解了不易被動物吸收利用的粗蛋白質植酸酶及抗營養因子,明顯防治了蠅蛆的滋生,有效切斷氨氣、臭氣的來源,使動物糞便中有害氣體的濃度得到了有效降低,改善了飼養環境,降低了氨氣對人體的侵害,預防了畜禽呼吸道及腸道疾病的發生。

維生素A和胡蘿蔔

  維生素A又名甲種維生素抗乾眼病維生素,視黃醇等,是一種環狀不飽和一元醇。其結構式如下:   純維生素A為淡黃色晶

體,缺氧時對熱穩定,有氧時對熱不穩定,易被紫外線 破壞。維生素A僅存在於動物體內,植物中只有維生素A原—胡蘿蔔素類胡蘿蔔素。 α、β、γ-胡蘿蔔素和玉米黃素在動物腸壁細胞內及肝臟、乳腺內經胡蘿蔔素酶 作用可轉化為維生素A。飼料中胡蘿蔔素的90%是β-胡蘿蔔素,其他含量甚少,玉米黃素主要存在於玉米中,因此,在飼料中各種類胡蘿蔔素含量以β-胡蘿蔔素計。 在動物體內,胡蘿蔔素的吸收轉化率很低,並因動物種類而異。   維生素A的主要生理功能是維持一切上皮組織的完整,促進結締組織粘多糖 的合成,維持細胞膜細胞器線粒體溶酶體等)膜結構的完整及正常通透性,以及維持正常的視覺。當維生素A缺乏時,上皮組織增生角質化,其中以眼、 呼吸道、消化道、XX及XX器官粘膜上皮受影響最大。淚腺上皮角質化,則眼淚 的分泌停滯,使眼睛乾燥,引起乾眼症;由於上皮組織不健全(特別是呼吸道粘膜的破壞),使細菌易入侵而引起感染,動物抗病力下降;XX及性器官上皮細胞的   病變常能使動物XX能力下降或喪失,表現為受胎率下降、流產、怪胎、難產等;維生素A不足,視紫質合成減少,產生夜盲症;仔豬維生素A缺乏癥狀為偏頭、旋轉步態搖幌、脊背凸起,但食慾正常。   70年代以來的研究發現,β-胡蘿蔔素在種畜XX過程中是不可缺少的, 特別是母牛。 維生素A不易從體內迅速排出,食入量超過正常量的50~500 倍會出現過多症,多出現在幼齡動物,雞表現出精神抑鬱,採食量下降,以至完全拒食。豬常 表現為被毛粗糙,對觸覺特別敏感,易骨折腹部和腿部瘀點性出血,糞尿帶血,不時發抖,最終導至死亡。小孩生長受阻,過早骨化,兔能引起流產。   維生素A在動物肝內含量很高,魚肝油富含維生素A,全脂奶也含有一定的維生素A。維生素A原主要存在於幼嫩、多葉的青綠飼料和胡蘿蔔中,隨植物的熟、老逐漸 減少。水果皮、南瓜、黃玉米、甘薯也含有較多的維生素A原。維生素A和胡蘿蔔素在光熱條伯件下極易被氧化,當飼料貯存較久時,會漸被 破壞,鮮草在陽光下曬制過程中,胡蘿蔔素損失80%以上,若在乾燥塔中人工快速乾燥可減少損失。

維生素D

  維生素D又名丁種維生素,抗佝僂病維生素等,屬固醇類衍生 物,為無色晶體。維生素D的兩種主要形式是D2(麥角錢上化醇)和D3 (膽鈣化醇),其分子結構很相似,僅側鏈不同,如右:   維生素D3分別由植物麥角固醇和動物皮膚中的7-脫氫膽固醇經紫外線照XX而得。這兩種維生素D在體內必須經進一步的化學人經才發揮生理作用。例如, 維生素D3 先在肝內羥化為25-羥維生素D3,然後在腎臟中進一步羥化為1,25-二羥維生素D3或24,25-二羥維生素D3而發揮生理作用。25-羥維生素D3也具有治療佝僂症的作用, 但主要的活性成分1,25-二羥維生素D3。維生素D的主要生理功能為調節鈣、磷代謝,特別是促進小腸對鈣、磷的吸收 ;調節腎臟對鈣、磷的排泄;控制骨骼中鈣與磷的貯存和血液中鈣、磷的濃度等。維生素D不足時,既使鈣、磷充足,動物也不能很好的利用,鈣、磷、 鎂在骨骼中的沉積下降,幼齡動物的成骨作用發生障礙,出現佝僂症和軟骨症,牙齒髮育 不良,生長受阻;成年動物發生骨質疏鬆症,易骨析,關節變形,蛋殼變脆易破。   維生素D過多對動物產生不良影響,過量的維生素D能引起血鈣過高,使多餘的 鈣沉積心臟血管、關節、心包或腸壁,導致心力衰竭,關節強直或腸道疾患,甚至死亡。維生素D的吸收及活性。礦物油影響維生素D的吸收。 維生素D存在於動物體內,魚肝油和動物肝臟含有豐富的維生素D,全脂奶粉、蛋類含有維生素D。一般飼料中含維生素D很少。動物皮膚中的7-脫氫膽固醇在紫外 光照XX下可轉化為維生素D3,故動物多接受陽光可滿足維生素D的需要。青草內含 有豐富的麥角固醇,在曬過程中部分可轉化為維生素D2,故乾草是動物維生素D 的主要來源之一。   維生素D2與維生素D3對哺乳動物的活性基本相同,但對包括家禽在內的鳥類,維生素D3的活性遠高於D2,約20 ̄40倍。

維生素E

  維生素E又名生育酚,抗不育維生素,是一組具有生物活性的化學結構相似的酚類化合物。天然存在的維生素E有8種,即:α、β、γ、δ- 生育酚和α、β、γ、δ-生育三烯酚,其結構為: 生育二烯酚一R1 一R2 α-生育酚(-生育三烯酚)一CH3, 一CH3 β-生育酚(-生育三烯酚)一CH3, 一H γ-生育酚(-生育三烯酚)一H 一CH3 δ-生育酚(-生育三烯酚)一H 一H 其中以α-生育酚活性最高。維生素E極易被氧化。   維生素E具有許多不同的作用,其中最重要的作用之一是作為動物體內的抗氧 化劑,與硒協同作用,阻止細胞內、外不飽和脂肪和其他易氧化物的氧比,保護富於脂質的生物膜的完整,從而防止肝組織壞死肌肉受損,維持紅細胞的穩定性 和毛細血管的完整性等。維生素E與動物的繁殖機能密切相關,具有促進XX發育,促成受孕和防止流產等作用。   最近的研究表明,維生素E對垂體中腦系統具有調節作用,促進產生激素刺 激甲狀腺素腎上腺素的分泌;高劑量維生素E能促進免疫球蛋白生成,提高對疾病的抵抗力,增強抗應激作用等。 動物缺乏維生素E,會使多種機能發生障礙,主要表現為:   1.繁殖機能紊亂,XX數量減少,XX退化不孕,流產,甚至喪失XX能力。 種蛋孵化率低,死胚增多。   2.犢牛、羔羊,豬、兔、禽引起肌肉萎縮及營養不良症或自肌病,血管平滑肌心肌受損,引起心力衰竭。缺硒能促使癥狀加重。   3.血管和神經受損,雛雞可發生軟化和患滲出性素質病。   4.肝機能障礙,維生素E與硒同時缺乏時,會引起動物急性肝壞死,如果只缺 乏其中之一,則為較輕的慢XX變。   5.脂肪組織軟化、酸敗。出現黃膘豬(脂肪內有黃色素)。   動物對維生素E的需要量取決於日糧成分,尤其是日糧中硒和不飽和脂肪酸水 平以及其他抗氧化劑的存在與否。此外,各種應激狀態都需要增加補充維生素E。維生素E在飼料中分佈廣泛,青飼料和穀類胚芽中富有維生素E,但在自然乾燥 和貯存過程中損失很大,約90%,人工快速乾燥或青貯損失較少,主要的蛋白質飼料一般均缺乏維生素E。

維生素K

  維生素K是甲萘醌的衍生物,又名凝血維生素或抗出血維生素, 是動物體內形成凝血酶原所必需的種維生素。自然界存在的維生素K有兩類:綠色植物中存在的葉綠醌,稱為維生素K1,另 一種由動物腸內及其他微生物合成的甲基萘醌類,稱為維生素K2,其結構如下。人工合成的有維生素K3、K4,其基本結構如下。維生素K1也能人工合成維生素K3的活性高,屬水溶性,使用方便,因此應用最為廣泛。   維生素K的主要生理功能是促進肝臟合成凝血酶和凝血因子Ⅶ、ⅨⅩ,並起 激活作用,參與凝血過程。動物缺乏維生素K可導致內出血外傷凝血時間延長或 流血不止。除凝血作用外,據報道,維生素K依賴蛋白質和肽參與鈣代謝。   一般情況下,由於動物消化道的某些微生物能合成足夠的維生素K2,成年動物 不易缺乏。幼齡動物,特別是籠養雞不能由合成維生素K2滿足需要,此外,腸道疾病或動物長期服用廣譜抗生素抗菌藥物製劑時,腸道微生物活力下降,可引起維 生素K缺乏;由腐爛的植物飼料(草木樨、有香味茉莉和其他一些芳香牧草)中 形成的雙香豆素降低維生素K的利用率,當飼料中含有此物以及添加有磺胺類葯,抗生素時,需增加日糧維生素K含 量。維生素K易被光和鹼所破壞,應避光保存

硫胺素維生素B1

  又名抗神經炎維生素,抗腳氣病維生素,是α- 酮酸脫氫酶系中的輔酶成分,參與碳水化合物的代謝,對維持神經組織和心肌的正常 功能起重要作用,維持腸胃的正常蠕動和胃液分泌以及消比道脂肪的吸收和發酵的正常功能。 維生素B1缺乏,則碳水化合物代謝紊亂,神經、心肌功能異常,食慾下振,消化不良,生長受阻等。大多數常用飼料中,維生素B1含量很豐富,特別是禾穀類籽   實的加工副產品糠軼以及飼用酵母含維生素B1量很高。塊根塊莖飼料中含量較少。   吡啶硫胺素、氨丙琳是維生素B1的拮抗物,飼料中含有這些物質時可引起維生 素B1缺乏;蕨類植物中含有硫胺素拮抗物,反芻動物食后發生中毒,其癥狀類似維生素B1缺乏症。新鮮魚和軟體動物內臟中含有較多的硫胺素酶,能破壞維生素B1活 性,故不可生喂。硫胺素易被熱、鹼破壞,在弱酸溶液中十分穩定。加工、貯存時應加以注意。 維生素B1的需要量與飼料中可溶性碳水化合物含量有關,可溶性碳水化合物含量愈高,維生素B1需要量增加。

核黃素(維生素B2)

  核黃素為異咯嗪衍生物,桔黃色,易被鹼、光及金 屬元素破壞。   核黃素是許多氧化還原酶的重要組成部分,參與能量和蛋白質代謝。動物缺乏 核黃引起體代謝紊亂。其癥狀:輕則表現為生長受阻,生產力下降,嚴重者,豬發生皮炎,形成痂皮膿腫眼結膜角膜炎;母畜缺乏則出現早產胚胎死亡及胎 兒畸形;雛雞的典型癥狀為足跟關節腫脹,趾內向彎曲成拳狀,急性缺乏症能使腿部完全麻痹癱瘓;種雞缺乏時,種蛋孵化率低,雛雞成活率低。   動物性飼料和青飼料、酵母中含量較高,禾穀類飼料和塊恨、塊莖類飼料,脫脂乳中缺乏維生素B2,腸道微生物能合成部分。   動物對核黃素的需要與日糧組成和環境溫度有關,日糧營養濃度高,則核黃素需要量增加,環境溫度低應給較多的核黃素,種禽和妊娠動物的需要量較高。

泛酸

  又名遍多酸,雞抗皮炎維生素,是一種二肽衍生物, 呈黃色粘稠油狀,乾熱及在酸、鹼溶液中易被破壞。 泛酸是輔酶A的組成成分,輔酶A參與糖、脂肪和蛋白質的代謝。泛酸在脂肪的合成和分解中起著十分重要的作用,與皮膚和粘膜的正常功能、毛皮的色澤和對疾 病的抵抗力有很大的關係。   動物缺乏泛酸主要導致皮膚和粘膜的病變,表現為表皮粗糙或羽毛稀少,毛髮 或羽毛脫落,而且生長遲緩、XX功能發生障礙。抗病及抗應激力下降。豬表現為生長遲緩、消化道、呼吸道產生疾病,皮膚和粘膜病變,運動失調,後肢運動痙攣 性鵝步,XX機能紊亂。雛雞則表現為生長不良,羽毛零亂,皮炎、眼分泌粘液增加,喙角與趾部形成痂皮。種蛋孵化率下降。泛酸還是許多微生物的必需營養素, 缺乏會影響微生物的生長。泛酸廣泛存在於植物和動物飼料中,在麩皮、米糠、胡蘿蔔、苜蓿、油餅類飼 料中含量尤為豐富,塊根、塊莖中含量較少。消化道微生物能合成部分泛酸。一般單胃動物飼料中都添加泛酸。

煙酸煙酰胺

  煙酸和煙酰胺總稱為維生素PP或抗癩皮病維生素,是較穩定的維生素之一,不易被熱、氧、光、鹼、酸破壞。 煙酸和煙酰胺有同樣的生理功能。煙酸在動物體內可轉化為煙酰胺,煙酰胺是輔酶Ⅰ輔酶Ⅱ的組成部分。而輔酶Ⅰ、輔酶Ⅱ是許多脫氫酶的輔酶,在體內氧化 還原反應中起著傳遞氫的作用,它與糖酵解脂肪代謝丙酮酸代謝,高能磷酸鍵的生成有密切關係,並在維持皮膚和消化器官正常功能中起著重要作用。   缺乏維生素PP動物產生皮膚病變,出現癩皮病,消化道疾病,生長遲緩,粘膜發炎潰瘍,羽毛生長不良,產蛋量和孵化率下降。引起家禽脛骨短粗病,狗黑舌 病,魚死亡率增高,魚肉強直。   乾酵母、麩皮、青飼料、動物蛋白飼料中含有比較豐富的煙酸或煙胺。玉米、 小麥、梁等穀物中的煙酸大多呈結合狀態,單骨動物和家禽利用很少,日糧中均需補充,以滿足需要。飼料中色氨酸可在動物體內轉為煙酰胺,但一般飼料中色氨酸 含量不高,很少有過剩(一般為第三限制氨基酸),而且轉化率低,約50--60mg 。   色氨酸可合成1mg煙酰胺。   過去一直認為反芻動物瘤胃微生物合成的煙酸可滿足其需要,最近的研究表明, 飼料中添加煙酸可改進高產奶牛產奶量,並減少酮病的發生。反芻動物補充煙酸還可促進瘤胃微生物生長的限制因子。   在大多數實際應用條件下,煙酸和煙酰胺產生同樣的效果。但研究發現如果加入量很少,且色氨酸含量很低時,煙酰胺的效率比煙酸要高。

維生素B6

  維生素B6是吡哆醇、吡多醛、吡哆胺的總稱,這三種物質在 動物體內有相同的生物學作用。   維生素B6是許多氨基酸脫羧酶、轉氨酶等的重要組成部分。含有維生素民B6的 酶參與幾乎所有氨基酸的合成與分解代謝,此外對脂肪、糖、無機鹽的代謝也很重要。 缺乏維生素B6時,幼齡動物生長緩慢或停止。豬、狗、猴等動物出現嚴重的 紅細胞、血紅蛋白過少性貧血,生長不良。豬體內谷氨酸代謝紊亂引起谷氨酸在腦中積累、剌激大腦皮層,造成局部致癲癇灶,引起豬的癲癇性發作。雞缺乏維生素 B6時,XX性強,有神戲癥狀,腿軟弱,皮炎,脫毛,毛襄出血,死亡率升高,產   蛋率、種蛋孵化率下降。近來研究表明,缺乏維生素B6時,動物抗體滴度低,補充 后升高。   天然飼料中維生素含量豐富,酵母、穀物、豆類種子外皮及禾本科含量都比 較豐富,動物性飼料及塊根、塊莖中相對少。天然存在的維生素B6很容易被動物利用,一般豬不易感缺乏,雛雞易產生缺乏症。飼料中蛋白質和能量含量高時,維生 素B6需要量增加。幼齡動物`懷孕母畜和服用某些磺胺類藥物和抗生素的情況下, 維生素B6需要量增加。提高日糧維生素B6添加量可增強動物免疫力和抗應激能力。 成年反芻動物一般無需補充。

膽鹼

  膽鹼是β-羥基乙基按的氫氧化合物,是一種強鹼。其結構如下:它以遊離膽鹼、乙酰膽鹼和複合磷脂的形式廣泛分佈于生物體中,其生理功能 可歸納為三個方面:   1.膽鹼作為卵磷脂鞘磷脂的組成, 在構成細胞結構和維持細胞功能上起著重要作用,參與脂肪謝,可防止脂肪肝,肝、腎出血以及雞和火雞的脛骨粗短症。   2.以乙酰膽鹼形式參與神經衝動的傳導。   3.膽鹼是一種甲基供體。研究表明,在高胱氨酸存在或含有無機硫酸鹽條件 下,添加膽鹼可節省蛋氨酸。動物膽鹼不足,引起脂肪代謝紊亂,出現脂肪肝,肝臟、腎臟、眼球及其他器 官出血,神經失調。豬表現為精神萎靡,生長停止,運動失調,繁殖率下降。家禽骨骼、關節畸形、腫大,脛胃粗短,生長速度下降。據報道,某些產褐殼蛋的雞在   飼餵菜籽餅時產有魚腥味蛋與膽鹼不足有關。   動物性飼料、乾酵母、餅粕內含膽鹼十分豐富,穀物類含量少。動物體內膽鹼 和蛋氨酸可相互轉化,因此,膽鹼的需要與飼料中蛋氨酸含量有關。此外,日糧含能量越高,膽鹼需要量越大,故飼餵高能飼料應補充膽鹼。一般生長豬和禽飼料中 添加膽鹼。

生物素

  又名維生素H。是動物體內許多羧化酶和羧基轉移酶系的輔酶,參與脂肪、碳水化合物、蛋白質、氨基酸、核酸等代謝,是動物皮膚、被毛、肉趾、 蹄、XX系統和神經系統正常發育和健康的維持不可缺少的。   豬缺乏生物素時生長緩慢,脫毛,皮膚起干磷片能滲出褐色液體,舌上起橫裂, 後腿強直、軟蹄踵糜爛,蹄踵和角質層開裂,繁殖下降;禽缺乏時,喙及趾部皮炎,腳爪變形,種蛋孵化率下降,發生脂肪肝腎綜合症(FLKS),生長緩慢,成活率降 低。初步資料證明,生物素還能提高銅對生長的促進作用,減少背膘厚、改進酮體質量。 生物素廣泛地存在於所有富含蛋白質的飼料中,特別是花生中生物素含量很高,但變異很大,多數穀物和木薯粉一類富含澱粉的飼料中生物素很少。玉米、大豆粕和動物蛋白飼料中的生物素能被充分利用,其他飼料中可利用的生物素很低。雞對 麥類及其副產品中生物素可利用率約為0--20%。動物消化道微生物能合成少量生 物素。近十多年的研究明,由於飼料中含量變化大,利用率低,單靠天然飼料提供生物素是不能滿足畜、禽需要的,必須添加工業生產的生物素;添加較高量的生物 素能提高畜禽的抗病能力,防止雞脂肪的肝腎綜合症(FLKS),減少雞猝死,降低雞腿病;防止畜禽應激引起的生產力下降。豬、雞飼料中添加生物素普遍能提高生 產,降低飼料消耗,尤以大麥、小麥為主的日糧效果明顯。日糧中生物素的添加量受許多因素的影響,日糧中含能量高,特別是不飽和脂肪酸含量高、高蛋白質日糧,生物素需要增加,此外,一些抑制因子影響其需要量,生雞蛋的蛋白中含有抗生物素蛋白,可與生物素結合,使之失去活性。飼料中添加 大量的抗生素和其他抗菌藥物,或消化道疾病,可抑制或影響微生物對生物素的合成和消化道對生物素的吸收、利用。飼料腐爛可引起生物素的破壞。部分生物素可 為肌醇所代替。

葉酸

  葉酸最初由植物中分離出來,所以稱之為葉酸,它是以四氫葉酸的形式在動物體內參與物質代謝的。通過對一碳基團的傳遞參與嘌吟、嘧啶的合成 以及氨基酸的代謝,從而影響核酸的合成和蛋白質的代謝,對正常血細胞的形成有促進作用,並能促進免疫球蛋白的生成。   動物缺乏葉酸常引起貧血、紅細胞減少,生長停止,禽還表現為脊椎麻痹,羽毛脫色,繁殖能力降低和胚胎死亡率高,特別明顯的是胚胎脛骨短粗和嘴呈交錯形; 豬還出現皮炎,脫毛及消化器官、呼吸器官、泌尿器官粘膜受損等癥狀。除木薯外,所有飼料原料均含有葉酸,特別是乾酵母富含葉酸。脫水苜蓿粉,大豆粕和魚粉也含有大量葉酸。但單胃動物對這些飼料中的葉酸利用很少,禽只有 20%~30%。豬與禽腸道微生物可合成部分葉酸,但尚無利用情況資料。對豬、禽通常需補充葉酸以防止缺乏症,增進生產效果,提高免疫力,反芻動物一般不必補   充葉酸。長期飼餵廣譜抗生素或磺胺類藥物,需增加葉酸補充量。

維生素B12

  維生素B12之因其分子組成中含有一個鈷原子又叫鈷維生素,氰鈷胺素,鈷胺素。維生素B12為紅色、粉紅色結晶,在弱酸中較穩定,不耐鹼、 陽光、氧化劑或還原劑。維生素B12參與體內一碳基團的代謝,是傳遞甲基的輔酶, 它與葉酸的作用相互聯繫,影響體內生物合成所需的活性甲基的形成和其他一碳基團的代謝。因此參   與許多代謝過程。其中最重要的是參與核酸和蛋白質的生物合成(被稱為動物蛋白因子),促進紅細胞的發育和成熟。當維生素B12缺乏時, 能引起動物惡性貧血,此外,其他組織代謝也發生障礙,如胃腸道上皮細胞的改變,神經系統的損害等。   維生素B12還促進膽鹼的生成。豬維生素B12不足表現為蛋白質沉積減少,生長遲緩甚至停滯, 飼料轉化率降低,正常紅細胞性貧血,毛粗亂,皮炎及後肢運動不協調。母豬維生素B12 不足,則受胎率下降。家禽常發生肌胃粘膜炎症,雛雞生長不良,種蛋孵化率下降,胚胎 死亡率升高,羽毛生長不好等。植物體內無維生素B12。分佈于各處的微生物都能合成維生素B12。動物性飼料 和微生物發酵飼料中含量豐富,是動物維生素匕B12的重要來源。動物飼料中的鈷 不足影響消化道微生物合成維生素B12,磺胺類葯和抗生素可抑制微生物合成維生 素B12。豬、家禽通常需要補充維生素B12,而成年反芻動物只需補充足量的鈷就能滿足需要。 不含微生物飼料的全植物性飼料中需要添加動物全部需要量的維生素B12。

維生素C

  維生素C又名抗壞血酸,是一種多羥化合物,極易被氧化, 微量金屬離子(Cu++、Fe++等)能促使維生素C氧化失效。維生素C的主要作用力為:   1.參與細胞間質的生成維生素C是合成膠原和粘多糖等細胞間質時所必需的 物質。當維生素C不足時,動物出現壞血病,此時,毛細血管因細胞間質減少而變 得脆弱,通透性增加,引起皮、肌肉、腸胃粘膜出血,軟骨、骨、牙齒、肌肉及其他組織的細胞間質減少,則骨骼、牙易折斷或脫落,創口潰瘍不易愈合。   2.具有解毒作用某些毒物如鉛、砷、苯等以及某些細菌毒素XX體內, 投給大量維生素C可緩解其毒性   3.參與體內氧化還原過程中氫的轉移。   4.參與體內其他代謝 在葉酸轉變為四氫葉酸過程,酪氦酸代謝過程以及腎上腺皮質激素合成過程都需維生素C存在。維生素C能促進腸道內鐵的吸收,故臨床上 治療營養性貧血時,常以維生素C作輔助藥物。   5.有抗氧化作用。也具有抗感染和抗各種應激的能力,一些研究者還發現,抗 壞血酸與蛋殼質量有關。   大多數成年哺乳動物和家禽均能在其肝臟或腎臟內合成維生素C,馬鈴薯甜菜、奶粉和青綠飼料中含有維生素C,但加工、貯藏過程中易被破壞。一般情況下, 飼料和體內合成的維生素C能滿足成年動物需要,但幼齡動物和成年動物在某些環 境、營養和疾病情況下需要補充維生素C。   通常在如下情況使用:①作為早期斷奶 幼畜人工乳中的添加物;②各種應激情況下,如高溫、生理緊張、運輸、飼料改變、疾病等不僅動物合成維生素C能力降低,同時對維生素C的需要量也增加;③在臨床   上為了加速創口愈合或解毒也常用維生素C;④魚蝦餌料中一般需添加。大多數魚 蝦合成維生素C能力很低,易產生缺乏症,特別是高溫條件下,添加維生素C能降低死亡率。

肌醇及其他維生素

  肌醇即六羥基環己烷,是活組織中的結構成分, 廣泛存在於各種生物組織中。肌醇有親脂性,與膽鹼一同起著維持正常的脂肪代謝,防止脂肪肝的作用。自然狀態下陸生動物一般不會缺乏。水生動物易感缺乏,主要 表現為消化機能差,飼料利用率低,生長緩慢,鯉魚背部表皮還出現糜爛;鰻鱺則出現灰白腸;鮭蹲有爛鰭、胃脹、貧血等癥狀。因此,水生動物日糧中,常需增補 肌醇。各種穀物、酵母、蔬菜、水果以及肉類、乳等含有豐富的肌醇。   水生動物對肌醇的需要隨日糧中含糖量增加而增加,幼齡和產卵前後的種魚需 要量增加。對蝦以及其他甲殼類動物飼料中還常添加對氨基苯甲酸。各種動物對維生素的需要。

  鐵是構成血紅蛋白、肌紅蛋白細胞色素和多種氧化酶的重要成分,作為氧的載體,保證體組織內氧的正常輸送;參與體內複雜的氧化還原過程。現代研究證明,三羧循環中有1/2以上的酶含鐵或者鐵存在時才能發揮其生化作用,完成生理功能;缺鐵或鐵的利用不良,將導致氧的運輸、貯存、二氧化碳的運輸及氧化還原等代謝過程紊亂,影響生長發育甚至發生貧血等各種疾病。最近研究證明,鐵與能量代謝密切相關 ;鐵的「營養免疫」學說認為,高等動物體液和組織內的運鐵蛋白乳鐵蛋白有抗菌作用。   機體可再利用由紅素中釋放出的鐵,因此,成年健康動物需鐵量很少。動物在胃腫脹、寄生蟲、長期腹瀉以及飼料中鋅過量等異常狀態時會發生鐵的不足。幼齡動物的生長發育需較多的鐵,母乳中的鐵一般不能滿足其需要。犢牛和羔羊僅喂單一的母乳可發生缺鐵性貧血;哺乳仔豬易發生缺鐵性貧血。仔豬出生時貯鐵量低,約29 ̄47mg/kg體重,在生后一周內不會增加存量不會增加,20 日齡后完全依賴哺乳,而母乳的含鐵量約為1 ̄2mg/kg,不能滿足仔豬的需要(7 ̄1-mg/日)。盆血仔豬表現為食慾不振,皮膚和粘膜蒼白,生長發育不良,體重減輕,常出現大腸肝菌感染併發症,引起仔豬腹瀉、水腫病。已證明盆血仔豬對大腸桿菌的內毒抵抗力降低。因此,對哺乳幼畜,特別是初生仔豬應補鐵防止缺鐵性貧血。   豬、雞日糧使用未脫毒棉籽餅時,鐵對棉籽餅所含的毒素━━遊離棉酚具有一定的脫毒作用。飼料中按遊離棉酚與Fe++1:1的比例添加硫酸亞鐵,可提高生長速度、降低毒性,並有助於防止棉酚在肝臟中的積畜。這是由於鐵離子與遊離棉酚結合生成沉澱物,不能被腸道吸收所致。   植物飼料中的鐵多以植酸結合為復鹽存在,其利用率低。同時若在飼料中添加了高量的銅,則動物對鐵的需要量顯著增加,此外高量的鈷、鋅、鎘和錳也影響鐵的吸收,所以補鐵對畜禽來說通常是必要的。   動物食入過量的鐵人也會引起中毒,每公斤體重400mg鐵可使豬死亡,綿羊每公斤體重2.5g氯化鐵(FeCl3)能引起急性中毒。   作為鐵的補充物可利用溶於水和稀酸的鐵鹽,如硫酸亞鐵、氯化亞鐵檸檬酸鐵、酒石酸鐵以及葡萄糖酸鐵、氨基酸鐵等,這些鐵的利用率都很好。

  銅參與血紅蛋白及許多氧化還原酶的合成和激活,銅成鐵的利用有關,造血時,紅細胞的形成必須在銅藍蛋白的參與下才能進行,所以缺銅也引起貧血。銅、鐵、鈷被稱為造血元素。缺銅還引起骨質中的膠原纖維合成受阻,骨骼發育受影響,骨質疏鬆長骨易碎。此外,銅還與動物血管的正常發育和正常功能、被毛生長和品質、中樞神經系統、繁殖機能有關,畜禽銅的缺乏症表現為:貧血(血清含銅量下降)、生長發育停滯、神經紊亂、共濟運動失調1四肢軟弱無力;牛缺銅還會引起腹瀉。   動物正常生理活動所需銅量很低,如豬、禽所需量每公斤日糧中僅5--8mg。大多數飼料含有足夠的銅。我國飼料調查表明,除玉明平均含銅量為每公斤1.6mg(87%干物質基礎),其他均能滿足動物需要。每公斤餅粕類為19 ̄40mg,動物性飼料、草粉、葉粉類、豆類15mg/kg(豌豆6.4mg/kg),谷哦及副產品為5--14mg/kg。但由於飼料中的許多因素以及動物的生理狀況, 影響動物對銅的需要星和銅的吸收利用。因此,在許多情況下需補充銅,尤為玉米為主的生長家畜日糧和放牧家畜補充中常需補充銅。植酸鹽、抗壞血酸、過量的鈣、磷、鐵、鋅、鎘、硫、鉬均影響銅的吸收,尤其是鉬、硫、銅三者的拮抗作用在反芻動物最為明顯,在瘤胃微生物作用下,日糧中的硫、鉬形成硫化物和硫代鉬酸鹽,在消化道,前者易與銅形成硫化銅,後者則與銅生成極難溶的複合物硫酸鉬銅,降低銅的吸收和機體利用。因此,在鉬、硫含量高時,即使銅不缺乏,也會出現缺銅症。另一方,鉬、硫含量很低時,即使銅含量不太高,也會發生銅中毒。   銅還有剌激生長和類似抗生素的藥理作用,尤其對生長豬。目前世界廣泛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