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灸大成》

来源:www.uuuwell.com

   

針灸大成》由明代楊繼洲原著、靳賢補輯重編,于明萬曆二十九年(1601)刊行。共10卷。所述內容十分廣泛,首論《內經》、難經中有關針灸的論述,其次有針灸歌賦選、經絡腧穴刺法針法灸法、針灸證治、楊繼洲醫案和小兒按摩法。《針灸大成》總結了明代以前中國針灸的主要學術經驗,尤其是收載了眾多的針灸歌賦;重新考定了穴位的名稱和位置,並附以全身圖和局部圖;闡述了歷代針灸的操作手法,加以整理歸納,如「楊氏補瀉十二法」等;記載了各種病證的配穴處方治療驗案。

《針灸大成》-成書經過

《針灸大成》

  明代萬曆年間,山西監察御史趙文炳患痿痹,多方延醫診治,日試丸劑,莫能奏效,乃于都門延名針楊繼洲者,至則三針而愈。之後,楊向趙出示《衛生針灸玄機秘要》書稿,趙文炳始悉楊氏精於針灸之淵源,並表示願資助他將所著付梓刊行。但楊氏認為自己書稿內容尚不完備,還需從更多醫籍中廣泛吸取針灸之精要,因此,在靳賢的協助下,又從《醫經小學》、《針灸聚英》、《標幽賦》、金針賦》、《神應經》、醫學入門》、《古今醫統》等20余種醫籍中,節錄部分針灸資料予以編輯及註解,考繪「銅人明堂圖」,並附以自己的針灸治療病案,編撰成《針灸大成》。

《針灸大成》-著作簡介

  《針灸大成》中醫針灸學著作。10卷。又稱《針灸大全》。明代楊繼洲撰,靳賢校正。刊于萬曆二十九年(1601)。作者在早年撰寫的《衛生針灸玄機秘要》(已佚)一書基礎上,進一步彙集了多種針灸文獻編撰而成。卷1摘錄了《黃帝內經》、《難經》等書的針灸理論;卷2~3針灸歌賦;卷4針法;卷5子午流注靈龜飛騰針法;卷6~7經絡及腧穴;卷8諸症針灸法;卷9選錄陳氏(佚名)《小兒按摩經》一書。由於本書較全面地總結了明代以前歷代勞動人民積累的有關針灸的學術經驗和成就,因而在臨床和研究方面都有較高的參考價值。1949年後有排印本。

《針灸大成》-作者簡介

楊繼洲

  楊繼洲(1522-1619)名濟時,浙江衢縣人,祖父曾為太醫,楊繼洲出生於醫學世家,秉承家學,勤學博古。他曾在太醫任職醫官,行跡遍及福建、江蘇、河北、河南、山東、山西等地,功績卓著,聲望甚高,從事針灸臨床四十余年。楊家世代業醫,楊繼洲舉業不遂而潛心攻醫,他寒暑不輟地研讀家中「蓄貯古醫家抄籍」,積有數年,而「倬然有悟」,因感「諸家書弗會於一」,因此將家傳《集驗醫方》與諸家醫籍中之針灸論述,參合指歸,匯同考異,手自編摩,凡針葯調攝之法,分圖析類,為天、地、人卷。題目《玄機秘要》。   《針灸大成》是在其家傳《針灸玄機秘要》基礎上,彙集歷代針灸學術,加上自己豐富的臨證經驗而成。書稿初成后,又經趙文輛、靳賢、黃鎮庵等整理、資助,于1601年刊行問世,共十捲,內容全面,資料豐富。

《針灸大成》-學術思想

1、針灸藥物按摩並重

  中醫的治療手段有很多,而且各有所長不可偏廢,但是到了明代末年就出現了崇尚藥物,廢棄針灸的傾向。趙文炳在《針灸大成》序言中說「邇來針法絕傳,殊為可惜」楊氏反覆地提出「針灸葯不可缺一」的論點。他指出針灸藥物各有所長,不可互相取代;用針葯對比說明針灸療法的優越性;還從古籍中舉出事例說明針灸不可廢棄;並且說明了針灸衰落的原因:是「業針法之不精,傳授之不得其訣耳」,非針灸本身的缺陷。同時此觀點還在楊氏的醫案中體現出。

2、針法灸法並重

針灸穴點陣圖

  明代以前的醫家偏重於針,或偏重於灸。楊氏不偏不倚,同時兼顧。理論上《針灸大成》轉錄和引證了從春秋戰國到明末的針法文獻,如卷四的九針,制針,暖針,溫針等以及「內經補瀉」,「難經補瀉」,「四明高氏補瀉」等針刺補瀉手法,還有家傳的「三衢楊氏補瀉」和針撥內障法,特別是發揮了透穴針法理論有獨到之處。如治療偏頭痛,用針刺「風池」透「率谷」;治療兩腿痛,膝紅腫,用「膝關」橫針透「膝眼」;寒痰咳嗽,用「列缺」透「支溝」。關於灸法的理論,書中也用了較大的篇幅記述,如卷三有「頭不多灸策」卷九的灸用材料,點火法,壯數,炷火先後等載述十分全面。在《針灸大成》的字裡行間,多處體現其針灸並重的思想,如「勝玉歌」謂「勝玉歌兮不虛言,此是楊家真秘傳,或針或灸依法語,補瀉迎隨隨手捻。」在醫案中有15例只針灸配合治療的。

3、穴法手法並重

  從卷八「穴法」和卷六「考正穴法」可以看出其在選穴配穴的理論有其特點:   ①內容豐富,包括了各科三百多種病證的一千多個處方;   ②不少病證有兩組處方,如卷九的「治症總要」以問答形式論述了151條各種病證的「前穴未效,復刺后穴」,這是其它著作未見的;   ③對井穴運用別具見地,如卷五「十二經井XX」不僅有十二幅井XX,還敘述了井穴主治的許多病癥如明確提出井穴主治絡病和井穴的配伍運用他把十二井穴的配伍使用分3種情況;   ④充實了八脈八穴理論,如卷五的「八脈圖並治症穴」,也是圖文並茂,有竇漢卿和高武的治症,還增加了「楊氏治症」36項,使之成為一門系統的學說;   ⑤論述了十二經主客原絡配穴法,附圖12幅,建立了一種特定穴配穴理論;   ⑥重視經外奇穴卷七專立「經外奇穴」一節,論述35個(共96個穴位)經外奇穴的名稱主治。   另外楊氏的手法理論也有其特點:   ①種類繁多;   ②運用九六補瀉有獨到之處;   ③發展了侯氣,取氣,行氣手法,進一步把得氣與手法補瀉緊密結合,對提高療效有重要意義。

《針灸大成》-臨床應用

  1、楊氏很注重針刺手法取穴方法,在取穴時很重視經絡,提出循經取,首次提出了「寧失其穴,勿失其經」(此說源於明·楊繼洲的《針灸大成·卷二》),其在註解《標幽賦》中「速效之功,要交正而識本經」條文中曰:「言能識本經之病,又要認交經正經之理,則針之功必速矣。」故曰:「寧失其穴,勿失其經;寧失其時,勿失其氣。」其意是說既要能辨識本經經脈的病變,又要認清交經、正經方面的理論才能收到迅速的療效。   2、楊氏在《針灸大成》中不僅匯述了各家針刺手法,還總結了自己心得,創立了楊氏補瀉「十二字次第手法」以及「下手八法」。《針灸大成·三衢楊氏補瀉》:「針法玄機口訣多,手法雖多亦不過;切穴持針溫口內,進針循攝退針搓,指捻瀉氣針留豆,搖令穴大拔如梭。」楊氏將針法的基本操作步驟總結歸納為十二種即:爪切,指持,口溫,進針,指循,爪攝,針退,指搓,指留,針搖,指拔。同時又把進針時的基本操作歸納為八法即:揣,爪,搓,彈,搖,捫,循,捻。   3、楊繼洲在繼承前人針法的基礎上對補瀉手法進行總結並有所發揮,《針灸大成·經絡迎隨設為回答》中論述了補針與瀉針之要法。《針灸大成·三衢楊氏補瀉》中較為全面的介紹了燒山火透天涼,陽中隱陰,陰中隱陽,留氣法,運氣法提氣法中氣法(納氣法)蒼龍擺尾(即青龍擺尾),赤鳳搖頭,龍虎交戰,龍虎升降,五臟交經,通關交經,膈角交經,子搗臼,子午補瀉,子午傾針,進火,進水等法。   (1)補針與瀉針要法:見於《針灸大成·經絡迎隨設為回答》中:「補針之法,左手重切十字縫紋…… 是則進退往來,飛經走氣,盡於斯也。」「凡瀉針之法,左手重切十字縱紋…… 呼之乃去,疾入徐出,其穴不閉也。」根據以上記述,可以看到在文中大致敘述了:①進退針法:補法三部進針是徐進,先從淺層進,次中層,再在深層。瀉法則相反,分三部退,是徐退的方法;②呼吸法:補法中隨呼氣而推進,瀉法中是隨吸氣而退回;③燃撅法:即是捻轉和提插。補可用左轉,瀉可用右轉;補可用緊按慢提,瀉可用緊提慢按;④陰陽數和生成數:補用九陽數或生數,瀉用六陰數或成數。⑤擔截法:即是提法按法

針刺治療

  (2)進火法和進水法:進火法屬於熱補法。《針灸大成·三衢楊氏補瀉》:「初進針一分,呼氣一口,退三退,進三進,令病人鼻中吸氣,口中呼氣三次,把針搖動,自然熱矣。如不應,依前導引。」進水法屬於涼瀉法。《針灸大成·三衢楊氏補瀉》:「初進針一分,吸氣一口,進三進,退三退,令病人鼻中出氣,口中吸氣三次,把針搖動,自然冷矣。」在現代我們把這種方法更多運用與導引之法,針刺與導引結合,可以大大地提高疾病的治療效果。   (3)迎隨法:楊氏說迎隨「乃針下予奪之機」。予是給予,是補;奪是奪取,是瀉。補法要「隨而濟之」,瀉法要「迎而奪之」。這一補瀉的總則在《靈樞》和《難經》就早有論述,楊氏認為針刺要知經脈之往來,即是按照氣血流注方向行針而分補瀉。具體方法是「針芒望外」或「針芒望內」的不同針刺方向「因氣血往來而順逆行針」近人就常稱之為「迎隨補瀉」。   (4)關於營衛補瀉:在《針灸大成·經絡迎隨設為回答》中說「……欲治經脈,須調榮衛,須假呼吸。經曰:衛者陽也,榮者陰也;呼者陽也,吸者陰也。呼盡內針,靜以久留,以氣至為故者,即是取氣于衛。吸則內針,以得氣為故者,即是置氣于榮也。」這是從營衛陰陽來分補瀉法。補法須從衛取氣,瀉法須從營置氣。楊氏還提出「榮衛為中外之主」,並說「百病說起皆始於榮衛,然後淫于皮肉筋脈。……」故結合《內經》和《難經》,解釋道:針刺部位不外乎是皮,肉,脈,筋,骨;以氣來分則不外乎衛氣營氣谷氣。谷氣是指深層的針刺感應,營氣是指與血管相關的針刺感應,衛氣是指淺層的針刺感應。   (5).呼吸補瀉:「呼則出其氣,吸則如其氣。欲補之時,氣出針入,氣入針出;欲瀉之時,氣入入針,氣出出針。」人體當吸氣時,生理機能處於充實狀態,呼氣時處於虛軟狀態。補法是當呼氣時進針或轉針,當吸氣時退針,這是順其氣,為隨;瀉法是當吸氣時進針或轉針,當呼氣時退針,這是逆其氣,為迎。故呼吸補瀉也是以迎隨補瀉為準則的。呼吸作為「造化之樞紐」,是指人類與自然界之間直接通過呼吸進行交通;「人身之關鍵」,是指人的一身由於呼吸的升降活動,使膈肌上下起伏,推進臟腑氣機的運行,並能伸展腰脊,健運機關。   (6)補瀉分大小:楊氏認為「刺有大小」,也就是將補瀉分為大小。「有平補平瀉,謂陰陽不平而後平也。陽下之曰補,陰上之曰瀉,但得內外之氣調則已。有大補大瀉,惟其陰XX有盛衰,內針于天,地部內俱補俱瀉,必使經氣內外相通,上下相接,盛氣乃衰。這一論述為楊氏首創。以往對補瀉法並無大小之分。楊氏所說「平補,平瀉」為小補小瀉,補就是要引陽氣深入,瀉則是要引陰外出,以達到內外之氣調合。大補,大瀉須分天,地兩部,或是天,地,人三部,對每部進行「緊按慢提」的補法或是「緊提慢按」的瀉法。大小之分主要是在於分層與否。由此看出「補法」有屬於弱刺激,也有屬於強刺激。「瀉法」也一樣。也就是說,有屬於弱刺激的「平補平瀉」,也有屬於強刺激的「大補大瀉」。

《針灸大成》-學術貢獻

1 、主張針、灸、葯、摩並重

中醫推拿按摩

  中醫治療手段方法很多,各自均有其特點而不可偏廢。然而到了明代,出現了崇尚藥物而廢棄針灸的傾向,所以趙文炳在序言里說:「邇來針法絕傳,殊為可惜。楊氏主張針灸和藥物配合運用,宜靈活採取適當治法以取得最好的療效,在卷三《諸家得失策》里對此作了反覆闡述。楊氏指出:其致病也,既有不同;而其治之,亦不容一律,故葯與針灸不可缺一者也。進而指出,由於疾病的部位和性質不同,治療的方法也應有所選擇。「疾在腸胃,非藥餌不能以濟;在血脈,非針刺不能以及;在腠理,非熨不能以達,是針灸葯者,醫家之不可缺一者也。」在卷六的十二經中列有藥物方劑之歌訣(不知是楊氏還是引前人),卷九中列有眾多艾灸的方法」書中還批駁有的醫家只著眼于藥物治療而忽視針灸的偏向。楊氏對按摩療法也十分重視,這從《針灸大成》專立按摩一卷可見一斑。其醫案中還有用手指按穴治病的記載,表明了他在臨床上能最大限度地發揮各種療法的特長」。

2 、 豐富針刺手法

  (1)創立十二字口訣:由於當時針灸家的手法常冠以複雜名稱,繁瑣神秘,使學者難以掌握,楊氏以自己的經驗,結合《內經》和《難經》以及高武等有關學說,創立了十二字分次第手法,即抓切、持針、口溫、進針、指循、爪、退針、搓針捻針留針搖針及拔針、十二法,用歌訣體裁說明其操作要點與作用,並總括成簡明易記的《十二歌》。《針法玄機》口訣多,手法雖多亦不過,切穴持針溫口內,進針循攝退針搓,指捻瀉氣針留豆,搖令穴大拔如梭,醫師穴法叮嚀說,記此便為十二歌。上述十二法,除口溫法需改進外,其餘諸法迄今仍有參考價值。清代的政府教科書《醫宗金鑒》刺灸心法要訣中的「行針次第手法歌」基本上完全參考楊繼洲的「十二法」。   (2 )總結「下手八法」:楊氏十分重視實踐和不斷總結經驗,他把十二字分次第手法及竇漢卿的手指補瀉十四法歸納為:揣、搓、彈、搖、捫、捻,立為「下手八法」,這些手法相沿至清,為近代所慣用。   (3 )提出補瀉分「大補大瀉」和「平補平瀉」:對於施行針刺補瀉的刺強度,楊氏根據補瀉的不同程度,分為「平補平瀉」和「大補大瀉」兩種治法。在《經絡迎隨設為問答》中《刺有大小》一節里寫道:「有平補平瀉,謂其陰陽不平而後平也,但得內外之氣調則已「有大補大瀉,惟其陰陽俱有盛衰,必使經氣內外相通,上下相接,盛氣乃衰」。楊氏提示,任何補瀉手法,其操作都應根據刺激量的輕重而區別其大小,使針刺手法的理論發展達到比較成熟的階段。

3 、豐富選穴配穴方法

  (1)發展透穴針法:元代王國瑞《扁鵲神應針灸玉龍經》在《一百二十穴玉龍歌》里說:「頭風偏正最難醫,絲竹金針亦可施,更要沿皮透率谷,一針兩穴世間稀」。楊氏結合臨床經驗,在註解「玉龍歌」時擴充至十四法,即「印堂攢竹;風池透風府;合谷透勞宮地倉頰車;頰車透地倉;頭維透額角;魚尾透魚腰;膝關透膝眼;陽陵泉陰陵泉;昆崙透太溪間使透支溝;液門陽池;列缺透太淵復溜透太溪」這十四法,都是十分切合實際,現代臨床上也在常用。

灸法

  (2 )重視選用經驗效穴與奇穴   楊繼洲重視經驗效穴與奇穴,他在《穴有奇正策》說:「聖人之定穴也,有奇有正,而惟通於奇正之外者,斯足以神濟世之術。」《針灸大成》卷七專立《經外奇穴》一節,論述了35個經外奇穴的名稱和主治。《楊氏醫案》也印證了他重視經驗效穴與奇穴如:「治李義河翁患兩腿痛十余載,刺二市而/病不再發;箕川公長愛的驚風,灸印堂等穴方作聲;張靖宸公夫人,崩不止,身熱骨痛,病減后,元氣難復,后灸膏,三里而愈。」   (3 )豐富井穴主治   《靈樞·九針十二原》和《靈樞·本輸》及《靈樞·順氣一日分為四時》等篇,該書不僅詳細記載了井穴的名稱和位置,而且還論及了井穴生理作用和主治功能,后經《針灸甲乙經》補充,使井穴的內容更加完善。楊繼洲對井穴運用別具見地在《卷五·十二經井XX〉中繪有十二幅井XX,記載了井穴主治的許多病證,擴大了《素問·繆刺論》中井穴的適用症,另外楊氏還豐富了井穴的配穴方法和刺灸特點。

4 、重視辨證

  辨證論治是中醫的精髓,楊繼洲也強調臨證時要/探絡脈,索營衛,診表裡虛則補之實則瀉之,寒則溫之,或通其氣血而維其真元」如治滕柯山母,諸醫俱作虛冷治之,而楊氏診其脈沉滑,認為這是痰在經絡,針肺俞曲池,三里,當日即見效,后投除濕化痰之劑而愈「治呂小山患結核在臂,楊氏認為這是痰核結于皮里膜外,針和灸並用,以通其經氣,不數日即愈。辨證準確是治療取效的前提,楊氏或依據臟腑經絡,或依據脈理,或舍症從脈,或舍脈從證,靈活多變。

5、 兼容並蓄,博採眾長

  凡明以前的重要針灸論著,《針灸大成》都直接或間接,一部分或大部分予以引用,是對我國明以前針灸學術發展的總結,在基本理論、歌賦、經絡、腧穴、針法、灸法、臨床治療各方面,收集的資料都超過了以前的針灸著作。   總之,《針灸大成》的內容極其豐富,在繼承和發展中國針灸學術,推廣針灸的應用,開展針灸教育等方面都起到了極其重要的作用。雖然《針灸大成》中也存在一些冗雜之處,但瑕不掩瑜,無損於《針灸大成》的偉大。

《針灸大成》-評價

《針灸大成》

  該書的主要貢獻為:總結了明以前中國針灸的主要學術經驗,其中特別是收載了眾多的針灸歌賦;重新考定了穴位的名稱和位置,並附以全身圖和局部圖;闡述了歷代針灸的操作手法,加以整理歸納,如「楊氏補瀉十二法」等;記載了各種病證的配穴處方和治療驗案。《針灸大成》是中國針灸學的又一次重要總結,也是明以來三百年間流傳最廣的針灸學菱。書刊以後,《針灸大成》已有50種版本,並有日、法、德等多種譯本,堪稱中國古代醫學古籍瑰寶不僅受到中國學術界的重視,還受到國際上的認可。

《針灸大成》-四策賞析

  明代楊繼洲所著《針灸大成》中四策內容,即「諸家得失策」、「頭不多灸策」、「穴有奇正策」、「針有深淺策」皆為策問體。這四篇策問體文章以優美的文句論述了深刻的醫學理論。讀這四篇文章,我們能夠賞其美,品其韻,學其用。

一、駢散兼行之體

  兩馬並駕叫做駢,兩人在一起叫做偶。駢偶就是兩兩相對。古代宮中衛隊的行列叫仗(儀仗),儀仗是兩兩相對的,所以駢偶又叫對仗。駢偶、對仗都是比喻的說法。《針灸大成》為明代作品,其四策卻延用了六朝策問體,雖不是嚴格的駢體文,但卻是在散文中穿插了大量的對偶文。如:「問:人之一身,猶之天地,天地之氣,不能以恆順,而必待于範圍之功;人身之氣,不能以恆平,而必待于調攝之技。故其致病也,既有不同;而其治之,亦不容一律,故葯與針灸不可缺一者也。然針灸之技,昔之專門者固各有方書,若《素問》、《針灸圖》、《千金方》《外台秘要》,與夫補瀉灸刺諸法,以示來世矣。其果何者而為之原馱?亦豈無得失去取于其間馱?諸生以是名家者,請詳言之!」這是《諸家得失策》的第一問。問中就穿插了駢體文,圍繞「天地之氣」對「人身之氣」進行了闡述。   《針灸大成》之四策皆為駢散兼行體,大多是散中夾偶,或偶中參散。也有少數整段皆散,或整段皆偶。所以四策駢偶文隨處可見:如「《易曰》:大哉乾元,萬物資始;至哉坤元,萬物資生。」「虛則補之,實則瀉之;熱則涼之,寒則溫之。」「得之則為良醫,失之則為粗工」「刻舟而求劍,膠柱而鼓瑟」等等。

二、行雲流水之韻

  一般說來,對偶句結構整齊勻稱,讀來琅琅上口,聽來和諧悅耳。《針灸大成》四策中也有少數整段皆駢偶的情況。如《頭不可多灸策》中有一段就是一層扣一層的駢偶句累疊:嘗謂穴之在人身也,有不一之名;而灸之在吾人也,有至―之會。(點題:穴和名、灸和會的關係)蓋不知其名,則昏謬無措,無以得其周身之理;不觀其會,則散漫靡要,何以達其貫通之原。(論述觀點一:穴重在知「名」,灸重在知「會」)故名也者,所以盡乎周身之穴也,固不失之太繁,會也者,所以貫乎周身之穴也,亦不失之太簡。(論述觀點二:「名」繁,「會」簡)人而知乎此焉,則執簡可以御繁,觀會可以得要,而按經治疾之餘,尚何疾之有不愈.而不足以仁壽斯民也哉。(結論:執「簡」可以御繁,觀「會」可以得要)此段論述灸法須按經取穴,但更為重要的是掌握經脈與經脈之間的交會穴,方可執簡馭「繁」,觀會而得「要」。

三、用典藻飾之雅

《針灸大成》

  對偶和四六,能使文章產生整齊的美感;用典容易引起聯想,並使文章變得典雅。用典的目的是援引古事或古人的話來證明自己的觀點是古已有之,自己的話是正確的。四策中多處用典,如:「譬之庖丁解牛,會則其湊,通則其虛,無假斤之勞,而頃刻無全牛焉。何也?彼固得其要也。」這裡引《莊子》庖丁解牛的故事,說明針灸宜得其要領的重要意義。   藻飾就是追求詞藻華麗。諸如顏色、金玉、靈禽、奇獸、香花、異草等類的詞。《針灸大成》畢竟是科技文,語詞相對要樸實,但于樸實中也常常是細膩寫景,婉轉地抒情,精密地說理。如:《針有深淺策》:「自人之盪真于情竇也,而真者危;喪志於外華也,而醇者漓;眩心於物牽也,而萃者渙;汩情于食色也,而完者缺;勞神于形役也,而堅者瑕。元陽喪,正氣亡,寒毒之氣,乘虛而襲。苟能養靈泉于山下出泉之時,契妙道于日落萬川之中,嗜欲淺而天機深,太極自然之體立矣。寒熱之毒雖威,將無隙之可投也。譬如牆壁固,賊人烏得而肆其虐哉?」這是一段文辭優美,意境深遠,道理深刻,闡述養生意義的文字。

四、易記上口之用

  對偶句齊整勻稱,讀來流暢上口,非常便於記憶和傳誦。很多重要的觀點,通過駢句而能得以牢記。尤其是鑲嵌在四策中的許多駢偶句'本身就是文章的核心論點'起到了畫龍點睛的妙用。如《諸家得失策》主要有兩個核心論點:一是「針灸葯缺一不可」論:「然而疾在腸胃,非藥餌不能以濟;在血脈,非針刺不能以及;在腠理,非熨不能以達,是針灸葯者,醫家之不可缺一者也。」;二是針灸追根溯源的重要意義:「不溯其源,則無以得古人立法之意;不窮其流,則何以知後世變法之弊。」再如《頭不可多灸策》論點之一「交會穴的執簡馭繁作用」:「穴之在人身也'有不一之名'灸之在吾人也'有至一之會.」「不得其要,雖取穴之多,亦無以濟人;苟得其要,則雖會通之簡,亦足以成功」;論點之二是「頭不可多灸」論:「至於首為諸陽之會,百脈之宗,人之受病固多,而思之施灸宜別,若不察其機而多灸之,其能免夫頭目旋眩、還視不明之咎乎?不審其地而並灸之,其能免大氣血滯絕,肌肉單薄之忌乎?是百脈之皆歸於頭,而頭之不可多灸,尤按經取穴者之所以究心也。」   總之,《針灸大成》之四策,不僅是針灸學史上的重要文獻,更是神韻十足,讀之讓人賞心悅耳的佳作。

《針灸大成》-與山西的淵源

  《針灸大成》是一部內容豐富、資料詳實、流傳廣泛、影響較大的一本針灸學專著,眾所周知,它的作者是明代針灸學家楊繼洲。楊繼洲是浙江衢縣六都人,六都與山西相隔數千里,他的《針灸大成》與山西又有什麼淵源呢?   《針灸大成》是楊繼洲在其家傳《衛生針灸玄機秘要》一書的基礎上,又彙集了諸位醫家的針灸資料編撰而成的。而為《衛生針灸玄機秘要》一書作序的,就是山西獲澤人(今山西省陽城縣),時任「賜進士及第太子太保吏部尚書」的王國光。王國光在序言中說到,楊繼洲的祖父就是太

山西省

醫院的太醫,珍藏有家傳秘本,「且多蓄存古醫家抄籍」,楊繼洲取而讀之,積有歲年,寒暑不輟,倬然有悟。「復慮諸家書弗會於一,乃參合指歸,匯同考異,手自編摩,凡針葯調攝之法,分圖析類,為天地人卷,題曰:《玄機秘要》。」   楊繼洲雖然很早就編撰整理出來《衛生針灸玄機秘要》一書,也得到當時文壇與政界的雙料領袖王國光為之作序,但由於種種原因,卻一直也未能得到出版,印行於世。直到他晚年為當時的「巡按山西監察御史」趙文炳用針灸之法三針治愈其痿痹后,趙文炳為了答謝楊繼洲愈病之恩,才出資為他刊刻了這本《針灸大成》,並且親筆為此書撰寫了序言。這,也是《針灸大成》與山西的第二個淵源。   趙文炳在他的序言中談到:「承乏三晉,值時多事,群小負隅,萬姓倒懸,目擊民艱,弗克匡濟,由是憤郁于中,遂成痿痹之疾,醫人接踵,日試丸劑,莫能奏功。乃于都門延名針楊繼洲者,至則三針而愈,隨出家傳秘要以觀,乃知術之有所本也。」於是,他一方面為了報答楊繼洲的愈病之恩,一方面也為了這本針灸學專著能印行於世,造福蒼生,不至於「針法絕傳,殊為可惜」,就出資為楊繼洲刊行了這本《針灸大成》。而《針灸大成》的選集校正人,也是山西晉陽人靳賢。在《針灸大成》即將付梓之際,楊繼洲認為資料還不全面,有些針灸醫家的著述還沒有收錄進來,於是趙文炳就委派晉陽人編輯家、出版家靳賢作為楊繼洲的助手,為他搜集資料,編輯整理,增刪內容,概括總結,終於使《針灸大成》得以出版印行,並且成為明朝以前中國針灸學發展的一大總結收山之作。   《針灸大成》與山西的第四個淵源,就是《針灸大成》首刊于山西平陽府,也就是山西省臨汾市。明代時的山西平陽,是中國最大的出版印刷中心,印刷出版的書籍質量很高,「近水樓台先得月」,於是,楊繼洲和靳賢就決定在山西平陽來印行出版這本中國針灸學的巨著——《針灸大成》。56年之後,已是清朝順治丁酉年,李桂月根據祖本將《針灸大成》再刊于平陽,23年以後,李桂月又根據順治丁酉本將《針灸大成》三刊于江西,從此,《針灸大成》就傳播廣泛,一刊再刊,終於風行天下,成為我們針灸愛好者和學習者的必備之籍了。

《針灸大成》-現存版本

  2006年7月14日,姬女士將珍藏多年的祖傳醫書古籍首次拿出展示,書畫鑒定家將其中的《針灸大成》鑒定為珍貴的醫學古籍,具備一定的文物價值,更具有醫學實用價值,為我國古代醫學古籍瑰寶。   在眾多醫學古籍中,瀋陽故宮博物院書畫鑒定專家沈廣傑,認出了醫學古籍瑰寶《針灸大成》10卷,該醫學古籍封面上,還印有「內附銅人明堂全圖」字樣。《針灸大成》扉頁上,印有「道光癸卯秋鐫」、「會稽章廷珪」、「經余堂梓行印」等字樣。該書由趙文炳作序;目錄有周身穴點陣圖、針道源流、刺熱刺虐論、奇病論等,並附有「針灸銅人」全圖。   沈廣傑介紹說,姬女士珍藏的《針灸大成》,為清代乾隆二年(1737年)會稽章廷珪重修該書的刻本,于清代道光癸卯秋,由經余堂梓行重新印製。「針灸銅人」是古代醫學教具,《針灸大成》是詮釋「針灸銅人」周身所有穴位的教科書,具備一定的文物價值,更具有醫學價值。史料記載,「針灸銅人」是古代供針灸教學用的以青銅澆鑄而成的人體經絡腧穴模型,始於北宋天聖年間,明、清兩代也曾製作,對經絡腧穴直觀教學發揮了很大的作用。《針灸大成》記載的針灸穴位,與明代「針灸銅人」身上穴位,完全吻合。[1]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