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症

来源:www.uuuwell.com

   

1簡說陰陽血氣四虛辯證什麼是陰虛?什麼是陽虛?什麼是血虛?什麼是氣虛?這對中醫專業人士來說不是很難辨別的問題。但對多數患者來說卻很茫然。

2生理現象表現為面白唇淡、神被體倦、心悸氣短自汗盜汗、大便溏瀉、小便頻數、舌嫩無苔、脈細無力癥狀

3各種體虛症許多人對中藥情有獨鍾,而對一些病癥,中藥治療起來確有其獨到之處。但有患者反映,每每在藥店選擇中藥時,說明書上的那些天書般的中醫術語,往往讓人搞不清自己究竟屬於陰虛還是陽虛,是血虛還是氣虛。為此,本報專刊部特邀山西醫學院附屬醫院副主任醫師葛慧玲,就常見虛症及其癥狀為讀者朋友解答

氣虛症泛指全身無力,極疲乏,呼吸氣短,說話聲音低,甚至懶言少語,平日出汗多。本症在臨床上,可隨疾病出現的臟腑部位不同而可以兼見:

肺氣虛者:癥狀為咳嗽聲音低、咳痰無力,易得感冒

心氣虛者:癥狀為面色蒼白、健忘、心燒等。

腎氣虛者:遺精夜尿多。

脾氣虛者:飯後胃部脹滿不舒,大便稀、不成形,消化功能差,飯量少。陰虛症往往表現為體形消瘦口乾鼻干咽干,午後發熱或手心、足心發熱。具體又分為:肺陰虛:乾咳、痰少而粘,或痰中帶血、聲音嘶啞睡眠狀態下出汗,醒后出汗自止(俗稱盜汗)。

脾陰虛:不思飲食,食后不易消化,干噁心,口乾、口渴,大便乾結,消瘦。腎陰虛:腰困腿軟、足跟痛手足心熱或兼有心煩熱,失眠盜汗,遺精,脫髮、齒搖。肝陰虛頭暈頭痛眼干,怕光,兩眼昏花或夜盲,失眠多夢指甲光澤度差。

值得一提的是,腎陰虛常常同時並見,肝陰虛可到腎陰虛,腎陰虛常可致肝腎虛

陽虛症常常怕冷,四肢尤其是手足發冷、發涼,口中無味、不渴,小便色淡、量多,尤其是夜尿較多,渾身無力,易疲乏等。陽虛症在夏季癥狀較輕,冬季癥狀則加重,且常由氣虛症進一步發展為陽虛症。

脾陽虛症:食慾減退,胃部喜歡溫熱,按壓后胃部舒適,口淡無味,喜歡熱飲,大便稀或含有不消化的食物,伴有水腫,面色虛白,女性白帶清稀而量多,甚至胃痛,得溫痛減,遇冷加重。

腎陽虛症:腰部、膝部酸困、發冷,肢體怕冷,小便清長遺尿浮腫(以腰下多見),XX遺精,女性表現為不孕或黎明前臍周圍作痛,腸鳴腹瀉,瀉后痛減消失。

心陽虛症:心慌胸悶,胸憋氣短,心中空虛,易受驚嚇,驚嚇后心中惶惶不安,甚至心前區疼痛

血虛症面色發黃或面白無色澤口唇顏色淡,頭暈,失眠,女性月經量減少,周期延長,甚至閉經皮膚無光澤,頭暈常在勞累后發作或加重,指甲蒼白,頭痛程度較輕,遇勞累后加重,常兼有氣虛的癥狀,如懶言少語,疲乏無力,汗多。

心血虛:心慌,心煩,失眠,多夢,健忘,面色淡,唇舌色淡,多發生在體質虛弱者。

肝血虛:看東西時兩眼昏花、乾澀,指甲無光澤、色淡、脆而薄,甚至變形,夜盲,看東西模糊,耳鳴,手腳肢體麻木,體形消瘦,女性月經量少,色淡,甚至閉經,失眠多夢,易驚醒。

以上僅僅是一些常見虛症的表現癥狀。祖國醫學認為氣、血、陰、陽之間可以互相轉化,或者同時出現,也就是說,許多癥狀不僅見於一個症形,還可見於許多症形當中,需要和其它癥狀結合起來一起考慮,因此,患者當難以辨別時,一定要找有經驗中醫診斷。(太原新聞網 2004-12-15 08:59 太原晚報)

4補陰沙參麥門冬龜甲鱉甲性能、功效、應用:

沙參:沙參有北沙參與南沙參之分。北沙參味甘微苦而性微寒,主歸肺、胃經。功效:養陰清肺,益胃生津。北沙參甘寒能養肺、胃之陰,清熱生津。可用於肺陰虛肺熱燥咳,乾咳少痰,或勞嗽久咳,咽干音啞;胃陰虛或熱傷胃陰的口渴咽干,舌紅津少,胃脘嘈雜乾嘔、隱痛等症。南沙參:功效養陰清肺,化痰益氣。南沙參味甘而性微寒,主歸肺、胃經。南沙參亦能清潤肺之燥熱而化痰止咳,並能益氣養胃生津。對肺陰虛的燥熱乾咳,痰少而粘,不易咯出者;胃津虧耗,氣亦不足的咽干口燥,舌紅少津,或食少不飢者,皆可應用。

麥冬:味甘、微苦,性微寒。主歸心、肺、胃經。麥冬對心、肺、胃三經,無論是陰虛有熱,或熱病邪傷及其陰,皆為常用要葯。功效:養陰潤肺,益胃生津,清心除煩。常用於胃陰虛或熱傷胃陰的口渴咽干,大便燥結,常與玉竹、沙參、玄參生地配伍;肺陰不足而有燥熱的乾咳少痰或痰粘,常與阿膠杏仁配伍;陰虛有熱的心煩不寐,或熱邪擾及心營,身熱煩躁舌絳而乾等證,常與生地黃酸棗仁、黃連等配伍。

龜甲:味甘、咸,性寒,主歸肝、腎、心經。功效:滋陰潛陽,益腎健骨,固經止血養血補心。本品既能滋補肝腎之陰而退內熱,又可潛降肝陽而息內風,為滋陰潛陽要葯。對陰虛內熱骨蒸盜汗,陰虛陽亢之頭暈目眩陰虛風動手足蠕動等證,皆為常用,常與生地黃、牡蠣、鱉甲配伍;本品既能益腎健骨,又可補血滋陰。對腎虛之腰膝痿軟,小兒囟門不合,齒遲行遲,亦為必用,常與熟地黃、牛膝等配伍。本品既能滋補腎陰以固沖任,又可清熱與止血。對陰虛血熱,沖任不固之崩漏月經過多,用之甚效,常與黃柏香附等配伍。本品能養血補心。可用於心虛驚悸、失眠、健忘等,常與龍骨遠志等配伍。

鱉甲:味咸、性寒。主歸肝、腎經。功效:滋陰潛陽,軟堅散結。本品善能滋陰清熱,潛陽息風,對陰虛發熱夜熱早涼勞熱骨蒸,陰虛陽亢之頭暈目眩,及熱病傷陰虛風內動,皆為要葯,常與青蒿秦艽知母等配伍。又能軟堅散結,常用於症瘕積聚瘧母等證,常與柴胡丹皮土鱉蟲等配伍。

天門冬石斛、玉竹、百合枸杞子功效、主治病證:

  天冬:功能養陰潤燥,清火,生津。主治陰虛肺熱的燥咳或勞嗽咳血;又能滋腎陰,清降虛火,生津潤燥,故又治腎陰不足,陰虛火旺潮熱盜汗、遺精,內熱消渴,腸燥便秘

石斛:功能養陰清熱,益胃生津。主治熱病傷津低熱煩渴,口燥咽于,舌紅苔少等證;本品又善養胃陰,生津液,故治胃陰不足,口渴咽干,食少嘔逆,胃脘嘈雜,隱痛或灼痛,舌光少苔等證;本品又能補腎養肝明目與強筋骨,故還可用治腎虛目暗,視力減退及腎虛痿痹,腰腳軟弱等證。

玉竹:功能養陰潤燥,生津止渴。主治陰虛肺燥的乾咳少痰;本品又能益胃生津止渴,故又治熱病傷津,煩熱口渴及消渴。本品養陰而不戀邪,為其所長,故又可用於陰虛外感風熱證。

百合:功能養陰潤肺止咳,清心安神。主治肺陰虛的燥熱咳嗽及勞嗽久咳,痰中帶血等證;又能清心安神,可用於熱病餘熱未清,虛煩驚悸,失眠多夢等證,常與知母、生地黃配伍,以增強養陰清心安神之功。

枸杞子:功能補肝腎,明目。主治腎虛遺精,肝腎陰虛,視力模糊及消渴等證。

黃精墨旱蓮女貞子藥物的功效:

黃精:功能滋腎潤肺,補脾益氣。

墨旱蓮:功能補肝腎之陰,涼血止血。

女貞子:功能補肝腎之陰,烏須明目。

石斛、龜甲、鱉甲下列藥物的用法:

石斛:入湯劑先煎

龜甲:入湯劑宜先煎。

鱉甲:入湯劑宜先煎。滋陰潛陽宜生用,軟堅散結宜醋炙用。

沙參、石斛、龜甲、鱉甲使用注意

  沙參:虛寒證忌服。反藜蘆

石斛:石斛能戀邪,使邪不外達,故溫熱病不宜早用;本品又能助濕,若濕溫尚未化燥者忌用

龜甲:脾胃虛寒者忌服。孕婦慎用

鱉甲:脾胃虛寒,食少便溏及孕婦忌用。

相似藥物性能功用的同點與不同點南沙參與北沙參、麥門冬與天門冬、龜甲與鱉甲等相似藥物性能功用的共同點與不同點

南沙參與北沙參:南沙參與北沙參之性能功用基本相似。但就養陰、清熱、生津之功效而言,南沙參力不及北沙參;就化痰作用而言;則南沙參優於北沙參,且有益氣之功。

麥冬與天冬:兩者藥性均為寒涼,均能養肺陰,常相須為用。但天冬寒潤之力強於麥冬,長於滋腎陰而清降虛火;麥冬則寒潤之力較弱,偏於養胃生津、潤肺與清心除煩。兩者在作用部位上尚有偏上偏下之分。

龜甲與鱉甲:兩者均能滋陰清熱,潛陽息風,用治陰虛發熱,陰虛陽亢與陰虛風動等證,常相須為用。但比較其功力,相同之中略有差異,即滋陰以龜甲為主,潛陽則以鱉甲為長。故欲其滋陰為主之方多用龜甲;欲其退夜熱早涼、骨蒸為主之方多用鱉甲。鱉甲能軟堅散結,常用治症瘕積聚、瘧母等症,則為鱉甲之所長,而龜甲則無此作用。但龜甲能補腎健骨,治腰膝酸軟,囟門不合,及固經止血,養血補心等,鱉甲很少應用。

5補陽葯鹿茸淫羊藿杜仲續斷菟絲子性能、功效、應用:

鹿茸:味甘、咸,性溫。主歸腎、肝經。鹿茸乃血肉有情之品,既能補督脈陽氣,溫壯腎陽,又能生精補髓,健骨強筋,故為治元陽不足,精血虧虛的要葯。功效:壯腎陽,益精血,強筋骨,調沖任,托瘡毒。主治腎陽不足,精血虧虛的神疲乏力畏寒肢冷,XX早泄,遺尿尿頻宮寒不孕頭暈耳鳴,腰膝酸痛,筋骨痿軟;小兒發育不良,囟門過期不合,齒遲,行遲等證。因其尚有補肝腎,調沖任,固崩止帶之效,故又可用於沖任虛寒,帶脈不固的崩漏帶下之證。對陰疽瘡腫內陷不起,或瘡瘍久潰,因精血虧虛,膿稀不斂之證,可用本品溫補內托和生肌

淫羊藿:味辛、甘,性溫。主歸肝、腎經。淫羊藿甘溫能助陽益精,強健筋骨;辛溫能祛風除濕,散寒通痹。功效:溫腎壯陽,強筋骨,祛風濕。可用於腎陽虛的XX、不孕,肝腎不足的筋骨痹痛、風濕拘攣麻木等證。現代常用於腎陽虛的喘咳及婦女更年期高血壓等症。

杜仲:味甘,性溫。主歸肝、腎經。功效:補肝腎,強筋骨,安胎。凡肝腎不足腰膝酸痛、下肢痿軟,妊娠胎動不安,或習慣性流產等用之有較好療效,為臨床常用要葯。此外,腎虛XX、尿頻等,亦可應用。據現代研究,杜仲有降血壓作用,故臨床又常用治高血壓症,對腎虛型尤為適宜。

續斷:味苦、甘、辛,性微溫。主歸肝、腎經。本品補而不滯,行而不泄,為補益肝腎,宣通筋脈之要葯。本品味兼苦辛,補中有行,以調血脈、續筋骨為重。功效:補肝腎,強筋骨,止血安胎,療傷續折。主治肝腎不足腰痛腳弱,風濕痹痛,胎動欲墜,崩漏經多,及跌撲損傷骨折腫痛等血脈郁滯不宣之證。

菟絲子:味甘性溫,主歸肝、腎、脾經。本品甘溫質潤,不燥不滯。功效:補腎XX,養肝明目,止瀉,安胎。因其既能補腎陽腎陰,又可XX縮尿,養肝明目,安胎,止瀉,故為補肝、益腎之良藥。主治腎虛腰痛、XX遺精、尿頻、帶下,肝腎虧虛的目昏目暗、視力減退、胎動不安,脾腎虛瀉及腎虛消渴等證。

巴戟天冬蟲夏草紫河車補骨脂功效、主治病證:

  巴戟天:功能補腎陽,強筋骨,祛風濕。主治腎陽虛弱的XX、不孕、月經不調、少腹冷痛,及肝腎不足的筋骨痿軟、腰膝疼痛,或風濕久痹,步履艱難等症。

冬蟲夏草:功能益腎壯陽,補肺平喘,止血化痰。主治腎虛腰痛,XX遺精,肺虛或肺腎兩虛之久咳虛喘,勞嗽痰血,及病後體虛,自汗畏寒等證。

紫河車:功能溫腎補精,益氣養血。主治腎氣不足,精血虧虛的不孕,XX遺精,腰酸耳鳴等;肺腎兩虛的喘嗽氣血不足,萎黃消瘦,產後乳少等。此外,還可治癲癇及某些過敏性疾病或免疫缺陷病癥。

補骨脂:功能補腎助陽,XX縮尿,暖脾止瀉,納氣平喘。主治腎陽不足,命門火衰的膝腰冷痛、XX、遺精、尿頻等;脾腎陽虛泄瀉。因能補腎陽而納氣平喘,又可用於腎不納氣的虛喘。此外,還可治白癜風。3.肉蓯蓉仙茅骨碎補狗脊益智仁蛤蚧沙苑子  功效:

肉蓯蓉:功能補腎陽,益精血,潤腸通便

仙茅:功能溫腎壯陽,強筋骨,祛寒濕

骨碎補:功能補腎,活血,止血,續傷。

狗脊:功能補肝腎,強筋骨,祛風濕。

益智仁:功效暖腎XX縮尿,溫脾開胃止瀉攝唾。

蛤蚧:功能助腎陽,益精血,補肺氣,定喘嗽。

沙苑子:功能補腎XX,養肝明目。

鹿茸用量用法:

鹿茸:1-3g,研細末,一日三次分服。或入丸散,隨方配製。

鹿茸、肉蓯蓉、補骨脂使用注意:

鹿茸:服用本品宜從小量開始,緩緩增加,取「大虛緩補」之義。如驟用大量,易致陽升風動,頭暈目赤,或助火動血,而致鼻衄。凡陰虛陽亢,血分有熱,胃火盛或肺有痰熱,以及外感熱病者,均應忌服。

肉蓯蓉:肉蓯蓉補陽而不燥,藥力和緩,入葯少則不效,故用量宜大。因能助陽,潤腸,故陰虛火旺及大便泄瀉者忌服。腸胃濕熱大便秘結者亦不宜服。

補骨脂:本品性質溫燥,能傷陰助火,故陰虛火旺及大便泄瀉者忌服。

相似藥物性能功用的共同點與不同點杜仲與續斷等相似藥物性能功用的共同點與不同點

杜仲與續斷:均能補肝腎,強筋骨,止血安胎,療傷續折。杜仲以補肝腎為重,故一般治肝腎不足的腰膝酸痛、下肢痿軟、胎動不安等,以用杜仲為優,且可降血壓;續斷補而不滯,行而不泄,為補益肝腎,宣通筋脈之要葯。凡肝腎不足腰痛腳弱,風濕痹痛,胎動欲墜,崩漏經多,及跌撲損傷,骨折腫痛等血脈郁滯不宣之證,均可用之。續斷功用近似杜仲,但在使用中各有側重。續斷味兼苦辛,補中有行,以調血脈、續筋骨為重,故常用治跌撲損傷,骨折腫痛,又能止崩漏。

6補血藥當歸熟地黃何首烏白芍、阿膠性能、功效、應用:

當歸:味甘、辛,性溫。主歸肝、心、脾經。本品其質柔潤,有良好的補血、活血作用。當歸其氣輕而辛,故又能行血,補中有動,並善調經止痛,養血潤腸,又可止久咳氣喘。為用治血虛,或血虛而兼有瘀滯的月經不調、痛經、經閉等證的要葯。功效:補血,活血,調經,止痛,潤腸。對虛寒諸痛、風濕痹痛、跌打損傷癰疽瘡瘍等證,可利用其活血、止痛、溫散寒滯之功而獲效。亦可用治血虛腸燥便秘,久咳氣喘等症。血虛與氣血兩虛者皆可應用當歸,但其配伍有所區別。一般用治血虛,面色萎黃,眩暈心悸,常配熟地、白芍等。治氣血兩虛,神倦無力,或有低熱,脈大而虛,常配黃芪人蔘等,以益氣生血。當歸為婦科調經要葯,既能調經,又善補血活血,散寒止痛。故無論月經不調,痛經,經閉之因於血虛或血虛而有瘀滯,及兼有寒凝疼痛者,皆可應用。對月經不調、痛經,因於氣滯血瘀者,常配香附、桃仁、紅花等;因於寒凝者,常配肉桂、艾葉等。當歸可廣泛用於血虛、血滯而兼有寒凝,月經失調,跌打損傷,風濕痹阻,以及瘡瘍等諸多疼痛證。當歸既可用於瘡瘍初期,以活血消腫止痛;又可用於瘡瘍潰后,氣血虧虛,以補血生肌,為外科用藥。瘡瘍初期,紅腫痛熱者,常配金銀花連翹炮山甲等,以解毒消腫止痛;治瘡瘍已潰,氣血虧虛者,常配人蔘、黃芪、熟地黃等,以益氣補血生肌。本品還能養血潤腸通便,多用於血虛腸燥的便秘。

白芍:味苦、酸、甘,性微寒。主歸肝、脾經。功效:養血調經平肝止痛,斂陰止汗。因其能養血斂陰,調經止痛,故可用於血虛或陰虛有熱的月經失調,經行腹痛,崩漏等證。因其能養陰平肝,緩急止痛,可用於肝陰不足肝氣不舒或肝陽偏亢的頭痛、眩暈、脅肋疼痛、脘腹四肢拘攣作痛等證。治療脘腹手足攣急疼痛,常配甘草以緩急止痛。另外,本品尚能斂陰和營而止汗,可用於陰虛盜汗營衛不和表虛自汗證。治陰虛盜汗,常配生地黃、牡蠣等,以斂陰止汗。治營衛不和,表虛自汗,則常配桂枝,以調和營衛而止汗。

阿膠:味甘、性平。主歸肺、肝、腎經。功效:補血,止血,滋陰潤燥。主治血虛萎黃、眩暈、心悸,多種出血證,尤以兼見陰虛、血虛者為宜;本品能滋陰潤燥,故常用於陰虛證燥證(如溫燥傷肺,熱病傷陰的虛煩不眠及液涸風動等)等。

龍眼肉功效、主治病證:

龍眼肉:功效補益心脾,養血安神,為性質和平的滋補良藥。主治心脾氣血不足的心悸、失眠、健忘等證。

當歸、熟地黃、阿膠用法:

  當歸:一般生用,為加強活血作用則酒炒用。

熟地黃:宜與健脾胃藥如砂仁、陳皮等同用。炒炭用於止血。

阿膠:用開水黃酒化服;入湯劑應烊化沖服。止血宜蒲黃炒,潤肺宜蛤粉炒。

當歸、熟地黃、白芍、阿膠使用注意:

當歸:濕盛中滿、大便泄瀉者忌服。

熟地黃:本品性質滋膩粘滯,較生地更甚,有礙消化,凡氣滯痰多脘腹脹滿食少便溏者忌服。

白芍:陽衰虛寒之證不宜單獨應用。反藜蘆。

阿膠:本品性質滋膩粘滯,有礙消化。如脾胃薄弱、不思飲食,或納食不消,以及嘔吐泄瀉者均忌服。

相似藥物性能功用的共同點與不同點當歸與熟地黃、生地黃與熟地黃、白芍與赤芍等相似藥物性能功用的共同點與不同點

當歸與熟地黃:均為補血常用要葯,用治血虛諸證。但當歸又入心、脾兩經,味辛,能活血,調經,止痛,潤腸。又可止久咳氣喘。對血虛而兼有瘀滯的月經不調、痛經、經閉等證均為要葯,對虛寒諸痛、風濕痹痛、跌打損傷、癰疽瘡瘍等證,亦可因其活血、止痛、溫散寒滯之功而有確實療效。同時,血虛腸燥便秘,久咳氣喘等,亦可用以為治。當歸既可用於瘡瘍初期,以活血消腫止痛;又可用於瘡瘍潰后,氣血虧虛,以補血生肌,故是外科常用藥。而熟地黃味甘厚,性微溫,質地柔潤,為滋補肝腎陰血不足的常用要葯。既能補血,治血虛萎黃、眩暈、心悸失眠、月經不調、崩漏等證;又善滋陰,治腎陰不足的潮熱骨蒸、盜汗、遺精、消渴等證。對肝腎精血虧虛的腰膝酸軟、眩暈耳鳴、鬚髮早白等,又可益精填髓。

生地黃與熟地黃:生地黃與熟地黃均能養陰滋陰。但生地黃甘苦性寒,能清熱涼血,養陰生津。以治溫病熱入營血,舌絳煩渴,血熱吐衄發斑,及陰虛內熱消渴等為主。熟地黃則甘而微溫。專主肝腎陰虛,補血滋陰而益精髓。以治血虛陰虧,精血不足的潮熱骨蒸,盜汗遺精,腰膝酸軟,心悸失眠,眩暈耳鳴,鬚髮早白及消渴等為主,而無清熱涼血之功。

白芍與赤芍:白芍與赤芍,均味苦性微寒,均入肝經,均能止痛。但白芍則長於斂陰、養血、平肝;赤芍長於清熱涼血、散瘀和清瀉肝火。在應用上,白芍則主治血虛陰虧,肝陽偏亢諸證,如血虛或陰虛有熱的月經不調,虛汗不止,肝陽偏亢的眩暈耳鳴,煩躁易怒等;赤芍主治血熱、血瘀、肝火所致諸證,如熱入營血的斑疹吐衄,血熱瘀滯的經閉症瘕、癰腫瘡毒,肝火上炎的目赤翳障等;兩者雖皆能止痛,但白芍主治血虛或陰虛肝旺所致之痛,赤芍主治血熱瘀滯所致之痛。

7補氣葯人蔘、党參、黃芪、白朮、甘草性能、功效、應用:

人蔘:味甘、微苦,性微溫。主歸心、脾、肺經。人蔘主要是大補元氣與脾、肺之氣。為治氣虛欲脫、脈微欲絕危重證候的要葯。功效:大補元氣,補脾益肺,生津,安神。現代用於心力衰竭,心原性休克亦甚有效。亦是治療脾氣不足、倦怠乏力、食少便溏,及肺氣虛弱、短氣喘促、懶言聲微、脈虛自汗等證的常用藥。因其尚有益氣生津,益氣安神,益氣生血,益氣攝血和益氣壯陽之效,故又可用於氣津兩傷的口渴及消渴證,氣血虧虛、神志不安的心悸、失眠、健忘證,血虛證氣不攝血的出血證和XX等多種病證。對正氣虛而邪氣留戀不去者,可用人蔘補益正氣,使邪氣自不能容,故又常作為扶正祛邪葯使用。

党參:味甘,性平,主歸脾、肺經。党參補氣、生津、養血及扶正祛邪等功效與人蔘基本類似而力較弱。党參不膩不燥,其補氣之功,以用於脾氣不足的體虛倦怠,食少便溏;肺氣虧虛的咳嗽氣促,語聲低弱為主。主要功效為益氣,生津,養血。可用於氣津兩傷的氣短、口渴,氣血兩虧的面色萎黃、頭暈心悸,以及氣虛外感、正虛邪實之證。古今方中凡用人蔘治療的一般脾肺氣虛及津傷血虧證而證候較輕者,現多以党參代之。但党參並無大補元氣、復脈固脫之功,雖用大劑量,亦不能代替人蔘益氣固脫。

黃芪:味甘,性微溫,主歸脾、肺經。本品擅長補氣昇陽,對脾胃氣虛的食少便溏、倦怠乏力及中氣下陷的久瀉脫肛、內臟下垂諸證,均為要葯。本品又能補肺氣,益衛固表,對肺氣虛弱的咳嗽氣短,及表虛衛陽不固的自汗,且易外感等證,療效均甚為顯著。黃芪既補氣,又能利水消腫,對氣虛水濕失運,而見肢體面目浮腫,小便不利者,亦很有效。因其補氣而又能托毒外泄,排膿生肌,對氣血虛弱,無力托毒外出,瘡瘍內陷不起,膿成不潰,或雖潰而膿出清稀,久不收口者,亦常應用。主要功效為補氣昇陽,益衛固表,利水消腫,托瘡生肌。另外,黃芪還能補氣以生血、生津、攝血、行滯,故又可用於氣虛血虧,消渴,便血、崩漏,肢體麻木、半身不遂、痹痛等病證。黃芪的臨床應用很廣,通過相應配伍,可用於多種病證。如配伍人蔘、升麻、柴胡,能補中益氣,昇陽舉陷,用治久瀉脫肛、內臟下垂;配伍防己、白朮,能補氣健脾,利水消腫,用治氣虛水濕失運的浮腫,小便不利;配伍白朮、防風,能固表止汗,用治表虛自汗;配伍穿山甲皂角刺,能益氣托毒透膿,用治瘡瘍膿成不潰,正氣已虛者。

白朮:味苦、甘,性溫。主歸脾、胃二經。本品甘溫補氣,苦燥健脾,為補氣健脾要葯。功效:補氣健脾,燥濕,利水,止汗,安胎。常用於脾胃氣虛,運化無力,食少便溏,脘腹脹滿,肢軟神疲等證。白朮既能補氣健脾,又能燥濕利水,故又常用於脾虛水濕內停而為痰飲、水腫、小便不利等證。其固表止汗及安胎之功,均與補氣健脾作用密切相關,可用於脾虛衛弱,肌表不固之汗多及脾氣虛弱而胎元不固者。

甘草:味甘,性平。主歸心、肺、脾、胃經。本品應用十分廣泛,通過相應配伍,可用於多種病證。甘草甘平,能益心氣,補脾氣,並能入肺經祛痰止咳。用治心氣不足的心動悸脈結代,常以本品為主葯;治脾氣虛弱的倦怠乏力,食少,常以本品益氣和中。主要功效為益氣補中,祛痰止咳,緩急止痛,調和藥性,清熱解毒。治痰多咳嗽,可隨證配伍應用。本品味甘能緩,一則可緩急止痛,多用於攣急性疼痛,如脘腹及四肢的攣急作痛;一則可緩和藥性,用於藥性峻猛的方劑中,能緩和其烈性或減輕其毒副反應,又可調和脾胃,故應用非常廣泛。其清熱解毒作用,以用於熱毒所致的瘡瘍、咽喉腫痛及藥物、食物中毒等為主。

西洋參太子參山藥功效、主治病證:

西洋參:功能補氣養陰,清火生津。西洋參功善補氣,性偏寒涼,又能養陰,清火生津。故氣虛而陰津耗傷有火者,用本品甚佳。主要用於熱病氣陰兩傷的煩倦、口渴,及陰虛火旺的喘咳痰血之證。

太子參:功能補氣生津。太子參為一清補之品。因其能益脾氣,養胃陰,故可用於脾氣虛弱,胃陰不足的食少倦怠及氣虛津傷的肺虛燥咳及口渴、心悸、失眠、虛熱多汗等證。

山藥:功能益氣養陰,補脾肺腎,XX止帶。山藥甘平,既補脾胃之氣,又益脾胃之陰,且性兼澀。故常用於脾胃虛弱,脾虛食少,體倦便溏,兒童消化不良的泄瀉;肺虛或肺腎兩虛的久咳久喘,腎虛不固的遺精,尿頻,以及婦女帶下清稀、綿綿不止等;亦可用治消渴證。