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山海棠

来源:www.uuuwell.com

   

昆明山海棠為中國植物圖譜資料庫收錄的有毒植物,其毒性為全株有毒,以嫩芽、嫩葉和嫩枝毒性最大,根次之。民間稱為「斷腸草」,有「牛羊吃后痛斷腸,不死皮毛也脫光」之說。

簡介

  學名:Tripterygium hypoglaucum (Lévl.)Hutchins.   英文名:Whiteback Thundergodvine   科名:衛矛科 Celastraceae

形態特徵

  葉下面多為白綠色,常較寬大,長多為6-10厘米;聚傘花序寬大,長10厘米以上。

昆明山海棠形態

[1]   雲古寺,二道嶺海拔960米處,湯嶺關,天海,西海,北海,獅子林,始信峰,松谷庵,黃山茶林場。常見。

藥理作用

  昆明山海棠為衛矛科植物昆明山海棠的根,祛風除濕活血止血,舒筋接骨解毒殺蟲,主風濕痹痛,半身不遂,疝氣痛,痛經月經過多產後腹痛出血不止,急性傳染性肝炎

昆明山海棠藥用圖片

[2]   「出處」本品以火把花之名始載於《綱目》草部毒草類鉤吻條下。《植物名實圖考》以昆明山海棠之名收載,雲:山海棠生昆明山中。樹高丈余,大葉如紫荊而粗紋,夏開五瓣小花,綠心黃蕊,密簇成攢。旋結實如風車,形與山藥子相類,色嫩紅可愛,山人折以售為瓶供。按上描述及附圖實為本種無疑。   「拼音名」Kūn Mínɡ Shān Hǎi Tánɡ   別名火把花、斷腸草、紫金皮、紫金藤、雷公藤掉毛草、胖關藤、紅毛山藤。   「來源」   藥材基源:為衛矛科植物昆明山海棠的根。   拉丁植物動物礦物名:Tripterygium hypoglaucum(Devl.)Hutch.採收和儲藏:秋後採挖,洗凈,切片曬乾。   「原形態」昆明山海棠 落葉蔓生或攀援狀灌木,植株高2-3m.根圓柱狀,紅褐色。小枝有棱,紅褐色,有圓形XX突起,疏被短柔毛或近無毛。單葉互生;葉柄長約lcm;葉片卵形或寬橢圓形,長6-12cm,寬3-6cm,先端漸尖,邊緣有細鋸齒,基部近圓形或寬楔形,上面綠色,下麵粉白色。圓錐花序頂生,總花梗長10-15cm;花小,白色,花萼5;花瓣5;雄蕊5,著生於花盤的邊緣;子房上位,三棱形。翅果紅色,具膜質的3翅。花期夏季。   「生境分佈   生態環境:生於山野向陽的灌木叢中或疏林下。   資源分佈:分佈于浙江、江西、湖南、四川、貴州、雲南。   性狀   性狀鑒別 根圓柱形,有分枝,略彎曲,粗細不等,直徑0.4-3(-5)cm.栓皮橙黃色至棕褐色,有細縱紋及橫裂隙,易剝落。質堅韌不易折斷。斷麵皮部棕灰色或淡棕黃色,木部淡棕色或淡黃白色。氣微,味澀、苦。   顯微鑒別 根橫切面:木栓層由15-35列類長方形細胞組成,內含橘紅色物質。皮層狹窄,薄壁細胞中含眾多澱粉粒及散在的橘紅色物質。韌皮部寬闊,有石細胞單個散在。形成層由1-3層細胞組成,排列成環。木質部由導管、木纖維、木薄壁細胞、木XX線組成;導管大型、多呈類圓形,常單個或2-4個,排列較稀疏,木XX線1-7列,有的木薄壁細胞及木XX線具紋孔,薄壁細胞中含有草酸鈣方晶及棱晶。   粉末特徵:淺黃棕色。①澱粉粒較多單粒,為類球形、橢圓形、多角形、臍點點狀、人字形,直徑5-20μm,復粒由2-3粒複合而成。②木纖維淡黃色,呈長梭形,多已碎斷,直徑15-30μm.③草酸鈣棱晶及方晶直徑10-50μm.④石細胞淡黃色,呈類圓形、類方形、橢圓形,具紋孔及層紋,直徑20-120μm.⑤導管主為具緣紋孔,壁木化,直徑30-180μm.除此,尚可見不規則形橘紅色塊狀物質。   「化學成份」根含雷公藤鹼(wilfordine),雷公藤次鹼(wilforine),雷公藤晉鹼(wilforgine),雷公藤春鹼(wilfortrine),衛矛鹼(euonymine),雷公藤甲素(triptolide),雷公藤丙素(tripterolide),山海棠素(hypolide),山海棠內酯(hypoglaulide),黑蔓酮酯甲(regelin),雷公藤三萜酸(triptotriterpenic acid)C、A,山海棠萜酸(hy-poglauterpenic acid),齊墩果酸(oleanolic acid),3β-羥基-12-齊墩果烯-29-羧酸(3-epikatonic acid),齊墩果酸乙酸酯(oleanolic acidacetate),雷公藤內酯(wilforlide) A、B,雷酚萜醇(triptonoter-penol),雷酚萜甲醚(triptonoterpene methyl ether),山海棠酸(hy-poglic acid),山海棠二萜內酯(hyndiolide)A,雷公藤二萜酸(triptoditerpenic acid),雷公藤二萜酸 B(triptoditerpenic acidB),3-氧代-無羈萜烷-29-羧酸(3-oxofriedelan-29-oic acid),3β,22α-二羥基-12-齊墩果烯-29-羧酸(3β,22α-dihydroxy-olean-12-en-29-oic acid),3β,22α-二羥基-12-熊果烯-30-羧酸(3β,22α-dihy-droxy-ursan-12-en-30-oic acid),β-谷甾醇(β-sitosterol),還含十六酸(hexadecanoic acid),8,9-十八碳二烯酸(8,9-octadecadienoicacid),9-十八碳烯酸(9-octadecenoic acid)及9,12,15-十八碳三烯酸(9,12,15-octadecatrienoic acid),兒-表兒茶精( L-epicate-chin)等。   「藥理作用」   1.抗炎作用:昆明山海棠及其醇提取物、總鹼均有明顯的抗炎作用。動物實驗證明,根的去皮木心的水煎劑灌胃,對二甲苯組胺或雞蛋清所致小鼠皮膚毛細血管通透性增高均有明顯抑製作用,並能抑制腹腔注XX醋酸所引起的染料伊文思藍或滂胺藍)從血管內向腹腔滲出。對於大鼠的蛋清性及甲醛腳腫也有顯著的對抗作用。20-40g/kg煎劑的作用與50-100mg/kg醋酸可的松相當。在大鼠巴豆油性肉芽囊試驗中,昆明山海棠不但能明顯減少巴豆油所致炎性滲出量,還能減輕其所致血管壁損害的程度。昆明山海棠總提取物腹腔注XX對松節油所致大鼠腳腫及注XX組胺所致耳部毛細血管通透性增高,以及昆明山海棠醇提取物對卵蛋白誘發後肢足跖水腫均有明顯的抑製作用,總鹼對小鼠耳郭由巴豆油誘發的炎症及肉芽組織增生也有明顯的抑製作用。由於本品對切除雙側腎上腺大鼠仍具有明顯的抗炎活性,但又不能延長切除腎上腺幼年大鼠的存活時間,也不能抑制單側腎上腺切除術后對側腎上腺的代償性肥大,一般抗炎有效劑量下並不引起幼年小鼠胸腺萎縮,雖大劑量也不能降低大鼠腎上腺中維生素C的含量,因此本品所具有的抗炎活性似與垂體-腎上腺皮質系統功能關係不大。   2.對免疫功能的影響:昆明山海棠水提取物片劑具有較強的免疫抑制效果。本品分別灌服5g/kg/)、10g/kg/日,連續5日,能抑制小鼠網狀內皮系統對炭粒的吞噬能力,抑制小鼠對綿羊紅細胞免疫所致溶血抗體生成給葯時間越久,作用越明顯。對於2,4-二硝基氯苯所致小鼠耳郭的遲髮型超敏反應,昆明山海棠具有較強的抑製作用,此作用的強弱與劑量大小成正比,當與可的松、環磷醚胺及6-巰基嘌呤等合用時,均未見有相加協同作用。對於卡介苗所致豚鼠的皮膚遲髮型超敏反應,昆明山海棠也具有明顯的抑製作用。昆明山海棠還能明顯抑制大鼠的同種異體交叉植皮排斥反應。對於大鼠的佐劑XX節炎,昆明山海棠既可明顯抑制其原發性損害,又可抑制其繼發性損害,且以對後者的作用為強。但對蛋清所致豚鼠及天花粉所致小鼠的速髮型超敏反應,昆明山海棠則均無明顯抑制效果。上述結果表明昆明山海棠對單核巨噬細胞系統功能及體液細胞免疫功能、Ⅲ及Ⅳ型超敏反應均有抑製作用,而以對細胞免疫的抑製作用為強。另一方面,昆明山海棠在一般有效劑量下並不引起胸腺、脾臟免疫器官的萎縮,在適當劑量下反而引起上述器官重量增加。研究認為昆明山海棠的免疫調節作用是雙向的或多方面的,能直接或通過增加自然殺傷細胞因子(NKCF)的釋放促進健康人和系統性紅斑狼瘡(SLE)患者的自然殺傷細胞活性。對自然殺傷細胞的激活作用呈劑量依賴性聯合應用黃芪比兩藥單用作用大,該兩葯對SLE患者的自然殺傷細胞活性的刺激指數顯著高於正常人,表明其免疫調節作用與機體的免疫狀態有關。   3.抗生育作用:昆明山海棠根心的乙醇提取物951mg/kg給大鼠灌胃,雌鼠5日或雄鼠14日均有非常顯著的抗生育作用,效果強弱與劑量大小相關;且重現性好,雄鼠效果可維持5星期逐漸恢復。   3.1.對雄性動物的影響:本品50%乙醇提取物給雄性大鼠灌胃2.0g/kg,每星期6次,共5星期后均喪失生育能力。從根皮中分離出的L-表兒茶精給雄性小鼠灌胃,隨用藥劑量的增加,時間的延長,使交配后的雌鼠受孕率明顯下降至完全不孕。XX及XX切片HE染色光鏡觀察,用藥鼠曲細精管偶見脫落細胞,主要為XX細胞,生精上皮也見細胞脫落;XX管腔內XX明顯減少甚至完全消失,大部分精幹呈斷頭、卷尾等畸形。Feulgen法將DNA染成紫紅色和甲基綠-派洛寧染色,RNA分析顯示:用藥組精原細胞精母細胞的DNA、RNA顯色反應無明顯改變,但曲細精管中XX細胞和殘餘40g/kg以上。另有報告昆明山海棠提取物4批藥物給小鼠灌服的半數致死分別為3976±392mg/kg、6612±889mg/kg、4808±976mg/kg(半成品)及6213±892mg/kg(成品)。亞急性毒性試驗表明,昆明山海棠去根皮的根心水煎醇沉片每日40g/kg給大鼠灌服30天,未見明顯毒XX,但70%乙醇浸膏片每日灌服20g/kg,連續5天即可引起肝腎功能損害。本品提取物1325mg/kg給大鼠灌服,每日1次,共12天,停葯后觀察16天,實驗結果,血象心電、肝腎功能及病程鏡檢均未發現異常改變。 特殊毒性實驗;微核實驗證實昆明山海棠提取物給小鼠灌服,對體細胞-嗜多染幼紅細胞染色體無明顯的損傷作用;顯性致死性突變實驗結果表明,本品提取物灌胃無明顯的引起小鼠XX細胞染色體損傷的作用;XX毒性實驗一致畸實驗(並繁殖實驗)證實本品提取物灌服對母鼠體重胎盤無影響,對仔鼠外觀、內臟骨骼均無致畸作用。繁殖實驗觀察到下兩代仔鼠均正常。   「鑒別」理化鑒別 取根皮粗粉3g,以5ml氨試液潤濕,加乙醚50ml浸漬數小時,濾過,取濾液揮去乙醚,殘渣用稀鹽酸溶解,濾過,濾液供下述試驗:①取濾液1ml,加碘化汞鉀試液1滴,發生白色沉澱。(檢查生物鹼)②取濾液1ml,加苦味酸試液1滴,發生黃色沉澱。(檢查生物鹼)   性味苦;辛;微溫;有大毒   歸經肝;脾;腎經   「功能主治」祛風除濕;活血止血;舒筋接骨;解毒殺蟲。主風濕痹痛;半身不遂;疝氣痛;痛經;月經過多;產後腹痛;出血不止;急性傳染性肝炎;慢性腎炎;紅斑狼瘡;癌腫;跌打骨折骨髓炎;骨結核;副睾結核;瘡毒銀屑病神經性皮炎   「用法用量」內服:煎湯,6-15g,先煎;或浸酒。外用:適量,研末敷;或煎水塗;或鮮品搗敷。   注意   孕婦禁服。小兒及育齡期婦女慎服。不宜過量或久服。少數患者久服本品可引起閉經、XX減少或缺如,胃部疼痛等。超量服用,可致中毒。中毒癥狀可在數小時或3-5天內出現,神經系統的癥狀有頭痛頭暈四肢發麻、乏力煩躁不安精神亢進、幻覺,嚴重者可有陣發強直驚厥消化系統癥狀有口唇食道腸胃粘膜散在性出血糜爛壞死噁心嘔吐、強烈腹痛、腹瀉大便中有血和粘膜的壞死組織,胃部燒灼感,後期可有肝臟腫大心血管系統癥狀有脈弱而慢、心律不齊、早博,中毒初期血壓下降,後期有暫時性升高,心電圖可見T波倒置,S-T波轉移心肌勞損等異常現象,嚴重者可出現混合循環衰竭而死亡;呼吸系統癥狀有呼吸急促,肺下部有濕性啰音,急性期可見肺水腫,嚴重者可因呼吸突然停止而死亡。此外,還可出現尿閉血紅蛋白尿、體溫升高、毛髮脫落及皮膚糠狀脫屑等。   1.《雲南中草藥》:本品有劇毒,不可多服。忌酸、冷、魚腥、豆類。中毒可用茶葉煎水服解救。2.《中國民族葯志》:忌食牛、羊肉、蛋類。   「附方」《綱目》:因其花紅,而性熱如火。故名火把花。因藥性毒烈而名斷腸草。[3]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