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內經》

来源:www.uuuwell.com

   

《黃帝內經》分《靈樞《素問》兩部分,為古代醫家托軒轅黃帝名之作,為醫家、醫學理論家聯合創作,一般認為成書于春秋戰國時期。在以黃帝、岐伯、雷公對話、問答的形式闡述病機病理的同時,主張不治已病,而治未病,同時主張養生攝生、益壽、延年。是中國傳統醫學大經典著作之一(《黃帝內經》、《難經》《傷寒雜病論》《神農本草經》),是我國醫學寶庫中現存成書最早的一部醫學典籍。它是研究人的生理學、病理學診斷學、治療原則和藥物學的醫學巨著。在理論上建立了中醫學上的「陰陽五行學說」、「脈象學說」「藏象學說」等。

基本信息

  《黃帝內經》簡稱《內經》,源於陝西省岐山縣周文王(姬昌)所著《易經》,是我國現存醫書中最早的典籍之一。成書于戰國至秦漢時期,是我國勞動人民長期與疾病鬥爭經驗總結。它的問世,開創了中醫學獨特的理論體系,標志著祖國醫學由單純積累經驗的階段發展到了系統的理論總結階段。   《黃帝內經》是一部綜合論述中醫理論的經典著作。它的成書是以古代的解剖知識為基礎,古代的哲學思想為指導,通過對生命現象的長期觀察,以及醫療實踐的反覆驗證,由感性理性,由片斷到綜合,逐漸發展而成的。因此,這一理論體系在古代樸素唯物辯證法思想的指導下,提出了許多重要的理論原則和學術觀點。為中醫學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1]

作者簡介

  《黃帝內經》為古代醫者托黃帝之名所作,其具體作者已不可考。總而言之,《黃帝內經》

非自一人一手,其筆之於書,應在戰國,其個別篇章成於兩漢。[2]   《淮南子·修務訓》言:「世俗之人多尊古而賤今,故為道者必托之於神農黃帝而後能入說。」因此,《黃帝內經》之所以冠以「黃帝」之名,意在溯源崇本,藉以說明書中所言非虛。

創作背景

  如前所述,《黃帝內經》既非一時之作,亦非自一人之手,而是戰國以前的許許多多的醫學著作的總結。這不僅可以從《素問》、《靈樞》各八十一篇這一點得到證明,而且也可以從《黃帝內經》引用了大量的古文獻及《素問》、《靈樞》互引、各篇互引等現象上得到證明。   《黃帝內經》所引的古文獻大約有50 余種,其中既有書名而內容又基本保留者有《逆順五體》、《禁服》、《脈度》、《本藏》、《外揣》、《五色》、《玉機》、《九針之論》、《熱論》、《診經》、《終始》、《經脈》、《天元紀》、《氣交變》、《天元正紀》、《針經》等16 種;僅保存零星佚文者,有《刺法》、《本病》、《明堂》、《上經》、《下經》、《大要》、《脈法》、《脈要》等8 種;僅有書名者,有《揆度》、《奇恆》、《奇恆之勢》、《比類》、《金匱》、《從容》、《五中》、《五過》、《四德》、《上下經》、《六十首》、《脈變》、《經脈上下篇》、《上下篇》、《針論》、《陰陽》、《陰陽傳》、《陰陽之論》、《陰陽十二官相使》、《太始天元冊》、《天元冊》等29 種。至於用「經言」、「經論」、「論言」或「故曰……」、「所謂……」等方式引用古文獻而無法知其書名者亦復不少。   正是由於上述情況,我們才說《黃帝內經》的成書是對我國上古醫學的第一次總結,《黃帝內經》是僅存的戰國以前醫學的集大成之作。[2]

成書考略

  古人對於《黃帝內經》的成書年代問題,主要有以下三種看法。   (一)成書于先秦、戰國之時。持這種觀點的代表人有宋代的邵雍,明代桑悅、方以智,清代魏荔彤等。邵雍在《皇極經世》卷八《心學第一、二》中以為《素問》是「七國時書也」、「軒岐之書,類春秋,戰國所為而托于上古。」   (二)成書于虞國、秦漢之間。持這種觀點的人有宋代的程顥、司馬光等。他們認為「黃帝亦治天下,豈可終日坐明堂,但與岐伯論醫藥針灸邪?此周、漢之間,醫者依托以取重耳。」到清代《四庫全書簡明目錄》,進一步肯定了這一說法。斗中說《素問》「出上古,固未必然,然亦必周秦間人,傳達舊聞,著之竹帛。」因為《四庫全書》在中國古代學術界有相當高的地位,這種說法也就被許多人所接受。   (三)成書于西漢時期。明代郎玻所著的《七修類稿》認為《素問》「首篇曰上古、中古,而曰今世,則黃帝時末世邪?又曰以酒為漿,以妄為常,由儀狄是生其前面彼時人已皆偽邪?《脈要精微論》中羅裹雄黃,《禁服篇》中欲血而受,則羅與欲血皆漢時事邪?予故以為岐黃問答,而淮南文成之者耳。在這裡,朗玻從夏禹時儀狄造酒的傳說和「羅」出現于漢代等證據推斷《素問》產生於西漢時期。   對於《黃帝內經》成書年代,古人的看法主要就有這些。然而研究並沒有到此結束,當代對這個問題的研究成果也不少。他們通過對《內經》和《周禮》及《史記·扁鵲倉公傳》的對比,說明三者在學術思想上的一致性,並通過對《素問》文學結構的分析,說明這一部分出自於先秦而不可能遲于扁鵲。並通過分析前人的成說和大論的內容,認定這一部分內容出自於戰國至東漢之間,而且經過多數醫家彙集而成。至於《靈柩》,作者先通過對其書的真偽的分析,判定《靈柩》與《針經》實即一書,而後又得出結論,「《靈柩》和《素問》一樣,基本上是成書于戰國時代,只是個別的篇卷,摻入了漢代的東西,因而它亦並不是成於某一人之手,」至於《素問遺篇》,則屬偽書,其時代不出於唐宋之間。   還有人認為《黃帝內經》所包含的篇章,並不是由一個作者同時完成於一個短時間內,而是由許多醫家和學者寫成於不同時期。《內經》中的篇章既有寫成於戰國時期,又有成於秦、漢甚至更后。究其論據有五:其一,《素問》的有些篇章用干支來表示時間,而採用干支紀年是東漢以後的事。其二,《素問·寶命全形論》中用的「黔首」一詞,是戰國及秦代對國民的稱呼,而《素問·靈蘭秘典論》中的「相傅之官」和「州都之官」則是曹魏時期出現的官名。其三,《黃帝內經》中引用的一些文獻,如《上下經》、《睽度》等是戰國甚至更早的著作。其四,與1973年長沙馬王堆的帛書《足臂十一脈灸經》、1972年甘肅武威漢墓出土的壓葯簡牘、1977年安徽阜陽雙古堆西漢汝陰侯墓出土的「六王斌盤」和「太乙九宮占盤」相比較,可知《靈柩》中有些篇章成書于春秋戰國時,有些成書于西漢更早。其五,先秦文體多韻語,而《黃帝內經》中一些篇章亦有不少韻語,這些章節可能是先秦時期的作品。   現在,《黃帝內經》非一人一時所作,這一點已有不少人予以肯定。至於要確定具體的成書年代,就現在來看遠非易事。 [3]

內容簡介

  《黃帝內經》分為《素問》和《靈樞》兩部分。《素問》重點論述了臟腑經絡病因、病機、病證、診法、治療原則以及針灸等內容。《靈樞》是《素問》不可分割的姊妹篇,內容與之大體相同。除了論述臟腑功能、病因、病機之外,還重點闡述了經絡腧穴,針具、刺法及治療原則等。   《黃帝內經》基本精神及主要內容包括:整體觀念、陰陽五行、藏象經絡、病因病機、診法治則、預防養生和運氣學說等等。「整體觀念」強調人體本身與自然界是一個整體,同時人體結構和各個部分都是彼此聯繫的。「陰陽五行」是用來說明事物之間對立統一關係的理論。「藏象經絡」是以研究人體五臟六腑十二經脈奇經八脈等生理功能、病理變化及相互關係為主要內容的。「病因病機」闡述了各種致病因素作用於人體后是否發病以及疾病發生和變化的內在機理。「診法治則」是中醫認識和治療疾病的基本原則。「預防養生」系統地闡述了中醫的養生學說,是養生防病經驗的重要總結。「運氣學說」研究自然界氣候對人體生理、病理的影響,並以此為依據,指導人們趨利避害。 [1]

流傳版本

概述

  《黃帝內經》分為《素問》和《靈樞》兩部分流傳至今。其在隋朝時期的合本(包括了《素問》和《靈樞》)由楊上善整理為《黃帝內經太素》。總而言之,唐代王冰次注的二十四卷本《素問》是現存最早、又經北宋校正醫書局校正的《素問》版本。南宋史崧改編的二十四卷本《靈樞》是現存最早和唯一行世的《靈樞》版本。[2]

《素問》

  《素問》自戰國時代成書到齊梁間全元起作《素問訓解》時,一直保持九卷的舊制。只是到全元起注《素問》時,《素問》的第七卷已經亡佚了。唐朝的王冰認為是「懼非其人而時有所隱,故第七一卷師氏藏之」的緣故。王冰自謂「得先師張公秘本」,「因而撰注,用傳不朽,兼舊藏之卷,合八十一篇二十四卷」。由於王冰補入了《天元紀大論》、《五運行大論》、《六微旨大論》、《氣交變大論》、《五常政大論》、《六元正紀大論》和《至真要大論》等七篇大論,並將《素問》全文廣為次注,所以才從原來的九卷大大地擴展為二十四卷了。從而成了至今行世的《黃帝內經素問》。當然世上還存在有元代胡氏「古林書堂」十二卷刊本和明代正統年間所刊五十捲《道藏》本,但其內容、篇目次第並無變動,一仍王冰之舊。[2]

《靈樞》

  《靈樞》最早稱《針經》。《靈樞》第一篇《九針十二原》就有「先立《針經》」之語,無疑等於自我介紹。後來又稱為《九卷》(見張仲景《傷寒論》序),晉皇甫謐復又稱之為《針經》。再后又有《九虛》(見《高麗史書》、《宋志》及林億引文等)、《九靈》(見《隋志》、《唐志》、《宋志》等)、《黃帝針經》(見《七錄》、《隋志》、《唐志》及新羅國、高麗國史書等)等名。《靈樞》一名,始見於王冰《素問》序及王冰的《素問》注語中。王冰在注《素問》時,曾兩次引用「經脈為里,支而橫者為絡,絡之別者為孫絡」這句話,在《三部九候論》中引用時稱「《靈樞》曰」,在《調經論》中引用時又稱「《針經》曰」,是知《靈樞》即《針經》也。而其他《素問》注中所引《針經》者,皆為《靈樞》之文,則更證明了這一點。   至於《靈樞》,雖有《九卷》、《九虛》、《九靈》和《針經》等幾個傳本系統,但隋唐以後卻都亡佚了。宋臣林億、高保衡等校正醫書時亦因其殘缺過甚而欲校不能。南宋史崧氏所獻的《靈樞經》雖與王冰所引之《靈樞》及王唯一所引之《靈樞》在內容上均有所不同,但畢竟是現今行世的唯一版本。史崧之所以將《靈樞》改成二十四卷,也只是為了與王冰所注之《素問》卷數相同而別無深意。因為原本這兩部書都是九卷,現在則都成二十四卷。元代胡氏「古林書堂」刊本將《靈樞》併為十二卷亦是與其所刊《素問》十二卷本相匹配。至於明刊《道藏》本之《靈樞》只二十三卷而不是五十捲,則是因為《靈樞》較《素問》文字量少之故。

養生語錄

  1.「飲食有節制,起居有規律,不妄事操勞」;肆欲縱色,耗散精氣,喝酒行XX,此行差也。   2.「唾沫吐得太遠,有傷元氣」。   3.「恬淡虛無真氣從之,精神內守,病安從來 」。沒有非分之想,平和安寧,真氣保存體內,形影不離,病不傷也。   4.「仁者壽也:胸懷寬廣者,益壽;反之。胸懷狹隘者,不益健康有害生命」;德行不克,縱服玉液金丹,未能延壽;道德日全者不祈善而有福,不求壽而自延,此養生之大旨也。注重道德修養:「浩然正氣」有利於身心健康……   5.「如果連自己都不能原諒的人,怎能心如止水;」「還在判斷值與不值得,可見心中還有衡量,還是有『氣根』」。   6.「悲哀愁憂則心動,心動則五臟六腑皆搖。」就是說:情緒穩定,什麼病都來了。   7.「五穀為養,五果為助,五畜為益,五菜為充,氣味合而服之,以補精益氣。" 「安生之本,必資于食;不知食宜,不足以存生也。」   8.大病大汗后不可冷水浴,太餓太飽都不可沐浴;晨起三千步,睡前泡足浴;足浴,可以促睡眠;春天洗腳,昇陽固脫;夏天洗腳,暑濕可去;秋天洗腳,肺潤腸濡;冬天洗腳,丹田溫灼。   9.「起居有常衛生合理」。春三月:應晚睡早起,漫步于庭院,舒緩身體夏三月:晚睡早起,不怕白天長,胸中無怒氣,違反傷心;秋三月:早卧早起,使神志保持安寧,違之傷肺;冬三月:早睡晚起,藏陽除寒,違之傷腎。   10.「睡眠是重要之重」能睡者長壽也; 「一夕不卧,百日不復之說」。「會吃不如會睡,吃人蔘不如睡五更」,「為道之百編,而卧最為首」 即為睡覺最重要。古人曰「睡眠,要先睡心,后睡眠」(即安定心神睡覺)   11.「不妄作勞,勞作不過量,不要隨便付出體力;」「久視傷血,久卧傷氣,久坐傷肉,久立傷骨,久行傷筋。」   12.「聖人春夏養陽秋冬養陰;」既春夏保養心和肝,秋冬保養肺和腎。   13.木梳 :晨起三千下號稱「木梳丹」;梳頭有疏通絡脈,促進頭部血液循環延年益壽的作用。   14.百歲老人,以素食長壽;對他們健康長壽有直接的影響:「所食愈少,心愈開,年愈益;所食愈多,心愈塞,年愈損。」「多飲傷神,厚味昏神,飽食悶神。」「心地善良,熱愛活動,熱愛勞動」是百歲老人的共同點。   15.古人曰「讀書也是保健的方法」。讀書養生:「病須書卷作良醫」陸遊說;「一日不讀書,心臆無佳想;一月不讀書,耳目失精爽。」 「體氣多病,得以名人文集讀之,亦足以養病。」   16.《黃帝內經》養生五難: 「名利不利,此為一難;喜怒不除,此為二難;聲色不凈,此為三難;滋味不絕,此為四難;神虛精散,此為五難;五難絕,壽自延。」乾隆皇帝養生經:「吐納肺腑,活動筋骨,十常四勿,適時進補。」十常即為:齒常叩,津常咽,鼻常揉,耳常彈,睛常運,面常搓,足常摩,肛常提,肢常伸,腹常旋。四勿:吃飯勿言,睡覺勿語,喝酒勿醉,色勿迷。[4]

社會影響

三個「第一」

  相關專家認為,《黃帝內經》可以用三個「第一」給它作一概括。   1.《黃帝內經》是第一部中醫理論經典。   人類出現以後,就有疾病,有了疾病必然就要尋求各種醫治的方法,所以醫療技術的形成的確遠遠早於《黃帝內經》。但中醫學作為一個學術體系的形成,卻是從《黃帝內經》開始的,所以《黃帝內經》被公認為中醫學的奠基之作。這部著作第一次系統講述了人的生理、病理、疾病、治療的原則和方法,為人類健康做出了巨大的貢獻。中醫學形成以後,就庇佑著我們中華民族,使我們中華民族生生不息,使我們中華兒女能夠戰勝疾患、災難,綿延至今。沒有中醫、沒有《黃帝內經》的中華民族,是難以想象的。   2.《黃帝內經》是第一部養生寶典。   《黃帝內經》中講到了怎樣治病,但更重要的講的是怎樣不得病,怎樣使我們在不吃藥的情況下就能夠健康、能夠長壽、能夠活到一百歲。   《黃帝內經》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思想:「治未病」。《黃帝內經》中說:「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亂治未亂。」   「不治已病治未病」的意思是說,假如一個人肝臟出了問題,不要指盲目的治療肝臟,還要從其他未生病的臟器著手。肝屬木,腎屬水,水生木,心屬火,木生火。所以也要從腎臟心臟上著手治療。   而「不治已亂治未亂」的意思是說,假設一個公司的管理模式上出了問題,造成了混亂。不要指盲目的解決當前的混亂,而要從造成混亂的原因,和混亂將會導致的後果著手。簡單的說,就是把前頭和後面兩端解決,中間的那段麻煩也就不存在了。   3.《黃帝內經》是第一部關於生命的百科全書。   《黃帝內經》以生命為中心,裡面講了醫學、天文學、地理學心理學、社會學,還有哲學、歷史等,是一部圍繞生命問題而展開的百科全書。我們國學的核心實際上就是生命哲學,《黃帝 內經》就是以黃帝的名字命名的、影響最大的國學經典。中國古代有三大以「經」命名的奇書,第一部是《易經》,第二部是《道德經》,第三部就是《黃帝內經》。現在,這三部奇書不僅引起中華兒女,炎黃子孫的關注,而且引起世界各國人民的極大關注,因為它的價值在當今社會已經越來越凸顯出來。

價值貢獻

  《黃帝內經》內容十分豐富,《素問》偏重人體生理、病理、疾病治療原則原理,以及人與自然等等基本理論;《靈樞》則偏重於人體解剖、臟腑經絡、腧穴針灸等等。二者之共同點均系有關問題的理論論述,並不涉及或基本上不涉及疾病治療的具體方葯與技術。因此,它成為中國醫學發展的理論源藪,是歷代醫學家論述疾病與健康的理論依據,儘管醫學家學說各異而有爭論但鮮有背離之者,幾乎無不求之於《內經》而為立論之準繩。這就是現代人學習研究中醫,也必須首先攻讀《內經》的原故。因為,若不基本掌握《內經》之要旨,將對中醫學之各個臨床科疾病之認識、診斷、治療原則、選葯處方等等,無從理解和實施。   《黃帝內經》作為祖國傳統醫學的理論思想基礎及精髓,在中華民族近二千年繁衍生息的漫漫歷史長河中,它的醫學主導作用及貢獻功不可沒。試想,大略700年前,歐洲鼠疫暴發, 有四分之一的歐洲人失去了寶貴的生命,而中國近兩千年的歷史中雖也有瘟疫流行, 但從未有過象歐洲一樣慘痛的記錄,中醫藥及《內經》的作用由此可以充分展示。   《黃帝內經》的著成,標志著中國醫學由經驗醫學上升為理論醫學的新階段。《黃帝內經》總結了戰國以前的醫學成就,併為戰國以後的中國醫學發展提供了理論指導。在整體觀、矛盾觀、經絡學臟象學、病因病機學、養生和預防醫學以及診斷治療原則等各方面,都為中醫學奠定了理論基礎,具有深遠影響。歷代著名醫家在理論和實踐方面的創新和建樹,大多與《黃帝內經》有著密切的淵源關係。   《黃帝內經》全面總結了秦漢以前的醫學成就,標志著中國醫學發展到理論總結階段。該書在中國醫學有很高地位,後世歷代有所成就醫家,無不重視此書。部分內容曾被譯成日、英、德、法等文字,對世界醫學的發展亦產生了不可忽視的影響。

相關傳說

  十八卷的《黃帝內經》,從遠古時代一直到今,而三十七卷的《黃帝外經》,則可能永遠失傳了。但是,關於它的民間傳說,還是相當豐富和十分有趣的了。   相傳黃帝時期出現了三位名醫,除了雷公和岐伯兩人外,名氣最大的是俞跗(fù)。他的醫道非常高明。特別是在外科手術方面很有經驗。據說,他治病一般不用湯藥石針按摩。而是診斷清楚病因后,除非要做手術時就用刀子劃開皮膚,解剖肌肉結紮。傳說有一次,俞跗在過河時,發現一個掉河裡淹死了的女人被幾個人打撈出來準備埋葬,俞跗擋住他們詢問死者掉進水裡多長時間。抬屍體的人說,剛掉進水裡,撈上來就斷氣了。俞跗讓他們把屍體放在地上,先是摸了摸死者的脈搏,又看了看死者的眼睛,然後又讓人找來一條草繩,把死者雙腳捆綁好,倒吊在樹上。開始大家都不理解俞跗為什麼要這樣做。死者剛一吊起,就大口大口地往外吐水,直到不吐時,俞跗才叫人慢慢將死者解下來,仰面朝天放在地上,雙手在死者的胸脯上一壓一放。最後他拔掉自己的幾根頭髮,放在死者鼻孔上觀察了一陣,發現髮絲緩緩地動了動,才放心地對死者家裡人說:「她活過來了,抬回家好好調養吧!」,《漢書·藝文志》記載醫家經典十一家今僅存《黃帝內經》一家,原因待考。其中失傳的包括黃帝外經。從《漢書·藝文志》記載的「七經」來看,當時與《黃帝內經》並存的,還有《黃帝外經》、《扁鵲內經》、《扁鵲外經》、《白氏內經》、《白氏外經》和《旁篇》。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