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匱要略》

来源:www.uuuwell.com

   

東漢張仲景著述的金匱要略中醫經典古籍之一,撰于3世紀初。作者原撰傷寒雜病論》十六卷中的「雜病」部分。經晉王叔和整理后,其古傳本之一名《金匱玉函要略方》,共3卷上卷為辨傷寒,重卷則論雜病,下卷記在藥方。.后北宋校正醫書林藝等人根據當時所存的蠹簡文字重予編校,取其中以雜病為主的內容,仍釐訂為3卷,改名《金匱要略方論》.全書共25篇,方劑262首,列舉病癥六十余種。所述病證以內科雜病為主,兼有部分外科婦產科等病證。

著作簡介

  《金匱要略》[1]是中醫經典古籍之一,撰于3世紀初,作者原撰《傷寒雜病論》十六卷中的「雜病」部分。經晉王叔和整理后,其古傳本之一名《金匱玉函要略方》,共3卷上卷為辨傷寒,重卷則論雜病,下卷記在藥方。后北宋校正醫書局林藝等人根據當時所存的蠹簡文字重予編校,取其中以雜病為主的內容,仍釐訂為3卷,改名《金匱要略方論》.全書共25篇,方劑262首,列舉病癥六十余種。所

《金匱要略》

述病證以內科雜病為主,兼有部分外科婦產科等病證。《金匱要略》也是中國現存最早的一部診治雜病的專著,是仲景創造辨證理論的代表作。古今醫家對此書推崇備至,稱之為方書之祖,醫方之經、治療雜病的典範。書名「金匱」,言其重要和珍貴之意,「要略」,言其簡明扼要之意,表明本書內容精要,價值珍貴,應當慎重保藏和應用。   《金匱要略》被古今醫家讚譽為方書之祖、醫方之經,治療雜病的典範,該書已經由學苑出版社編輯出版併發行。

書籍概況

  《金匱要略》3卷25篇,第2篇至22篇介紹以內科雜病為主的多科病證脈治,論述精要,為讀者提供了辯證論治及方葯配伍的一些基本原則,是我國中醫臨床醫學的奠基著作之一。書中重點論述了內科病證,諸如痙、濕、、百合病狐惑病陰陽毒、瘧病、中風歷節、血痹虛勞肺癰咳嗽上氣奔豚氣胸痹、心痛、短氣腹滿寒疝、宿食、風寒積聚痰飲消渴小便不利淋病水氣黃疸驚悸吐血下血胸滿、吐血、嘔吐噦、下利等40多種。同時還論述外科、傷科癰腫腸癰浸淫瘡刀斧傷等病證。此外,設有女科病證的專篇論述。該書以疾病分篇,論述每種病證的不同症型和不同階段的治療,以及"同病異治"和"異病同治"的臨床實踐,便於後世業醫者分析比較,學習掌握治療中的圓機活法。此外,書中另有臟腑經絡病脈攝生養慎以及飲食衛生飲食禁忌食物中毒的防治等論述。   《金匱要略》總結了東漢以前的豐富診療經驗,當時對多種疾病的病因認識,已明確地歸納為三大類,並將體虛感受外邪、從經絡傳入臟腑(所謂"內所因")列于發病的首位。重視四診合參,以臟腑經絡為辨證重點,結合營衛氣血、陽陰五行等理論。在論治方面,重視預防和早期治療,所謂"上工治未病"。強調在治病時必須照顧整體調整臟腑功能。   《金匱要略》共收集方劑262首,方劑的特點和《傷寒論》方一樣,所收載的大部分方劑,確有較高的療效,如大柴胡湯瀉心湯大建中湯黃芪建中湯防己黃芪湯防己茯苓湯鱉甲煎丸當歸生薑羊肉湯半夏厚朴湯厚朴七物湯茵陳蒿湯茵陳五苓散、甘麥大棗酸棗仁湯腎氣丸麥門冬湯葶藶大棗瀉肺湯黃土湯枳術湯、括萎薤白白酒湯、桂枝茯苓丸溫經湯膠艾湯大黃牡丹湯薏苡附子敗醬散白頭翁湯苓桂術甘湯、十棗湯等方,均廣泛地應用於臨床。由於所載方劑具有藥味精煉、配伍嚴密、主治明確的特點,被後世譽為"眾方之祖",或稱之為"經方",後世方劑學發展

張仲景

的重要依據。   《金匱要略》除湯、丸、散劑內服和針灸治療外,還載述了溫熨、坐約、烙法洗浴法、葯摩、鼻內用藥、吹耳、灌耳、浸足等外治法,為臨床治療學和保健衛生事業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本書記載的若乾急救卒死治法,特別是對自縊,書中生動地記述了如何用人工呼吸配合葯療食療按摩、吹耳外治等綜合治療措施進行搶救,操作規程符合科學性。   《金匱要略》自北宋刊行后,歷代均有刻本傳世。其中常見的有明代趙開美刻本。歷代註釋和研究《金匱要略》的著作亦頗多,但遠遠不如《傷寒論》。

作者簡介

  張仲景名機,被人稱為醫聖。南陽郡涅陽(今河南省鄧州市穰東鎮張寨村,另說河南南陽市)人。生於東漢桓帝元嘉、永興年間,(約公元150~154年),死於建安末年(約公元215~219年)活了七十歲左右。相傳曾舉孝廉,做過長沙太守,所以有張長沙之稱。 張仲景從小嗜好醫學,「博通群書,潛樂道術。」當他十歲時,就已讀了許多書,特別是有關醫學的書。他的同鄉何顒賞識他的才智和特長,曾經對他說:「君用思精而韻不高,后將為良醫」(《何顒別傳》)。後來,張仲景果真成了良醫,被人稱為「醫中之聖,方中之祖。」這固然和他「用思精」有關,但主要是他熱愛醫藥專業,善於「勤求古訓,博採眾方」的結果。年輕時曾跟同郡張伯祖學醫。經過多年的刻苦鑽研和臨床實踐,醫名大振,成為中國醫學史上一位傑出的醫學家。   他是處在動亂的東漢末年,連年混戰,「民棄農業」,都市田莊多成荒野,人民顛沛流離,饑寒困頓。各地連續爆發瘟疫,尤其是洛陽、南陽,會稽(紹興疫情嚴重。「家家有僵屍之痛,室室有號泣之哀;」張仲景的家族也不例外。對這種悲痛的慘景,張仲景目擊心傷。據載自漢獻帝建安元年(公元196年)起,十年內有三分之二的人死於傳染病,其中傷寒病占百分之七十。「感往

《金匱要略》

昔之論喪,傷橫夭之莫救」(《傷寒論》自序)。於是,他發憤研究醫學,立志做個能解脫人民疾苦的醫生。「上以療君親之疾,下以救貧賤之厄,中以保身長全,以養其生」(《傷寒論》自序)。當時,在他的宗族中有個人叫張伯祖,是個極有聲望的醫生。張仲景為了學習醫學,就去拜他做老師。張伯祖見他聰明好學,又有刻苦鑽研的精神,就把自己的醫學知識和醫術,毫無保留地傳授給他,而張仲景竟盡得其傳。何顒在《襄陽府志》一書中曾讚嘆說:「仲景之術,精於伯祖」。   張仲景刻苦學習《內經》,廣泛收集醫方,寫出了傳世巨著《傷寒雜病論》。它確立的辨證論治的原則,是中醫臨床的基本原則,是中醫的靈魂所在。在方劑學方面,《傷寒雜病論》也做出了巨大貢獻,創造了很多劑型,記載了大量有效的方劑。其所確立的六經辯證的治療原則,受到歷代醫學家的推崇。這是中國第一部從理論到實踐、確立辨證論治法則的醫學專著,是中國醫學史上影響最大的著作之一,是後學者研習中醫必備的經典著作,廣泛受到醫學生和臨床大夫的重視。   《傷寒雜病論》序中有這樣一段話:「上以療君親之疾,下以救貧賤之厄,中以保生長全,以養其身」,表現了仲景作為醫學大家的仁心仁德,後人尊稱他為「醫宗之聖」。

略方論序

  張仲景為《傷寒雜病論》合十六卷,今世但傳《傷寒論》十捲,雜病未見其書,或於諸家方中載其一二矣。翰林學士王洙在館閣日,于蠢簡中得仲景《金匱玉函要略方》三卷:上則辯傷寒,中則論雜病,下則載其方,並療婦人。乃錄而傳之士流,才數家耳。它以對方證對者,施之於人,其效若神。然而或有證而無方,或有方而無證,救急治病其有未備。國家詔儒臣校正醫書,臣奇先核定《傷寒論》,次校定《金匱玉函經》,今又校成此書,仍以逐方次於徵候之下,使倉卒之際,便於檢用也。又采散在諸家之方,附於逐篇之末,以廣其法。以其傷寒文多節略,故斷自雜病以下,終於飲食禁忌,凡二十五篇,除重複合二百六十二方,勒成上、中、下三卷,依舊名曰《金匱方論》。臣奇嘗讀《魏志·華倫傳》雲:「出書一卷曰:此書可以活人」。 每觀華佗凡所療病,多尚奇怪,不合聖人之經,臣奇謂活人者,必仲景之書也。大哉炎農聖法,屬我盛旦,恭惟主上,丕承大統,撫育元元。頒行方書,拯濟疾苦,使和氣盈溢,而萬物莫不盡和矣。   太子右贊善大夫臣高保衡、尚書都官員外郎臣孫奇、尚書司封郎中充秘閣校理臣林億等傳上。

寫作過程

  儘管張仲景從小就厭惡官場,輕視仕途。但由於他父親曾在朝廷做過官,對參加科舉考試,以謀得一官半職很是看重,就要張仲景參加考試。古時的人以不忠不孝為最大恥辱,儘管張仲景很不情願,但也不願違背父命,落一個不孝之子的名聲。因此在靈帝時(約公元168~188年),舉孝廉,XX官場。在建安年間(公元196~219年),被朝廷派到長沙做太守。但他仍用自己的醫術,為百姓解除病痛。在封建時代,做官的不能隨便XX民宅,接近百姓。可是不接觸百姓,就不能為他們治療,自己的醫術也就不能長進。於是張仲景想了一個辦法,擇定每月初一和十五兩天,大開衙門,不問政事,讓有病的百姓進來,他端端正正地坐在大堂上,挨個地仔細為群眾診治。他讓衙役貼出安民告示,告訴老百姓這一消息。他的舉動在當地產生了強烈的震動,老百姓無不拍手稱快,對張仲景更加擁戴。時間久了便形成了慣例。每逢農曆初一和十五的日子,他的衙門前便聚集了來自各方求醫看病的群眾,甚至有些人帶著行李遠道

《金匱要略》

而來。後來人們就把坐在藥鋪里給人看病的醫生,通稱為「坐堂醫生」,用來紀念張仲景。 張仲景看到百姓對他非常信任,在醫術上更加精益求精,不斷探索。他大量採集民間驗方,進行認真研究。有時甚至不畏路途遙遠,拜師取經。有一次他聽說襄陽城裡同濟堂有個綽號「王神仙」的名醫,對治療扼背瘡很有經驗。他立即帶著行李,長途跋涉幾百里,去拜「王神仙」為師。對「王神仙」在藥性、醫道各方面的獨到之處都用心學習研究,獲益很大。   雖然張仲景的醫術非常高超,但有些病他也不能醫治。俗話說,「大兵之後,必有災年」。東漢末年,戰亂頻繁,不斷的戰爭導致瘟疫流行。建安年間,瘟疫大流行,前後達5次之多,使很多人喪生,一些市鎮變成了空城,其中尤以死於傷寒病的人最多。如張仲景的家族,原來有200多人,自漢獻帝建安元年(公元196年)以來,在不到10年的時間里,就死了三分之二,其中有十分之七是死於傷寒病。一些庸醫便趁火打劫,不給病人認真診脈,   「按寸不及尺,握手不及足」,和病人相對片刻,便開方抓藥,只知道賺昧心錢。更多的人,雖師承名醫,卻不思進取,因循守舊,不精心研究醫方、醫術,以解救百姓的病痛,而是競相追逐權勢榮耀,忘記了自己的本分。張仲景對這些人非常氣憤,痛加斥責,他決心要控制瘟疫的流行,根治傷寒病。從此他「勤求古訓,博採眾方」,刻苦研讀《素問》、《靈樞》、《八十一難》、《陰陽大論》、《胎臚葯錄》等古代醫書,繼承《內經》等古典醫籍的基本理論,廣泛借鑒其他醫家的治療方法,結合個人臨床診斷經驗,研究治療傷寒雜病的方法,並於建安十年(公元205年)開始著手撰寫《傷寒雜病論》。   這時候,東漢王朝四分五裂,張仲景官不能做,家也難回。於是他就到嶺南隱居,專心研究醫學,撰寫醫書。到建安十五年,終於寫成了劃時代的臨床醫學名著《傷寒雜病論》,共十六卷。經後人整理成為《傷寒論》和《金匱要略》兩本書。《傷寒雜病論》系統地概括了「辨證施治」的理論,為中國中醫病因學說和方劑學說的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後來該書被奉為「方書之祖」,張仲景也被譽為「經方大師」。   張仲景寫成該書後仍專心研究醫學,直到與世長辭。晉武帝司馬炎統一天下后的公元285年,張仲景的遺體才被後人運回故鄉安葬,並在南陽修建了醫聖祠和仲景墓。

價值

  《傷寒論》、《金匱要略》不但在國內歷代注家、研究著作有數百家之多,為歷代研究、治療急性熱病的醫學家所遵循,成為他們發展、發揮醫學理論和醫療技術的基礎、依據和教育後學的課本。在國外也有著廣泛而深入的影響。例如日本,不但收藏和刻刊許多《傷寒論》之珍本,並由日本再傳中國而發揮了巨大的影響,而且日本學者研究、註釋《傷寒論》的著作,僅就先後傳到中國而現存者也有60多家。再如《金匱要略》較好版本也有收藏於日本者,日刻本也不少,日本醫學家之研究《金匱要略》而有專著流傳至中國者,有10余種之多。關於將《傷寒論》《金匱要略》並作重編、方論者,日本名家之專著流傳中國者有近20種,由此可見張仲景《傷寒論》與《金匱要略》在日本的影響之廣泛和深遠。在日本現代醫學昌盛的今天,日本學者仍給予張仲景《傷寒雜病論》的研究以特殊的重視,許多醫學家在臨床醫療中,仍然十分重視該書原方之應用,並取得很好效果運用該書中成方製造的成藥,也為日本醫界所依賴。 《金匱要略》是祖國醫學寶庫中一顆璀璨的明珠,是中國現存最早的雜病學專著,它奠定了雜病的理論基礎和臨床規範,具有很高的指導意義和實用價值,對後世臨床醫學的發展有著重大貢獻和深遠影響,所以它屬於祖國醫學的四大經典著作之一,被歷代推崇為方書之祖和治療雜病的典範,林億謂其「施之於人,其效若神。」

本書特點

  《金匱要略方論》,簡稱《金匱要略》,是一部以內科雜病為主的臨床專著。東漢張仲景撰于三世紀初。仲景原撰《傷寒雜病論》,經西晉王叔和編集后,其古傳本之一名《金匱玉函要略方》。北宋校正醫書局孫奇、林億等根據王洙在館閣中發現的蠹簡文字,重新加以整理編校,取其中雜病為主的內容,改名《金匱要略方論》。書中附有一些東漢以後醫家的方論。

榮譽

  《金匱要略》共收集方劑262首,方劑的特點和《傷寒論》方一樣,所收載的大部分方劑,確有較高的療效,如大柴胡湯、瀉心湯、大建中湯、黃芪建中湯、防己黃芪湯、防己茯苓湯、鱉甲煎丸、當歸生薑羊肉湯、半夏厚朴湯、厚朴七物湯、茵陳蒿湯、茵陳五苓散、甘麥大棗、酸棗仁湯、腎氣丸、麥門冬湯、葶藶大棗瀉肺湯、黃土湯、枳術湯、括萎薤白白酒湯、桂枝茯苓丸、溫經湯、膠艾湯、大黃牡丹湯、薏苡附子敗醬散、白頭翁湯、苓桂術甘湯、十棗湯等方,均廣泛地應用於臨床。由於所載方劑具有藥味精煉、配伍嚴密、主治明確的特點,被後世譽為"眾方之祖",或稱之為"經方",後世方劑學發展的重要依據。

規範

  《金匱要略》除湯、丸、散劑內服和針灸治療外,還載述了溫熨、坐約、烙法、洗浴法、葯摩、鼻內用藥、吹耳、灌耳、浸足等外治法,為臨床治療學和保健衛生事業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本書記載的若乾急救卒死治法,特別是對自縊,書中生動地記述了如何用人工呼吸配合葯療、食療、按摩、吹耳外治等綜合治療措施進行搶救,操作規程符合科學性。   《金匱要略》自北宋刊行后,歷代均有刻本傳世。其中常見的有明代趙開美刻本。歷代註釋和研究《金匱要略》的著作亦頗多,但遠遠不如《傷寒論》。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