酶蛋白

来源:www.uuuwell.com

   

指酶的純蛋白部分,是相對於輔酶因子而言,又稱為脫輔基酶蛋白,其單獨存在時不具有催化活性,與輔酶因子結合形成全酶后才顯示催化活性。酶蛋白目前主要的用與飼養業。酶蛋白以植物蛋白為原料,酵母菌為主菌,輔以產酶、產維生素的7種菌進行複合發酵改善植物蛋白結構,富含消化酶系、菌體蛋白、維生素製作的飼料。可以增強雞體抵抗力,減少死亡率。用酶蛋白部分或全部替代魚粉,蛋雞生產性能、體重雞蛋品質等與不替代差異均不顯著,還能補充酶系及有益生物,降低試雞死亡率,經濟效益明顯。

目 錄1構成

1.1 脫輔基酶蛋白

1.2 輔酶

2質量測定

2.1 傳統的酶活性測定法

2.2 免疫化學

3用途

3.1 醫學用途

3.2 飼養用途

4市場前景

1構成脫輔基酶蛋白在由複合蛋白質構成的酶中,特別是能利用透析和其它方法可逆地解離其低分子成分時,稱蛋白部分為脫輔基酶蛋白,低分子部分為輔酶,具有兩者結合催化效應的複合蛋白質稱為全酶。即輔酶+脫輔基酶蛋白全酶。當輔酶的結合強固時稱為輔基,例如硫胺素焦磷酸丙酮酸脫羧酶(EC4.1.1.1)的輔酶,從全酶分離出后再加入到脫輔基酶蛋白中恢復其催化作用。NAD與其說是輔酶,不如說是底物。由於脫輔基酶蛋白的某個脫氫酶的作用而轉變為它的還原型,此還原型可由其它脫氫酶等的作用而被氧化

輔酶某些為催化活性所必需的,與酶蛋白疏鬆結合的小分子量的有機物質。一部分酶除蛋白質部分外,尚含有對它們的功能直接有關的一些無機或有機成分,這些成分統稱為酶的輔因子,如果缺少這些成分,酶就顯不出活性。

輔因子包括金屬離子和一些分子量不大的有機化合物。一般常見的金屬離子有鋅離子(Zn()、鎂離子(Mg()、鐵離子(Fe()、銅離子(Cu()等,例如醇脫氫酶含鋅、精氨酸酶含錳、而多酚氧化酶則含銅等。

與酶蛋白結合很鬆弛,用透析和其它方法很易將它們與酶分開的稱為輔酶(Coenzyme)——還有激活劑與輔基之分。輔酶儘管不同於酶的底物,但在作用方式上和底物類似,在酶反應過程中 酶蛋白

與酶結合、分離及反覆循環。輔酶用量的確定可將它們按底物處理。例如乳酸脫氫酶中輔酶按雙底物動力學方程計算。

有不少酶既含有金屬輔因子也含有輔酶。許多輔酶是或維生素的衍生物。作為輔酶的B族維生素及其衍生物 20世紀前50年在維生素研究中的突出成就就是分離和鑒定了許多維生素(特別是B族維生素)並闡明了它們在人體內的作用。發現不少維生素類(特別是B族維生素或其衍生物)是有機體中一些重要酶類的輔酶,它們的需要量雖不多但必須從食物中攝取。

在幾種重要的代謝反應中起作用。在二羧酸的異構作用中,例如在谷氨酸轉化為甲基天冬氨酸的酶促反應中,在乙二醇和甘油轉化為醛類,生物合成甲基基團以及核苷的合成中需要輔酶B12。根據酶催化反應最適條件的要求,原則上在酶測定體系中應加入一定量的輔助因子。脫輔基酶蛋白與輔基孵育一段時間后,酶活性才會恢復,因此,往往需要樣品與試劑中的輔基先預孵育的過程。輔基的用量往往較少。

輔酶儘管不同於酶的底物,但在作用方式上和底物類似,在酶反應過程中與酶結合、分離及反覆循環。輔酶用量的確定可將它們按底物處理。例如乳酸脫氫酶中輔酶按雙底物動力學方程計算。

激活劑(activator)的化學本質是金屬離子,可以是酶的活性中心,也可以通過其他機制激活酶的活性。作為激活劑的金屬離子,其影響酶促反應的動力學更加複雜。最常見的是二價金屬離 酶蛋白

子如Mg2+、Zn2+、Mn2+、Ca2+、Fe2+等。重金屬離子大多是酶的變性劑。金屬離子之間往往存在相互拮抗或相互抑制。在酶測定體系中經常加入EDTA目的是螯合一部分非必要的離子。合適的金屬離子濃度是必要的,過量的離子往往抑制酶反應速度。由於激活劑的動力學往往與酶的動力學不同,這就可以解釋不同的樣品與反應液的比例,造成酶活性測定結果的不呈比例。N-乙酰半胱氨酸肌酸激酶激活作用與此類似。激活劑的用量一般通過反覆實驗來確定。

2質量測定傳統的酶活性測定法酶蛋白濃度測定的方法:酶濃度嚴格來說是指酶分子的質量濃度,常以酶蛋白濃度來表示。人體體液中的酶有幾百種,除LPS、LCAT、ChE、銅氧化酶(CER)外,大多數酶的含量在μg/L水平甚至更低。因此,酶活性濃度的測定是目前主要測定方法。20世紀70年代以後,隨著新技術特別是免疫學技術的發展,酶的定量分析技術中出現了許多利用酶蛋白的抗原性,通過抗原抗體反應直接測定酶蛋白質量的新方法。國內外曾使用電泳法、柱層析法免疫化學法等測定酶濃度,其中以免疫化學法應用較廣。免疫化學法是利用酶蛋白的抗原性,製備特異性抗體後用免疫學方法測定酶濃度。用於酶濃度測定的免疫化學方法有:免疫抑製法、免疫沉澱法、放XX免疫測定(RIA)、化學發光免疫測定(CLI 電泳法酶蛋白測定

A)、酶免疫測定(EIA)、熒光酶免疫測定(FEIA)等。其中,前兩種方法可用於酶活性濃度測定,其他方法則用於酶蛋白濃度測定。例如,如免疫抑製法測定CK-MB的活性、免疫沉澱法(單向擴散法)法測定超氧化物歧化酶(SOD)的活性;RIA測定胰蛋白酶和彈性蛋白酶濃度、CLIA測定CK-MB的濃度、ELISA測定神經元特異性烯醇化酶(NSE)濃度等。

CK-MB是診斷AMI、測定心肌梗塞面積的重要指標。近年來,國外對AMI診斷效率評價時多採用測定CK-MB質量,即測定CK-MB的酶蛋白質量濃度(Mass)的方法。CK-MB質量的測定通常是製備抗CK-M抗體和抗CK-B抗體或採用CK-MB抗體,用CLIA、ELISA、FEIA等方法測定。這些方法適用於臨床自動化分析,具有測定時間短(最快僅需7min)、靈敏性高(最低檢測限

1構成脫輔基酶蛋白在由複合蛋白質構成的酶中,特別是能利用透析和其它方法可逆地解離其低分子成分時,稱蛋白部分為脫輔基酶蛋白,低分子部分為輔酶,具有兩者結合催化效應的複合蛋白質稱為全酶。即輔酶+脫輔基酶蛋白全酶。當輔酶的結合強固時稱為輔基,例如硫胺素焦磷酸是丙酮酸脫羧酶(EC4.1.1.1)的輔酶,從全酶分離出后再加入到脫輔基酶蛋白中恢復其催化作用。NAD與其說是輔酶,不如說是底物。由於脫輔基酶蛋白的某個脫氫酶的作用而轉變為它的還原型,此還原型可由其它脫氫酶等的作用而被氧化。

輔酶某些為催化活性所必需的,與酶蛋白疏鬆結合的小分子量的有機物質。一部分酶除蛋白質部分外,尚含有對它們的功能直接有關的一些無機或有機成分,這些成分統稱為酶的輔因子,如果缺少這些成分,酶就顯不出活性。

輔因子包括金屬離子和一些分子量不大的有機化合物。一般常見的金屬離子有鋅離子(Zn()、鎂離子(Mg()、鐵離子(Fe()、銅離子(Cu()等,例如醇脫氫酶含鋅、精氨酸酶含錳、而多酚氧化酶則含銅等。

與酶蛋白結合很鬆弛,用透析和其它方法很易將它們與酶分開的稱為輔酶(Coenzyme)——還有激活劑與輔基之分。輔酶儘管不同於酶的底物,但在作用方式上和底物類似,在酶反應過程中 酶蛋白

與酶結合、分離及反覆循環。輔酶用量的確定可將它們按底物處理。例如乳酸脫氫酶中輔酶按雙底物動力學方程計算。

有不少酶既含有金屬輔因子也含有輔酶。許多輔酶是或維生素的衍生物。作為輔酶的B族維生素及其衍生物 20世紀前50年在維生素研究中的突出成就就是分離和鑒定了許多維生素(特別是B族維生素)並闡明了它們在人體內的作用。發現不少維生素類(特別是B族維生素或其衍生物)是有機體中一些重要酶類的輔酶,它們的需要量雖不多但必須從食物中攝取。

在幾種重要的代謝反應中起作用。在二羧酸的異構作用中,例如在谷氨酸轉化為甲基天冬氨酸的酶促反應中,在乙二醇和甘油轉化為醛類,生物合成甲基基團以及核苷的合成中需要輔酶B12。根據酶催化反應最適條件的要求,原則上在酶測定體系中應加入一定量的輔助因子。脫輔基酶蛋白與輔基孵育一段時間后,酶活性才會恢復,因此,往往需要樣品與試劑中的輔基先預孵育的過程。輔基的用量往往較少。

輔酶儘管不同於酶的底物,但在作用方式上和底物類似,在酶反應過程中與酶結合、分離及反覆循環。輔酶用量的確定可將它們按底物處理。例如乳酸脫氫酶中輔酶按雙底物動力學方程計算。

激活劑(activator)的化學本質是金屬離子,可以是酶的活性中心,也可以通過其他機制激活酶的活性。作為激活劑的金屬離子,其影響酶促反應的動力學更加複雜。最常見的是二價金屬離 酶蛋白

子如Mg2+、Zn2+、Mn2+、Ca2+、Fe2+等。重金屬離子大多是酶的變性劑。金屬離子之間往往存在相互拮抗或相互抑制。在酶測定體系中經常加入EDTA目的是螯合一部分非必要的離子。合適的金屬離子濃度是必要的,過量的離子往往抑制酶反應速度。由於激活劑的動力學往往與酶的動力學不同,這就可以解釋不同的樣品與反應液的比例,造成酶活性測定結果的不呈比例。N-乙酰半胱氨酸對肌酸激酶的激活作用與此類似。激活劑的用量一般通過反覆實驗來確定。

2質量測定傳統的酶活性測定法酶蛋白濃度測定的方法:酶濃度嚴格來說是指酶分子的質量濃度,常以酶蛋白濃度來表示。人體體液中的酶有幾百種,除LPS、LCAT、ChE、銅氧化酶(CER)外,大多數酶的含量在μg/L水平甚至更低。因此,酶活性濃度的測定是目前主要測定方法。20世紀70年代以後,隨著新技術特別是免疫學技術的發展,酶的定量分析技術中出現了許多利用酶蛋白的抗原性,通過抗原抗體反應直接測定酶蛋白質量的新方法。國內外曾使用電泳法、柱層析法、免疫化學法等測定酶濃度,其中以免疫化學法應用較廣。免疫化學法是利用酶蛋白的抗原性,製備特異性抗體後用免疫學方法測定酶濃度。用於酶濃度測定的免疫化學方法有:免疫抑製法、免疫沉澱法、放XX免疫測定(RIA)、化學發光免疫測定(CLI 電泳法酶蛋白測定

A)、酶免疫測定(EIA)、熒光酶免疫測定(FEIA)等。其中,前兩種方法可用於酶活性濃度測定,其他方法則用於酶蛋白濃度測定。例如,如免疫抑製法測定CK-MB的活性、免疫沉澱法(單向擴散法)法測定超氧化物歧化酶(SOD)的活性;RIA測定胰蛋白酶和彈性蛋白酶濃度、CLIA測定CK-MB的濃度、ELISA測定神經元特異性烯醇化酶(NSE)濃度等。

CK-MB是診斷AMI、測定心肌梗塞面積的重要指標。近年來,國外對AMI診斷效率評價時多採用測定CK-MB質量,即測定CK-MB的酶蛋白質量濃度(Mass)的方法。CK-MB質量的測定通常是製備抗CK-M抗體和抗CK-B抗體或採用CK-MB抗體,用CLIA、ELISA、FEIA等方法測定。這些方法適用於臨床自動化分析,具有測定時間短(最快僅需7min)、靈敏性高(最低檢測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