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顏

来源:www.uuuwell.com

   

詞語朱顏,在古代指各種容顏、臉色、面容等。在現代,朱顏為人名,又名雲高,字亦丹,浙江省金華人,曾任北京市人大、第三屆全國人大代表,衛生醫學科學委員會委員、《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委員會委員。

紅潤美好的容顏

1王之於水的短片小說一段守候的愛情

2詞語紅潤美好的容顏《楚辭·大招》:「嫮目宜笑,娥眉曼只。容則秀雅,穉朱顏只。」 王夫之 通釋:「穉朱顏者,肌肉滑潤,如嬰穉也。」 南朝 宋 鮑照 《芙蓉賦》:「陋 荊 姬之朱顏,笑 夏 女之光發。」 南唐 李煜 《虞美人》詞:「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 宋 魏慶之 《詩人玉屑·詩評》:「 元卿 年十八第進士,其叔 正叟 賀之雲:『月中丹桂輸先手,鏡里朱顏正後生。』」 清 劉大櫆 《祭吳文肅公文》:「我初見公,公在內閣,皓髮朱顏,笑言磊磊。」

和悅的臉色表示親熱信任。《漢書·淮陽王劉欽傳》:「 博 自以棄捐,不意大王還意反義,結以朱顏,願殺身報德。」

美色三國 魏 曹植 《雜詩》之四:「時俗薄朱顏,誰為發皓齒?」 余冠英 注:「朱顏為美色。」 南朝 梁簡文帝 《美女篇》:「朱顏半已醉,微笑隱香屏。」 明 葉憲祖 《碧蓮綉符》第七折:「欲覓佳姻,須索放還,強羈留,空絮煩,算除非為覓朱顏,算除非為覓朱顏。」 清 方文 《王抑之招集齋中有贈》詩:「翠幙出朱顏,清謳發皓齒。」

指青春年少唐 郎士元 《聞蟬寄友人》詩:「朱顏向華髮,定是幾年程。」 宋 曾鞏 《孔教授張法曹以曾論薦特示長箋》詩:「綠髮朱顏兩少年,出倫清譽每相先。」 元 曾瑞卿 《留鞋記》第一折:「[梅香雲]姐姐,你纔一十八歲,慌怎麼的![正旦唱]我則怕一去朱顏喚不回,誤了我這佳期。」 清 顧炎武 《薊門送子德歸關中》詩:「與子窮年長作客,子非朱顏我頭白。」

酒醉的面容晉 潘岳 《金谷集作》詩:「玄醴染朱顏,但愬杯行遲。」 宋 司馬光 《和子華招潞公暑飲》:「閑來高韻渾如鶴,醉里朱顏卻變童。」 清 唐孫華 《國學進士題名碑》詩:「自古纓冕無丑士,酸寒一洗朱顏酡。」

羞赧之色《北齊書·王晞傳》:「丞相西閤祭酒 盧思道 謂 晞 曰:『昨被召朱顏,得不以魚鳥致怪。』」

3人名人物簡介朱顏(1918--1972),浙江金華人。早年拜師學中醫,后在金華行醫。1950年畢業於第四軍醫大學。歷任北京中醫進修學校教育主任,衛生部中醫研究院中藥研究所藥理室副主任,西苑醫院內科血液病研究室主任,衛生部藥典委員會委員、醫學科學委員會委員。對中藥藥理及用中藥治療再生障礙性貧血有較深研究。著有《中藥的藥理與應用》。

學術思想朱顏治病強調「求本」。他認為「本」之意實為陰陽,具體地說就是陰陽、寒熱表裡虛實八個概念所反映的錯綜變化的病理過程、臨床表現。他認為陰陽為醫理之總綱,大則無所不指,小則可指XX和陽氣。如從病理生理現象來看,陰勝可以表現為副交感神經活動佔優勢或甲狀腺腎上腺皮質機能不足,陽盛可以表現為交感神經活動佔優勢或甲狀腺、腎上腺皮質等機能亢進等。

寒熱是指疾病性質。他援引張景岳「寒熱者,陰陽之化也」之論,提出陰盛陽病為陰症,也包括寒證;陽勝陰病為陽症,也包括熱症。他強調虛實是指外來致病因素人體機能包括抵抗力之間的力量對比關係。認為《素問》邪氣盛則實,精氣奪則虛」之義,即精氣就是正氣亦即元氣,包括前面說的XX和陽氣。亡精失血,用力勞神,則正氣內奪;汗吐下,亡津液,則正氣外奪,因而致虛,所以虛指正氣虛。而實則是邪氣實。狹義之邪氣,即四時不正之氣,指風、寒、暑、濕、燥、火而言。廣義的邪則包括一切對正氣有害的因素,例如痰飲、蓄水、癰膿、蟲蠱、痃癖症瘕瘀血等原非臟腑經絡、肌肉之間素有之物。但是這一類物質都是病理產物,或因六淫外侵,或因七情內傷,或因飲食停滯而成。邪正消長關係可用邪氣毒力和正氣強度的對比關係來反映,即病情的嚴重程度與邪氣毒力成正比,與正氣強度成反比。其中,正氣在這一關係中是主體。對疾病的發展起主導作用。表裡是部位的概念。大體來說,發毛肌腠為表,臟腑為里。六淫外感多由表入,七情內傷總由里發。表和里均可有陰陽寒熱、正虛邪實

臨床經驗朱顏臨證強調根據望、聞、問、切四診所收集到的資料及現代醫學的一些檢查結果,詳細分析,綜合辨證。也就是說,要先審察疾病發生髮展的規律而從根本上去治療疾病。他這一中西雙解的求本觀點,為中西醫臨床層面的結合提供了理論依據

他認為,疾病所反映出的現象各異,本質大同,同治其「本」,各病皆愈。他例舉高血壓病糖尿病神經衰弱慢性腎炎等病,表現症象儘管不同,如果其「本」同為XX虛耗,皆宜「壯水之主,以制陽光」,「精不足者補之以味」。如果單純陰虛,則養陰即可。如果陰虛陽亢,則宜養陰抑陽。如果陰虛陽亦漸虧,又宜陰陽兩補而以養陰為主。他按此原則以滋腎養陰為法,治療高血壓病、糖尿病、神經衰弱、慢性腎炎等,均獲良效。

後世影響朱顏一生致力於中醫藥學事業,他的許多觀點和思想方法非常有益於中醫的科研與臨床工作,仍然值得我們現在借鑒和研究。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