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結

来源:www.uuuwell.com

   

1題解「根結」(position of starting and ending of meridian - Qi)指經氣的所起與所歸,反映出經氣上下兩極間的關係。「根」指根本、開始,即四肢末端的井穴;「結」指結聚、歸結,即頭、胸、腹部。《標幽賦》指出「更窮四根三結,依標本而刺無不痊。」這裡的「四根三結」意為十二經脈以四肢為「根」,以頭、胸、腹三部為「結」。《靈樞·根結》記載了足三陰三陽的根與結。

2皇帝內經·根結出處根結出自《皇帝內經的《靈樞》篇中的第五篇 

經絡部位名。《靈樞·根結》:「奇邪離經,不可勝數,不知根結,五臟六腑,折關敗樞,開合而走,陰陽大失,不可復取。」經脈以四肢末端的井穴為根,頭面胸腹的一定部位為結,用以說明四肢與頭面胸腹之間生理功能穴位主治上的聯繫。根結的具體部位,詳見《靈樞·根結》。手三陰三陽的根結《靈樞·根結》中沒有記述。后《針經指南》又概括為「四根三結」,將手六經包括在內。

《靈樞·根結》中根結具體部位,足六經的「根」在四肢末端井穴,「結」則在頭、胸、腹的一定部位。「太陽根于至陰,結于命門,命門者,目也。陽明根于厲兌,結于顳大,顳大者鉗耳也。少陽根于竅陰,結于窗籠,窗籠者耳中也。……太陰根于隱白,結于太倉。少陰根于湧泉,結于廉泉厥陰根于大敦,結于玉英。」即足六經的根分別為至陰、竅陰、厲兌、隱白、大敦、湧泉,均為井穴。足三陽的結均分佈在頭面:太陽結于目,當睛明穴;陽明結于頭角,當頭維穴處;少陽結在耳中,當聽會穴。足三XX的結分佈在喉及胸腹,即太陰結在胃,當中脘穴;少陰結于喉部當廉泉穴,厥陰結于胸部玉堂穴。

文章【本章要點】

一、詳述了三陰三陽經的根結部位與穴名,及其與治療的關係。

二、指出三陰三陽經開、閡、樞的不同作用和所主的疾病

三、列舉了手足三陽經根、溜、注、入的穴位。

四、根據經氣一晝夜間在人體運行五十周次的基本原理,討論了從歇止脈次數的多少,來測定臟氣虧損的情況。

五、強調運用針刺治療時,根據患者體質的不同,針刺應有疾、徐、淺、深、多、少的區別。

【原文】

岐伯曰:天地相感,寒暖相移,陰陽之道,孰少孰多,XX偶,陽道奇。發於春夏,陰氣少,陽氣多,陰陽不調,何補何瀉。發於秋冬,陽氣少,陰氣多;陰氣盛而陽氣衰,故莖葉枯槁,濕雨下歸,陰陽相移,何瀉何補。奇邪①離經,不可勝數,不知根結,五臟六腑,折關敗樞,開合而走,陰陽大失,不可復取。九針之玄,要在終始;故能知終始,一言而畢,不知終始,針道咸絕。

太陽根于至陰,結于命門。命門者,目也。陽明根于厲兌,結于顙大。顙大者,鉗耳也。少陽根于竅陰,結于窗籠。窗籠者,耳中也。太陽為開②,陽明為合,少陽為樞,故開折,則肉節瀆而暴病起矣。故暴病者,取之太陽,視有餘不足。瀆者,皮肉宛膲而弱也。合折,則氣無所止息而痿疾起矣。故痿疾者,取之陽明,視有餘不足。無所止息者,真氣稽留,邪氣居之也。樞折,即骨繇而不安於地。故骨繇者,取之少陽,視有餘不足。骨繇者,節緩而不收也。所謂骨繇者,搖故也。當竊其本也。

太陰根于隱白,結于太倉。少陰根于湧泉,結于廉泉。厥陰根于大敦,結于玉英,絡于膻中。太陰為合,少陽為樞。故開折,則倉廩無所輸,膈洞③。膈洞者,取之太陰,視有餘不足,故開折者,氣不足而生病也。合折,即氣絕而喜悲。悲者取之厥陰,視有餘不足。樞折,則脈有所結而不通。不通者,取之少陰,視有餘不足,有結者,皆取之不足。

足太陽根于至陰,溜于京骨,注于昆崙,入于天柱、飛揚也。足少陽根于竅陰,溜于丘墟,注于陽輔,入于天容、光明也。足陽明根于厲兌,溜于沖陽,注于下陵,入於人迎,豐隆也。手太陽根于少澤,溜于陽谷,注于小海,入于天窗支正也。少陽根于關沖,溜于陽池,注于支溝,入于天牖外關也。手陽明根于商陽,溜于合谷,注于陽溪,入于扶突偏歷也。此所謂十二經者,盛絡皆當取之。

一日一夜五十營,以營五臟之精,不應數者,名曰狂生④。所謂五十營者,五臟皆受氣,持其脈口,數其至也。五十動而不一代者,五臟皆受氣。四十動一代者,一臟無氣。三十動一代者,二臟無氣。二十動一代者,三臟無氣。十動一代者,四臟無氣。不滿十動一代者,五臟無氣。予之短期,要在終始。所謂五十動而不一代者,以為常也。以知五臟之期,予之短期者,乍數乍疏也。

黃帝曰:逆順五體者,言人骨節之大小,肉之堅脆,皮之厚薄,血之清濁,氣之滑澀,脈之長短,血之多少,經絡之數,余已知之矣,此皆布衣匹夫之士也。夫王公大人,血食之君,身體柔脆,肌肉軟弱,血氣慓悍⑤滑利,其刺之徐疾淺深多少,可得同之乎。岐伯答曰:膏梁菽藿之味,何可同也?氣滑即出疾,其氣澀則出遲,氣悍則針小而入淺,氣澀則針大而入深,深則欲留,淺則欲疾。以此觀之,刺布衣者,深以留之,刺大人者,微以徐之,此皆因氣慓悍滑利也。

黃帝曰:形氣之逆順奈何?岐伯曰:形氣不足,病氣有餘,是邪勝也,急瀉之;形氣有餘,病氣不足,急補之;形氣不足,病氣不足,此陰陽氣俱不足也,不可刺之,刺之則重不足。重不足則陰陽俱竭,血氣皆盡,五臟空虛,筋骨髓枯,老者絕滅,壯者不復矣。形氣有餘,病氣有餘,此謂陰陽俱有餘也。急瀉其邪,調其虛實。故曰:有餘者瀉之,不足者補之,此之謂也。

故曰:刺不知逆順,真邪相搏。滿而補之,則陰陽四溢,腸胃充郭,肝肺內月真,陰陽相錯。虛而瀉之,則經脈空虛,血氣竭枯,腸胃辟,皮膚薄著,毛腠夭膲,予之死期。

故曰:用針之要,在於知調陰與陽。調陰與陽,精氣乃光,合形與氣,使神內藏。故曰:上工平氣,中工亂脈,下工絕氣危生。故曰:下工不可不慎也,必審五臟變化之病,五脈之應,經絡之實虛,皮之柔麤,而後取之也。[1]

【註釋】

①奇邪:不正的邪氣,即違背四時規律的邪氣。

②太陽為開:太陽為三陽之表,主表而為開。

③膈洞:膈,膈塞不通;洞,指瀉下無度。

④狂生:一種病態。指生理功能不正常,生命有危險。

⑤慓悍:這裡用來形容氣血運行疾利。[1]

【譯文】

岐伯說:天地之氣相感應,寒暖氣候也交相推移,陰陽的消長、寒熱盛衰、誰多誰少,都是有一定的規律的。XX為偶數,陽道為奇數。病發在春夏之季的,陰氣少而陽氣多,對陰陽不能調和所致的病,應該怎樣用補法和泄法?病發在秋冬季的,陽氣少而陰氣多,此時由於陽氣衰少陰氣充盛,因此草木的莖葉枯萎凋落,水濕會下滲到根部,對於陰陽相移的病變,又應該怎樣用補法和泄法呢?不正的邪氣侵入經絡,所發生的病變是難以勝數的,如果不知根結的意義,奇邪侵擾臟腑致使功能失常,樞機敗壞,氣走泄而陰陽大傷,這樣病也就難治了。九針的妙用,主要在於經脈根結。所以知道了經脈根結,針刺的道理一說就清楚了。如果不知道經脈根結,針刺的道理就閉絕難通。

足太陽膀胱經起于足小拇指外側的至陰穴,結于面部的命門。所謂「命門」,就是內眼角的睛明穴。足陽明胃經起于足大拇指食指端的厲兌穴,歸結于額角的顙大。所謂「顙大」,就是鉗上于耳的上方、額角部位的頭維穴。足少陽膽經起于足小趾端的竅陰穴,結于耳部的窗籠。所謂「窗籠」,就是聽會穴。太陽為開,陽明為合,少陽介於表裡之間,可轉輸內外,如門戶的樞紐,故稱為樞。所以太陽之關失掉了機能,則肉節瀆而發生暴疾。因此針治暴疾,可取用足太陽膀胱經,根據病的情況,判斷應該泄有餘,還是應該補不足。(瀆,是皮肉瘦小憔悴的意思——譯註)陰之合失掉了功能,氣就會無所止息,痿疾也就發生了。因此,針治痿疾,可取用足陽明胃經,根據病的情況,判斷應該泄其有餘,還是應該補其不足。(無所止息,就是說如果正氣運行不暢,邪氣就會留在裡面了——譯註)陽之樞失掉了功能,就會發生骨繇病而站立不穩。因此,診治骨繇病,可取用足少陽膽經,根據病的情況,判斷應該泄其有餘,還是應該補其不足。「骨繇」,是指骨節弛緩不收的意思。以上所說的病應該探明它的根源。

足太陰脾經起于足大趾內側的隱白穴,歸結于上腹部的太倉穴。足太陰腎經起于足心的湧泉穴,歸結于喉部的廉泉穴。足厥陰肝經起于足大趾外側的大敦穴,歸結于胸部的玉英穴而絡于膻中穴太陰為開厥陰為闔,少陽為樞。所以太陰之關失掉了功能,就會使脾運化功能降低而不能轉輸谷氣,表現為上則隔氣痞塞,下則洞泄不止。治膈塞洞泄的病,可取用足太陰脾經穴,根據病的情況而泄其有餘補其不足。太陰之開失掉了功能,主要是因為脾氣不足而引起的。厥陰之闔失掉了功能,肝氣就會弛緩,表現為時常悲哀。治療好悲的病,可取用足厥陰肝經穴,根據病的情況而泄其有餘補其不足。少陰之樞失掉了功能,腎經脈氣就會結滯不通。治療結滯不通的病,可取用足少陰腎經穴,根據病的情況而泄其有餘,補其不足。凡是經脈結滯不通的,都應該用上面的方法刺治。

足太陽膀胱經起于本經井穴至陰,流注原穴京骨,又注于經穴昆崙,上入于頸部天柱穴,下入于足部的絡穴飛揚。足少陽膽經起于本經井穴竅陰,流經原穴丘墟,然後注于經穴陽輔,在上入于頸部的天容穴,在下入于絡穴光明。足陽明胃經起于本經井穴厲兌,流經原穴沖陽,然後注入經穴足三里,在上XX頸部的人迎穴,在下XX足部的絡穴豐隆。手太陽小腸經起于本經井穴少澤,流經經穴陽谷,然後注入合穴小海,在上XX頭部天窗穴,在下XX臂部的絡穴支正。手少陽三焦經脈起于本經井穴關沖,流經原穴陽池,注入經穴支溝,在上XX頭部的天牖穴,在下XX絡穴外關。手陽明大腸經起于本經井穴商陽,然後流經原穴合谷,注入經穴陽溪,在上XX頸部的扶突穴,在下XX絡穴偏歷。這就是手三陽、足三陽左右共十二條經脈的根源流向與注入的部位,有絡脈盛滿現象的,都應當用泄法刺這些穴位。

經脈的氣在人體內運行,一晝夜為五十周,以營運五髒的精氣。如果太過或不及,而不能與周行五十次的次數相應,人就會生病,這種情況又叫「狂生」。所謂「五十營」,是說使五臟都能得到精氣的營養,並可從診切寸口脈象、計算脈搏跳動的次數,以測臟氣的盛衰。如果脈跳動五十次而無歇止,說明五臟都能接XX氣的營養而健全,若脈跳四十次而有一次歇止的,便說明其中一臟衰敗了;脈跳三十次而有一次歇止的,是二臟衰敗了;脈跳二十次而有一次歇止的,是三臟衰敗了;脈跳十次而有一次歇止的,是四臟衰敗了;脈跳動不滿十次就歇止的,是因為五臟精氣俱衰,說明病者死期將近。脈跳動五十次而不歇止的,是五臟正常的脈象,可以借以測知五髒的精氣情況。至於預料一個人短期內是否死亡,則是從他脈象的忽快忽慢來斷定的。

黃帝說:人形體的差異有五種情況,即是指其骨節大小的不同,肌肉堅脆的差別,皮膚厚薄、清濁的差異,氣的運行也有滑有澀,經脈也有長有短,津血也有多有少,以及經絡的數目等,這些我已經知道了,但這指的都是布衣之士,對於那些王公大人和終日食肉的人,他們往往身體脆弱,肌肉軟弱,血氣運行急速而滑利,在治療時,手法的快慢,進針的深淺,取穴的多少,也可相同對待嗎?岐伯回答說:吃肥甘美味的人與吃糠菜粗食的人,在針治時怎麼會一樣呢?對於他們,氣滑的應出針快,氣澀的應出針慢;氣滑的應當用小針淺刺,氣澀的應當用大針深刺,深刺的還應留針,淺刺的則出針要快。由此看來,針刺布衣之士應深刺並且要留針,針刺王公大人應淺刺並且要慢進針,因為他們的氣行有剽悍與急滑的不同。

黃帝說:形氣出現了有餘或不足的差別,又該怎樣治療呢?岐伯說:形氣不足,病氣有餘的,是邪氣滿實了,應當急用泄法以祛其邪;若形氣有餘,病氣不足的,陰陽之氣都已經不足了,不能用針刺這種病人,否則會更加不足,更加不足就會導致陰陽俱竭,氣血耗盡,五臟空虛,筋骨枯槁,其結果是,老年人將要死亡,壯年人也難複原。假若形氣有餘,病氣也有餘,這就是陰陽都有餘了,應該急用泄法祛其實邪,以調其虛實。所以說,凡是有餘的應該用泄法,不足的應該用補法,就是這個道理。

所以說,凡是針刺,如果不懂得補泄逆順的道理,就會導致正氣與邪氣的相互搏結。若邪氣實卻用了補法,就會導致陰陽氣血滿溢,邪氣也會充塞大腸和胃,肝肺會發生脹滿,陰陽之氣也就錯亂了。若正氣虛卻用了泄法,就會使經脈空虛,氣血耗損枯竭,腸胃鬆弛無力,人也就會瘦得皮包骨,毫毛脫折枯焦,憑此便可以預見離死期不遠了。

所以說,運用針法的要領,在於懂得調和陰陽。調和好了陰陽,精氣就可以充足,形體與神氣也可能相合,神氣便能內藏而不會泄漏了,所以說,高明的醫生能夠調理陰陽之氣,使陰陽之氣平衡。一般的醫生常常擾亂經脈,低劣的醫生則有可能耗絕精氣而危害生命。所以說,針刺時,運用補泄手法不可不審慎,一定要審察五髒的病情變化以及五髒的脈象與病的感應情況、經絡的虛實情況、皮膚的柔粗情況,才能夠選取適當的經穴進行治療。[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